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日, 24 四月 2016 06:07

傳心法要講記-57

作者   釋達觀 / 講述  無念齋 / 整理

故學道人迷自本心,不認為佛,遂向外求覓,起功用行,依次第證,歷劫勤求永不成道。 

            故學道人。如果你是學道人,就要把生死擺第一位,不要把一些雜事看得太重,那才是真正的學道人。學佛要老實,不要騙自己,因為人身難得今已得,生命是要自己把握,要當一個真正的學道人。你現在當一個學道人,這個就代表說你的發心,想要好好地學習、好好地修行、好好地悟道,但是方向不要擺錯;很多人雖然有心,但是方向都擺錯了。擺在哪裡呢?他去研究經典,他去學習各種法門,但他始終不了解他自己的心。 

            迷自本心,不認為佛,也就是說你不相信,你的心是佛心。那你為什麼不相信你的心是佛心?因為你的心,常常都有妄想、執著、惡念、邪見、分別、對待;然後遇到各種情緒,就產生各種的心,常常活在情緒當中,所以你不相信心是佛。心本是佛,只是錯用,你把它用成魔,所以你越來越不相信這一顆心。為什麼我們會一直迷失本心?為什麼會這樣地一直迷失呢?也就是說你的心為什麼會變來變去?你都沒有看到一個情形,你的心為什麼會變?因為你是隨著各種境界,你是隨著各種因緣;你只要遇到不同的境界,然後產生不同的因緣,你的心就不斷地變、不斷地變。但是你有看到什麼不變嗎?我現在舉一個例子,我看到我喜歡的人,我心會高興,我看到我不喜歡的人,我心會很不舒服,你只看到高興跟不舒服;你有沒有看到高興的背後有一個不變,不舒服的背後有一個不變?我所講的背後,就是它的本質。譬如我這麼講,你遇到高興的,你也可以起作用,那個作用有變嗎?沒有。你看到喜歡的,你也會起作用,那個作用有變嗎?也沒有,對不對?所以你只看到情緒,但是你都沒有看到這一顆心很妙,妙不可言,它時時刻刻都會有作用,這個作用是常在不變的;但是你的情緒是變的,但是這個心體它本身是不變的。我舉例說明就好了,就像水,水遇到各種因緣,它就不斷不斷地變,水你只要把水放到冰箱裡面它就結冰,水你只要把它拿出來它就融化,水把它煮了的話,它就變蒸汽,到了天上呢它又變成雲,結果呢遇到濕度太重,它又變成水。但是你看到什麼?我們一般人只看到說,我看到冰塊、我看到雲、我看到蒸汽,但是你應該從頭到尾都知道它是水吧!我這樣講對不對?「對」。那你看你的心有沒有從頭到尾看到都是心?「沒有」。我們一般看心,反而是從頭到尾都是看到情緒,對不對?「對」。對還是不對?為什麼說你一天到晚都看到情緒?舉個例子,比如說你早上很煩,然後下午很氣,然後晚上很無聊,所以你現在所看到的都是情緒,你一天的變化的情緒;你卻不會說我早上看到我有心,我下午也看到我有心,我晚上也看到我有心,你卻不會這樣說,對不對?你怎麼不要整天都看到水?你怎麼不要整天都看到心?你怎麼整天都要看到情緒呢?你為什麼都要活在情緒當中?那黃金也是一樣,如果現在金價下跌我想投資,我就應該去買什麼?我現在講黃金,應該去買什麼?「黃金」。金條啦!我應該去買金條,對不對?那我現在看到一個女孩子,我很喜歡,我想要向她求婚,我應該去買什麼?我應該到金飾店去買一個什麼?「戒指」。如果我爸爸八十大壽,我想打個戒指,我可能就打一個金牌,然後上面刻一個字,什麼字?壽!所以再怎麼變,還不是都黃金!但是你有看到因緣嗎?一樣是金子,它遇到不同的因緣,它的造型它就變化;水一樣,不同的因緣,它的現象就不一樣。但是水還是水!黃金還是黃金!那你呢?你的人生表面上起伏不定,你的人生表面上有成敗興衰,表面上你所遇到的,常常有一些悲歡離合,但是你看到不變了嗎?不變的是什麼?不變是你心的本質,你心的本質是空無一物的,那個東西沒有變。修行人要懂隨緣,修行人我們要懂隨緣,有修跟沒有修關鍵差在這裡,有修行隨緣不變,沒有修行隨緣則變。哪裡變?都是心。如果你遇到不同的境界,你的心就被影響,這叫做變;那如果你遇到境界的時候,你的心可以保持平常心,這叫做不變。所以我說有修、沒有修,關鍵在哪裡?關鍵在你遇到的境界,你遇到任何因緣的時候,看你的心有沒有被影響,看是有被影響還是不被影響? 

