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課程訊息

 

無相頌

心平何勞持戒

行直何用修禪

恩則孝養父母

義則上下相憐

讓則尊卑和睦

忍則眾惡無喧

若能鑽木出火

淤泥定生紅蓮

苦口的是良藥

逆耳必是忠言

改過必生智慧

護短心內非賢

日用常行饒益

成道非由施錢

菩提只向心覓

何勞向外求玄

聽說依此修行

天堂只在目前

 

課程日曆

今日人數303
昨天人數975
本月人數17087
訪客總人數1857671
目前線上 15 人

最新文章

暢談六祖壇經(785)隨緣處事

暢談六祖壇經(785)隨緣處事

  心有如流水,流水不會停,心念的運作也不會停。修行不是叫自己的心停住,而是知道心,對所有的因緣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知道如何面對、運作,僅此而已,而非停留在哪裡。但是,你們修行的方式,一般都是故意要停住。比如,要注意你的呼吸,你的心就會儘量停在呼吸;要注意一句佛號,你的心就會儘量停在一句佛號。這種修行的方式,講穿了,就是以一種妄念的方式來治一個妄念而已。叫你不起妄,你做不到,才創造一個妄,讓你以妄治妄。但是禪宗不是這種方法,而是要讓你明白而已。就像印宗法師問六祖,五祖大師是如何教他的,六祖答曰:「不論禪定解脫。」禪定解脫即我心上所講的那些方法,就是戒定慧、聞思修。六祖說:「五祖沒有這樣教我,他只是要我見性而已。」見性即是明白。 你現在還有心事嗎?我上課會不斷地問你,只是確認你是否能瞭解我講的概念。你若瞭解,讀《金剛經》就很容易懂。《金剛經》就是重複一直問須菩提問題,以確認他是否懂那些概念。為什麼沒有心事?因為它對於我而言已經不存在了,我還有什麼事呢?但是你說:「師父,我還有心事。」那它就存在。你還有事情沒有解決?是不是要解決?你今天還沒有吃晚飯,那昨天有沒有吃晚飯?昨天的晚飯在哪裡?沒有了?那今天晚上要不要吃晚飯?你說:「師父,我昨天的事情還沒有解決,所以那個事情就一直折磨著我。」我已經跟你講過了,你昨天吃晚飯是一種折磨嗎?如果你當乞丐,為了吃晚飯要向人家叩頭:「大爺,大爺,請賞我一碗白飯。」但是那個事情也已經過去了,只是今天晚上,晚飯時間到了之後,你依舊要去向人家懇求:「大爺,大爺,再賞我一碗白飯好不好?」 你的事情已經過去了,但是現在又來了,不是跟你今天吃晚飯的意思一樣嗎?你只是當下隨那個因緣,去處理這件事情,無論這件事情是已經處理完還是沒有處理完。你活著,每天就是要隨著因緣去處理很多的事而已。但是你會覺得,那個事情處理完了之後,好像就沒有心事了;但如果沒有處理,那件事情就好像會放在心上。然而,有處理還是沒有處理,反正你活著,每天都是要處理。你不要以為處理完了就沒有事了。你每天都要活著,所以每天都有不同的因緣面對著你,就像你每天吃三餐這麼樣的平常。你不要以為這件事情處理完了之後很高興,或一件事情沒有處理完就很痛苦,睡不著。你今天處理完了,明天依舊還是要處理事情,所以你要看著當下的因緣。 你的心可以保持像六祖所講的「前念不生」嗎?你沒有辦法,但是事實上心是這種狀態。你沒有辦法就叫妄想,即:它不是事實,你硬生生去創造一個事實。就像有同學說:「我不創造煩惱,那別人創造一個煩惱來。」你不要這麼說,煩惱不是從外面來的,而是你創造的。我舉個例子給你聽,現在有個人你很討厭,當他進來上課時,你看到他就很煩惱。你說:「那個煩惱進來了。」這樣說對嗎?是你自己生起煩惱。你會說:「師父,我現在有煩惱怎麼辦?如何斷煩惱?」煩惱不用斷,因為本來就沒有煩惱。你說:「師父,我還沒有開悟怎麼辦?」你不用急著開悟,因為你本來就是一個開悟的人,只是你不知道。菩提不用求,因為你本來就具足;煩惱不用斷,因為煩惱本來就沒有。 聞後思惟:如何做事情而心不起煩惱?
暢談六祖壇經(784)前念不生

