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六, 11 六月 2011 05:03

《金剛經》即則初探

作者  中華電子佛典協會新聞電子報


鳩摩羅什大師所譯《金剛經》中「即」、「則」兩字出現頻繁,且不同版本常有出入。對於如何解讀「即」、「則」兩字,古來學者在註解《金剛經》時有過討論,底下是常被提到的一個意見:

「則」與「即」二字,各本每多不同。嘗考其由,起於高麗王名「稷」。彼人欲避其音,故於經中去「即」改「則」,因此以偽亂真。海虞嚴氏折衷諸辨,謂合兩之義為「即」,相仍之義為「則」;「即」或可用之相仍,「則」不可用之合兩。此說最為諦當。--《金剛經註說彙纂》(CBETA, X25, no. 0504, p. 753, a4-p. 753, a8)

以上文字,先是說到經文在北宋流傳至高麗後因避帝諱而改「即」為「則」,二是提出辨析《金剛經》中「即」與「則」兩字的準則。

首先關於「高麗避諱改字」一事,筆者沒能查到任何確切證據。目前大正藏羅什《金剛經》T0235與其底本高麗藏(再雕版)K0013,兩者相互比對,在用字上幾乎一致,且經文中有「即」也有「則」。所以,假如高麗藏初雕時發生避諱事件,應該也是在續雕或再雕之際已被修訂了吧。

再則上述「即」與「則」兩字的辨析準則,換作現代的理解大概如此:
「即」═合兩;不離於此。P 等於 Q。當下相等。
「則」═相仍;由之於此。若 P 則 Q。經由推論或時間而生起關係。
「即」或可用之相仍,「則」不可用之合兩。
按這樣的定義,「即」的使用彈性比「則」大。使用「則」的情況,「即」或許也可以用;但,使用「即」的情況,不可改用「則」。

我們將狀況簡單分作兩種,第一種是只可以用「即」字,第二種是「即」、「則」兩字都可以用。第一種狀況是筆者特別有興趣留意的,我想知道目前所看的大正藏羅什《金剛經》有沒有違反上述準則。

以下是大正藏羅什《金剛經》所有「即」、「則」依序出現的地方,當中「即」字出現20次、「則」字出現34次。在筆者的認知下,行首項目編號後標上"★"號者表示是屬於第一種只可以用「即」字的狀況,其它沒特別標號者則屬於第二種「即」、「則」兩字都可以用的狀況:
 
A.即-20次
時,長老[27]須菩提在大眾中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
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非菩薩。
★如來所說身相,即非身相。
若取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
若取非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
★是福德即非福德性,是故如來說福德多。
★所謂佛法者,即非佛法。
世尊!若阿羅漢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即為著我、人、眾生、壽者。
★如來說三十二相,即是非相,是名三十二相。
★我相即是非相
★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是非相。
★如來說:『一切諸相,即是非相。』
★如來者,即諸法如義。
★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
★如來說莊嚴佛土者,即非莊嚴,是名莊嚴。
★如來說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
★如來說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諸相具足。
若人言:『如來有所說法。』即為謗佛,不能解我所說故。
★世尊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即非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是名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
★所言法相者,如來說即非法相,是名法相。
B.則-34次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
是諸眾生若心取相,則為著我、人、眾生、壽者。
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世尊則不說須菩提是[2]樂阿蘭那行者!
★莊嚴佛土者,[5]則非莊嚴,是名莊嚴。
p. 749, [5] 則=即【明】*
當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法,若是經典所在之處,則為有佛,若尊重弟子。
★佛說般若波羅蜜,[*]則非般若波羅蜜。
p. 749, [5-1] 則=即【明】*
若復有人得聞是經,信心清淨,則生實相,當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
★是實相者,則是非相,是故如來說名實相。
若當來世,後五百歲,其有眾生,得聞是經,信解受持,是人則為第一希有。
離一切諸相,則名諸佛。
若心有住,則為非住。
★一切眾生,[*]則非眾生。
p. 749, [5-2] 則=即【明】*
若菩薩心住於法而行布施,如人入闇,則無所見
當來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於此經受持讀誦,則為如來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見是人,皆得成就無量無邊功德。
若有人能受持讀誦,廣為人說,如來悉知是人,悉見是人,皆得成就不可量、不可稱、無有邊、不可思議功德,如是人等,則為荷擔如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若[6]樂小法者,著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則於此經,不能聽受讀誦、為人解說。
在在處處,若有此經,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所應供養;當知此處,則為是塔,皆應恭敬,作禮圍繞,以諸華香而散其處。
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此經,若為人輕賤,是人先世[7]罪業,應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業則為消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於後末世,有受持讀誦此經,所得功德,我若具說者,或有人聞,心則狂亂,狐疑不信。
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則非菩薩。
若有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然燈佛則不與我[3]受記
★如來說人身長大,則為非大身,是名大身。
若作是言:『我當滅度無量眾生。』則不名菩薩。
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修一切善法,則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若有眾生如來度者,如來則有我、人、眾生、壽者。
★有我者,則非有我,而凡夫之人以為有我。
★凡夫者,如來說則非凡[2]夫。
若以三十二相觀如來者,轉輪聖王則是如來。
若是微塵眾實有者,佛則不說是微塵眾。
★佛說微塵眾,則非微塵眾,是名微塵眾。
★如來所說三千大千世界,則非世界,是名世界。
若世界實有者,則是一合相。
★如來說一合相,則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
一合相者,則是不可說,但凡夫之人貪著其事。
以上 B 中 4,6,12,大正藏有校勘,均表示明本採用「即」字;其它 B 中標上"★"者,大正藏沒校勘。

