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五, 24 七月 2009 06:15

高雄六祖壇經 (20) 98.07.05 午A

作者  釋達觀

 

聽吾偈曰:

無上大涅槃   圓明常寂照   凡愚謂之死   外道執為斷
諸求二乘人   目以為無作   盡屬情所計   六十二見本
妄立虛假名   何為真實義   唯有過量人   通達無取捨
以知五蘊法   及以蘊中我   外現眾色像   一一音聲相
平等如夢幻   不起凡聖見   不作涅槃解   二邊三際斷
常應諸根用   而不起用想   分別一切法   不起分別想
劫火燒海底   風鼓山相擊   真常寂滅樂   涅槃相如是
吾今強言說   令汝捨邪見   汝勿隨言解   許汝知少分

志道聞偈大悟,踴躍作禮而退。

行思禪師,姓劉氏,吉州安城人也,聞曹溪法席盛化,徑來參禮。遂問曰:當何所務,即不落階級?師曰:汝曾作甚麼來?曰:聖諦亦不為。師曰:落何階級?曰:聖諦尚不為,何階級之有?師深器之,令思首眾。一日,師謂曰:汝當分化一方,無令斷絕。思既得法,遂回吉州青原山,弘法紹化。

懷讓禪師,金州杜氏子也,初謁嵩山安國師,安發之曹溪參叩。讓至,禮拜。師曰:甚處來?曰:嵩山。師曰:甚麼物,恁麼來。曰:說似一物即不中。師曰:還可修證否?曰:修證即不無,污染即不得。師曰:只此不污染,諸佛之所護念;汝既如是,吾亦如是。西天般若多羅讖:汝足下出一馬駒,踏殺天下人。應在汝心,不須速說!讓豁然契會,遂執侍左右一十五載,日益玄奧。後往南嶽,大闡禪宗。

永嘉玄覺禪師,溫州戴氏子,少習經論,精天台止觀法門,因看《維摩經》,發明心地。偶師弟子玄策相訪,與其劇談,出言暗合諸祖。策云:仁者得法師誰?曰:我聽方等經論,各有師承。後於《維摩經》悟佛心宗,未有證明者。策云:威音王以前即得,威音王以後,無師自悟,盡是天然外道。曰:願仁者為我證據。策云:我言輕。曹溪有六祖大師,四方雲集,並是受法者。若去,則與偕行。

覺遂同策來參,繞師三匝,振錫而立。師曰:夫沙門者,具三千威儀,八萬細行。大德自何方而來,生大我慢?覺曰:生死事大,無常迅速。師曰:何不體取無生,了無速乎?曰:體即無生,了本無速。師曰:如是!如是!玄覺方具威儀禮拜,須臾告辭。師曰:返太速乎?曰:本自非動,豈有速耶?師曰:誰知非動?曰:仁者自生分別。師曰:汝甚得無生之意。曰:無生豈有意耶?師曰:無意誰當分別?曰:分別亦非意。師曰:善哉!少留一宿。時謂一宿覺,後著《證道歌》,盛行於世。

禪者智隍,初參五祖,自謂已得正受,菴居長坐積二十年。師弟子玄策,游方至河朔,聞隍之名,造菴問云:汝在此作什麼?隍云:入定。策云:汝云入定,為有心入耶?無心入耶?若無心入者,一切無情草木瓦石應合得定;若有心入者,一切有情含識之流亦應得定。隍曰:我正入定時,不見有有無之心。策云:不見有有無之心,即是常定,何有出入?若有出入,即非大定。隍無對。

良久問曰:師嗣誰耶?策云:我師曹溪六祖。隍云:六祖以何為禪定?

閱讀 2624 次數
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