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一, 18 四月 2016 17:15

傳心法要講記-55

作者  釋達觀 / 講述  無念齋 / 整理

如力士迷額內珠,向外求覓,周行十方終不能得。 

             黃蘗禪師舉《涅槃經》第七卷的例子,這個譬喻是說在古時後有很多大力士,他的額頭有一顆寶珠,就是鑲一顆寶珠,因為大家彼此在肉搏的過程,所以常常頭頂著頭,結果頂了太大力,太久了,就那一顆掛在額頭上的那一顆寶珠,就鑲入這個皮膚裡面。因為鑲入皮膚裡面太深,所以等到皮膚好的時候,那個表皮已經長出了比如說瘡疤,但是那顆寶珠竟然是在額頭裡面被瘡疤包住。這個在譬喻什麼?我們先看「力士」,其實每一個人都是大力士,為什麼我這麼講說,每個人都是大力士呢?就是譬喻說,其實我們每個人都相當相當有能力,但是問題差別在哪裡?差別在你的心。人的心就是這麼奇妙!人的心為什麼這麼奇妙?也就是說你是懦夫還是強者?其實說,你是什麼都不是。你是懦夫還是強者?「不一定」。應該是一定吧!你是佛還是魔?你難道可以用不一定來搪塞嗎?你可不可以用不一定來搪塞?「不可以」。你信不信佛?「信佛」。一定還是不一定?「一定」。學佛學到最後不要說不一定。不要說學佛學到最後,就像以前讀一篇文章叫做《差不多先生》,每次講都講差不多。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力士,為什麼我這麼說?因為你是有能力決定你自己的,這樣對不對?你的命運、你的人生,學佛也不是說拋棄此生,想要去求來生;想要拋棄此生去求來生的人,這樣學佛一定是偏差的。所以有的人會覺得,我此生很潦倒都沒有關係,我只要能夠死後到好的地方就好。你這樣死後也不會去好的地方,我可以很坦白這樣告訴你。為什麼?因為你活著都不懂得照顧你自己,你這一輩子都不好過。什麼叫做不好過?是你自己沒有讓你自己好好地過,這叫做不好過。那此生你都沒有讓自己好好地過,你往生你會到好的地方嗎?這有可能嗎?所以有時候你想一想,其實我們每個人都很有能力,但是問題現在我們偏偏東看西看。你們也可以到其它的道場走一走,或是跟很多學佛的人在一起,會覺得這一輩子,能夠好好過的人就不多,就好像說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問題。為什麼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問題?因為是無常、業力,因為每個人的因緣不一樣,所以當然都有每個人的問題。 

            你學了佛之後,並不是說你就不會有逆境,不是這樣子;還是會有很多的逆境,不管這一輩子怎麼做,還是會有很多的逆境,只是你再也不會害怕那個逆境。因為這些很多東西都是果報現前。有幾個概念大家應該去釐清,我們學完佛之後,你會繼續有很多問題出現,但是現在不管任何的問題,已經不會把你打倒了,然後你也不會逃避了,我說你這樣學佛就學對了。但是你還會有很多問題,我用逆境來形容是比較恰當的,但是你不要把逆境當成是「我的問題」,你不要這樣想。今天學佛,有的人一直想要去斷煩惱,其實不用這個樣子;然後有的人想要去息煩惱,其實也不用這個樣子。你說:「師父,不用這個樣子,那到底是什麼樣子?」如果煩惱就像一盞燈,煩惱就像一把火;那一盞燈只要你不要再加油,不要再加柴,那個煩惱的火,它自然漸漸就會止息。你不要出力,你只要不添加柴、油,燒盡了就盡了。你覺得這個概念是簡單還是困難?「簡單」。你平常有沒有在加?「有」。你平常什麼時候你會加?「時時刻刻」。你為什麼要加?「就是因為不了解自己,所以才會加」。我不是叫你去追求什麼?我也不是叫你去增加什麼?我只是跟你講不要再加柴、加油了,這說起來很簡單又很困難。為什麼我說,說起來很簡單又很困難?我們都是用什麼加?我們都用心加,你都是用你的心來加那個煩惱的柴油,你為什麼要加貪?為什麼加嗔、加痴?為什麼要加慢、要加疑?為什麼還要加你的自尊心?其實修行的竅門,有時候你只要了解了就好,而不是說,你為了要熄滅貪嗔癡,所以你就勤修戒定慧,好像有一個東西是可以修,你不要再添加那些助燃物。但是你不要說連什麼時候加,什麼時候不加,你自己都沒有察覺到,我們很習慣,我們真的是很習慣。 

