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三, 07 十一月 2007 19:27

妙法蓮華經通義(1)

作者  明南嶽沙門憨山釋 德清 述


妙法蓮華經通義卷第一

    明南嶽沙門憨山釋 德清 述

    敘意

 昔天台智者大師,精持此經,得法華三昧,親見靈山一會,儼然未散,乃通以三觀解釋此經全體,以至百界千如,總歸觀心,其玄義釋籤,最為精詳。但文博義幽,淺識難窺,概以為繁,而宗之者希。溫陵禪師創為要解,文簡義盡,託事表法,雅有指歸。且宗華嚴之義,為一始一終,極為允當。以意在簡要,未盡發揮,始終源本,故觀者未能洞達原始要終之旨,略為闕然。然二師判經全部,皆以後入品總入流通,似未徹歸趣,學者漫視為尋常,致使佛意未暢,經旨不明,在文字不無為贅。清自幼入講肆,聽習不一,而竊有疑焉,時懷參究,往蒙恩遣嶺外,先辱達觀禪師,聞予發難,為許誦此經百部,以消夙愆。及在行間,乃開道場於壘壁,集諸弟子課諷,眾請講說一週,恍然有契。遂以開示悟入四字,判其全經,眾皆悅可。因筆為擊節,始終一貫,而以華嚴信解行證四門收之,略無剩法,請益大方,間有許可,因思大綱雖挈以分品目,而經未會通,不便初學。復述品節,以彰全經之旨,猶略而未詳。以宗華嚴發明如來出世為一大事因緣,於方便品如來自敘甚明,第傳者昧其源頭,故學者不無望洋之歎也。故今復為通義者,以尊古德舊解,不敢妄為訓釋,但會通全經,以歸開示悟入佛之知見,發明華嚴始終一貫之大旨,以暢如來出世之本懷。若合殊流而歸於海,以重在綱宗,而文言可略,故通其大義,雖製不師古,而理有所宗,觀者幸無以人廢言,而區區僭越之罪可逭矣。

    懸判

 佛說一代時教,古德分判淺深多少不一。賢首大師分而為五,謂小始終頓圓,以此經為終教,以華嚴為圓教。天台智者大師分而為四,謂藏通別圓,以此經為純圓,以華嚴為別圓,謂帶別明圓。是則二師似有相左,蓋各有所尊耳。天台以為純圓者,意謂此經純談實相,如大白牛,純一無雜,三乘同歸,五性齊入,理無不徹,事無不盡,究竟為圓。而以華嚴為別圓者,以四十二位之行布,謂借別明圓,此則未盡圓融果海,事事無礙稱性之極談,故獨尊此經,不無貶損。以天台親悟法華三昧,得處稱尊,以顯法勝妙,非謂抑揚賢首,以華嚴為圓。此經為終者,蓋華嚴乃報身佛,據實報土,稱性所演,圓圓果海,法界圓融,自在法門,依正塵毛,一一稱性週遍,雖言諸位義彰,因果交徹,無障無礙,故稱為圓。而以法華為終者,以此經乃化佛所說,據方便土,曲引三乘,同歸一極,所謂如來以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欲令眾生開示悟入佛之知見。然佛知見者,乃一真法界如來藏心,舍那證之為法界海慧普光明智,是謂一乘常住真心。初成正覺於菩提場,即稱此心。演說華嚴,頓彰圓融,無礙法界,獨被大機,而小根在座,如盲如聾,所化不廣,所謂一門狹小,未盡本懷。故觀樹經行,三七思惟,將一乘法,分別說三,故以同體大悲,不起於座,遍現十方,垂應化身,示從兜率降王宮,八相成道,於鹿野苑,說四諦法,度諸眾生,而諸聲聞雖證涅槃,而於一乘佛之知見,杳然絕分。因此費佛四十年中權巧方便,彈呵淘汰之功,至此法華會上,眾志貞純,纔信佛心,乃有成佛之分。故一一授記,方遂如來出世本懷,至此利生之緣將終,故云終教。此約化儀事畢為終,而稱圓者,乃收因結果,究竟攝入果海之圓,非自住圓融果海之圓也。故華嚴為頓圓,如日初出,先照高山,此經為漸圓,如合殊流而歸於海。若龍女成佛,亦名圓頓,大論所明二經歸趣,皎如日星,請觀方便一品,則如來出世本懷具可見矣。是知經中喻稱長者威德特尊,指佛報身而言也。一真法界,長者家也。華藏世界無量莊嚴,長者之富也。一乘因果,大白牛車也。前至寶所,法界歸寧之地,即所謂妙莊嚴海也。凡所施設,皆歸法界,種種發露,何所不明?是故古德有判華嚴為根本法輪,諸方便教為枝末法輪,法華為攝末歸本法輪,而教中所顯不出理行因果,以理行為因,證入為果,愚謂四十年前方便引攝,至楞伽會上說自覺聖智,識藏即如來藏,顯理圓心妙。經云﹕我大乘非乘,已有開權顯實之意,至法華會上,純談實相,一色一香皆歸中道,顯行圓境妙,理行既圓,心境皆妙,佛之知見,了此而已。如來出世本懷,無餘事矣。故三乘人開此知見,故一一授記即入涅槃,所以為終,引歸法界,方為究竟,此賢首約化儀判為終教,極為盡理。溫陵約與華嚴相為始終最為有見,第未盡發揚耳。但諦觀經旨,融會教觀,妙契佛心,則了無剩法矣。

