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三, 30 六月 2010 05:44

行程千里 三步一拜(上)

作者  陳世法、妙 融 出處︰港佛教月刊542期

您用滾燙的血汗,融化心靈的冰川;
您用聖潔的佛號,播灑智慧的甘泉。
您用虔誠的頭顱,折服愚人的我慢:
您用衰老的身軀,耕耘眾生的福田。
您用智慧的火把,燒掉業障和邪見:
您用精進的腳步,踏破火海與刀山!—題記 

目送著仁達法師一行遠去的背影,我的身心似乎逐漸分離了——身在紅塵繭殼中,心飛雲外拜佛去。溝通凡與聖、鏈接身與心的紐帶,當是這些蜿蜒三千里的公路、土路或山路了。仁達老法師三步一叩朝拜五臺山,每叩一個頭,頭上、臉上、身上的汗水都會滲透在路上。綿延三千里、橫穿三省份的朝聖路啊,每一粒砂石都撒滿了老法師的血汗。詩人說,「踏花歸來馬蹄香」,很是浪漫,但在我看來,則是「血沃中原肥勁草,寒凝大地發春華」,這些普普通通的道路,因為經受過法師的叩拜、浸潤著聖者的血汗,而變得神聖、莊嚴、高貴起來,令人不敢不敬畏。 

  近兩個月來,華北地區的氣溫升高,雨水增多,沙塵彌漫,而且白天和夜晚的溫差很大,中午地面溫度高達五十多度、烈日下、熱路上、風沙中,雨夜裡。老法師和三位護法要經受著怎樣的苦辛和熬煎。我想像不出來。祇是,每天走在上下班的路上,我的眼前總有法師虔誠叩拜的身影,人物依稀,景色依舊。 

一、苦行的頭陀 

  朝山千古事,天地一頭陀。朝山,又稱為拜香,是歷代高僧大德歷境煉心、自覺覺他的一種修持方法。如虛雲大師朝拜五台,誠感文殊親救護,成為千古佳話。 

  如今,山東博山正覺寺仁達法師效法祖師楷模,以花甲高齡千里朝山,無疑是一種振興佛教的行為,也是一種濟世利人的苦行。可是,一說到苦行,普通人固然不理解,很多教內人士也不以為然,認為苦行是外道的修行法,佛教主張中道而不提倡苦行。很多人由此產生疑問:在科學技術日益發達、物質生活異常豐富的信息時代,提倡和實踐頭陀苦行不是很背時嗎? 

  仁達老法師認為,真正的佛法是超越時空、永不過時的!之所以正法時代得道者多,像法、末法成道者少,原因在於古人重視修道,今人重視享受:古人捨身求法,今人重身輕法:古人吃苦耐勞,今人好逸惡勞。因此,修習頭陀苦行在今天更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頭陀行不是外道,而是正道。佛陀在世時,大迦葉尊者專修苦行,年紀老了仍不捨苦修。佛贊嘆說:「你可以作一切眾生行為的榜樣,正如我在世一般。有人像你一樣修苦行,佛法就可以住世保存;如沒人修苦行,佛法就要滅亡。你真是荷擔如來正法的人啊!」 

  仁達法師深有感觸地告誡弟子說:「現代人很重視並提倡挫折教育,挫折教育在佛教中稱之為「苦行」,雖然方法和程度不同,但目標基本一致,即所謂艱難困苦,玉汝於成,現在科學昌明、物欲橫流的現代社會,修苦行更顯重要:無論出家在家,男女老少,修一段苦行,無疑是人生的寶貴財富,也是成佛的必經之路。此所謂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在逆境中磨練意志,陶冶情操,消除業障,啟發智慧。從苦行中體會諸行無常、諸法無我、常寂我淨,此乃大智慧、大福德、大因緣,非局外人所能知也。」因此,法師特意選在大行普賢王菩薩聖誕的日子,即農曆二月二十一日起香。 

  臨行前的十天裡,仁達法師每天都在山東博山正覺寺裡,觀音殿、地藏殿之間三步一叩拜幾圈,進行熱身鍛煉,為長途跋涉做準備。二十一日上午七點半,在正覺寺觀音殿舉行朝拜五臺山起香儀式中,仁達法師宣佈,山途中持金錢戒(即不受信眾金錢供養)、不進百姓家宅、不進酒店、不住旅館,修頭陀行。後來的事實證明,老法師言行一致,嚴淨毗尼,所有戒律都一一做到了。 

  朝山途中,法師一行的齋飯、午休和宿營多數是在路邊、樹下或野地裡進行的,而且又是晴雨無定、冷暖無常的季節,一路的清苦可想而知。用楊國師兄的話說就是:「疾風、驕陽、曠野樹,西北望五台,茫茫不知處:熱路、砂石、身投地,回首年邁人,濁淚迷雙目!」 