             如果按照我這個譬喻來講,你要止息你的煩惱應該是不難,你說對不對?「是」。對還是不對?「對」。為什麼不讓它,那一把火燒完了就好了?為什麼還要讓它繼續燒?「覺性不夠」。那什麼時候才會夠?有時候我們自己也會很感嘆!如果這個理論是正確的,注意聽!如果這個理論是正確的,我何不讓它止息!除非你認為說那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說:「我認為我這一輩子,不用再加任何的柴油,這一把煩惱的火也是會繼續燒」,為什麼?「因為我多生累劫,我造了太多的業,所以這一輩子我都不加,那個油燈、這個柴火也沒有辦法枯竭」,你這樣想那就是邪見。或是你怎麼想你知道嗎?你認為:「現在這盞火在燒,我趕快去提水,然後去拿冰塊,去拿棉被,趕快去把它撲熄。」不用這樣,為什麼?因為這樣會很累,你要知道,你想把它撲熄,假設你不懂得停止它的助燃物,它還是會繼續燒,為什麼?因為你撲一下,你會加兩桶油,我們一般都是這個樣子。你今天有做早課的舉手,今天都沒有人做?今天覺得自己有修一點點的舉手,今天有沒有修?「一點點」。你怎麼不舉手配合一下?你今天有誦經對不對?今天誦經那個煩惱的火熄滅多少?「不增不減」。煩惱的火也是不增不滅?「對」。你這樣講,從法性上來講是這樣沒錯。今天誦完經之後,你今天所有的生活有沒有加油?「沒有」。你已經可以做到這種程度?今天都沒有起一念貪、嗔、癡,連一念都沒有?「今天,應該有吧」。不然你怎麼跟我說沒有加油?「是自然的」。那就是自然的加油。「我知道,就是應那個緣而已」。就是自然的加油,加到很自然。你這樣知道嗎?我們現在加油,是加得很自然。你知道嗎?就是因為這樣才可怕,這叫做慣性嘛!自己都感覺很自然。比如說我看到某同學,我不消遣他一下,我感覺到很不甘願,就要消遣他一下,這也是自然,這樣對不對?不捉弄他就不會感覺到輕鬆,捉弄他一下才感覺到輕鬆。古大德說:「隨緣消舊業,莫再造新殃。」這一句話乍聽起來好像很簡單。我常常細細想這句話,這句話其實不簡單,什麼是「切莫再造新殃,隨緣消舊業」?難不難?「難」。你有隨緣消舊業嗎?我們是每天隨緣增什麼?「新業」。隨緣增新業對不對?我們每天都在隨緣增新業,有還是沒有?「有」。這個增新業的意思是什麼?就是你不斷地去加這些煩惱的柴油,你就是一直加,然後你又每天想要修行,你在幹嘛!所以我們這樣當然很累,我們這樣很辛苦,真是很辛苦。有的人住在道場,住在道場,到底是在修行、修福,還是在造惡業?你觀察曾經住過道場的人,你自己摸著良心講,如果以加減乘除來講的話,如果以福跟罪來做一個加減,得到的答案是罪多還是福多?「一般都是罪多。」你雖然住在道場,你雖然有起來做早晚課,雖然有時候有出坡,或是到大寮去幫忙,但是你有沒有常常起貪嗔癡?或是講一些有的沒有的話?所以這樣修,怎麼修?有時候,我在想真的是這樣,難怪三大阿僧祇劫沒辦法成就,真是沒辦法成就!但問題是只要你有辦法知道,我把握這個原則:「我的心只要不要再加煩惱的柴油,讓它燃燒完它就止息了。」 

