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三, 30 六月 2010 05:43

行程千里 三步一拜(下)

作者  陳世法、妙 融 出處︰香港佛教月刊543期

 


  老法師也以天下為己任,每每於叩拜間隙,在路邊休息時,對圍觀的青少年們說,要努力學習,不要怕苦,艱難困苦,玉汝於成:要孝敬父母,尊重師長,見賢思齊,從小播下道德的種子,長大以後一定會成為德才兼備的人材。 

  這樣的例子還有許多。四月廿四日下午,法師一行沿臨邑——陵縣公路向西朝拜,在離陵縣還有十幾里路的地方,李兆豐見三個十三、四歲的少年提著沾滿污泥的塑膠袋,裡面裝著剛剛從河裡摸來的二、三斤魚。李兆豐問他們摸魚幹甚麼?少年回答說拿回家喂狗。李兆豐向他們講愛護生靈、因果報應的道理,幾個少年挺聽話,立即把抓來的活魚重新放回河裡去。師父知道後,對李兆豐大加贊揚,並且說隨喜功德。同時又把三個少年叫到身邊,詢問他們的學習情況,對他們說:「《地藏菩薩本願經》中講到,殺生者得宿殃短命報。你們少年人,前途無量,要多做好事,止惡向善,將來對祖國和人民多做貢獻。」臨別時給他們每人一張護身符作為獎勵和紀念,他們興高采烈地給師父磕頭,表示以後要好好學習、好好做人。 

  一路上,絕大部分見到仁達法師朝山的人,都被仁達法師的精神和毅力所感動、所震撼,法喜充滿。但是也有不同的聲音。四月廿一日,老法師叩拜到臨邑縣城時,一位婦女在旁邊叫嚷:「快看那個老神經病,一邊走一邊磕頭,後面還跟著個人,大概是怕他跑丟了,還推著三輪車呢。」這種事情一路上並不少見,弟子們感到氣惱:老法師總是和藹地說:「由於歷史、文化的變遷,當代人對佛教存在很大的誤解,有的人甚至連佛教的基本概念都沒弄清楚就大放厥詞,豈不是盲人摸象、仰天唾空?但這並損害不了佛教,受損害的是他自己,我們要以身作則,精進修行,擔負起弘法利生的責任。」 

  一天傍晚,仁達法師一行拜至河北某地,准備在附近一空地上露宿。誰知剛支起帳篷,就遭到當地居民的拒絕和驅逐。師徒四人一連換了三處地方,均不准露宿。(作者注:對這一細節,法師師徒四人始終都沒有透漏時間和地點。謹護口業,不譏他過,慈悲寬容,令人敬佩!)夜幕黑下來了,無人的曠野上,師徒四人惶惶然、茫茫然地尋找一爿露宿之地,走至麥田附近的一個開闊地,皎潔的月光照耀著麥苗,幽香撲鼻。師父說:「就在這裡與明月共眠吧!」事後瞭解到,這個地方以前法輪功盛行,當地群眾對佛教正法不知不解,不懂得恭敬三寶。法師說:「不要對他們生嗔恨心,要感激他們,他們堅定了我們的信心,成就了我們的道業。另一方面,他們也是可憐憫者,眾生愚癡、很苦,我們每一個學佛人有責任把佛教正法傳播出去,讓人人真正信佛、學佛,早日離苦得樂!」是的,難行能行、難忍能忍、順境不貪、逆境不怨,這才真正體現了正信佛教徒的崇高品德。 

  朝山的第一天晚上,仁達法師一行在淄博制酸廠南牆外宿營時,有位滿頭白髮老居士領著家人當眾給師父頂禮。師父熱情地讓他坐在身邊,問寒問暖。第二天一早,他又來看望師父,對於自己三年來因為誤會師父,做了許多對不起正覺寺、對不起師父的事深表懺悔。他回顧三年以來,仁達法師嘔心瀝血、任勞任怨地建設正覺寺,在風風雨雨中獨自承受著那麼多挫折和壓力,毫不退心,使正覺寺在一片廢墟上,慢慢屹立起來,而現在又三步一叩朝拜五臺山,行常人所不能行、忍常人所不能忍,贊仁達法師是一位真正的修行人: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他如大夢初醒,向法師表示深深的懺悔。 

  四月十九日,是朝山的第二十一天,正覺寺所在地安上村薛書記和張主任等人驅車二百里來看望師父,告訴師父說,這個老居士前幾天突然去世了。師父聞訊後唏噓不已,悵然而嘆曰:「人生無常,命若懸絲。我們要具有智慧之眼,依教奉行,勇猛精進呀!」

