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一, 07 八月 2006 02:44

信心銘/禪解(29)

作者  釋達觀


泯其所以,不可方比。

「泯其所以,不可方比。」當您泯除所有的分別、對待,而體悟到超越相對的真理時,此悟境是不可以用言語、文字、譬喻來形容它的。

天童正覺禪師開示:「今日是釋迦佛誕辰,長蘆禪師不解說禪,與諸人畫個樣子。佛在摩耶夫人胎時,是什麼樣子?長蘆禪師以拂子畫個圈相。又說:以清淨水浴佛金色身時,又是什麼樣子?復畫此圈相。再說:佛出生時行七步,目顧四方,指天指地,成道說法,神通變化,智慧辯才,四十九年,三百餘會,說青道黃,指東畫西,入涅槃時,又是什麼樣子?亦畫此圈相。」

欲入此圈被圈困,不入此圈不知曉;畫出此圈離道遠,不畫此圈悟道難。實相難以形容,所以禪師以圓圖示人,弟子各自領悟。

止動無動,動止無止。兩既不成,一何有爾。究竟窮極,不存軌則。

「止動無動,動止無止。兩既不成,一何有爾。」想要止息妄動,實無妄動之事;妄動雖然止息,實無止息之事。止息、妄動兩者既不成立,那麼絕對也非有。因有相對,才有絕對;因有二分,才有一體。既無相對,何有絕對之名呢?

我們常用腦袋的意識,來分裂所有的事情。當您說:「無為。」就有人馬上跳出一個概念:「那不是消極嗎?」何謂積極?又何謂消極。請問:「出生,是積極嗎?死亡,是消極嗎?有意,是積極嗎?無意,是消極嗎?吃飯,是積極嗎?排泄,是消極嗎?健康,是積極嗎?生病,是消極嗎?白天,是積極嗎?夜晚,是消極嗎?春天,是積極嗎?秋天,是消極嗎?花開,是積極嗎?花落,是消極嗎?……」

以上所喻,既不是積極,也非消極,又何必創造許多概念的名相,自我矛盾,兩相對立,而自尋煩惱呢?一切皆是順應大道,自然的運作。雖言「自然」之詞,實無「自然」之名,此名相亦是多餘。

「究竟窮極,不存軌則。」窮極究竟之理,不存任何軌則概念,因為諸法實相,緣起性空。有也好,無也好,法無定法;此法若定,則非妙法。故六祖大師言:「見性之人,立亦得,不立亦得,去來自由,無滯無礙,應用隨作,應語隨答。」

僧人常坦,曾向藥山惟儼禪師求法,因不悟道而離開,後再度回來求教。禪師問:「您是誰啊?」常坦答:「我是常坦。」禪師說:「前也常坦,後也常坦。」常坦言下大悟。

之前不得,之後了得。之前心存軌則,有凡聖、迷悟、修行、悟道、名相、概念……故不能究竟實相。今除一切知見,故聞師一叫,了然見性。……(待續)

 

閱讀 2070 次數
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