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五, 29 四月 2016 07:10

傳心法要講記-59

作者  釋達觀 / 講述  無念齋 / 整理

及證道時,祇證本心佛,歷劫功用,並是虛修。

            很多人一剛開始是來求道,要追求真理,如果沒有追求真理的心,那你今天不會來這邊學道。但是學道關鍵是在哪裡?學道關鍵是在修道還是悟道?「悟道」。關鍵在悟道,但是有的人修一輩子也悟不了道。就像我常說終生在道場,畢生不見道,這樣的人多的是。所以很多人都來學,都是來結緣,但是能真正悟道的人不多。因為大家學了道之後,馬上就想修道,這樣的心是很好,但是問題是你用錯心了。因為你不悟道,那你到底在修什麼?你是在修正你的行為,還是修正你的語言跟態度,還是在修正你的觀念?現在問題是你要悟。假設你沒有悟道,就像黃蘗禪師這裡所講的「歷劫功用,並是虛修」,佛教講因果—「一日不修,一日空;一日修來,一日功」,但是你修了老半天,有時候你方向擺錯了。我們今天到底悟到了什麼!這個是很重要的關鍵。就像黃蘗禪師所講的,修了老半天,到最後你證悟的只是證到本心佛—《傳心法要》有很多的名詞之前沒有,是黃蘗禪師權巧方便說的;就是悟到你的心,我們本來的心,我們不是都有心嗎?沒有錯,你都有心,但是你的心被污染了。你家喝的水有沒有被污染?「沒有」。為什麼要加漂白的東西?你家的自來水有沒有加料?「師父,要殺菌」。沒有菌,那幹嘛殺菌?那有沒有被污染?「有」。你已經污染很久了,我看你臉色青青的,你喝的水都被污染了。那個水若是不被染污,那幹嘛自來水廠要加那些叫做什麼?「氯」。你今天來修是被污染還是不被污染?「被污染」。我今天上課我加什麼?「氯」。我加氯啊!我加氯也是沒有用,為什麼?因為喝起來這個自來水,它也不是原來的味道,這個不是原來味道的水,這是真正本來的水嗎?我們講這個本心的意思,就像山上的泉水,剛開始原本那個水,是不被污染的,那個叫做「菩提自性,本來清凈」。那個源頭的那個水,是沒有被污染的,但是當源頭一出來了之後,開始就被污染了,就被各種雜質、被一些農藥、被一些化學的東西、被一些垃圾、人家丟一些死貓、死狗,所以接下來全部都被污染。你所喝的水,你怎麼殺菌、怎麼漂白,你所喝到的都還是被污染的。我們學佛也是一樣,我們最終就是要悟到那個本源,本來的源頭,黃蘗禪師所講的「證本心佛」,就是在講這個而已,很單純。而不是說你修了老半天,什麼叫做修了老半天?就是你現在所喝的水,你用各種方式去把它凈化,它還不是本來的。所以很多人修行都是對治,修老半天還是修得很鬱卒,修行其實不是這樣修,因為這樣地修常常都是一種對治,或是去伏住那個煩惱,而不能夠恢復本來的樣子。我們本來的樣子,本來就是很清凈,你不用懷疑這個概念,就好像你太久沒有喝泉水,你已經忘記泉水到底是什麼滋味了。你現在要把它恢復,所以你要從源頭去找,你要往上去追溯,就在你找到的那一剎那,就是!它很簡單也很困難,那就看你自己的悟性,會悟的人,都是言下大悟!你看經典,每一個人開悟,都是言下大悟;而不是你回家之後,溫習了之後才悟,知道了就知道了。所以呢「輪刀上陣亦復如是」,遇到任何境界也是一樣。所以關鍵在哪裡?我們現在關鍵要談什麼?我們今天的關鍵就是要談,你如何去證到本心佛?這就是關鍵。

 

 

