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五, 10 六月 2016 07:39

傳心法要講記-68

作者  釋達觀 / 講述  無念齋 / 整理

八萬四千法門,對八萬四千煩惱,祇是教化接引門。

             八萬四千法門,對八萬四千煩惱,祇是教化接引門。你在旁邊把它寫「方便」,方便法門啦!意思就是說不是究竟啦!其實人的煩惱,何止八萬四千呢!你可以創造無限的煩惱,這樣對不對?就像我現在宣佈說《金剛經》的一日行,會不會讓你起煩惱?你也可以起煩惱啊!比如說我真的很想上,但是第三個禮拜我真的不能上,這是我的煩惱;第二種人是我每個禮拜都很閒,但是我實在不想去上,師父硬要我去上,這又是你的煩惱;第三個煩惱是說我真的去上,但是我每次去上,我都不相應,這又是你的煩惱,所以煩惱講得完嗎?煩惱實在說不完。我如果每天上課,看到穿到黑衣服,我的頭就很痛,我就起無明,這就是我的煩惱;我看到穿紅衣服,很耀眼、眼睛都張不開,這也是我的煩惱。所以你感覺我們人吃飽實在有夠閒,閒到想辦法、我們產生八萬四千法門,我來跟你對治,怎麼對治?我以後上課如果眼睛閉著,就是對治法門,我如果眼睛閉上,我就不會被你影響,這不就是對治法門嗎?你會不會?你不覺得在你的生命當中,你有很多、太多的對治法門嗎?然後你都把它當成是一種究竟的修行,那是真的嗎?比如說最近常常生病,啊!那我就趕快去買一些魚來放生,然後放一放之後,果然病就好了。啊!我知道、我知道,以後我生病就是要去買魚來放生。哦!那我知道了,原來這就是真理,原來這就是真相。有時候你們把這種錯誤的經驗,變成一種真理,你知道嗎?比如說等一下下課,我太晚回去,結果同學在廁所很久才出來,我出去就去遇到,就被同學嚇到,然後就拿衣服去隔壁那個阿婆收驚,收一收,我真的好起來了,就把它當成真理。哦!以後被同學嚇到,就拿衣服去收驚;買了樂透,去拜三太子,一拜了之後果然中樂透,又把它當真理。大家雖然在學佛,其實很多人都是這樣子在做呢;當他不順的時候,他總是覺得是業障現前,那既然是業障現前,就應該做消業障的佛事,然後做完了之後呢?他的狀況就改善了,然後他又把這個當成真理。是他的狀況改善呢?還是你的內心改善?是你的內心改善了吧!為什麼?你只要認為這樣做,我的病就會好,有沒有力量?我就講過一個笑話,什麼笑話?以前我還沒出家的時候,就有同學,他就念王達觀老師,他也能夠好,他才念我的名字就能好,真奇怪!我聽到笑得要死,真是瘋了!那時候我還沒出家哦!所以讓我有無限的感慨啦!不知道怎麼說,無限的感慨!但是你今天已經來學佛,而且你不是信徒,你是覺悟者的弟子、佛弟子,我不是說我,我現在是說我們老師,我們是佛弟子,你覺悟者的弟子不要傻傻的,這樣侮辱到我們的老師,你怎麼可以沒有智慧呢?你怎麼沒辦法有智慧判斷說這是心理作用、還是說這是一種轉移、還是說這是一種對治呢?這裡面黃蘗禪師所講的,他這個「對」就是對治,就是對治法,什麼叫對治法呢?表面上就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但是這個是方便,這個不是究竟,它真的不是究竟,也就是說,你想學真理的人,如果你到今天還不能明白這個概念,那憑良心講的,你要留級,你真的要留級,你應該留校察看,我黑板上有寫這樣的譬喻。 

             道無明暗,明暗是代謝之義。我們先看六祖怎麼說,六祖直接講說:「道無明暗,明暗是代謝之義。」這個「道」的意思就是真理、真相。「道無明暗」,道沒有明跟暗的分別,明暗是代謝義,代謝就是生滅互相循環。我們先來看代謝的意思,就是生滅的意思。我們先把明跟暗,來作一個譬喻就好,就像自然界的晝跟夜、白天跟晚上,白天不可以長存、晚上也不可以長存;所以晝夜不斷地交替,日夜不斷地相推;春秋也是如此,四季不斷地變化。所以晝跟夜它就不斷地變化,這個就是一種代謝、這個就是一種生滅。那你在生滅當中,想要去探討個真理,了不可得。 

