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三, 22 六月 2022 15:38

暢談六祖壇經(1129)尋常之道

作者  禪儒達觀 整理者:心燈 讀誦者:心音

 

  策雲:不見有有無之心,即是常定,何有出入?若有出入,即非大定。隍無對。良久問曰:師嗣誰耶?策雲:我師曹溪六祖。

  玄「策雲:不見有有無之心,即是常定,何有出入?若有出入,即非大定。」玄策禪師的功夫、見地比志隍禪師強,所以一聽就知道他的陷阱。請問,你是有心聽還是無心聽?你問我這個問題,我回答:「我每個月都會來臺北上課。」這叫做常定,平常即是如此。所以,志隍禪師根本不需要有這種概念,因為平常就是如此。就像一般人會常常問自己:「我是有心呼吸還是無心呼吸?」那就是瘋的。

  最高深的道理是很簡單的,你不要把它搞複雜。所謂常定,就是:平常就是這種狀態。故,不見有有無之心,即是平常,他本來就是如此。既然如此,你怎麼說你在入定呢?因為有入就有出。大定就是本來的狀態,就是自性本定,即六祖所言之「何其自性,本無動搖」,是如如不動的狀態,即是空。

  志「隍」聽完,「無」言以「對。」他的知見不夠正確,功夫也不如玄策。一般人會繼續辯,尤其是一個修了很多年的人,為了自尊心,為了一口氣。喜歡和別人辯的人,如果兩三句就承認自己不懂,承認自己輸,那也了不起。一般人常常不承認,還要辯下去。有修行的人真的不是如此,他不懂就承認他不懂,不懂就請教對方,輸了就甘拜下風。然而,如果一個人越有修行,但觀念不正確,就越不容易臣服對方。如果你沒有學,也沒有修行,你不懂,你還會願意接受。每一個開悟的人有他的道理,志隍禪師有修行,因為他承認他不懂。

  志隍禪師很尷尬,但不會惱羞成怒。他覺得玄策講得很有道理,思考「良久」,便「問曰:師嗣誰耶?」他這麼問,其實很有問題。他應該問:「仁者,你可否給我開示?」這樣就好了。他卻問:「你的老師是誰?」意思是:我要找你的老師而不找你。第一個是面子問題,第二個真是答不出來,即:「我功夫練這麼久,老師又是五祖弘忍,而且我用功了二十幾年,但今天遇到這個雲遊僧,一問就答不出來。」他問:「你的老師是誰?」就證明他並不服氣,至少他認為玄策老師的功夫一定是勝過他,就好像我們常講:「你是跟誰學的?」

  玄「策雲:我師曹溪六祖。」談到這裡,我們就要開始談一個問題:玄策的老師是六祖惠能,但志隍禪師的老師是五祖弘忍,那麼志隍禪師和六祖是平輩,是師兄弟。志隍禪師今天是被師弟所教出來的弟子問倒了。六祖聲名遠播,只要是修行人都知道,就像現在修行的都知道虛雲老和尚。縱使智隍禪師一天到晚躲在山洞裡,他也知道六祖這個人。如果你想追尋什麼,你對這方面的資訊就會特別敏感。比如,你想修道修行,哪幾個人比較有修行,你一般會知道。

聞後思惟:你是用什麼心生活的?

 

 

閱讀 14 次數
DMC Firewall is a Joomla Security exten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