             及證道時,祇證本心佛,歷劫功用,並是虛修。本心是什麼?你也不要把它搞得這麼複雜,我們現在的想法是不是都是妄想?是還是不是?你先看這個字叫心,單純這樣的狀態就叫做本心。但是我們現在都不是用這個心在過生活,我們現在都是加上上面(相)這個什麼?這兩個字(心、相)合起來叫做什麼?想,妄想。你看到了嗎?我們一天到晚都活在妄想當中,為什麼你一天到晚都活在妄想當中?很簡單,因為你把這兩個字(心、相)加起來,這兩個字加起來就是妄想啊!也就是你的心都是執著現象的,我有講錯嗎?你的心都是執著現象的!你的煩惱是不是現象?「是」。你所煩惱的人是不是現象?「是」。你所擔心的事情是不是現象?「是」。你們今天所有的問題,有哪一個問題離開現象?沒有一個問題離開現象。我煩惱我的家人,你的家人也是現象;我擔心我的朋友,擔心我的同參道友;你所煩惱的事情,原則上沒有離開兩件事,哪兩件事?人跟事,你所煩惱的事情,沒有離開這兩件事,就是人跟事。所以每個單位都有一個部門,叫做人事室。人事,只要你公司夠大,都一定要成立這個部門,專門管人事。但是你針對人執不執著現象?你真的很執著,你執著什麼現象?這是人,所以你執著這個人的現象(囚)。你執著什麼?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你執著一切相,你一執著你就被困(囚)。如果明白這個概念,你稍微圓滿一點,你開的車就不一樣,這個就是賓士車的標誌,但是我們不是要開賓士車,我們是要無所住,我們無所住是連裏面這個(人),你現在所執著的人,你都應該去把它擦掉。你看一看,你執著的事太多,什麼美醜、什麼貴賤、什麼貧富、什麼善惡、什麼大小、什麼長短、什麼好壞,你現在想的每一件事,都是你心自生分別,哪一個不是你的心自生分別?我們現在談一個關鍵,你的心本來是這種狀態,這叫做心。這個心是什麼狀態?這個心是清凈的狀態,就這麼簡單。這個心是你本原的心,是清凈的狀態,這個叫做你被污染了(著相),所以你都不是用清凈心來過人生,你都用妄想。你現在所活的任何狀態都處在妄想,它本身就是一種妄念,當你一直都活在這種狀態,但是你都沒有去察覺。你被什麼污染?你被這個污染(相)。學佛,我常說會的人不用談這麽多,你現在承不承認你被現象污染?「承認」。你有沒有百分之百地看到?「沒有」。你要先看到「我是執著各種現象的」,一定要先這樣看到才有用。 

