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四, 25 六月 2009 07:08

金剛經的人生智慧〈2〉

作者  妙法 出處︰香港佛教月刊539期


二 《金剛經》主要內容

  《金剛經》是為大乘菩薩講說的,即為發大乘者說,為發最上乘者說。說甚麼呢?即是須菩提問佛的: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這裡本經討論的主題,即討論發菩提心的人,如何安住心。因為菩提心很深廣,是要把一切眾生都度脫成佛,自己才能成佛。這中間要修六度萬行,斷塵沙煩惱,很不容易,菩薩們發了菩提心後,感到修學時不知以甚麼樣的心態去度眾生,成就菩提果,所以就問佛陀。佛陀就講解了大乘般若性空慧,讓菩薩們以般若空慧,無相佈施,無我度生,無住生活,無得而修。以金剛智慧破除我執,實現生命的轉換,以金剛智慧成就圓滿人格,以金剛智慧破法執,實現生命圓滿自由。從而對菩提道修行過程中出現的理論和實踐問題進行了回答,也圓滿了對般若的解說。

  本經在第十七品須菩提又照樣的再問一遍: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佛答也大致相同。都是說當生度脫一切眾生的心,即生出菩提心來,但實無眾生得度。本經明顯的分為兩段。僧肇認為前部分說人空,後部分說法空。三十卷的《摩訶般若經》有兩番囑累,《大智度論》對此解釋說:「先囑累者,為說般若波羅蜜體竟;今以說令眾生得是般若方便竟,囑累。」智者大師也曾依此義,判本經的初問初答為般若道,後問後答為方便道。印順法師對此解說道,菩薩從初發心到成佛的過程中,分兩個階段。從初發心,修空無我慧,到入見道,證聖位,這一階段重在通達性空離相,所以名般若道。徹悟法性無相後,進入修道,一直到佛果,這一階段主要為菩薩的方便度生,所以名方便道。依《智論》說:發心到七地是般若道——餘宗作八地,八地以上是方便道。般若為道體,方便即般若所起的巧用。

  經文前十六品講般若道,後十六品講方便道,因方便道的境界很高,所以雖然很多人讀此經,但要較好理解此經也不容易。下面就從本經對菩提心的解析,以及它裡面所蘊含的中觀八不思想以及它特有的表述方法對此經的內容做一番探索。

《金剛經》與菩提心

經文以菩提心為中心展開講述,般若是菩薩行的理論基礎,菩薩們以般若智慧證知諸法實相,並以此攝盡萬行,成就菩提,般若是一種深刻的智慧,而又是離不開實踐的,是與其他五度息息相連的,否則就不是真正的般若智慧,就不是波羅蜜了。發菩提心的菩薩,以般若妙慧,徹悟不生滅的諸法實相,廣行利他事業,就能到達究竟彼岸,得到無上菩提正果。因此般若與菩提是從般若的不同角度而說的,般若是從修行上說的,菩提是從果上說的,所以《金剛經》中處處說菩提,實質上也是在處處說般若。談《金剛經》裡的菩提心,這就涉及到甚麼是菩提心,如何發菩提心,菩提為何,如何成就菩提等問題。

一、甚麼是菩提心

  菩提心是大乘佛教菩薩的標誌,大乘佛教的菩薩就是以發菩提心為特徵的。這個菩提心就是要度脫一切眾生,讓一切眾生都成佛。發了菩提心,這個人就是菩薩了,他以後的行為就是菩薩行,也就是行在菩薩道上,通過這條的道路,菩薩勤修六度萬行,從而成就菩提正果。所以發了菩提心,從此就是佛子,有了尊貴的種姓,以後就會從菩提道上,走到成佛的理想境地了。

  經中說: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眾生之類,…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

  又說: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當生如是心:「我應滅度一切眾生;滅度一切眾生已,而無有一眾生實滅度者」。

