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一, 24 三月 2008 07:28

玉琳國師傳奇 〈14〉

作者  星雲大師


十四.將此一命布施給人

玉琳被捕以後,這消息很快的傳到醒群的耳中,像晴空的一聲霹靂,唬得她目瞪口呆,半天說不出話來。

這是她做夢之中也不會夢到的事,居然像事實般的擺在眼前,「玉琳會謀財害命」,這在醒群的心海之中,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

然而,玉琳的念珠怎麼會落在死者的手中呢?死者的金銀飾物又怎麼會藏在玉琳的包袱之中呢?這不但醒群是百思不得一解,就是庵中一切人也感到這件命案的離奇!

說到玉琳會謀財害命,他為什麼要謀財害命呢?宰相府中的財色名利,那一件不夠人羨慕,而玉琳都把這些視如可厭之物,昨日贈送給他的幾大箱的禮物,他看都沒有看上一眼,一個丫鬟身上區區的金銀飾物,能算得什麼呢?他為什麼要謀她的財?害她的命?

醒群反覆的思維,她認為這件命案非常的離奇,玉琳一定是被無辜的冤屈,以宰相府中的權勢,雖然馬上可以把他保釋營救出來,但玉琳的冤屈如何才能洗清呢?她想到這裏,深深的感到對不起玉琳。

她即刻命令翠紅著吳師爺用相府的名義寫一保釋書遞到縣衙門裏去,不論怎樣,不能讓玉琳和別的犯人一樣,坐進囚牢。

過了一會,翠紅來回話說,吳師爺的意思認為這是一件人命案子,不能借用相府的權威,使死者冤屈不申,希望小姐不要太感情用事。

醒群聽了,非常氣憤,她深怪吳師爺不該以為同玉琳頂撞過幾句,就這樣狠心的坐視不救。

她隨即取出文房四寶,親自委婉的寫了一封書信著翠紅送給本城有名的清廉正直的劉縣官,說明玉琳的人格,有如白色的荷蓮,他救度眾生的悲心時嫌不夠,那會有犯殺人的行為?這其中的冤屈,希望縣官不要冤屈好人。

醒群在寫信的時候,往事一幕一幕的映現在她的心頭,從崇恩寺的大殿上會見玉琳,到洞房花燭夜時給玉琳感動;從玉琳由相府回崇恩寺,到千華庵中再相逢,玉琳處處表現的都是堅貞不拔的學道意志,處處都是發揚的救人救己的精神,誰會料想到這位可敬可佩的人,因為自己多留他住了兩天,竟使他遭遇到如此的不幸,像夢似的,像煙似的,這人生是多麼令人捉摸不到!

醒群把信寫好,吩咐翠紅道:

『翠紅!你把我這封信送給本地的縣官,你和他講,就說是我的意思,我希望他另抓兇手,火速的放出玉琳,因為他是我的師父,而且,他不是殺人的人!』

『不過,玉琳師父的佛珠,包袱中的金飾,真是令人疑惑!』翠紅接過小姐手中的信,她覺得那是無法否認的罪證。

『翠紅!難道你也是相信玉琳師父是貪財害命的人?』玉琳像聖潔的偶像,在醒群的腦海之中,其崇高偉大,並不因此而發生動搖。

『丫鬟的意思倒不是懷疑玉琳師父,』翠紅答道:『因為我們要想把玉琳師父救出來的話,對於這犯罪的證據一定非得要洗刷清楚,不然,就算是玉琳師父出來,在名譽上一定也很不好聽,像一塊白玉,上面有了污點,非得把污點去了才保存玉的價值,玉的可貴!』

『翠紅!你說得很對。但是,這佛珠究竟怎麼才會弄到死者的手中去呢?死者的金鐲等怎麼會放到玉琳師父的包袱中去呢?』

『那除非要問玉琳師父才會知道。』

『死丫鬟!難道人真是玉琳師父殺的嗎?』醒群大聲斥道,她滿眶的眼淚,就差些掉下來。

『不!不!那除非殺死翠玉的人才知道!』翠紅趕快糾正自己剛才說的話。

『誰會殺死這個丫鬟呢?她才來了沒有多久,別人對她都無仇恨,誰會這麼狠心呢?』

『問題就是難在這裡!』

『翠紅!這些話等會再說吧,你趕快替我把信送去,我急等著你的回信!』

翠紅拿著醒群的信退了下來,她走在路上,想想也很傷心,幾乎要大哭一場!