             我們上個禮拜有談過,一樣是那一顆心,你會被影響、你不會被影響,我現在講的是心的本質。你去思考一下,譬如這麼說,你每天晚上睡覺的心有沒有一樣?「它的作用會改變」。有沒有很安穩?沒有辦法對不對?沒有辦法每天睡覺心都很安穩,對不對?那你心不安穩,你白天有沒有做虧心事?應該也是沒有,但是你還是不安穩。你心不安穩,並不代表說你做虧心事,心才會不安穩。你沒有做虧心事,你心還是會不安穩,因為你自己在那邊胡思亂想,就像有的人掛礙太多、擔心太多;等一下擔心大人,等一下擔心小孩。那你為什麼都會這個樣子?你聽我在上課你要注意,有時候我講變,有時候我講不變;譬如說佛教所講的無常就是變,但它談到「常樂我淨」就是不變。你說變還是不變?在變化當中不被影響,我談的不變是這個意思。所以現象界有沒有變?有,現象界是有變,是時時刻刻都在變。你學佛不是說,要去學一個現象不變,不是這樣學;而是要去學習在變化的人生過程當中,我的內心是不變的,我可以保持平常心,功夫關鍵就在這裡。人生的現象時時刻刻都在變,它為什麼時時刻刻都在變?因為它時時刻刻都有不同的因緣,所以遇到各種境界,該怎麼通權達變的時候你要變;那是一種智慧,但是我的內心是不被影響,這叫做不變。 

             佛法的道理,不要認為只在經典當中,如果只在經典當中,那就是說對佛法你還不懂;你在生活當中就要看到佛法,而且要清清楚楚地,在生活當中看到佛法。學佛的人,不該看的東西可不可以看?「看因緣」。不該聽的話可不可以聽?「也要看因緣」。那孔老夫子怎麼講?「非禮勿視」。這兩個有很大的差異性,「一個是故意的」。你說什麼?「一個是故意的,非禮勿視那個是故意的,刻意去看的」。沒有,孔老夫子境界也很高,「他說不可以這個樣子故意去看」。我突然看到了,跟我去偷窺一不一樣?不一樣,我走過我就聽到了,「不知道是你們講話太大聲,還是我耳朵太利,一走過就聽到你到底在講什麼?」學佛的人本來就是活活潑潑,為什麼說本來就是活活潑潑?長眼睛就是來看的,有耳朵就是來聽的,有鼻子就是來聞的,有嘴巴就是來講話跟吃東西的,有身體就是來服務的,有心就是來覺知一切,這樣有沒有很正常?有,但是你們很多人學佛是什麼?是眼睛最好不要看,耳朵最好不要聽,話最好不要亂講,心最好不要亂想,不用這個樣子。好好地看看你的因緣,這個因緣創造你的身體,你的身體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用,對還是不對?都可以用,問題是什麼?問題你在用它的時候,不要被影響就好。如果你用它不被影響,我們一般人都會這樣講一句話,哎呀!說東西要怎麼用?(活用)有沒有?我們中國的字實在是很有意思,有時候那個音相似(活=佛),意思還是有點相似,要怎麼用(活用、佛用)?你要活活潑潑地用,你要相當活潑地用,但是在用的過程,你的心是平靜的,為什麼你的心是平靜的?因為心的本質是空,不是說有什麼東西,只要認識你的心,不應該想說要怎麼樣。 

