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五, 31 七月 2009 21:41

文殊菩薩與維摩詰居士

作者  達文 出處︰香港佛教月刊534期


空病亦空

  經云: 所以者何 我及涅槃 此二皆空 以何為空 但以名字故空 如此二法 無決定性 得是平等,無有餘病 唯有空病 空病亦空

  解說:何以要說「我」及「涅槃」皆俱空呢?這是因親見真如本性,開大智慧之後,觀察到一切法俱為緣起、緣滅的假名故而空也。「我」與「涅槃」二法本為一體,因為真心起妄,故而有我,我若返妄歸真,即是「涅槃」,因此得知二法俱為假名,俱名無實體,無實體故無決定性,既無決定性,則二法俱空可知啦!然而諸空雖空,空亦是病,此一「空病」若不空除,亦是累贅,所以尚須用「畢竟空」,空淨空病,最為上乘妙法。故與凡夫,外道的「斷空」、「幻空」截然不同。

依理成事觀

  經云:是有疾菩薩 以無所受而受諸受 未具佛法 亦不滅受而取證也

  解說:維摩詰仍繼續著說,是有疾菩薩,既能以「畢竟空」之妙理,空去人空,法空及空空,如此看來,菩薩可隨心所欲調伏其心了。然而百尺竿頭更須進步,去做「理事無礙」觀的工作,以至達到真心所悟之理,與塵境所接觸之事,相互融通而無阻礙。因為菩薩的悲願,旨在普度眾生,既返娑婆苦惱,不得不與眾生同受苦樂,然而菩薩則是受而無著,無著而受也。再者,菩薩由於因地修行,尚未圓滿,未能圓具佛果菩提的大法,所以不願先行入滅,像那些修道困乏的二乘,中途停憩取證偏空涅槃,自己寂靜不受諸苦就算了事,雖然有疾菩薩可以隨時取證,極樂的中道妙果,但他們卻不願提前取證,這正象徵著菩薩慈悲!

理偏於事觀

  經云:設身有苦 念惡趣眾生 起大悲心 我既調伏 亦當調伏 一切眾生

  解說:設若菩薩身體稍稍逢到痛苦,便要容忍自己的痛苦,憶念別人的痛苦,想我這個具有智慧福德的人,尚具要受痛苦,推念那些無慧缺福在惡趣受生的眾生,他們所受的痛苦,實在較我要苦幾千萬倍!從而起大悲心拔濟他們。我既因修觀空,調伏自己進入理事無礙的境地,亦願調伏一切受苦的眾生,脫離種種煩惱,跳出輪迴的羅網,進入自在的天地。

以理奪事觀

  經云:但除其病 而不除法 為斷病本而教導之 何謂病本 謂有攀緣 從有攀緣 則為病本 何眾攀緣 謂之三界 云何斷攀緣 以無所得 若無所得 則無攀緣

  解說:病即眾生由無明痴愛所造之惑、業、苦,藥乃能消除此病之空慧法藥也。因為根本造罪的病咎,乃是起因於眾生的病本。所以要教導眾生斷除危害我人法身慧命的病本。病本既除,枝末之縳亦就迎刃而解了。那末,何謂病本呢?病本即是攀緣,又眾生何以要攀緣呢?因為眾生常以能緣之妄心,去攀所緣三界諸法之境。譬如欲界的眾生,妄心不時攀緣諸欲法;色界的眾生,妄心不時攀緣諸色法;無色界的眾生,妄心不時攀緣諸定心等。然則云何斷除攀緣呢?必須明達諸法性空,本無可取,既知諸法空無可取,則亦知諸法空無所得,既無所得,則此攀緣妄心,不歇自歇了。

事法非理觀

  經云:何謂無所得 謂離二見 何謂二見 謂內見外見 是無所得

  解說:甚麼叫做「無所得」呢?謂離二見,便無所得。二見者、內見、外見是也。「內見」即是能取的「我見」;「外見」即是所取的「法見」,若以妙慧反照便無所得。

結觀成利益

  經云:文殊師利 是為有疾菩薩調伏其心 為斷老病死苦 是菩薩菩提 若不如是,已所修治為無慧利

  解說:維摩詰居士,又對文殊師利菩薩說道:如果有疾的菩薩,能夠調伏其心,便能恒順眾生的生死,調伏眾生的心,發心斷除眾生生老病死的悲憂煩惱的痛苦!而不感覺到有疲倦的意念。這便是菩薩所行的菩提大道。如其不然,那就可知此菩薩,內則未能具足自利的智慧,外則無有具足利他的福德。如此菩薩何能稱為菩薩呢?

