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四, 21 四月 2016 10:01

傳心法要講記-56

作者  釋達觀 / 講述  無念齋 / 整理

如力士迷額內珠,向外求覓,周行十方終不能得。智者指之,當時自見本珠如故。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真如本性,因為迷失了自心,所以到處去求。人本來也沒有愚跟智,只是因為迷跟悟。因為你迷,所以自己就表現像愚者;如果你悟了,那你本身就是智者。但是依佛性來講,根本就沒有愚跟智、迷跟悟的問題,以佛性來說,根本都沒有這些問題。就像說我們現在全班所有的學生,其實我們本質都是平等的,但是因為各種因緣、條件,所以讓我們產生了差異性;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然後有貧、有富,但是這種本質的東西真是一樣。佛法如果從知識的角度來講,你真的不受用,為什麼不受用?你說那個本心到底是什麼狀態?如果從理上來講,你說本心就是不生不滅,那妄心是什麼狀態?妄心就是有生有滅。但是這樣你真的會了嗎?你會不會?聽到這樣的道理,對你來講有用還是沒有用?我看大家的表情,就是一點化學反應都沒有。在讀佛法,如果你是初學者,你多少認識這種觀念,但是你學很多年,你就知道嘴巴那樣講也沒有用,真是一點用處都沒有,對不對?也就是說這樣有意義嗎?「沒有意義」。為什麼沒有意義?因為你不會用,因為你真的不懂,所以你才不會用。上星期我們以一千塊作譬喻,害我自己打兩個耳光,你們高興了吧!那我具體來說好了,智者也是那一顆心,愚者也是那一顆心;迷的時候也是那一顆心,悟的時候也是那一顆心;上天堂、下地獄、成凡、成佛都是那一顆心,到底差別在哪裡?難道差別在他的本性嗎?不是,對不對?那差別在哪裡?「作用啦!」你知道怎麼用嗎?你剛才那個動作保持,這個是不是作用?「是」。當你這個手托著你的下巴,那個時候是什麼心?「沒有什麼心,習慣動作」。這個心會不會造貪嗔癡?你現在用你的手托你的下巴的這種心,會不會造貪嗔癡?「不會」。這個叫做佛心,知道嗎?會了嗎?如果有一隻蚊子在飛,手本來是托著,有一隻蚊子停在臉上,所以我很倒霉(自己打個耳光),我啪地一下!拍一下是什麼心?「嗔心」。你現在托著叫做真心,你現在啪一下叫做什麼?「妄心」。那開悟了沒有?你剛才笑了一下,那樣叫做什麼心?「真心」。什麼真心?那叫做不好意思的心。你們自己的心,你們怎麼都不知道?奇怪!你的心,我怎麼比你還清楚?你們在變什麼把戲,我看得很清楚,你自己卻不知道!你剛才托著,這個真的是佛心,你知道嗎?你怎麼不知道?因為我在上課時你托著,這種狀態是叫做無心的狀態,知道嗎?叫無心的狀態。我看你一下,你趕快放下來,這就變成有心。比如說,我喝茶(然後把茶杯隨意放回桌上),這個就是妄心;我放上去(輕輕地把茶杯放回去),這個就是真心。我擦臉(隨意粗糙一擦),這個叫做妄心;我擦臉(很用心仔細地擦),這個叫做真心。我把毛巾放下(隨意一甩),這就叫做妄心;輕輕把毛巾放下(很用心把毛巾折好,再輕輕放回),這個就叫做真心。我走路(心浮氣躁),這叫妄心;我走路(一步一步用心走)這叫做真心。我拿電風扇(動作粗造),這叫妄心;我拿電風扇(動作細心)這叫做真心。我寫黑板(動作急速),這叫做妄心;我寫黑板(一筆一劃不急馳)這叫做真心。會了嗎?「會」。你示範給我看。「妄心,真心」。好,你再指定一個同學。「妄心,真心」。諸佛會了嗎?已經完全知道我的意思的舉手,快點,你不舉手的,是哪裡不了解我的意思?你哪裡不了解?「事實上,時時清清楚楚,人在哪裡,心就在哪裡,就是真心的意思」。我說愚也是那一顆心嘛!智也是那一顆心嘛!對不對?造惡、行善也是一樣那一顆心嘛!當你在喝茶的時候,你的心沒有起貪嗔癡,不就好了嗎?那這一顆心不就是真心嗎?當你在走路的時候,沒有起貪嗔癡,不就是真心嗎?那你現在走路心浮氣躁,真心不是當下就變妄心嗎?你們所有的事情,你們都沒有察覺,從頭到尾還不是你的心在作祟,是還是不是?「是」。如果你做每一件事,然後每一個東西,你日常生活當中的行住坐臥,你在做任何的事情,都沒有起貪嗔癡,這不就真心了嗎? 

