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五, 02 四月 2010 17:52

《般若波羅密多心經》語釋

作者  轉貼


有一位菩薩,名字叫做觀自在。當他從內心深處運用起解脫智慧的時候,漸漸
地發現,原來組成我們身心的五蘊等一切法都是幻化不實的。從而證知整日困擾我
們的生、老、病、死等一切苦惱,乃至種種不幸都因其幻化不實而了無蹤影。

於是他感慨地告訴釋迦牟尼的十大弟子之一舍利弗說:“舍利弗啊,原來一切
物質存在與虛空在本質上並沒有什麼兩樣,虛空與物質本來就毫無差別。換句話說,
物質即是虛空,虛空既是物質。甚至於我們的受、想、行、識等內心活動也是一樣,
與虛空完全平等,毫無差別,本來就是一體的。

舍利弗,我們不妨把這個五蘊,也就是色、受、想、行、識,與虛空平等共有的本
質叫做諸法空相,這個名字已經明確告訴我們,一切法,也就是一切存在,它的本
來面目是無自性的空相。通過深入的解脫智慧的觀照,我們可以發現,這個諸法空
相不曾產生,也不會消亡;它不可能被染汙,也談不上清淨;任何情況下它也不會
增長,更不會減少。於是我們可以毫不懷疑地說,從本質上來講,這個虛空當中從
來就不曾有過我們把它叫做色的那些物質;也從來就不曾有過我們把它叫做受、想、
行、識的一切心理活動。

進一步來講,我們身體的五根和我們的思維心從來就不曾有過;我們眼睛所觀看到
的形狀、色彩和光線不曾有過;我們耳朵所聽聞到的聲音不曾有過;我們鼻子所嗅
到的氣味不曾有過;我們舌頭所品嘗到的味道不曾有過;我們皮膚所感觸到的冷、
暖、澀、滑不曾有過;乃至於我們意識當中所憶念、思考以及計劃的一切都不曾有
過。於是,所謂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以及意識從來就不曾產生,它們不
過是一種幻覺而已,我們怎麼能夠把幻覺當做真實的存在呢?由此可知,整個世間
法,包括一切物質和一切心靈,都只不過是一種猶如夢中的虛假存在而已。

在這個虛假的生死輪回當中,縱然我們努力地觀照十二因緣,可我們無論如何
也找不到一個叫做“無明”的傢伙,也就是人們常說的那個無始以來生死輪回的根
本迷惑;更何況由無明而生起的“行”,也就是過去世我們因無明故身心遷流造做
所形成的業;由行業的驅使而被迫前往投胎的“識”心;以及投胎之時,識心與父
精母血相結合所形成的生命種子“名色”;名色在母胎當中逐漸生長發育成熟之後,
形成的胎兒所具備的六根“六入”;胎兒出生之後,六根對外界的直接感受“觸”;
有了接觸就必然會導致身心的感知——“受”;有了深刻的感受之後,就會產生
“愛”的憎愛分別之心;有了貪愛就必然會採取種種方法去“取”得所愛的事物;
這個取的過程則又造下了今生的業,即“有”;既然造下了今生的業,則必然導致
來生的重新投胎“生”;乃至後世的生必將導致後世“老死”的結局。所有的這十
二因緣都不過是一個假設而已,它們根本就不曾在在。當然,我們也根本不必要去
通過什麼修行把它們斷盡。

同理,在這個虛幻的世界和生死輪回當中,我們也不必去瞭解什麼“苦”諦、“集”
諦、“滅”諦和“道“諦,因為一切出世間的佛法都是為了幫助我們從生死輪回當
中解脫而虛設的。既然已知生死輪回的虛幻,這些假設還有什麼實際意義呢?

這個時候,我們不必再去運用什麼“般若波羅密”的解脫智慧,因為我們已經
解脫,我們本來解脫!在解脫的人看來,所謂智慧,只是一個美妙的虛名;面對這
個虛幻的世界,沒有什麼東西值得我們竭力追求乃至擁有,因為所謂得失都只是一
種假相而已。

正因為我們已經沒有得失之心,所以我們才得以超越現世物相而達成自己的覺
悟;同時,我們也才具備了幫助眾生覺悟的能力,以及不求回報的大慈大悲之心。
這樣的人,我們把他叫做菩提薩多,譯為“自覺覺他的人”或“大心眾生”,簡稱
為“菩薩”。

也正是因為我們對於“般若波羅密多”這種解脫智慧已經運用純熟的緣故,我
們才深刻地認識到一切法的空相本質,從而對它們了無牽掛之心。這個無牽掛指的
是我們既不貪戀一切,也不厭惡一切。徹底沒有了牽掛的緣故,我們不再因為失去
任何東西而恐怖,甚至包括我們的身體、思想和生命。對這些現象過於認真與執著
之情可以統稱為顛倒夢想,而沒有了牽掛與恐怖之後,我們也就徹底遠離了這種顛
倒夢想,於是我們便成就了究竟自在與解脫的大般涅槃,漢譯為“大滅度”,滅一
切煩惱,度一切苦厄。這時我們已經超越了身體、思想和生命,我們不是一無所有
的虛空,但我們與虛空一樣灑脫自在。

過去,現在和未來的一切佛,都是由於修習並通達般若波羅密多這個解脫智慧
法門的緣故,才得以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的佛果,漢譯為“無上正等正覺。
修證已經圓滿名為“無上”;泯滅了人、我、物的差別情執名為“正等”;明瞭一
切而沒有能明之心與所明之境的對待名為“正覺”。

綜上所述,我們知道“般若波羅密多”這個法門實在是一個非常神妙的咒語,
是一個具備廣大智慧光明的咒語,更是一個最神聖乃至於無與倫比的咒語。這個
“咒” 的意思是總持,總一切法,持無量義。這個“般若波羅密多”法門的確能夠
幫助我們泯滅一切苦惱與苦難,雖然它的本質也是“諸法空相”,了不可得,可是
它幫助我們解脫的這個作用卻是真實不虛的。因此我要告訴大家如何來持誦這個般
若波羅密多咒,大家應該如下誦念:“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
薩婆訶”。

這個咒語不需要翻譯,否則即失去了它的秘密功用。另外,真正實踐“般若波
羅密多”法門,不僅僅是持誦這最後一句咒語,正確的方法是,在沒有外緣雜務牽
掛和干擾的前提下,靜心誦持整卷《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可以適當思維和觀想經
文中的義理,也就是“隨文入觀”,但必須准備隨時放棄這種思維和觀想。當誦持
和觀想的功夫純熟之後,終有一刻,我們心中的種種情執將冰銷瓦解,我們也將從
此踏上遠離顛倒夢想的涅槃之路。

 

閱讀 3836 次數
此分類更多內容: « 心經四種解釋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