  經云:譬如勝怨 乃可為勇 如是兼除老病死者 菩薩之謂也

  解說:菩薩見眾生有諸無明煩惱,猶如逢著怨家一樣,一見面自然而然的鼓足勇氣,毫無留情的拿起智慧的寶劍,掃除眾生由無明痴愛所生起的煩惱,救濟他們跳出煩惱生死的牢籠。

事如理觀

  經云:彼有疾菩薩 應作是念 如我此病 非真非有 眾生病亦 非真非有

  解說:那患有疾病的菩薩,應常作如是的思念,菩薩法身的理體何嘗生遇疾病,因大悲心度生之故,權且示現有疾。若認此疾為真實有,心神便會錯亂,不但自身之病不可除,無量眾生之病又何能輕易而除呢?菩薩悟知此病虛幻不實,任運自如,滅度一切眾生而不作滅度想,是為菩薩滅度眾生。

理如事觀

  經云:又復觀身是無常 苦 空 非我 是名為慧

  解說:復次觀身是剎那變遷,朝不保夕,偶一不慎,百病叢生,任你如何保健,結果終歸幻滅!幻生幻滅,誰是主宰?既無主宰,那個是我?如是以真理的眼光去觀察,是名為「實慧」。

  經云:雖身有疾 常在生死饒益一切 而不厭倦 是名方便

  解說:菩薩雖身患疾病,依然在生死網中,度生不倦,任勞怨,忍苦辱,排除諸種艱險,饒益一切群迷,並沒有絲毫討厭的心情,是則名為「權智」。

  經云:又復觀身 身不離病 是病是身 非新非故 是名為慧 設身有疾 而不永滅 是名方便

  解說:又觀此身此病,互不相離,離病則無身,離身則無病。如是看來身病乃原是一體,即身即病,即病即身,生也非新,滅也無故,是名出世間深慧,菩薩既有此出世的深慧,即或偶然患病,也不欲忍心入滅!誓願「眾生度盡,方證菩提」,這才是「權巧方便」。

離調不調伏

  經云:文殊師利 有疾菩薩 應如是調伏其心 不住其中 亦復不住不調伏心

  解說:大乘佛法的修行,是離言絕相的,故維摩詰居士對文殊菩薩說道:有疾菩薩應如前所說觀法去調伏其心。然待其心調伏後,即不可再住於調伏;若心有住,便又犯了執藥成疾的法執病,但也不應執住於不調伏心,任讓疾苗擴大,應當二俱不住,方稱為「中道」;若偏住一邊,便非有智的菩薩了。

  經云:所以者何 若住不調伏心 是愚人法 若住調伏心 是聲聞法 是故菩薩不當住於調伏不調伏心 離此二法是菩薩行

  解說:何以不住於調,亦復不住於不調呢?因為凡夫著住於有,迷昧在五欲的煩惱中以為是樂,所以不去調伏,這便是愚痴的人了。二乘著住於空,遠離五欲的煩惱繫縛,以為色欲等諸法,乃是燃燒法身慧命的大,所以調心後即取滅度,這便是聲聞人了。修大乘的菩薩行者,深達諸相俱空的真理,既不住於凡夫不調的「有」,又不住於聲聞調伏的「空」,這樣取乎「中道」,不落二邊,才是真正修行的菩薩行者。

讀經獲益

  由於我久久患病的緣故,內心一直想恭讀《維摩詰經》。心想:維摩詰大居士染病臥在病榻上,佛陀知曉了,派遣諸大菩薩前往慰問一番,而諸大菩薩紛紛辭退了不敢前往。因為維摩詰太有智慧了,而且辯才無礙,諸大菩薩都領教過他,自嘆不如,故辭謝了探望任務,結果佛陀還是選定了文殊菩薩代佛慰問。這則故事我早就知悉了,但從未恭讀這部經典。在病中,想起這部經來也是很自然的。近三年來,我患上心臟病(心血管堵塞)險情重重,有闖「死亡關」!在諸佛菩薩加被下,終於「起死回生」,能夠活過來了。我欲探求病情的「起因」及「起滅」。醫生告訴了我一些患病的由來及如何診治(諸如搭橋等)。雖然能說明一些問題,但不能解決我頭腦中潛伏的根本問題。只有讀了這部《維摩詰經》之後,終於悟到了「諸法實相」的真諦所在,您想領悟其奧妙境界嗎?請閱讀《維摩詰經》,必有收穫。

 

閱讀 4314 次數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