    釋題

 題稱妙法蓮華經者,乃直指一真法界如來藏心以立名也。論云﹕所言法者,謂眾生心,是心總攝世出世間一切諸法,而為法界之全體。一切聖凡染淨因果,無不包含融攝,在聖不增,在凡不減,處染不垢,出塵不淨,是以舍那如來,證窮此心,故心境一如聖凡平等,眾生本具,故曰奇哉!奇哉!一切眾生具有如來智慧德相,但以妄想顛倒執著,而不證得。良由諸佛悟之,而為普光明智,名佛知見。眾生迷之,而為無明業識,生死根株,一見此心,當下是佛,此心之妙也。華藏世界,依正莊嚴,重重無盡,微妙圓融,塵毛草芥,依心而立,實相無相,此境之妙也。心境不二,純是一真,故稱妙法。然此妙法,眾生迷之名為藏識,諸佛悟之名如來藏,依此一心建立法界,名蓮華藏,是以真妄交徹,染淨融通,因果同時,始終一際,故約喻,則取象蓮華,約法,則直指心體也。然而此心,在佛則為普光明智,亦名實智。又名一切種智,亦名自覺聖智,故名佛知見。在眾生,則為根本無明,以眾生本具佛之知見,但以無明葑蔀而不知,故諸佛出世單為揭示此心,使其眾生自知自見而悟入之,故曰諸佛如來唯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所謂開示眾生佛之知見,使得清淨故。唯以此事為大,更無餘事,是為如來出世本懷。甚矣!此心之難悟也。惟我舍那如來,初成正覺,於菩提場,頓示此心,演大華嚴,名曰普照法界脩多羅,名為一乘。獨大根眾生,見聞得益,而下根劣解,身雖在座,如盲如聾,故興同體大悲,觀樹經行,將一乘法分別說三,故現應化身,雙垂兩相,二始同時,於鹿野苑說四諦法,度諸聲聞,原其本懷,特為開示佛知見也。以眾生根鈍自茲以來,經四十年,勞佛種種無量方便,群機不悟,久被彈呵,方有信佛之心。直至法華會上,見其根機既純,諦信此心,即為一一授記成佛,所謂知一切法,即心自性,成就慧身不由他悟,釋迦出世本懷,今日方遂。故盡情吐露,歷敘一往同患之苦心,以了利生之能事,於此不久,即入涅槃,所謂應跡之終也。故如長者將終,委付家業,是知此經,如付家業之囑書,乃為一代時教之流通。以一向不說,謂之護念,今日乃說,是為付囑,故事該已往,義在言外,苟非圓照法界,妙契佛心,而以區區文字求之,則渺無歸宿,了此一題,則於全經之旨思過半矣。