            當我們去談到自然界的現象,有很多的人談到自然的現象,他都感覺不夠親切,你一定要談到他自己的本身,談到他自己的本身,他的感受才會親切,那就談你自己的本身吧!我們先談身體,我前面講的就是你的身體,你沒有看穿你的身體,你也不能覺悟。我現在舉個例子,暗的這邊就是代表你不想要的東西,不想要的狀態(餓、渴、睏、病、壞、亂、逆、無、死);明,我用黃色的字寫,就代表說你想要的狀態(飽、喝、睡、健、好、安、順、有、生)。從不想要,一直到想要,請問這個要不要學佛?不用學佛嘛!一般人就這個樣子,你學佛學這麼久,你還是這個樣子;你不用學佛,你也是這個樣子啊!然後你學了二十年的佛,你還是這個樣子;然後你學了最上乘的法門,你也是這個樣子,那你在幹嘛?你不是侮辱到你的智慧嗎?也就是說學那麼久,你一點長進都沒有;也就是說你都不知道,你都沒有觀察到,學了老半天跟沒有學的人一模一樣,你都不會覺得說,我學的不對哦?你要趕快回頭,但是我不蓋你,我寫這個百分之九十五的修行人還是那樣,他也是走這個路線,走什麼路線呢?我現在不好,我想要把它修成好,就是走這個路線。 

            我說這個是了不可得、我說這叫做生滅法、我說這叫做對治、我說這叫做不了義。這個是一般人他認為不好的狀態(餓、渴、睏、病、壞、亂、逆、無、死),然後他想要把它變好的狀態(飽、喝、睡、健、好、定、順、有、生),這個是陷阱。它哪裡是陷阱呢?我現在肚子餓,這個餓代表就是一種病,然後我現在找一個方法,找什麼方法?我要讓它吃飽,只要能吃飽就是方法,比如說我現在肚子很餓,吃麵是不是一個法門?吃飯是不是一個法門?吃饅頭也是一個法門?你包括…,反正你能夠吃飽的,你吃零食也是一個法門,你只要能夠解決這個問題,叫做餓的問題,你只要解決這個問題,它就叫做法門、它就叫做方法,這個就是一個方法。但是問題是它為什麼不了義?它為什麼不是究竟?因為你吃飽了,這個飽它只要透過消化,它又會回歸餓;然後餓的時候,你又要想辦法去吃,所以你又要去修個法門。假設你修的法門都一樣,什麼都一樣?我每次肚子餓我都吃飯,所以我下一餐餓了,然後我再繼續吃飯,最好能都一樣,但是你還是不了義。但是有的不是這樣,我第一餐餓了我吃飯,它能夠解決我的飢餓感;我第二餐我吃麵,它能夠解決我的飢餓感;第三餐餓了我吃稀飯,它能夠解決我的飢餓感。但是他已經換過三個法門,也就是說他在修行當中,他已經換三個法門。但是問題關鍵不是他換法門,而是他沒有理解說什麼?他這樣修是不了義的,就是說他永遠不能夠解決這個問題。那你回想一下,你有沒有這樣修?有還是沒有?你真的要好好回想一下,如果你是這樣修的人,請你早一點回頭。渴了,喝水止渴,喝了之後,過一段時間又會渴;睏了,去睡覺,睡完了不會從此不再睏,時間到了他還是會睏。注意啊!到這裡,一、二、三(餓、渴、睏→飽、喝、睡),這三個大家能不能接受?我說這三個道理大家能不能接受?可不可以?請問一下第四個道理(病←健),可不可以接受?第四個道理你可不可以接受?為什麼不能接受?「因為病是一種老化的情況啊!」然後呢?「想要健康是不可能,因為人生老病死,這個病沒有認知到這只是肉體,一定會生病的,你想要求健康,那更不可能」。是,你的意思跟所有人的意思,是一模一樣的意思,我現在的意思是,很多修行人他不能接受,我所講的這個概念(病),我所講的這個概念是什麼?你們生病,你們只要一生病,你們就會想盡辦法要把病醫好,我的意思不是不能醫。你肚子餓可不可以吃?是可以啦!我現在所講的都是可以,但是你要知道,這些東西是不能真正解決你生死的問題,你的生死沒有辦法徹底去解決,你當然可以啊!但是你知道就好,但是你們修行常常生病,然後就想求個健康。比如說當有一天我生病了,你會不會求釋迦牟尼佛希望師父多活幾天?「先帶師父上醫院、看醫生」。我上醫院才要求嗎?我上醫院拿感冒藥也要求嗎?六祖生病,如果他的弟子求佛菩薩,六祖會不會給他們巴下去?一定給他們巴下去,非吾弟子,在幹嘛?你在幹嘛?有一天我生病了,你們就要集體說「走得好」,知道嗎?那我就走了,走得好,知道嗎?為什麼?因為這個根本沒完沒了,現在叫你遺書寫一寫,都沒人要寫遺書。大家都還覺得說還有一口氣,然後我還有很多遺願未了。我現在並不是說不要管它,而是說生病的時候,生病的時候該怎麼樣?該去看醫生就看醫生,然後該吃稀飯就吃稀飯,好了就好,死了更好,我不蓋你,好了就好。如果他的心很坦然,死了更好,為什麼?坦然的心,一定死到坦然的地方,知道嗎?萬一活起來很辛苦,都沒有辦法自理,我反而會起煩惱而墮三惡道。我告訴你,久病無孝子,到時候沒有人要照顧你,你如果沒有那個功夫,你不要想要這個樣子,但是我不是叫你不要管它,只是說內心不可以犯黃蘗禪師所講的那個字「求」,你心要無求啊!你在幹嘛?你求什麼?你一點點求都不對,都是你的障礙,你不要求!所以這個地方最關鍵的在講前面三個,你們都覺得很有道理,在講到你的身體就要不要的,你們就沒這麼爽快。你平常對你自己的身體的看待,就要這樣看待,很爽快!好,所以一般修行人障礙在哪裡?障礙在這裡「身體」,他如果生病,他就要求,他是在求什麼?生病他如果要求,這個人就是沒有正知正見,不管你修什麼法門都一樣,你很沒有正知正見,生老病死是很自然的現象,它是無常。所以只要是我的學生,一定不可以求,你也不用求這一尊,你求我也沒有用,為什麼?因為你這樣會更苦,你苦在哪裡?你違反真理,你違反了真理,你不知道嗎? 

