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一, 11 七月 2011 15:50

明心見性之探討

作者  釋達觀


前言

修行雖然有八萬四千法,然最終的目的,不外乎是:明心見性,見性成佛。但鮮有人能知其中的奧義,縱修一生也未必能知;若是理路不明,何能下手去修行。

壹、明心、見性、成佛之解析

一般人常認為「明心」、「見性」、「成佛」是同時,因為常講這話,而變成一句口頭禪。尤其讀六祖壇經,是頓悟法門;常誤認「即心即佛。」「一念悟時,眾生是佛。」「若識自性,一悟即至佛地。」「本性是佛,離性無別佛。」故有此錯覺,若我們能再細細研讀,則會發現其實是三個階段。今舉壇經來說明:

一、明心
「時有一客買柴,使令送至客店;客收去,能得錢,卻出門外,見一客誦經。能一聞經語,即開悟。」這是六祖惠能自述,第一次聞金剛經而開悟。但六祖悟了什麼?如果已經見性,又何必到黃梅,禮拜五祖?至東禪寺經八月餘,惠能偈曰:「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但五祖卻說:「亦未見性。」這些問題,不知諸位是否思惟過?

我們深入經文,便可看出,惠能大師第一次聞金剛經是悟了本心,故言:「即開悟」。此階段為「明心」,但未「見性」;故五祖看偈完,說:「亦未見性。」而六祖亦自知,故前往黃梅,禮請五祖開示。

二、見性
經五祖為其說金剛經,至「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惠能言下大悟「一切萬法不離自」。遂啟祖言:「何其自性本自清淨!何其自性本不生滅!何其自性本自具足!何其自性本無動搖!何其自性能生萬法!」惠能大師第二次聞金剛經則是悟了「本性」,故言:「一切萬法不離自」。此階段為「見性」,後來六祖自述:「於忍和尚處,一聞言下便悟,頓見真如本性。」

因此明心、見性是不一樣的境界,像五祖謂惠能曰:「若識自本心,見自本性,即名丈夫、天人師、佛。」先識本心,後見本性。六祖也說:「何不從自心中頓見真如本性」故應先明心,才有機會見性。

三、成佛
若完全見到本性,則謂「見性成佛」,壇經云:「本性是佛,離性無別佛。」涅槃經云:「眾生悉有佛性。」但一般悟道者,見性未必徹見。涅槃經云:「無量菩薩雖具足行諸波羅蜜乃至十住,猶未能見所有佛性,如來既說,即便少見……菩薩位階十地,尚不了了知見佛性,何況聲聞、緣覺之人能得見耶?」

由此可知,二乘人雖明心但「未見」性,菩薩既明心但只「略見」性;層次越高,則見性的範圍越廣,故才有初地菩薩至十地,等覺、妙覺之位階,因此唯有佛,方能「徹見」本性。故見一分性,還未成佛;直到十分全見,才是成佛。

貳、眾生有佛性,為何至今不見其性

涅槃經云:「雖有佛性,以未修習諸善方便,是故未見;以未見故,不能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眾生雖有佛性,但未修行故不見其性。像壇經所云:「緣邪見障重,煩惱根深,猶如大雲覆蓋於日,不得風吹,日光不現。」佛性似日,被我們邪見、煩惱的烏雲所覆蓋,要藉由正見、修行之風來吹散,方能撥雲見日。

當我們不明白真相時,此見則為邪見(即是妄想、執著);若能了悟,則轉邪見為正見。該怎樣建立正知正見呢?金剛經云:「見相非相,則見如來。」見一切相,不著其相,則能見自性,此為正見;又云:「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見一切相,執著其相,則不能見自性如來,此為邪見。舉圖來說明:


上圖,有人於照相機前,而相機中的底片,本來無影像,經按下快門之後,底片即有其人像;就像邪見之人,見相著相,相雖已過,但心中卻還執著其人事,且烙印在其心底,揮之不去。

下圖,有人於鏡子前,而鏡中本來無影像,因人站其前面故出現人像,但此人離開後,鏡中仍然無影像;如同正見之人,見相不著相,物來則應,物去不留。物來時,隨其因緣而生,但鏡子依舊是鏡子,此為隨緣不變;物去時,隨其因緣而滅,但鏡子還是鏡子,此為不變隨緣。

因此,未見性時,佛性雖有卻不能顯現。就像地中雖有寶藏,卻不知挖掘,故依舊窮困;若能自知,即時開挖,則獲無價至寶,由貧變富。故雖有佛性,但不見其性,有等於無,故涅槃經云:「本有今無。」但經修行,自能見性,故涅槃經又云:「本無今有。」

今舉趙州禪師之公案「狗子有、無佛性」來說明。據五燈會元載曰:
  僧問:「狗子還有佛性也無?」
  師曰:「無!」
  僧曰:「上自諸佛下至螻蟻,皆有佛性,狗子為甚麼卻無?」
  師曰:「為伊有業識性在。」
  又有僧問:「狗子還有佛性也無?」
  師曰:「有。」
  僧曰:「既有佛性,為甚麼擅入這個皮袋裡?」
  師曰:「為它明知故犯!」

趙州禪師先說,狗子無佛性;因業識障其佛性,自不見佛性,言:「無。」後說,狗子有佛性;因為它明知故犯,自知有佛性,故言:「有。」涅槃經云:「有、無合故,即是中道,是故佛說眾生佛性非有非無。」壇經亦云:「佛性非常非無常。」故禪師遣空有兩邊,來顯佛性中道之義。

