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五, 08 七月 2016 07:39

傳心法要講記-74

作者  釋達觀 / 講述  無念齋 / 整理

諸佛菩薩與一切蠢動含靈,同此大涅槃性。性即是心,心即是佛,佛即是法。一念離真,皆為妄想。不可以心更求於心,不可以佛更求於佛,不可以法更求於法。 

         「諸佛菩薩跟一切眾生,都同此大涅槃性。」涅槃就是不生不滅,涅槃就是解脫的意思,我們的佛性、我們的自心,本來就是解脫的狀態。你有沒有觀察過,你的心有沒有束縛的概念?是你自己感覺的,還是事實?是你的感覺吧!你的心如果可以束縛,代表說虛空可以抓;如果虛空不能抓,就代表你的心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去束縛你。因為你的心無形無相,它也沒有邊際;縱使我們常常形容說天涯海角,天涯海角還是有邊有際的,但是你的心真的是無邊無際。你可以實際上這樣去觀察自己,你的心大概局限在什麼地方?你的心局限在什麼地方,就代表說你的心大概就是在那個框架裡面。有的人的心只有在家庭,家庭就是他的框框,他沒有辦法離開這個框架,他只永遠活在他家庭的概念,這個家就變成他的束縛;這個概念本來也是無形無相,但它卻是一個無形的枷鎖,把你鎖住。有的人的心一直擺在他的事業,他朝思暮想,他想的就是他的事業,不管是白天還是晚上;也有的人心一直擺在股票,他平常假設股市休市,不看盤的日子他反而過得很難過,喜歡股票的人那個股市不開盤,他會覺得很無聊,你知道嗎?像我們不關心股市的人,我管它有沒有開盤,跟我有什麼關係。有的人心就只活在他心愛的人身上,一輩子只為他的愛人活,時時刻刻在任何地方,想到的都是他的愛人,他只要所想到的就是說,我的愛人在做什麼? 

          你有沒有去認識你的心,你的心都局限在什麼地方呢?你觀察過嗎?你的心大概都局限在什麼地方?「家裡面」。以前是在家裡面,你現在多一個去處對不對?你現在心局限在家裡跟極樂世界,對不對?你有沒有用你的般若智慧,好好地來認識呢?佛法真的是不抽象,你們把人家搞得太抽象。我常常跟真的想有心學佛的人說,我說你要認識你的身、要認識你的心、要認識這個世界,我講的是三個認識,認識身心還有這個世界。如果你認識了它,就能夠認識了真理,就能夠見到諸法實相,你就是如來。我講這三個認識,一個認識的人,他自然會怎麼樣?他自然會善待自己、善待別人、善待萬物;一個人只要能夠善待這三項,這個人就是修行人,我講的話這樣很簡單吧!有沒有很好懂?真的很好懂對不對?修行沒有竅門就是這樣而已。 

          現在問題是什麼?你沒有透徹去認識身心世界,也就沒有好好地善待自己、別人跟萬物,問題只是在這裡而已,沒有很複雜。因為不認識,所以沒有辦法善待一切眾生包括自己。認識了之後,其實你就能夠時時刻刻,心懷一種感恩,為什麼呢?因為我終於知道,在念發願文的那一句話,終於懂「上報四重恩」了,其中一項就是眾生恩。為什麼要向眾生報恩?因為眾生成就了你,沒有眾生你不能成就,你根本不可能跟眾生有什麼衝突,有什麼報怨,有什麼計較,有什麼懷恨在心。就像上《金剛經》讓大家思維嗔恨,那個意思一樣,明白這個道理,他嗔恨就消了,為什麼消呢?因為你不該嗔恨眾生,眾生用各種的形象,他在度化你,眾生對你好也是在度化你,眾生對你不好也是在度化你,眾生犧牲了自己,然後用各種化身在度化你,你可能沒有感覺到,你真的可能沒有感覺到。沒有眾生你開不了悟,沒有眾生你根本沒有辦法修行,為什麼呢?因為沒有眾生你如何行八正道?你如何行六波羅蜜?你如何證得無上正等正覺?離開眾生以上所談都不能成立。 