四、菩薩垂護 

  謀事在人,成事在佛。仁達法師一行的朝山苦行,諸佛歡喜,龍天護法,利樂有情,因此一路上感應頗多,令人贊嘆。 

  畢竟是六十四歲的老人,仁達法師拜山途中,始終是大汗淋漓。因為體力消耗太大,開始朝山的頭幾天,仁達法師每叩四、五十拜,便不得不在路邊坐下來休息一、二十分鐘,每日拜程六七里路。如果按這樣的速度,至少得一年的時間。為此不少居士憂心忡忡,深怕師父累倒在半路上。令人驚奇的是,四、五天後,仁達法師的腳力體力突然大增,可以連續叩一兩百多個頭,拜二、三里路。休息時間也漸漸縮短,由第一天拜六里路逐漸增至每天能叩拜二十多里路,如有神助。可見佛力加持,天神護法,不可思議。 

  特別是進入五月份後,天氣炎熱,地氣升騰,路面溫度高達五十多度,可謂「高溫路面毒薰薰,路上行人欲斷魂」。然而就在這滾燙的公路上、在瀝青路面被烈日暴曬後散發出來的有毒氣體中,仁達法師仍然堅持每天三步一叩十多個小時,拜程二十餘里。額頭接觸地面時那種強烈的燒灼感和嗆鼻感,令人窒息,對老法師的身體造成大的傷害。盡管師父在叩拜時屏住呼吸,也難以避免毒氣和熱浪的侵襲,臉部被灼燒得腫脹起來……很多人非常擔心,唯恐師父病倒。但師父一路不停持誦佛號和解毒咒語,祈求佛力加持,使身體安然無恙,確保叩拜順利進行!師父一直安慰我們:「放心,佛菩薩保佑,我身體無恙!」 

  如果說這是老法師的功德使然,其他人無從體驗,那麼發生朝聖路上的一系列奇異的事情卻是有目共睹的事實。 

  四月七日是仁達法師朝山第九天,當夜在山東鄒平縣好生鎮宿營。好生鎮距周村、鄒平各十七華里。說來也奇,這天夜裡,全省普降大雨,好生鎮周圍的淄博博山、周村、鄒平等地都下了大雨,唯獨好生鎮滴雨未下,而且在通往鄒平的路上也沒有積水,使法師一行順利地到達鄒平縣城。法師師徒四人一路持誦六字大明咒,感謝佛菩薩的慈悲加持。 

  四月十八日,天氣預報說白天有大到暴雨,但天氣晴朗,朝山隊伍向臨邑方向進發,拜程十六里,當晚到達濟陽縣北約二十公里的垛石橋鎮後,才風雨交加,想必是菩薩保佑師徒一行。 

  四月廿四日晚上,法師一行宿營在山東陵縣大呂村的小學院子裡。次日淩晨,天空陰沉,滿天黑雲密佈,馬上將有一場大雨來臨。天氣預報說有中雨。楊國問師父走還是不走。仁達師父說:「今天是星期一,孩子們要來上課,我們住在學校院子裡,影響孩子們學習怎麼行?你們聽,樹上和牆頭的小鳥在叫『別下、別下』,在向老天爺為我們求情呢。我們放心上路吧!」起香不久,一陣大風將烏雲吹散,果然沒有下雨。周圍的群眾感嘆道,常聽老一輩人說朝山會得到龍天護法的保佑,今日親眼得見,佛法真實不虛啊。 

  五月廿二日,仁達法師一行進入河北省 蒿禾城地界。此地法緣殊勝,瑞相頻出。數名晉州居士跟香隨拜了一天,一路上,太陽放射出由彩色光球組成的六條彩色光柱,佈局均勻,景色奇妙,大眾法喜充滿。 

五、尊師重道 

  仁達法師朝拜五臺山,所到之處,影響很大,得到了各地居士和信士們的熱情支持。 

  五月七日,山東鄒平的居士耿傳俊、劉鳳蓮夫婦從凌晨四時起床為師父一行做好午齋,早晨八時開車出發,沿高速公路,驅車三個多小時,行程三百多公里,從鄒平趕到河北衡水給師父送僧衣和供養,在此之前,他們曾連續供齋十四天。齋僧一日,積福百年,無量功德,隨喜贊嘆!在他們的感召下,鄒平的許多居士爭相給師父供齋和送衣物。有一天,八九位居士不約而同地給師父送來午齋,而且都請求師父吃自己做的齋飯。師父慈悲為懷,祇好將每樣飯菜都嘗了一點點,才滿了眾居士的善願。 

