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四, 10 四月 2008 09:56

中國第一部禪史--《祖堂集》

作者  更 凌 出處︰香港佛教月刊474期


  編者按:《祖堂集》湮沒了近千年之後,在本世紀初由日本學者發現,原來此書比一向被認為是禪宗最早的史書《傳燈錄》還要早五十多年。本文綜合介紹此書發現的經過及有關研究的學者,盼望能引起佛學研究者的探討興趣。
  研究中國禪宗史書者,通常都以宋景德元年(一○○四)所出《傳燈錄》三十卷為最早者。這個數百年間已成定讞的鐵案,直到本世紀初才由日本的佛學家翻了過來。他們指出:編於五代南唐保大十年(九五二年)的《祖堂集》一書早於《傳燈錄》五十多年問世,這才是現存最古老的禪宗史書。遺憾的是,中國的佛學界又遲了幾十年才發現這部史書,大陸的佛學研究者是在近年才開始注意到這部史書的學術價值。

首部禪宗史書湮沒千年
  這樣一部重要的禪宗史書,為什麼湮沒近千年才被重新發現?它又是怎樣流存下來的呢?
  《祖堂集》二十卷,成書於南唐保大十年,編者為當時福建泉州招慶寺僧靜、筠二禪德,作《祖堂集序》者,為招慶寺主淨修禪師文。該書以南唐時白話文撰成,夾有諸多泉州古方言。其上溯古代七佛,下迄南唐諸方法要,凡二百五十六佛祖,錄為二十卷,「可謂珠玉聯環,卷舒浩瀚。」【1】總其學術價值,一可列為禪宗史書第一部;二可謂現存閩南方言最早的資料,其所記俗語俚言、文法古字以及社會風俗,誠為彌足珍貴之記錄。
  僖宗時得「賜真覺大師之號」。王審知治閩,「雅隆其道……為之增宇,設象,鑄鐘」。【2】一時,天下釋子,雲集福州雪峰山下,其門下最多時達一千七百人左右。因此有「北有趙州,南有雪峰」之說。雪峰義存承繼南禪宗後,分燈慧稜於泉州招慶寺、神晏於福州鼓山寺。《敦煌遺書總目錄索引》中有《泉州千佛新著諸祖頌》,條下記有「斯坦因劫經錄一六三五號終南山僧慧觀撰序,招慶省著,題記:沙州三界寺沙門道真記」。此《頌》成於公元九二六年間,慧觀為陝西終南山僧,道真為敦煌三界寺僧。省★為泉州招慶寺住持。雪峰義存傳弟子保福從展(八六七-九二八)(參見《祖堂集》卷十一),再傳福先文,《祖堂集》卷十三記云:「福先招慶和尚嗣保福在泉州,師諱省,泉州仙遊縣人也,俗姓阮氏,於彼龍花寺菩提院出家」。「後以郡使欽仰,請轉法輪,敬奏紫衣,師號淨修禪師矣」。可見省與文實為一人。據史料,招慶寺址位於泉州清源山上。五代後晉時,泉州剌史黃紹頗遷省住持招慶寺,復因招慶寺毀於兵燹,清源節度使留從重建招慶寺,並於九四六年再延請省為招慶寺主。招慶寺與南禪之關係,《祖堂集》中留下清晰的傳承脈絡。筆者曾於三年前與一些泉州地方史學者去清源山脈踏勘過,招慶寺舊址當在留園附近。省又稱明覺大師。招慶寺在其主持下,成為當時南禪宗的一個名山。曹溪(慧能六祖)分宗南北,義存之師德山為南宗五葉大師嗣,招慶寺為南禪宗系,《祖堂集》詳列雪峰門下南禪之淵源,梳理成禪宗一大體系,而其所收各家弟子之行狀,軼事種種,為研究南禪留下極其生動且有價值之史料。
   《祖堂集》的出現其實是南禪宗在五代的閩地興起之勢的產物。五代亂離之際,出身泉州南安的義存(八二二-九○八),嗣德山在福州,後遍遊吳、楚、梁、宋、燕、秦諸名山,扣諸禪宗。
  在《祖堂集》問世後的近百年間,其書尚在國內流傳。宋初禪學大家佛日契嵩(一○○七-一○七二)在自編自注的《夾注輔教編》中曾提及他讀過這部《祖堂集》。幾乎與之同時所出《崇文總目》中亦可見《祖堂集》的書名,其後就杳如黃鶴,以至徹底失傳。姑妄度之,或是遲出五十年的景德《傳燈錄》編得較好,而以敕修史書被編入大藏經中。況且,《傳燈錄》亦非僅為釋家所重,當時的一般士大夫階層中也流布甚廣,加之宋初乃木版印刷術普及之際,《傳燈錄》得以大量印製,當時的文化中心又不在南中國,因而《傳燈錄》就後來居上,《祖堂集》反受冷落而漸自湮沒。

