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一, 07 八月 2006 06:29

信心銘/禪解(16)

作者  釋達觀


二由一有,一亦莫守。一心不生,萬法無咎。無咎無法,不生不心。

「二由一有」,分別知見,是由心而有,此「一有」是指有心。故《易經繫辭傳》云︰「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太極即是有心,心生分別便是兩儀,於境上起無數的妄念,則演變成四象、八卦、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太極是心,三百八十四爻便是萬法,即是心生萬法。

「一亦莫守」,人人本有一心,但勿執著它,此「莫守」是指無心。故《易經繫辭傳》云︰「易無思也,無為也,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易(無極)即是無心,其本質無分別對待,無刻意造作,如如不動,因無所障礙,故可感應通達天下之事。如鏡照物,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有一天,僧人向趙州禪師請益:「請問萬法歸一,一歸何處呢?」趙州直截了當的說:「我於青州作一領青布衫,重七斤。」自性無形無相,何有所歸,若有所處,便是執心,故老子言:「天下萬物生於有,而有生於無。」既是無,哪來定處,所以趙州禪師用日常生活的瑣事來回應,歸於平常自然之中。

「一心不生,萬法無咎。」心不妄動,則妄念不生;妄念不生,則行無過咎。 《易經繫辭傳》:「吉凶悔吝,生乎動者也。」一切善惡好壞,皆為心動所造成的結果,故太上曰:「禍福無門,惟人自召。」故吉凶己造,而非天生注定。

「無咎無法,不生不心。」人若無病,何須用藥;人若無過,何須用刑。經上云:「若無一切心,何用一切法。」但法從心生,故根本之道,要知妄心不可得,故說「不生」不執生起的妄念;真心亦不可得,故言:「不心」不執本有的真心。

所以《金剛經》教我們,一者不執心,故云:「是諸眾生若心取相,即為著我、人、眾生、壽者。」二者不執有,故云:「若取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三者不執空,故云:「若取非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歸納起來,便是有為、無為二法,此二法皆不可執著,故云:「是故不應取法,不應取非法。」從有為修到無為,從此岸到彼岸,這是二法;以佛性來說,實無有無二法,彼此兩岸。

諸位,我們常讚歎佛為:希有世尊!佛實為世間大覺大悟、大慈大悲的聖者,佛所說的法,大家應當信受奉行。可是最後交代弟子們:「汝等比丘!知我說法,如筏喻者;法尚應捨,何況非法?」不但不可執我,連佛所說的法亦不可執,此時人法雙亡,泯然見性。……(待續)
 

閱讀 2007 次數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