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三, 14 九月 2022 03:23

暢談六祖壇經(1240)為何而為

作者  禪儒達觀 整理者:心燈 讀誦者:心音

 

  僧志徹,江西人,本姓張,名行昌,少任俠。

  有一天,有一個年輕人打電話來學苑,剛好是我接的。他說他要印《六祖壇經》,我問他:「你還年輕,你為什麼要印《壇經》呢?」他說他《壇經》一讀就懂,很法喜,所以他要助印。我說:「我也和你一樣,剛讀《壇經》一讀就懂,但是越讀越不懂。」你純粹看經文能看懂,但你看公案很難懂。我說:「你讀完,每一則公案都懂,你才算懂。否則,你要細細參究,深入思維。

  「僧志徹,江西人,」江西有很多大禪師,比如馬祖道一禪師。湖南也有很多大禪師,其中石頭遷禪師頗有盛名。古代所謂走江湖,即是學禪之人來參訪這兩位大善知識。如果有人參訪西遷禪師不契入,西遷禪師會推薦他去參馬祖禪師,而反之亦然。不像如今,你到有的道場,聽法聽不懂,法師會叫你留下來慢慢學。比如,你第一次來我這裡聽課,聽不懂,我跟你講沒有關係;你聽一年還不懂,我也可以跟你講沒有關係;你聽十年不懂,我還是可以跟你講沒有關係,你慢慢學。

  「慢慢學」這句話沒有錯,錯是錯在:你的因緣不適合在我這裡。有時候,你會開竅,是因為我彼此之間有宿世的因緣。以前的大禪師卻能觀因緣,真是不可思議。比如,日本的道元禪師來中國參訪,當他的師父靜靜地看了他,便說:「這個人可以。」結果,道元禪師就在那邊開悟了。不像當今之人,只要會講就能講經說法,但是他看到你,卻不知道你的程度。比如,你來我這裡,我不知道你的程度,也不知道你和我的因緣,這我不能騙你。你來這裡,要自求多福。如果你聽得合適,你就靜靜地聽;若是不合適,你也不用不好意思,你要來去自如。我很老實地告訴你,我還沒有那個本事,而我又有一點點本事,你喜歡聽,我就講給你聽。但是,很喜歡聽的,我也不講太多,因為會害到你。把東西給別人,佈施給別人是很好的,但是你要切記,不要增長別人的貪欲。

  志徹「本姓張,名行昌,少任俠。」他年輕時,曾為俠客。我們看過些俠客的電影,感覺他們都很講究義氣。「任」即信任,有些人年輕時血氣方剛,動不動就說自己很講義氣。講義氣的人,有的要拜關公。那一天,我跟一個法師聊天,有一個居士進來。他跟那個法師是好朋友,跟我則是第一次見面。居士問我:「師父,你拜什麼呢?」我反問他:「你拜什麼?」他說:「我拜三太子。師父,你呢?」我說:「我拜二太子。」他問:「哪裡有二太子?」我說:「怎麼沒有?沒有一太子、二太子,哪來的三太子?」他說:「師父,你不要開玩笑了。」我說:「請問,一太子、二太子、三太子,是哪一位神明比較靈?」似乎他問東,我講西,因為我不想跟他講沒有意義的話,我只想啟發他。

  居士又問我:「師父,比如這位師父拜觀世音菩薩,你是拜哪一尊?」我說:「我都拜你。」他說:「師父,我還沒有往生,你怎麼拜我。」我說:「你誤會了,我拜你這尊佛祖。」他說:「師父,你怎麼拜我這尊佛祖?」我說:「你如果口渴, 你會泡茶給我喝;我如果叫門,你會為我開門;我看到你,你會跟我打招呼,我當然拜你。我看你這一尊很好,很活潑,很主動,我當然拜你這一尊,不然我要拜哪一尊?」

  不管你是拜佛教的佛菩薩,還是拜民間信仰所謂的神,我只是問你:「你在拜什麼?」比如,土地公你拜,萬應公你也拜,樹木你拜,石頭你也拜。從岳飛拜到張飛,從關公拜到文天祥,你到底是在拜什麼,請你自己要搞清楚。我從這個角度,是要告訴那個居士:「你要清楚你在做什麼,否則你拜什麼,一點兒意義也沒有。」並非好不好的問題,而是我知道我在做什麼。就好像你在外面,人家問你:「年輕人,你為什麼在路邊?」你會不知道嗎?如果你說不知道,那不是很奇怪嗎?因為你不知道你在做什麼。

聞後思惟:你清楚自己的人生嗎?

 

閱讀 46 次數
DMC Firewall is a Joomla Security exten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