◎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奉 詔譯

 姚秦者,乃東晉五胡亂華,姚興有國之號也。初前秦主苻堅,見道安法師,尊稱為聖人。安曰﹕貧道非聖,聞之西域龜茲國,有鳩摩羅什者,是為聖人。檀越欲見,當可迎之。時堅以鐵甲七萬,命呂光為將,伐龜茲取什,及至圍城,王曰﹕吾與中國相邈遠,素不相通,何為見伐?光曰﹕大秦天王,聞王國有聖人鳩摩羅什,欲請歸供養,非利王之土地也。時什年方二十,乃龜茲王甥,智辯非常,業已為王講般若經。王曰﹕什乃吾國之寶,豈肯輕棄聽其命耳。王久不解,什請於王曰﹕以貧道之故,而苦其民人,非慈悲之道也。願請行,即當返耳。王不得已,遂遣行。光迎什入關,聞堅已卒,姚萇自立,光遂據涼州即位,國號大涼,未幾光卒,子紹立,為太原公呂纂所害,纂立,又為呂超所廢,立呂隆數年,什皆被幽。姚興弘始三年,遣師伐隆,隆降,遂奉什入長安,秦主師禮之。什在涼,為紹等挫辱,有不堪其言者,師安忍之,及見秦主,初甚敬重,次因西域梵師,有持禪波羅蜜經至者,與什甚契,興欲留之,梵師不住,遂棄去,興怒,陰遣使者,襲殺於關外,因疑什,恐有去志,乃賜宮女與什,謂續佛種,以占什意,什逆知之,以為法情深,遂納之以釋其疑。譯此經時,始居草堂,正當危疑之際,而以法為重,乃不避嫌,成此法緣。因見古人忘身為法,備歷艱難,什滅葬後,塔前生青蓮華,姚興啟塔視之,華從舌根而出,非大聖示現,何以有此哉!初肇公同居譯場,秦主雅重,未幾什入滅,而肇亦被害,悲哉!
 此經二十八品,大科為三分,前序一品,以彰說法之由致,判為序分。正宗一分二十七品,以開示悟入四字科之,從方便品至法師品九品,為開佛知見。見寶塔一品,為示佛知見。從提婆達多品至囑累品十一品,為悟佛知見。從藥王本事品至普賢勸發品六品,為入佛知見。開示悟為信解,入為行證,品末數句,為流通分,以終焉。

妙法蓮華經序品第一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耆闍崛山中,與大比丘眾萬二千人俱,皆是阿羅漢,諸漏已盡,無復煩惱,逮得己利,盡諸有結,心得自在。其名曰:阿若憍陳如、摩訶迦葉、優樓頻螺迦葉、伽耶迦葉、那提迦葉、舍利弗、大目犍連、摩訶迦旃延、阿冕樓馱、劫賓那、憍梵波提、離婆多、畢陵伽婆蹉、薄拘羅、摩訶拘絺羅、難陀、孫陀羅難陀、富樓那彌多羅尼子、須菩提、阿難、羅睺羅,如是眾所知識、大阿羅漢等。

復有學、無學二千人。摩訶波闍波提比丘尼,與眷屬六千人俱。羅睺羅母耶輸陀羅比丘尼,亦與眷屬俱。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至)亦與眷屬俱。

 此結集法藏之儀式也。乃世尊臨滅,阿難所請最後垂範,諸經通置於首,具如常解。惟佛說法各稱機宜,其所列眾以當機為首,此經乃最上一乘教菩薩法,而以聲聞居前者,以今開權顯實,特為引攝二乘入佛知見,授記作佛,故為上首。若夫歎德,則曰諸漏已盡,心得自在,正顯諸二乘人心已調柔,堪受大法,斯正機熟得道之時,若下所列諸弟子輩,則其人也。其有學比丘尼等,亦居首者,以佛所化者,有因,有親,餘皆屬因,此則親也。緣因佛性,正為此耳。向下各為授記,是為了因,佛性顯了,利生之能事畢矣。

菩薩摩訶薩八萬人,皆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退轉,皆得陀羅尼,樂說辯才,轉不退轉法輪,供養無量百千諸佛,於諸佛所,植眾德本,常為諸佛之所稱歎,以慈修身,善入佛慧,通達大智,到於彼岸,名稱普聞無量世界,能度無數百千眾生,其名曰:文殊師利菩薩、觀世音菩薩、得大勢菩薩、常精進菩薩、不休息菩薩、寶掌菩薩、藥王菩薩、勇施菩薩、寶月菩薩、月光菩薩、滿月菩薩、大力菩薩、無量力菩薩、越三界菩薩、跋陀婆羅菩薩、彌勒菩薩、寶積菩薩、導師菩薩,如是等菩薩摩訶薩八萬人俱。

爾時,釋提桓因與其眷屬二萬天子俱。復有名月天子、普香天子、寶光天子、四大天王,與其眷屬萬天子俱。自在天子、大自在天子,與其眷屬三萬天子俱。娑婆世界主、梵天王、尸棄大梵、光明大梵等,與其眷屬萬二千天子俱。有八龍王:難陀龍王、跋難陀龍王、娑伽羅龍王、和修吉龍王、德叉迦龍王、阿那婆達多龍王、摩那斯龍王、優缽羅龍王等,各與若干百千眷屬俱。有四緊那羅王:法緊那羅王、妙法緊那羅王、大法緊那羅王、持法緊那羅王,各與若干百千眷屬俱。有四乾闥婆王:樂乾闥婆王、樂音乾闥婆王、美乾闥婆王、美音乾闥婆王,各與若干百千眷屬俱。有四阿修羅王:婆稚阿修羅王、佉羅騫馱阿修羅王、毗摩質多羅阿修羅王、羅侯阿修羅王,各與若干百千眷屬俱。有四迦樓羅王:大威德迦樓羅王、大身迦樓羅王、大滿迦樓羅王、如意迦樓羅王,各與若干百千眷屬俱。韋提希子阿闍世王,與若干百千眷屬俱。各禮佛足,退坐一面。