             比如說,你比較愛你的孩子還是別人的孩子?「還是自己的孩子啊!」這個概念,你一輩子都是這種狀態,你有看到嗎?你比較執著你的孩子,一個對現象迷惑的人,他一定會在現象當中起分別;如果你不執著那個現象,你根本不會在那個現象裏面起分別。來,換你問我同樣的問題。「師父,你比較執著你的孩子還是別人的孩子?」都是孩子,所以我們當慈愛晚輩,其實這個概念有很複雜嗎?「有」。哪裡有?我們都慈愛晚輩,這樣的概念哪裡複雜?還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我們生下來就是這種教育方式啊!」是啊!因為你的老師都是以妄想心教你的。都是孩子有沒有錯?「沒有錯」。所以我們當慈愛所有的孩子有沒有錯?「沒有錯」。只愛你的孩子不愛別人有沒有錯?當然是錯啊!怎麼會沒有錯?對啊!你也摸著良心講,你考試這樣有一百分嗎?那只是說啊!人之常情我可以體諒。注意這句話!我可以體諒眾生—不是眾生對啦!我可以體諒你為什麼這樣做,我可以體諒你為什麼這麽自私,我都可以體諒。我們今天談現象,我們不是否認現象,我們只是認清現象,那個叫做實相。我們今天學佛的重點,就是瞭解實相,迷的人就是活在假相。我今天就是要瞭解實相,我只是要瞭解實相!實相一瞭解,我就恭喜你,言下大悟!言下大悟之後,其實接著你就會了,我坦白跟你講,那不用我教你,接下來你就會;你今天的關鍵就是在這個相,你被這個相騙得團團轉。學佛並不是說:「它有道理,但是我做不到」,其實不是這個意思;我只能夠講:「其實不是你做不到,而是因為你還沒看到」。例如,我戴墨鏡,我怎麼看世間都是黑色的,然後我勉強告訴我自己說:「我不應該執著黑色的,它本來應該是白色的」,你這樣學佛對嗎?你們很多人學佛的狀態,是屬於我剛才所講的這個狀態。明明就是黑色的,然後你就說:「我不要執著黑色的,它是白色的」,你們這樣學,內心是很痛苦的,你知道嗎?舉個例子,「那個明明是我的孩子,師父怎麼說他不是我的孩子?」我沒有那樣說!「那個明明是錢,師父說那不是錢?」佛法不是這樣學!那佛法應該怎麼學呢?我知道我戴墨鏡,我從頭到尾我承認我戴墨鏡,所以現在的關鍵是在我戴墨鏡,而不是說我不要執著黑色的。因為我知道我戴墨鏡,所以我怎麼看世間,全部都是黑色的,就這麽簡單。那關鍵在什麼?關鍵在你如何把墨鏡拿下來?重點在這裏,關鍵在於我如何把墨鏡拿下來?這裡(相)就是墨鏡,你帶著有色的眼光(相)去看別人,這個就是墨鏡,你只要不執著這個現象(相),你的心就是本來的狀態。 

             六祖在還沒開悟之前,他有在學佛嗎?「沒有」。那他有沒有上過私塾?「應該也沒有」。家裏都這麽窮了,如果說有上私塾,那我們還是會教一些四書五經,還會教你做人做事的道理。你不要小看,什麼叫做君子?來,解釋一下,君子有個標準答案,你不要笑,什麼叫做君子?「記不起來」。什麼記不起來?國文老師都記得起來,君子怎麼解釋?你是國文老師,君子是什麼意思?「按照國文解釋,有才有德的人」。有道德、有學問謂之君子。你現在是君子的舉手,所以你不要小看我們中國文化,光是現在找個修行人,像君子的就太少了;大家都沒有道德,也沒有修養,說學問也不夠,說道德修為也不夠。所以六祖既沒有私塾老師教他怎麼修身養性,他也沒有學佛法,他兩者都沒有。大不了誰教他?他母親,大不了就是他母親。但是問題是絕大部分的人都有父母,我們也有父母,那為什麼我們,我不要講二十四歲,縱使你今天四十二歲也一樣,也就是說你接觸了佛法,你為什麼不能夠領悟,那為什麼六祖只聽一句,他就領悟了?他只聽一句話他就領悟了。他聽哪一句?他聽一句很關鍵的一句話,很多人問我說:「六祖聽到那一句話,為什麼會開悟?我為什麼整本《金剛經》背起來,我都開不了悟?」為什麼?因為你就沒在悟啦!因為你在背啦!因為你都在背《金剛經》啦!我《金剛經》已經抄一百本啦!為什麼不能開悟?因為你都在抄《金剛經》啦!我聽《金剛經》已經聽了三遍了,為什麼不能開悟?因為你都在聽課啦!我《金剛經》早課、晚課都在誦,因為你只在誦《金剛經》啦!你又不悟《金剛經》,你不悟呢!六祖聽「應無所住,而生而心」會開悟,為什麼?「當下無心」。你聽《心經》人家念說:「無眼、耳、鼻、舌、身、意」,你聽到這句話你感覺怎麽樣?你聽我念《心經》:「無眼、耳、鼻、舌、身、意」,你感覺怎麽樣?你感覺好聽又不會跳針。你直言回答,你直心回答我不用迴避,當有人在念這句話,你有什麼感覺?沒有感覺對不對?那你承認了吧!你《心經》念到死也是怎麽樣?因為她承認了:「她沒感覺」,有沒有看到?你每節課都來聽課「都沒感覺」,那你在聽什麼?你真的是來聽課的,你不是來悟的。你怎麼會沒感覺呢?人家洞山良介禪師小時候聽他老師念《心經》,念到這一段他馬上就嚇到了,我講得比較誇張一點「聽到就哭出來了」,為什麼?「我明明就有眼耳鼻舌身意,你怎麼說無眼耳鼻舌身意?」你聽到佛法都沒有感覺—不痛不癢。一樣的道理啊!你如果聽到「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的」,你有什麼感覺?還是在猶豫,這句話都已經變成標語了,像我們學校貼的標語已經貼在柱子上,看到我都沒有感覺;就像在柱子上看到阿彌陀佛的標語意思一樣,我都沒有感覺。你有感覺到嗎?你在看佛法,你心哪裡有感悟?你對它常常無動於衷,不然就覺得「理所當然」;不然就覺得「講得很好」,只有誰不好?只有自己不好。 

