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五, 05 三月 2004 02:06

中國禪宗六祖--惠能大師

 

 

中國禪宗六祖

惠能大師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大鑑惠能禪師

  廣東人,俗姓盧,南海新興(今廣東新興縣東)人。


  三歲喪父,家境艱貧,稍長以伐薪賣柴為業養母度
日。二十四歲時,惠能辭母出家,住蘄州黃梅東山參拜五祖弘忍大師。

  初為行者,隨眾勞役,踏碓舂米。後因書寫了得法
詩偈而備受弘忍賞識,囑付衣法,成為禪宗六祖。

  因當時佛教內部爭奪宗祖地位的競爭十分激烈,惠
能多次遇險,最後藏跡於獵人群伍之中,隱居十五年。弘忍人滅之後,惠能才開傳法受戒。此後演化佛法三十年,弘法度眾無數。

  武則天、唐中宗聞其聲,多次敕書徵召入京,惠能
皆以老病相辭,竟不奉詔。唐玄宗先天二年,惠能赴新州入滅,時年七十有六。

  惠能的思想核心有二,一是自有佛性說,一是頓悟
成佛說。其思想相對傳統佛教而言,顯得簡捷明瞭;也此,惠能的禪宗能夠在中國這塊土地上弘揚起來,能逐漸替代佛教各宗的地位,以至於成為中國最大的一佛教宗派。

 

發佈於 禪學文選
週五, 05 三月 2004 02:06

中國禪宗五祖--弘忍大師

 

 

中國禪宗五祖

弘忍禪師

有情來下種,無情花即生,無情又無種,心地亦無生。

大滿弘忍禪師

  唐代僧,湖北黃梅人,俗姓周。一出生即被投入河
中,七日不死,十三歲拜謁四祖,隨從三十年,嗣其法。住黃梅山,接化七百學徒,衣法付六祖慧能。六十一歲,敕召入內,稱病固辭,再請,又固辭,敕賜紫衣、藥品等。七十四歲圓寂。嗣法弟子多人,造成後世禪宗大興的基礎。

  我國禪宗自初祖菩提達摩至唐代弘忍之傳承,為後
世禪宗各派所承認。弘忍繼此傳承,發揚禪風,形成「東山法門」,禪宗傳教自楞伽經改為金剛般若經即自其始。

  弘忍之思想以悟徹心性之本源為旨,守心為參學之要。門下甚眾,其中以神秀及慧能二師分別形成北宗禪與南宗禪兩系統;至後世,分衍出更多宗派。於高宗上元二年示寂(即於傳法後四年),世壽七十四。代宗敕「大滿禪師」。相傳著有五祖弘忍大師最上乘論一卷,或以為偽作。

  關於坐禪,五祖說:「汝坐時,平面端身正坐,寬
放身心,盡諸空際,遠看一字,自有次第;若初心人,攀緣多時,且向心中看一字。證後半時,狀曠野澤中,向處獨坐高山,山上露地。四顧而遠看時,無有邊畔;半時而滿世界,寬放身心,往佛境界。清淨法身,無有畔;其狀亦如。」

 

發佈於 禪學文選
週四, 04 三月 2004 20:33

中國禪宗四祖--道信大師

  

中國禪宗四祖

道信大師

一切諸法,悉皆解脫,汝等各自護念,流化未來。

大醫道信禪師

  為我國禪宗第四祖。嗣法於僧璨,傳於弘忍。蘄州
廣濟(湖北廣濟)人,俗姓司馬。

  據景德傳燈錄卷三載,師於幼時即慕空宗諸解脫門
而出家,隋開皇十二年,入舒州皖公山參謁僧璨,言下大悟,奉侍九年(一說十年),得其衣缽。

  大業十三年,領徒眾至吉州廬陵,遇群盜圍城七
旬,其時泉井枯涸,眾皆憂懼,師乃勸城中道俗念摩訶般若;盜賊遙望城,如有神兵守之,相謂曰:「城內必有異人,不可攻矣!」遂解圍而去。

  後師欲往衡岳,路出江州,道俗請留廬山大林寺。
唐武德七年,歸蘄州,住破頭山三十餘年,傳法於弘忍,另有弟子法融別立「牛頭禪」。又破頭山後改稱雙峰山,故世人又稱師為「雙峰道信」。