            我們現在來舉例說明,其實自然界的現象,其實我是蠻喜歡看的,比如說我蠻喜歡看星星,我蠻喜歡看月亮,我也蠻喜歡看雲,那人嘛我也蠻喜歡看的,我也很喜歡看人你知道嗎?那學佛的人要看醜的人還是看美的人?「都要看」。那鼻子也可以聞,說不定你聞到梅花就開悟了,像無盡藏比丘尼;說不定你吃東西不小心咬到舌頭,說不定你會覺,真是這個樣子。我不知道你人生到底要什麼?那我這樣來形容好了,假設以雲來講,大家認為最漂亮的應該是彩虹,那彩虹是屬雲還是不屬雲?好了,我們不要談科學問題了,這個留待科學家去談,我們現在談佛學不談科學,彩虹漂不漂亮?可不可以看?「可以」。閃電,當打這個閃電的時候,你的內心是平靜還是不平靜?「不平靜」。一般看到閃電,心都有點恐懼對不對?請問一下你會專程去看彩虹嗎?「不會」。然後你會故意下雨天去看閃電嗎?「不會」。所以我們看到彩虹跟閃電自不自然?實在是都很自然。假設人生你最想要的東西,就像天上的彩虹;你最不想要的東西,就像暴風雨中的閃電,我不知道你看彩虹到底什麼感覺?你可以看到彩虹對不對?那你可不可以擁有彩虹?可以還是不可以?「不可以」。但是你可不可以欣賞它?「可以」。你可以欣賞它,但是你不要擁有它,這樣講對還是不對?你需要生起一個「不要擁有它」的概念嗎?你需要還是不需要?「不需要」。你看到彩虹都是這麼美麗,但是你又知道它不是實在的,但是你再看,它就消失給你看。 

            你的人生要什麼?告訴我,來,人生要什麼?沒有要什麼?那現在為何不當下開悟呢!我用彩虹來譬喻「那是你人生的理想、那是你人生的目標、那是你人生最想要追求的東西」,但是你都不會死心,為什麼說你都不會死心,你要不到那個東西!但是你可不可以欣賞?你真的可以好好欣賞。那一樣的道理,你最害怕、最恐懼、最討厭的閃電,你也看得到它,但是問題是你也不要排斥它,因為它也會消失的。最愛會讓我們生起貪心,最不喜歡會讓一個人生起嗔心,你生起貪心和嗔心有沒有道理?我告訴你有沒有道理?我說我看到彩虹,對彩虹生起貪欲有沒有道理?有道理還是沒道理?「沒道理」。一點道理都沒有,所以我們人生的慾望這麼難破嗎?每次談到彩虹你都覺得:「是啊!我如果那樣看,我早就開悟了!」如果談到你,你就覺得你跟彩虹不一樣,你跟彩虹哪裡不一樣?你可以告訴我嗎?你只要能夠告訴我說,哪裡不一樣?這一節課我就站著上課,變成我罰站。人生跟彩虹一不一樣?「不一樣」。哪裡不一樣?你說哪裡不一樣?「本質上是一樣,都是稍縱即逝」。然後呢?「那只是作用不一樣,彩虹在天上可以看得到」。是我們看彩虹還是彩虹看你?「都有」。是誰在天上?誰在地下?「現象的話是彩虹在天上,我們在地下」。你這一輩子最想要的是什麼?「好好活著」。你說什麼?「好好活著」。好好活著,用一個譬喻就像天邊的彩虹,這樣可以嗎?可以嗎?「可以」。大家對這個概念(活用),我常常想要用很簡單的東西來說佛法,為什麼用很簡單的東西來說?真理本來是很單純,人本來是很簡單,既單純又簡單,這樣很容易符合直心,很容易悟道,我為什麼會這樣地來跟說呢?你們現在來上課是不是一個因緣?是不是?「是」。請問一下,你會執著這個因緣還是會珍惜這個因緣?「珍惜」。那請問一下,你跟你家人是不是因緣?「是」。你會珍惜你跟你家裡面的因緣還是執著這一段因緣?「珍惜」。亂講,你們都是執著那一段因緣。我告訴你,珍惜這一段因緣會不會痛苦?「不會」。會不會吵架?「不會」。會不會爭執?「不會」。會不會誰要聽誰的話?「不會」。「不用」。你不覺得珍惜比執著更美好嗎?這樣對不對?所以你跟你身邊的人在一起,你是執著因緣吧!你不是珍惜因緣,你們文章是這樣寫,但是你們事實上是執著這段因緣,我有說錯嗎?「沒有」。你們為什麼要執著你人生的這一段因緣,讓自己不好過,然後讓別人也不好過;然後讓自己也操心,然後讓別人也替我們擔心?珍惜因緣跟執著這段因緣是完全不一樣。這個字我知道你們會寫也會說,但是問題是大家的表現就是執著不是珍惜。我們今天的這一節課珍不珍惜?「珍惜」。那你會覺得沒有來上課沒關係嗎?會還是不會?「不會」。我們講話要講真話,珍惜跟執著,不但字不一樣意思也不一樣,而且展現出來的也不一樣。 