            我不知道你幾歲的時候,聽到有人跟你講過:「哎呀!人生到頭是一場空啦!」但是你第一次聽到的時候,有什麼反應?你們回想你們第一次聽到,你到底有什麼反應?還是「師父,我的第一次幾歲,我也不知道呢!我都忘記了。」你都沒有感動!我記得我第一次聽到人家講「人生到頭一場空」,我馬上內心有個反應「那我這麽認真幹嘛!」你聽了這一句話,至少要有所反應,什麼反應?懷疑!你不可以不懷疑!佛法很多的概念,跟我們世間人的概念,剛好是相反的,你都不懷疑嗎?你真的都不懷疑!明明就有個「我」,怎麼說「無我」?明明就有生死,怎麼會說本來沒生死?明明就是有來有去,怎麼說無來亦無去?到底是在說什麼?你是可以懷疑的!為什麼?因為你懷疑之後你才要去追求:到底是我想的對?還是佛祖講得不對?你可以懷疑,而不是我們隔壁說:「本來有一物」;我對面的說:「本來無一物」;我後面的說:「本來非有非無一物」,「哎呀!不要理他們啦!」我們很多人都是這樣「不要理他們啦!」「不要理他們啦!」不要理他們,也等於不管你自己!為什麼?因為你根本就不了解他們在講什麼?然後誰講得對?誰講得對,你也懶得去理會!所以,你也懶得去認識你的生命!我有說錯嗎?有沒有很懶?有沒有很懶得認識生命?有沒有很認真賺錢,懶得認識生命?你懶得賺錢,很認真瞭解生命的舉手?你最好是認真賺錢,也認真瞭解生命啦!這樣你才會正確!為什麼?因為你活著嘛!不然你說,那活著要幹嘛! 