          那個就是一種認識,因為你對這一層沒有很深的認識,你只有憑一般我們所講的善惡的概念在修行,什麼叫做善惡的概念在修行?就是要對眾生好不要傷害眾生,為什麼?如果沒有明白真正的道理,你所修的都是有形有相的東西,並不是無形無相的東西,你所修的大不了都是福報,沒有辦法達到真正的功德。因為你一定停留在有相、有住的修行,而不能夠體悟到其實眾生都在成就你。悟道的東西有時候易如反掌,有時候比登天還難,那是因為你一念不能夠開啟、那是因為你一念不能相應、那是因為你一念不能覺知,所以你用你的概念修行,用你的概念修行其實都是局限的,都是一種有條件、有代價,都是一種相對的,都是一種取代的,甚至是一種壓抑的,知道我的意思嗎?知道我意思的舉手。我喝茶,還是茶杯知道我!如果你不知道,你就應該去認識你的心,就像我所講的,你老實看到你的心,就是活在什麼空間,你很老實地面對。但是如果你一直活在這個空間,我已經講過了,有的人只會將他的心裡面的空間漸漸地放大;但是漸漸放大,其實這是權巧,這不是究竟;你的心本來就沒有局限,哪來的漸漸放大呢?或是慢慢縮小呢?哪來的放大跟縮小的問題呢?根本沒有這個問題,所以去認識你的心,你要從你的妄心開始認識,因為你一剛開始,都是面對你的妄心。你一剛開始都是面對你的思想、知識、感受、想法,你一剛開始面對的都是這些問題,還有包括你自己的情緒。你剛開始認識心,一般都從這個角度認識,認識到最後才能夠去認識那一個就叫做大涅槃性,也就是說心的本體、生命的本質、眾生的本來面目、諸法的實相,你最後才能夠去真正感受到這個問題。 

          你沒有從這個角度,開始慢慢地來認識,憑良心講縱使你修三大阿僧祇劫,你還是依舊不了解自己。那為什麼你依舊不了解自己?因為你從來都沒有針對自己來了解,你怎麼修都是不了解自己,你只要願意從現在開始來認識你,其實一點也不困難。你沒有一開始學佛,就是這樣去了解自己,就是這樣騙來騙去,就是亂修就對了,所有的法門,其實都是叫你認識你自己而已!就好像說條條道路通羅馬,你的目的地就是羅馬。你真正學佛就是要了解、要認識自己的心,自己的心認識了,其實你的問題就解決了,你的問題真的就解決了。既然你的心是這一種狀態,我就勸你那不是理論,你應該慢慢去了解,不管你現在是用什麼心,都沒有關係。只要你願意慢慢地,看到你活在你的概念是很無知的;你活在你的概念是很狹隘的;你活在你的概念有時候是很悲哀的,就如同井底之蛙。你什麼時候才能夠跳出,這一個多生累劫萬年長夜的古井呢?你什麼時候才能夠跳出來呢?你願意跳出來嗎?那麼你現在的心都在想什麼?「有時候還是會胡思亂想」。胡思亂想都在想什麼?你把胡思亂想的內容,簡單描述一下都在想什麼?想要飛天、想要鑽地、想要做佛祖、想要坐蓮花,是還是不是?「都有」。「師父,你現在講的心跟能觀的心一樣嗎」。你先不要那麼囉嗦,你們不要掉任何佛學名相能觀與所觀,講到最後你還是不會修啦!我現在所講的你不管能觀所觀,認識自己的心都在想什麼,你就會知道,你這樣再想下去有意義嗎? 

