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五, 09 五月 2008 19:25

「禪」與禪宗

作者  劉申子 出處︰香港佛教月刊482期


本文指稱的「禪」,是梵語Dhyana(禪那)的簡稱,意含「靜慮、棄惡、思修」。「禪」與佛弟子必修的戒、定、慧三學聯結後,內容充實為「精神集中地通過觀想特定對象而頓時獲得解脫力量的思維修習活動」。禪宗就是把這種思維修習活動與般若(Prajna覺悟成道的智慧)結合起來的一種成佛法門。

初祖達摩--五祖弘忍
  雖然許多佛典和早期的中外高僧或多或少提及「禪」。但中國禪宗的創立及其修行方法,史家公認始自印度僧人菩提達摩(BODHIDARMA,?-536),梁大通元年(五二七),達摩乘船到廣州,應詔赴金陵,見武帝不契禪機。遂轉往北魏,在嵩山少林寺面壁九年。達摩著有《略辨大乘入道四行觀》。當時魏國已有不少外籍僧侶、教出多門,承嗣達摩傳法的有五人,其中,神光(達摩賜名慧可,487-585)得到所傳袈裟和《楞伽經》四卷,是為二祖。北周武帝(561-606)排斥佛教,慧可僅傳三祖(慧可賜名僧燦,530-606)等十餘人,僧燦隱居安徽皖公山。著有《信心銘》。嗣法弟子數人,得真傳的是道信(580-651)。四祖道信到湖北破頭山弘法,門人漸眾,嗣傳弘忍(五祖,602-675),法融(594-657)等數人。五祖弘忍在湖北荊門縣東山》馮墓山)聚眾講習,世稱東山法門。他常勸僧俗四眾持讀《金剛經》。著有《最上乘論》,在七百多徒眾中,著名的嗣法門人有惠能(638-713),神秀(608-706),智詵(609-702),法如(638-689)等十數人。

南宗與北宗
  龍朔元年(661),惠能嗣接弘忍親授祖師袈裟,是為六祖。惠能依五祖囑咐,得法後即返嶺南。上元二年(675),弘忍圓寂。翌年正月,六祖從隱居十五年的懷集、四會山區出到廣州法性寺(光孝寺)弘法,一年後,轉往韶州曹溪弘傳,其所說法,由弟子輯錄為《壇經》。惠能撰著有《金剛般若經註》,神秀、智詵等則在荊、洛陽地方弘法,神秀且是三朝(高宗、睿宗、中宗)國師。時人未明五祖傳法真相,泛稱「南能」、「北秀」。又因為惠能和神秀等人在弘傳中都擁有眾多門徒而形成法系,世稱「南宗」、「北宗」。
  據文獻記載,會昌法難(845)以後,北宗未見續傳,而南宗法脈則流布中外,直到而今。

頓悟、頓教與漸悟、漸教
  頓悟是在修持中豁然開朗,即得解脫、即證佛果的一種思想境界,進入此境界,體會到語言文字(佛典)只是詮表真理(佛法)的載體,不可執著粘滯。頓教是禪宗主張頓悟佛果的一派,也指此派的修行方法。
  漸悟是指積學修行、心明累進而達無我正覺境界。漸教是上述「漸悟說」為教義的一派,認為人雖有佛性。但因受世俗雜念影響。如欲至涅槃境界,須歷長期修行,故被稱為漸派。

頓教門人之弘傳
  頓教是六祖惠能對禪宗宗旨的真知灼見,以此說法利生、建立法系,同時受到王室公卿和文人學士的敬仰。得此法而「各為一方師」的有四十三人。其中,法海是輯錄《壇經》的主要執筆者,六祖思想光輝籍《壇經》以普及。而弘揚頓教最得力的是荷澤神會(668-760),開元二十二年(734),神會在河南滑縣大雲寺演說,將祖祖相傳信器的原委公諸於眾,同時說「秀禪師父曾指出第六代傳法袈裟在韶州,從來不稱自己是第六代」。貞元十二年(796),唐德宗詔立神會為禪宗第七祖,此時,南宗法系實際上已取得禪宗正統地位。頓教法脈最盛的是南岳懷讓(677-744)和青原行思(?-740);南岳下衍生臨濟,溈仰二宗,青原下衍生曹洞、法眼、雲門三宗。臨濟宗傳到宋初更盛。其中,楊歧方會(996-1049)和黃孽慧南(1003-1069)兩支法脈傳人特別多,因而又有五家七宗之說。
  雖然由於種種原因,現時流通的《壇經》已非本來面目,但歷代祖師手鈔、重刻、翻印之功不可沒,特別是獲賜「明教大師」嘉號的雲門宗法孫契嵩(1007-1072)於宋至和三年(1072)的重編刻印,廣州光孝寺主持宗寶於元至元二十八年(1291)的增編重刻,奠定了現在《壇經》版本的基礎,仍然是當今佛門的無上法寶。

