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四, 12 十月 2017 21:28

問學札記

作者  慈愔

 img201306200008070

十月三日,香海禪寺。 

  得遇來自寶島臺灣的達觀法師,求教佛法與心靈之問題。

1.關於如何看待世界和人生 

  蓋以為,從終極層面,佛法與其他宗教及哲學都是關於世界觀、人生觀等哲學問題的理論闡釋,只是在方法論、價值觀上導向有所不同。

  《心經》是給我這一認知的佛教基本教義。其中空性、空相之說揭示和啟發了,世間萬事萬物流變的特性。進而,告知人們一切虛妄不實,心認知但不要執著,方獲解脫。

  這與哲學唯物論世界觀與辯證法有所異同。佛教中萬物是心力變現的存在,在唯物論中那是客觀存在的自然或社會的產物,有些是自然界作用的結果,有些是人類智慧的結晶。

  然在物的變化性質上,看法高度趨同。感到真正的意識形態一定會透過事物現象,深達本質,對於傳承千年的哲學、宗教,在此站在了同一層面。這一認知,搭建由此及彼溝通的橋樑,具有理解的相容性。

  達觀師父從認識論解說空性、空相等形而上問題,深一步啟發了如何看待客觀事物和洞悉事情產生、發展、消亡、轉換等動態觀點,進而闡明,廣義狹義之空性、空相要義,面對虛妄之現象,既要智慧認識空性(明心見性),又要智慧面對空性(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在本體論上,借用佛祖請各宗教學派一起聚喝咖啡,喻意萬宗同源,看破不說破。

  有宗教或信仰原教旨主義傾向的,只堅持維護自己信仰的,排斥或詆毀其他,都是未能真正明瞭其隱含著息息相通、相容並蓄的宗義內涵。

2.關於如何面對困惑和解脫

  宗教、傳統文化作為軟力量不同於上層建築意識形態,不單服務上層建築,在更深層次對人生存意義及心靈慰籍具有重要的導向。

  現實社會存在利益、資源的不平等分配,也存在理解溝通等諸多方面煩擾,求不得、怨憎會伴隨人生,致使幸福感獲得上大打折扣。

  任何宗教或學說均具有義與形二元形式,基本意旨基礎上,方法論衍生了諸多習得的方式與法門。在個體心靈認知方面,目前更多為自我的心法意念。置行深而多障礙,在多樣性存在的紛擾現實中,要學會甄辨與取舍,選擇正確路徑和方向,方為釋疑解惑,抵達心靈彼岸的通道。

  達觀師父分析了四種行悟的方法,較其他被動的三法,第四種為在明心見性基礎上的法門修行,正視問題,解決問題,知了因緣,轉換心境。在事境中看到轉化、看到希望,看到未來,定性,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這對於如何看待問題和困惑,並能有效面對,提供了可行性的方法。

3.提升學習認知和溝通能力

  學經典,書讀百遍,其義自現。打通思想的制捁,獲得心靈的自由和解放。以認知真理,獲得正見為目標,反對唯權威論。聞、思、修、證等方面需不斷精進。善學,以問題為導向,開啟求真之路,啟迪心智。會聽、善問,終一主題,層層深入。正行,通曉道理,知行合一。

  在與人溝通上,去分別心,面對爭執,平心而待,分析溝通,瞭解因由,理清因與果的邏輯關係,妥善解決。學會反觀自身,換位思考,凡事在心,方寸得失洞心性,反轉解脫靠修為,一念天堂與地獄,心安放下、喜樂常在!

  時間有限,諸多想法思考未能逐一枚舉求解,但得大於失,總之,以慰前次未盡之憾。然學無涯、知有界,追問心靈的歷程中還將遇見層出不窮的新問題,好在有明師與好書,甚以為幸!謹記于丁酉年中秋!

