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四, 28 七月 2022 20:08

暢談六祖壇經(1183)心無一法

作者  禪儒達觀 整理者:心燈 讀誦者:心音

 

  你對身邊的人或外人,不管他們是不是學生,學佛與否,有宗教信仰與否,你當一切無礙,都能與之溝通,透過溝通來啟發他,讓他在不知不覺中得到受益。你應該察覺你活在一種腦袋。你剛開始不懂法,現在來學佛了,當然要學法。可是,學法之後,你滿腦子都是法,對別人不見得好。有時候,你不是度眾生,而是障道眾生,讓他更慢學佛。他只要見到你講佛法,他就退避三舍,不想跟你講話了。有這個毛病的人,要趕快改過。

  還有一種人,學到最後只保留一法:學淨土的,都是講淨土;學禪宗的,都是講禪宗;學天臺的,都是講天臺;學密宗的,都是講密宗;學戒律的,都是講戒律。所以,你這一法只能和你志氣相和的人融洽,你不能和其他人很好地相處,你不能開悟,因為你被這一法障礙到了。

      學到最後,你心中不要有任何的法,也不要覺得你是學頓悟的,或是學漸修的,或是學四念處的……諸法空寂,無一法可得,你還有什麼法?你為什麼要牢牢抓住這些法、保留這些法呢?你不敢放下它,因為我覺得放下它,你會兩手空空,不知道如何講。這代表你不懂法,你沒有融會貫通,所以不留那些法,你會不知所措,開口不知道如何講,不知道怎麼弘法,這就是你的障礙。以上我所講的,是我個人的心路歷程。

  我說的是什麼法?我不是沒有說。《金剛經》分明這麼講:說法者。有沒有說法?有,只是你不要去抓住那個法。比如我講頓,你就抓頓;我講漸,你就抓漸;講真心,你就抓真心;講一切空,你就抓空。你若不抓,就可以悟到「無法可說」的境界。說法者,只要講得出來,就是代表語言可以說,文字可以寫,腦袋可以思考,那叫做可思議。問題是,那個最究竟、最根本的,是不可思議的,故曰「無法可說」。

  你不要說是學什麼法的。如果你對別人說,你是學禪宗的,人家會很討厭,因為有一些學禪宗的人貢高我慢,不得人喜歡。而如果你學淨土,你告訴人家,人家卻會瞧不起你。自卑跟自傲是不二。自卑即自傲,自傲即自卑。自傲不離自卑,自卑不離自傲。懂得這個,你就懂《心經》。

  只要有人講你是學什麼宗的,你就如實說:「我是佛弟子,釋迦牟尼佛教什麼,我就學什麼。」這樣,別人就沒辦法攻擊、圍剿你,他不會覺得你和他不一樣,因為他也是佛弟子。很多學佛的人都有可能會局限於他所學的,他一定有個法。他跟你講話,一定是按照他的法跟你講。比如,學禪宗的,跟別人講話,潛意識就是暗示別人要來學禪宗;學淨土的,潛意識就是:末法時代,只有這一條路可以得救。

  你可以不懂法,卻不可以不懂你的心,因為法從心而生,法是在講心。你不懂《壇經》講什麼沒有關係,你只要懂你的心,你才是我的弟子。所以,對於頓漸,你不要有任何爭論,你當止息。再來,大乘、小乘,止息;解脫道和菩薩道,止息;禪、凈,止息。不要跟別人爭論,否則自是爾迷。以佛性的角度,並沒有頓根和利根,那只是指一個人的迷悟深淺而言的。何為頓悟?我一說,你就懂,就能去做,就是利根;我跟你說了老半天,你卻回答我:「師父,我慢慢來,慢慢改,我慢慢修。」你當然就是鈍根。所以,頓跟利,與佛性無關,只是跟你個人的因緣有關。

聞後思惟:你能不執著你所學的法嗎?

 

 

閱讀 26 次數 最後修改於 週四, 28 七月 2022 20:23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