◎菩薩摩訶薩八萬人(至)各禮佛足退坐一面。

 此序廣列法會之眾也。諸大菩薩,乃助佛揚化,為法眷屬,以佛為出世至聖所說之法,乃絕世之談,自非法身大士,何能鼓簧?文殊是七佛之師,而能妙契佛心,故居上首。此經以智立體,是所宗故,至若諸天人王龍神八部,常隨佛化,為護法眾,故俱在座。以如來出世為化眾生齊成佛道,是為本懷。今為諸二乘人一一授記各得成佛,將畢利生之事,正似長者將終委付家業,并會親族國王大臣剎利居士,為作證盟而付囑之。此所以靈山一會不少一人,可想見其勝集也。若華嚴集眾同異生身有四十二,以表各得一位法門,圓成果海,是知諸經列眾,各有所宗耳。
 上為通序,下為別序。

爾時,世尊四眾圍繞,供養、恭敬、尊重、讚歎。(供養恭敬,尊重讚歎,)為諸菩薩說大乘經,名無量義教菩薩法,佛所護念。佛說此經已,結跏趺坐,入於無量義處三昧,身心不動。是時天雨曼陀羅華、摩訶曼陀羅華、曼殊沙華、摩訶曼殊沙華,而散佛上及諸大眾,普佛世界六種震動。

爾時,會中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侯羅伽、人非人,及諸小王、轉輪聖王,是諸大眾得未曾有,歡喜合掌,一心觀佛。

◎爾時世尊四眾圍繞(至)歡喜合掌一心觀佛。

 此別序發起此經之由致也。將談妙法,先說無量義經者,以四十年前為三乘人所說諸法,皆方便施設,未離心意識量。今將顯示一乘實相佛知見地,故先說此經而為前導,意欲諸人離心識,出情量,乃可入佛知見耳。此經乃諸佛秘密心法,如輪王頂髻中珠,不妄與人,故為佛所護念,此已顯心法之妙矣。復入無量義處三昧者,以顯寂滅一心實相真境,非散心亂意可窺,必從三昧而觀,方可深入無際,故三昧亦名無量義處,此已顯境妙也。心境皆妙,而全經之旨,已彰於此矣。意顯了此心境,方為成佛之真因,故天雨四華,非入此心境,不足以翻破無明,故地搖六震,已顯妙法全體大用,所謂先以定動者也。法會大眾,昔所未見,故皆歡喜,不知所以,故但觀佛而已,冀有所授也。

爾時佛放眉間白毫相光,照東方萬八千世界,靡不周遍,下至阿鼻地獄,上至阿迦尼吒天。於此世界,盡見彼土六趣眾生,又見彼土現在諸佛。及聞諸佛所說經法。並見彼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諸修行得道者。復見諸菩薩摩訶薩、種種因緣、種種信解、種種相貌、行菩薩道。復見諸佛般涅槃者。復見諸佛般涅槃後,以佛舍利、起七寶塔。

◎爾時佛放眉間白毫相光(至)以佛舍利起七寶塔。

 此全彰法界真境也。白毫相光,表中道妙智,所謂自心現自覺聖智境界也。以一真法界普光明智,一切眾生動亂根塵識界,皆是此智隨緣變現。今此智現前,洞然照澈了無隔礙,故遍照東方萬八千界,三界苦樂之依處,六道眾生之輪迴,諸佛成佛之始終,菩薩利生之妙行,皆不離此智用,故皆圓現於光中,了此一光,則淨穢情忘,生佛平等,而一乘實相佛智見地昭然心目之間矣。所謂後以智拔者也。全經大旨,盡見於斯。

爾時彌勒菩薩作是念:「今者、世尊現神變相,以何因緣而有此瑞。今佛世尊入於三昧,是不可思議、現稀有事,當以問誰,誰能答者。」復作此念:「是文殊師利、法王之子,已曾親近供養過去無量諸佛,必應見此稀有之相,我今當問。」

爾時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及諸天龍、鬼神等,咸作此念:「是佛光明神通之相,今當問誰?」

爾時彌勒菩薩,欲自決疑,又觀四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及諸天龍、鬼神、等,眾會之心,而問文殊師利言:「以何因緣、而有此瑞、神通之相,放大光明,照於東方萬八千土,悉見彼佛國界莊嚴?」