暢談六祖壇經(784)前念不生

  師曰:前念不生即心,後念不滅即佛; 六祖大「師曰:前念不生即心,」你的前念已經過去了,念頭已經過去了,你不應該再生起追憶過去的念頭,這樣心才會清淨。但是,叫你不要再追憶過去的念頭,並不代表你無知,故「後念不滅即佛;」這代表覺知,並非不知道。佛者覺也,即是一種覺知。心叫你不執著,但並非沒有作用;只叫你不要去追憶,並不代表你會無知。把心跟佛同時講,凡夫就是會掉入一邊的概念,教你這個,你就掉入這個陷阱;教你那個,你就掉入那個陷阱。六祖回答前念後念不滅,這種回答方式很圓滿,這叫中道。 你不要以為心和佛不同。心即是佛,佛即是心。六祖所講的「心」,即是心之作,「佛」即是心之體,文字不一樣,其實為一也。「前念不生」的「前念」即過去。一般人很粗糙,很容易察覺過去,常說早上發生什麼事,昨天發生什麼事,或小時候發生什麼事情。但是,我們不容易察覺聲音過去了。早上發生什麼事情?早上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你以前發生什麼事情?不是沒事,而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你不要總是對我說:「師父,我的命不好。」既然你承認早上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我就可以跟你說:「你過去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早上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大家比較容易接受;但「過去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把時間拖長,你們就不太能接受。早上是過去,以前的也是過去。你還有什麼痛苦嗎? 你認為過去的事情都存在,所以你很苦。你的痛苦,在於拿現在跟過去作比較。我講的是事實,並非安慰你們的話,我可以證明給你們看。你今天是騎車來上課的,你從你家到這邊,有幾個紅綠燈?四個?那麼,你之前騎車的那個過程,現在在哪裡?是已經過了,還是事實上就是沒有了?對於現在來說,它在哪裡?它已經沒有了,這是一個事實,而非安慰的話。那你過去發生什麼事情?沒有了。不是我安慰你,而是個事實。 佛法所講的不是安慰你的話,而是真實的,它是告訴你真相。而我們就是不明白真相,就是活在假相。我們錯認這個世間,所以我們相當地痛苦。一個人不能看到真相,就不能真正的快樂。《金剛經》曰:「過去心不可得。」過去到底多麼重要?你現在所有的腦袋、判斷都跟過去有關係。你都是跟過去來作一個比較,或憑著過去的經驗、知識和成見,你不能開悟就是因為此故。 過去在哪裡?你不可以拿你過去的相片給我看。如果我今天開車的每個階段都是實在停留的,我從我家開車開到這裡,現在馬路已經塞車了。比如,這是一台車,從這裡開到那裡,這樣一直開,每個現在都存在,這條路不是塞滿了嗎?這已經過去了,已經沒有了。有同學跟我講:「凡走過必留下痕跡。」你以為這句話是真理嗎?我就回答他道:「有一個人在做夢,夢到去海邊散步。凡走過必留下痕跡,但夢醒了之後,他的痕跡在哪裡?沒有了!」你現在在夢中享受,也在夢中受苦。六祖講得很清楚,心的狀態,用《金剛經》的「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最容易講清楚:現在也執著不了,因為沒有辦法停留。你不可以活在「前念」,「前念」即過去,以心的本身,過去就過去了,「不生」即不再回到之前。 聞後思惟:你是否仍然跟著你的念頭跑?
暢談六祖壇經(783)不離自心

暢談六祖壇經(783)不離自心

  禪宗要開悟很快。你退休了,我《壇經》講完了之後,這個班就讓你教,可不可以?你覺得你不行,你就一定不是佛祖。請問,你可不可以往生極樂世界?你覺得可以,那你憑什麼呢?憑信心,信心不是用喊的。如果公司開會,主管問你們有沒有信心,你們就喊有,喊完就回去睡覺了。我曾看過一則新聞:有一個婦人一直幻想她的天花板裡面有蛇。她先生跟她說沒有蛇,但她還是覺得有蛇。她先生不得已去買兩條假蛇,再拜託消防隊來抓蛇,故意在她的面前演這齣戲給她看。抓完之後,她錯誤的觀念、她的幻覺就消失了。你說有蛇就是有蛇,你說沒有蛇就變成沒有蛇。 一個人信心、正念夠強,就一定不會中邪,因為鬼信心比你脆弱,他怎麼會讓你中邪?你不會讓他中邪就好了。你中了它的邪,就是你沒有信心。但是很多人仍然不相信。禪師住到鬼屋,常常都會跟鬼開玩笑。古時候有很多寺院破破爛爛,有很多禪師是雲遊僧,到處掛單。鬼出來,把頭拿起來嚇禪師。禪師跟他說:「這個頭這麼小,這麼難看,你拿一顆大顆的我看看。」鬼本來要嚇他,卻被禪師戲弄,只好很無趣地走了。 每個人的內心世界不願意百分之百承認自己是好人,也不願意百分之百承認自己是壞人。你百分之百承認你是好人,你不就是佛了嗎?你說怎麼修?就是這麼快。你不承認,我也沒辦法。這不是信心的問題,而是觀念的問題。我們內心世界就是保留。學佛之人,心不見得比較善良,你的心善不善良、你是個什麼樣的人,在學佛之前就是那樣了,並非學佛之後就變得比較善良。 我再講一則新聞:刮刮樂,就是一種一刮即知是否中獎的彩票。有一個賣刮刮樂的人,把一張刮刮樂賣給了一位客戶。客戶沒有注意到是否中獎,刮完又把彩票還給他。他回去仔細一看,那張刮刮樂居然中了五百萬。這件事情沒有其他人知道,他完全可以獨吞。他卻去找那個人,把彩票送還給他。很多學佛學很久、修行修很久的都做不到。他並沒有學佛。他需要學佛嗎?我們不是不貪心,而是不貪小錢,貪大錢。如果刮到兩萬還給人家,並不算什麼,但是五百萬不動心的人很少,而且根本沒有人知道。 早決定、晚決定,還是要決定;早開悟、晚開悟,還是要開悟。但是就有人一定要上刀山、下油鍋,成為油炸果,經過很久才要開悟。法海的公案觸動我的內在很深。很簡單的概念,我們的心一直在排斥自己,故成不了佛;我們的心一直在障礙自己,故開不了悟。同學說自己:「有時候是佛,有時候是凡夫。」你們就是甘願如此。做凡夫快樂嗎?你說你不快樂是不對的,因為你偏偏就想做凡夫,好像你可以享樂。一個人觀念不正確,他就不會快樂,無論是什麼觀念。這是任何人都可以去做實驗的。你應該當下承當。 不管是否成佛,你心的本質都是一樣的,只是你沒有察覺。成佛的人不會說他成佛,沒有成佛的人卻會說他沒有成佛。成佛的人沒有成佛這件事。若佛說他成佛,他就沒有成佛;若世尊在燃燈佛處有所得,燃燈佛就不會為他授記。有人說:「來這個教室,大家很親近。」我跟你們再親近,也沒有你跟自己親近。你跟自己卻這麼陌生,跟我還有一點距離怎麼會親切呢?眼睛看不到眉毛,所以常常自己看不到自己。有皈依的人,皈依證上有這樣一句話:「無心是道,即心是佛。」世間的一切沒有離開你的心,沒有一件事情是你心以外的東西,都是你心內之事,無論你看到什麼。但是你有很清楚地看到嗎?是要把你的心擺平,不是把事情擺平。有人不認同你、誤會你或瞧不起你,你難道要把他擺平嗎?是心內的事,離開你這顆心,有什麼事可以說呢? 聞後思惟:你的心要決定你成為什麼樣的人呢?  
暢談六祖壇經(782)當下承擔