她想到玉琳的為人,不但小姐佩服得五體投地,就是自己也不知受過他多少感化。

她拿了小姐的書信,迅速的向縣衙門走去,她的心中感到非常的委屈,如果被捕的不是玉琳,她何至於要跑到縣衙裏來。翠紅雖是一個丫鬟,可是她在宰相府中見到的大人物多了,區區的一個縣官,她根本就不放在眼中。她以為她走進縣衙,憑著這封信,玉琳隨即可以跟她出來,那時候,她還預備叫縣官派一頂轎子把玉琳抬回去哩。

她走進了宜興縣的縣衙,守門官見她是個年輕的女孩子,怎麼膽敢到衙門上來,他們把她打量了一番,就問她是來做什麼的?

翠紅傲慢的拿出小姐的書信,信封上赫然印著王相府的官印,守門官不敢怠慢,趕快的把她引見宜興縣的劉縣太爺。

劉縣官接過醒群的信,滿臉的堆下笑容,但等他把醒群的信看完,臉色忽然又陰沉起來。

『對不起,真抱歉得很,我們不能照這信上所指示的去做。』劉縣官很嚴肅又很膽怯的說。

『你是什麼意思?』翠紅急著問。

『我們不能釋放上午被捕來的那個玉琳和尚!』

『為什麼?』翠紅瞪大了眼睛,心跳起來。

『我們剛才已經開堂審訊過一次,那個玉琳已經招供,他說人是他殺的!』

『他已經招供人是他殺的?』這意料不到的事,聽在翠紅的耳中,忽然她眼前星花撩亂,天旋地轉起來。

『是的,這是他的口供!』劉縣官把玉琳招認的口供給翠紅:『所以,大清的皇法,決定不能釋放一個已招認的殺人犯!』

『縣老爺!這是冤枉!』翠紅壓制著激動的情感,大概看了一看玉琳的招供。

『皇法是公平的,就是皇親國戚也不能例外。我們沒有苦打承招,不會冤枉他,這完全是他的天良發現,走上公堂來就自己承認招供的!』

『請問我可不可以會見玉琳師父嗎?』翠紅知道這時說多了是沒有用的,他想當面問一下玉琳,他為什麼竟是這樣的一個出乎人意外的大傻子。

『本來,玉琳是殺人的兇犯,是不容許人會見的,不過,我知道老相爺和他的千金很器重此人,就讓你去見他一次也好。』

『你既然知道我們的老爺和他的千金器重此人,那你就要設法救他呀!』翠紅覺得這是個機會,很溫和的看了看劉縣官。

『但是,法律之前,是沒有人情可講的。』這位劉縣官正直得像個宋朝的包丞相一樣是。

『請你帶我去見玉琳師父吧!』翠紅很失望。

劉縣官在宰相府中佣人的面前,很禮貌的把翠紅引見了玉琳。

玉琳被捕以後,縣衙裏也知道這不是等閑的犯人,不敢隨便的把他關在一般的囚牢中,讓他嘗到鐵窗的風味。玉琳只是被幽禁在一間暗室裏。他進去就隨地盤膝打坐,閉目養神。

翠紅見到玉琳的時候,先是眼淚鼻涕的哭泣起來,然後團在玉琳的身旁,抽咽得不能成聲。

玉琳像寒冬的枯木,令人一見就是陰冷的感覺,他除了微睜了一下眼睛看看翠紅,就一動也沒有動。

好久,翠紅收歛了眼淚,說道:

『小姐命我來看你。』

『謝謝!』玉琳冰冷的回答。

『我們不相信人是你殺的!』

『證據說明是如此。』

『那你為什麼要殺害她呢?』

『你不是法官,我不願意告訴你。』

『你真傻,就算是你殺了人,為什麼又很快的招認?我真錯認你是個聰明的人。』

『這是你們所不懂得的事,世間上太麻煩,我這樣不是省去很多的麻煩嗎?我很高興,有這樣一個好的機會,就算是死了,可是讓我在修行的路上,倒反而做下一件有意義的事!』

『可是,你過去是一個很要體面的人,那你現在就該寧願被他們剝奪生命,也不能不珍惜你自己純潔清白的人格!』

翠紅這樣一說,玉琳倒驚奇起來,他想不到這麼一個小丫鬟,居然也懂這樣的道理,不過,在玉琳自然還有高於她一層的看法,他聽了她的話,並沒有動一點聲色。

在玉琳,何嘗沒有想到翠紅所說的道理,他也知道,一個人生存在世間上,最要緊的就是有清白的人格,當初到相府中去招親,所以沒有多予耽擱,趕快就回,還不也就是為了清白的人格!人有清白的人格,才是具有了生命真正的價值!可是,玉琳近幾個月裏,他對於人生已另有一套看法。他近來參禪打坐,在寂靜的禪的境界中,對人生的認識又深了一層體會。所謂這個世間上的人,有人有清白的人格,有人沒有清白人格,這本沒有一定的標準,這只不過是會得欺瞞與不會欺瞞罷了。貪污腐化的官吏,因為他欺瞞人民得法,人們一樣對他敬重羨慕;志士仁人,因為他勇於直言,往往說他藐視王法,遭受刑章。這世間永遠是一個非理不清的世間。會得投機取巧的人,黑的他也會把它變成白的;不會投機取巧的人,白的也會被人說成黑的。好像這世間是一個宜假不宜真的世間。師兄玉嵐的人格有什麼缺點,只是師兄不會裝模作樣,大家就都說師兄是一個瘋瘋傻傻的人;自己沒有殺人,但他相信這時候將有很多的人都說玉琳是一個殺人的兇手。向誰洗清這些冤屈的污點呢?那將是多麼費週折的事!而且,修學菩薩道的人,只有成就眾生,不可危害眾生。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這才是學道之人的條件!現在,既然有人放不下他,替他佈置下這個陷阱,他以為這一定是過去生中自己害過他,所以才有今日的果報。為了解除往昔的因果,還是承當這次的冤屈,就算冤家宜解不宜結吧!而且,自己這樣爽直的招供,可能感動這位作惡的人,使他以後不致於再害別人。以德報怨,玉琳早就定下這個主張!同時,他現在更覺悟到自己與眾生一體的真理,以及怨親平等的修養。自己如不招認,那時一定會有別人來受這罪刑,自己是勝利了,而讓別人來受苦,這是他現在無論如何不肯如此做的。將此一命,布施給人,倒也是不辜負在這世間上走了一遭。

眼前,雖然將有不少的人誤解他是兇手,但人們所見所知的本來就是一些錯覺,一般人的錯覺會冤屈他,真理畢竟是不會冤屈他的。

玉琳因為有這樣闊達的思想,所以,他一點不為被冤屈而懊惱。榮華富貴,生死輪迴,一切都是空花水月,在這些假相上,玉琳倒真是解脫了。

『翠紅!』玉琳低低的叫道:『這是我的業力所感,是我自己的事,與你們無關,你回去吧!在我活在世界上一天,我不希望你再來看我!』

翠紅聽到這話,像銳利的尖刀剌上她的心一樣,她不覺又放聲大哭起來,她嗚咽著說道:

『請你再不要說這樣無情的話,你在這裡安心,好人遭受磨難是有盡期的,小姐一定會為你設法,我明天再來。……』

『少說!難道你不怕我謀你的財害你的命!』玉琳阻止和恐嚇翠紅。

『假若死在你的手上,是我修來的福氣!也是我的光榮!』

玉琳那恐嚇的話,是希望翠紅等再不要來此纏繞。但了解敬重玉琳的翠紅,並沒有為他的這話嚇住。

『你們還有多少話說?』劉縣官有禮貌而又威嚴的站在門口問。

『去吧!翠紅!』玉琳說後就閉起了眼睛。

翠紅流著眼淚,無可奈何的拖著沉重的腳步,離開玉琳。

翠紅跟劉縣官走出來,她對他說:

『玉琳師父不是一個犯罪的人,你們不要以為他的招認就以為是真的。他在這裡,你們要好好的照應他,如果你們對他有不禮貌的地方,那就是你們瞧不起我們小姐和尊貴的相府。因為我們相府中除了一兩位師爺以外,他是我們相府中大家所敬重的師父!』

劉縣官在不違反法律的原則下,並不敢得罪所謂尊貴的宰相府,他只是連連的點頭。

翠紅走出縣衙,往千華庵走去,他想,要是小姐知道玉琳師父招認,她將要哭斷了肝腸!

 

閱讀 2198 次數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