             我們平常每天在過人生,有沒有起貪嗔癡?「有」。有還是沒有?「有」。那請問一下,這個毛巾跟我有仇恨嗎?「沒有仇恨」。但是這個毛巾,你一定有善待它嗎?你一定有還是沒有?你不見得有善待它。我有沒有說錯,你有善待地球嗎?你有善待你家裡面房子的一磚一瓦、一沙一石嗎?你有善待你的碗筷嗎?也就是說在你生命的過程當中,你有善待你這一輩子跟你有因緣的一切人事時地物嗎?應該沒有吧!有還是沒有?應該是沒有吧!好,那如果你以很自然的、無心的、很恭敬的狀態,以善待的方式對它,你不是佛,那你是什麼?你這一顆心有沒有清楚?相當地清楚。當我們善待所有一切人事時地物的時候,請問一下,你容易造貪嗔癡嗎?你不容易造貪嗔癡。什麼叫做善待?善待就是我為它好,但是萬一它對我不好,我還是會善待它,這才叫做善待。不是說我對它好,沒有要求它對我好,卻要求它不可以對我不好。我只負責我對你好,但是你對我不好的時候,我還是對你好,這才叫做善待。你們看看你們的心,其實有時候,心是很單純的。 

             在《楞嚴經》裡有談到,從一開始學佛一直到成佛,只要保持直心就可以,直心是什麼?我問你什麼,你就直接了當回答我什麼,不用想東想西;因為只要一想下去之後,你那個心就不直了、就不正,你那個心叫做諂曲,也就是說你那個心就離開了。當你的心都清清楚楚,你說生滅還是不生滅?你看馬上又沒有直心,你看到了吧!你們真的是這樣,現在不是你們上課沒有直心,我們私底下在聊天,也沒有直心,馬上就印證。我們回答別人都不直心,然後大家習慣了,它本來是很單純的事情。好,我問你隔壁的那個,你呢?「不生不滅」。為什麼?「因為清清楚楚」。因為你不被影響,也就是說你在任何的狀態都不被影響,那個不被影響就是不生不滅。所以我現在講的,就是你現在就可以展現,你不是把這些理論放在你的腦袋,然後在你的人生、在你的生命根本用不上,你現在就可以用了,你現在馬上就可以看到自己,看到自己說,我是什麼心?而不是說都是妄心,真心我也沒辦法;真心,我沒有開悟,怎麼有辦法真心?你沒有開悟的時候,真心跑去哪裡?「沒有去哪裡」。對,沒有去哪裡,只是真心不用,都用妄心。因為產生妄心的那一剎那,心還是那一顆心,只是你怎麼用?不變隨緣是「心」,隨緣不變是「性」。你日常生活心有沒有變?你現在是真心還是妄心?當法師在問我們的時候,我們要直接回答,知道嗎?你們日常生活,你們的心是變還是不變?「變」。隨什麼變?「隨緣」。心可不可以變?「可以」。心若是不變,那麼你們豈不是石頭!智慧的東西就是要通權達變,隨著各種境界然後產生了變化。所以六祖說:「對境心數起」,這個日常生活你有看到你的心嗎?「有」。你是二十四小時都是看到,還是受到打擊的時候才看到?「有時候是妄心,有時候是真心」。你是一天看幾次過?你是一天看三次,還是當心靜下來的時候,才看得到?還是當你去打坐的時候,才看得到?還是當你去大雄寶殿的時候,才看到?你有時時刻刻看到嗎?有?時時刻刻有,有就要坐第一排,知道嗎?有,要記得,你們要永遠給我記得,我會隨機抽查,知道嗎?我等一下抽查你就知道,就像我剛才問同學說,那是什麼心?她害羞的心,她就講不出來。說心說性,有時候那個性就是心,就是心的本性。所以我們在談用,那一定是用心。但是,你現在有辦法清凈心嗎?有辦法還是沒辦法?「沒辦法」。你是沒有辦法,對不對?你有辦法平常心嗎?「沒有辦法」。清凈心跟平常心,一樣還是不一樣?「一樣」。你不要被我騙,我換個名詞,你不要以為就不一樣。 

