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苑 訓】:正見、正行、正覺、正度。【宗 旨】:將修行落實於生活,將佛法應用於人生。  

首頁

| 影音下載 |

        欄目導覽 禪心首頁>>智慧故事>>禪心月刊 >>第十八期
  內文標題:  禪心月刊第十八期 
  發表日期:2006年1月15日      作者:編輯部   已經有5629位網友瀏覽過本頁
 
 

禪心月刊第十八期

94/06/01


   家是溫馨的地方,心是人生的寄託。

人皆有苦樂,卻不知它的來去?

人皆有疑惑,卻不知它的真相?

若不曉得存在的意義和價值,

生命就不會產生光和熱。

在紅塵旅途中,您流浪多久?

您的心是否該回家了?

【禪心禪詩】

 

自在
文 /達觀
學禪要自在,造作非是禪;
無論在不在,只向汝心問。

【人生哲學】

《成功的心境-活在當下》

文 /達觀


  「我思故我在」,難道不思,我就不在嗎?人唯有活在「當下」才是真真實的,離開此刻,一切盡是虛幻不實。

生:為何當下是真,一切盡妄?
師:《金剛經》云:
  「過去」心不可得-過去已經消失,故不可以得到。
  「現在」心不可得-現在已是生滅,故不可以得到。
  「未來」心不可得-未來還沒發生,故不可以得到。
  「三心」皆不可得-三時只是名詞,故不可以得到。
  當下並非「現在」,它不是時間的概念,而是破除一切時空的意境。
生:為何當下是破除時空?
師:譬如:
  人有「一世」,就有過去、現在、未來的概念。
  人有「三世」,就有前世、今生、來世的概念。
  人有「累世」,就無過去、現在、未來的概念。
  一世就是一「直線」,累世便是這線無限的延伸,最後成為「圓形」。
師:此圓圈,那一點是起點?
生:每一點皆是「起點」。
師:那一點是終點?
生:每一點盡是「終點」。
師:這不就對了嗎?常人以為有起、終二點,其實二點根本就是同一點。故無,
  過去、現在、未來,三心皆不可得,此破「時間」的概念!
生:那空間的概念呢?
師:天有四季,「春、夏、秋、冬」;地有四方,「東、南、西、北」。這些名
  詞,皆是人們命名而訂立的。
師:東方在哪裡?
生:日出之方向!
師:地球東方的星球,以它來看地球的東方,是它的何方?
生:應該是西方!
師:那不就對了嗎?常人以為有東、西二方,其實二方本是同一方。十法界,東
  南西北、四維上下,本是一真法界,此破「空間」的概念!
生:時空皆破,此人是否就能安然自在?
師:還未達到!時空就是「宇宙」,萬物便在其中,人是萬物之一,所以,最後
  還要破「我的」概念。
生:怎樣破我執?
師:融入萬物,回歸自然。譬如:
  「一個石頭,丟入大海,石頭是石頭,大海是大海。
   一顆水珠,滴入大海,水融入大海,水就是大海。」
  「我執」如石頭,捨大用小是愚痴;「破執」如水珠,捨小用大是智慧。能
  如此!才是活在當下。
               

【佛法智慧】

                                            《索取無物》

◎原文                                                                                                      文/心安

昔有二人,道中共行,見有一人將胡麻車,在嶮路中不得前。時將車者語彼二人:「佐我推車,出此嶮路。」
二人答言:「與我何物?」
將車者言:「無物與汝。」時此二人,即佐推車,至於平地。
與將車人言:「與我物來。」
答言:「無物。」
又復語言:「與我無物。」
二人之中,其一人者含笑而言:「彼不肯與,何足為愁!」
其人答言:「與我無物,必應有無物!」
其一人言:「無物者,二字共和,是為假名。」
 世俗凡夫,若無物者,便生無所有處,第二人言無物者,即是無相、無願、無作。

 ◎白話

從前有兩個人在路上走,看見有一個人推著一車胡麻,在坡道上進退不得。
推車的人對他們說:「請幫我推推車,通過這段坡道吧!」
他們二人問說:「要給我們什麼報答啊?」
推車的人說:「沒有東西給你們啊!」
當時這兩人就幫他把車子推到平地,跟他說:「給我們東西吧!」
推車的人說:「沒有東西!」
其中一個人又要求:「那就給我們沒有東西吧!」
第二個人笑笑著說:「算了吧,他沒有東西給我們,也沒關係啦!」
第一位堅持說:「他說沒有東西給我們,就應該有『沒有東西』這個東西!」
第二位就說:「所謂『沒有東西』不過是幾個字合起來的一個名詞,只是一種假名而已,不表示有個什麼東西啦!」
世俗凡夫若執著於「沒有」這個假名,以為必定有一個相應的實物,就會追求「無所有」的境界,反而執著於這個「無所有」。第二個人所說的:「沒有東西」指的就是「無相」、「無所願求」、「無所造作」。

 ◎意涵

佛法建立在「緣起」的基礎之上,所謂「因緣生故有、因緣滅故無。」萬法都沒有真實的存在、無自體性、無恆常性,都是因緣和合而成,所以說是「無相」,但是又不能執著這個「無」,所以「無相、無不相」才是諸法真實之相。明白了這一點,對一切事物就能無所願求、不強求、不執著,也就不造作生死之業。

