說明

最新文章

傳心法要講記-93

傳心法要講記-93

凡人多不肯空心,恐落於空,不知自心本空。愚人除事不除心,智者除心不除事。           我們一般人都是活在自己的感覺,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自我意識,或是自己的自尊心,我們都是活在自己的心。整本《傳心法要》當然都在談心,但是不知道生活當中,你有沒有去練習呢?你沒有沒有不斷去練習?當你的心去接觸這個世界的時候,你的心有沒有被影響呢?你有沒有這樣練習?有沒有被影響?你每天做早課、做晚課,最多兩三個小時,你平常打坐最多也差不多兩個小時,縱使你早晚各打一次坐,也差不多四個小時。如果說你誦一部《金剛經》,說不定是半個小時;誦一部《地藏經》,說不定是一個小時;縱使你誦一部《法華經》,說不定六個小時。但是什麼樣的修行,是時時刻刻都在修行?就是生活。生活是二十四小時,而且你每天不斷的生活,會修行的人,每天就是不斷的練習。這樣的修行,比你修什麼都還精進,他時時刻刻都是在鍛鍊這一顆心。           你雖然明白了道理,但是你實踐的功夫不夠;你往往所知道的道理,在生活當中都一無是處,你這樣學,自己挫折感也會很重。明白道理後,你要去練習,練習並不用刻意練習,因為你每天都在生活。只要你還有一口氣存在,你就有生命,生命的活動,那就是一種生活。所以你時時刻刻都在活動,時時刻刻都是你鍛鍊的境界,時時刻刻都是你修行的道場,你會這樣修嗎?剛才大家坐在這邊打坐,你是有為呢?還是無為呢?假設你不會無為法,你是學不來的,縱使你想要用有為的角度修,你也修不來,因為你沒有領悟,你就沒有辦法無為。           現在你不管有為,也不管無為,你先管什麼?你先觀察在生活當中,你的心是什麼狀態?你可以觀察在生活當中,你的心是什麼狀態?你只要好好的觀察,從眼睛張開一直到睡覺之前,你心是什麼狀態?縱使你睡著了,你也可以觀察。為什麼?睡得好或不好,你今天做什麼夢,其實你自己也知道。如果說你是睡得很好,你內在也會睡得很安穩。你睡得不好或是睡得不安穩,或是說半夢半醒,或是內在有所不安有所恐懼,你都會知道,你不會不知道。你知道眾生皆有佛性,知道什麼?知道自己沒有修,我有說錯嗎?我們知不知道自己沒有修?我相信在座的每個人都知道,我們沒有修吧!         …
傳心法要講記-92

傳心法要講記-92

不知乃是心礙境、理礙事;但令心空境自空,但令理寂事自寂,勿倒用心也。          「不知乃是心礙境、理礙事;」我們談到人常遇到境界都選擇逃避,或是說摒除了事相,然後去空談那個道理,這些都是錯誤的觀念。黃檗禪師直接跟我們講,我們一般凡夫不知,我們在學佛法不知,我們一般都用無知,其實就是無明。眾生為什麼這麼苦?因為我們不明白世間的真相,不明白真理為何物?不明白什麼叫做我?不明白心是什麼?不明白生命的真相,一切的問題都是來自於不明白,無知無明,我們今天來聽課就是要明白。            佛法雖然貴在實踐,也就是說佛法的重點要擺在實踐,但是你沒有真懂,你還是沒有辦法實踐。你雖然在做,但是錯在哪裡,自己並不會知道。譬如說,當母親的人一直關心孩子,但是孩子為什麼不聽話?為什麼不高興?為什麼這麼生氣?為什麼起反彈?甚至會離家出走。我這麼關心他,錯了嗎?因為你就是無知,你這個母親無知,你這個母親沒有智慧;都是你自己想,說你這麼關心他,有錯嗎?你對或錯,你看對方的表情,你就知道吧!            一樣的道理,譬如說,你做一個員工,反正你也早到,然後你也晚下班,你也很認真工作,問題奇怪?老闆始終不認同,同事之間跟你相處也不愉快,然後你工作這麼久也沒辦法升遷,難道你錯了嗎?你就是不知道重點,你就不知道老闆到底在想什麼;你就是不知道,什麼是人際關係;你就是不知道,除了你會做事之外,你還要會做人,這些都是因為你無知。     …
傳心法要講記-91