             如果你沒有平常心,也就是說你現在還沒有辦法二六時中,時時刻刻保持清凈心,這個時候難道你沒辦法修嗎?修從哪裡修?修就是從那裡修。不然從哪裡修?修的意思就是修心,修什麼心?修你心的狀態,修是修你心的狀態,言行就不用說了,因為你的言行一定是誰在主導?是心在主導,所以我們說談修行,我們在談你有沒有進步?講的就是這個。我說有進步沒有進步是什麼?也就是你現在在日常生活當中,你遇到各種境界,你的心已經有辦法跟以前不一樣了。比如說,你現在自己一個人,住在山上會不會害怕?「會」。所以你就要修到怎麼樣?「不害怕」。你有在修不害怕嗎?所以你聽我的課,聽二十年還是同樣害怕,你了解我的意思嗎?我現在是清清楚楚跟你講,是要怎麼樣進步?我們今天來聽課,有兩位體育老師,如果選手每次跑一百公尺都跑二十八秒,我不要求你跑九秒九對不對?不過你也不要跑二十八秒,那很離譜。但是沒有關係,只要每個禮拜你能夠進步一秒,就代表說我這個老師會不會教?「會教」。是不是也很清楚,我教你,你事實上,是有一秒一秒一秒的前進啊!有沒有很具體?有吧!對不對?那你為什麼要把修行弄得這麼迷糊,這麼籠統,好像說師父你不是常常講一翻兩瞪眼,不是迷就是悟。對,不是迷就是悟,萬一你沒有辦法一翻兩瞪眼,你最起碼也知道,你現在慢慢地翻,翻幾度你都不知道,假設這樣翻過來是一百八十度,你也至少一個禮拜進步一度、兩度、三度這樣。連那個度數你也不知道,那你的心實在是有夠粗,有夠粗糙的,代表說你根本不會修,你只是會來聽課而已,就這麼簡單,你只是會來聽課,但是你一點都不會修。然後有時候你誤會,誤會什麼?誤會說:「我們師父教我們,一步懶惰步—不用修,真的很好。」懶惰步—不用修,就叫做頓教法門,那如果六祖聽到一定暈過去。頓悟它還是一百八十度轉,只是它的速度很快,它也沒有跳,它只是噼一下!但是它每一個刻度以光速的速度,咻一下就過去。我們如果沒有那麼快,不要說光速,我們就以烏龜的步,一步一步走好不好?你也要慢慢走,你至少知道你已經往前走了,不然我們這樣修行不踏實,你會覺得空談。有人常說大乘佛法很多都是空談,尤其是大乘中的禪,更是空談中的空談,所以我還是來修南傳的比較踏實,一步一步修。所以修行都一樣,現在問題是你要懂你在做什麼?那你要怎麼懂?一定有同學問:「師父,那我要怎麼懂?」我先這麼說好啦!一般人,他不習慣時時去看到自己的心,都是在有情緒的時候,才比較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心,對不對?有時候你跟他談心,他也好像沒有什麼感覺,除非什麼時候,他才有感覺?心痛的時候,他才有感覺。所以如果你沒有感覺到心,我就三頓叫同學打電話去罵你,只有罵你,你才能夠察覺到你的心,知道嗎?因為一罵下去,你的火大,就能夠讓你看到你的心。但是我不可能二十四小時找人罵你,對不對?所以當我不罵你的時候,你有沒有看到你的心?可能就沒看到,沒有看到是在做什麼?可能就睡著了。 

            從我們開始七點半到八點半打坐,沒有打過瞌睡的舉手。代表每次在打坐,都有人在打瞌睡。這半個小時不是讓你休息的,也不是讓你消化,剛吃飽飯之後來這邊消化,這半個小時是要讓你好好看你的心。為什麼?因為平常遇到無關痛癢的境界,是不習慣看自己的心,所以留半個小時,這段時間好好地看你的心。如果這半個小時,能夠看看你的心,直到有一天,你能二十四小時都可以看到自己的心。 