             今天大家學佛到底是在學什麼?等一下從這個公案你就會知道,大家今天學佛到底在學什麼?這個公案講到「力士迷額內珠」,我們常常講我有明珠一顆,但是你不要把明珠,當成一個實有的東西。這個外面的顏色青色,明珠就變青色;黃色,明珠就變黃色;白色,明珠就變白色;赤色,明珠就變成赤色,但是明珠本來有沒有色?「沒有」。沒有色,它一點色都沒有。請你注意!我有明珠一顆,你不要把它當成有一個東西,這個是很重要的訣竅!如果你把它當成真的有一個東西的話,你怎麼覺悟?只是它隨那個因緣,物來則映,它映什麼色,就呈現什麼色,物去不留,但是明珠本來無形無相。你要知道佛法裡面,有很多種思想,像「我有明珠一顆」這樣的思想,都是屬於如來藏的思想;但是以般若的思想,就是中觀的思想,它是徹底地否認,但是兩個有矛盾嗎?不矛盾,兩個一點矛盾都沒有,你們不要誤會。因為有的人要從肯定的角度來說,這個明珠講的就是佛性,眾生皆有佛性;因為眾生皆有佛性,才能夠符合平等義,這個從肯定的角度來說,讓眾生有一個方向,但是你千萬不要把它當成實有的東西,這是我再三一直強調的。你在看經典有時候你會誤解或是矛盾,就是因為你對法義當中覺得怪怪的,你要知道,佛說法是很方便的。「師父,請問一下,佛經有講到說一切法畢竟空,是不是連佛性也否認掉了?」不是否認,佛性可得嗎?「不可得」。你可得嗎?「不可得」。我有否認你來上課嗎?「沒有」。因為你還是佔我一個位子,知道嗎?懂嗎?你們不要把不可得當成沒有,不要這樣覺得,懂嗎?緣起性空,緣起有,自性空,這樣了解嗎? 

大珠︰來求佛法。
馬祖︰我這裡一物也無,求什麼佛法,自家寶藏不顧,拋家散走作麼。
大珠︰阿那個是慧海寶藏?
馬祖︰即今問我者,是汝寶藏。一切具足,更無欠少,使用自在,何假外求。
大珠慧海禪師於言下識自本心。
 

            大珠︰來求佛法。大珠和尚去參馬祖道一禪師,馬祖道一就問大珠和尚說:「你來我這裡做什麼?」大珠和尚就講:「來求佛法。」我們從這個公案開始來談:你今天來做什麼?「來求開悟,」。開悟能夠用求的嗎?「不行」。所以請你重說好不好?你今天來這裡做什麼?玉珠,你有玉珠,我們是沒有半顆,你是還有一顆,你來做什麼?「來拂塵」。你說來什麼?「拂塵」。你來拂塵就對了,你拂哪裡?「心境上之塵」。我最近耳朵都聽不清楚,你好像做賊,你知道嗎?我問你話,講那個話我都聽不清楚。來,你一個一個講,講完再自動講。來,你接著講。「來聽師父講法」。「來學佛法」。佛法是什麼?「佛法是覺悟之法」。誰在覺悟?「在我還沒有悟之前,就是我要覺悟」。你在家悟就好,你跑來這裡做什麼?「那不一樣」。為什麼不一樣?「師父講法的話,這個現場的作用」。世尊講法阿難都不會開悟了。「那我不一定是他」。你不一定是阿難,我也不一定是佛。好,下一位。你來幹嘛?「學真理」。你過得快不快樂?「還好」。快樂比較重要,真理做沙隆巴斯,快樂了自受用。如果我再問下去,課不用講了。隨機問,來,你來做什麼?「來求智慧」。智慧是用求的嗎?你們為什麼都要求?「求」是凡夫知見,我這樣講有沒有錯?有求的心,必然是凡夫。來,再跳一邊,你來幹什麼?來吹冷氣的?「來了解佛法」。應該是了解自己比較重要吧!這樣對不對?你為什麼會這麼說呢?應該是了解自己比較重要吧!從這四個字「來求佛法」來講本身就是有問題,為什麼就是有問題?前面一兩節課我講過,剛好有幾位同學沒有來,我說現今的人都掉入一個陷阱,他是來學法的,這樣是錯的,你不是來學法的,所以你來求佛法,大家重點都把它擺在法,這是不對的。今天最主要是這個(佛),這個不用問別人,因為這個字叫做覺,這個叫做心;這個心一定是你的心,不是你師父的心,也不是法師的心;那個心一定是你的心,你的心你來問別人,這樣怎麼對?你覺不覺悟?那要問你自己覺不覺悟?你不相信我問給你看。來,你是佛還是魔?「我是佛」。你講的我聽得真不順。你今天有沒有做佛事?「任它來,任它去」。如果你是佛,你今天所做的都是佛事,這樣對不對?我不管你做什麼事,你就是佛事。如果你是魔,你今天所做的,我就不用問你了。所以我們一般人是佛還是魔?換你問我,師父你是魔還是佛?我是凡夫,我跟你講真話,我也沒有跟你打馬虎眼,我只是在做凡夫的事,知道嗎?我今天七點半來這邊做什麼?你知道嗎?我來上班的,九點半就要下班,我是來上班的,我現在還是凡夫,也就是我的心還是凡夫,所以我所做的都還是凡夫的事。因為我很清楚知道我是凡夫,我很清楚看到,我的心還是凡夫的心。有時候你會覺得禪宗的公案,有時候講得沒有道理,你細細思維不是沒有道理,而是說你自己不願意,好好地老實去面對。為什麼不要好好老實地面對?只要是對佛法有興趣的人,都是在學法,然後你自己也看看你自己,假設你是對法有興趣的人,你會對法一直在專研;除非你沒有興趣,你就隨便聽一聽、隨便學一學。但是你專研佛法也不會開悟,為什麼?你說說看為什麼?「因為他沒有抓到重點」。好,什麼是重點?「重點就是從心裡面去下功夫,不是從方法上面去鑽研」。你有沒有從心裡下功夫?「一點點」。你都全部抓到重點了,你還一點點,沒抓到重點的人,我們是不是應該悲憫? 

