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五, 13 五月 2022 16:36

暢談六祖壇經(1047)至道無言

作者  禪儒達觀 整理者:心燈 讀誦者:心音

 

  懷讓禪師去參訪慧安國師,他修了這麼久,慧安國師反問他,他還是不能領悟。慧「安」國師知道懷讓禪師在他這裡不能悟道,便打「發之曹溪參叩。」即,他告訴懷讓禪師:「你應該前往曹溪參訪六祖慧能大師。」慧安國師也不是簡單的人物。這就是古大德的肚量與胸懷,跟現今的人胸懷不太一樣。古大德是:「我為你好,你只要能夠開悟,我就替你高興。」他們並不想留住弟子或是怎麼樣。所以,你不要把學生或信徒當成你的勢力、財產。
天臺智者大師因誦《法華經》而開悟,他開悟得很早。他開悟之後,皇帝請他到京城去上課。剛上課時,聽課的人數不多,假設四十個人去聽,就有二十個人悟道;後來,四百個人在聽,卻只有十個悟道;再後來,一千人在聽,就只有一個悟道。到最後,他就不講了。

按照現象界的角度,代表聽智者大師講法的人越來越多,從四十到四百,再到一千。以世俗的講法,是他很會講,越講人越多。但對於智者大師而言,他內心卻很感傷,表面上很多人來聽他講課,但其實大家越來越迷失了,無心要修行。他一生隱居好幾次,被邀請出來講經後,這一次他又回天臺山隱居了。這才是有良心、好的老師!出現這樣的現象,智者大師很是感歎,他並沒有怪眾生,而是怪自己沒有德行,他覺得自己修得不夠,才又隱居回去修。

懷「讓」聽了慧安國師的交待,便「至」曹溪「,」見了六祖就「禮拜。」六祖大「師」問「曰:甚處來?」六祖的話有好幾個意思。但是,懷讓禪師是針對一個意思回答的,即:你從哪裡來?他答「曰:」我從「嵩山」來「。」

六祖大「師」又問「曰:甚麼物,恁麼來。」就是:你悟到了什麼?懷讓禪師答「曰:說似一物即不中。」他的回答很巧妙,這就是他的體悟。你說他沒有說,他又有說;你說他有說,他又不執著。

心在哪裡?無形無相,怎麼可以這麼問呢?你要用什麼方式來形容佛性?根本形容不出來。有人問你悟到什麼,你說:「佛曰不可說。」你這樣講沒有效。你說:「我也學懷讓禪師說:說似一物即不中。」這也沒有用,你是拾人牙慧,講的都是別人的體悟。我問你悟到什麼,你就說「我不知道」就好了。「不知道」很好用,講「不知道」要勇敢一點,不卑不亢。我承認我不知道,這樣就好。當六祖聽到懷讓禪師講這句話,

  既然「說似一物即不中」,你怎麼去研究它呢?你說它是什麼都不對,你說它在哪裡更不對。有時候為什麼不需要針對問題?因為這個問題本身就不恰當。同理,懷讓禪師回答的答案也不是一個答案,他可以用很多答案來回答。但是,他回答得很中肯,很恰到好處。他不但正面回答六祖,還把它不可說的意境表達出來。剛開始可以勉強說,說到最後真的不要再問了,因為說不清楚,因為真理不是這樣說的,盡在無言中,你要在無言當中去體會。

聞後思惟:你能體悟到處處是真理嗎?

 

閱讀 12 次數
DMC Firewall is a Joomla Security exten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