暢談六祖壇經(782)當下承擔

  一僧法海,韶州曲江人也,初參祖師,問曰:即心即佛,願垂指諭。 「一僧法海,韶州曲江人也,」《六祖壇經》是法海所整理的,韋刺史請他記錄下來。法海「初」去「參」訪六「祖」大「師,」開口即「問曰:即心即佛,願垂指諭。」現在會如此問話的人很少。我去拜訪別人,還不敢這樣問,怕被人家趕出來,除非感覺到他可以問。一般人去我那邊,也不太會問,但並非他不敢問,而是他不會問。不敢問和不會問是不太一樣,有時候你是想問,但是不知道怎麼問。「即心即佛」這個公案緣于法常禪師。他剛去拜訪馬祖道一禪師時,就問馬祖禪師:「如何是佛?」就是問什麼是佛?或如何成佛?它有很多種含義。祖師答曰:「即心即佛。」他當下就契入了。什麼是佛?你的心就是佛!「什麼是佛有沒有標準答案,你們不要亂背公案。有人問什麼是佛,假如你一巴掌打過去,他會開悟,那你可以這一巴掌一定要打。但是一般人,你打一巴掌下去之後,你一定會被人家捶兩下回來。讀書人喜歡聽道理,你當從讀書人變修行人。修行人只看真功夫,我就要看你真功夫,其他我都不看。 有一位大珠和尚,寫過一本很有名的《頓悟入道要門》。也有一個人問大珠和尚:「什麼叫即心即佛?為什麼我沒有看到佛?」他問得很直接。大珠和尚答道:「哪個不是佛?你說說看。」故這個公案是有由來的。 「即心即佛」簡單的解釋即:你的心就是佛。你的心是佛還是眾生?如果是佛,那你為何不會笑?你是一尊煩惱佛嗎?你既然是佛,你還來這裡聽課幹嗎?你是一尊害羞的佛,不好意思不是美德。那天有個學生煮了很多菜,我說:「你真會煮,我應該尊稱你為廚神。」他說:「師父,沒有,我不敢這麼說。」我說:「你這樣講是不對的。當別人讚美你,你就要大方地接受別人的讚美。你就回答說:謝謝你的讚美,我接受。」他說:「不是的,師父,我們要謙虛一點。」我說:「你講話講錯了,你那叫心虛,不叫謙虛,你為什麼把心虛當謙虛?你為什麼把不好意思當美德?這是邪見。」 其實我們內心都是眾生,因為我們對很多事情都不願意承當,所以每個人都選擇在逃避。釋迦牟尼佛成佛了,他還是一個人;我們雖然還沒有成佛,也只是一個人。但是,釋迦牟尼佛和我們最大的差距就在於,他只要願意承當了就好了。譬如,我跟你講:「你很幸福,你不要懷疑。」你的內在不要跟我說:「師父,沒有,我很不幸。」我跟你說:「你很快樂,你不用懷疑。」你馬上就說:「師父,沒有,我還是有煩惱。」你都沒有辦法一百分地承當。我說你幸福,你就說:「沒有錯,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說你快樂,你就說:「沒有錯,只要我不起煩惱,我是個世界上最快樂的人」。沒有人敢講。每個人的內心世界都很奇怪,都是不願意去承當。 聞後思惟:你願意當下承擔你是佛嗎?
暢談六祖壇經(781)暫居寶林