             有同學跟我說:「師父,你上個禮拜三講得真的有夠苦的,我能夠感覺知道你的苦」。我就要講到讓你感覺到苦,我沒有講到那樣,你就沒有感覺,一定要死給你看,這樣不是太粗糙了嗎?一定要這樣反應,你才有感覺,沒有這樣反應,你就會說:「哪裡有那麼苦?沒有啊!」然後平常你又感覺到:「沒有,我平常都知道我的心」,什麼心?「没有,我平常的心,都是平常心。」你如果那樣說,難怪!我的口袋裡,常常要放高血壓的藥,聽你那麼講,我聽到很痛苦。我們這一班有平常心的人,應該是少之又少,微乎其微,塵沙中的塵沙。所以我們應該先怎麼學?我們應該先學粗糙的心,我可以看到我的心,我什麼心?我粗糙的心,我可以看到。也就是說我在二十四小時,在每天的生活當中,一定會面對任何的境界,這個叫做歷緣對境。我每天時時刻刻,都是活在各種境界當中,你沒有一秒離開境界,你二十四小時都活在境界當中;你現在沒有能耐,你遇到各種境界,你都保持平常心,你現在有這個心嗎?有還是沒有?「沒有」。所以我趕快擦掉可以嗎?我可以擦掉嗎?平常心,很好寫,所以用「保持平常心」勸別人是對,但是勸很久,你不覺得很可恥嗎?平常心只是安慰別人的話,連你自己都學那麼久、修這麼久,尤其我們這一班的同學,有的已經修了好幾劫了,還來聽我的課。 

             你早上起來是什麼心?你去上班是什麼心?在公司開會你是什麼心?老闆主管罵你,你又是什麼心?然後遇到不好的客戶,你又是什麼心?那連中午吃飯都不知道要到哪裡吃,那是什麼心?工作已經這麼累了中午還睡不著,那是什麼心?別的公司有下午茶,你的公司沒有下午茶,所以只要每到三點的時候,你又是什麼心?下班之後,又是什麼心?已經累了老半天,回家還要我煮,我煮了就算了還要我洗碗,那是什麼心?回家看新聞,等一下看到那個人跳樓,等一下看到那個人自殺,等一下又看到人家,莫名其妙中到樂透兩三億,你是什麼心?你在看新聞的時候,你是什麼心?看完之後看那個韓劇,等一下在哭,是什麼心?等一下看到在笑,是什麼心?等一下看到日本的貞子,從電視機爬出來,這又是什麼心?我怎麼知道你是什麼心?好不容易禮拜三晚上才來上課,然後聽我的課,你又是什麼心?聽我的課,聽懂是什麼心?聽不懂,是什麼心?然後被師父罵,是什麼心?被師父消遣,又是什麼心?這樣你都有看到嗎?都有看到的舉手,我們在說《傳心法要》呢!我們從頭到尾在說這個字「心」呢!我不可以激動,我激動我會老,這樣修行具體還是不具體?「具體」。你有沒有這麼具體?離開你的心,是要去哪裡修?我請教體育老師,你帶學生去上游泳課,離開游泳池要到哪裡游泳?「沒辦法」。對,既然要上游泳課,離開游泳池,那你叫我要到哪裡游?我們從頭到尾都在講心,離開你的心是要到哪邊去修?有什麼東西好修?所以修的意思,就是你現在遇到境界,你遇到不同的境界,你的心就是隨那個因緣就變,就一直變一直變;這個變的過程,一念就是生滅,一念就是生死,你都沒有看得到!所以我們遇到境界,我們歸納起來都是這幾種:你是起善心、不善心、無記。只有開悟的人才能夠保持什麼心?在這邊講的就是無心,這樣對不對?好,假設你沒有能力,也就是說你沒有能力一下子就無心,但是你至少要看到心,你都沒看到你的心嗎?你要看到你的心,現在隨那個境界,我現在生起的什麼心?我要看得到(善心、不善心、無記、無心)。我不是叫你看到那個念,其實看到心就是說,它已經形成,知道嗎?所以我們一般人遇到境界,大部分都起什麼心?我們遇到境界,如果以善心跟不善心,大部分幾乎都是起不善心,不善心的比例大於善心,這個善心比例相當的少。如果沒有特殊的境界,都常常處在這種無記的狀態,這種狀態好嗎(無記)?我今天最怕的是什麼?我今天最怕的是你們學佛的過程當中,常常處在這種狀態(無記),當作什麼?「我現在修得不錯」,我今天就最怕你這種狀態(無記)。 

