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三, 02 九月 2009 19:13

揚州高旻禪寺傳統八十四天十二期精進禪七

作者  樂平



來果老和尚

來果老和尚語:任在一切處辦道十年,不如叢林辦道一日。其義云何?類如木船與飛機為比例,木船一日行數十里,飛機一日行數千里。


揚州高旻禪寺退居方丈德林老和尚

佛教線上1月10日消息 據揚州高旻禪寺網站消息,每年恒例的揚州高旻禪寺十二期精進禪七,現正在進行中。高旻禪寺每年都會按照恒例,由全寺大眾共同禮請,九十多歲高齡的禪門泰斗,德林老和尚親自為大眾主持禪七活動。時間是每年秋季的農曆十月十五至第二年正月十六,總共舉辦十二個精進禪七,為期八十四天,年年如是,今年也如是。高旻禪寺表示,無論哪個道場,能有如此多的十二個精進禪七,這都是少有難得的,這是高旻寺自上來下果老和尚以來,風雨無阻,持之以恒,永遠不變的家風。國內教界還能有宗門泰斗德林老和尚親自領導大家共同熏修,每天都進禪堂與大家共同坐香,隨機開示說法,指導大家用功的路途,這是我們眾生的福報,所以每年冬季禪七,都會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四眾弟子數千指之眾,長途跋涉,來這裡親近老和尚聆聽法要,共同參禪用功辦道。

高旻禪寺表示,歡迎來這裡參加禪七的四眾弟子,需具備愛國愛教思想,有一定打坐基礎,正確佛教信仰,身體健康,道心堅固,素質良好的佛教四眾弟子參加。另外冬季所需的衣物及日用品請您自備。精進禪七是宗門下禪宗道場,最為重要的專修活動。那是要抱著一個話頭,死參不放,每分每秒都要力爭上游,剋期取證的。敬祈,來參加禪七的同修,如法如儀,自始至終,早圓佛道!如您有疑問,可致電高旻禪寺,寺方將作更進一步的解答!(客堂:0514-7511574 0514-7516709)


夏盡冬至,小寒初降。農曆十月十五日,對高旻寺來說,是個令人興奮的特殊日子。今天,就要結制起七了。寺院里到處貼著紅紙條,如“念佛是誰”、“照顧話頭”、“勇猛精進”、“漸入佳境”等,空氣中瀰漫著濃濃的喜氣。高旻寺以“冬參夏學”為宗旨,農禪並重。整個夏天,師父們都出坡勞動,培福培慧,終於等到了今天,大冶洪爐乍開,正是考核自己一年行道的結果,希望能在七期里剋期取證,解決自己的生死大事,跳出三界輪迴的苦海,獲得永恒的清凈與自在。

法輪未轉食輪先行。一大早,齋堂前就挂出了請職牌,列明今年新請各位班首名號,中午,在小廚房請班首齋。這是起七前一個非常重要的活動。班首,是在禪堂里領眾熏修的法身父母,為和尚分座說法,與大眾拔釘抽楔,維護禪堂的大規矩小法則,帶領大眾在“念佛是誰”這條道路上前進,每天都費心費力,勞苦功高,先要好好犒勞一下,表示常住上對班首師父的重視與感謝,希望班首師父能盡出世導師的職責,全功全德,帶領大眾把今年的禪七打好,不辜負常住一片苦心。                                 

下午上過晚殿后,與往常不同的是,大眾要向佛菩薩告生死假,然后排班到祖師殿向祖師告生死假。告生死假的意義就是,把自己的生死全都交給了佛菩薩,託付給主七大和尚。打禪七,這是嚴肅的,這如同軍隊出征,先要立下軍令狀一樣。告過生死假,自己的生死就完全在禪堂中了,那是生也打七,死也打七,沒有什麼病假、香假、經行假,就是病得就要死了,也得堅持打七,沒得二話商量。這種峻烈的家風,完全是為了能在七期里獲得一點到家消息,不辜負自己辭親割愛,辛苦學道一場。高旻寺的“生死大道場”也是這麼來的。         