         注意我這句話,你這樣再想下去,我不管你想什麼,我只問你問一句話,有意義嗎?它可以得到嗎?如果不可以得到,那就代表你那個想法是沒有意義的,那既然是不可得,你為什麼要去想不可得的東西呢?你為什麼念念不捨?為什麼朝朝暮暮,都要去想那些如夢幻泡影的想法呢?一個學般若的人應該「應作如是觀」,觀什麼?觀你的想法不是很荒謬嗎?你的想法不是夢幻泡影嗎?內心有自己的想法,就代表你的內心會因為那個想法而造成一種阻礙,會因為有那一種想法,而變成一種框框,會因為這樣的想法,而讓你的涅槃性變成一種束縛性,一種束縛。我告訴你,假設有此岸跟彼岸,不管此岸跟彼岸中間的距離是長還是短,但是你永遠都會活在這中間的苦海,你會在中間的苦海起起沉沉、浮浮沉沉,你到達不了彼岸;因為本來沒有此岸跟彼岸,這都是你想出來的,注意聽很厲害哦!你真的很厲害,你真的要好好地去讚歎你的心,知道嗎?你的心真是很厲害!真的很讚歎,能夠把自由自在的虛空,然後硬生生地把它束縛住,真是厲害!《西遊記》當中孫悟空,孫悟空本來不叫做孫悟空,它本來叫做孫不悟空,孫不悟空所以你才被如來佛困在五指山,五指山是什麼呢?說說看!「五蘊啦」。孫悟空,不悟空,所以五指山才困得住;孫悟空,悟空之後,五指山就消失了。你悟不悟空啊!你不悟空,為什麼你不悟空?因為你一天到晚都在想「有」,所以你的想法是不能止息的;你不想修行你想法也沒辦法止息;你想修行你的想法也是沒辦法止息。然後你認真修,你的想法也是沒有辦法止息;你懈怠地修,你的想法也是不能止息,那是為什麼呢?那是因為你不認識自己的心。 

          那麼你心的狀態,是什麼狀態?心的狀態就是空寂的狀態,真空是它的本來面目。但是你都活在空中的閃電,你都活在空中的烏雲白雲,你都活在空中的星星月亮太陽。你沒有體悟到你就是全部,你就是全部,你就是整體,你就是法界,這叫做沒有束縛的狀態。大涅槃性就是你的心的,本性就是這種狀態,你一直不能夠體悟到這樣的狀態。你不但不能夠體悟到這樣的狀態,然後你又在這樣無拘無束的狀態當中,變成有拘有束、有求有得、有失的狀態。你一直在求,一直想要往前跑、往上沖,虛空沒有上下、沒有前後,虛空沒有過去、現在、未來,虛空亦沒有東南西北。虛空本來無始劫以來,盡未來際都是「菩提自性本來清凈」。你不但沒有悟,你還在迷當中想要去求一個佛、求一個悟、求一個涅槃、求一個彼岸,這個就是真的可惜啦!這個怎麼修都是迷,只因為一開始就迷,只因為一開始就迷失本性,那個迷所以後面所做都是迷。如果那個悟了所做都是菩提,所做的一切都是利益眾生的,你一定不會傷害眾生,為什麼呢?因為你懂。 

          這個大涅槃性怎麼樣?我剛才說了半個小時,不了解的請問,還是不知道怎麼問?還是根本沒有辦法問?還是繼續聽我唱歌,你知道我意思了嗎?「還在體悟但是還是有心」。假設你能夠一開始,就是這樣地認識,不要說跑道換來換去,法門換來換去,你只要能夠這樣,不斷地去認識你的心,其實你會越來越清楚,你真的會越來越清楚說,你到底在想什麼?你真的會越來越清楚,你到底在想什麼,你真的會清楚呢!你不會不清楚,以前真的是不清楚,以前是一種煩惱、是一種習氣、是一種慣性,因為以前也沒有想過,認識自己的心,以前也沒有想要認識什麼,我們以前只活在一種什麼狀態?想盡辦法滿足自己,只有這樣子,只有這種狀態,想盡辦法滿足自己而已。有時候壓抑地去滿足別人,因為你的滿足別人是一種壓抑,你知道嗎?你也是心不甘情不願啦!我也不蓋你。你表面上在滿足別人,那是因為你在什麼狀態之下,那是你在無可奈何之下,好啦!都聽你們的啦!子女教不來,好啦!都隨便你們啦!學生教不來,啊!都隨便你們啦!員工教不來,都隨便你們啦!到最後就是這種狀態,都隨便你們。因為教不來所以隨便你們,那是一種無可奈何的狀態。涅槃性沒有什麼無可奈何的事情,它沒有這一回事,你知道嗎?根本沒有這一回事,但是因為我們自己也不懂心的解脫,在人生、在日常生活當中,處處都是障礙、處處都是瓶頸、處處都是與你心違背、處處都是不盡人意。 