            再來,我們看下面的這個就是心,這兩個狀態(壞、亂←→好、定),很多修行人都掉入這個陷阱,什麼陷阱?好跟壞指的是什麼?指的是情緒,指的是我的情緒,我現在情緒很差,你情緒很差,會不會來聽禮拜三的課?會還是不會?應該是不會啦!因為你情緒很差你就不來了;情緒很好,會不會去上一日行?應該會啦!因為情緒很好啊!很舒服啊!沒有載你,你請計程車,你也是坐來啊!所以你們修行都在修什麼?都是看你的情緒,壞就不要修,好就來修,那是要修到什麼時候?那是要怎麼修?是你的情緒決定你的生死哦!哦!差那麼多,這像不像孩子?孩子就是那樣,你修行會不會這樣修?你修行是不是這樣?你常常被你的情緒左右,有還是沒有?那你怎麼不能看到這個陷阱呢?我們今天修行不是說我現在情緒不好,我把它修得情緒好,不是這樣修,你不要在這邊打轉。我講的情緒就是最普遍的一種心態,也就是說你自己都沒有辦法,我簡單這麼講啦,你自己都沒有辦法擺脫你的情緒,你要契入大道很難,因為大道不是這種狀態,你知道嗎?有時候我來上課,我情緒也是很不好呢!但是我還是七點半就來上課,為什麼?因為我才不要被它騙,我幹嘛讓我的情緒騙,有時候我的情緒很好,我也不會講到九點三十五分,我也不多講五分鐘,我也不要被我情緒很好騙,知道嗎?今天說到很合拍,我也不會多說,我也不要讓它騙。麻煩一下,看穿你自己的情緒,這是陷阱,你不是要情緒不好修到好?不對!不是這樣修 