            我很珍惜這一堂課跟我很執著這一堂課,那是不一樣的。比如說我很珍惜這個人,跟我很執著這個人,一樣還是不一樣?「不一樣」。是截然不一樣的。你們希望別人珍惜你還是執著你?「珍惜」。不過你們對別人你是怎麼樣?「執著」。你們對別人都是執著,我有說錯嗎?不然我現在這麼說,你對家人不執著的舉手,來,你對你家裡面的每個人,都還不是執著,你根本就不是珍惜。我舉個很簡單的例子,假設我們是一個普通人,你也不是個心量廣大的人,你有時候也是很吝嗇,有時候你也是有嫉妒心,然後有時候你也會討厭別人,假設我就是那樣的人,你們現在有誰願意當那樣的人?我說假設,假設都不肯嗎?你們平常都不是那樣的人,你們真的這麼好嗎?假設你是那樣的人,假設有一個人你很討厭他,相當地討厭他,知道嗎?不管他跟你什麼關係,知道嗎?不管他是你的情敵、仇敵,反正就是很討厭就對了,那如果那個人每天來跟你吵架,你想跟他講話嗎?「不想」。想不想?「不想」。那如果那個人來,他跟你說我們兩個雖然是仇敵,我們兩個雖然一輩子都相處不來,但是今天是我最後一次跟你見面,不管你喜歡我還是討厭我,請你坐下來聽我把話講完,你會不會聽?「會」。這個人是你很討厭的人呢,但是當你確定說他是最後一次跟我講話,我們幾乎一般人都會跟他講,你知道為什麼嗎?為什麼?我說為什麼你願意跟他講,你這麼討厭他,為什麼願意跟他講?「因為要起那個慈悲心」。你沒有那麼偉大,因為珍惜最後一次的因緣,我已經知道你跟我是最後一次講話,不管以前我對你印象怎麼樣,只要我知道你是最後一次跟我講話,我想那個人都會珍惜這段因緣,你已經是最後一次了。你跟家人是這種狀態嗎?是還是不是?你一定怎麼說:「師父,他還可以活很久啊!我的孩子才二十歲而已,他至少還可以活五十年!我要珍惜的時候,我要跟他吵一吵,吵到不能再吵的時候再來珍惜」,你會這樣想嗎?我告訴你,你是不會這樣想,但是你會珍惜嗎?你是不會珍惜,因為你根本不懂珍惜,你只懂什麼?你只懂你的感覺,你跟別人在一起的感覺就是要好,只是這樣子而已!隨緣!你能夠隨緣去珍惜這一段緣,那個憑良心講的,你有資格說你是一個懂珍惜的人。但是請問一下只有天上的彩虹值得你珍惜嗎?請問一下,八月十五中秋的月亮不值得你珍惜嗎?值不值得?「值得」。流星不值得你珍惜嗎?「值得」。還是你覺得好的才值得我珍惜,不好的不值得我珍惜。我剛才舉那個例子,就是跟一個很討厭的人,最後一次講話,請問一下那個是好的還是不好的?你告訴我那是好的還是不好的?「都有」。珍惜的意思有沒有說什麼挑人珍惜?比如說你比較珍惜同學還是珍惜我?「都有」。如果我只珍惜某一個人,珍惜的意思是這個意思嗎?你們回去查字典,珍惜的意思是這個意思嗎?有一天晚上我去中興新村散步,只有我一個人去中興新村散步,走著走著,過十幾分鐘,有一隻小黑它就跑來我身邊,接著我就跟那隻小黑坐在地上看星星,它是誰我也不認識,但是我珍惜這段時間,它雖然是一條狗,雖然是一條我不認識的狗,然後我對它也沒有說什麼好,也沒有說什麼不好,只是有這個因緣,我晚上出來散步,它也出來散步,然後兩個不能講邂逅只是偶遇,但是以佛法的角度,世間沒有偶然對不對?那是因緣!世間沒有偶然!所以我坐下來看星星,它也坐下來看星星,我身上根本不可能帶那個骨頭,我怎麼可能帶骨頭呢?我又沒有去麥當勞去買炸雞,我也沒有什麼東西給它吃。那一樣的道理,你有想過一個問題嗎?我現在講的是一個生命,是一隻狗。我再舉個例子,比如有一次我去河邊走,然後走一走腳很酸了,就看河邊有一個比較大的石頭,我就坐在那個石頭上面,然後看流水,我珍惜跟那一塊石頭在一起的時候,它是沒有生命的,一樣的道理,你們家人、朋友都有生命,是有生命的值得珍惜還是沒有生命的?「都值得」。你要好好地珍惜你的眉毛,知道嗎?但是不要討厭你的頭髮知道嗎?我會看他長相很奇特,眉毛這麼黑!頭髮這麼白!「因緣」。那是要珍惜黑的,還是要珍惜白的?是要珍惜聽話的,還是珍惜不聽話的?「都珍惜」。要真的,你們自己講要真的。學佛的人不是像你們所認為的沒血沒淚、沒感情,對不對?看到彩虹他應該珍惜彩虹,他應該珍惜當下看到的那一段因緣,我應該珍惜;但是我的心不應該產生任何的妄想,妄想要把它留下來,希望它存在、希望它永遠不要消失,你不可以產生這樣的妄想。你身邊的因緣都是這樣,你身邊的人都是這樣,你喜歡的人,你不要產生妄想把他留下來;你不喜歡的人,你也不要產生妄想,希望他早一點去投胎。你也不要這樣想,你都可以看,你都可以聽,珍惜吧!所以在談因緣的過程當中,我們對因緣的態度不是說好像對它一點感覺都沒有,不是這樣。哪有可能是形同草木?學禪也不是枯木禪,就像阿婆叫她的子女去抱那個禪修者,看他有沒有感覺?不是說我們修到最後,我們沒感沒覺,不是這個樣子。我知道它是一盆盆栽,然後我珍惜它,然後我懂得欣賞它,但是我從來都不想要佔有它擁有它。 