         那是因為你沒有解脫,如果你解脫了,你看這個世界就不太一樣,你看這個世界真是不太一樣,你看這個世界,你會看到所有的人都是來成就你,沒有一個人會障礙你,知道嗎?沒有一個人障礙我,所有的人都是在成就我,所以心只有一種感恩、一種平懷、一種平靜,只是這樣子而已!反正我已經把鑰匙交給你們,你們想來就來。有的同學有禪心學苑的鑰匙,我已經把鑰匙交給同學了,你想來就來,你們一輩子都不來,也不可以怪我,知道嗎?因為我鑰匙交給你了,是你自己不來。有形的鑰匙好開啦!有形的鑰匙也可以去打啊!無形的鑰匙copy不來啊!怎麼copy?無形的鑰匙是領悟的人才會,沒有領悟的人怎麼會呢?他始終都搞不清楚,他始終都聽不清楚我在講什麼?「師父剛才講的大涅槃性,是不是一種無心的狀態?」是。「那一種無心的狀態,是不是無所得的狀態?」是。「那無所得是不是過去心,現在心未來心不可得」你後面這些都是多餘的解釋。「那我這一段時間我這樣子觀察過,但是這樣觀察下來的時候,因為三心不可得,那接下來我也不知道說,我接下來的生活要不要計劃,因為計劃也不可得,做了也不可得啊!不做也不可得啊!那掉入一種無記的一種狀態,請師父慈悲開示」。悟到這裡就比不悟的人更糟糕,我有說錯嗎?我有沒有說錯?如果悟到這裡就比不悟的人更糟糕,不可得、空、無所得、真如、涅槃,這些名相同樣一個意思,只是名相不同。 

          我們今天很多學佛,尤其是學般若的人,要注意,因為般若一直都去談空的智慧,很多人不但沒有辦法領悟空的智慧,而且還誤解空。所以不是產生無記空,不然就是斷滅空,不然就是否認了因果,或是破壞了世間法,知道嗎?這個就是一種很危險的狀態。我們今天談不可得的概念,佛講那麼多概念其實只是要破你現在的執著,不是要去破你未來的因果,你未來依舊有果報,你誦《金剛經》裡面處處在在,跟你講福德不可思議,有沒有?你誦《金剛經》是不是講了一大段,就會講這個,你不覺得好奇怪,對不對?它在講不可得,它在講空,但是它為什麼一直在強調這個呢?所以這就是很多人,他對般若、對空的概念不能夠理解的概念。它最主要就是要破你的執著,它不是要破你的因緣果報,你未來還是有果報的。所以學般若的人,還是會往生的。因為你有空的智慧,再也不執著了,接著你也更願意付出了;有空的智慧,大悲心才生得起來,知道嗎?你們知道我這個意思嗎?你現在敢發個願說,這一班同學都成佛你才要成佛嗎?你敢嗎?有時候你是不太敢對不對?對不對啦!「對啊!但是這樣子心量也太小」。是,那為什麼不太敢,就是他沒有悟空,懂嗎?我這一班沒有幾個,點一點也有三十個,這三十個成佛我才能夠成佛,我若想到這三十個,我就不敢發願啊!為什麼?因為沒有悟空。因為沒有悟空,所以大悲心生不起來,你懂我意思嗎?沒有悟空的人,大悲心生不起來,他不敢發這樣的願,因為他總是認為,這裡這麼多人,要怎麼度?所以真正悟空的人,大悲心才生得起來,他才願意發願度一切眾生,為什麼?因為一切畢竟空寂,累不累?沒有什麼累不累的問題嘛!對不對?哪有什麼累與不累的問題,因為他悟到空,他大悲心才生得起來,他度眾生的心才生得起來,所以你看,接下來怎麼做不用擔心吧!那這樣對不對?你徹底地悟到空,你當然會知道怎麼做,而且怎麼做才能夠真正去利益眾生,怎麼做才能夠真正幫助你身邊的人。 

          所以我在這裡跟你作一個結論,學般若的意思是要破當下的執著,要破我們此生的執著,不是要去破未來的果報,要注意我講這一句話,不是要去破未來的果報。比如說你學般若,人家說要往生極樂世界,你如果破人家,那樣是不對,注意我這句話,知道嗎?這樣是不對的,有沒有果報?有啊!怎麼會沒有果報?所以悟到空的人,就能夠離一切相,接下來就應當修一切善法,這樣就能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金剛經》有沒有跟你這樣說?有哦,「離一切相、修一切善」不會偏差啦!很清楚啦!太清楚了,這樣了解了嗎? 