            我們現在再講更深一點,更深一點是什麼?我的心很亂,我的心很煩,當我的心亂的時候,我就提起我的法門,注意哦!當我的心很亂的時候,我就提起我的法門,不管你是什麼法門,比如當我的心很亂,我就提起一句佛號「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這樣念個十分鐘或是半個小時,我的心漸漸定下來,但是這不是究竟法門。那一樣的道理,當你打坐,當我的心很亂,好,我坐下來數息一、二、三,我透過數息、透過差不多十分鐘,好,我的心漸漸地平靜下來,最上乘法都不是這樣修,但是這個可以說過渡、方便,可以!知道嗎?過渡,方便是可以,但是最上乘法不是這樣修,最上乘法不是要把亂修到定,而是什麼?不亂不定。禪性,不定不亂,這叫做禪性,禪的本質是這種狀態,不亂不定。他心中沒有從亂要去修到定,而是亂跟定都是諸法空寂,只是這個意思的,亂跟定都是諸法空寂,只是這樣子而已。 

            但是我現在跟你勾起來的是什麼?我現在跟你勾起來的是修行人常犯的過失(病、壞、亂),這個都是常犯的過失,所以有很多人修行就是為了哪個字?為了這個字(定),為了心要靜。你這樣修來的靜,怎麼有可能會靜呢?你怎麼有可能說吃飽了,就不再餓呢?那一樣的道理,你修了老半天終於定下來了,你那個定怎麼有可能不再亂呢?它一定會再亂的好嗎?所以你那個寧靜會消失,你修來的你片刻的寧靜都是會消失的;而你們又一輩子都是這樣修,你這樣做常常空費力,你會很累,空費力! 

            接下來要講的就是境界(逆、無、死←→順、有、生),修行人不可以怕逆境,修行人不可以貪順境,順境比逆境更可怕,逆境還有可能讓一個人鍛鍊他的意志,順境只是腐蝕人心,懂嗎?很多人都在找道場,找什麼道場?找適合他的道場,你有沒有適合的道場?「禪心學苑」。禪心學苑都要倒了還禪心學苑,股票要下市啦!當然是假的,你有幫我上市嗎?你又沒幫我上市,我怎麼下市,你要去哪裡?找一個適合你的道場,其實你用這樣的腦袋,去找道場根本是不對的,為什麼?不是哪個道場適合你,而是你自己願不願意去適合任何道場,有哪個道場可以適合你呢?很多人一天到晚在找道場,一天到晚希望我們幫他介紹適合的道場。我不吝嗇,我也很願意介紹各個道場,但是我試問你,哪個道場適合你?有一個道場適合你的,哪裡有可能?你有沒有問錯?所以當我們用這樣的概念在找尋,那是不對的,所以你真的有一天你要找道場,你真的不要說去找適合的道場,你要勇敢地面對自己,是你自己不會修,這樣對不對?是你自己不會修啦!不是道場啦!不是道場不適合你啦!是你自己不會修啦!我也幫人家找過很多道場,我自己也找過很多道場,但是我都很老實跟別人講,跟誰講?跟請我幫他找道場的人講,我說我自己不會修,因為我不會修,所以我找道場;我如果會修,我哪裡需要找道場,我是說我就是講他,知道嗎?就不會修才找道場。那難道你的修行,是要在逆境當中修到順境嗎?什麼叫逆境修到順境?舉個例子,比如說我進來禪心學苑,所有的同學都排斥我,這個就叫做逆境,這樣有沒有白?「那師父,我要修到所有同學都接受我」,那有沒有辛苦?比中樂透還難,我不蓋你,為什麼?因為人心太可怕了,人心難測,我說比中樂透還難,你都那樣修嗎?不是那樣修啦!「師父,我來禪心學苑,所有的人都排斥我(逆)。」「感謝、感謝諸上善知識,感謝你們辛辛苦苦陪我修忍辱波羅蜜,太感謝你們了!」如果我是導演,我要找五十個臨時演員,我也要給人付工錢「拜託!你給演一下好不好?你演侮辱我一下,我修忍辱波羅蜜,我貼你工錢。」什麼叫做逆境,如果不這樣你如何成道,沒有這個(逆),你的六度會具足嗎?你的六波羅蜜會具足嗎?你沒可能具足嘛!如果少一度,你也不可能到彼岸,很多人都誤會金剛般若波羅蜜,好像只要般若波羅蜜,那是誤會,你要具足六度才能到彼岸,不是說「師父,我只要有智慧,其它五度我都不要!」那個智慧是假的,那個智慧是騙人的,為什麼?因為你經不起考驗嘛!你一考到都要倒,你那個智慧是假的,你不是真智慧。那相反的「噢,師父,禪心學苑的學生,怎麼那麼好!怎麼好到那樣,同學怎麼那麼好!好到太熱心,來這裡給我沖茶,還給我擦皮鞋,怎麼那麼好!真的,她笑咪咪,連她肚子痛,她還是面對微笑跟我笑,怎麼那麼好!」你知道我說什麼嗎?那叫做順境,感謝他讓我修禪定,我不可能被他迷惑,知道嗎?我才不管他對我多好。不會修的就是不會修啦!什麼順、什麼逆,在談什麼順跟逆,是在說什麼?如果照我這樣說會修嗎?還是說「師父,全班都倒,沒有一個人有辦法這樣修。」沒有辦法這樣修,你就坐鐵達尼號知道嗎?你就不要坐法船,鐵達尼號就撞冰山,撞冰山就掉入大海,你怎麼以可能到彼岸?不是說從逆境修到順境,哪有這樣修?你那個順境,你也不用得意,一下子又逆境了啦!這個是什麼人?紅人嘛!這叫做紅人啦!所以你不用得意得太久啦!紅人等一下就變黑人了啦!你稍有閃失,你就變黑人了啦!我跟你講,我們腦筋就太複雜啦!所以那麼簡單紅人就答不出來。真理也是很簡單的,你不如實,想老半天,我當然知道是人。你也不要認為說你什麼都沒有,然後就想要修到有,哎呀!有是有什麼?「有」不會變化嗎?得到的不會失去嗎?最後,死不用求生,因為生了也會死;花謝不用求花開,花開亦會花謝。 