            你有沒有看過古裝連續劇,古裝連續劇就是說一個地方有一個員外,他很有錢,然後他又是花花公子,他只要到街上去逛街,看到漂亮的女子,就叫他們的園丁把她強押回去,你們有沒有常常看到連續劇這麼演?古裝連續劇有還是沒有?你可以這樣惡霸嗎?看到喜歡的就要把他押回去,然後看到不喜歡的,就叫人毒打他一頓。那一樣的道理,在日常生活當中,你看到很多的東西,我不知道你有什麼感覺?你們現在還有買樂透的舉手,你們現在還有對統一發票的舉手,為什麼想要對?「發票多」。我並沒有說這件事情可不可以做,我只問你的心在想什麼?我只問這件事你的心在想什麼?所以我們為什麼,這個佛不認為佛,這個佛是什麼?這個佛也不是一個東西,他一定不是一個東西,他是一個什麼?佛他不是,你說佛是什麼?你怎麼說都不對,我這麼講佛其實就是一種很崇高的生命品質,為什麼我這麼形容他?因為他是充滿了智慧,他看什麼東西都是充滿了智慧,他不像我們一樣,看到一個東西就覺得它是存在的,它是永恒的,如果我能夠擁有它那該多好!接下來我要用什麼方式才能夠擁有它,接下來我是不是應該付出行動?其實你想很多,這些東西都是你不斷地造業。佛他看什麼東西都很清楚(智慧);佛他是慈悲的(慈悲);他的心是平等的(平等);他是不被影響的(清淨),他看任何東西都可以看到真相(智慧),他的心都懂得體諒(慈悲),他知道世間無論他看到什麼東西都是平等的(平等),所以他的內心都保持清凈(清淨)。你沒辦法說出佛是什麼?只能夠從經典講說,佛是個覺者,佛是一個自覺、覺他、覺行圓滿的人。但是我覺得這樣講不夠親切,我講他是一個生命品質很高的人。一樣的道理,我們有沒有生命的品質?我們有,但是問題是我們是有品還是無品?那你是下品下生還是上品上生?你是哪一品?也就是說佛就是心,你的心是怎麼看這個世界的?那你看黃蘗禪師說,我們不認識自己的心就是佛。 