養息香時間,大眾齊進禪堂。待大眾坐定,維那師父表堂白:“恭喜大眾師父,今天,常住上又起七了。”接著說,“現在先請監香師父,點到哪位師父,哪位師父就站起來。”一一點名后,維那師父站起來,走到監香師父前,一位悅眾師父雙手捧著一摞監香香板緊跟其后。維那師父與監香師父對面合十問訊后,接過悅眾師父遞過來的香板雙手送與監香師父,監香師父雙手接過,一一送完后,維那師父歸位,招呼說,“現在請監香師父行十方禮。”監香師父出位,在距佛龕六七米前一字排開,先是向上朝佛像頂禮三拜,問訊;向西單師父一拜,西單師父低頭還禮,問訊;向上一拜,問訊;向東單師父一拜,東單師父低頭還禮,問訊;向上一拜,問訊。十方禮行畢,維那師父招呼,“八字排班”,話音剛落,監香師父與班首師父立刻八字排開,香板橫持手中,像金剛大士一樣,從大門到佛龕前形成一條莊嚴的大道。大眾原本是挂腿子坐在禪凳上的,這時也迅速地如眾星烘月般圍上來,在監香師父與班首師父身后排班站好。維那師父則走到佛龕前靠東單方向,與西單的前一位班首並排站立,那位悅眾師父也緊隨其后,挨著佛龕站立。這時,一位師父趕緊搬來一把椅子,距佛龕前二米遠處放好,用一條紅椅帔蓋上,再把一根一米見長的上面用毛筆字寫著“直指”兩個大字的半圓形的竹片,放在椅子前,底端著地,上端靠在椅子中間。維那師父再呼,“傳牌”,一位高大的、法相莊嚴的香燈師父應聲雙手恭持一塊上面寫著“起七”兩個大字的長約70cm,寬約50cm的大紅牌,與胸平齊,穩健地踏進禪堂大門,距佛龕六七米處,居中稍站定,將手中的紅牌向上舉了三下,問訊;然后轉身向西,向上舉一下,問訊;居中向上舉一下,問訊;再轉身向東,向上舉一下,問訊;居中向上舉一下,問訊。接著轉身向東邁進幾步,折身朝佛龕方向走,距維那師父一步遠處,又折身向西走兩三步,站定,朝前一位班首師父,將手中的紅牌向上舉一下,轉身向大門方向走,返回原來位置,居中站定,又轉身再向西單邁進幾步,折身朝佛龕方向走,距前一位班首師父一步遠處,折身向東走兩三步,站定,將紅牌向上舉一下,把牌傳與維那師父,維那師父接過牌后,遞與站在身后的悅眾師父,悅眾師父則恭恭敬敬地把牌擺在佛龕上。維那師父與香燈師父對面合十問訊后,香燈師父沿東單返回原位,居中問訊后退出。維那師父招呼,“請同寮師父打二磬迎請和尚。”這時早就站在禪堂門口的二位師父,將手中的引磬一前一后各敲了四下,鞠躬互相問訊后,轉身一齊向外到韋馱殿,迎請早就等候在那裏的主七大和尚。此時禪堂里雖有幾百人,卻靜得連互相的心跳都能聽得到,“于無聲處有驚雷”,迎請進來的會是誰呢?高旻寺在今年農曆四月份,已完成了新老交替,原住持德林老和尚,為培養后繼,以年事已高為辭,請求“引”退,當家師父文龍法師深感責任重大,師恩如山如海,百般推辭不得,誠惶誠恐地接下了住持位。但禪七乃解決生死問題之至關重要之事,而且慕高旻道,來參高旻禪的,無不是景仰德林老和尚的莫測高深佛法。難以想像,這次禪七若無老和尚參與,將會是怎樣一個景象?禪堂里的主法者維摩龕的位置也在新老交替中傳與了新方丈,悅眾師父迎請進來的會是誰呢?從禪堂門口到韋馱殿,只有兩分鐘的路程,但在禪堂里等候的,雙眼緊盯著大門,心懸到了嗓門的僧俗人眾,卻覺得這兩分鐘有如一個世紀那麼長。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了,大眾的心“撲通撲通”直跳。隨著門外一輕一重有節奏的引磬聲,一個略顯蒼老,卻挺拔得如臨風傲雪的松柏,穿著一件再平常不過的灰白大褂,右手握著一塊香板的身影,慢慢地出現在禪堂門口,進入了大眾的視線,是老和尚!要不是在不立語言文字的禪堂里,大眾就要歡呼起來了!許多師父的嘴角微微向上翹著,眼角有異樣的光在閃動,這是多麼感人的一幕啊!只是禪和子向來定力尚好,表面的平靜還能保持。那麼熟悉的身影,這次卻顯得是那麼的來之不易!老和尚今年已是九十二歲高齡,仍念念不忘高旻這支靜香,放心不下禪宗這個千年古道場,儘管已傳位引退,但在新方丈與大眾師父的殷勤請求下,不顧年衰體弱,沉疴在身,置醫生的諄諄勸阻于罔聞,仍挑起今年禪七領眾熏修的重擔,多麼可親可敬的老和尚啊!

老和尚在侍者的摻扶下,慢慢走到放著直指的法座旁,向悅眾師父略一示意,悅眾師父趕緊把椅子和直指搬走。老和尚居中站定,侍者也退到一邊。維那師父即招呼,“頂禮和尚三拜。”老和尚說,“不為禮。”大眾師父依教奉行一問訊,重新站好班。老和尚嚴肅地環視一下兩序大眾,大眾息心屏氣。此刻禪堂雖靜,卻隱隱地像夾著轟轟雷聲。“一念起,法界收,一葉落,大地秋。”驚雷終於響起,震懾著每個人的心頭。“夏去冬來,蕭瑟寒風今又是。生死事大,無常迅速。今夕斯時,高旻堂上,道海堂中,千賢畢至,海眾云臻。念生死苦,發菩提心。只為向上一著,慕道來參。常住循例結制,九旬行道,特邀貧僧為之起七一句,又作麼生?禪門一路設三關,大似浮云遮日面。要期識得本來人,一念不生全體現。”大眾還在回味的當兒,老和尚猛地以香板點地,振威一喝“起--!”餘音未了,“起--!”班首師父監香師父齊聲回應,當值師父飛奔到維那桌前挂二板一鐘,大眾則趕緊低頭彎腰,手抱大腿地跑起了“起”字。禪七正式開始了,大冶煉洪爐已燒得通紅,生死將在這裡了斷,佛祖將從這裡出生!


 

閱讀 6162 次數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