             這個以上所談的,我只是要解釋六祖的這一句話,明暗是代謝義,關鍵在哪裡?關鍵是你要明白「道無明暗」,注意這一句話,所以請你不要在「明暗」這兩個字修懂嗎?你不要在這兩邊修啦!不是這樣修的!所以暗的時候不需要求明,逆境的時候不要求順境,亂的時候不要求定,為什麼?不定不亂,不來不去;如來是無所來、無所去,才是如來啦!你要從這邊悟。接下來我換個角度,這是在畫符嗎?這是什麼意思(圖:虛字在一個圓圈內),這是LOGO嗎?是什麼意思?你不覺得你講的很虛,我虛寫那麼大,當然是虛,哪裡需要說虛?我是說你知道我的意思嗎?這是什麼意思?「所有一切都虛幻相」。這裡講的是什麼意思?「我們活在那個虛幻相裡面跳不出來」。真理只有一個,但是我想盡辦法絞盡腦汁,你有沒有看到我現在流的汗是腦汁,就是要講給你聽,倒著講、正講就是要講這個事情,我現在要講的就是虛空,這兩個字懂了就開悟了。 

           「虛空」,一切佛法你只要看虛空,全部三藏十二部經典全部都懂,我們現在是活在虛還是活在空,活在哪裡?其實大家就是活在虛,這個圓圈代表天空,然後天空當中有無數的現象,對還是不對?比如說天空中有沒有雲?有嘛!有白雲跟烏雲啦!有白雲也有烏雲,喜歡白雲還是烏雲?你還是選一樣說。「兩個都不喜歡」。兩個都不喜歡,你鼻子捏起來就好,現在意思是說,現在就可以死啊!來,喜歡烏雲還是白雲?「白雲黑雲皆非雲」。講那麼深!什麼白雲黑雲皆非雲?「那都是一個空嘛!」白雲、烏雲都是雲啦!那樣就好了,你只要確認白雲跟烏雲都是雲。請問一下,這兩個你哪裡會挑來挑去,有得挑嗎?你會說:「師父,我好貪白雲哦!我好嗔烏雲哦!這是不是瘋的?哪有人這樣說:「因為我貪,所以才產生取的心;因為我嗔,所以才產生捨的心。」那我現在問一個很好笑的問題,修行有沒有人這樣修的?看到天上烏雲,趕快修到變白雲,哪裡有人這樣修的?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嗎?我是不是從前面那個東西,開始在跟你引申,白雲跟烏雲都是雲啦!那雲是什麼意思?都是虛幻的,都是幻相,你只要認清楚就好了,需要你修什麼啦!哪裡需要你修?我就確定都是雲,所謂白雲烏雲都開了,懂嗎?我都不會執著了啦!就這麼簡單,我幹嗎要執著,都是雲啊!都是虛幻的、都是無常的、都是抓不住的,我幹嘛還在生起揀擇的心呢?我根本不需要生起揀擇的心,我也根本不需要生起愛憎的心,這樣不就洞然明白嗎?那一樣的道理,這是大雨、這是毛毛雨,請問一下,你喜歡哪一種雨?你如果知道就直接說,不要拖拉,你們喜歡哪一種雨?「大雨小雨都是雨」。都是雨,大雨、小雨都是雨嘛!金魚跟虱目魚也都是魚啊!一樣的道理啊!美夢跟惡夢都是夢啊!我在譬喻說什麼?你人生所有的問題,不是都是這個樣子嗎?我這樣有沒有一網打盡?