        「性即是心,心即是佛,佛即是法。」這一個「性」當然指的是大涅槃性,大涅槃性就是你的心哪!就是你的心的本來面目啊!那你的心即是佛,佛即是覺,每個人的心都有覺,只是你是覺還是不覺,關鍵在這裡,你是覺還是不覺?悟的人是覺、迷的人是不覺。我改一個字心即是魔,我這句話有沒有錯?有沒有錯啦!沒有,我這樣講也沒有錯,心即是佛心即是魔,我這樣講都沒有錯,關鍵在哪裡?心悟即佛,心迷則魔,迷悟沒有離開你的心,你的心產生了迷悟,所以佛即是法,一切法皆從這一顆心所展現的「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滅」,黃蘗禪師講性、講心、講佛、講法,這些的東西其實都是同一個概念,都是不二的概念。我們今天學佛法最害怕的是什麼?最害怕的是你在名相起矛盾,你學佛法的人你千萬不要在名相當中起矛盾。佛講一切的法,其實這一切的法都是般若波羅蜜,你要記住我這句話,一切能夠令眾生所開悟的,他會用各種的別名,他會用其他的不同的名詞來闡述。比如說他用四念處,他用十二因緣他用六波羅蜜,這些都叫做異名,其實都沒有離開般若波羅蜜,他講的就是般若波羅蜜,不管你現在修什麼法啦!佛說叫你修什麼修什麼修什麼,有人說唯識跟般若有沒有什麼不同,唯識還是般若波羅蜜,般若波羅蜜總攝一切法,不論是你現在學的佛法是什麼法,都總攝在般若波羅蜜。 

          所以般若為諸佛之母,佛母,所以我們那一天在講,《金剛經》的時候,我們會禮敬般若波羅蜜,你們不知道有沒有注意到?我們在念完開經偈之後,我們就禮敬般若波羅蜜,就是這個意思。你不要被佛法不同的名相你就搞混,這樣很累知道嗎?學佛這樣學當然很累,你要知道那個是異名,它都含有般若的意思,只是你對般若能了解幾分,你才會有幾分的智慧,如果你不了解的話,你就會在一般若當中,產生八萬四千法門的分別,不同、差異,你就會產生這樣的疑惑跟矛盾,你懂了就沒問題。 

         「一念離真,皆為妄想。」所以現在要講的這句話很重要,哇!這八個字實在是太重要了,那麼我們當今修行人,有符合這一句話嗎?我們當今大部分的修行人,有沒有符合這句話,幾乎都沒有,為什麼說幾乎都沒有?因為沒有認識真心,沒有認識真如,因為沒有活在那一種狀態,所以都是用妄心在修行,所以當今的修行人絕大部分都沒有活在這種狀態。 

          那你現在在修行是不是一念離真?是不是?是還是不是?是,那為什麼你會這樣呢?因為還不認識真嘛!對不對?現在不是你故意要離開啦!而是因為你從來就不認識嘛!這樣你們知道我意思嗎?不是我故意要離家出走,而是我都不知道,哪裡是我家嘛!我不是故意要離家出走,你知道嗎?黃蘗禪師這樣講,講這一句話苛不苛刻?很苛刻啊!那你要怎麼修?那跟六祖講的也是一樣,六祖他這麼講,你要自觀自心,一念覺即成佛道,六祖也都這麼說啦!所以都說你要常觀自心,那講了老半天,那這一句話你們會不會卡住?假設我剛才從八點講到八點半的那一段大涅槃性你聽不懂,你這一句話可以受用嗎?你完全沒辦法受用,對不對?那就是要前面大涅槃性聽懂嘛!你才能夠活在大涅槃性嘛!你就是時時刻刻沒有離開那個大涅槃性,一離開想要修行都是妄想,所以六祖才會說「起心即是妄」,起心就是離開了,知道嗎?你起什麼心呢?你不知道常住真心嗎?佛門當中有常住,其實它是很深的意思,但是一般人只是會念這個名詞,但是不懂常住的意思。 

