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四, 03 三月 2011 05:34

弱者! 你的名字叫「和尚」

作者  星雲大師 出處︰人間福報

 


日前來台訪問的大陸海協會會長 陳雲林先生,十多年來專職處理兩岸事務。我與他相識,是最近十年來我到大陸建寺,才有所往來。

期間,我曾多次到大陸,有一次承他專程從北京到上海,我們晤談甚歡;之後,我應邀到海南島參加觀音像開光,他也前往與我相談許久;兩年前,我到湖南長沙參加「一筆字」展出,他也飛往長沙,就如故人重訪,友誼當然更加深厚。

陳先生之前三來台灣,雖未能越過濁水溪,但他都用電話與我聯繫,希望有機會南下高雄,到佛光山參觀。這次他第四度到台灣,雖然是帶著經貿參訪團,但行程中也安排到佛光山訪問。

不談兩岸的關係,就說我們十年相交的情誼,我創建佛光山,他專程而來,我能不歡迎嗎?我站在朋友立場以禮接待,對此,有些網路所發表的個人文章責怪我,說:「和尚穿著袈裟迎接大官」等諸多不是,我想請問:和尚,難道就沒有朋友嗎?

也許你要說:他是政治人物!過去釋迦牟尼佛迎接頻婆娑羅王與波斯匿王,他也不應該嗎?現在梵蒂岡的教宗迎接各國元首、大官及重要人士,他也不得體嗎?

和尚,並沒有被褫奪公權,他和每個公民一樣,難道他連接近朋友的自由都沒有嗎?這就如同我從童年出家,活到現在八十多歲,走過七十多年的出家歲月,我曾在長途旅行的火車上看報紙,旁邊的乘客譏諷說:和尚也看報紙啊!

五十多年前,台灣很流行用鋼筆寫字,我也有一支不是很好的鋼筆,見者也說:和尚也用鋼筆!用鋼筆有罪嗎?甚至現代人提倡守時,我在多年前因為弘法行程繁忙,怕忙中誤時對不起信眾,因此種種的節省才買了一隻手錶,見者也質疑:你們和尚也帶手錶嗎?我在台北國父紀念館連續三十年,每年固定舉辦三天的講演,有多次從高雄乘坐汽車趕到國父紀念館,下車時,多次聽到一旁的人議論:和尚還坐汽車喔!

我從高雄到台北講演,不坐汽車,難道要我走路走一個禮拜嗎?諸如此類的種種閒言雜話,過去數十年來我都不計較,總當成是在修行「忍辱波羅蜜」,甚至自己也觀想:感謝這許多譏諷我的人,他們的批評正是替我消災。

於是就這樣,一天又一天,一次又一次,我都默默的忍受下來,如今回首人生路,七十多年的出家歲月,多少政治的迫害、同門的打壓、社會的誤解,以及許多不實的批評和屈辱,都像雲煙一樣,輕飄飄的過去,還有什麼不能忍耐的嗎?

然而這一次 陳雲林 先生來訪,事後徒眾告訴我,媒體報導多數都持正面看法,尤其對於我送給陳雲林「情義人生」四個字,輿論更是多所讚美,認為人間應該要有情義;只不過仍有少數人發出一些雜音,認為出家人不應該迎接政治人物。

由此不禁想到,佛教裡多少的和尚,他們都與我有同樣的命運;為了萬千的佛門同道,以及台灣多數的佛教信徒,雖然個人毀譽不計,但在自我懺悔之餘,還是不免從內心發出深沉的感慨:弱者!你的名字叫「和尚」!
 

閱讀 3350 次數
此分類更多內容: « 慈悲 多 »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