於是彌勒菩薩欲重宣此義,以偈問曰:

文殊師利,導師何故、眉間白毫,大光普照。
雨曼陀羅、曼殊沙華,栴檀香風,悅可眾心。
以是因緣,地皆嚴淨,而此世界、六種震動。
時四部眾、咸皆歡喜,身意快然,得未曾有。
眉間光明,照於東方,萬八千土,皆如金色,
從阿鼻獄、上至有頂。諸世界中,六道眾生,
生死所趨、善惡業緣、受報好醜,於此悉見。
又睹諸佛、聖主師子、演說經典,微妙第一。
其聲清淨,出柔軟音,教諸菩薩、無數億萬,
梵音深妙,令人樂聞。各於世界,講說正法、
種種因緣。以無量喻,照明佛法,開悟眾生。
若人遭苦,厭老病死,為說涅槃,盡諸苦際。
若人有福,曾供養佛,志求勝法,為說緣覺。
若有佛子、修種種行,求無上慧,為說淨道。
文殊師利,我住於此,見聞若斯,及千億事,
如是眾多,今當略說。我見彼土,恒沙菩薩,
種種因緣、而求佛道。或有行施,金銀珊瑚、
真珠摩尼、硨磲瑪瑙、金剛諸珍,奴婢車乘、
寶飾輦輿,歡喜布施。回向佛道,願得是乘,
三界第一,諸佛所歎。或有菩薩,駟馬寶車、
欄楯華蓋、軒飾布施。復見菩薩,身肉手足、
及妻子施,求無上道。又見菩薩,頭目身體、
欣樂施與,求佛智慧。文殊師利,我見諸王,
往詣佛所、問無上道,便捨樂土、宮殿臣妾,
剃除鬚髮、而被法服。或見菩薩,而作比丘,
獨處閑靜,樂誦經典。又見菩薩,勇猛精進,
入於深山,思惟佛道。又見離欲,常處空閒,
深修禪定,得五神通。又見菩薩,安禪合掌,
以千萬偈、讚諸法王。復見菩薩,智深志固,
能問諸佛,聞悉受持。又見佛子,定慧具足,
以無量喻、為眾講法,欣樂說法、化諸菩薩,
破魔兵眾、而擊法鼓。又見菩薩,寂然宴默,
天龍恭敬,不以為喜。又見菩薩,處林放光,
濟地獄苦,令入佛道。又見佛子,未嘗睡眠,
經行林中,勤求佛道。又見具戒,威儀無缺,
淨如寶珠,以求佛道。又見佛子,住忍辱力,
增上慢人,惡罵捶打,皆悉能忍,以求佛道。
又見菩薩,離諸戲笑、及癡眷屬,親近智者,
一心除亂,攝念山林、億千萬歲,以求佛道。
或見菩薩,肴膳飲食、百種湯藥、施佛及僧。
名衣上服、價值千萬,或無價衣,施佛及僧。
千萬億種、栴檀寶舍、眾妙臥具、施佛及僧。
清淨園林、華果茂盛、流泉浴池、施佛及僧。
如是等施,種果微妙,歡喜無厭,求無上道。
或有菩薩,說寂滅法,種種教詔,無數眾生。
或見菩薩,觀諸法性、無有二相,猶如虛空。
又見佛子,心無所著,以此妙慧、求無上道。
文殊師利,又有菩薩,佛滅度後,供養舍利。
又見佛子,造諸塔廟、無數恒沙,嚴飾國界,
寶塔高妙、五千由旬,縱廣正等、二千由旬。
一一塔廟,各千幢幡,珠交露幔,寶鈴和鳴。
諸天龍神、人及非人,香華伎樂,常以供養。
文殊師利,諸佛子等,為供舍利,嚴飾塔廟,
國界自然,殊特妙好,如天樹王,其華開敷,
佛放一光。我及眾會,見此國界,種種殊妙,
諸佛神力、智慧稀有,放一淨光,照無量國。
我等見此,得未曾有。佛子文殊,願決眾疑,
四眾欣仰、瞻仁及我,世尊何故,放斯光明。
佛子時答,決疑令喜,何所饒益、演斯光明。
佛坐道場、所得妙法,為欲說此,為當授記,
示諸佛土 眾寶嚴淨、及見諸佛。此非小緣,
文殊當知。四眾龍神,瞻察仁者、為說何等。