 

【隨想一】

  香海禪寺歸來,在心靈認知方面頗多受益,但因對佛法、心法前期 研究較少,仍感諸多不明,如習法只見樹木、不見森林;學用分離;體用分別、頓悟與漸悟、空相與智慧等。

一點習得:

  一以問題和障礙為出發點,不斷追問,探求真知。佛陀先看到大眾 疾苦,才在更高層面思考人生,指引方向。我等常人,可站在巨人肩上,參悟其道,明心見性。

  二淨心研讀經典原著。參透一法、一知,須排除他念,淨空頭腦,在經典原著上下功夫研讀。經典原著往往字不在多,為濃縮的精華。簡約思想,勿使其他思潮占容過多,偏離正道。貴在深究,不悟不休,在此基礎上,及時補充必要的知識點,以求通達。

  三是學以致用。法如明燈利器、是究竟,如獲明燈探照內心,如利刃直達心底,如師父所言能一箭射眾。掌握它,去愚癡,以正行。

  《金剛經般若波羅蜜經》為佛法研習的經典著作。以下為簡稱。

  《金剛經》——空相空性再論。是即為無,無相無法,具名為虛。

  《離相寂滅分第十四》是實相者。即是非相。我相即非相。無眾生相。應生無所住心。離一切諸相。如來說第一波羅蜜。即非第一波羅蜜。是名第一波羅蜜。如來所得法。無實無虛。若菩薩心住于法。如人入暗。則無所見。《一體同觀分第十八》“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千種心,皆為非心。由非而得,千種心為非心,執著何為?

  凡物得以以具象存在的都終如流星般飛逝,如流沙不可盈握。變化的恒在,造就時事的無常,這是自然法則,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是常道、天道。對於此,人們的感知不是沒有,而是片面、局部和階段性的,如生活偶然事件、身邊的物是人非,衝擊作用力強時,會讓人真切感受到生命的短暫無常,悲歡離合,煩惱痛苦,猶如佛教對世界苦痛的諸般描繪。期待建立永恆的天堂,留住幸福的美好,但一切真能如此嗎?

  外境的苦並非苦,心中不甘與不得才為真苦,或隱或顯深深折磨著人心,不得安穩,長此以往,身心俱疲,甚至痛不欲生。佛法也好、心法也好,在心的層面,給人以精神解脫,如添加自身免疫的保護膜。法也是術,體以為用,理念與方法本是密切關聯的。

  苦與惑、喜與悲是生活狀態帶給我們的內心感應,在佛的世界裡,均為虛無,不應執念,但卻讓人感覺真實不虛。二者差別何在?現實與虛無應是相對而言的,虛體、空性之說,也無可否認真實、客觀的現象。但佛法、心法獨到之處,在與唯物論辯證法一樣看到了事物永恆變化的特徵,而唯物論更強調客觀存在,而佛法、心學卻在變之辯證法方面,極其深化,透過變化的常性,感悟到物的虛性,說明執著的妄念產生之源,從而對心靈有效指導,進而成為改變生活方式深刻、持久的影響力。

  宗教、心學等唯心論集大成者,都一定程度從玄學、宗教化角度,闡述、論證諸法空相、明心見性之說。如若達到心靈的彼岸(極樂天堂),需明心見性,苦心修行(參悟變道),擺脫障礙(無邊地獄)。地獄和天堂是什麼?唯物和唯心永遠爭論的主題,上帝無人證實,地獄天堂又有誰能看到,來去自由?佛法無邊,為什麼要人自省自度?世上不公與戡亂,是前世的業障?在佛法語境中的解釋,仍讓人有所疑惑。

  心學層面,拋開無法證實的天堂地獄實相之說,唯有說心,說因緣,更具哲學意蘊,接近佛法本意。心外無物。從心而論,天堂地獄不外乎心,是心之感,內心障礙與問題的看待與解脫,看清因由,解脫放下就是自由,幸福圓滿,走不出就在心的地獄掙扎,如實相地獄之苦的煎熬。

