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六, 30 五月 2009 18:20

祇知其一,一無所知

作者  覺生 出處︰香港佛教月刊536期


 「祇知其一,一無所知。」(He who knows one, knows none.)這是麥克斯.繆勒(Friedrich Max Muller 1823-1900)的一句名言。麥克斯.繆勒是英籍德國人,是著名的東方學家。他在一九七三年所寫的《宗教學導論》一書,被認為是比較宗教學的奠基性之作。比較宗教學作為一門獨立的社會人文學科,一般也認為是由麥克斯.繆勒所創立的。本學期,我們開設了《比較宗教學》這門課,所以麥克斯.繆勒的這句話就被介紹過來了。

  據說,一八七○年二月至三月間,作為一位宗教學研究的學者,麥克斯.繆勒在倫敦英國皇家學會下屬的英國科學研究所,先後作了四次演講。這四篇精彩的講稿結集出版後就是今天我們見到的《宗教學導論》。

  在第一篇演講稿中,麥克斯.繆勒首先提出了一個非常現實又非常尖銳的問題,即怎樣才能認識宗教?我猜想他當時所面對的聽眾,一定是「左中右都有」,(這也是毛澤東主席的一句名言:凡有人群的地方,就有左中右。)這包括了信仰宗教的,或不信仰宗教的;對宗教持肯定態度的,或抱懷疑﹑批判態度的;不論是專家學者,還是普通聽眾,祇要是想認識宗教的人,我想都不能不回答這一問題:怎樣才能認識宗教?

  對此,繆勒的原話是這樣說的:「祇懂一種宗教的人,其實甚麼宗教也不懂。」這句話的涵義既豐富又深刻。因為「宗教」祇是一個抽象的概念,而宗教現象則是具體的,世界性的。世界各民族各地區都有各自的宗教。要探討宗教的本質,認識宗教的意義及其存在的價值,就不能不對世界上各種宗教現象進行科學的研究。研究的方式,當然要運用比較,有比較,才有鑑別。所以,「祇懂一種宗教的人,其實甚麼宗教也不懂」就是必然的結論了。後來,這句話被濃縮為「祇知其一,一無所知。」其哲學上的內蘊就更精闢而更具理性了。

  就我們佛教來說,根本原理是「緣起」論。「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宇宙萬象,人間萬法,通統不離因緣和合則生,因緣離散則滅的法則。既為緣生,自然法無自性。所以佛教中沒有「神學」,「神學」沒有在佛教中得到任何發展。科學講實證,佛教就更講實證了。所以,「祇知其一,一無所知」,對佛教而言,是最符合佛教的內在邏輯的了。

  過去,我們常說,文學就是「人學」。其實,佛學不是「神學」,佛學才是真正的「人學」。是真正研究「人」的一門大學問。難怪太虛大師要說:「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為真現實。」這就是人間佛教的現實主義。這才是「祇知其一,一無所知」的應有之義。

  法不孤起,法無自性,自然眾生亦無自性。眾生由緣而生,人亦由緣而生,所以,人也本無自性。既無自性,因為因緣的變化萬端,人的發展成長,就有了無限的可能性;人事的成敗﹑勝負﹑利弊﹑禍福也就有了無限的可塑性;人的生理﹑心理﹑性格﹑才情﹑環境,隨著因緣的不同,也就有了各各不同的差異性。可見,人對人類自身的認知,也是「祇知其一,一無所知」的。

  怎樣才能認識宗教,是一種認知。人怎樣才能認識自己,就更是最根本的認知了。人有許多自覺或不自覺的謬誤,恐怕正是來自於不認識自己。人要認知自己,我想有兩個大的內涵:一是認知作為人類的人的自身。二是認知作為「個體的」我的自己。前者,是認識人的本質﹑本性﹑特性﹑人之所以為人,人所異於眾生者。後者,是認知「我」自己的性格﹑氣質﹑長處﹑短處,或優點﹑缺點﹑弱點﹑不足﹑我之所以為「我」的獨特性,特殊性。這兩個認知,我想,都是在佛學的範疇之內。前者,佛學的真理能幫助我們解析並走出人對人類自身認知的迷誤;後者,學佛才能幫助我們認識「我」自己。這不也正是「祇知其一,一無所知」麼?

  一個不去認識自己又不肯認識自己的人,必然是一個不瞭解自己的人。甚麼樣的人才是既不認識自己又不瞭解自己的人呢?我想,最為突出的是一個傲慢﹑狂妄﹑自視甚高﹑眼空無物﹑不懂得甚麼叫謙虛的人,就是最不認識自己又不瞭解自己的人。這類人,大致上有三個特點:一﹑祇看到自己的長處﹑傑出之處;祇強調自己的優點﹑優勢;誇大自己的優點,生怕別人不知道自己的特長,忘記了自己也有缺點和弱點,甚至於還把自己的缺點當作為自己的優點而沾沾自喜。二﹑聽不得半點批評意見,聽不得一點相反的意見,祇能聽贊揚,聽順耳的話。聽到一點「逆耳之言」就生氣,暴怒,反感。他祇能陶醉在一片贊揚聲中,靠吹噓「過活」,自鳴得意,自得其樂。三﹑始終堅持錯誤,不承認錯誤,拒絕改正錯誤。用魯迅先生的詩來說:「躲進小樓成一統」,自成一套真理和邏輯,以自我為中心,以自己的真理為真理,以自己的邏輯為邏輯。不惜代價,不顧大局,不計後果,任性由己,固執難改。這三個特點,使他自己「鶴立雞群」,凸顯於群體之外,通常與群體並不協調,難以合群。我曾經讀到一篇調侃足球隊的文章,其中說:「本事不大脾氣大,修養不足派頭足」,我想,這對傲慢無禮,也是一種形象化的寫真。這樣的足球隊據說同裁判的關係很緊張,同環境﹑球迷﹑媒體﹑各方面的關係都很緊張。這種緊張恐怕就來自於既不認識自己也不瞭解自己了。

  一魔萬箭。傲慢很可怕,傲慢會阻礙自己的發展和前進。美國著名的發明大王愛迪生,到了晚年,也被他的傲慢擋住了成功的道路。他固執地反對交流輸電,結果導致大敗。人們看清了他在令他自傲的領域犯了不應該犯的錯誤。三國時的關羽將軍,英雄一世,最終荊州失守,敗走麥城,傷了蜀漢大事,這也是吃了傲慢﹑輕狂﹑剛愎自用的大虧。教訓豈不深刻!所以,一個瞭解自己﹑認識自己的人,總是謙虛的,永遠的謙卑,永遠的虛懷若穀,永遠的包容和寬容,他也才能真正具有胸懷和文化滋養。

  不過,我還要補充說:一個傲慢的人,往往也確實有某種能力,有某些特長。但是他不知道,他的能力,他的特長,也是相對的,或者說,會有局限性的。即使他有傲視他人的「本錢」,他還必須明白,他所擁有的,未必都是他所能兌現,所能全部發揮的。「尺有所短,寸有所長」。人,祇有知道自己的不足,自己的弱勢,知道自己的優點﹑優勢﹑特長也會打折扣,不可能100%兌現,這才叫瞭解自己,認識自己。

  「祇知其一,一無所知」。這句放射著哲理光輝的名言,會給我們以無盡的思考與啟迪。
 

閱讀 2636 次數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