             在以前叢林的生活,沒像我們現在講這麼多把戲,以前禪宗的叢林,都是一日不做,一日不食;除了早晚課之外,平常的時間幾乎都是耕田。所以以前的禪堂也沒講經說法,講經說法一般都叫做法堂。講那麼多幹嘛!你會說不講經說法怎麼教人家?我那一天跟同學講,我三十二歲就會覺得人生很苦,相當相當地苦;我記得我剛出來上課的時候,我記得很清楚,那時候是我三十二歲。很多同學私底下都這樣跟我說,年紀越大的聽我講課越聽得下去,為什麼?他們會覺得說:「奇怪!這個老師年紀那麼輕,為什麼那麼多苦他都知道?」、「我的那麼多苦他都知道」。你也曾經三十二歲過,對不對?「是」。苦不苦?「苦」。我說不苦,你那時候結婚了嗎?「結婚了」。有沒有家人?「已經有」。有沒有妻子?「有」。有沒有兒女?「有」。有沒有朋友?「有」。有沒有同參道友?「有」。我都一個人,我到現在還是一個人。我現在講的苦是什麼?是你都一個人,十幾年來你都一個人,知道嗎?你不要問我說:「師父,你不是結婚了嗎?」你不要問我這個問題,我就跟你講說:「我還是一個人住外面。」不相信,去我家打聽一下就知道了。「師父,一個人才能夠自由自在」。那你就一個人看看吧!對不對?你等一下下課直接,你今天開車還是騎摩托車?「騎摩托車」。你下課就直接騎到中央山脈,你從此之後就在中央山脈就好,你不是說一個人自由自在嗎?那是開悟的人,知道嗎? 

             所謂一個人,一個人的苦只有自己知道,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為什麼現在要來講這個問題呢?這個「佛」是誰?佛當然是自己。那是誰?你跟誰最難相處?「自己」。你就是跟自己最難相處,不然你跟誰最難相處?跟自己相處好相處嗎?好不好相處?「不好相處」。本來就是很不好相處,所以我們寧可不要去看自己,然後透過跟別人抱怨閒聊混日子也好,透過這樣的來疏解自己的苦悶。但是假設你都沒有發洩的管道,注意聽!你都沒有發洩的管道,你會說那我知道,師父你做人一定很失敗,所以你才沒有發洩的管道。真的很失敗!因為我不喜歡跟別人講話,但是又沒有辦法跟自己在一起,然後又不喜歡跟別人講話,這樣苦不苦?像同學雖然很苦,但是他很喜歡跟別人講話,對不對?你雖然是很苦,但是我看他很喜歡苦中作樂。我不是苦中作樂,所以佛經我一打開我就很合「苦苦、壞苦、行苦、諸受是苦」我看了有夠合的,我心有戚戚焉!所以我才講過,跟我們這班同學講苦,不太聽得懂,因為你們很幸福,跟你們講苦,沒有幾個苦得下去的。所以我所講的苦,並不是說我去做苦工的苦,我現在所講的不是這樣,我現在所講的苦是說什麼?就是我內心都很孤獨,一直到三十二歲我都很孤獨,然後三十二歲一直到四十二歲,問他們就知道了,那時就有比較多學生;我沒有朋友直接跳過來就變學生,然後出家之後又是一個人,到現在還是一個人,九點半之後就是一個人了,知道嗎?所以為什麼我在講這個字「佛」,佛就是心,你敢跟心相處?很多人都不敢跟自己相處,我不蓋你,真是這個樣子,真是不敢。所以他寧可看電視,寧可看書,寧可找朋友,他也不敢或是不肯,或是沒有辦法長時間去看自己,長時間看自己要不要勇氣?「要」。要不要?「要」。你們都看得比我久了,對不對?你年紀都比我大了,對不對?有沒有看比我久?「沒有」。不然你都看誰?你都看你生的那幾個,還有睡在你旁邊的那一個。我講這一段的意思是,以前的叢林除了早晚課之外,幾乎都在耕種,表面上師父並沒有跟徒弟常常開示、常常上課,你一定會覺得說:「奇怪!那我現在出家幹嘛!」 