傳心法要講記-91

  常欲逃境以安心,屏事以存理, 個人主觀的認知 心      ——————>      境 妄 想 分 別          「常欲逃境以安心,屏事以存理,」黃檗禪師談出我們一般人的心態,一般人常常都是什麼狀態呢?就是遇到任何的境界、遇到任何的困難、遇到任何的瓶頸,一般都是選擇逃避,對不對?之前有逃避過的舉手,應該不用舉手,像這種問題幾乎全班都一樣,我們內在勇敢的人不多,大部分都是怯懦的人。只要是怯懦的人,他一定會有逃避的動作、他一定會有逃避的行為、他一定會有逃避的心態,很少有人不會去逃避。   …
傳心法要講記-90

傳心法要講記-90

  凡人多為境礙心、事礙理,          「凡人多為境礙心、事礙理,」其實這一段很關鍵,如果你真的能夠突破,其實今天修行就好談,假設這一段你沒有辦法突破,其實枉費你修行,你的修行幾乎就是在這一段而已。凡人,一般人、迷的人,每個人有這麼多煩惱,大家有這麼多不如意,都是因為障礙在這裡,障礙在這個地方,被什麼障礙?總是覺得被境界障礙,總是覺得被事情障礙。今天談的問題,哪一個不是境界?哪一個不是事情?境跟事有沒有不一樣?它名詞雖然是不一樣,其實內涵是一樣的,講的就是現象、講的就是外境、講的就是事情,哪一件事不是這個事?我們常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你家的經你在念什麼?就是在念這個,就是在念說你家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等一下談那個小孩、等一下談那個大人、等一下談談父母、等一下談談公婆、等一下談談姑嫂之間的問題、等一下又談談兄弟姊妹的問題、等一下又談談同事、等一下又談談同參道友、等一下又談談陌生人,你怎麼那麼多事可以談?如果要談天下的事談得完嗎?談不完!           微塵形成的這個世界,這個世界化成無數的微塵,你有無數的事情可以談,有無數的現象可以談,為什麼可以有無數的現象可以談?因為所有的現象都是變化的,它不是固定的、它不是永恆的、它都是緣生緣滅的、它都隨著緣起一直的變化,永遠談不完,但是你談一輩子,難道你不覺得累嗎?談了一輩子,難道你不覺得苦嗎?不覺得囉唆嗎?學道人是看到自己的心,去明白那個道理。但是如果沒有學習的人,他是看到那個事情,是看到那個現象,是誤以為是什麼境界。所以你一定要把方向擺對,你不要擺錯。           為什麼常常有人都是談閒話?因為談事情就是閒話,反正每天報紙打開,我不知道現在是幾大張?現在是四大張,還是三大張報紙?還是現在你們都已經沒有訂報了?現在也有網路、現在也有第四台,二十四小時都有新聞,現在看報紙的人比較少了。每天都有那麼多的新聞可以寫、新聞可以報,然後透過那些新聞當中,產生很多政論節目可以談。然後我們也無聊,我們也跟著看、跟著聽、甚至跟著的議論,你議論那些事情幹嘛呢?政論節目的話題,你一天到晚拿來道場談什麼呢?你這裡沒有突破,入不了道,也不知道何謂是修行,你真的是沒有辦法突破。只要是人,他所談的東西就是他執迷不悟的東西,他不會跟你談他悟的東西,他都是談他執迷不悟的東西。他會談他今天遇到什麼事,他最近怎麼樣,然後是順利還是不順利,然後今天到底是幸運還是倒楣,最近過得怎麼樣,是還好,還是託你的福。表面上福禍相依,其實無福也無禍!為什麼《信心銘》談「多言多慮,轉不相應」?為什麼這個人這麼多話?為什麼?因為他心中有很多事情,所以這個人很多話;為什麼悟道的人,他常常可以默然,甚至絕言絕慮,因為他知道,其實談這些事情,假設對你沒有意義,他是不會談的,或是說談出來你會誤會,或是談出來你會造口業,他一般是不會談的。       …
傳心法要講記-89