  法師此行,也引起了新聞媒體的關注。五月七日中午,仁達法師和眾弟子拜至河北衡水市區,在人民路審計局對面歇息時,《衡水日報》的記者打聽到了法師一行朝山的消息,特地前來採訪。他們主要詢問了師父的簡歷、出家的因緣和朝山的緣由,以及佛學常識等。衡水的群眾也對法師一行表現出極大的熱情,不但主動送食送水,有的信眾甚至能說出法師近兩天的逸事。很多信眾千方百計地想拿到法師的贈物「護身符」,並視為至寶。「一切佈施中,法佈施為最。」法師此行的意義和影響可見一斑。 

  五月十八日,法師一行穿越辛集時,觀圍禮師者甚眾,尊師重道的氣氛比以往更為感人。辛集是進入河北衡水以後的第二座城市,石家莊已經遙遙在望。在辛集,法師一行得到了越來越多的居士和信眾的關照,午休和宿營皆由當地居士妥善安排。 

  五月十九日清晨,有六七人前來護送師父啟程。中午,當地居士提供院落休息。下午至晚九點,多批居士和信眾來禮師問法。晚八點,更有四人從網絡上得到消息後趕來頂禮。法緣殊勝,出乎意料。 

  越衡水、出辛集、入晉州,法師一行越來越受到沿途信眾的關注與支持。五月二十日,天高氣爽,法師拜程二十里。上午,有多批居士和信眾,或騎車、或駕車隨行,途中頂禮師父者比比。其中一位趙居士特地請假從辛集追來,劉步健居士駕車攜全家給師父送來午齋,場面實是感人。晚上,晉州的賈居士將師父一行接到住處,師父依舊睡大棚車。五月廿一日下午,老法師應當地居士的強烈要求開示佛法。二十多位信眾法喜充滿,流連忘返,直至晚九點還有居士陸續過來頂禮師父…… 

  五月廿三日,法師拜至蒿木城東郊。上午有來自晉州、蒿木城等地的二十多位居士隨師而拜,一路浩浩蕩蕩,頗為壯觀,連警察都過來友好地囑咐要注意交通安全。但朝山隊伍秩序井然,佛號連綿,激動人心。下午,老法師應當地居士的要求,開示佛法,解疑釋惑。 

  五月三十日,十點多法師一行達正定北關時,三、四十名信徒多數穿著海青,前六人打著經幡,當頭一人托著香盤,列隊歡迎,還有人拿著鮮花迎接法師的到來。 

  與此同時,網絡道場更是熱帖連綿,全面開花。《仁達法師:跨省叩拜兩百日,步步蓮花三千里》的帖子被十餘家大型網站轉載並固頂,引起較大反響。 

  在正覺寺的網站上,每天夜裡都可以看到法師一行的最新消息或照片。其中很多即時報道的帖子都出自「清角舍人」之手。「清角舍人」就是耿傳俊居士,楊國每到一個地方宿營時,利用手機短資訊將一切的行程發送給耿居士,耿居士上網把最新消息發布到論壇上,使廣大佛友能夠及時瞭解到師父的近況。 

  了凡居士贊嘆道:「阿彌陀佛!清角舍人你好,看到你准時的報道和你的言論,我很受感動和啟發,你對佛法的理解和對佛的恭敬比我們居士都強。在此我代表所有的居士向您說聲謝謝!」清角舍人回復說:「了凡您好!我們之間萬萬客氣不得,要感謝的是仁達法師,他用實際行動向世人宣示了佛學至誠致信的崇高精神與信念。我能有幸來到這兒,也是「近朱者赤」的緣故。佛學與道學、儒學是我們中華民族的三大傳統文化體系,在歷史的長河中形成了一種近乎完美的互補狀態:而在近代,在人本倫理方面更是超越儒學,必將為世所崇。以我的理解,在國人心中,阿彌陀佛、觀音菩薩、善惡有報幾乎是人人皆知,從「深入人心」的角度看,不管一個人在口頭上信不信佛,但佛的信念就像他腦中的一個程式,一旦因緣成熟、時機到來,就會運行起來。 

  在和圍觀法師朝山的人群交談時,我明顯感覺到,一旦他們確定了「三步一拜」的真實性,就會立即進入一種冷靜思考的狀態。當他們從精神文化方面有所理解後,就會情不自禁地發出感嘆之聲。在臨邑,一位老者激動得跑到隨行車的簡介前,指著「至誠致信」四字對周圍的群眾感嘆道:「一點不假,這是救世的秘方!」可見,眾生皆有佛性,真理自在人心,祇要你認真地啟動它,激活它,就會出現奇跡。仁達法師就是我們最好的楷模。」 