  概言之,心學以佛之空相空性論為基,首先要解決、轉變認識觀問題。要真正體認變化的恒常性,且具有無限發展態勢並趨向極致,即從無到無,世間事無可言說,無可掌控、不可停留的,變中的一切是虛空的。不僅實體物質,包括所有感觸知覺思想意念,色聲香味觸法,五蘊皆空,而不是一生二,二生三,三至無窮(變幻之相)。“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勿需再為物所牽絆,為情所感傷,為不得而苦惱,為怨恨而焦慮。茫茫宇宙中,一切如浩瀚星辰,又如一粒塵沙,平等、獨立、微渺無異,且逝者如斯夫,不應有分別心和小我執念,人生是面向所有人的,任何人都會經歷各式各樣的問題和境遇,所有都是我們的因緣、導師,要以宏大和豁達心懷面對人生。

  在踐行中,以心為法,一葉輕舟渡彼岸。將這一理念付諸於生活實踐行悟證道。面對各種生活的煩擾紛爭等具象問題,影響到內心的,是外力對心力量的示現,不可執著貪戀,平常心待之,安住當下,安穩身心,不膽怯茫然、焦躁不安,積極面對解決。世上萬物及環境即佛教中的娑婆世界,是永恆變化的,不斷運動著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是亦是非,見山非山,見水非水。但是具有相對靜止性和穩定性,其緣由可為心感受並認知的,也可有所作為的。

  要及時把握當下,以無心之心,無情之情處之。不要執著於結果,一時結果看似不可逆,但通過查找背後成因,照壁自心,明晰真相,如洋蔥剝皮、心靈手術,可以發現不足和問題,通過自我改變轉變境遇,而不是消極地聽天由命、怨天尤人。努力未果,說明當前改變局勢的條件或機緣尚不成熟,積極做好準備,待未來量變質變那一刻,人生是永恆發展否定之否定的歷程,否定不意味失敗,而是新生。

  在安穩身心,生活修行上,賢宗法師《閉上眼睛認清你自己》中,指出與其穩住身心、安住當下,不如讓心變的柔軟、慈悲之意,也是一種更為積極心理導向,讓內心不為保護而築起隔離的高牆,柔軟慈悲,內心一定溫暖有力。向內自省,認清障礙和問題出於己,就不會隨意遷怒他人,抱怨環境;不斷的完善自己,才會境隨心轉。

  《淨心行善分第二十三》是法平等。無有高下。修一切善法。《無斷無滅分第二十七》若作是念,如來不以具足相。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說諸法斷滅。《威儀寂淨分第二十九》如來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不受不貪分第二十八》知一切法無我,得成於忍。

  所有問題的解決都有法,法上有道,大道橫亙天地,真理存於人心。在實踐中認識,在認知中昇華。形式固然重要,但內容才是根本。心法、佛法真諦,不因虛而廢行、被動無為,而是指導生活,正念正行。以上基於淺讀《金剛經》後對性相、行悟的進一步理解,戒定慧還待深化。

  十月五日記

 

【隨想二】

  《六祖壇經》[唐]法海集錄,一晚略讀完畢,許是小版冊印刷緣故,

前後部篇章表述呈左右相對,在讀取順序和理解上略有不便。

  總體感覺,《六祖壇經》對佛法思想做了更為系統、深入的闡釋。其內容豐富,不似《心經》和《金剛經》精短,一讀明意,需用時精讀,現略讀、粗讀,作大致瞭解。每一經要蘊意深邃,指引心性理解的方向。還有三祖僧璨大師《信心銘》及達觀法師《一念之間》等著作。悟與修是佛學最核心要義和境界。興趣是學習的動力,心智大門一旦重啟,總有一種力量牽引不斷深入……

  悟行之活在當下(境象-變化-發展)

  活在當下,時下修行慣常說法。如何活在當下,解讀不一,或認為放下認命,或說觀自心,查擺問題。但對心性不甚明瞭,實難做到真正的修心踐行,活在當下也易成為學佛的時髦話語。