         常住真心其實就是一念都沒有離真,才叫做常住真心,離了真那就是常住妄想,你就會住在妄想當中。那我們為什麼心一直不能止息?因為我們就是常住妄想嘛!所以你的心,你怎麼折騰都不會止息,你就住在妄想啊!你怎麼止息?「師父,請問一下,那一念離真,是不執著真還是離開真心的真」。一念離真是因為不識本心的人,不識本心的人就會離開了真如,離開了真如就會向外去追尋,就會向外去追求,這樣知道意思嗎?所以有人常常會跟你這麼講說,哎呀!末法難修行啊!但是問題是你個人不要末法就好,別人末讓他末那你不要末,別人妄自菲薄是別人的事,你要不卑不亢。我常這樣講,它不是遠近的問題,也就是說它不是很遠,它也不是很近,它不是遠近的問題。它是一個迷悟的問題,也就是說你只要迷,你想破頭你都不能懂;你只要悟了,它本來就沒有離開你。法爾如是!只是這樣子而已啦! 

         你的心無形無相,不是從你以前到現在都是無形無相嗎?不管你有沒有修行,它還是無形無相啊!你沒有修它也是無形無相,你有修它也是無形無相啊!現在問題是你就是不能夠活在那一種沒有邊際的狀態,你就是不能活在那種狀態,但是它本身就是這一種狀態,你這樣聽懂我的意思嗎?如果它本身不是這種狀態,哦這下就糟糕了,這怎麼修?因為它本身就是這一種狀態,是你,你是什麼?你什麼都不是;是我,我是什麼?我什麼也都不是,那是他嗎?他什麼也都不是,那既然都不是,那為什麼要活在你我他呢?為什麼要活在你的限制的概念呢? 

         我用一個大家比較好懂的概念,你有時候聽我在講好像很簡單,但是事實上也很簡單;現在問題是你好像太輕忽,或是有點不太相信我講的話。你只要時時刻刻不斷地認識你自己,朝心去認識,那我就可以這麼跟你說,不中亦不遠,為什麼?因為你一直朝這個方向,雖然你現在一時間沒有辦法去認識它,但是你是朝這個方向去認識它;而不是拋棄這個方向,而往你心所創造的世界的方向去,而是你直接想要去回歸心的本源去認識。也就是說你二六時中,你日常生活當中,你只是不斷地認識自己;這個不斷地認識自己,就是一種領悟;這個不斷地認識自己,其實就是一種修行;這個不斷地認識自己,就是一種常觀已心。但這樣的道理我講過,但是願意這樣做的人好像不多,那為什麼不多呢?因為大家還是繼續胡思亂想,還是自己很多的想法啦!那麼多想法當中,就會讓你產生前面都是十字路口,所以你永遠在十字路口徘徊,因為你始終不知道走哪一條路,我也不蓋你,你始終不懂。沒有哪一條路啦!就是這一條路啦!反正諸佛唯傳此心而已啦!所以朝向你的心這個方向,是不會錯的,你不用懷疑。我常常在上課跟你講說,你不要懷疑,因為你有懷疑,所以你才不願意這樣做,因為你常在懷疑。那這個概念會了嗎?會嗎? 

          你們總是在聽我的課,好像在看天邊的彩虹,看得到抓不到,然後拿樓梯要爬,也不知道要往哪裡爬,這樣對不對?來,不會的,請問,快一點!「師父說一切都是空,但是因果不空,因果不空的話,一切算是空嗎?」因果的本質也是空,但是因果的現象還是會呈現,但是假設你誤解了,你可能會不相信因果,這樣反而會墜入無間地獄,你懂我意思嗎?你現在心情比較愉快,你晚上還是要睡覺啦!你晚上那個睡覺是事實嘛!對不對?這樣懂我意思嗎?你懂了真理了,你還是會往生啦!知道嗎?你今天晚上懂了,你明天還是要繼續過啦!這樣對不對?不要把它想得那麼複雜,這樣懂我意思嗎?也就是啊我今天懂了,懂了之後未來的人生還是要過啊!然後未來的人生是指什麼?是指無窮的生命,懂嗎?不是說這一輩子而已啦!是無窮的生命啦!懂嗎?所以大家不要度數那麼深,近視那麼重啦!都沒辦法看得遠一點,我們的生命是無窮盡的。「師父,無窮盡,那為什麼是空」。你家的時鐘是不是無窮盡在走?「對啊!」那空不空,不空它能走嗎?時鐘這樣是不是無窮盡,你活著它也是那樣走,你往生它也是那樣走,你說它空不空?你領悟到了嗎?所以看時鐘也會開悟,你知道嗎?不空就不能變通。為什麼?一定是真空才能生妙有,假設不是真空,那妙有就生不起來,懂嗎?為什麼呢?它塞住了啦!怎麼生得起來? 