             你們現在這樣去任何的道場,只要那個師父也不跟你講一些東西,你們待得住嗎?一般人是待不住,為什麼一般人是待不住?其實他們每天也有很長的時間,都是自己跟自己在一起,自己默默地工作,每個人都是這個樣子,但是沒有辦法自己默默工作的人,就是找其他師兄弟聊天,那些人都不會開悟;所以經過很長很長的時間,所謂經過很長的時間,可能經過十年、可能經過二十年,師父才偶爾開示;師父在開示的時候,都不是共同開示,真正在開示都是單獨的,會看那個弟子時機成熟有沒有,才過去;那個時候不叫做開示,那個時候開始去看你堪不堪忍,跟你講幾句話就是看得起你。所謂什麼叫看得起你?就是說你已經進入狀況,他才跟你談。但是現在剛好是相反,你們都很喜歡聽課,那最好每天都有課,然後聽了二十年;我可以跟你保證,你聽了二十年,你有跟自己相處嗎?所以我講難是難在這裡,所以我會勸你,我說這個東西(法)夠了,對於喜歡看書的人,我說它夠了。但是問題你都不敢碰自己(心,佛),這個夠了(法),你不敢碰你自己(心,佛),我可以很肯定這樣告訴你,你不敢碰碰你自己。我常常跟很多法師聊天,很多法師都可以跟我談很多的道理,但是只要談到法師他自己,對方都不想談他自己給我聽。我叫你談佛法給我聽,你只要學過佛法的人,你願意侃侃而談談給我聽,這樣不困難;但是我請對方談他給我聽,他一般都不願意談,為什麼不願意談?第一、你在保護自己什麼,你這樣會開悟嗎?第二、就是代表你不了解自己。第三、就代表你護短。所以談自己的心給別人聽真不容易,我告訴你,真不容易;談佛法,我覺得不難,好好讀書,口才比較好的就會講。 

             馬祖︰我這裡一物也無,求什麼佛法,自家寶藏不顧,拋家散走作麼。你覺得馬祖道一禪師他是客氣嗎?還是他在打妄語?為什麼他說他這裡一物也無,比如為什麼?說說看。「他說得是真實的,因為覺得大珠和尚有那個程度」。真的是這樣。真的是無一法可得,我這裡一物也無。什麼是法?法就是佛。什麼是佛?佛就是心,心生萬法,法即心,心即法,心法不二。所以我這裡連一物也無,好,關鍵在這一句,這一句大家也常說:「自家寶藏不顧,拋家散走作麼」,你們今天來上課是屬於哪一句?你們今天來上課是哪一句,是哪一句?是這兩句哪一句?你們今天來上課,是不是要聽我說?是還是不是?「是」。「確定」。你什麼時候要聽你自己說?你們今天是要來聽我說,你什麼時候要聽自己說?你們回去有聽自己說嗎?還是回去就是下課了?你要悟道沒有方法,祖師大德他們是過來人,他們一一告訴你,你要跟你自己相處,你要認識你自己,沒有方法,我不蓋你沒有方法。有沒有更好的方法?沒有。你有沒有念過觀世音菩薩?「有」。有沒有看過?身高多高?你是在念哪一尊觀世音菩薩?「念我自己的」。那你就講你的身高就好,你也知道你的身高體重,三圍就不用問了。 