傳心法要講記-89

  大抵因聲教而悟者謂之聲聞,觀因緣而悟者謂之緣覺。若不向自心中悟,雖至成佛,亦謂之聲聞佛。學道人多於教法上悟,不於心法上悟,雖歷劫修行,終不是本佛。若不於心悟,乃至於教法上悟,即輕心重教,遂成逐塊,忘於本心。故但契本心,不用求法,心即法也。          「大抵因聲教而悟者謂之聲聞,觀因緣而悟者謂之緣覺。」你們現在在上課,就是聽到我講話的聲音,所以你們會從現象、聲音的角度來切入佛法。如果說你們在家裏面自己看經典,你是看到文字,然後從文字的這些經文的解釋,你來領悟佛法。如果說,你現在在樹下看到落葉飄零;在花園看到花開花謝;觀賞日出日落;或是在海邊看到潮來潮起,這叫做現象。有很多緣覺,他因爲觀察了現象而領悟了佛法。我剛才所講的這幾段話,不論你是從文字,還是你是從語言,還是說你看到自然的現象,然後你對佛法有所感觸,有所感悟,沒有錯,那也是一種領悟。這種領悟的層次,有可能是聲聞,也有可能是緣覺。            你雖然有這樣的領悟,但是你對你的心並沒有辦法百分之百徹底地瞭解,這點你要明白。我們上《金剛經》有三個重點:一個是文字般若;一個是觀照般若;但是最重要的是實相般若。以上我所談的,其實就是文字般若,言語、文字、現象,其實都叫做文字般若。有的人有文字般若,但是他還沒有辦法看到實相,他還沒有能力真正地見到實相,他還沒有能力真正地了解他自己。他只看到一切是緣起的現象,一切有因必有緣,所以必然有果有報,他都看到了這一些。但是問題他對自己呢?憑良心講,還不透徹,還不瞭解。           「若不向自心中悟,雖至成佛,亦謂之聲聞佛。」如果你對你的心沒有徹底地瞭解,(這裏面講說雖至成佛,其實並不是我們所講的大徹大悟),你雖然有所覺悟,但是你還是停留在我們剛才所講的這些緣起的現象上,你對你的自心,沒有很徹底地了解。     …
傳心法要講記-88

傳心法要講記-88

  一切六道眾生,乃至二乘,不信有佛果,皆謂之斷善根闡提。菩薩者深信有佛法,不見有大乘小乘,佛與眾生同一法性,乃謂之善根闡提。         「一切六道眾生,乃至二乘,不信有佛果,皆謂之斷善根闡提。」衆生不知道他有佛性,那麼二乘人呢?他們不信他們有佛性,他們只知道一切萬法生滅無常,但是對於佛性他們卻不能相信,所以他們沒有親證佛性,他們也沒有辦法悟到佛性,這是一般衆生跟二乘人,他們對佛性不瞭解。假設你現在有接觸過南傳,南傳是不跟你談佛性,南傳跟你談的是三法印、四聖諦或是十二因緣,他不跟你談佛性,大乘佛法就有談「佛性」這一個名詞。          「菩薩者深信有佛法,不見有大乘小乘,佛與眾生同一法性,乃謂之善根闡提。」菩薩的程度當然比二乘人更超越、更好,但是問題他今天叫做菩薩,就是代表他還沒有徹見,就是百分之百地徹見佛性,所以黃檗禪師這裏談到叫做「善根闡提」。他比六道的衆生、二乘人的衆生層次還高,但是他沒有辦法見到十五的月亮。你還記得前面談「化城」嗎?黃檗禪師怎麼談嗎?黃檗禪師談說甚至到初地、二地,一直到等覺、妙覺都叫做化城。以黃檗禪師的角度,就是唯有徹悟佛性就是大徹大悟,如果在大徹大悟之前都還是迷,還是有一分的無明。          「大抵因聲教而悟者謂之聲聞,觀因緣而悟者謂之緣覺」我們現在重點要擺在哪裏?我們今天重點要擺在這一段,從這一段開始要來談這個公案。我們對佛法的概念,比如說,你有沒有苦?「有」。想不想滅苦?「想」。你覺得你有苦,很多人是因爲有苦才來學佛的。事實上沒有錯,因爲有苦(苦),苦有沒有原因?有,苦一定有原因(集),所以你今天學佛法是要來滅這個苦(滅)。因爲你覺得你有苦(苦),所以你才需要滅這個苦(滅),這樣對不對?很清楚吧!你有滅苦的方法嗎?世尊會不會教你方法?就叫做「道」,道就是方法(道)。佛提出八正道,這就是滅苦的方法,這樣學有沒有錯?沒有錯,這樣學沒有錯,果然有一天苦就滅了,這個就叫做聲聞佛,這個名詞是黃檗禪師發明的,我們一般都叫做聲聞,沒有說聲聞佛。         …
傳心法要講記-87