其實所有標上"★"者,除了A13,都跟「即非詭辭」有關。「即非詭辭」,語見吳汝鈞《金剛經研究》一文,其固定句型為「說xxx,即非xxx,是為xxx」。既然同屬「即非詭辭」句型,為什麼有的用「即」、有的用「則」?在這種地方「即」、「則」通用,這是筆者深深不解的。好比將《心經》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改作「色則是空,空則是色」,味道已然不同;因此將「即非詭辭」句型中的「即非」改作「則非」,也是讓人感到變味。

相較於大正藏羅什《金剛經》,大正藏玄奘所譯《金剛經》「即」字出現30次、「則」字僅出現6次,在「即非詭辭」的用字方面較為一致。比如上述 B 30,31,33(一合理相分第三十),玄奘分別譯作:
如來說極微聚即為非聚故名極微聚。
如來說三千大千世界即非世界故名三千大千世界。
如來說一合執即為非執故名一合執。
可是就江味農《金剛經校勘記》的記錄,羅什《金剛經》唐人寫本「則」字用得多,到了清代流通本「即」字用得多。筆者在不死心之下,翻找了幾份唐代石經刻本,確實也是「則」字用得多。最後,只好認了,接受羅什《金剛經》在原始文字上的不完美。不過,清代有些學者倒是很敢,按著上述「即」、「則」辨析準則來改,徐槐廷所作《金剛經解義》(X25n0509)即是一例。

後記

撰寫這篇沒幾個字的文章,隨著所進行的蒐證及思考過程,其佈局內容一改再改。或許把這篇文字當作推理小說 (從未知中摸索前進) 來讀,可以讀出一點趣味 :-)

文字一開始的重點是想探討羅什原始用字,進行到後來,當看到江味農文獻以及唐本石經後,重點轉 變成是對羅什可能原始用字的不滿意。所以當 文末提出「 江味農『唐人寫本以則字為多』的文獻證據」時,也表達我個人對這個文獻證據的不滿意。這個不滿意,不在於不接受江的發現,而在於就「即」、「則」兩字使用上的“語感”,覺得唐人寫本或刻本,甚至是羅什原始譯文,可能有所缺撼。 極可能,就是由於這種與我類似的不滿意,所以才有後人那些動作,包括高麗「改即作則」的避諱傳說,以及清人修訂「即」、「則」兩字的舉動。

清人改「則」為「即」的舉動,那是一種美化動作,似乎也是清人對待藏經的習慣手法 (如龍藏) ,不能硬說羅什原始文字應當是如何如何。羅什原始用字的原貌,理應要尊重江的發現。但江的發現,著重於經文用字的冰冷歷史事實,他並沒去探究歷史事實裡頭的可能矛盾 ( 為何類似句型沒採用一致用字 ) 。另外,在 CBETA 經文用字修訂立場,作「即」或作「則」,問題很細微 (雖然有些人對這種細微很敏感) ,在沒找到更有力的證據之前,我個人是不會想動它的。


 

閱讀 3369 次數
此分類更多內容: « 佛教相信懺悔嗎?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