             因為你現在沒有這個功夫達到無一切心的狀態,你現在沒有這個功夫,但是你要有這樣的覺察能力;覺察我遇到這個境界,我看到這個境界,我馬上看到我的心,這樣有什麼好處?「可以對症下藥」。不錯,我告訴你,遇到那個境界馬上看到自己的心,他至少不會怪誰?怪別人。我這樣有沒有說錯?我們一般人是看到那個境界就看到什麼?都是你。有沒有?我這一輩子都是為了你,你知道嗎?我們看到自己的心,就代表說你能夠把它拉回來;我們沒有,我們不習慣。我們看到境界,我們總是覺得那個現象、那個境界、某些的人讓我們痛苦,讓我們難過;某些的人不堪教化,某些的人他很差勁。所以你不要小看這個動作,這個動作馬上可以讓你很清楚地知道,看到我的心,我的心怎麼樣了?當你去看你的心的時候,你會在最短的時間,你會察覺到萬法唯心,是自己的心怎麼了?而不是他怎麼樣、他如何、他..。看清楚,你不要小看這個動作,我們一般沒有學佛的人,他會拉回來這樣看嗎?會還是不會?很少。沒有學佛的人很少會拉回來看。沒有學佛的人我們只會這樣講,怎麼講?我們寬恕他的無知,我們原諒他吧!雖然是這樣講,但是還是講他:「我寬恕你、我原諒你、我不跟你計較、你還小、你不懂事、我大人有大量、我大人你就小人。」所以第一個步驟,他已經把他拉回來他自己的心。所以你也不要小看這個動作說,這又沒有什麼境界? 

             有時候我跟別人聊天,比如說我在跟他談法義,他也在跟我談法義,我當下問他:「你有沒有看到你的心?」你知道他都怎麼說嗎?他一般都是逃避我的問題。為什麼你跟我在談法義,我中間問你說:「你現在是什麼心?」你怎麼沒看到?所以當你沒辦法察覺到你的心,你就會一直執著外面的東西,包括什麼?包括你所學的佛法。你所學的佛法也是在外面,所以你會談很多的佛法。為什麼不知道,你現在是什麼心?你談太多,你忘記了吧!你忘記了看你自己。《百法明門論》裡面,就有在歸納什麼是善心所?什麼是不善心所?有沒有?「有」。你可以去看看,你平常都是什麼心?你不看可不可以?也可以,你只要願意觀察你自己,你就可以察覺到你常常都是起不善的心。不想上進的心是善還是不善?「不善」。有的心是你很難察覺的。 