傳心法要講記-87

  言闡提者,信不具也,一切六道眾生,乃至二乘,不信有佛果,皆謂之斷善根闡提。           過去的課聽不懂沒有關係,請今天務必要聽懂,我今天傳你們的法,然後下個禮拜你們就辦皈依,今天講完了以後就不再講了,所以今天你要聽懂。當我們在談《傳心法要》,假設覺得你跟《傳心法要》離得很遠,你當然跟它不相應,你今天來學習,假設你沒有跟它相應,你在學它是很遙遠的,它真的這麼難嗎?           最究竟的真理,其實每個人本來就是那種狀態,是你們把它搞複雜,其實只是這個樣子而已,真是你們大家把它搞複雜。所以才要麻煩世尊講經說法四十九年,要麻煩祖師大德,這樣不辭辛勞爲我們演說,其實它很簡單,它很平常,它一點都不玄,它就在你眼前,它就在你日常,它就在你生活,而且法爾如是,本來就是這種狀態,只是這樣子而已。爲什麼大家把它搞得這麼複雜?我們今天要傳法也是這個,就是這個樣子而已,但是如果你不相信這個道理,就像黃檗禪師現在所要談的,現在看黃檗禪師怎麼說?          「言闡提者,信不具也,」「闡提」這個名詞你在哪一部經讀過?《涅槃經》。闡提者可不可以成佛?在《涅槃經》的後面有談過這一段,只是我們沒有上完。我們先解釋「闡提」是什麼意思?「闡提」黃檗禪師這裏解釋說「信不具」,他不相信,不相信什麼?你們不相信你們這一輩子會開悟啦!我有說錯嗎?我有沒有說錯?所以這叫闡提,你知道嗎?你不相信你自己,這個就叫做闡提。天哪!學佛,第一、不相信自己是佛;第二、不相信自己會開悟;第三、學佛不相信本自具足,你還要到什麼時候才有個佛啦?這個概念叫做「闡提」,「闡提」的意思叫做斷善根,真正的斷善根的意思,不是說他做壞事哦,一個做壞事的人有沒有斷善根?他只要願意放下屠刀,就可以立地成佛。       …
傳心法要講記-86