             所以有很多人講一些極度消極的話:「吃飽等死!」你這樣講對嗎?不對!死後呢?死後等生啊!不是這樣嗎?到底是吃飽等生,還是等死?你怎麼不說吃飽等出生?你怎麼不那樣講!你不要短視近利!為什麼講眾生?為什麼沒有人講眾死?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生不一定會死!比如誰?比如說開悟的阿羅漢!來背一下,開悟的阿羅漢後面怎麼說?「所作已辦,不受後有!」所以他生了,他這一輩子出生當人,他這一輩子就解脫,不見得要跟我們一樣。所以我們才說眾生、眾生、眾生,我們不斷地眾生、眾生;我們過去就是不斷地生死、生死,所以叫做眾生;一直生、一直輪迴,眾生他有更深的意思是指這個意思。所以有很多人把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我不要說解釋錯誤,而是每個人解釋的角度不太一樣,我的解釋角度不是這個意思。我的解釋角度是,眾生相指的是過去,人相指的是現在,壽者相指的是未來,我相是一個總體;有一個「我」有一個過去,有一個現在,有一個未來,你都不停,四相我的解釋是這個意思,很少人這樣解釋。眾生就是代表我過去,我從無始劫以來,我就不斷地生死輪迴,所以我始終認為我有一個過去,這叫做眾生相;我現在是個人,這個叫做人相;我死了之後好像有個生命,是永恆存在的,那叫做壽者相;然後過去、現在、未來的那個人叫做我相,有四相是不能解脫的。你們哪一個沒有掉入這個陷阱?一直去問過去的三世因果,還在問過去;一直抓著現在不放;不管你有學沒有學,始終有一個永恆的生命存在,那樣一直去、一直去;那個整體的概念就叫做「我」,你如何能解脫?你被這些概念綁住,你何能解脫呢?你承認了嗎?你承認了你的心看到這個現象,它是什麼狀態?但是六祖又什麼狀態?我試著說說看,我相信六祖還沒開悟之前,他也是覺得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對還是不對?應該是跟我們差不多,他也是有喜怒哀樂,他也是有悲歡離合,他也是覺得人世間,為什麼有這麽多不公平的現象?他也對他的生命產生懷疑,不管你有沒有讀書的人,曾經都對他生命產生懷疑,他不講生命,他談什麼?他談命運,是註定還是不註定?既然老天註定我這樣,又為什麼要那樣?既然老天讓我出生,為什麼又要讓我死亡?既然老天把我所愛的人帶來給我,為什麼又要讓他走?為什麼?有沒有命運?有沒有前世?有沒有來世?有沒有輪迴?有沒有天堂?有沒有地獄?有沒有鬼?有沒有神?不會有人說有沒有人?因為你是人;那叫人相那不叫人,你也搞錯了。              

            六祖聽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這句話之後,他悟到什麼嗎?你們說說看,答:「不執著而生其心」。你以沒學佛的立場來回答,不要以你學佛學二十年的知見來回答,你中毒很深,你吃到佛法中毒。人家六祖沒有學佛,他聽到那句話,直接悟入「所有的現象都不是真的啊!」你回答,你如果是六祖,聽到這句話,去悟到什麼?「師父,我不會講」。講不出來,是哪裡卡到?不會講,是腦卡到,還是心卡到?「因為我已經中毒太深了」。真是的!中毒很深的人,講話都不會講!佛法本來是解毒,你為什麼要中毒?好,我替六祖講,不管人生是生老病死、悲歡離合、喜怒哀樂,其實這些感受最強的就是心,我有沒有說錯?「沒有」。對人生的感覺有離開心嗎?「沒有」。但是當他聽到這一句話說:「心只要是不執著,就能夠自由自在;心只要不執著,就能夠過得很好。」我有沒有誇大解釋?「沒有」。我哪需要講那麽深!我哪裡需要咬文嚼字,講很深澀的名詞來解釋這句話!因為他是沒有學佛的人,他聽到這句話是很單純的什麼?啊!對!只要我的心是這一種狀態!我就可以擺脫,內心之前的那些困擾、那些情緒、那些想法,所以他當下心即開悟,心就開悟!心即開悟的意思是說什麼?啊!他懂了!他懂得如何用這一顆心,來過他的人生!你們怎麼不用那樣單純的解釋?啊!我已經懂了!我應該用這樣的心來過人生,實在是太好了!太好了!現在誦《金剛經》誦到最後,也不覺得這一句怎麽樣?有啦!每一句都講得不錯,就是那樣而已!那樣就是加工而已,多誦一遍而已! 