◎爾時彌勒菩薩作是念(至)悉見彼佛國界莊嚴。
◎於是彌勒菩薩欲重宣此義以偈問曰。
◎文殊師利導師何故(至)瞻察仁者為說何等。

 此彌勒問明實相真境也。一乘妙法實相真境佛知見地,已盡露於一光之中矣。四眾昔所未見,故驚而起疑,殊非心識思量可到,彌勒雖聖,識情未透,故不免分別,所以騰疑,以文殊大智必能了其原由,且以歷事多佛,必曾見其實事,故須請問以決之。至於所問光中所現六趣眾生之情狀,諸佛利生之事業,菩薩修行之始終,乃至種種求道之因緣,供佛舍利之妙行,歷歷明見。且謂如來入定須臾之頃,光中乃見眾多久遠之事相,纖悉不遺,何緣有此?殊不知舍那如來於菩提場說華嚴時,入普光明智剎那際三昧,乃現十界身,星羅普應,處處說法,利益眾生,是知鹿苑至今四十年中,所作事業,未起剎那三昧,此豈劣解眾生心識分別所能知耶?是則一往所說未盡光中之事,今日乃露法界之一斑耳。故了此光相,則洞見佛心,是謂悟佛知見矣。此非心識可知,亦非言說可到,實為妙法之全體,務在妙悟絕言,是故世尊將談妙法,先以一光為前相也。吾人苟能睹此光相,不言而喻,又何墮落葛藤窠臼哉!

爾時文殊師利語彌勒菩薩摩訶薩、及諸大士,善男子等:「如我惟忖,今佛世尊欲說大法,雨大法雨,吹大法螺,擊大法鼓,演大法義。諸善男子,我於過去諸佛,曾見此瑞,放斯光已,即說大法。是故當知今佛現光,亦復如是,欲令眾生,咸得聞知一切世間難信之法,故現斯瑞。

◎爾時文殊師利語彌勒菩薩(至)難信之法故現斯瑞。

 此文殊總答問意也。夫瑞不虛應,應必有由,故知現瑞將說大法之前相也。雨以潤其焦枯,螺以壹其眾志,鼓以策其疲怠,皆說大法之譬也。以大法希有,恐作尋常,欲生難遭之想,故先以瑞事警發,故曰欲令咸得聞知難信之法,故現斯瑞。

「諸善男子,如過去無量無邊不可思議阿僧祇劫,爾時有佛,號日月燈明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演說正法,初善、中善、後善,其義深遠,其語巧妙,純一無雜,具足清白梵行之相。為求聲聞者、說應四諦法,度生老病死,究竟涅槃。為求辟支佛者、說應十二因緣法。為諸菩薩、說應六波羅蜜,令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成一切種智。」

◎諸善男子如過去無量無邊(至)三菩提成一切種智。

 此引燈明之本始,以證釋迦祖述其道,以顯妙法傳續有由也。佛號日月燈明者,以日月通乎晝夜,照不及者,則燈以繼之。此常然大明不昧,以象普光明智之德也。能證此智,即名為佛,故十號具足,以佛所證根本實智,故所說法稱性而談,故初中後善,隨機分別,故說三乘而為一乘之方便,故曰令成一切種智,引古證今,此則釋迦化儀相同也。

「次復有佛、亦名日月燈明,次復有佛、亦名日月燈明,如是二萬佛、皆同一字,號日月燈明,又同一姓,姓頗羅墮。彌勒當知,初佛後佛,皆同一字,名日月燈明,十號具足。所可說法,初中後善。其最後佛,未出家時、有八王子,一名有意,二名善意,三名無量意,四名寶意,五名增意,六名除疑意,七名向意,八名法意。是八王子,威德自在,各領四天下。是諸王子,聞父出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悉捨王位,亦隨出家,發大乘意,常修梵行,皆為法師,已於千萬佛所、植諸善本。」

◎次復有佛亦名日月燈明(至)千萬佛所植諸善本。

 此歷敘從前二萬億佛名字皆同,而說法亦同,以明佛佛道同,以顯妙法心心相印也。名號及所證既同,而說法又同,故初中後善,以其本智乃轉八識之所成,故最後佛未出家時而有八子,此本覺在纏之象也。八子各領四天下,謂其識不離四大根身也。賴耶出纏故聞父出家,諸識悉捨染污而俱成智矣。故云悉捨王位,亦隨出家常修梵行也。釋迦本既同古,而跡亦相類,本跡既同,而無不同矣。

「是時日月燈明佛說大乘經,名無量義、教菩薩法、佛所護念。說是經已,即於大眾中、結跏趺坐,入於無量義處三昧,身心不動。是時、天雨曼陀羅華,摩訶曼陀羅華,曼殊沙華,摩訶曼殊沙華,而散佛上、及諸大眾。普佛世界,六種震動。爾時會中,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侯羅伽、人非人、及諸小王、轉輪聖王、等。是諸大眾,得未曾有,歡喜合掌,一心觀佛。」