《祖堂集》在韓國有翻刻本傳世
  然而,《祖堂集》並未在這個世界上徹底銷聲匿跡,它在故國遭到了冷遇,卻漂洋過海傳到了韓國。
  公元一二四五年,當蒙古軍的鐵蹄踏破三千里江山時,高麗皇帝在高宗三十二年時從京城逃至江華島上。斯時,他正在完成一件曠日持久的工作--雕造後來舉世聞名的《高麗大藏經》,而《祖堂集》有幸被作為大藏經的附刻本,亦同時被刻成木版而得以傳世。為免焚於兵,高宗將當時所刻好的版木全部運到遠離京城的慶尚南道陝川郡伽耶山海印寺中保管起來。其版木歷經七百多年的歲月,居然奇跡般地保留到現在。但是,又因為它未被印行,因而自十三世紀以來,《祖堂集》遠不為學人們所知。它怎樣傳入高麗,為什麼會被高宗作為高麗大藏經的補刻,這種種問題至今都是一個個未解開的謎。一直到本世紀初,當日本佛學家關野貞、小野玄妙去韓國伽耶山海印寺調查高麗版大藏經的版木時,才意外地發現了《祖堂集》的這一高麗傳本。(日本的大屋德城的《朝鮮海印寺經板考》對這些版木有詳細的考證。)於是,最早的《祖堂集》高麗版刷印本傳入日本,現在,此本收存於京都花園大學圖書館中。四年前,筆者曾得友人之助,親自調看了高麗版《祖堂集》的印本,將該書影印一部贈送國內學界。這部漂泊域外近千年的經典,終於得返故國故土。

日本學者 篳路藍縷
  《祖堂集》被重新發現後,立刻引起國外學者的注目。日本學者開拓這一研究領域有篳路藍縷之功。著名學者入矢義高與柳田聖山窮數十年之功,矻矻研究《祖堂集》不輟。入矢義高的《祖堂集口語語彙索引》,柳田聖山的一系列關於《祖堂集》研究的論文,以及他與同行耗時十年所作成的《祖堂集索引》,都是《祖堂集》研究的犖犖大端者。另外,矢吹慶輝的《鳴沙餘韻》、穴山孝道的《高麗祖堂集與禪宗古典籍》、常盤大定的《寶林傳之研究》、宇井伯壽的《禪宗史研究》等,對《祖堂集》都有很好的研究。而韓國學者得地利之先,集中研究《祖堂集》中所收新羅出身的禪僧傳,對新羅禪宗歷史有長足的深入研討,歐美學者亦對《祖堂集》多加矚目,已故法國漢學大師戴密微曾於一九七○年發表了《考究〈祖堂集〉之源流,對其成立史進行了深入的研究,堪稱是《祖堂集》研究的一大力作。著名美國漢學家A.威利晚年有意將《祖堂集》全卷譯為英文,從而對唐代俗語進行新的研究。【3】中國學界因為是近幾年才開始知見這部佛學著作的,因而對其系統之研究還未全面展開。可是,一批學者已開始在方言方面的鑽研,相信在不久的將來,《祖堂集》的研究會在中國得以新的進展。
   一部佛學史書,流傳異國,輾轉存世,抑或是佛法未滅,處處隨緣,其書來自古遠,復傳諸千里,也算得上奇書奇事,然而,其流傳過程不也正為中國的對外文化交流史增添了一頁千古佳話!

注:
【1】《〈祖堂集〉序》
【2】〔唐〕黃滔《福州雪峰山故真覺大師碑銘》
【3】以上參見柳田聖山的《關於〈祖堂集〉》。

閱讀 2717 次數
DMC Firewall is a Joomla Security exten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