            你要教人家怎麼修行,你要對初學者怎麼講?你不一定要從頭講給他聽,因為佛法它無頭亦無尾,你是要從哪裡講?從心講啦!關鍵就是這裏而已!你現在在煩惱什麼?你的心,你是用什麼樣的心,來看這個現象?你告訴我,你所有的痛苦、煩惱,都是你是用什麼心,來看這個現象?你的問題都那樣而已啦!你有體悟到嗎?你的問題就是這樣,你是用什麼心,來看這個相?你是用什麼心,來看你的家人?你是用什麼心,來看待別人?你又是用什麼心,來看待這個世界?那你是用什麼心,來看待你自己?「用有的心」。講得比較具體。用沒有學佛的人的角度,你是用什麼心,來看待你自己?「用有的心」。講得具體一點,你不要講一個字,抽象,講用有的心,你不要這樣講,你是用什麼心,來評價你這個人?來,請你評價一下。「肯定」。你是用肯定的心,一直來肯定你這個人,你是這樣的人嗎?你不是這樣的人,對不對?我現在是問你,是用什麼心,來看待你這個人?你回答,你們都要想,這個就代表說,你從來沒有關心過你們自己,這樣的問題你還要想,奇怪!「把自己看實有,看別人又看實有」。我就跟你講,不要講這些話,你用沒有學佛的腦袋,回答我好不好?你們講這些話對你來講,也沒幫助,也沒有震撼,你也沒辦法去啓發你自己。啊!我都用「我」來看我自己,你這樣沒辦法啓發你自己。你明天去公司應徵,我是公司的主管,「陳先生,請你用三十秒說出你對你自己的看法」。開始說,難道你會說:「我,就是我執!我,就是法執!」你會不會跟主考官這樣講?會不會?「不會」。好,我現在跟你應徵,你現在用三十秒說你這個人。難怪一輩子都躲在那裏,不敢去找工作。「因為我沒有遇到主考官這樣問」。你看你連我這個問題你都逃避,我有說錯嗎?就像我現在上課問你的問題,你們都還是想逃避,你們都不老實說,你是用什麼心,看你自己的?你怎麼都不知道?你都是用什麼心,去看你家裡的人?你怎麼說不知道?你是用什麼心,去看別人?你怎麼都不知道?你都是用什麼心,看佛祖?用什麼心?都是用刻在桌上的心,去看佛祖,那叫做迷信啦!那是用迷信的心來學佛,有人這樣學的嗎? 

             佛法沒有這麽複雜,你承認,你都用分別心,用有所求的心,用你的妄心,用你的偏見,用你的知識,用你的經驗,來看這個現象的。孝順有幾種方法?「很多種」。很多種哦!一種是父母在不遠遊;一種是父母在也是可以遠遊,他算不算孝順的一種方式,算還是不算?注意聽!你們不要去讀到《論語》,孔子說「父母在,不遠遊」,孝順就這一法而已,其它法都叫做不孝,你怎麼可以這樣講?六祖母親在不在?「在」。有沒有去遠遊?有,有沒有去遠遊之後,從此就不回家?孝不孝順?「大孝」。是大孝還是瘋掉?「大孝」。我現在是大孝還是小孝?「大孝」。你不可以用一個概念來看說,孩子就應該怎麽樣?父母就應該怎麽樣?學道人就應該怎麽樣?男人就應該怎麽樣?女人就應該怎麽樣?不要以這樣的角度來看世界,這個都是一種執著,都是一種僵化。你都沒有察覺到你的心,你的心是清凈的,因為執著這個現象(相),當下就不清凈,我這樣講夠簡單吧!不過很難,難在哪裡?難在哪兩個關鍵字?你是著,還是離?《金剛經》整部,都在跟你講離而已!你《金剛經》讀老半天,你難道沒有感覺?它只是跟你講這個而已!它不是一天到晚跟你講說,它怎麼跟你講?它跟你講,世尊跟須菩提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的。」知道!離不離?還沒離,知道,但是我就是不願意遠離,所以我們都住在這邊(離),還是住在這邊(著),我們都是住在這邊(著)。知道,但是還不願意遠離,這樣講對嗎?我很害怕恐龍,我好害怕,尤其最害怕的是暴龍,我好害怕,請你安慰我一下好不好?「恐龍已經不存在了」。我知道它不存在啊!但是我還是害怕恐龍啊!「那只是一種妄想而已」。你是不是要帶我去哪裡?「侏羅紀公園」。什麼帶我去侏羅紀公園?你要帶我去看神經科啦!我神經病對不對?我已經知道沒有恐龍,但是我好害怕恐龍,那不是笑死人!你在講什麼?你們常常講一些很顛倒的話,講到最後好像理直氣壯!我都是正確的,怎麼不對?我就知道,不過我就是離不開,怎麼不對?你如果不相信,你問所有的同學,大家都是那樣,大家都神經病,你問他幹嘛!所以才瘋人講瘋話,你知道什麼?說知道,知道怎麼會那樣?如果你今天講話是這麽講,那就不太一樣。比如說,我很害怕恐龍,然後你安慰我說:「師父,你不用害怕恐龍,因為根本恐龍已經不存在了。」我說沒有,我一直覺得它存在,除非你證明它已經不存在了;在你還沒證明它不存在,我就是認為它存在;因為它存在,我恐懼有沒有道理?「有」。我這樣的恐懼才有道理啊!光是這四個字(心、相;離、著),你不覺得好像所有的經典,關鍵都在這裏嗎?對還是不對?有沒有很複雜?我現在不管你現在看哪一部經,差不多都這個樣子而已! 