  四月廿六日中午,在從陵縣至德州的途中,楊國和李兆豐在路邊找到了一間被遺棄的小破屋,沒有窗框,祇有一個小土炕。兩人把房子打掃乾淨,生火做飯。師徒四人在房子裡共進午餐,免受了風沙之苦。仁達法師詼諧地說:「叫化子住進了金鑾殿!」飯後師父在小土炕上甜甜地睡了一覺,算是享受了一下。 

  四月廿九日,老法師拜進了河北衡水的景縣。道路雖然是黑色的瀝青路面,但似乎不堪過往車輛的重壓,四處殘破龜裂,坑坑窪窪,凸凹不平。有的地方坑有一尺多深,汽車行駛時都小心翼翼地選坑淺的地方走。承載輜重的「大棚車」,(即人力三輪車)一不小心就會撞爛車輪。路邊有草無樹,烈日暴曬,濁氣逼人。仁達法師仍然是三步一叩,一絲不苟,從一個坑拜到另一個坑,碰到石頭就在石頭上叩頭,碰到土坑就在土坑邊叩頭,碰到泥窪就在泥窪裡叩頭。 

  從三月三十日起香至今,已有兩個多月了。如今天氣炎熱,風沙肆虐,仁達法師一行面臨著更加嚴酷的考驗——中午強烈的太陽、五十多度滾燙的地面、瀝青馬路暴曬後散發出來的有毒氣體,嚴重威脅著老法師的身體健康。在惡劣的環境中,老法師依然堅持每天叩拜十多個小時,拜程一十餘里,眼瞼被路面的高溫和毒氣灼燒得腫脹起來……這對一個年輕人來說,也是一種對體力、耐力和毅力的極限挑戰,何況老師父已有六十四歲高齡,顯然是在現身說法,以頭陀苦行來渡化眾生,創造了生命的奇跡。誠可謂大願大力大無畏,甘灑熱血覺有情! 

二、文化的苦旅 

  仁達法師三步一叩朝拜佛教聖地五臺山,跟香的居士有三位。師徒一行四人,總體文化水準不低:仁達法師是上世紀六十年代的大學本科生,教授級國家高級工程師,楊國是上世紀九十年代的本科生,李軍是新世紀初的大學生,李兆豐是勝利油田的技師。因此可以說,這次拜山壯舉是真正意義上的文化苦旅。 

  一路禮拜,一路汗水,一路聖號,一路經聲,這是仁達法師對此次拜山的概括和要求。老法師每走一步路,念一聲六字大明咒「唵嘛呢叭咪吽」;每叩一個頭,念一聲「南無十方三世一切佛法僧三寶」。老法師每叩一個頭,頭上的汗水都會印在路上,佛號神咒就會飄灑空中,利益有情。因此說,這支拜五臺山的隊伍,本身就是一個流動的道場,一個無相的壇場,一路上為六道眾生播灑著清涼的甘露法雨。 

  在艱辛勞苦的山途中,「仁達法師不僅自己身體力行、佛號不斷,一步一句「唵嘛昵叭咪吽」,堅持每天持誦《金剛經》和早晚課誦。而且要求三位跟香的居士每天誦一萬至兩萬聲六字大明咒。他們在哪裡宿營,就教導那裡的施主和眾生持誦六字大明咒…… 

  仁達法師雖然是六十四歲的老人,但是在朝拜聖地五臺山的路上,他的步伐堅定而穩健,他的禮拜從容而莊嚴。法師每叩一百二十個頭為一段路,大約五百五十米到六百米左右。每拜完一段路,師父要在路邊坐在拜凳上休息五至十分鐘。每次休息時間,都要「出食」,即往路邊螞蟻窩旁灑一些饅頭屑,同時念誦變食真言、普供養真言、迴向偈,一路度化沿途的生靈。 

  老法師曾經發願:從山東博山正覺寺到五臺山,三千里朝山途中所經之處的一切孤魂野鬼、有情無情、幽冥界眾生,悉皆聞法得度,先到博山正覺寺地藏殿中修行,等待超度。 

  整個朝山途中,念佛機持誦聖號,每天廿四小時不間斷,上午念「南無觀世音菩薩」,下午和夜裡念「南無阿彌陀佛」。朝暮課誦雷打不動。師徒四人手捧《佛教念誦集》圍坐上課的場面,成為滾滾紅塵中一道最耀眼最動人的風景。 

  在仁達法師的影響下,深圳的一些同修也身體力行,效仿恩師、感悟拜山。農曆四月初八,本師釋迦牟尼佛聖誕日那天,深圳的佛友一行八人,相約三步一叩朝拜弘法寺。他們感慨著:一位六十四歲的老人,每日三步一叩近十二個小時,已經持續了五十五天。 

  在歷時四個半小時的朝山過程中,他們品嘗了師父的酸甜苦辣。其中一位這樣寫到:「大約叩拜了兩小時,我的身體就開始不聽話,步伐沉重,起身時眼前發黑、心中煩躁……我不斷給自己打氣,師父每天都拜十幾個小時,而我這麼年輕,一定要堅持拜到山頂……汽車一輛一輛從我身邊呼嘯而過,揚起的塵土和刺鼻的汽油味兒比疲憊更難以忍受。我屏住呼吸,咬著牙,一邊持誦「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聖號,一邊向山上叩拜,時光長長路長長,似乎看不到盡頭::朝山回來,我又睏又乏,全身酸痛了兩天。打電話給師父,問師父累嗎?睏嗎?如何對待廢氣和塵土?身體受得了嗎?……」 