  貞觀十七年,太宗聞其道風,三詔入京,師均上表
辭謝,帝乃遣使,謂若不起,命取首級,師伸頸就刃,神色儼然,使者異之,還入奏,帝愈歎慕,賜珍繒。

  永徽二年閏九月(一說永徽元年)垂誡門人,安坐
而寂,世壽七十二。建塔於東山黃梅寺。因弟子弘忍居於黃梅東山弘傳禪法,故世人並稱師與弘忍之道法為東山法門,並遙尊師為東山法門之初祖。

  大曆年中,代宗敕諡「大醫禪師」,塔銘號「慈
雲」。著有入道安心要方便法門、菩薩戒作法等書。  

 

發佈於 禪學文選
週五, 05 三月 2004 02:05

中國禪宗三祖--僧璨大師

 

 

中國禪宗三

僧璨大師

華種雖因地,從地種華生,若無人下種,華地盡無生。

鑑智僧璨禪師

  俗姓孫,汴州陳留 (今河南開封)人。幼年即愛
好佛教,四處遊學。河北、江南、西北等地,都有留下了他的足跡。真可謂涉歷三國,備觀齊、陳、周。許多席,他都前去聆聽,工於問難, 善於博究。調逸古今,遠近聞名,自號為「三國論師」。其長處是機警過人。

  開皇十年被迎入京城,敕住於興善寺,連任寺主,
治寺有方,成就顯著。開皇十七年被皇上下敕封為二十五眾第一摩訶衍論主,故著「十種大乘論」。內容包括通、二平、三逆、四順、五接、六挫、七迷、八夢、相即、十中道。並對量經論做了大量的闡釋。這些都為當時初學佛者之重要依據。又於總化寺弘通此論,導學眾,又撰《十地論》二卷,探討幽微,詮釋疑難。

  隋仁壽二年隋文帝下敕於各州建立佛塔,主管官吏
們物色大德分赴各州主持此事,但大多資歷、道行過淺而難以勝任。為了開闡佛法,廣布皇風,僧璨親自率領倫、洪遵律師等,充當使者。即將出發時,向隋文帝行,文帝親自授予靈骨,慰問優渥。僧璨對隋文帝說:「陛下乃佛法得以弘傳之希望所在,我等得遇明主世,充任使者,實不勝幸,怎能以朽老為由而有負朝之期望呢!」文帝聽後,龍心大悅,曰:「法師等不可以回到故里,親事弘化嗎?宜令各地官員,善加接待。」僧璨即奉敕送舍利到汴州福廣寺。剛到公館時,異香如煙充塞滿院。等到要把舍利放進塔裏時,又是香氣四溢,且放青光。...仁壽末年,又敕於滑州修德寺建塔。起初把舍利放於館中,夜間則放黃光,照遍全室,有一千多人同見。....文帝聞訊,極表讚歎,更加崇敬。

  當時,有一道士,本是江南人氏,因陳朝被攻破,
遂入京城,住於玄都。該道士對於「三玄」很有造詣。當他講解《老》、《莊》時,僧璨每次都前去聆聽,或與之討論義理,或提出問題加以詰難,相互酬對,轟動時。王公大人對他倆之機警通博都極表讚歎,也頗多益。當時皇上曾下敕令該道士講《老子》五千文,京公卿,都前去聽他講解。唯獨不許僧人前去參加,僧讚賞其學術,遂率領十多個門人前去聆聽,且帶著行床,直接到該道士之館所。雖然門衛森嚴,但他旁若無人,直入講席,弄得連門衛不敢阻攔。....此外,當時佛教教界也有一位高僧,名叫吉藏,辯才無礙,精通玄理,名重當世。皇上常希望有人能辯倒他,遂於大業五年加集了三十多個論士,令吉藏登席講解,並接受眾論士之詰難,當時的僧俗二界都把此次集會看成是一次盛會,都想前去參加。僧璨是此次集會之論士之一。他接連提出了許多難度很高的問題,與會者都以為吉藏此次將難以酬對了,但是吉藏一一準確解答了。大家又都認為僧璨這下可沒話可說了,但他很快又提出一些更尖銳、深刻的問題。如此往復四十餘番,吉藏仍是口若懸河,滔滔不絕。皇上叫雙方暫停了片刻後,雙方又開論難。又進行了二、三十番,方才散席。與會者無不誇讚吉藏之博學與辯才,亦十分讚歎僧璨之慧發鋒逝,機敏雄辯。那次論辯。那次論辯從中午一直繼續到傍晚,還是沒有分出勝負來。集會後,皇帝抓住僧璨的手說:「法師之學問、辯才見諸今日,真是名不虛傳啊!」並親自為他拿著塵尾、什物等,以表彰辯功。但是僧其人不貪榮華,不慕虛名,對於朝近賜以之高位重賞,一概不受,認為這些東西只會徒增惱,於修道毫無益處,實乃當時沙門之楷模。