              那我現在談這些東西,這是什麼?這就是修行,這不是理論,這是修行。也就是說我現在又起了什麼不善的心?那不善的心,不是只有你講的那個概念,我現在起了不善的心,但是不善的心有很多,是什麼心?我只知道我現在起不善心,那是什麼心我不知道,這樣可以嗎?這樣是不行。初學者給你一個禮拜、一個月的時間可以。比如說我看到同學,我就馬上生起不善心;我看到釋迦牟尼佛,我馬上就生起善心,你都沒有察覺到,你看到釋迦牟尼佛的心,你有看到嗎?你會不會生起感恩的心?「會」。一天生幾次?我替你說,你禮拜五的時候,你來值班,你會生兩次感恩的心。第一次就是要吃飯前「供養十方佛、供養十方法、供養十方僧、供養法界一切眾生」,我看到那個時候你會生;還有結齋之後你也會生「願斷一切惡、願修一切善、願度一切眾生」,你可以看得到,你們在那個時候,才會明顯地生,過了,那個心就沒有了。但是至少你要看到,我至少有生起感恩的心。也就是說我在吃飯之前,尤其是禮拜五,我有生起過一次感恩的心;然後我也生起一次想要度眾生的心,這樣也不錯。沒有來值班的人說不定,連每個禮拜一次都沒有,我有說錯嗎?我的意思是你應該很清楚,我每天的生活,我遇到各種境界,我的心生起了,我生起了不善心,比如說什麼叫不善心?我講一個很簡單的概念,我們台北有一個學生,他只聽我三次的課,一個月上一天課,他只有聽我三次的課,聽完了之後,我就看到他變成了一個人,你聽我那樣講你生起什麼心?「恭敬心」。「我也不用羨慕他」。恭敬心,這樣恰當嗎?你生這個心,還是看不到自己是什麼心?來,我現在考試,你聽我剛才那樣講生起什麼心?要想那麼久,你看看,這個心到底是有沒有帶來?「我生起的是尊敬的心」。她恭敬心跟你尊敬的心,難怪你們兩個坐在一起。對,真的是心心相印!「我會讚歎他,讚歎他看到自己的心」。生什麼心?「好奇的心」。我暈倒了我真是的!你們學佛呢!我們現在上課,好像是火星人向地球人在上課!生什麼心?「師父剛才那個還沒講完,所以還不知道」。我講完了,你還說沒講完。你這是什麼心?無記心。怎麼說我還沒有講完!「他變到底是變得怎麼樣?」我已經跟你形容了,他變成一個跟他過去不一樣的好人。「沒有,師父沒有說明說是變得?」變成一個很好的人,又有智慧的人。「那這樣我就知道了」。那你生什麼心?「讚歎的心!」不對。「慚愧心」。對,誰講的?你們有人生起慚愧心嗎?學佛法只要生起慚愧心,就代表有希望,只要慚愧心生不起,學佛是沒有希望的!你們學這麼久,聽到初學者這個樣子,當下頭要低下來,臉要紅起來,結果你都沒反應,那個心很可怕!那個叫什麼心?那個叫無慚無愧的心!阿彌陀佛來教都沒有用。我們一般人慚愧心很奇怪!不好意思的心跟慚愧的心,一樣還是不一樣?不一樣,知道嗎?不一樣。慚愧的心跟懺悔的心,一樣還是不一樣?不一樣。所以你回到家要先研究一下,先要研究名相,這個名相是什麼狀況?你要錄音,然後要看你的心,你們還有對照表,這個情形我是什麼心?我跟你講,現在拿一張表給你對,你可能還對不出你什麼心,這樣怎麼修行?好啦!你們現在不用臉紅,你們把頭抬起來。我這樣講,對嗎?要不要開悟?還是已經開悟了?有的東西你是很容易明顯知道的,比如說我很生氣,這個你是很明顯知道的;我很緊張,你也很明顯知道,對不對?我很沒有面子,我的自尊心受損,這感覺你也知道。但是你這一輩子可能你都不求長進,但是你都不知道你不求長進。這樣對不對?為什麼你不求長進卻不知道,因為師父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的」,「人生像一場夢」長進到哪裡去?我真的是捶心肝。所以說實在的,一個人這一輩子只要不再學習,你說他對嗎?你有什麼理由,告訴我說你不再學習?難道你會說:「師父,我明天就要死了,那我還要學嗎?」你也要學。你要學什麼?你要學明天怎麼死?這個是關鍵呢!而且如果你認為不用再學習了就有問題。什麼問題?難道你死了之後就沒有了嗎?什麼都沒有了,這不叫斷滅嗎?你所認知的生命是什麼?是你現在活著,然後死了就沒有了?活到老學到老,那是你的資糧,你現在幾歲你當學。用得到嗎?我告訴你功不唐捐。死亡了,隨著一切待緣起。對,所以為什麼佛在經典常這麼講?慚愧心生起,這個人學佛他就有希望。注意聽我這個概念,但是這樣的心,一般人很難察覺!一般人感覺沒要沒緊,那個沒要沒緊是什麼意思?就好像你們來聽課,這節課聽懂了嗎?聽不懂也不要緊,為什麼?因為下個禮拜,師父還要來,這節課沒有來聽要緊嗎?不要緊,反正網路有,夜裡睡不著,我再爬起來看。有很多人聽我的課,都是三更半夜聽的。真的,我沒有跟你開玩笑!我事實上我也曾經半夜睡不著,起來看網站,奇怪!怎麼半夜比白天更多人在聽,那我覺得很好奇。所以我才知道,原來我的課都是給睡不著覺的人聽的。聽懂好睡,聽不懂打瞌睡也不錯!其實這樣談下去,你就會知道,真是這個樣子。也就是我學佛學這麼久,我卻沒有辦法在時時刻刻,然後遇到各種境界,順境、逆境或是不順不逆的境界的時候,我生起什麼心其實我都很籠統;所謂籠統就是我從來沒有管它,就讓它過去。只是嘴巴會念一句話:「我師父說,心平何勞持戒?行直何用修禪?」、「我師父說,於一切法不取不捨」、「我師父說,平常心是道」,你背我的口訣幹嘛!那是你的知識,但是你不是那樣的人。那你是什麼樣的人?「我也不知道。」這才嚴重!你是什麼樣的人?你也不知道,我不蓋你,你也不知道;因為你不知道你每天你的心這樣反反復復,一直變一直變,你也不太清楚。我這樣講對不對?「對」。你們什麼心?你們生起什麼心?講對的人,生起什麼心?「慚愧心」。慚愧心是什麼心?你知道嗎?從今之後發奮圖強,對不對?因為他覺得很羞愧,慚愧是什麼?我來聽師父講那麼多課,首先我對不起誰?「師父」。不要,先對不起這一尊(釋迦牟尼佛),你先對不起三寶嘛!那你也對不起施主!人家護持這個道場的施主,接著你也對不起你自己!因為你一直在糟蹋你自己,那你很不懂珍惜人身難得今已得,你真的不懂珍惜人身呢!你也不懂你的法身慧命!你也不懂你的自家寶藏!所以慚愧的意思是你對不起別人,你也對不起自己,這叫做慚愧。所以我也很慚愧,因為我教這麼久了,居然沒有幾個有反應,我也很慚愧!說實在,我都想奇怪!到底要怎麼講?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是不是禪心學苑少了念佛堂?還是少了禪堂?還是少了寮房?所以讓大家都不知道我在講什麼! 

