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六, 11 九月 2021 20:50

暢談六祖壇經(780)只管展現

作者  禪儒達觀 整理者:心燈 讀誦者:心音

 

 

  說你沒有心,但是你明明有煩惱;說你有心,你又偏偏拿不出來。有心,你就有煩惱;若沒有心,那就死了算了,那是雕像。比如,你今天沒有帶雨傘,於是你害怕下雨,所以下雨變成你的煩惱。但是如果你不怕下雨,下雨就不是煩惱了。假如你不怕你的心胡思亂想,既然是妄想,還談什麼抓不抓呢?不要起心動念,不就是石頭嗎?

  我問你,我是男生還是女生?這樣有沒有起心動念?這代表你們害怕起心動念。你說我是男生,我擾亂你的清凈嗎?那個湧泉不但會流動,但它是清澈的。一個清澈的水,不斷地流動,那叫湧泉,那叫生命的泉源。湧泉其實就是佛性,你說它不動是錯的,它是動的,但它是清凈的。我們動,我們是濁水溪,是土石流,我們的水是渾濁的,一直繞,傷害很多人。

  佛性本來就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止在那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好。你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但是對於該做的事情,只是做,做的時候不用去執著之後會帶來什麼,比如別人對你的肯定、讚歎或有什麼利益,這都不是你的重點,那都是後面別人腦袋的概念。比如,我今天幫助你,那是我生命的展現,至於你要不要謝謝我,跟我生命的展現無關;或者,你根本就不領悟,那跟我沒有關。但是,一般人就是做不到。假如我有一顆心幫助你,那就是第一個障礙,我自己感覺到我很用心幫你;幫完你之後,我再等你回報,當我在等待的時候,這是第二個障礙;當我看到你回報的那個果實,就是第三個障礙。從頭到尾,你起這些心都是你的障礙。因為無論他回報好與不好,跟你生命的展現根本沒有關係。但是你沒有辦法看到你生命的展現,你只看到你生命之外的東西,你要在你生命以外的東西去論成敗、價值。

  幽谷裡的蘭花,它開花只是開花,有沒有人欣賞,都不影響它開花。但是,我們看孔雀就不一樣,好像越多人看它,它開屏就會開得越歡;而如果沒有多少人看它,它就索性不開屏。所以,孔雀也沒有開悟。但是,深山裡的花就不一樣,有沒有人看它,它都沒有關係。它該開花的時候就開花,它沒有覺得開花是尊貴的;它該調零的時候就調零,它沒有認為調零是悲傷的。不會因為有人看它,它就產生傲慢,也沒有因為無人看它,它產生「英雄無用武之地」的想法。

  這些概念都是你創造的。因為你創造了這些概念,讓你產生很多痛苦。其實,並非不能沒有概念,而是你起這些概念,只是為了方便幫助別人。但是,一般人的概念,反而是生出來既傷害自己也傷害別人。你看看你的想法,你的想法生起來了,你自己也煩惱,別人也痛苦。不是不能展現,開悟的人雙贏,雙贏也只是個假名,迷失的人兩敗俱傷。


聞後思惟:你是如何展現你的生命的呢?

閱讀 17 次數
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