  仁達法師告訴她說:「我也是血肉之軀,每天要拜十多個小時,祇睡五、六個小時,也累也睏呀!每當休息下來時,我全身的肌肉就會不受控制,神經性地顫抖,抖動的心慌。一天下來,到了晚上,李軍幫我揉一下胳膊和腿,幫助放鬆一下,但還是很累呀!有一次拜至生產橡膠輪胎的一段路,行人都用手捂住鼻子走,徒弟們也說氣味太難聞了,受不了!而我卻是跪在地面上磕頭,呼吸到的毒氣比他們更多更濃烈。至於汽車的尾氣、工廠的廢氣、瀝青公路的化學毒氣就更不用說了,每天都要面對!……但那又怎樣,路還是那麼遠,山還是那麼高,退後不前嗎?這是對自己的考驗,要有毅力、要堅持到底。放心吧!師父有佛菩薩加持一切都會平安無事。 

  這位佛友流著眼淚聆聽師父輕描淡寫的講述,心中顫動著:「這就是我引以自豪的恩師!師父確實了不起、很有毅力、很棒!」 

  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如今老法師現身說法,一心正念,在三千里朝聖路上,雖歷盡艱難,猶生歡喜,每每藉境驗心,愈辛苦處愈覺心安,因此悟到古德所謂「消得一分習氣,便得一分光明;忍得十分煩惱,便證少分菩提」的真諦。正如一位居士所禮贊的那樣: 

  仁慈悲願,德相莊嚴,三寶弟子同禮拜; 

  達證菩提,圓照法界,六根清淨始見山。(注:此為嵌字聯「仁達拜山」)  

三、流動的道場 

  佛教的本義是慈悲和智慧。佛是徹底覺悟宇宙真理的人,這是智慧:自覺之後再去覺他,把宇宙和生命的真相如實告訴眾生,這是慈悲。可見,佛教就是關於愛心和智慧的教育,與治生產業不相違背:佛法不但與世間法毫無矛盾,反而有助於社會,有利於世人:因為人人都需要愛心,事事都需要智慧。——仁達法師如是說,亦如是行。 

  朝山用的大三輪車是周村王方慧居士特製並供養的,車廂長兩米,車廂內裝行李、炊具。白天是流動的廚房和倉庫,晚上是在裡面鋪上木板,即是仁達法師的床鋪。我們管它叫「大棚車」。在三千里朝聖路途中,它象一個流動的道場,所到之處,法音宣流,法雲呈瑞,成為一道獨特的風景。 

  朝山隊伍所到之處,經常引起當地群眾的好奇、圍觀和詢問。提得最多的問題是:「你們幹甚麼?」、「從哪裡來,到哪裡去?」為此,鄒平的耿傳俊居士特別製作了三條「山東博山正覺寺朝拜五臺山」的紅緞子綬帶和「正覺寺簡介」、「朝拜五臺山」彩繪說明,分別固定在大、小三輪車的車棚上,讓人們一看便知。既為朝山作了宣傳,也給人們帶來了許多方便。 

  「請你們師父上我的車,一分錢不要,把你們拉到德州去!」4月21日中午,一輛開往德州的公共汽車突然停在正在叩拜的仁達法師旁邊。司機探出頭來,對跟香的李兆豐說道。李兆豐微笑著向司機表示感謝,解釋說:「三步一叩朝拜五臺山,是我們師父發的大願。從山東博山正覺寺到山西五臺山,一步不能少走,一個頭都不能少叩。」汽車司機和售票員聽後,同時豎起了大拇指:「了不起!」 

  四月廿三日下午,仁達法師一行拜至陵縣附近的時候,一輛黑色的小轎車從臨邑方向追過來,停在路邊。轎車裡走出一位中年男子和兩個十歲左右的少年。那位男士給師父頂禮。師父問他有甚麼事情,男士指著其中一個少年說:「他是我兒子,我是勝利油田臨盤探油公司的職工。幾天來我已經四次開車在師父身旁經過,師父三步一叩的精神和毅力太令人感動了。所以今天我特地帶兒子來拜見師父,讓他從少年時代就要學習師父這種不怕吃苦、持之以恆的精神和毅力,」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在朝山的路上,很多本來不信佛的人看到法師行持嚴謹,品行高潔,道德高尚,以六十四歲高齡每日叩拜12個小時,長達二十里路,深受感動,也許他們平生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場面,心靈為之震撼,因此萌發向佛之心,重新認識佛教文化。更多的則是抓住機會教育自己的孩子,讓孩子們學習出家人吃苦耐勞、不畏艱險的大無畏精神。(續下期)
 

閱讀 3407 次數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