            現在慚愧心先放一邊,你現在生起認真聽的心就好了,你就要先聽我的課,把我講的話聽下去。所以就是說你現在在學習,在日常生活當中去察覺,先去察覺哪個比例比較多,慢慢修,修到最後不善心變什麼?比例漸漸減少,善心變什麼?變多,再慢慢修,修到有一天這三個心(善、不善、無記)都沒有,那個時候就叫做什麼?叫這種心(無心),那樣有具體嗎?會了嗎?「不會」。哪裡不會?「不會用」。我已經表演到那樣了,我還沒上課之前我就在演話劇,就演了五分鐘,你還跟我說不會。來,哪裡不會?「我沒辦法控制我現在」。我現在沒有叫你控制,我只是叫你說,你現在發作的時候看是什麼心?我沒有叫你控制,你們課聽到哪裡去?我現在沒有叫你控制,我叫你不要。你這三個月練習你發作的時候,你什麼心?你要先看到,再來談修嘛!對不對?不然你是要到哪裡修?你看到你自己是什麼狀態?比如說,你可能常常看到你自己說什麼?你只要感覺到別人不順你就生氣,然後你過去覺得說你是個好人,但你這三天看下來,你才知道你原來你不是好人,你真的不是好人!只要別人不順你,你就生氣,可以說是百發百中,你過去還覺得你是好人,看下去之後你才知道,我觀察之後,才知道原來我這樣差勁。真的!然後只要看到別人,不論是在物質、不論是在精神或是在他的社會地位或是他各方面比你強,你只要一看到,你的嫉妒心就生起—你要看到;只要看到同行,你的排斥心就生起—你要看到;只要看到喜歡的,你的貪心就生起,那幾乎是百分之兩百,都沒有一次沒有,不只生起是加倍。這樣看下去,你覺得你會怎麼樣?是會活得更好,還是活不下去?這樣就代表說,你現在真的已經至少可以看到自己的心的狀態,你可以看到啦!等你們練習三個月之後,我們再來談控制好不好?現在就不談控制啊!現在是說你發作的時候,看到你是什麼心?但是你一定不要說什麼?我不知道!你不要放過你自己,你不可以。當你生起善心的時候,你要知道「啊!我生起知足的心、我生起感恩的心、我生起隨喜的心、我現在已經生起勇猛精進的心、我生起恭敬的心」你要看到啊!你不要說:「哦!我看很好」,怎麼好?不知道,感覺很好。你不要這樣講,或是說:「哦!我今天很煩呢!」你看到什麼心?我就覺得看到很煩的心,什麼心?「很煩」,不要這樣看,比較細膩一點。好好看,萬一那個名相不知道,自己回去查《百法明門論》,然後把那個名相抄一抄,然後放在口袋裡,時時刻刻對照—我現在是什麼心?對照看看!我現在是什麼心?你就會漸漸清楚自己的心及心所。

 

閱讀 1276 次數 最後修改於 週四, 21 四月 2016 10:17
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