  他於大業九年卒於興善寺,世壽八十五。弟子僧
鸞、僧鳳並以承繼其思想、風範聞名。

 

發佈於 禪學文選
週五, 05 三月 2004 02:05

中國禪宗二祖--慧可大師

 

中國禪宗二祖

慧可大師 

吾本來緣有地,因地種花生;本來無有種,花亦不曾生。

神光慧可禪師

  又名僧可,河南人,俗姓姬。

  少年儒生,精通內外典籍。壯年到洛陽龍門香山出
家。遊學諸方,三十二歲,返回香山。

  四十歲,入嵩山少林寺,拜達摩,要求入室,達摩
許,斷臂呈師,以示赤心,乃許面謁。

  待從六年,精研一乘,艱難辛苦,證得理事兼融,
苦樂無滯之道。他以為證覺不是方便,意出神心,遂得傳授心印,為第二祖。

  達磨西歸後,師於北齊天保三年授法予弟子僧璨,
其後赴河南鄴都演說楞伽經意,凡三十餘年,韜光晦跡,人莫能識。

  後於筦城匡救寺盛揚宗風,學者雲集,復與沙門辯
和論道,辯和不能勝,興謗於邑宰翟仲侃,仲侃惑其邪說,加以迫害,師乃於開皇十三年(一說十二年)示寂,世壽一○七。

  帝賜「正宗普覺大師」、「大祖禪師」之諡號。  

 

發佈於 禪學文選
週五, 08 三月 2013 02:54

中國禪宗初祖--達摩大師

 

  

中國禪宗初祖

達摩大師

吾本來茲土,傳法救迷情,一花開五葉,結果自然成。

菩提達磨禪師
梵名Bodhidharma。意譯作道法。又稱菩提達摩、菩提達磨多羅、達磨多羅、菩提多羅。通稱達磨。為我國禪宗初祖,西天第二十八祖。南天竺香至國(或作婆羅門國、波斯國)國王之第三子,從般若多羅學道,與佛大先並稱為門下二甘露門,四十年之後受衣。

梁武帝普通元年(一說南朝宋代末年),師泛海至廣州番禺,武帝遣使迎至建業,然與武帝語不相契,遂渡江至魏,止嵩山少林寺,面壁坐禪,時人不解其意,稱壁觀婆羅門。

時神光於伊洛披覽群書,以曠達聞,慕師之高風,斷臂求法,師感其精誠,遂傳安心發行之真法,授彼一宗之心印,改名慧可。

經九載,欲歸西方,囑慧可一宗之祕奧,授袈裟及楞伽經四卷。未久即入寂,葬於熊耳山上林寺。越三年,魏使宋雲度嶺時,適逢達磨攜隻履歸西方。師之一生頗富傳奇,亦難辨其真偽。

師之示寂年代有梁大通二年、梁大同元年或二年等異說。又梁武帝尊稱師為「聖胄大師」;唐代宗賜「圓覺大師」之諡號,塔名空觀。

其弟子除慧可外,較著名者另有道育、僧副(一作道副)、曇林等。

關於達磨之禪法,據敦煌出土資料考據,古來作為達磨學說流傳之諸多著述中,僅「二入四行論」似為達磨真正思想所在。該書係以壁觀法門為中心,「二入」指「理入」與「行入」二種修行方法,理入屬於教理之思惟,要求捨偽、歸真,認識、解決問題;行入屬於教法之實踐,教人去掉一切愛憎情欲,依佛教教義踐行。

即禪法之理論與實踐相結合之教義。又據楞伽師資記達磨傳中載有略辨大乘入道四行一書,係由達磨弟子曇林,將達磨言行集成一卷,另有釋楞伽要義一卷,二書皆又名達磨論,頗流行於當時。今一般作為達磨學說者有少室六門集、達磨和尚絕觀論、釋菩提達磨無心論、南天竺菩提達磨禪師觀門(大乘法論)、禪門攝要、少室逸書等。

 

發佈於 禪學文選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