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一, 22 六月 2009 19:12

金剛經的人生智慧〈1〉

作者  妙法 出處︰香港佛教月刊538期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通常簡稱為《金剛經》,它在中國佛教界流行極為普遍,它的注本很多,到唐代時則已有八百多家。唐玄宗曾向全國頒行《唐玄宗注金剛經》,明成祖也編纂有《金剛經集注》令天下奉行。佛教各宗派的祖師大德也多為此經作注,如天臺智者大師,華嚴宗智儼,三論宗吉藏,法相宗窺基等都對此經有注解。禪宗六祖大師因聞此經中「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證得無上菩提妙法。六祖以前,禪宗以《楞伽經》印心,此後即以《金剛經》代替了《楞伽經》。《壇經》的「無念為宗,無相為體,無住為本」的宗綱,就是對《金剛經》不住于相,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等思想的系統闡發。《金剛經》經過禪宗五祖和六祖的弘揚後,就成為家喻戶曉的經典了。宋代,出家人的考試,有《金剛經》一科,可見他的弘通之盛!此經流通不絕,人們多誦讀、研究此經。


傳 譯

  由於《金剛經》歷代受到人們的重視,它多次被譯出,現存的譯本共有六種:一、姚秦鳩摩羅什譯的《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一卷。二、北魏菩提流支譯《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一卷。三、梁真諦法師譯《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一卷。四、隋達摩笈多譯《金剛能斷般若波羅蜜經》一卷。五、唐三藏玄奘大師譯《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一卷。六、唐義淨大師譯《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一卷。

  上面六種譯本中,鳩摩羅什的譯本最早,而且流行最廣。我們通常所講的《金剛經》,多是指這個譯本。羅什所譯,是中觀家的誦本,《金剛經》,在羅什第一次譯出後,般若學說理論,龍樹菩薩的性空學,得到了傳播,使得佛學不再依附玄學,而走上了自身獨立發展的道路。其後的五譯,是同一法相學系的誦本;如菩提留支譯,達摩笈多譯等,都是依無著、世親的釋本而譯出。所以彼此間,常有不同之處。

  般若部系的經典,總共七百三十六卷,占漢譯全藏(五千零四十八卷)的七分之一。般若是大乘諸佛之母,是一切大乘經典的根本,不能瞭解般若,就難以瞭解其他大乘經典,所以般若在大乘佛教中有著重要的地位。

  從歷史的眼光來看,般若經典的形成是有一個過程的。般若經典與其它的大乘經典相同,都是在佛滅後四五百年間,始漸成立。原始所存的般若祇有八千頌,及一萬五千頌大品般若等,所以般若部系,要以《小品般若》為最古,這與《十地經》是華嚴經典成立的先驅,後來也就成為華嚴經典成立的依據是相似的。日本學者在研究中把般若部經典分為四類:一是原始般若:即八千頌般若經的原型,約成立於前一百年至後一百年。二是擴大的般若經,十萬頌、二萬五千頌、一萬八千頌般若。它們的內容較以前擴充了,成立於西元一百年至三百年。三是個別的般若經,金剛、仁王、般若心經,它們是以特定的菩薩為中心講說的,約成立於西元三百年至五百年。四是密教的般若經,理趣般若經,成立於六百年至一千二百年。

  《金剛經》是個別的般若經,它以須菩提即空生,與佛陀的對話組成。


一、對般若的解析

  般若是梵語prajna音譯,它解釋為智慧。《大智度論》卷四十三中說:「般若者,秦言智慧。一切諸智慧,最為第一,無上無比無等,更無勝者。」般若是智慧的意思,但它不是一般的智慧,而是認識佛教真理的特殊的智慧,是一種直覺、直觀的智慧,它能引導人們超脫對立的世界,使人從種種痛苦(煩惱、邪見、無明)中解脫出來。

  羅什把中觀學傳到中國後,中國三論宗學者又對般若中觀思想加以研究,吉藏在《三論玄義》中說般若有三種,即實相般若,觀照般若,文字般若。對第三種般若,吉藏講文字般若,智者大師講方便般若。實相要假俗諦來表達,而俗諦祇是為了度眾生的方便開示,並無究竟意義,因此文字般若與方便般若是相通的。慈恩宗把般若分為五種,即在前三種之後,又加了境界般若和眷屬般若二種。境界般若是指為般若所緣的一切諸法,般若真智以一切諸法為境界,所以稱為境界般若。眷屬般若是觀照般若以暖、頂、忍、世第一法、諸智及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等為慧性之眷屬,所以又稱戒定等為眷屬般若。《大佛頂首楞嚴經》中說:「佛告阿難:汝常聞我毗奈耶中宣說修行三決定義,所謂攝心為戒,因戒生定,因定發慧,是則名為三無漏學。」這是說戒、定、慧是有著非常密切的關係的,佛教的般若智慧與其戒學與定學有著很深的關係,所以稱它們為眷屬般若。但通常人們講到般若都是以般若學所講的三種般若,即實相般若、觀照般若、文字般若為主要考察對象。

