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六, 08 五月 2004 07:57

禪詩意境 六

作者 
 

詩 題/作 者

 詩 意 境

唐‧皎然
 

秋風落葉滿空山,古寺殘燈石壁間,
昔日經行人去盡,寒雲夜夜自飛環。

唐‧皎然
 

至道無機但杳冥,孤燈寒竹自青熒,
不知何處小乘客,一夜風來聞誦經。

 

唐‧皎然
 

古寺寒山上,遠鐘揚好風。
聲餘月樹動,響盡霜天空。

永夜一禪子,冷然心境中。

 

唐‧齊己

了然知是夢,既覺更何求?
死入孤峯去,灰飛一燼休。

雲無空碧在,天靜月華流。

免有諸徒弟,時來吊石頭。

 

唐‧法眼文益

擁毳對芳叢,由來趣不同。
發從今日白,花是去年紅。

艷冶隨朝露,馨香逐晚風。

何須待零落,然後始知空。

 

保寧仁勇

漫漫大地盈天雪,江湖一片難分別。
漁翁披蓑月下歸,誰道夜行人路絕。

 

宋‧白雲守端

 

夏日宜山寺,優游趣幾何?
閑庭芳草長,危嶺斷雲過。

洞水穿廊遠,岩風入座多。

更當星少夜,月色透松蘿。

宋‧白雲守端

萬丈寒潭澈底清,錦鱗夜靜向光行。

和竿一掣隨鈎上,水面茫茫散月名。

宋‧白雲 守端

一拳拳倒黃鶴樓,一踢踢翻鸚鵡洲。

 有意氣時添意氣,不風流處也風流。

 宋‧白雲守端
 

嶺上白雲舒複卷,天邊皓月去還來。
低頭卻入茅簷下,不覺呵呵笑幾回。

宋‧白雲守端

聲聲解到不如歸,往往人心會者稀,

滿目春山春水綠,更求何地可忘機。

宋‧白雲守端

瓊花一葉滿空山,天曉皆言好雪寒,

片片縱饒知落處,奈緣猶在半途間。

宋‧寶覺惟照

雨洗淡紅桃萼嫩,風搖淺碧柳絲新。

白雲影裡怪石露,綠水光中古木清。

 

宋‧寶覺祖心

 九十芳春日,遊蜂競採花。

 香歸蜜房盡,殘葉落誰家。

 

宋‧法秀法雲

 二月春庭雨霽時,小桃紅綻兩三枝。

 紅白爭妍人盡見,因甚靈雲獨不疑。

宋‧佛眼清遠

 青山門外白雲飛,綠水溪邊引客歸。

 莫怪坐來頻勸酒,自從別後見君稀。

宋‧丹霞子淳

 月篩松影高低樹,日照池心上下天。
 赫赫炎空非卓午,團團秋夜不知圓。

宋‧丹霞 子淳

 靈山會上言雖普,少室峰前句未形。
 瑞草蒙茸含月色,寒松蓊郁出雲霄。

宋‧丹霞子淳

長江澄澈即蟾華,滿目清光未是家。

借問漁舟何處去?夜深依舊宿蘆花。

宋‧丹霞 子淳
 

丹霞未萌非隱的,紅花出水不當陽。
遊人莫用傳消息,自有清風遞遠香。

宋‧丹霞 子淳

歸家豈坐碧雲床,出戶不行青草地。
南北東西本自由,渠無向背哪回避。

宋‧慈受懷深

古人得後便休休,茅屋青燈百不求。

遮眼漫將黃卷展,不風流處卻風流。

宋‧慈受懷深

煙籠檻外差差綠,風撼池中柄柄香。
多謝浣沙人不折,雨中留得蓋鴛鴦。

宋‧慈受懷深

兀坐雲根懶舉頭,更無言句示禪流,

森羅萬象分明說,有口何妨挂壁休。

宋‧慈受懷深

家中行,尋常違順不須爭,
若知步步無階級,何必蓮花腳下坐?