             遂向外求覓,所以我們想從外面去找什麼,為什麼逐向外求呢?你要求什麼?第一、你要求什麼?第二、你要跟誰求?也就是說你覺得跟心外的佛求嗎?你跟心外的佛求嗎?還是說你跟心外的善知識求呢?也就是說你在跟人求,你不是求佛就是求人,再來你就是求經典。但是求佛,佛在哪裡?求人,我告訴你任何人都沒辦法幫助你,幫助你什麼?幫助你開悟,善知識只是假借那個因緣。求法,你現前的哪一個不是法?好,我再來問你一個問題,你想求就是希望能夠怎麼樣?你想求就是希望你能夠怎麼樣?請問一下有一個怎麼樣的東西嗎?這個概念你要明白,有個怎麼樣的東西嗎?我們一般人總是覺得好像有一個怎麼樣的東西? 

             起功用行,依次第證,歷劫勤求永不成道。這個動機是在哪裡?這個動機就是在有一個東西可以得到,所以他付出這個代價,他付出了這些的代價,付出什麼代價?付出所謂的修行,然後他認為有一個叫做初果、二果、三果,有一個叫做聲聞,有一個叫做緣覺,有一個叫做菩薩,還有一個叫做佛。這個東西在我們內在,好像有一個東西,那這個東西是什麼?我做一個比較白話的解釋,好像我有近程的目標、中程的目標、遠程的目標,最後我就能夠怎麼樣?是還是不是?這個概念跟我們在做人生的規劃,一不一樣?一樣,然後企業也是如此對不對?我應該怎麼樣?透過什麼樣的因緣?你就會有什麼樣的果位?比如我說聲聞、緣覺、菩薩、佛,在你的概念,你認為這些東西是存在的、是實有的。這些東西實不實有?(聲聞、緣覺、菩薩、佛)皆是緣起,什麼樣的因緣?就會得到什麼樣的結果(聲聞、緣覺、菩薩、佛)?一切不離開因緣果報。但是它的(聲聞、緣覺、菩薩、佛)實相是什麼?它的實相畢竟是空寂的,畢竟是無生的,那你看到什麼?你只看到這個現象(緣起),但你沒有更深地去領悟到,它的實相。所以很多人看到頓教的東西,或是看到黃蘗禪師講的這段話,他實在是很難理解,他為什麼很難理解?修行成佛不是要這樣修嗎?不是要修三大阿僧祇劫,才能夠成就嗎?那為什麼黃蘗禪師說,一個學道的人,他起功用行、依次第而證,然後歷劫勤求,為什麼永不成道?關鍵在哪裡?關鍵就在前面那四個字,那四個字「迷自本心」劃起來,關鍵在這裡,「不認為佛」也劃起來,所謂佛的概念,不是像你想的那個概念,佛的概念是你要直接去認識他的,你要明心見性、見性成佛,你要去見到他。我這麼講好了,珍惜怎麼修?你說這兩個字,可以用修來形容它嗎?「不行」。那這兩個字應該用,什麼樣的狀態來說它?你珍惜你太太嗎?「珍惜」。你真的是一個好男人,你珍惜你太太,你都怎麼修?用修很奇怪對不對?只要你是一個會珍惜別人的人,是不是任何人,跟你在一起都會很好?「應該是」。這樣是不是佛?我跟你講那幾個概念,你覺得它是用修的嗎?我現在跟你講人生怎麼樣,那是修來的嗎?你只要能夠去領悟那個道理,從今之後你就海闊天空。但是你只要不懂領悟那個道理,你知道怎麼修嗎?他希望好好對待他太太,他也希望他太太幸福一輩子,然後他怎麼修你知道嗎?他果然就到書局去買什麼,《如何當個好丈夫》,然後《如何對待好老婆》,然後他也去上課,上夫妻之道,然後上完之後,然後每天想盡辦法對他老婆很好,我姑且用這個概念叫做修,你們知道你們學佛都是這樣學嗎?你們現在就是看很多的書,然後接著就應該怎麼樣,但是不是這樣,我說「珍惜」這兩個字你懂了,接著跟你在一起的人都會很好,如果你從今之後,做一個有品味的人,我說有品味的人,不是說你水準的很高,而是說你自己去提升你的生命,你覺得你身邊的人,會不會因此而受到你的庇佑??「不要講庇佑」。但是會比較,好像在講王爺公或馬祖婆。「會比較快樂這樣」。對,會比較快樂對不對?那有品要怎麼學生命才會有品?是不是要去上一些美姿美儀的課?「我覺得是要自然散發出來的」。真正我告訴你,修的概念就是你們覺得說好像,「我要去學什麼」然後怎麼樣?真是這個樣子。 