              談了老半天,不直接去解決問題,一直躲、一直談、一直找修行的方法,你在幹嘛!你的關鍵在哪裡?你的關鍵在你對這個相,你還沒認識清楚。《金剛經》有沒有教你把這個相認識清楚?有沒有?還是「師父,我看老半天都看不懂,它也沒有那樣說!」不知道你們在看什麼?它都沒有那樣講,不然它在講什麼?它有沒有這樣跟你講?佛怎麼講?他說:「親愛的弟子,當你看到一切的現象,你都不應該執著它。」—見相非相。(非,不是否認它。)親愛的弟子:「看到一切的現象(見相),聽到一切的聲音(見相),聞到一切的香味(見相),接觸一切的感覺(見相),種種的想法(見相),你都不要執著它(非相),這樣你就跟我一樣,我們都叫做如來。」有沒有那樣說?講得白不白?跟你講很白。但是你都怎麼樣?你說:「等我誦完了」。誦完了,你也沒有用!誦完了,做什麼?人家已經跟你講那麽白了(見相非相),因為他告訴你第一個前提,他說:「凡所有相,都是虛妄的」,他後面才講這些話(見相非相);所以所有的現象都不要執著,你的心當下就清凈了(心即清淨)。所以《金剛經》跟你講:「菩薩摩訶薩應生如是清凈心,不住色生心,不住色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六祖到這裏,他就大徹大悟,成為一代的宗師!他的過去的學經歷背景,沒有比在座好。《六祖壇經》它有一個很正面的教導:像我六祖那樣,都會大徹大悟啊!何況你們這麽優秀!你們都不會這麽看,你都反而看到,連他那麽笨,都會大徹大悟!我一定比他還笨,不知道笨多少百倍、千倍?你們的想法都是那樣,你們都不會正面教育,你們都看到產生反面教育—「他的智慧已經高過我千百萬倍」,你是這樣看的。你怎麼不從另外的角度來看—六祖示現說:「我是一介砍柴的凡夫,我都能夠大徹大悟!何況你們的福報!你們的因緣!你們一定是多生累劫供奉諸佛!所以今天才能夠,依報也這麽好!正報也這麼好!不用那麼辛苦,就可以聽到甚深的妙法!」你都沒有這樣看,反而都說:「我業障很重,比六祖差千萬倍。」是什麼人,這麼教你的?是哪一個大德,這樣教你的?還是哪個祖師,這樣教你?但是你們的內在,都是那樣想?過去有沒有這樣想?大家都是那樣想,你怎麼想,都是想要怎麽樣打壓自己,你幹嘛障你的道?你為什麼要障你的道?你在想什麼?所以我替你回答,「我對我自己什麼看法」好不好?「我不能夠相信我自己,我也不能肯定我自己,我自己是什麼人我知道,我有幾兩重我也稱過,我是什麼傢伙?我也知道我是什麼傢伙。」你的潛意識都這樣看你,你都不承認;你們很不勇敢,也不敢拆穿你自己。要看到本來面目之前,一定要拆穿假面具,你的假面具不拆穿,你可以看到本來面目,了不可得?說什麼:「我戴著假面具,我看到自己的本來面目」,那叫做什麼?那叫做「護短心內非賢」,一直在保護自己的過失、自己的無知、自己的卑鄙、自己的無恥,你保護它幹嘛!你保護它,那是妄想。你的這一顆心,本來是清凈的,跟諸佛一樣。那你看到這裏(心即清淨),有的人只學到這裏(心即清淨)而已!啊!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的。啊!幸虧我沒有做董事長,因為董事長是虛妄的。所以我今天當一個快樂的工友,哪裡需要做董事長?我當個快樂的工友!雖然工友也是虛妄的,但是我不用那麽辛苦;董事長這個相雖然是虛妄的,但是他比較辛苦。所以董事長跟工友,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的,所以我好高興、我好快樂,這樣對嗎?你已經悟到什麼?哪裡有人這樣悟?所以懶惰的人都那樣悟,沒有出息!懶惰的人沒志氣!那樣悟都平等,你說說是哪裡都平等?這個體悟不是這樣體悟的!要悟:啊!所以我心已不執著一切的現象(見相非相),所以我的內心已經不再自私了(心即清淨),為什麼?因為我已經破我相了(離相),所以我自私的心,根本不可能生起來,那是不可能的,然後我偏袒的心,我也不可能生起來,因為我已經破所有眾生相,任何眾生都是平等的,所以我也破。所以從今天起,我願意無條件地付出,我願意修一切善法。這就是恭喜你!你這個人就是真懂了,前面這叫做懂空(見相非相,心即清淨),後面叫懂有(修一切善)。所以《金剛經》講說:「無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這叫做空;「修一切善法」這叫做「有」;「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這樣的人叫做大徹大悟的人,恭喜你!你就是如來! 