六、師徒情深 

  朝山,亦稱拜香。跟隨朝山的法師作侍者的,叫跟香。每天開始起拜,叫做起香。 

  這次給仁達法師跟香的三位居士來自大江南北,年齡差距較大,原來素不相識,性格習慣迥異,難免會發生一些小磨擦。李兆豐師兄六十歲,已經退休,生活上養尊處優慣了;楊國大學畢業後在深圳從事管理工作,組織能力強,經常指揮李兆豐幹這幹那。李師兄常為此不愉快。仁達法師覺察後給三位跟香人做了分工:李軍作侍者,跟隨法師作跟香;楊國「開大棚車」(即蹬三輪車),負責後勤保障,聯繫安排住處,采購食物兼燒菜;李兆豐遇到難走的路段或上坡時,幫楊國推車,做早飯,協助楊國安排住處。 

  仁達法師找楊國談話,指出清高、自負都是我慢心的表現,是修行的障礙。李兆豐雖然也有習氣,但主流是好,一定要相互尊重,搞好團結。從此以後,楊國和李兆豐師兄之間的關係漸漸融洽了。 

  過黃河以後,仁達法師的體力越來越好,連續十天每天拜二十多華里路。跟香的三個徒弟除楊國蹬三輪車外,李兆豐和李軍都是步行。李兆豐師兄有腿疼病,走路比較吃力,漸漸消瘦下來。師父看在眼裡,疼在心裡,告訴楊國和李軍說:「你倆要多照顧李兆豐。從正覺寺起香時的四個人,一定要同時到達五臺山,不能有一個掉隊。」居士供養師父的牛奶,師父「命令」李兆豐師兄一起喝。在師父的關懷下,李兆豐師兄的身體逐漸強壯起來。 

  朝山的頭幾天晚上,法師一行在公路邊露宿,但夜裡來往的汽車噪音太大,吵得大家無法安睡,後來盡量找離公路遠一點的地方宿營。許多人被仁達法師三步一拜的行為所感動,主動邀請師父一行到他們家去住,有的還騰出房間讓給師父。但是仁達法師總是讓三位跟香的徒弟住進房子裡,自己則堅持臨行前所發的「沿途不住店」的誓言,始終住在戶外的大棚車裡。 

七、共同的祈願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朋友,或許你和你的家人正圍坐在餐桌旁,品嘗著豐盛的晚餐:或許你和你的家人正坐在沙發上,欣賞著電視節目和美麗動聽的音樂;或許你和你的朋友們在喝茶、聊天、談論佛法……可是,你是否想到,有一位六十四歲的老人,他曾經有過輝煌、他可以享受天倫之樂,他也可以有幸福的家庭、美滿的生活。但是,他拋棄了一切,依然在事業最輝煌時選擇了出家。此刻,他正三步一拜,艱難地行進在通往佛教聖地五臺山的路上。每日淩晨,在黎明前的黑暗中,人們睡得正香時,他又從昨夜停止的地方起步,開始了新一天三步一拜的行程。 

  法師此次朝山禮聖的目的,正是為了祈禱世界和平,國泰民安,政通人和,消災免難:以虔誠恭敬之心祈求十方諸佛菩薩慈悲加持,佛日增輝,正法久住,佛光普照,甘露遍灑,保佑法界一切眾生吉祥平安,幸福美滿:因此我們每個人都是蒙恩者、受益者。可嘆的是,我等無緣陪師同行,雖不能至,心嚮往之。因此近日與同修共誓:牢記師矚,精進修行,持戒念佛,身在娑婆,心系極樂.與師同行,與佛同心,涵容法界,迴向眾生。 

  讓我們以師父的精神鞭策自己,精進修行,早日成就,報答佛恩、師恩!以所有功德迴向仁達法師一行,衷心祝願他們「正覺寺——五臺山」三步一拜朝聖之行平安、順利、圓滿!祈願山東博山正覺寺早日順利建成,發揚光大佛教、利益無邊眾生、造就合格僧才!祈願我等與眾生、皆共成佛道! 

詩曰:

不惜身命化閻浮,一路風霜朝天闕。
血汗鑄成菩提道,統理大眾入正覺!
 

佛曆二五四九年四月二十七日
(西元二○○五年六月三日)拜撰
 

閱讀 3082 次數
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