暢談六祖壇經(781)暫居寶林

  尼驚異之,徧告裡中耆德雲:此是有道之士,宜請供養。時寶林古寺,自隋末兵火已廢,遂于故基重建梵宇,延師居之,俄成寶坊。師住九月餘日,又為惡黨尋逐。師乃遁於前山,被其縱火焚燒草木,師隱身挨入石中得免,石於是有師趺坐膝痕及衣布之紋,因名避難石。師憶五祖懷會止藏之囑,遂行隱於二邑焉。 無盡藏比丘「尼」確實是有修,她是有程度的,聽到六祖的回答,她「驚異之,」難怪她會開悟。對話要旗鼓相當,否則則牛頭不對馬嘴。有時候你不要講太深,別人程度不怎麼樣,你就講淺一點,不然一定會變成笑話。我勸你要正常一點,除非是要切入,也就是大刀舉起來的那一刹那。如果別人對你很客氣,你不用高興,就代表你沒有什麼程度,故別人才不敢拿出他的殺手鐧。同理可證,經得起的,一刀就開悟。 看公案,有時候有人請教禪師:「什麼叫道?」禪師答曰:「現在外面的布一塊賣多少錢?」表面上文不對題,其實他已經回答了:道就是日常生活。「外面的布一塊賣多少錢」即日常生活,禪師用此種方式回答,內行人一聽就嚇一跳。重點是:「我已經懂了,我知道我應該做什麼。」 悟,有時候是無須講出來的,講出來則變成語言文字。禪宗曰:「言語道斷」。若是用語言講得出來的,並非本體;若能讓你用思考想出來的,亦非本體,此即佛經常言之「不可思議」。思是腦袋,議是語言的議論,你若能明白這樣的概念,即可明白「諸佛妙理,無關文字」。 無盡藏比丘尼遂「徧告裡中耆德雲:此是有道之士,」此人不簡單,「宜請供養。有晉武侯」曹操之「玄孫曹叔良及居民,競來瞻禮。」時人尚不知那是六祖,因為人家還在追殺他,他要隱姓埋名。如果你真的是一條龍,叫你潛龍都沒有辦法潛,有一天必然飛龍在天。你是個君子,不怕別人不明白你,故「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就像六祖他逃難時,是躲避別人追殺,那是很危險的一件事。 當「時」有一座「寶林古寺,自隋末兵火已廢,」人們知道六祖是有道之士,「遂于故基重建梵宇,延」請六祖大「師居」住「之,」你真是修行人,不怕沒有地方住;你真是有道之人,不怕無人護持。六祖沒有說要蓋廟,人家就替他把廟重修好,請他去當住持。寺廟「俄」爾便「成寶坊。」寺廟之所以有名,不是因為蓋得漂亮,而是因為裡面的人。南華寺很有名,但當六祖圓寂之後,經過幾百年,南華寺曾經沒落過。後來,先是憨山大師,後又是虛雲老和尚去整頓。當人已經圓寂了,那個地方還是會沒落。 六祖大「師」雖然隱姓埋名,于寺中居「住九月餘日,」但因他知名度太高,消息馬上就走漏了,他「又為」追衣缽的「惡黨尋逐。」有時候,我們到底是保護一個人還是害他也很難說。當時他的師兄弟仍未死心,依舊追殺他,且手段殘忍,定要置他於死地。六祖大「師乃遁於前山,被其縱火焚燒草木,」我們從這一段文字,會覺得:「奇怪,一個有道的出家人居然要被人家追殺,逃到山上,居然要放火燒山,把他逼出來。」自古不是為名就是為利,且這些追逐的人中,還有出家人,即六祖的師兄弟。「人怕出名豬怕名」。名和利,沒的人一天到晚想要,知道的人害怕得要死。 六祖大「師隱身挨入石中得免」於難「,」此石洞至今仍在,且因為他在那裡躲藏很久,那塊「石於是有師趺坐膝痕及衣布之紋」路「,因名避難石。」那個石洞很窄,六祖應該是用縮骨功擠進去。我們看了這一段就知道,一個沒有開悟的人的瞋恨和貪欲多麼可怕! 六祖大「師」回「憶」起「五祖」傳衣缽,曾有交待他去「懷」集及四「會止藏之囑」付「,遂行隱」遁「於二邑焉。」 聞後思惟:聽到深妙的法義,你是否能為之震撼?
暢談六祖壇經(780)只管展現

暢談六祖壇經(780)只管展現

  說你沒有心,但是你明明有煩惱;說你有心,你又偏偏拿不出來。有心,你就有煩惱;若沒有心,那就死了算了,那是雕像。比如,你今天沒有帶雨傘,於是你害怕下雨,所以下雨變成你的煩惱。但是如果你不怕下雨,下雨就不是煩惱了。假如你不怕你的心胡思亂想,既然是妄想,還談什麼抓不抓呢?不要起心動念,不就是石頭嗎? 我問你,我是男生還是女生?這樣有沒有起心動念?這代表你們害怕起心動念。你說我是男生,我擾亂你的清凈嗎?那個湧泉不但會流動,但它是清澈的。一個清澈的水,不斷地流動,那叫湧泉,那叫生命的泉源。湧泉其實就是佛性,你說它不動是錯的,它是動的,但它是清凈的。我們動,我們是濁水溪,是土石流,我們的水是渾濁的,一直繞,傷害很多人。 佛性本來就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止在那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好。你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但是對於該做的事情,只是做,做的時候不用去執著之後會帶來什麼,比如別人對你的肯定、讚歎或有什麼利益,這都不是你的重點,那都是後面別人腦袋的概念。比如,我今天幫助你,那是我生命的展現,至於你要不要謝謝我,跟我生命的展現無關;或者,你根本就不領悟,那跟我沒有關。但是,一般人就是做不到。假如我有一顆心幫助你,那就是第一個障礙,我自己感覺到我很用心幫你;幫完你之後,我再等你回報,當我在等待的時候,這是第二個障礙;當我看到你回報的那個果實,就是第三個障礙。從頭到尾,你起這些心都是你的障礙。因為無論他回報好與不好,跟你生命的展現根本沒有關係。但是你沒有辦法看到你生命的展現,你只看到你生命之外的東西,你要在你生命以外的東西去論成敗、價值。 幽谷裡的蘭花,它開花只是開花,有沒有人欣賞,都不影響它開花。但是,我們看孔雀就不一樣,好像越多人看它,它開屏就會開得越歡;而如果沒有多少人看它,它就索性不開屏。所以,孔雀也沒有開悟。但是,深山裡的花就不一樣,有沒有人看它,它都沒有關係。它該開花的時候就開花,它沒有覺得開花是尊貴的;它該調零的時候就調零,它沒有認為調零是悲傷的。不會因為有人看它,它就產生傲慢,也沒有因為無人看它,它產生「英雄無用武之地」的想法。 這些概念都是你創造的。因為你創造了這些概念,讓你產生很多痛苦。其實,並非不能沒有概念,而是你起這些概念,只是為了方便幫助別人。但是,一般人的概念,反而是生出來既傷害自己也傷害別人。你看看你的想法,你的想法生起來了,你自己也煩惱,別人也痛苦。不是不能展現,開悟的人雙贏,雙贏也只是個假名,迷失的人兩敗俱傷。 聞後思惟:你是如何展現你的生命的呢?
暢談六祖壇經(779)參透放下