傳心法要講記-86

  十月八日師謂休曰:言化城者,二乘及十地等覺妙覺,皆是權立接引之教,並為化城。言寶所者,乃真心本佛自性之寶,此寶不屬情量,不可建立,無佛無眾生,無能無所,何處有城?若問此既是化城,何處為寶所?寶所不可指,指即有方所,非真寶所也,故云在近而已,不可定量言之,但當體會契之即是。           「修行」要好好地去體悟,因爲這一種心性的東西,假設你沒有透過你自己的體悟,常常都是會盲修瞎練,所以你自己還是要懂。所謂「要懂」,是說要懂你的心,要懂文字比較簡單,文字不難懂,但是你的心難懂。但說難也是方便說,因爲真理沒有難跟易這一回事,難跟易都是方便說。只要願意去常常面對自己,你就會越瞭解你的心;你常常去面對文字,當然就會越瞭解文字。但是,《傳心法要》的重點是要我們要去瞭解自己的心,像《楞伽經》裏面的重點「佛以心爲宗」,佛所說的道理還是以你的心爲中心思想,你的心真是這麼難認識嗎?其實不是,而是說你願意常常跟它打交道,然後你就越瞭解你的心;你常常跟別人打交道,你也就越瞭解別人的心。            在靜坐的時候,有沒有跟你的心打交道?如果說在靜坐的時候,不懂跟你的心打交道,你不容易瞭解你的心,你可能會用一個法在修。問題是你修那個法的目的,假設沒有回歸「心」,你還是不能夠瞭解本心。比如說,你看到你的呼吸是生滅的,縱使讓你看到你的呼吸是生滅的,你也不見得瞭解你的心啊!縱使你坐在那邊在念佛,你只是把觀念所緣在一句佛號,但是你也不見得瞭解你的心。爲什麼?因爲你不習慣跟你的心打交道,所以你要悟不悟道,最快的方式就是直接面對你的心,沒有比這個更快。           我大年初六到一個地方,爲什麼我大年初六到一個地方呢?是一個道場的當家請我去。我去那邊不是觀光,也不是去散步,而只是爲一個問題,什麼問題呢?因爲那個道場的當家,當家當然就不是住持,就是不是他的師父啦。他的師父有很多的道場,他之前是在一個叫做自修的道場。今年的元月份,他師父指派他去一個叫做度衆的道場,好聽叫做度衆的道場,就是觀光的道場,就是有很多遊客的地方。他從自修的道場,被師父派到觀光的道場,他的內心一直沒辦法調整過來。爲什麼一直沒辦法調整過來?因爲他出家就是爲了要修行,他本來在自修的道場,覺得很習慣也很安穩了,突然之間被師父派到度衆的道場,整個修行都被打亂,大年初六就是爲了這件事情去跟他泡茶。     …

最新影音

傳心法要 158 2016.09.07

傳心法要 158 2016.09.07

若不信,云何明上座走來大庾嶺頭尋六祖,六祖便問:『汝來求何事?為求衣、為求法?』明上座云:『不為衣來,但為法來。』六祖云:『汝且暫時斂念,善惡都莫思量。』明乃稟語。六祖云:『不思善,不思惡,正當與麼時,還我明上座父母未生時面目來!』明於言下忽然默契,便禮拜云:『如人飲水,冷煖自知,某甲在五祖會中,枉用三十年功夫,今日方省前非。』六祖云:『如是!』到此之時,方知祖師西來,直指人心見性成佛,不在言說。豈不見阿難問迦葉云:『世尊傳金襴外,別傳何物?』迦葉召阿難,阿難應:『諾!』迦葉云:『倒卻門前剎竿著!』此便是祖師之標榜也。甚深阿難三十年為侍者,祇為多聞智慧,被佛訶云:『汝千日學慧,不如一日學道。』若不學道,滴水難消! 」 問:「如何得不落階級?」師云:「終日喫飯未曾咬著一粒米,終日行未曾踏著一片地,與摩(疑同麼)時無人我等相;終日不離一切事,不被諸境惑,方名自在人;更時時念念不見一切相,莫認前後三際,前際無去、今際無住、後際無來,安然端坐任運不拘,方名解脫。努力努力!此門中千人萬人,只得三箇五箇,若不將為事,受殃有日在!故云:著力今生須了卻,誰能累劫受餘殃。」   莊子:小惑易其方,大惑易其性。
六祖壇經_台北 78-4 2016.09.04 午

六祖壇經_台北 78-4 2016.09.04 午

 付囑流通第十 師於太極元年壬子七月,命門人往新州國恩寺建塔,仍命促工。次年夏末落成,七月一日,集徒眾曰:吾至八月,欲離世間,汝等有疑,早須相問,為汝破疑,令汝迷盡。吾若去後,無人教汝。 法海等聞,悉皆涕泣。唯有神會,不動神情,亦無涕泣。師云:神會小師,卻得善不善等,毀譽不動,哀樂不生;餘者不得,數年在山,竟修何道? 汝今悲泣,為憂阿誰?若憂吾不知去處,吾自知去處;吾若不知去處,終不預報於汝。汝等悲泣,蓋為不知吾去處;若知吾去處,即不合悲泣。法性本無生滅去來,汝等盡坐,吾與汝等一偈,名曰真假動靜偈。汝等誦取此偈,與吾意同,依此修行,不失宗旨。眾僧作禮,請師說偈。 偈曰: 一切無有真 不以見於真 若見於真者 是見盡非真  
六祖壇經_台北 78-3 2016.09.04 午