  活在當下,首要是要觀心明性,安穩心靈。一切行為發自自心,感受亦反植內心,如石濺水波,心智意念導致不同行動結果,其又反作用於心。佛說:“明白自己的心是有智慧,明白別人的心是有慈悲”。要以智慧心參透身外世界,看透自己內心,明白處事之道,方是活在當下,樂觀而行的根本。

  1.認清本不屬於自己的現實世界,即物質環境及其對頭腦的反映。人類賴以生存的環境,不外乎自然與社會。建立在生產關係基礎上的家庭、社會關係,較與自然關係更具複雜性。生活世界及其評價體系,將階層差別、人非生而平等現實而強有力地加諸於人們頭腦中,形成意識精神,帶來深層次的影響力。在廣義上以國家集體意識形態和道德準則等文化為表現形式,狹義上為個體認知、價值取向等,思之源點,看似無形,實則對人具有強制力,影響人們對世界的判斷、行動,左右著感知,型塑著人格。人既要面對自然力量,還要面對來自自身創造的社會力量的雙重考驗和壓力。無論虛妄或真實,總之,外化於人、不為人所掌控。

  2.認清萬物變化的特性。終極層面上看,無窮變化的世界,不會為誰而永遠駐留,前生、現世、未來是不可得的,虛空的性象告誡人們,在任何時候,都不要以絕對靜止、永恆不變的觀念看待問題,要放下對物欲利益的執著,為心靈的束縛鬆綁,擴大心的疆域,於天地間,發慈悲敬畏大愛之心,感恩萬物的滋養,他人對己的成就,包容一切人事物,不偏執,無欲則剛、寧靜致遠,用心體察到生命的意義,幸福的真諦。

  3.以旁觀心、發展心迎接人生下一刻。在行悟方面,進入了生活禪修,幸福來自心性認知。“智慧如日月常明,於外著境,被妄念浮雲蓋覆自性,不得明朗,需自求自修”。心是行動的主人,不能夜路盲行。起心動念察無明心性,認識道之所以為道,循道而行,祥和寧靜,不起狂瀾。

  以積極態度面對生活。智慧心生智慧眼,悟性還要看到暫時的定性,跳出現境觀照,才能冷靜判斷事物發展的兩端及未來可能的變化趨勢,因勢利導調整自己,適應變化,用發展心、未來心迎接即將到來的那一刻。明晰因果,看清走勢,恍如明燈驟亮,照見來時路,讓前行不再迷茫無望,無所畏懼。未來心不是得未來,是動態發展的心態,不讓心執著於當下的患得患失,讓生活在變中更具價值,更值期待,更有希望。幼學時曾選“生命不息,希望常在”為勵志箴言,冥冥之中,一種樂觀的態度影響著自己,現更感到生命的息息相關、永不停息,而我等要充滿希望生活其中。

 

相關感想

   無論歷史還是今天,人類心靈問題始終伴隨生存問題常在,追尋心靈解脫之道,是人之以為人的必然需求。佛法在化解心靈困境中建構了自己獨到的理論體系。

  對其科學性認知上,感覺本體論上有所顛倒,再以二元理性的應然,較難推演出現實的必然,而忽略掉其合理性和科學性的內核,現想來,仍是偏執。存在有其合理性,無論思想出發點基於物還是心,都扣住了心靈問題的關鍵,在解決這一問題時,只是思考維度不同,恰如黑貓白貓之論。通過探究,益獲就是理清以往認識的誤區,更有恭敬謙卑心看待大家學說,每一理論背後都蘊含有其深刻獨到的思想見解和價值意義。

  人生哲學離不開心靈的探索。在佛學心法上,具有強烈的辯證思維,這一思想極具魅力和光芒,一如西方的康得和黑格爾哲學。在形式上,為了讓人們信仰並遵循,有其宗教化的表達,在悟行中也許會導向神秘主義不可知論,或是幻化出天堂地獄實相使人敬畏,但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告知人們智慧地洞悉世間萬物的變化法則,勸導人們不要執著眼前的困難和煩惱,安住心性,活好當下,這也正是幸福的法則。