宋‧慈受懷深

家中住,早起開門夜閉戶,
運水搬柴莫倩人,方知佛是凡夫做。

宋‧慈受懷深

家中坐,一室寥寥是什麼?
靈光一點甚分明,何必青山尋達摩。

宋‧慈受懷深

家中臥,展腳縮腳皆由我,
若能一覺到天明,始信參禪輸懶惰。

宋‧慈受懷深

萬事無如退步人,孤雲野鶴自由身,
松門十里時往來,笑揖峰頭月一輪。

宋‧慈受懷深

只是舊時行履處,等閒舉著便淆訛,
夜來一陣狂風起,吹落桃花知多少。

宋‧慈受懷深

道在何曾有間然,休分城市與林泉,
人人休法棲禪處,一例清風滿目前。

宋‧竹庵士珪

月裏嫦娥不畫眉,只將雲霧作羅衣。

不知夢逐青鸞去,猶把花枝蓋面歸。

宋‧大慧宗杲

古廟裏頭迴避得,紙錢堆裏暗嗟呼,

閒神野鬼都驚怕,只為渠儂識梵書。

宋‧雲蓋智本

滿頭白髮面皮乾,祖道難扶強自寬,

多謝流鶯能助我,曉來枝上語千般。

白楊法順

頂有異風雲冉冉,源無別派水冷冷,

遊山未到山窮處,終被青山礙眼睛。

天臺如庵主

三十年來住此山,郡符何事到林間?

休將瑣瑣塵寰事,換我一生閒又閒。

宋‧天童正覺

收卷余懷厭事華,歸來何處是生涯?
爛柯樵子疑無路,掛樹壺公妙有家。
夜水金波浮桂影,秋風雪陣擁蘆花。
寒魚著底不吞餌,興盡清歌卻轉槎。


宋‧天童正覺
 

秤頭蠅坐便欹傾,萬世權衡照不平。
斤兩錙銖見端的,終歸輸我定星盤。

宋‧天童正覺

 凜凜將軍另已行,八荒四海要澄清。

 提到劍氣干牛斗,洗蕩氛埃見太平。

宋‧佛鑑慧勤

 堂堂氣宇走雷霆,凜凜威風掬霜雪。

 將軍下令斬荊蠻,神劍一揮千里血。

宋‧佛鑒慧勤

萬里長空雨霄時,一輪明月映清輝。
浮雲掩斷千人目,得見嫦娥面者稀。
一兔橫身當古道,蒼鷹才見便生擒。
後來獵犬無靈性,空向枯樁舊處尋。

宋‧佛鑒慧勤

獨步曾無語,逢人口便開。
始隨芳草去,又逐落花回。
薄霧篩紅日,輕煙襯綠苔。
若將詩句會,埋沒法王才。

宋‧佛鑒慧勤

 瓮頭酒熟人皆醉,林上煙濃花正紅。

 夜半無燈香閣靜,秋千垂在月明中。

宋‧佛鑒慧勤

香苞冷透波心月,綠葉輕搖水面風。
出未出時君看取,都廬只在一池中。

宋‧昭覺克勤

落花芳草如鋪錦,滿目春光入畫圖。
門處相逢親切處,也勝秋露滴芙蕖。

宋‧五祖法演

一片秋光對草堂,籬邊金菊預聞香,

蟬聲未息涼風起,勝似征人歸故鄉。

宋‧五祖法演

白雲堆裏古家風,萬里霜天月色同,

林下水邊人罕到,方知吾道樂無窮。

宋‧鼓山士珪

舉手攀南斗,翻身倚北辰。

出頭天外看,誰是我般人。

宋‧佛眼清遠

思量分別不解法,我不如你我不會;
五祖掏心須自會,功成忘荃將言綴。
引耳繞爐理本直,深撥少火始知愧;
豎拂傳燈道不見,永離寒暑不度歲。

宋‧佛心本才

 雲收空闊天如水,月載姮娥四海流。

 慚愧中郎癡愛叟,一心猶在鵲橋頭。

宋‧宏智正覺

 蘆花明月水茫茫,激箭風舟破冷光。

 親到廬陵酬米價,時那開口便相當。

宋‧心聞曇賁

 映林映日一般紅,吹落吹開總是風。

 可惜擷方人不見,一時分付與遊蜂。

宋‧心聞曇賁

 風月山川共一家,誰來語下定龍蛇?