六祖壇經_台北 78-3 2016.09.04 午

 付囑流通第十 師於太極元年壬子七月,命門人往新州國恩寺建塔,仍命促工。次年夏末落成,七月一日,集徒眾曰:吾至八月,欲離世間,汝等有疑,早須相問,為汝破疑,令汝迷盡。吾若去後,無人教汝。 法海等聞,悉皆涕泣。唯有神會,不動神情,亦無涕泣。師云:神會小師,卻得善不善等,毀譽不動,哀樂不生;餘者不得,數年在山,竟修何道? 汝今悲泣,為憂阿誰?若憂吾不知去處,吾自知去處;吾若不知去處,終不預報於汝。汝等悲泣,蓋為不知吾去處;若知吾去處,即不合悲泣。法性本無生滅去來,汝等盡坐,吾與汝等一偈,名曰真假動靜偈。汝等誦取此偈,與吾意同,依此修行,不失宗旨。眾僧作禮,請師說偈。
六祖壇經 台北 78-2 2016.09.04 早

六祖壇經 台北 78-2 2016.09.04 早

 付囑流通第十 師於太極元年壬子七月,命門人往新州國恩寺建塔,仍命促工。次年夏末落成,七月一日,集徒眾曰:吾至八月,欲離世間,汝等有疑,早須相問,為汝破疑,令汝迷盡。吾若去後,無人教汝。 法海等聞,悉皆涕泣。唯有神會,不動神情,亦無涕泣。師云:神會小師,卻得善不善等,毀譽不動,哀樂不生;餘者不得,數年在山,竟修何道?
六祖壇經 台北 78-1 2016.09.04 早

六祖壇經 台北 78-1 2016.09.04 早

先哲︰真傳一句話,假傳萬卷書。
傳心法要 157 2016.08.31

傳心法要 157 2016.08.31

大千沙界海中漚,一切聖賢如電拂,一切不如心真實。法身從古至今,與佛祖一般,何處欠少一毫毛?既會如是意,大須努力!盡今生去,出息不保入息。」 問:「六祖不會經書,何得傳衣為祖?秀上座是五百人首座,為教授師,講得三十二本經論,云何不傳衣?」師云:「為他有心,是有為法,所修所證,將為是也,所以五祖付六祖。六祖當時祇是默契得,密授如來甚深意,所以付法與他。汝不見道:『法本法無法,無法法亦法,今付無法時,法法何曾法。』若會此意,方名出家兒,方好修行。
傳心法要 156 2016.08.24

傳心法要 156 2016.08.24

本來清淨皎皎地,無方圓、無大小、無長短等相;無漏無為,無迷無悟,了了見無一物、亦無人亦無佛;
金剛經實踐 19-4 2016.08.21 問答

金剛經實踐 19-4 2016.08.21 問答

知苦 → 離苦 → 無苦
醒來影片

醒來影片

從生到死有多遠 呼吸之間  從迷到悟有多遠 一念之間   從愛到恨有多遠 無常之間  從古到今有多遠 笑談之間   從你到我有多遠 善解之間從心到心有多遠 天地之間當歡場變成荒台當新歡笑著舊愛  當記憶飄落塵埃   當一切是不可得的空白人生是多麼無常的醒來  人生是無常的醒來人生是無常的醒來
六祖壇經 禪修 02