「爾時如來放眉間白毫相光,照東方萬八千佛土,靡不周遍,如今所見、是諸佛土。彌勒當知,爾時會中,有二十億菩薩、樂欲聽法。是諸菩薩,見此光明、普照佛土,得未曾有,欲知此光所為因緣。時有菩薩,名曰妙光,有八百弟子。是時日月燈明佛從三昧起,因妙光菩薩、說大乘經,名妙法蓮華、教菩薩法、佛所護念。六十小劫、不起於座。時會聽者、亦坐一處,六十小劫、身心不動,聽佛所說,謂如食頃。是時眾中,無有一人、若身若心而生懈倦。」

「日月燈明佛於六十小劫說是經已,即於梵、魔、沙門、婆羅門、及天、人、阿修羅、眾中,而宣此言,如來於今日中夜,當入無餘涅槃。時有菩薩,名曰德藏,日月燈明佛即授其記。告諸比丘:『是德藏菩薩,次當作佛,號曰淨身,多陀阿伽度、阿羅訶、三藐三佛陀。』佛授記已,便於中夜、入無餘涅槃。佛滅度後,妙光菩薩持妙法蓮華經,滿八十小劫、為人演說。日月燈明佛八子、皆師妙光。妙光教化,令其堅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諸王子、供養無量百千萬億佛已,皆成佛道,其最後成佛者,名曰燃燈。八百弟子中,有一人、號曰求名,貪著利養,雖復讀誦眾經,而不通利,多所忘失,故號求名。是人亦以種諸善根因緣故,得值無量百千萬億諸佛,供養、恭敬,尊重、讚歎。」

「彌勒當知,爾時妙光菩薩、豈異人乎,我身是也,求名菩薩,汝身是也。今見此瑞、與本無異,是故惟忖,今日如來當說大乘經,名妙法蓮華、教菩薩法、佛所護念。」

◎是時日月燈明佛(至)教菩薩法佛所護念。

 此燈明相傳至二萬億佛,是知佛性種子前無始也。時至而說無量義經,入無量義定者,則佛佛以開佛知見為究竟之談也。雨華動地放光等事一一同今,以顯實相心境始終不二,寂滅真常,是為希有之法也。而彼眾騰疑,則難信難解從來舊矣。非特今也。彼佛出定即說妙法華經,足證開權顯實之法,自古佛佛說法之弘規,以此可知今日之事矣。彼佛說妙法時,六十小劫之久,而聽眾謂如食頃,是知一乘妙法佛知見地,為普光明智,不離剎那際三昧也。一入此三昧,則生滅見亡,頃久一致,了無身心之相,則十世古今始終不離於當念,所以無有一人而生懈倦也。說此經已即入涅槃,諸佛利生了此大事,則出世之本懷畢矣。以此則知我佛不久涅槃時至也。將滅而授德藏之記者,欲以此法付囑有在,冀將傳續於無窮,足證此會弟子各當成佛有分也。彼佛滅後妙光持法華經八十小劫,為人演說者,以顯一乘佛知見地,究竟不離智用也。燈明八子皆師妙光者,以顯妙觀察智,在因則有轉染令淨之功,在果而有鑒機說法之用,所以八子皆令成佛也。八子最後成佛者,號曰然燈,因師妙光而成果,亦仗持經之功用,然燈又為釋迦之本師,則其妙法展轉傳授有自來矣。以明古今一道也。然此佛之知見殊非識情思量分別之境,故求名貪利者而不通利,且以善根為成佛真因,故得值多佛。此又為今日聲聞得記之證也。故文殊結指其人曰﹕彼妙光者我身是也。求名菩薩則汝彌勒是也。彌勒既曾在昔持經,而疑現前之事者,信乎此法非識心分別之境也。歷觀往古入定放光之瑞相,出定說經授記之因緣,則知今日必說大乘妙法蓮華經也。此乃懸序,即今法會之因由,先示實相寂滅之心境,全體大用,一念頓彰,此非言說可到,故放一光圓明顯現,以借文殊大智為眾傍通,畢見如來出世之本懷,即四十年來未起普光明智剎那際三昧也。世尊一日陞座,文殊白槌云﹕諦觀法王法,法王法如是,故後正說妙法,但云如是而已。