哪裡需要從你的兒子講到你的丈夫、從你家講到鄰居?需要那樣講嗎?需要一個一個跟你講嗎?不要執著你的兒子、不要執著你的丈夫、不要執著你的妻子、不要...,我需要講一輩子嗎?講到跟你對罵,我需要這樣講嗎?學佛法不要那麼囉嗦啦!現在問題是什麼?你現在所有的煩惱,都是空還是虛?都是虛!你一輩子都在跟我講這個、都在講這個相,這個相是虛幻的、這個相是不實的、這個相是無常的、這個相是生滅的,你怎麼看不到?所以你不要一天到晚活在這一種(虛相)…沒完沒了,你要活在哪裡?你要活在空、性空,這兩個字佛法就講完了——性相(性空;相虛)。所以這個空就是六祖所講的「道無明暗」嘛!你每天看虛空,你怎麼不開悟!虛空當中,不管是星星月亮太陽,不管是風啦、雨啦、雷啦、電啦,不管是烏雲啦、彩雲啦,請問一下,哪有人在那邊追逐虛空中的現象?然後一輩子苦在這個現象,然後再從現象修現象,你在幹嘛?你都這樣修,你在修什麼?不用這樣修,只要知道這個就是虛!「道在心悟」那樣而已!悟了不就好了嗎? 

             我坦白說啦!你再怎麼修,你遇到境界幾乎都倒啦!我有說錯嗎?為什麼你再怎麼修遇到境界都沒辦法過關?因為你沒有開悟,你唯有你開悟,遇到境界,境界才對你無動於衷。你沒有開悟,你怎麼修,遇到境界就是要死翹翹啦!還需要講嗎?大家已經折騰那麼久了,難到還這樣固執。所以你敢碰境界嗎?所以有人常問我說:「師父,為什麼遇到境界,就被境界轉?」很簡單,因為你沒有開悟,所以你一定被轉,就這麼簡單。因為那個境界它就是影響你,為什麼境界就是影響你?因為它就是真實的存在,你就會受到傷害。因為你沒有悟空,所以你苦在這些空中的現象。空中的現象變化多端,任你怎麼修,你都不可能事事順利,你也不可能都沒有事,你也不可能都沒有是非,你也不可能都沒有冤家債主,那你怎麼修?除非你開悟。 

             虛空!回去不是叫你看虛空,而是叫你…你拜託,你以後閒閒你就天上看一看,看你到底是愛天邊的什麼啦?你看你到底是愛什麼?然後看你是討厭天上的什麼?然後你以什麼心來看?你以凡夫的心來看,那不用修,知道嗎?凡夫的心,大家也早已具足凡夫的心,你每天就按照凡夫的心,然後頭抬起來罵虛空,知道嗎?怎麼罵?烏雲烏雲,我很討厭你、我很嗔恨你,你趕快走好了;白雲白雲,我很愛你,請你留下來好不好?你就連續罵一個月,你就知道說原來你是瘋子,眾生大家都是瘋子,就是這樣,不知道變什麼花樣?有什麼好講的,我們現在就是這樣,我把那個現象換成你的人生,你的人生也是這樣。噢!所以我是怕你罵別人造業,你不如罵天空,知道嗎?你就好好地罵它、你就好好用你那種凡夫的心、你就好好地給它糟蹋、你就好好地給它執著,你就這樣糟蹋它、你就執著它,你會開悟。

 

閱讀 584 次數
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