  作為迄今為止發現的最具智慧的高等生命,人有著非凡的認識和改變世界的創造力,這是人與生俱來的能動性。對待生存環境的方式深刻影響人們心理模式的構建和行為方式的取向。在人類歷史進程中,人與自然關係的傳統模式,始終是人為自然說法,但又無法真正征服自然;在生活領域,則受到各種社會關係的制約,生活在錯綜複雜的關係網中。人的力量常常一方面被擴大化,以為是萬物之主,無所不能,對自然肆意掠奪,排除異己,狂妄自大。另一方面,又存在消極無用論。認為在自然和社會面前無能為力,只能被動承受,反應在心理上就是無奈、恐懼、彷徨、煩惱,不知所終,無明心火,消減著生命能量。

  人在社會中,受到不同環境和思想的煩擾。尤其現當代以經濟發展為核心、以利益驅動為導向的社會,功利主義盛行,社會道德弱化,核心價值信仰缺失,矛盾解決非零和博弈,科技快速發展到人工智慧時代,機器化社會大生產,讓生存更加異化和無助。這些反映到精神層面,讓心無所依傍、居無定所,猶如喧囂世界中孤寂的靈魂,失去目標和方向,內心充滿苦痛與掙扎,平等、和諧的大同世界只是美好的理想型。

  明心轉境。心不是無緣之動,無念之動,心隨境動,是一種被動的映射回饋機制。結果利向自己,開心歡喜,反之,苦惱叢生。負面情緒導致的負應力,為挫敗心理找一個宣洩出口,不咎已過,但怨人錯,或為前世孽緣所致,無明心火隱忍還是爆發,只是時機問題,這種負能量傷己傷人。利好者往往滋生傲慢,認為優秀於他人,但境況一轉,又會產生第一種心態。心境隨著各種作用力與反作用力不斷轉換而跌岩起伏,因自心常忽略這些因素及因由的體察,變成直接對自我的肯定或否定,對他人的肯定或否定,不良心理暗示往往是衝突的導火索和矛盾的根源。

  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滅。緣起性空、見空起性,是心智的主動調節功能,是正向觀照。佛教中將人生痛苦描繪為實相地獄、將解脫喻化成實相天堂,要人們依循一定儀軌和修行方能獲得超度,而其宗義因玄奧表達、儀式儀軌、啟示功能等,讓人們頂禮膜拜、深信不疑。可是參不透法的修行讓人唏噓,比如逢佛像必拜,燒高香祈福,捐錢物消災,誦經不問究竟等等。功德在法身中,不在修福。首先要有菩提心,才能激發出內在善的因數,廣發慈悲大願。反之,既不是真正的慈悲,也帶來不了希望的救贖,因不懂心性,執著永在,煩惱不滅。

  修為就是明白物外於己,緣起緣滅,終不可得,去除分別我執。從整體上認識到人與自然、人與人是命運的共同體,從個體上看到自己與他人、與社會的關聯性;用矛盾分析法,洞悉事物發展的緣由軌跡,善於解決問題背後的問題,關注行動過程而非結果。用平等心、平常心看待世事變遷,不以得失心、憎惡心評判一切,讓內心慈悲柔軟,充實有力,獨善其身,兼善天下。以對未來的期許安於當下,為下一刻坦蕩自然、輕鬆愉悅而活,提升生命正能量,活出滿足、幸福和精彩,如此,便是真正的人間天堂。

  

  以上,為思考的一些延展。目前瞭解僅是對佛法心性的管窺,可能有失偏頗,但收穫還是很多。智慧的人生需智慧的啟迪,感恩師父開示,致敬經典,繼續精進。

  十月八日記

閱讀 224 次數 最後修改於 週日, 10 十二月 2017 00:07
此分類更多內容: 讀書摘記 2017.10.21 »
DMC Firewall is a Joomla Security exten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