爾時文殊師利於大眾中,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我念過去世,無量無數劫,有佛人中尊,號日月燈明。
世尊演說法,度無量眾生、無數億菩薩,令入佛智慧。
佛未出家時、所生八王子,見大聖出家,亦隨修梵行。
時佛說大乘,經名無量義,於諸大眾中,而為廣分別。
佛說此經已,即於法座上、跏趺坐三昧,名無量義處。
天雨曼陀華,天鼓自然鳴,諸天龍鬼神,供養人中尊。
一切諸佛土,即時大震動。佛放眉間光,現諸稀有事,
此光照東方,萬八千佛土,示一切眾生,生死業報處。
有見諸佛土,以眾寶莊嚴,琉璃玻璃色,斯由佛光照。
及見諸天人、龍神夜叉眾、乾闥緊那羅,各供養其佛。
又見諸如來,自然成佛道,身色如金山,端嚴甚微妙,
如淨琉璃中,內現真金像。世尊在大眾,敷演深法義。
一一諸佛土,聲聞眾無數,因佛光所照,悉見彼大眾。
或有諸比丘,在於山林中,精進持淨戒,猶如護明珠。
又見諸菩薩,行施忍辱等,其數如恒沙,斯由佛光照。
又見諸菩薩,深入諸禪定,身心寂不動,以求無上道。
又見諸菩薩,知法寂滅相,各於其國土,說法求佛道。
爾時四部眾,見日月燈佛、現大神通力,其心皆歡喜,
各各自相問,是事何因緣。天人所奉尊、適從三昧起,
讚妙光菩薩,汝為世間眼,一切所歸信,能奉持法藏,
如我所說法,唯汝能證知。世尊既讚歎,令妙光歡喜,
說是法華經,滿六十小劫、不起於此座。所說上妙法,
是妙光法師、悉皆能受持。佛說是法華,令眾歡喜已,
尋即於是日,告於天人眾,諸法實相義,已為汝等說,
我今於中夜,當入於涅槃。汝一心精進,當離於放逸,
諸佛甚難值,億劫時一遇。世尊諸子等、聞佛入涅槃,
各各懷悲惱,佛滅一何速。聖主法之王,安慰無量眾,
我若滅度時,汝等勿憂怖,是德藏菩薩,於無漏實相、
心已得通達,其次當作佛,號曰為淨身,亦度無量眾。
佛此夜滅度,如薪盡火滅,分佈諸舍利,而起無量塔。
比丘比丘尼,其數如恒沙,倍復加精進,以求無上道。

◎爾時文殊師利於大眾中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我念過去世無量無數劫(至)以求無上道。

 此頌長行入定放光,及光中圓現法界事相,生佛始終,一一相同,但於唱滅,詳出教誡勉勗之辭,及滅後起塔四眾精進求道之事,此又預為今會最後之垂範也。以見佛法難值耳。

是妙光法師,奉持佛法藏,八十小劫中、廣宣法華經。
是諸八王子,妙光所開化,堅固無上道,當見無數佛。
供養諸佛已,隨順行大道,相繼得成佛,轉次而授記。
最後天中天,號曰燃燈佛,諸仙之導師,度脫無量眾。
是妙光法師,奉持佛法藏,八十小劫中、廣宣法華經。
是諸八王子,妙光所開化,堅固無上道,當見無數佛。
供養諸佛已,隨順行大道,相繼得成佛,轉次而授記。
最後天中天,號曰燃燈佛,諸仙之導師,度脫無量眾。
是妙光法師,時有一弟子,心常懷懈怠,貪著於名利,
求名利無厭,多遊族姓家,棄捨所習誦,廢忘不通利。
以是因緣故,號之為求名。亦行眾善業,得見無數佛,
供養於諸佛,隨順行大道,具六波羅蜜,今見釋師子。
其後當作佛,號名曰彌勒,廣度諸眾生,其數無有量。
彼佛滅度後,懈怠者汝是,妙光法師者,今則我身是。
我見燈明佛,本光瑞如此,以是知今佛、欲說法華經。
今相如本瑞,是諸佛方便,今佛放光明,助發實相義。
諸人今當知,合掌一心待,佛當雨法雨,充足求道者。
諸求三乘人,若有疑悔者,佛當為除斷,令盡無有餘。

◎是妙光法師奉持佛法藏(至)令盡無有餘。

 此頌助化傳宣顯益皆同,結證必說妙法華經,而先以光瑞為方便也。今佛放光明助發實相義者,以佛知見寂滅心境,殊非言說思量可到,聊以毫端三昧示之,所謂如我按指海印發光,要使諸人直下便見,不隔絲毫。所以宗門諸祖,棒喝交馳,揚眉瞬目,無非直指西來的意,此則不待言說而為方便也。人者苟能了此光相,則日用現前二六時中,咳唾掉臂無非法華三昧矣。


 

閱讀 4169 次數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