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二, 26 十二月 2017 20:53

二道與五菩提

作者  朱曉武教授

forest clearing

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今日已經是從香海禪寺返回世間兩周,能夠觀察自己心念的諸多變化,確實有意思。諸多念頭的變化,猶如看電影,跌宕起伏,但相比以前而言,似乎心態能夠平和一些,而且時常不由自主地能轉換到旁觀者的視角來看待自我,貪嗔癡似乎減少了一些。在確定了每天的修讀計畫之後,一切都回歸到常態。今日仔細閱讀達觀師父的《金剛經筆記》,對文字般若和觀照般若、二道與五菩提有了新的認識。

  聞思修是通達一切整理的必由之路,文字般若是以文字為載體,文以載道,是瞭解真理的重要途徑,文字般若包括文字、語言、媒體等多種方式,因此理解文字的真實意思就非常重要。對理論的理解,文字傳遞的資訊可能存在遺漏,正如《資訊與正見》中所分析的,資訊的五個層次,都是以文字般若的形式展開。佛經從印度而來,中國很多高僧大德對其進行了翻譯,以漢字特有的音形義進行闡釋,最終形成了中國的佛教。其表達方式、思維邏輯,與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儒家、道家等存在名詞和概念的借用,因而有了更加寬廣的含義,比如“體”、“用”等等。仔細揣摩重要的字詞,是瞭解文字般若的基礎。

  從文字般若,要形成觀照般若。通過文字般若,形成正確的觀念,照見所見諸相,無論是形而上的理,還是形而下的事,皆通過“觀”而照其“事智”和“理智”。舉一個例子,在管理研究的學術界和實踐者常常爭論不休,理論與實踐無法匹配,比如李寧公司 2011 年的國際化戰略,完全採取國際化的理論,重塑品牌,把 logo 改為人字形,但是緊接著就遇到連續三年虧損,庫存積壓,市場份額下降。國際化戰略的理論錯了嗎?不是,而是管理者對理論的理解與運用出了問題。當時管理者的心不在“管理”,沒有真正的“觀照般若”,問題出現在電商平臺與傳統代理模式的利益矛盾,管理者無法把控公司的運營,從上到下的人“心”亂了。2015 年李寧回歸公司管理,重掌公司管理,降伏其心,企業本人創業家精神的回歸,讓李寧公司有了更多的定力,重新拯救李寧。

  金剛經以文字般若,記錄了佛與須菩提的對話,其核心在於二道和五菩提。所謂二道,即是自覺與覺他,“自覺”需要般若道,“覺他”需要方便道。首先要自己能明白般若智慧,然後通過度眾生,來真正實現“實修、實證”。前面的般若道,其實就是明白緣起性空的道理,即是“聞”真理。為何後面還要加上“方便道”,這是實際的做法,即“修”,因為只有通過度眾生才能實現“無我”,當把自己的所有心都放在眾生身上,幫助他人,才會降伏內心的種種妄念,進而安住其心。所以般若道是理論的智慧,方便道是行動的智慧,二者缺一不可。真是巧妙!

  金剛經的綱要分為五個階段(菩提):第一,發心,即主動發正知、正覺、正念,也有一些高僧大德提到信、解、(行)、修、證、(成)等多個學佛的過程,但其中的基本過程是一樣的,也可以用“聞、思、修”的三階段論,其實就是人接受新理論並加以運用的過程。但是,我更願意用“聞、思、修”的邏輯過程,來指導個人的行為。第二,伏心,即降伏諸多妄念,只有降伏了諸多紛亂的妄念,才能安住心,才能定下來,進而生慧。第三,明心,則是前兩個階段之後順利成章的事情,明心見性,心即是性,性即是心。這三菩提,是般若道,即實現自覺的必要過程。但如果沒有後面的方便道,則前面的般若道僅僅是“理論”,只有通過度眾生,才能實現真正的解脫煩惱。所以明心是明白緣起的中道,並能以明心的方式度人度己,所以第四個階段即是出到,從世間來回到世間去,明心也是“發心”,即發心普度眾生。第五,究竟,即達到最終的解脫和圓滿。讀到這裡,不由得讚歎,金剛經構思之精妙,邏輯之完備!整個二道和五菩提,就是發心、修行和證果。整個金剛經,前後環環相扣,如分形理論的尺度效應,也如三千大千世界中之恒河沙,亦有三千大千世界。數千年之前,智慧的結晶,璀璨奪目!

  回到現實中,無論個人還是企業,若能按照二道和五菩提的模式構建自己的發展路徑,則肯定會成功。以個人為例,在整個職業生涯中,發心前 30 年學習理論知識,達到三十而立;30~40 歲降伏其心,實現自我成長和完善,達到“四十不惑”;40~50 歲則是逐步體悟天命,達到五十而知天命,明心;50~60 歲則是出到,為社會奉獻自己的智慧,度眾生,通過這個過程逐步體悟到緣起,去掉分別心,實現無我,六十而“耳順”;60~70 歲則是從心所欲而不逾矩,達到究竟。從這裡可以看出,孔子的人生規劃,也暗合二道五菩提。

  對企業來說,可以用二道五菩提來規劃。首先企業創始人要發心,設定企業的願景與使命,並配置相關的技術、專利或者商業模式。第二,在經歷過初創期之後,企業會面臨多種困難或者機遇,此時選擇就尤為重要,管理最重要的任務即是“選擇”,面對誘人的機會,有所為而有所不為,這就是企業多元化與專業化,最終企業的選擇也是要“伏心”,降伏諸多短期的妄念(可能有較多的盈利機會),選擇長遠的規劃。第三,明心,即是再次反思自己的初心是否能堅持?通過選擇長遠規劃與企業願景,達到相互適配,最終明確自己的存在意義,此時企業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不是為自己生存,而是承擔某種責任和使命。第四,出到,任何企業發展到一定的階段,一定與社會形成互動,企業本身就是緣起,與社會有千絲萬縷的關聯,因此企業本身就肩負著社會責任,小的範圍是與股東的關係,大的層面是與全社會都有關聯,如果企業不能處理社會責任,就會遇到發展瓶頸,甚至有可能轉瞬間倒掉,最近國內多個企業的例子便說明了這個問題。第五,究竟,即達到真正的基業常青。但是實際上,真正基業常青的組織,鮮有盈利性組織,僅僅有學校、宗教等非營利性組織能延續較長的時間。前四個菩提,每個都是企業可能遇到的坎。這種重新劃分企業生命週期的模式,可能更貼近企業的現實。

閱讀 138 次數 最後修改於 週六, 06 一月 2018 11:15
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