暢談六祖壇經(779)參透放下

  學東西,就是要面對自己。就像你們問:「師父,那你清楚了嗎?」我會反問你們:「你所謂清楚,是清楚到什麼程度?」就像趙州和尚是開悟的人,為什麼八十還要行腳呢?如果有一個人領悟後說他不用學了,那他一定沒有領悟。很多東西就是要清楚再清楚,清楚再清楚,僅此而已。 你只要好好瞭解自己,真正瞭解這個問題就可以了。問題是你不願意一輩子只思考一個問題:第一,你的內心世界太散亂,很容易胡思亂想;第二,你遇到其它事情、其它因緣,就會被其影響;第三,人都有一個毛病、缺點,當一件事情想不出來或想到最後很枯燥,就很容易放棄。 我個人的方法,就是一直思考這個問題,直到最後沒有辦法再思考時,就徹底地放下。叫你不要胡思亂想,你做不到;叫你想一個問題,你也做不到,你的心實在是太矛盾了。你想一個問題,想破頭就只想它,想到最後連妄想都懶得起了,你就徹底放下,這是我的經驗。要想,勇敢地想,拚命地想,專注地想,管它是什麼心,就是去想。這其實就是禪宗的「參」。所謂「參透」即參個明白。 如果你身體不太舒服,你就只會想這個問題,想身體如何變得舒服。我告訴你們一個方法,當你覺得你很淒慘時,你可以想:「是誰在過著淒慘的生活呢?是什麼東西坐在這邊哭呢?」你們不要再講「自己」,你把「自己」當什麼東西就好了。你越看,就會越覺得自己不是東西,即你怎麼形容自己都不對。最後,就止在這個問題,而不是你受什麼委屈的事情。再比如,你受別人污辱,我很氣。你之前都會想:「我為什麼要受這種污辱?我為什麼這麼生氣?有什麼方法能讓我吐這口怨氣?」從今,你只要回歸思維:「是誰在受到污辱?」你的重心就變掉了,就不再是你遇到什麼事,而是遇到那個事的那個人是誰,這不太一樣。 達磨祖師跟梁武帝見面,講到最後話不投機,梁武帝便很生氣地問達磨祖師:「坐在我對面的是誰?」達磨祖師說:「我不認識。」你是什麼,其實你看到最後根本不知道。達磨祖師並非不知道生命的本質,只是說:「坐在你對面的這個人我不認識,因為我怎麼說都不對。我說這個人叫菩提達磨,這只是一個名詞而已;我說我這個人叫印度人,那也是一個名詞而已;我說我這個人是出家人,出家人可以代表我嗎?」同理,你回去照照鏡子,問你是什麼人,到最後你什麼人都不是。你剛開始會茫然,到最後說不定會悟到「無我」。你說你是誰都不對,為什麼你的潛意識中那個誰那麼重呢? 你回去照照鏡子,一直照,無論鏡中人長得很醜或很美,看起來很有精神或無精打采,但是這個人是誰呢?是男人也好,是女人也好,是「我」也好,看到最後,你會得到一個答案:「我只要一起個念頭都不對。」更別說開口。你說不定會站在那邊發呆,發呆不是不好,你應該好好想這個問題。到最後,你會問:「到底是什麼東西在照鏡子?我為什麼掉入一個陷阱呢?」你不死心,一直想找一個「我」,接著再解釋這個「我」。找到最後,這個「我」是不成立的,你生命中根深蒂固的觀念是不成立的,是會被你推翻的。 只要有「我」的存在,你的痛苦就會跟著你存在。解決痛苦不是解決事情,而是解決那個「我」,這並非叫你去自殺,而是解決在你生命中根深蒂固潛意識認為有個「我」在受苦的核心而已。那個核心只要去除了,沒有一個人在受苦,你就可以解脫。「諸法無我」解釋給你聽有什麼用呢?你只要回家不斷問自己,問到最後,你怎麼形容它都不對。它就是一個錯誤的概念。從此處證悟「諸法無我」。 「諸佛妙理非關文字」,你要瞭解自己,不是從文字上拚命去讀、去找,而是當勇敢面對自己。過去的禪師是不教你經典的,你要跟他學很簡單,他連理都不理你。最常見的,就是你去做事情,比如你到道場跟他學,你就在道場做事情。做個五年十年,時間到了,該開口才開口,不然他不開口。這種教法,現在的人是不可以的,也沒有辦法接受。這種教法很容易開悟,你們一天到晚聽課很不容易開悟。 聞後思惟:你願意持續不斷去瞭解自己嗎?
暢談六祖壇經(778)從心門入