禪宗五家在嶺南之傳播
溈仰宗
  據《光孝寺志》載,唐宣宗大中年間(847-859),仰山慧寂(824-890)到寺弘法。慧寂是韶州仁化人,九歲就在廣州和安寺依止無言通禪師(南岳下三世),及長游方,參溈靈祐(771-853),即有「小釋迦」美譽,得法後歸隱韶州東平山,(宋)余靖《韶州重建東平山正覺寺記》稱:「咸通中,知宗大師慧寂再肅僧儀,恢復茲地,四方來學緇素千人」。唐懿宗賜以「知宗大師」嘉號,嶺南節度使鄭愚(番禺人)在法性寺中增築來仰軒以誌紀念。僖宗乾符二年(875)更賜號「澄虛大師」和紫方袍並賜額「弘祖禪院」於東平山。

雲門宗
  南漢大有十一年(938),雲門文偃(864-949)應詔到興王府(廣州)說法,高祖劉龑賜號為「匡真大師」。中宗劉晟(943-958)即位之初,復降詔迎請入宮、預賜塔、院額「瑞雲之院」、「寶光之塔」。大寶六年(961),後主劉鋹追諡為「大慈雲匡聖弘明大師」。
  雲門宗極盛於南漢,文偃弟子如白雲山志庠、雙峰山競欽、溫門山契本,雲門山常寶、大通港達岸等,分別獲賜嘉號、紫衣、金欄袈裟和香藥等貴重物品。文偃和達岸圓寂後留下金剛不壞之身供後世敬奉。

臨濟宗
  宋代粵北始興縣鄔氏出了一位詩僧,法名祖心、號晦堂(1025-1100),為臨濟下黃孽慧南的嗣法弟子,詔賜號「寶覺大師」並紫衣,著名文士黃庭堅(1044-1105)始而常到參謁,後即皈依門下。明崇禎五年(1632)。臨濟宗三十二世智華宗符(1613-1671)從漳州度嶺步入五羊城,其時,廣州光孝寺宗臨濟(木陳道忞)(1596-1674)即自其中脫穎而出,被順治帝尊為國師)。順治十一年(1654),光孝寺重修戒壇竣工,宗符師撰《碑記》。翌年,宗符師應請將西來庵擴建為華林禪寺,方圓數里,內有戒壇,自此,臨濟宗益盛。民國年間《廣州年鑒》表明,廣州僧尼中,臨濟法系佔近半數。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初擔任廣州市佛教協會會長的姚雨平居士就是臨濟門人徵軍法師(1854-1921)的弟子。現今,廣州光孝寺方丈本煥法師是臨濟宗四十四世,六榕寺方丈雲峰法師是臨濟宗五十四世。

曹洞宗
  明末清初,曹洞宗三十三世道獨(1599-1661)隱居於粵東羅浮山華首堂。道獨字宗寶,號空隱,南海陸氏子,廿九歲在江西廣封縣博山受元來無異(1575-1630)大法。順治十二年(1655),應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繼茂聯請,從華首台下山到廣州海幢寺說法。此後,道獨為曹洞宗法系夫定的字輩依次是:「道函今古傳心法,默契相應達本宗,森羅敷衍談真諦,此印親承永紹龍」道獨撰著有《華嚴寶鏡》、《長慶語錄》,嗣法弟子有函晸、函可等。函晸字天然(1608-1685),番禺曾氏子。曾是明朝舉人。明亡,嶺南士大夫不願仕清而遁入空門者多皈依門下,而函晸自己一家:父、母、妻、妹、子、媳亦先後為僧尼。函晸徒眾數千,法嗣十人,嗣者有《楞伽心印》(四卷)。《首楞嚴直指》(十卷)。《各剎語錄》等多種。影響甚大。清初,曹洞宗極盛,其最著者有羅浮山華首堂,廣州海幢寺,雷峰山海雲寺,丹霞山別傳寺,廣州無著庵,其時僧尼眾多,護法者得力,香火旺盛,戒律嚴謹,精研佛理者眾,不少詩僧的詩、畫、書法。影響及於近世,撰著至今流傳。函晸以後,今無、古雲等先後住持的海幢寺,擴大了寺院規模,僧眾在千人上下。到了光緒、宣統年間,以海幢寺僧為例,曹洞宗法脈已傳到四十四世「達」字輩,民國年間,以廣州為例,曹洞法系僧尼略少於臨濟建國後,未見有曹洞系法孫登記注冊。

法眼宗
  此宗本在江南地方興起,其法脈早在宗代中葉已斷。近世禪宗高僧虛雲(1840-1959)立志承祧為法眼宗第八世。民國三十五年(1946)秋。虛老應請到廣州主持「超度抗日陣亡將士暨死難同胞水陸法會」時,隨緣傳法,覓具淨根慧器者立為嗣法門人,當時,釋本智(建國後從韶關南華寺赴廣州光孝寺常住,已退院養老)得虛老授記為法眼宗第九世,後未見再傳。

 

閱讀 2671 次數
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