             我們現在不可以談理論,為什麼說不可以談理論?比如說你念觀音菩薩,你可以百分之百地感覺到是在念我嗎?在念自己嗎?如果你能夠百分之百地感覺到,這樣念的就很相應。如果你一直感覺到外面有一尊,只要是我受到什麼苦,然後我只要稱他的名號,他就會來救我,你這樣念,要念到何時?我念的觀音是什麼?我常常觀察我內在的心聲,內在的想法,這叫觀音。我常常在觀察我內在的聲音,我內在的聲音一直在呼喚,它遇到很多的苦,它一直在對我呼喚,所以我自己才可以救自己,這樣感應道交。我有苦我馬上要去察覺,要透過這一尊覺悟的菩薩,我才能夠離苦,不然誰能夠幫我離苦?所以一樣的道理,你在念阿彌陀佛也是一樣,你要會念,你真的要會念。所以這個東西他講得很明白,自家寶藏是你的心!但是你不顧你的心,你相信嗎?你說不定不相信,我現在問你,你心散亂的時候你顧不顧?「顧」。你昏沉的時候你顧不顧?「顧」。我看你都要打呼了,還顧!好,你怎麼顧?「看著它」。已經在昏沉了,又如何看得住它?有時候我在談這個心,你們不要談這麼複雜,我現在談的這個心,你們不要去談真心妄心,你們都不要這樣談。老實地看著自己的心,然後你是什麼?因為你忙著外面已經沒有時間了,你忙著外面已經沒有時間照顧你自己了,很多人忙著工作沒有照顧家庭了,我們忙著應付別人,也忘了照顧自己的心了,有沒有?「有」。你忙著電腦,我們太忙了。我為什麼說你忙?你一定要清楚地看到你真的很忙,你一定要看到你真的很忙。每一個人都有這個字(求),所以你真的很忙。你現在沒有這個字(求)的請舉手,讓我們跟你頂禮一下。不是求什麼,而是你放下了什麼?學佛不要這麼囉嗦!你只要好好看看你自己,你放下了什麼?你佛法一本一本讀,但是你放下了什麼?你的煩惱依舊在,你的自尊心依舊在,我們的嫉妒心也是在,我們貪嗔癡還是在。你經典一本一本讀,但是那些東西都在,你不可以騙你自己,這樣對不對?嗯,都在。所以現在勝負的關鍵,不是在你讀多少書?現在勝負的關鍵是在什麼?是你放下了多少?然後你內在會越輕鬆,問題你有沒有放下,你自己知道。這個沒辦法辯論對不對?這個需要辯論嗎?如果說你是個放下的人,我說你沒有放下,你要跟我辯,這樣你有放下嗎?「沒有」。你就沒有放下,你才會跟我辯;如果你已放下,全世界的人都誤會你,也沒有關係。 

              「有一個人,世間的人都讚歎他,他也不被影響;世間的人都排擠他,他也不為所動。」在《莊子》裡面,曾經談過有這樣一個人。我現在問同學一下,你讀過哪幾本經典?如實說出來,《楞嚴經》、《六祖壇經》、《心經》、《金剛經》、《法華經》,這些都是,我替你說,因為我講過的你都聽過嘛!《大般涅槃經》。好,你現在放下了什麼?開始背。「幾乎都忘光了」。不老實,你就告訴我說,我都沒有放下就好,還什麼都忘光了。你隨便找任何一個人,都一樣啦!他可以背出他讀過什麼、聽過什麼、學過什麼?但他卻沒有辦法,一一地講出我放下了什麼?有沒有領悟?你放下了什麼?還沒有完全放下,不然你現在放下什麼?你先說你放下什麼?你不用說完全放下,你如果完全放下,今天我們這裡就不用點燈了。「放下就是說感情、事業」。感情跟世業都放下了,感情事業都放下。你的放下指的是什麼?現在也沒有人要你、現在也失業,現在失戀既失業,所以叫感情事業都放下。「現在有工作」。什麼叫事業放下?「就那個事業心沒有,就是做工作這樣子」。事業心沒有也不行,好好工作。你跟我講我放下了名利,但是我努力認真地工作,這樣才是正確的,知道嗎?「知道」。不是說我現在感情也放下、家裡也放下、事業也放下,這樣這一輩子就報廢了,這樣對不對?比如說,我也放下了怨恨,過去同學欺負我,我已經放下對同學的怨恨,要具體一點,知道嗎?應該是你欺負同學才對。所以修行的東西它不是理論,然後你也沒辦法騙你自己,你可以騙別人,你沒辦法騙你自己,你要不斷地跟自己在一起;你透過這樣的話,你就會馬上察覺到,你學習的方向這樣是不對的。我常說:「別人跟你講的,我們也不見得能接受,自己領悟的才能接受。」、「我體察我哪裡錯了,或是說我現在沒有錯。」、「經典常跟我講,我不可心外求法,但是你明明你就是心外求法,你是知道這個概念,但事實上你十幾年來,都是心外求法,這也是真實的。」如果你能往你的內心,坦白說今天比較粗糙的煩惱,都已經放下了。如果說你今天的貪心還在,我不怪你,但是如果你今天仇恨的心還在,那你就白學了。我不是講埋怨,大家現在還是有埋怨,這個心還有;我是以仇恨來講,我相信我們這班同學,害人的心應該是沒有了,但是嗔心還在。 

