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三, 22 六月 2022 19:14

暢談六祖壇經(1130)回歸本心

作者  禪儒達觀 整理者:心燈 讀誦者:心音

 

  惠能、陳惠明、神秀和志隍都是五祖的弟子,所以是師兄弟。不管講的是哪一部經,禪宗有一個中心思想:即是以般若的角度傳法。他們在同一個老師門下,都聽過《金剛經》,為什麼理解相差甚多呢?此四人中,資歷最淺的是惠能,他在黃梅八個多月,聽五祖講法僅僅幾個小時。同樣是老師,五祖弘忍不可能偏心。他是個開悟的人,也會應機說法,為什麼就只有惠能開悟呢?

  我們先看第一位:陳惠明。陳惠明本來是位將軍,他跟五祖學習,並不是認真要悟道的。古時候有很多出家人,都是因生活有問題而出家,也有很多將軍出於戰亂,對人世間有所領悟。如果陳惠明是當真的,他早就應該在五祖的門下開悟了。他當時抱著什麼心態,我們不得而知。

  慣於縱橫沙場的人,很難靜下心來看經典,陳惠明在黃梅大概常常出坡,而不見得能專心聽課、打坐或靜下來看書。因此,他才會參與追逐六祖,搶奪衣缽。若是一個真修行人,他不會搶衣缽。那一群人,都是很誇張的人。陳惠明體力很好,所以能追上六祖。剛追上時,他並沒有想請法。等六祖把衣缽放在石頭上,他竟然拿不動,在那一剎那,他被震撼了。這不是有護法神,就是惠能有法,所以衣缽拿不起來,他就不得不臣服。就在那一剎那,他的心被觸動了,他認為:「佛法是真的。」他印證了真的有護法神,真的有法,他的心願意相信,願意放下了。這時,他才真心向六祖求法。六祖講一句,他就乖乖地聽一句:「屏息諸緣,勿生一念。」你們聽了多少句了?信為道源功德母,他從信門切入了。故,當惠能叫他萬緣放下時,他在那一剎那就萬緣放下,見到了自己的本性。

  第二位,神秀。假設五祖是校長,那麼神秀就是教務主任。神秀是首席教授師,學問很好。《景德傳燈錄》寫到,他未出家時,就精通儒道經典。後來,他成為了武則天的國師,代表他了不起。但是,可惜他沒有開悟。後來,我相信他有開悟,因為他是有修為的。所以,北方的禪法是依他傳的,他下面有一群弟子在傳他的禪法。

  有一個關鍵:喜歡讀書的人,常常會依賴書。你們看看自己,你們有眼睛,所以常常依賴眼睛,而忘了你們的心。盲者,他的心比你的心更靈敏,因為他的眼睛失去了作用,他只能靠他的心,就不得不開發他的心。同理,一個依賴書的人,怎麼有辦法看到心呢?你依賴什麼,什麼就是你的障礙。比如,你們依賴師父亦是如此。你應該把所有的依賴都放下,不依賴任何東西。懂得修行的人,會去看別人看不到的地方,這指的是心;他會去聽別人聽不到的聲音,這指的也是心。

  有六根的人,依賴眼耳鼻舌身意。你要回歸那個本心,否則你會停留在意識上。你要看看,離開那個東西會怎麼樣。比如,團體生活過習慣了,一個人怎麼活?或是跟家人過習慣了,一個人出來外面會覺得很難過。一個人真的這麼可怕嗎?一群人真的這麼好過嗎?是一群人比較好還是一個人?只要不開悟,都不好過。沒有開悟,你是悶悶不樂,我管你跟誰在一起,養一條寵物也不快樂,雖然寵物比人好相處。你的書讀得不比神秀多,你口才不及他,他在那個時候都開不了悟。

  第三位,即志隍禪師,他偏向於行,整天都在打坐修行。他一直修,精神很可佩,可惜,修行是為了開悟。開悟,一定要坐在那裡嗎?答案是不一定的,因為磨磚不能成佛,開悟跟你一直靜坐沒有關係。

聞後思惟:你清楚你不能開悟的原因嗎?

 

 

閱讀 18 次數
DMC Firewall is a Joomla Security exten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