  這裡就說發菩提心的人,應度脫一切眾生,立志令所有眾生都同樣證入佛果。這樣的心願是非常廣大的,因為此人所要救度的不是幾個人,而是所有眾生,正如地藏菩薩說的:眾生度盡,方證菩提。

二、如何發菩提心

  經中說:實無有法,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

  這是說沒有發心的人,沒有所發的菩提心要度盡一切眾生,也沒有起心發願這樣的行為。即對萬法無有實執,才是發菩提心。發心不可住相,應離相而發菩提心。這是勝義菩提心,但通常人們也發世俗菩提心,即在心中、在口頭發願度脫一切眾生。但《金剛經》講第一義空,所以也要求發菩提心的人能觀照發菩提心時不著相。

  經中說:菩薩應離一切相,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生無所住心。

  因為菩提是離相,不可言說,所以發菩提心,也要離一切相,無所住而發菩提心。所以發菩提心,應有一個清淨心:「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三、甚麼是菩提果

  對於菩提果是甚麼,有甚麼樣的特點,經中說:是法平等,無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如來所得法,此法無實無虛。

  如來所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於是中無實無虛,是故如來說:「一切法皆是佛法」。 

  這裡說得很清楚,菩提就是對一切法平等的覺悟。一切法都是緣起的,自性是空,與佛無二,所以說一切法無有高下。《中論》中也說:涅槃之實際,及與世間際,如是二際者,無毫釐差別。這裡說得很清楚,涅槃、實相和中道與緣起法是沒有任何差別的,都是無自性,不可得。

四、如何得菩提果

  經中說: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此句經文是說,以不為四相所縛的清淨心修行一切善法,就能達到無上正等正覺。這種不落空、有兩邊而圓融智悲的思想,可以說是成佛指南。《金剛經》是講性空般若思想的,但空不是頑空,而是不落斷滅相,所以經中就說要以般若智慧為指導,行持一切善法,則能圓滿菩提勝果。具體說就是以般若智慧行持六度萬行,圓滿種種波羅蜜。

  經中說:

  菩薩於法,應無所住。行於佈施,所謂不住色佈施,不住聲、香、味、觸、法佈施。…菩薩應如是佈施,不住於相。

  若心有住,即為非住。是故佛說:菩薩心不應住色佈施。…菩薩為利益一切眾生故,應如是佈施。

  若菩薩心住於法而行佈施,如人入闇,即無所見。若菩薩心不住法而行佈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見種種色。

  這些經文以佈施為例,說明佛法的修行應不住於相,在行持中,不著四相,觀三輪體空,平等行持一切善法。

  同樣修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也要不著相。如持戒時不執我相,戒相,及持戒相。忍辱時也不見我相,污辱我的人,及忍辱的行為。精進時也不見我,不見精進的行為,不見精進努力所做的事。禪定時也不見我相,不見修定的相,不著禪定相。同樣修般若波羅蜜也不可著相,因為般若波羅蜜也祇是假名,不可執著。

  這裡講得最多的,也是最基本的是破我相,即不見我,知道我祇是因緣假合,實無自性,所以有我,祇是因為我們的執著心所產生的如夢幻泡影般的假相。能破我相,則能破除人相,眾生相,及壽者相。能破除我相,也就能知道一切法都是一樣,沒有究竟自性,祇是因緣假合,沒有究竟的存在,也就破法執了。以無我、法執的智慧行持一切善法,不斷增長自己的智慧和悲心,使這二者不斷深廣,這兩者圓滿時,自覺覺他,覺行圓滿時,就成菩提了。所以《金剛經》的主要內容就是以無四相,即無所住的心,行一切善法,從而得到菩提勝果。

《金剛經》與八不中道

  《金剛經》全文加上經題共有5822個字,它裡面基本上包括了般若部的主要思想。龍樹菩薩對大乘般若經典的思想進行了系統的整理和理論上的提升,從而創立了中觀學派。他的代表著作是《中論》,其中最重要的思想就是八不、中道、緣起、自性空,涅槃等。《中論》開頭講了八不思想,說「因緣所生法,不生亦不滅,不斷亦不常,不來亦不去,不一亦不異。息滅諸戲論,敬禮佛所說,寂靜微妙法。」 這可以看為是對般若經典思想的概括和總結,《金剛經》雖晚於《中論》成立,但它作為般若部經典的濃縮,裡面對這八不思想也有講述。