參、如何明心

楞嚴經云:「一切眾生從無始來生死相續,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淨明體,用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輪轉。」修行首先要明白什麼是妄心、真心、自性?妄想即是妄心,為何此想不真?因為有生有滅,故妄心即是生滅心。真心即是本心,本者本來,心者作用,本來之作用;此用本不生滅,人人皆有,故言「常住真心」。自性即是本性,本性即是佛性,佛者覺也,性者本能,眾生皆有覺悟的本能;此本性亦是本不生滅,且無物能染,故言「性淨明體」。因不明真心,不見自性,而以妄想生滅之心,故流轉生死。

我們再由下圖來解釋,妄心、本心、本性。妄心即是識心,當色身之六根,接觸外面之六塵,經由色、受、想、行、識,五蘊之運作而產生意識心,此心即是妄想、執著。故修行當「轉識成智」,怎麼轉呢?佛於楞嚴經中教我們當「捨識用根」,用六根之作用,眼根能見、耳根能聞、鼻根能嗅、舌根能嚐、身根能覺、意根能知,此六種作用不論晝夜寤寐皆是不生滅,在聖不增在凡不減,此為本心。


舉例,眼根「能見」,所見為「色」。燈開則明亮,燈關則黑暗,光有明暗,若隨它起舞,此為生滅之識心;雖光有明暗生滅,但能見之功能,始終不生滅,燈開見明,燈關見暗,見不隨開關明暗而生滅,此見之作用為本心,時時常住真心。

耳根「能聞」,所聞為「聲」。聲來則有聲,聲去則無聲,聲有有無,若隨它影響,此為生滅之識心;雖聲有來去生滅,但能聞之功能,始終不生滅,聲來聞有,聲去聞無,聞不隨聲音而有生滅,此聞之作用為本心,時時常住真心。

因此,修行當以不生滅之本心來起修,故楞嚴經云:「若於因地,以生滅心為本修因,而求佛乘不生滅,無有是處。」正因方能正果,以不生滅心來修,方得不生滅性之果。

肆、見性成佛

然六根之作用,皆從自性而起,識是生死之根本,性是成佛之主因。本來之性,眾生悉有,若不先明心,豈能見本性。因心是性之「用」,性是心之「體」,由「用」歸「體」,方是修行的下手處,故六祖言:「自心歸依自性。」

該怎樣從本心而見本性?其次第又怎麼進行?心經教導「照見五蘊皆空」,則是從有生有滅,至不生不滅,故涅槃經云:「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因此,我們藉由楞嚴經中,觀世音菩薩從耳根入手,修行成道之過程來探討:

世尊!憶念我昔無數恒河沙劫,於時有佛出現於世,名觀世音。我於彼佛發菩提心,彼佛教我從聞、思、修,入三摩地。
 
過去有一尊觀世音佛,而觀世音菩薩於彼佛前,發上求佛道,下化眾生之心。故彼佛教導觀世音菩薩,從耳根之聞性,而非耳識;以正智來思惟,並非意識;一心反聞聞自性,專注於能聞之根性,漸漸契入正定。
 
初於聞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動、靜二相了然不生。

最初時,將心專注於耳根聞性中(聽覺之作用),而非肉耳,亦非耳識,亦非意識之中,從不生不滅的聞性入門。

不要向外攀緣聲塵,一心反聞能聞的自性,自然不隨聲塵所去,直到動相(外面的聲音)消滅,此時靜相則會生起,繼續用功,直到靜相也消滅;到此聲塵完全寂滅,則破了「色蘊」。

如是漸增,聞所聞盡;

動滅則靜生,靜滅則根生,故須循漸勤修,則定力增深,此時能聞所聞俱盡,而無能受及所受,則破前五識之「受蘊」。

盡聞不住,覺所覺空;

根滅則覺生,雖能聞所聞雖盡,但有我之知覺,故須再精進,直到能覺所覺俱空,而自然無住生心,則破第六識之「想蘊」。
 
空覺極圓,空所空滅;

覺滅則空生,雖能覺所覺既空,仍須再修,直到能空所空俱滅,則破第七識之「行蘊」。
 
生滅既滅,寂滅現前。

空滅則滅生,雖能空所空既消,但還有滅相,有滅必有生,故最後再修,直到生相滅相俱盡,則破第八阿賴耶識之「識蘊」。

此時轉識成智,從動滅靜生,靜滅根生,根滅覺生,覺滅空生,空滅滅生,生滅已滅,而達到不生不滅,則自性現前。

忽然超越世出世間,十方圓明。
 
此時超越世間和出世間之障礙,而法身與十方世界融合無礙,為一真法界。
 
獲二殊勝:一者,上合十方諸佛本妙覺心,與佛如來同一慈力。二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眾生,與諸眾生同一悲仰。
 
故能從體起用,獲得二種殊勝之境界。上契十方諸佛,本妙覺心,與佛如來,同一慈力,圓滿上求佛道之心;下合十方一切六道眾生,與諸眾生,同一悲仰,生起下化眾生之願。

結論

楞嚴經中有二十五圓通法門,六根、六塵、六識、七大,門門皆殊勝,各各皆能悟,只要用真心起修,盡能見性成佛道。然修行貴在「老實」二字,故勸行者!「解」當廣,要多讀大乘經;「行」當深,要精進一門深入。若能老實修行,則明心見性,指日可待!

 

閱讀 20693 次數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