暢談六祖壇經(778)從心門入

  你們不要認為:「你們都是我的,那你們就變成我的負擔。」像一個母親說孩子是她的生命,其實孩子就是她的負擔。她講得雖然沒有錯,但她沒有真正領悟到那個道理。一般人所講的「事業是我的生命」或「錢是我的生命」,其實都是他的掛礙。小乘人的修行觀「空」,大乘人的修行觀「心」,這是很關鍵的。常常觀「空」的人,會落入空。觀心的人則不太一樣。大乘的經典離不開「心」,所謂「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當你看你的心時,你怎麼看它都不對。你說你有心不對,你說你沒有心也不對。你說「我的心很煩」,跟「我現在的心很清凈」,這兩個心表面上不一樣,但它還是心。那你是有心還是沒有心呢?講到最後,你要自己去體會。 那天,有個同學跟我聊天。他很誠實,也是我所教的學生中最認真的一位。我只要教過的經典,他該背的都背起來。他平常念佛,他說:「按理來講,我早上一起來,第一個念頭應該是阿彌陀佛。但是,師父,憑良心講,我的第一個念頭從來都不是阿彌陀佛。我要往生的那一剎那,我的念頭到底會不會是阿彌陀佛呢?如果不是,會不會很危險?師父,我覺得我很用功在念佛,為什麼我的第一個念頭不是阿彌陀佛呢?」你們每天早上起來的第一個念頭應該都不一樣。有的人每天睡覺起來,第一個念頭就是「起來」。我很老實地告訴他:「因為不夠親切。」就像有的人睡覺做夢,會叫愛人的名字。你念什麼最親切呢?你念什麼都不親切。很多人去道場學很多修行的法門,對於大部分人來說,那些修行的法門對他都不親切。 對於我而言,念佛、數息、持咒及誦經都不親切,我對「我是誰」最親切。這個概念,不是學佛後別人才告訴我,而是我小時候就有。我小時候,讀小學一年級,放學走路回家時,我就問過自己:「誰在走路回家?」這個問題從小時候至今仍然存在,從未在我內心流失過。修行要修什麼法門最好?哪個法門你最親切,你就這樣修。 開悟其實不困難。你覺得是開悟比較困難,還是發明火箭上月球?發明火箭上月球。你覺得開悟困難,還是像愛迪生發明電燈困難?開悟更簡單,因為我每天都跟自己活著,我不知道我是誰,我還活著幹嗎?知道「我自己是誰」真的這麼困難嗎?照理來講,應該不那麼困難。比如,如果我出一萬題很艱深的數學題讓你算,限你一年把這一萬題都正確解答出來。或者,我只問你一個問題,你只要明白它就可以了,也就是「請你去認識你自己」,這個問題你明白了就開了。你覺得解決這一個問題和解決一萬題很艱深的數學題,哪個比較難?當然是一個問題比較簡單。你只要瞭解你自己是誰這一個問題就好了,你只要瞭解生命的本質是什麼就好了,學佛就在學這個而已。我透過這樣的譬喻,是告訴你,它並非你想像的那麼困難,只是你不願意一輩子去想一個問題,卻願意這一輩子胡思亂想。我才勸各位,想一個問題就好,不要想那麼多問題,若能持續地想還會更清楚。 聞後思惟:你願意就一個問題深入到底嗎?

最新影音

信心銘 09-4 2021.05.02 午

信心銘 09-4 2021.05.02 午

  信心銘/第九講 歸根得旨,隨照失宗;須臾返照,勝卻前空。前空轉變,皆由妄見;不用求真,唯須息見。二見不住,慎勿追尋;才有是非,紛然失心。二由一有,一亦莫守。一心不生,萬法無咎;無咎無法,不生不心。 一、歸根得旨,隨照失宗。    《壇經》:「菩提只向心覓,何勞向外求玄。」馬祖禪師對慧海禪師說:「自家寶藏不顧,拋家散走作甚麼!」 二、須臾返照,勝卻前空。     《壇經》云:「迷聞經累劫,悟則剎那間。」從「本來無一物」→到「何期自性,能生萬法!」 三、前空轉變,皆由妄見。     《金剛經》:「須菩提!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於一切法,應如是知,如是見,如是信解,不生法相。」《壇經》:常聞偈已,心意豁然。乃述偈曰:「無端起知見,著相求菩提。」 四、不用求真,唯須息見。     《涅槃經》:「生滅滅已,寂滅為樂。」《楞嚴經》:「生滅既滅,寂滅現前。」又說:「狂心頓歇,歇即菩提。」 五、二見不住,慎勿追尋;才有是非,紛然失心。     《金剛經》:「實無有法,名阿羅漢。」「實無有法,名為菩薩。」「離一切諸相,則名諸佛。」《法華經》:「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無二亦無三,除佛方便說;但以假名字,引導於眾生。」 六、二由一有,一亦莫守。    …
信心銘 09-3 2021.05.02 午

信心銘 09-3 2021.05.02 午

  三、前空轉變,皆由妄見。     《金剛經》:「須菩提!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於一切法,應如是知,如是見,如是信解,不生法相。」《壇經》:常聞偈已,心意豁然。乃述偈曰:「無端起知見,著相求菩提。」 四、不用求真,唯須息見。     《涅槃經》:「生滅滅已,寂滅為樂。」《楞嚴經》:「生滅既滅,寂滅現前。」又說:「狂心頓歇,歇即菩提。」 五、二見不住,慎勿追尋;才有是非,紛然失心。     《金剛經》:「實無有法,名阿羅漢。」「實無有法,名為菩薩。」「離一切諸相,則名諸佛。」《法華經》:「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無二亦無三,除佛方便說;但以假名字,引導於眾生。」     PDF 講義:信心銘 09 2021.05.02  
信心銘 09-2 2021.05.02 早

信心銘 09-2 2021.05.02 早

  信心銘/第九講 歸根得旨,隨照失宗;須臾返照,勝卻前空。前空轉變,皆由妄見;不用求真,唯須息見。二見不住,慎勿追尋;才有是非,紛然失心。二由一有,一亦莫守。一心不生,萬法無咎;無咎無法,不生不心。 一、歸根得旨,隨照失宗。    《壇經》:「菩提只向心覓,何勞向外求玄。」馬祖禪師對慧海禪師說:「自家寶藏不顧,拋家散走作甚麼!」 二、須臾返照,勝卻前空。     《壇經》云:「迷聞經累劫,悟則剎那間。」從「本來無一物」→到「何期自性,能生萬法!」     PDF 講義:信心銘 09 2021.05.02  
信心銘 09-1 2021.05.02 早

信心銘 09-1 2021.05.02 早

  上供下施 學佛 作佛 1 做學問 2 做事 3 做人 4 做佛   PDF 講義:信心銘 09 2021.05.02  
信心銘 08-4 2021.04.11 午