            「師父,你剛才講的珍惜,如果說我們用蓮花就是荷花,荷花就是從污泥長出來的,珍惜那個污泥也珍惜水,但是它不會沾染,它出污泥而不染」。對,它不被污染。「它也不會沾任何一滴水,那剛才師父講的珍惜,是不是跟這個一樣,荷花出於水,雖然它珍惜污泥跟水,但是不沾任何的污泥,它也不沾任何一滴水」。其實珍惜的概念你們都懂,只是不願意珍惜別人而已,我有說錯嗎?你不用解釋那麼深,現在問題是你要不要珍惜別人是你決定,現在不是要去解釋珍惜的道理,珍惜這兩個字,全班同學每個人都懂,現在問題是你的心不一定做得出來。我這樣講對不對?我有高估你們嗎?我又沒有高估你們,我說你們都懂,只是你們要不要變成那樣的人?那是為什麼?只是你要不要變成那樣的人,只是這樣子而已,你為什麼不要變成那樣的人?為什麼?只因什麼?只因無明,就是這樣子。所以如果我們這一班同學,每個人都修珍惜法門,你必定成佛。這個法門只要珍惜,那樣有沒有輕鬆?現在問題是我珍惜別人,你們又不珍惜我,所以回到家我珍惜你們三天,你們又不珍惜我,你之後就受不了了,馬上你的內心就覺得不平衡,這樣對不對?我珍惜你們,你們又不珍惜我。你可以做幾天?你珍惜我嗎?「珍惜」。如果每節課來我都給你難堪,你可以抵擋幾節課?「半堂課」。你都珍惜我,我都不珍惜你,你都這麼恭敬師父,師父都對你這麼不尊重,所以珍惜你懂,但是你為什麼做不到?你為什麼做不到?這個部分我可以教你嗎?這個部分是可以用教嗎?這個部分沒有辦法用教的,我不蓋你我真的沒辦法教的,教你的東西都是方法、都是技巧,方法跟技巧,它不是心中的領悟,然後出自真誠的內心展現的東西,那些東西都不是珍惜,有的東西是不用教的,就像什麼?就像說孝順,我根本不用教你,意思就是說很多學道人總是認為說,前面還有很多很多的東西,所以我想到達這個階段(聲聞、緣覺),到達這個階段(菩薩),總有一天我會到達(佛)。這個概念其實還是世間法的概念,就是有一個東西讓我到達。 