一、不生亦不滅

  《金剛經》中說: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眾生之類,…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

  又說: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當生如是心:「我應滅度一切眾生;滅度一切眾生已,而無有一眾生實滅度者。」

  這是佛回答空生如何安住,如何降伏其心的兩段話,這裡就指出佛教的不生不滅思想,所有一切眾生之類,有種種形相和性狀,但它們本質上是不生不滅的,所以佛以無餘涅槃而度脫他們,讓他們都得到解脫,所以這一段回答就表明了佛教不生不滅觀點,佛陀認為能悟到此則能安住其心了。不生不滅的思想在佛教中很重要,龍樹在《中論》第一品中就從萬法不從自生,不從他生,不從自他共生,不從無因而生作了闡述,破除了人們對「生」的錯誤認識,既然無生,則也無滅。所以佛教講不生不滅。佛說要度一切眾生,其實眾生本來不生不滅,與如來同一體性和德相,所以佛度了一切眾生,但實無有一眾生得滅度,一切法本來無所有,不可得。

二、不斷亦不常

  在《金剛經》第二十六品經文中說: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不應以三十二相觀如來。」爾時世等而說偈言:「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金剛經》是空宗的經典,但這部經典中沒有一個空字,所以在二十六品中說不能以色見如來後,二十七品又立即說發菩提心的人不能執著於空,否則就落入斷滅見。

  「須菩提,汝若作是念:『如來不以具足相故,得阿得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莫作是念:『如來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汝若作是念:『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說諸法斷滅。』莫作是念。何以放?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於法不說斷滅相。」

  這二品,一說相空,一說不說斷滅相,正是與《中論》八不中的「不斷亦不常」的思想一致。

三、不去亦不來

  《金剛經》第二十九品中說:須菩提,若有人言,如來若來、若去、若坐、若臥,是人不解我所說義。何以故?如來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故名如來。

  這裡講到如來,即諸法實相不去亦不來,這與《中論》八不的不去亦不來思想是一致的。關於事物是運動還是靜止的思想,在《般若經》中有重要地位,《大品般若》即《摩訶般若波羅蜜經》中,有一則非常有名的佛教故事,即薩陀波岑菩薩赴東士向曇無竭菩薩求學般若的故事。薩陀波岑一見到曇無竭,就說了自己來找菩薩的種種因緣,並問到路上一直思考的問題,即他在路上見到的佛從何來,去至何處。曇無竭菩薩解釋說:「空本無所從來,去亦無所至,佛亦如是;無想本無所從來,去亦無所至,佛亦如是。」(《大正藏》卷8第473頁下)對於般若經典中的這個重要命題,龍樹也非常重視,他在《中論》中第一品講完因緣品,第二品就講《去來品》,從多個角度來破有去有來的錯誤思想。

四、不一亦不異

  《金剛經》第三十品中說:若世界實有者,則是一合相。如來說一合相,則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須菩提,一合相者,則是不可說,但凡夫之人貪著其事。

  這裡講了一合相,一合相,即是緣起相,這種緣起相既不是一也不是異,萬法與我都無自性,是相同的,但不因為是自性空,就沒有差別相,萬法又都有自己的特點。一合相是不可說的,但凡夫則以為事物有一有異,不能見到世界的緣起,不能見到世界的本來面目。《中論》也講了不一亦不異,讓人們去除對事物差別性和統一性的種種分別執著。

  《金剛經》篇幅不長,但能很簡明而又清楚地講述了大乘佛教對宇宙人生本體論、世界觀方面的認識,從理論上對宇宙人生的真相做了深刻的闡述,所以深受人們喜愛和傳誦。(待續)
 

閱讀 4570 次數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