 太白不曾登便殿,筆頭昨夜自生花。

宋‧冶父道川

 山堂靜夜坐無言,寂寂寥寥本自然。

 何故西風動林野,一聲寒雁唳長天。

宋‧張無盡

 蓮花荷葉共池中,花葉年年綠間紅。
 春水漣漪清澈底,一聲啼鳥五更風。

宋‧浙翁如琰

家住匡廬最上層,孤猿啼處月華明, 
如今底事思歸去,莫記當年斷腸聲。

宋‧濟顛道濟

出岸桃花紅錦英,夾提楊柳綠絲輕。

遙看白鷺窺魚處,總破平湖一點清。

宋‧濟顛道濟

六十年來狼藉,東壁打倒西壁,

於今收拾歸來,依舊水連天碧。

宋‧北澗居簡

碧玉長柯雪色衣,夜深看見也相疑。

數行鷺立波心月,拍手驚他不肯飛。

元‧偃溪廣聞

好風晴日滿溪山,又到桃源盡處還。

流水落花攔不住,幾多春色在人間。

元‧高峯原妙

或淡或濃施雨去,半舒半捲逆風來。

為憐途路無棲泊,卻把柴扉永夜開。

元‧中峯明本

醉乘白鶴登銀闕,夢跨青鸞入絳宮。

酒醒眼開俱不見,一川桃李自東風。

明‧孤峯明德

雨前不見花間葉,雨後渾無葉底花。

蝴蝶紛紛過牆去,不知春色屬誰家。

明‧楚石梵琦

前坡只尺是儂家,疊疊春山橫暮霞。

好個歸來時節子,一鉤新月掛檐牙。

明‧楚石梵琦

啼來啼去一聲聲,卻笑離人不解聽。 

何處故鄉歸未得?白雲空鎖亂山青。

明‧楚石梵琦

常伴白日尋花巷,盡把黃金作酒錢。

反著襤衫高拍手,大家齊唱太平年。

明‧憨山德清

 少小離鄉不記家,回思往事總堪嗟。

 故人猶思兒時面,枯木難開舊時花。

 河畔柳枝垂曉露,門前山色帶朝霞。

 唯餘此景年年在,不必從君問歲華。

明‧憨山德清

 松下數椽茅屋,眼前四面青山。

 日月升沈不住,白雲來去常閑。

遇庵智及

 月色白如晝,松陰多似雲。

 窗虛山欲墮,燈灺夜初分。

 河影中天見,泉聲隔樹聞。

 小樓在獨坐,此景與誰論。

晦台元鏡

 夜來獨自上西樓,卻喜新秋月正幽。

 試把玉簫吹一曲,惹他多少寒心愁。

明‧永覺元賢

 翠微深處便為家,石澗潺湲洗落霞。

 門外有山皆種竹,庵前無隙可栽花。

 鐵牛踞地休加策,石鼓懸空勿用撾。

 且學寒蟬甘自閉,客來不點趙州茶。

明‧永覺元賢

自從別後冷雲居,見說風光不似初。

溪上雨添三尺水,家中風落半牀書。

敝蘘已識休深愛,破釜何勞更重歔?

不學蹇驢旋磨走,直將大地做蓬廬。

明‧永覺元賢

窗前閑半畝,開做小方塘。

雲過暫留影,月來時有光。

灌花借春色,洗硯流墨香。

唯有塘中水,澹然卻自忘。

明‧永覺元賢

山深蓮漏水,一室風俏然。

繩床方七尺,曲肱伴雲眠。

有無渾不計,凡聖亦都捐。

莫謂全無物,孤明一鏡懸。

子青禪師

古岩苔閉冷侵扉,飛者驚危走者迷。
夜深寒熱汀洲火,失曉漁家輒自疑。

石頭懷志

萬機休罷付癡憨,蹤跡時容野鹿參,

不脫麻衣拳作枕,幾生夢在綠蘿庵 。

明‧竺庵大成

伯勞西去雁東來,李白桃紅歲歲開。

萬事無過隨分好,人生何用苦安排。

無名禪師

藏身無跡更無藏,脫體無依便廝當。
古鏡不磨還自照,淡煙和露濕秋光。

船子和尚

三十年來海上游,水清魚現不吞釣。
釣竿斫盡重栽竹,不計功程得便休。

船子和尚

千尺絲綸直下垂,一波才動萬波隨。
夜靜水寒魚不食,滿船空載月明歸。

圜極嶺
 

沒蹤跡處莫藏身,看來端是眼中塵。
全機打破系驢橛,棒頭敲出玉麒麟。

寶葉源

皎潔晴天吼怒雷,鐵山萬疊盡驚開。
因思塊雨條風日,安得全提有此來。

佛慧泉

出門便是太忙然,萬里無來未得圓。
欲識山家門去路,暮煙輕鎖綠綿綿。

束山如

不出漫漫草路遮,出門猶更隔天涯。
回機踏著通霄路,何處青山不是家。

退谷雲

刀斧斫不開,靈機絕點埃。
清風掃殘雪,和氣帶春回。

無名氏

芳草織菌迎步綠,落花鋪錦拂衣香。
歸來說似諸禪子,蕩蕩風光繞畫梁。

甯遠地

一簾虛寂閉深宮,古鏡沉沉不露容。
轉步歸來渾不辨,月籠彩霧鎖長空。

侶岩荷

直下渾忘祖父尊,肯將知解論疏親。
從教六國煙塵靜,須信乾坤奉一人。

閱讀 11346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