             換個角度說,見相,見所有的現象,就起執著跟分別(見相執相),那你的心擺得平嗎?見所有的相你就執著、你就分別,你的心怎麼修,也不會清凈。為什麼?因為這些現象,時時刻刻都會風吹草動,不管是什麼相都是一樣。你認為好的相,它不可能永恆存在,它隨時都會變,變出你不喜歡的相,它只要是你不喜歡的相,它就會折磨你,它會把你折磨得好苦,真是好苦。你執著這個現象,其實你已經抓著它不放了,但是問題這個現象是變化無常的,時好時壞、時善時惡、時順時逆,真是很苦,你怎麼修都很苦的。為什麼?因為人家是聞雞起舞,你是隨境起舞。你告訴我你要修什麼?你要從哪裡修?你要在這裏(見相執相)怎麼修?了不可得。一執著心就不清凈,一個心不清凈的人,就是說這個人的心變來變去,你說他是好人嗎?你是好人嗎?「不是」。那你是什麼人?換你問我。「師父你是好人嗎?」我是善變的人,你不是嗎?「是」。那你為什麼要偷聽我答案?奇怪呢!講話都不老實!想老半天,你明明就是善變的人,你怎麼不知道?善變的人,他的心怎麼會清凈?接下來他會去修一切善,還是會去造一切業?造業!你就一定會不斷地造業,我不會騙你,你怎麼修我看都還是造業,那樣而已!造什麼業?造善業、造惡業,修修福報、造造罪,都是那樣而已!折騰到最後是正比較多還是負?你會說負負得正嗎?自己去想,你是哪一種人?我哪裡需要跟你講你是哪一種的人?你就是不清凈的人,那樣而已!為什麼?因為你的心,都隨著現象轉!轉!轉!所以一定是六道輪迴!我很單純這樣跟你說,你如果有所異議,你可以抗議。看看是不是這樣?這樣就是標準眾生,你看到了嗎?所以黃蘗禪師他跟你說一句話,你們學佛學這麼久,就是要證本心佛那樣而已!只是跟你講這個,不用那樣囉嗦啦!

 

閱讀 957 次數 最後修改於 週五, 29 四月 2016 07:51
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