            這些的東西以《法華經》來講,這些東西就叫做化城,那什麼叫做一佛乘,無二亦無三,唯有一佛乘。什麼叫做一佛乘?是不是這個(聲聞、緣覺、菩薩)都沒有,只有這個(佛),是還是不是?「是」。是還是不是?「是」。是喔!什麼叫一佛乘?這裡全部擦掉就對了(聲聞、緣覺、菩薩、佛),這些概念,你的內心完全沒有這些的概念,這叫做一佛乘。不是把前面那些東西擦掉(聲聞、緣覺、菩薩),保留那一個(佛),一佛乘不是這個意思。這一段話它的關鍵,它就在講說,因為你迷失了本心,「不認為佛」,我剛才已經跟講過一個概念,什麼概念?講什麼概念?心跟佛到底是什麼?你可以說它是什麼嗎?請問一下,它是你心中所認知的那個階段的那個東西嗎?是還是不是?不是,它不是你心中認知的那個階段的那個東西。它是告訴你什麼?你要用你的心(心),這一顆心其實就是要有佛的品質,來看這個世界,什麼是佛?我剛才跟講過了(智慧、慈悲、平等、清淨),也就是說你的心是可以有這種狀態的(佛),你不要離開這裡,想要到外面去尋找,尋找一個什麼?尋找一個好像有修有證,真正佛心是無修無證,不是一個有修有證。如果你停留在有修有證,那都是停留在緣起的現象,你還是沒辦法悟到,自己即心即佛的概念,你還是不能領悟這個概念。簡單這麼講你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你不是個這樣的人(佛),你就會這麼說,我們常會說我做不到,你的心可以有這樣的品質嗎?你就會跟我說:師父,做不到,對還是不對?比如說你的心可以不嫉妒嗎?你的心可以不執著嗎?你的心可以不掛礙嗎?可以還是不可以?一般人會跟我講說什麼?做不到,我現在寫的是不是你的答案,是還是不是?是,你做不到,然後你要把這個問題丟給誰?丟給師父,然後師父想盡辦法來說服你們,來說服你們做到,這樣對不對?對還是不對?那樣我累你們也累。 

             舉個例子,我跟你們講,你的心要柔軟一點。「師父,我做不到。」你的心要慈悲一點,你跟我說:「師父,我做不到。」所以我會想盡辦法跟你講柔軟有什麼好處?慈悲有什麼利益?如果你們聽課跟我上課,是我想盡辦法說服你們,然後你們想盡辦法拒絕我說服,你們真的不用笑哦!其實我長期觀察起來都是這樣。我每一節課就是想盡辦法「說服你們」;你們就是想盡辦法證明給我看「做不到,沒辦法做不到」。你不覺得我們的關係,是這種關係嗎?你都沒有察覺到,心本來就是可以慈悲喜捨的,心本來就是可以很平靜的,我們心本來就可以無所求的,為什麼?因為心的真相是這種真相,它的真相是這種真相,就是因為它真相是這種真相,但是你常常會掉入一種什麼感覺,「怎麼有可能」這種感覺,那我就會跟你講說怎麼不可能。我說我小時候,只要在生氣的時候,就在地上滾來滾去,我小小的年紀我就知道,我是可以決定馬上不滾,爬起來的,但是我就偏偏不要,就繼續在那邊滾,我小小的年紀我就知道。奇怪!我知道我可以爬起來的,但是為什麼我不爬起來?因為我爬起來,我很沒有面子知道嗎?因為我爬起來很沒有面子,或是我爬起來可能得不到我想要的東西,但是我在地上滾好看嗎?好過嗎?快樂嗎?也不好過,然後也不快樂。 一樣的道理,你們年紀雖然那麼大了,還是跟地上的孩子滾來滾去一樣,那個心差不多,我不蓋你,只是你們沒有看到,其實差不多,爬起來會死嗎?你就是不願意爬起來,對,然後為什麼不願意爬起來?你會跟我說:「你看,所有的小孩子都是爬不起來,因為所有的小孩子,都還不是在地上滾來滾去」,你會覺得人的內在真是奇怪!為什麼你會有這樣的想法?那就是無明。但是如果要透過修行,把那個東西慢慢慢慢地去掉,不是不可以,但是用你一輩子的歲月我怕不夠,我們這一班看起來,最長壽的也只活到一百而已,你用這些的歲月要去像你這樣修,可能到你往生之前,你的內在還有很多的東西,是沒有辦法去掉的。所以不是我想盡辦法要說服你,我是奉勸你,你沒有那麼多時間,如果自己內在有很多的掛礙,在往生之前你還沒有去除,那接下來就不太好。所以最後勸你們,去游泳池的時候 記得該脫的都要脫掉才跳下去,不然只是跳下去會沉下去。

 

閱讀 985 次數 最後修改於 週日, 24 四月 2016 06:30
DMC Firewall is a Joomla Security exten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