             有時候你看到公案,你會覺得說我不是這樣的人,我告訴你你就是那樣的人,然後你都沒有察覺到,這個公案就是你。很多人都是自家寶藏不顧,拚命看佛經,拚命聽佛經,然後拚命參加共修,拚命參加佛七、禪七,但自己真是不知道自己。那你又問我說:「師父,我怎麼有可能不知道自己呢?我參加佛七的時候,我七天也都在念佛;我參加禪七的時候,我七天也都在數息。」你覺得你這樣就會了解自己嗎?你現在不相信,去把常常在參加的人叫過來,你只要問他幾個問題,看他怎麼回答?你只要問他說:「你為什麼要坐禪?你為什麼要念佛?」看他怎麼回答?或是你問他說:「你現在在恐懼什麼?」或是說你問他說:「你知道你的心在想什麼嗎?」你知道你的心在想什麼嗎?知道嗎?只要被我一問到的時候,就會馬上不知道,我那麼可怕嗎?只要我一問到,她當下就不知道了。我不問你們,好像都知道,奇怪!你是在想什麼?那你今天不是要去問別人,而是你要問你自己呀!「為什麼我每次打坐,我就是會散亂,我就是會昏沉?」那我問你一個問題:「你既不散亂,也不昏沉,你想幹嘛!」你可以告訴我嗎?你要察覺到,你在想什麼?你會覺得說,你的想法,根本是亂無章法。但是真的嗎?是真的亂無章法嗎?是真的嗎?既然有章法,那是什麼章法?你也不知道。 

             你學佛學這麼久了,你為什麼不知道?你只能講說:「八識田中的種子,因緣到了它就跳出來。」我不想聽這些理論,我只問你說:「對,你一直想,你是在想什麼?東想一塊,西想一塊,不然你到底要幹嗎嘛!」你不可以用不知道來回答我,為什麼?因為那是你在辜負你自己。所以為什麼不顧家(自家寶藏)?因為家裡面(自家)很難待,知道嗎?因為家裡面不好待,所以大家都是離家出走(拋家散走),家裡面很難待,所以還是到處去逛逛比較舒服,美其名怎麼說:「我到處去參訪」,知道嗎?好不好聽?大珠和尚現在就是來參訪,馬祖禪師就當頭棒喝跟他講:「拋家散走你在做什麼?你跑來我這裡做什麼?」 

            大珠︰阿那個是慧海寶藏?「阿」就是指自己,就是哪個是我大珠慧海的寶藏,這個「慧海」就是大珠和尚。 

            馬祖︰即今問我者,是汝寶藏。即今問我者,是汝寶藏,很多學禪的人,不見得認同這句話,我還是那句話:「那是他家的事。」你認不認同,那是他家的事。我現在只是說你家,你不要管別人家。這一種的答法,有的人不認同;你不認同,人家大珠慧海禪師會開悟呢!你不認同,別人開悟了。有時候我們把禪又繞回來,它又是那麼簡單!現在我們所能展現的,那就是佛心,不管我怎麼展現,那就是妙用!但是我們今天都問別人什麼?來,你有幾個孩子?三個,你知道為什麼我這樣問你嗎?你知道嗎?「不知道」。我只是無聊找話題跟你聊而已!我們今天我們的身口意,常常不是一種妙用,我們常常錯用!我們所做的某些的動作,有時候是毫無意義的,那個部分就叫做無記;不然我們就在造業,透過我們的身口意,而不能夠真正地妙用。但是今天馬祖禪師回答大珠和尚的話,你會這樣問嗎?請問如果大珠沒有修行,他這樣問叫做亂問。他有沒有修行?他有修行。所以只要問一句話就好,所以馬祖道一只要也回答他:「你現在問我的就是你的寶藏」這一句話就夠了。你現在看我的就是你的寶藏,你現在聽我講的就是你的寶藏,你現在那個能吃能睡的,就是你的寶藏,難道你不知道嗎? 