信心銘 08-4 2021.04.11 午

  信心銘/第八講 禪宗所傳的是無上圓滿究竟的智慧。如《壇經》所言:「煩惱即菩提」:轉→斷→無。《法華經》:「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無二亦無三,除佛方便說。」《金剛經》:「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經》:「故知般若波羅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信心銘》:「至道無難,唯嫌揀擇」。 一、妄心:揀擇→憎愛→順逆→取捨 至道無難,唯嫌揀擇;但莫憎愛,洞然明白。毫釐有差,天地懸隔;欲得現前,莫存順逆。 違順相爭,是為心病;不識元旨,徒勞念靜。圓同太虛,無欠無餘;良由取捨,所以不如。 二、境相:有空→動靜→多絕 莫逐有緣,勿住空忍;一種平懷,泯然自盡。止動歸止,止更彌動;唯滯兩邊,寧知一種。 一種不通,兩處失功;遣有沒有,從空背空。多言多慮,轉不相應;絕言絕慮,無處不通。   止動歸止     止更彌動     唯滯兩邊     寧知一種 中國哲學思想,以「陰陽」的概念表述,彰顯萬象「既相互對立,又相互依存」。《繫辭傳》說:「一陰一陽之謂道」。道者,陰陽變化之理也。道,即宇宙運行,自然變化的法則。侌、昜二字為陰、陽的本字。「侌」字為雲覆日,雲覆日則陰暗;「昜」字為日出照於地上則明朗。「一」象大地之形,「勿」乃象日初出時的光芒。動為陽,靜為陰。以中國文字演變為例:甲骨文→金文→篆(秦以小篆作為標準文字)→隸(秦漢之間)→楷(漢章帝有王次仲者,始以隸字作楷書)→行→草書   一、有動有靜 1左右。2上下。3內外。 二、陰陽本同 01、陰陽( …
信心銘 08-3 2021.04.11 午

信心銘 08-3 2021.04.11 午

  信心銘/第八講 禪宗所傳的是無上圓滿究竟的智慧。如《壇經》所言:「煩惱即菩提」:轉→斷→無。《法華經》:「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無二亦無三,除佛方便說。」《金剛經》:「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經》:「故知般若波羅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信心銘》:「至道無難,唯嫌揀擇」。 一、妄心:揀擇→憎愛→順逆→取捨 至道無難,唯嫌揀擇;但莫憎愛,洞然明白。毫釐有差,天地懸隔;欲得現前,莫存順逆。 違順相爭,是為心病;不識元旨,徒勞念靜。圓同太虛,無欠無餘;良由取捨,所以不如。 二、境相:有空→動靜→多絕 莫逐有緣,勿住空忍;一種平懷,泯然自盡。止動歸止,止更彌動;唯滯兩邊,寧知一種。 一種不通,兩處失功;遣有沒有,從空背空。多言多慮,轉不相應;絕言絕慮,無處不通。   止動歸止     止更彌動     唯滯兩邊     寧知一種 中國哲學思想,以「陰陽」的概念表述,彰顯萬象「既相互對立,又相互依存」。《繫辭傳》說:「一陰一陽之謂道」。道者,陰陽變化之理也。道,即宇宙運行,自然變化的法則。侌、昜二字為陰、陽的本字。「侌」字為雲覆日,雲覆日則陰暗;「昜」字為日出照於地上則明朗。「一」象大地之形,「勿」乃象日初出時的光芒。動為陽,靜為陰。以中國文字演變為例:甲骨文→金文→篆(秦以小篆作為標準文字)→隸(秦漢之間)→楷(漢章帝有王次仲者,始以隸字作楷書)→行→草書   一、有動有靜 1左右。2上下。3內外。 二、陰陽本同 01、陰陽( …
信心銘 08-2 2021.04.11 早

信心銘 08-2 2021.04.11 早

  信心銘/第八講 禪宗所傳的是無上圓滿究竟的智慧。如《壇經》所言:「煩惱即菩提」:轉→斷→無。《法華經》:「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無二亦無三,除佛方便說。」《金剛經》:「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經》:「故知般若波羅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信心銘》:「至道無難,唯嫌揀擇」。 一、妄心:揀擇→憎愛→順逆→取捨 至道無難,唯嫌揀擇;但莫憎愛,洞然明白。毫釐有差,天地懸隔;欲得現前,莫存順逆。 違順相爭,是為心病;不識元旨,徒勞念靜。圓同太虛,無欠無餘;良由取捨,所以不如。 二、境相:有空→動靜→多絕 莫逐有緣,勿住空忍;一種平懷,泯然自盡。止動歸止,止更彌動;唯滯兩邊,寧知一種。 一種不通,兩處失功;遣有沒有,從空背空。多言多慮,轉不相應;絕言絕慮,無處不通。   止動歸止     止更彌動     唯滯兩邊     寧知一種 中國哲學思想,以「陰陽」的概念表述,彰顯萬象「既相互對立,又相互依存」。《繫辭傳》說:「一陰一陽之謂道」。道者,陰陽變化之理也。道,即宇宙運行,自然變化的法則。侌、昜二字為陰、陽的本字。「侌」字為雲覆日,雲覆日則陰暗;「昜」字為日出照於地上則明朗。「一」象大地之形,「勿」乃象日初出時的光芒。動為陽,靜為陰。以中國文字演變為例:甲骨文→金文→篆(秦以小篆作為標準文字)→隸(秦漢之間)→楷(漢章帝有王次仲者,始以隸字作楷書)→行→草書   一、有動有靜 1左右。2上下。3內外。 二、陰陽本同 01、陰陽( …
信心銘 08-1 2021.04.11 早

