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一, 21 四月 2008 16:30

我真的很想「哭」

作者  照宗 出處︰香港佛教月刊477期


離開媽媽的懷抱,在幼小無助的心靈
植下自卑的寂寞之苗
一旦擁有內心深處的震憾--母愛的本性
那比擁有整個世界更愉悅
就因為如此,投入母親的懷抱,得到的是
--溫馨、依靠
流浪的游子,何日是歸期
尋找那久已失去的母親
--本性

  證嚴法師曾說:不要問我為什麼哭泣?人說「女子」是油菜麻籽命,落到那裡算那裡!
  不要問我為什麼哭泣?過去的歲月顛躓難行,小小的問題,長長的未來。能體會佛的道理,才是真正出生的日子。
  我所想哭的,就是那久已失去而未得的--實踐佛法,因此,這又有什麼不能問和不好意思哭呢?!

  第一想「哭」:是為我自己在六年的學佛生涯中,在此殊勝的因緣下能利用「行腳」體會佛法、體會祖師大德提供寶貴經驗的表率和「老婆心切」的吶喊。
  此種心情的激動並非筆墨所能形容,惟有深入其中者才能深切體會,故而我想「哭」。
  我「哭」,並不是我喜歡「哭」,可曾見過經典中所描述「痛哭流涕」的大阿羅漢,為法而得聞的感動。
  要知,現代佛教已被學術所同化,然而學術切是人們對事情的客觀認知,用自己的一套邏輯思維所妄想出來的或猜的。由於這,多少人不懂學術而卻又迷戀學術、迷信學術,甚至拿學術來自我標榜,像這樣子如果是世俗學者,那也罷了,可是如果是想要修行力生的佛弟子還那樣子,就可怕了。
  利用學術研究佛學,是會把佛法的一切流傳與發展,當作是一種純世間宗教、社會、文化及人類學範疇的現象。完全失去了佛教修行、開悟和證道等等不可思議的宗教內涵;也完全把佛教設限在二千五百年之中,而不承認有三世佛法與十方佛法的概念。這種完全不用宗教修行立場來看待佛法,這樣研究佛法對嗎?
  我卻這樣學習了六年。故而,在佛法的利樂上,根本沒有嗅到味道,圖亂留下的只是一顆枯燥、寂寞而又倨傲的心。當煩惱來的時候,身心如坐針,一刻不得安寧。假如沒有強大的忍耐力,或轉化,或放縱,那只有兩種可能:一者得精神分裂症;二者扛不了還俗去。此刻,我才真正體會、了解到還俗者的辛苦(當然不包括本身有出家不良目的地)。不管怎樣?畢竟他有過一段奮鬥史,不過是失敗而已嗎!於是當我有此因緣參加行腳行列,去體會佛法,內心的激動,真的唯有「哭」才能表達。

  第二想「哭」:真誠感謝圓明講堂全體法師的「提攜」(給我機會行腳去體會佛法)。隨著古今環境的變遷,生活水平的提高,在某種程度上講給予生活中的許多便利。然而,朝聖的方便是否帶動了朝聖內涵的提升?亦或只變成一種觀光旅游的「休閑活動」,生活的「調節劑」而已?
  真正像圓明講堂全體法師這樣身體力行,做到「身教」與「言教」合二為一,能有幾希?往往是看到一些高談闊論,口沫橫飛,侃大山的腐敗份子。能真正在道心上幫助你提起,在菩提路上助一臂之力者,微乎其微!也許,正是當鬧市的繁華腐蝕著清淨純潔的清新空氣,反而以街市間的慣性眼光去看古人的行為很不符合普通生活的邏輯常規,他們(照誠法師等)也就以一種強烈的復古方式提醒著世人(出家人)超越尋常,體驗生命,回歸本真。
 

閱讀 2238 次數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