           一切具足,更無欠少,使用自在,何假外求。我們常常把這個話當成理論,它不是理論,它是事實。你有沒有一千塊?「有」。拿出來,我雖然窮,我也有一千塊;你有一千塊,我也有一千塊,哪一張比較大?「看怎麼用」。不要這麼囉嗦!「一樣大。」哪一張比較高貴?「一樣高貴」。哪一張比較有智慧?「一樣的」。直接回答,一樣有智慧。哪一張業障比較重?「一樣重」。你怎麼不說一樣輕?我有一千塊,你也有一千塊,我現在是一千塊譬喻自家寶藏,現在問題是這一千塊你到底要怎麼用?我不知道。你是要拿去救濟還是拿去賭博?我不知道。他也是在用,他都在用,他從頭到尾都在用。你說:「師父我不想修了」,那也是用,只是你用在「不想修了」;我從今天開始要「好好地修」,那也是用。說「你是凡夫」,還是一千塊;說「你是佛」,還是一千塊,你說關鍵在哪裡?關鍵在,第一、你知不知道你口袋有一千塊,你知道還是不知道?「不知道」。知道?誰說知道的舉手,你說知道拿出來。「自己知道就好」。你為什麼不承認你拿不出來?你為什麼還要騙自己?我現在不是叫你,把這一千塊拿出來,我現在是講的是佛性。剛才是用這一千塊譬喻,你不是知道嗎?那你拿出來啊!這是理論嗎?這不是理論嘛。來問我。「師父,你把一千塊拿出來」。不是一千塊拿出來,我現在講的是一千塊譬喻,這樣知道嗎?「好」。你再問,來,沒有關係你問好了。「師父,你把佛性拿出來」。注意看!有沒有看到?「有」。五百(右手張開展現五指),有沒有看到?五百(左手張開展現五指),你看到了吧!一千塊我拿出來了(兩手掌往臉頰一拍,十指拍臉頰),你們看到了吧!「師父,你這樣是妙用嗎?」我是苦了,自己想要讓你懂。這不是理論,你會說眾生都有佛性,這樣有用嗎?你又不會用。所以第一、你要真的知道你有一千塊;第二、你要知道這一千塊,真是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第三、你要有信心來用這一千塊,你不要認為說你沒辦法。你覺得你沒辦法,這樣有意義嗎?所以「一切具足,更無缺少,使用自在,何假外求」。隨你用,看你怎麼用都不要緊,不用往外求,不用。所以單照文字解釋,你縱使解釋出來也沒有意義,為什麼?你又不會,有什麼意義? 

            「師父,你之前說你滿苦的」。來,什麼?快九點半了,「你的受,之前說你都一個人」。對。「你說你的受,那種感受,為什麼會覺得苦?苦在哪裡?」為什麼?真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你要知道答案,我就請你未來的日子,十年一個人過好不好?自己去體會那個苦,你如果要跟我聊天,星期一或星期五來。我的意思是說,佛經所講的東西,如果是純粹這樣讀書,是不能感受的,自己去走、去體悟一下。 

            大珠慧海禪師於言下識自本心。有沒有快?就是這麼快!但是你不要問說「為什麼這麼快?」你還是找他問吧!他為什麼這麼快?就好像你問我說「哪裡苦?」所以有時候你看起來很簡單,但是對你自己有感動嗎?不見得有感動,對不對?有感受嗎?你也沒有感受,為什麼?因為你又沒有這樣,所以當別人跟你講了,你不見得能聽懂,你也不見得能感受,就是這個樣子。

閱讀 1334 次數 最後修改於 週一, 18 四月 2016 17:27
DMC Firewall is a Joomla Security exten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