  在對般若的三種含義進行探索前,又要對二種意義上的般若加以區別,《大智度論》中說:「般若有二種:一者共聲聞般若,二者但為十地大菩薩說。」共般若是為聲聞、緣覺及菩薩說的,不共般若是為十方十地菩薩說的。般若實相是迷悟的根源,眾生所以有迷有悟,聖人所以有大有小,有究竟,有不究竟,都是從他們對實相認識的深淺上說的,所以《金剛經》上說:「一切聖賢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這一差別就表現在對觀慧的運用上,般若觀慧的運用可分為二種:一是從有漏有聞、思、修,引發能所不二的般若觀慧,或名正見,正思維,正觀,觀萬法性空如實相,從而脫離雜染的生死苦海。二是導萬行以入智海,大乘般若的妙用,不僅是為了個人的生死解脫,還重在利他的萬行。一般人修佈施等,祇能感得人天福報,不能得解脫,不能積集為成佛的資糧。聲聞追求解脫了生死,但缺少利濟眾生的願心和行為。而大乘菩薩則以空慧得解脫,而又以大悲為本的無所得為大方便,策導萬行,普渡眾生,即以般若通達法性空的智慧,攝導所修的六度萬行,悲智雙運,從而達到福與慧的圓滿,成就佛果。因此這二種般若慧中,以般若觀照慧證實相而從生死中解脫,這是三乘所相同的,而以般若慧策導萬行以入智海,成就佛果,則是大乘菩薩不共于其他二乘的。《金剛經》裡講的般若是對大乘菩薩說的不共般若。


(一)實相般若

  佛教的實相則是指一種非有非無的存在,是一種狀態,這種狀態不同於俗人眼中的現實世界,但又不離於世俗的世界,佛教說「不壞假名而立實相」,這包括兩個方面,即性空而不壞假名,假名也不礙性空,同時色也是不壞法性的。諸法實相與一切法相,一切眾生都是無二無異的,因為色與眾生都是以無分別才得以名為色及眾生的。佛教講實相祇是超越了對世界的執著,對它採取一種不即不離的態度,不為物所拘,從而也就能從物質及精神世界中解脫出來。

  諸法實相即佛教中所講的第一義,實相是不可說,不可取的,《金剛經》中說:能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即在流轉不息的假有法相中見到它的本質是無性的,是空的,同時看到性空與假有,則是佛教講的實相。佛教的第一義是無言說的,以世諦故有,實相祇是一個勉強給予的名稱。


(二)觀照般若

  觀照般若是人的主體的活動,它以實相般若為觀照對象,而且這種觀照也是符合事物真相的。般若觀照是以實相為對象的,實相不二不別,無所得,觀照時也就要用無所有、不可得的態度,無相佈施(觀三輪體空,即是一種觀照般若),無我度生,無果而證,這都需要有觀照般若才能成就。任何形式、任何層次的般若都是從觀照中來,沒有對實相的觀照,也就不會有般若的產生,因此觀照般若是整個般若體系的核心內容。在佛教中,觀是一種對生命現象所進行的深入的觀察和思考。觀是梵文vipasyana(毗婆舍那)的音譯,是觀察妄惑之謂,又達觀真理也,即智慧之別名。


(三)文字般若

  文字是指佛所說的一切言教,文字是詮表義理的工具,實相本是離文字的,但不假文字,也無法顯現實相,所以文字是法身的依託,文字能詮般若義理,而且文字之性空寂而本來解脫,所以稱為般若,文字般若多是指佛教的經典。

  佛教的文字還有更多、更深的含義。文字般若中的文字不是我們普通意義上的文字,它祇是一種表示,一種在特定條件下產生的能夠啟發人的智慧,從而使人從六道輪迴中解脫出來的表示。這樣的表示既可以是書面的文字,也可以是口頭的語言,還可以是舉手投足,更可以是緘默不語。《金剛經》用雙遣雙非的方式來闡述實相,這種文字般若是很高明的,讓人就著這種否定的語言離開語言,理解到言外之意,即言語所標示的實相。這樣破而不立,就沒有邏輯上的矛盾,是佛教闡述實相般若,破除名相的利器,作為一種思辯方式,它的意義和影響都是深遠。

  般若一體有三義,即實相般若、觀照般若、文字般若,實相是體,觀照是用,文字是相。般若雖三,實際上又是一體的,不可分別,是即三即一的。文字般若能啟發人們去體會佛法的深意,人們根據佛陀的啟示,返照自身自心的本源,這就是觀照般若。在觀照般若中,人能契合自己的心性,了達諸法實相,這就是實相般若。所以通常人們總是從文字般若起般若觀照,從而達到實相般若。佛菩薩從聞法到證果之間,所依的主要就是觀照般若,《金剛經》中的四句偈也是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這就是要人們在一切動作行為中觀照一切法都是無常的,無自性的,是空的。觀照般若在般若中居於核心地位的,觀照般若是屬於認識範疇的,是屬於實踐的法門,所以整個的般若思想也就帶有很強的實踐性,帶有濃厚的認識論色彩。(待續)
 

閱讀 3931 次數
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