但是「無願」、「無作」並非無所作為,《金剛經》說的「無所住」,還要「生其心」,所以於六度萬行,要一一如法精進修行,然而心中若無其事,一切事來則應、物去不留,才是「無相」、「無願」、「無作」的真實義。

【禪心對話】

《破自我知見》

文/達觀

生:為何每個人的看法都不一樣?
師:因為眾生用自我知見,在看事情。
生:那如何不用自我知見?
師:要破此知見!
生:如何破呢?
師:放下自我概念,全然接受。
生:如何放下?
師:接受別人的意見、尊重別人的看法。如聽人家講話時,
        要好好傾聽,內在不起批 判、反駁、不屑或急於表達自己的看法。

【文學欣賞】

《窗   外》

文/詩涵

又是沉悶的週末午后,我坐在書桌前,只能做著定義中唯一有意義的事-----讀書。從中古歐洲,來到邱念的田園,再靜立陽明子坐下聽訓。空氣有點擁擠,我倏然起身,拉開面前原本緊閉的窗,窗外的空氣竄奔進來,房內的分子又活了過來。

孩童的呼叫聲先像根針扎了我的心一下,有點刺耳,但讓原本連呼吸都快忘了的大腦清醒了一半。後面人家的小孩正抓緊剩餘的假日盡情嬉戲,在自家庭院裡相互追逐、拉扯,一臉興奮,卻又滿身狼狽!感覺突然有股蒸氣衝上腦袋,灼熱和溫暖同時存在。每當記憶裡浮現自己年幼時滿身野孩子氣息的模樣,我總用力搖搖頭,不想回到那狂野不羈的面目;但現在,小孩的奔騰拉著這顆將「安定靜」視為至上的心一同馳騁。          我感覺有點什麼,一些一些重上心中。

笑鬧的水流漸漸到了盡頭,殘餘的水滴落在地平面上,幾乎聽不見。疲倦的孩子,一個個回到屋裡去,四周一下恢復寧靜。

遠處飄來敲打的叮咚聲,尋聲望去,那頭的大樓頂,幾個工人在烈日下奮力。距離太遠,但我似乎可感受到「汗水從眉梢滴下」,滴在水泥地上沸騰的聲音,靠近而清晰。他們彎腰又起身,舉起又放下,一刻也不停。不時拉起胸前的衣服抹去臉上的汗水,若沒有那鮮明的談笑聲,真像部描寫臺灣艱苦奮鬥的煩悶默劇!但工人間粗魯卻鮮活的笑罵聲卻讓他們的勞苦遠得看不見。有種充滿希望的感覺------瞬間湧現。似乎看到臺灣的生命力,在強烈日曬下的大廈頂,一波波向大氣中放送。我身旁的空氣,也在這力量催促下,蠢蠢欲動。週末午后,其實不那麼沉悶。

天空開始擁抱更多過路的雲,雲被擠得快滴下淚來,我慢慢拉上窗,回到一個人的世界。沉悶煙消雲散,只剩下寧靜------圍繞。

【修行筆記】

《生命的大海》

文/達觀


身體是生命的一部份,心理也是生命的一部份,那麼身心合起來呢?亦不是生命的全部。身心只不過是,生命的展現,而非其本質。

有對師徒散步到海邊,師父問徒兒:「你看到什麼?」徒弟回答:「見到海浪。」師父又問:「是見到海?還是浪?」徒答:「應該是見到浪。我看到小浪,一會兒又看到大浪;我看到浪花濺起,一會兒又看到浪花濺落;我看到海浪潮起,一會兒又看到海浪潮落。所以,我是見到浪。」過了許久,師父對徒兒開示說:「你只見其浪,卻不見其海。你只看到浪的動盪不安,聽到浪的洶濤澎拜,卻感受不到大海的寧靜,也看不到大海的全貌,難怪你不能體悟真理!」

我們常感到被身心所綁,如身體的病痛,心中的情緒。身體有生、老、病、死,心裡有喜、怒、哀、樂,被這些變化的過程所折磨、干擾。身心的變化就像海浪一樣,時好時壞;有時興奮莫名,有時痛不欲生。但卻始終沒有見到生命的本質,如同不見大海一樣;沒有體會過生命的清淨,像似未曾感受到大海的寧靜一般。

該是心靜下來的時候了!不要再把注意力擺在不安之處,此處是身心世界、名聞利養、人我對待等,它是暫時的、無常的、生滅的、不實的、痛苦的。好好去領悟什麼是生命,方能真正的享受生命的清淨與自在啊!


 

相關專題:

相關內容:
 沒有相關內容
 
  發表 瀏覽更多關於該內容的評論 列印本頁
 
 

禪心學苑地址:南投縣草屯鎮太平路一段307號7樓之4 電話:049-2392295

本站創作之文章及多媒體文件,版權屬於禪心學苑,如果你喜歡我們的文章,歡迎轉載。
其他轉貼圖文及背景音樂版權,屬於原創者所有。

 
網站問題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