六祖壇經 禪修 02

司空山本淨禪師者絳州人也。姓張氏。幼歲披緇于曹谿之室受記。隸司空山無相寺。唐天寶三年玄宗遣中使楊光庭入山采常春藤。因造丈室禮問曰。弟子慕直斯久。願和尚慈悲略垂開示。師曰。天下禪宗碩學咸會京師。天使歸朝足可咨決。貧道隈山傍水無所用心。光庭泣拜。師曰。休禮貧道。天使為求佛邪問道邪。曰弟子智識昏昧。未審佛之與道其議云何。師曰。若欲求佛即心是佛。若欲會道無心是道。曰云何即心是佛。師曰。佛因心悟心以佛彰。若悟無心佛亦不有。曰云何無心是道。師曰。道本無心無心名道。若了無心無心即道。光庭作禮信受。
法華經概論 02

法華經概論 02

你們今天看到我下山,就代表說山上很平安,有的同學打電話給我說,師父,你有沒有困在山上,我想說因為天氣的關係,今天來上課的人可能會比較少,想不到人還是這麼多,下雨天上《法華經》是最好了,因為蓮花需要水才會開啊,我想說我們今天上《法華經》。
金剛經實踐 01-1 2014.10.19 早

金剛經實踐 01-1 2014.10.19 早

金剛經實踐 01-1 2014.10.19 早 金剛 般若 波羅蜜 經
金剛經實踐 01-2 2014.10.19 午

金剛經實踐 01-2 2014.10.19 午

金剛經實踐 01-2 2014.10.19 午 金剛 般若 波羅蜜 經
金剛經實踐 01-3 2014.10.19 問答

金剛經實踐 01-3 2014.10.19 問答

金剛經實踐 01-3 2014.10.19 問答 金剛 般若 波羅蜜 經
六祖壇經_台北 02-1 2009.05.24 早

六祖壇經_台北 02-1 2009.05.24 早

  大師告曰:善知識!總淨心念,摩訶般若波羅蜜。大師良久,復告眾曰:善知識!菩提自性,本來清淨;但用此心,直了成佛。
六祖壇經_台北 02-2 2009.05.24 早

六祖壇經_台北 02-2 2009.05.24 早

  大師告曰:善知識!總淨心念,摩訶般若波羅蜜。大師良久,復告眾曰:善知識!菩提自性,本來清淨;但用此心,直了成佛。
六祖壇經 禪修 01

六祖壇經 禪修 01

大師告眾曰:善知識! 菩提自性,本來清淨, 但用此心,直了成佛。
法華經概論 01

法華經概論 01

今天是我們上《法華經》的第一節課,不知道昨天晚上各位有沒做一個夢,按照《法華經》裡面有記載,只要有法師在講《法華經》,佛就會派人來聽課,不知道你是否被佛派來聽課的呢?
傳心法要影音 01

傳心法要影音 01

壹、心與自己有關 1、心與宗教無關。 2、心與興趣無關。 3、心與職業無關。 4、心與年齡無關。 5、心與道德無關。 6、心與學歷無關。 7、心與歷練無關。 8、心與地位無關。 9、心與金錢無關。 10、心與身體無關。 11、心與空間無關。 12、心與時間無關。 13、心與知識無關。 14、心與自己有關。 貳、為何傳心 不傳別法 1、心是人的核心。 2、心創造了世界。 3、心安立了假名。 …
傳心法要影音 02

傳心法要影音 02

  叁、傳心法源 【禪宗法脈圖】 一、乞師安心    時有僧神光者,曠達之士也。久居伊洛,博覽群書,善談玄理。近聞達磨大士住止少林乃往彼,其年十二月九日夜,天大雨雪。光堅立不動,遲明積雪過膝。祖憫而問曰:「汝久立雪中,當求何事?」光悲淚曰:「惟願和尚慈悲,開甘露門,廣度群品。」祖曰:「諸佛無上妙道,曠劫精勤,難行能行,非忍而忍。豈以小德小智,輕心慢心,欲冀真乘,徒勞勤苦。」光聞祖誨勵,自斷左臂。祖知是法器,遂因與易名曰慧可。可曰:「諸佛法印,可得聞乎?」祖曰:「諸佛法印,匪從人得。」可曰:「我心未寧,乞師與安。」祖曰:「將心來,與汝安。」可良久曰:「覓心了不可得。」祖曰:「我與汝安心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