信心銘 08-1 2021.04.11 早

  信心銘/第八講 禪宗所傳的是無上圓滿究竟的智慧。如《壇經》所言:「煩惱即菩提」:轉→斷→無。《法華經》:「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無二亦無三,除佛方便說。」《金剛經》:「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經》:「故知般若波羅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信心銘》:「至道無難,唯嫌揀擇」。 一、妄心:揀擇→憎愛→順逆→取捨 至道無難,唯嫌揀擇;但莫憎愛,洞然明白。毫釐有差,天地懸隔;欲得現前,莫存順逆。 違順相爭,是為心病;不識元旨,徒勞念靜。圓同太虛,無欠無餘;良由取捨,所以不如。 二、境相:有空→動靜→多絕 莫逐有緣,勿住空忍;一種平懷,泯然自盡。止動歸止,止更彌動;唯滯兩邊,寧知一種。 一種不通,兩處失功;遣有沒有,從空背空。多言多慮,轉不相應;絕言絕慮,無處不通。   止動歸止     止更彌動     唯滯兩邊     寧知一種 中國哲學思想,以「陰陽」的概念表述,彰顯萬象「既相互對立,又相互依存」。《繫辭傳》說:「一陰一陽之謂道」。道者,陰陽變化之理也。道,即宇宙運行,自然變化的法則。     PDF 講義:信心銘 08…
醒來影片

醒來影片

從生到死有多遠 呼吸之間  從迷到悟有多遠 一念之間   從愛到恨有多遠 無常之間  從古到今有多遠 笑談之間   從你到我有多遠 善解之間從心到心有多遠 天地之間當歡場變成荒台當新歡笑著舊愛  當記憶飄落塵埃   當一切是不可得的空白人生是多麼無常的醒來  人生是無常的醒來人生是無常的醒來
六祖壇經 禪修 02

六祖壇經 禪修 02

司空山本淨禪師者絳州人也。姓張氏。幼歲披緇于曹谿之室受記。隸司空山無相寺。唐天寶三年玄宗遣中使楊光庭入山采常春藤。因造丈室禮問曰。弟子慕直斯久。願和尚慈悲略垂開示。師曰。天下禪宗碩學咸會京師。天使歸朝足可咨決。貧道隈山傍水無所用心。光庭泣拜。師曰。休禮貧道。天使為求佛邪問道邪。曰弟子智識昏昧。未審佛之與道其議云何。師曰。若欲求佛即心是佛。若欲會道無心是道。曰云何即心是佛。師曰。佛因心悟心以佛彰。若悟無心佛亦不有。曰云何無心是道。師曰。道本無心無心名道。若了無心無心即道。光庭作禮信受。
法華經概論 02

法華經概論 02

你們今天看到我下山,就代表說山上很平安,有的同學打電話給我說,師父,你有沒有困在山上,我想說因為天氣的關係,今天來上課的人可能會比較少,想不到人還是這麼多,下雨天上《法華經》是最好了,因為蓮花需要水才會開啊,我想說我們今天上《法華經》。
金剛經實踐 01-1 2014.10.19 早

金剛經實踐 01-1 2014.10.19 早

金剛經實踐 01-1 2014.10.19 早 金剛 般若 波羅蜜 經
金剛經實踐 01-2 2014.10.19 午

金剛經實踐 01-2 2014.10.19 午

金剛經實踐 01-2 2014.10.19 午 金剛 般若 波羅蜜 經
金剛經實踐 01-3 2014.10.19 問答

金剛經實踐 01-3 2014.10.19 問答

金剛經實踐 01-3 2014.10.19 問答 金剛 般若 波羅蜜 經
六祖壇經_台北 02-1 2009.05.24 早

六祖壇經_台北 02-1 2009.05.24 早

  大師告曰:善知識!總淨心念,摩訶般若波羅蜜。大師良久,復告眾曰:善知識!菩提自性,本來清淨;但用此心,直了成佛。
六祖壇經_台北 02-2 2009.05.24 早

六祖壇經_台北 02-2 2009.05.24 早

  大師告曰:善知識!總淨心念,摩訶般若波羅蜜。大師良久,復告眾曰:善知識!菩提自性,本來清淨;但用此心,直了成佛。
六祖壇經 禪修 01

六祖壇經 禪修 01

大師告眾曰:善知識! 菩提自性,本來清淨, 但用此心,直了成佛。
法華經概論 01

法華經概論 01

今天是我們上《法華經》的第一節課,不知道昨天晚上各位有沒做一個夢,按照《法華經》裡面有記載,只要有法師在講《法華經》,佛就會派人來聽課,不知道你是否被佛派來聽課的呢?
傳心法要影音 01

傳心法要影音 01

壹、心與自己有關 1、心與宗教無關。 2、心與興趣無關。 3、心與職業無關。 4、心與年齡無關。 5、心與道德無關。 6、心與學歷無關。 7、心與歷練無關。 8、心與地位無關。 9、心與金錢無關。 10、心與身體無關。 11、心與空間無關。 12、心與時間無關。 13、心與知識無關。 14、心與自己有關。 貳、為何傳心 不傳別法 1、心是人的核心。 2、心創造了世界。 3、心安立了假名。 …
傳心法要影音 02

傳心法要影音 02

  叁、傳心法源 【禪宗法脈圖】 一、乞師安心    時有僧神光者,曠達之士也。久居伊洛,博覽群書,善談玄理。近聞達磨大士住止少林乃往彼,其年十二月九日夜,天大雨雪。光堅立不動,遲明積雪過膝。祖憫而問曰:「汝久立雪中,當求何事?」光悲淚曰:「惟願和尚慈悲,開甘露門,廣度群品。」祖曰:「諸佛無上妙道,曠劫精勤,難行能行,非忍而忍。豈以小德小智,輕心慢心,欲冀真乘,徒勞勤苦。」光聞祖誨勵,自斷左臂。祖知是法器,遂因與易名曰慧可。可曰:「諸佛法印,可得聞乎?」祖曰:「諸佛法印,匪從人得。」可曰:「我心未寧,乞師與安。」祖曰:「將心來,與汝安。」可良久曰:「覓心了不可得。」祖曰:「我與汝安心竟。」  
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