         所以有的概念就是自己要不斷地體會,假設你沒有不斷不斷地體會,對啊!你聽課是結緣,這個體會就是說你要不斷地思維,你要不斷地觀察,它一定是要透過觀察、透過思維,但是我講到這裡你又跟我講說,師父思量即不中用,悟後思量就不中用啦!為什麼呢?因為我就懂了就不用思維了懂嗎?我已經懂了就不用思維,你還沒懂之前你還是要思維,懂了就懂了,不懂你還是要思維,比如說你現在覺得你有問題,你不是要思維嗎?因為還有問題嘛!你不是要去思維嗎?思維說這樣的道理,我覺得怪怪的,哪裡怪怪的去思維嘛!這個就是代表說你還是不能夠通達,所以你還是有障礙,所以你應該去思維。「師父,當時教我們用思維去止息妄想」。我是說不懂的人,你還沒悟之前是可以思維啦!你可以思維你的妄想,哪一個妄想是你可以擁有的,無論哪一個都是妄想,你要好好思維啊!你思維到有一天甘願了就好了。「師父,我就是不知道什麼叫甘願」。我怎麼知道對不對?因為那是你的心,我怎麼知道?我怎麼知道你的心什麼時候才能夠放過自己,你的心什麼時候才證明說,我所起的念頭,沒有一個念頭抓得住的,我怎麼知道你的心什麼時候才能夠證明呀!你知道沒證明啊!知道,「就是每一天都在證明啊!那還是想啊!」我每天都知道它是石頭,我還每天都想吃它,會嗎?會不會啦!它雖然是石頭,但是它明明就是飯,所以我每天都想吃它,那這樣也比較有道理,我也知道它是石頭,我還每天都想吃它,你真是的又不是吃銅吃鐵,知道了嗎?我已經確定它是白蛇,它不是白娘娘,那我還會每天抱著它睡覺嗎?會嗎?它就是白蛇,你會抱著它睡嗎?我如果是許仙,我確定它是白蛇,我會跟它睡覺嗎?會不會啦?不會,有沒有簡單?你們都說確定,我確定愛情就是毒蛇,失戀就談愛情,你確定愛情就是毒蛇,那不是講得很奇怪嗎?對不對?我應該講我確定愛情就是蜂蜜,所以我失戀一定就再繼續吃蜂蜜,那樣才對,你們講話也才比較符合邏輯,你還跟我講確定,看了這麼清楚了,他自然就不是壓抑嘛!他看到了,看到了就看到,那不是壓抑嘛!就好像說什麼,師父我每次看到大便,我就很喜歡吃,你會那麼說嗎?師父我確定它是大便,那一樣的道理,當我確定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的,這樣你還會著相啊!那是不可能的,這樣對不對?那樣有沒有確定啦!是有還是沒有?沒有啦!確定哪有確定,那是佛祖說的不是我說的。 

         所以我講的悟,就是一種你確定了,你認識了那它就是這個樣子,它這個樣子不就好了嗎?接下來不就好了嗎?還有什麼動作嗎?就沒有啦!就像人家密勒日巴,他確定世間這些東西都是虛妄的,所以他連財產也可以不要啊!送給他的姑姑啊!然後他確定之後,他就一個人在深山這樣苦修啊!他甚至包括吃、包括穿、包括住,當一個人確定到這種程度的時候,那個就是真的確定了,他不是嘴巴說一說。像我們所說,哎呀!對啊!世間都是虛妄的了,然後我一個人在山上坐禪,每次想到的還是披薩,然後還想到說,我那一幢房子不知道值多少錢,我們就是這樣,我們就是這種人嘛!雖然確定,但是還是常在想這樣的事情,你哪裡有確定?所以我們自己的心,自己會不懂嗎? 

         就像我剛才所講的那一句話,你確定所有的眾生都在成就你,你知道你確定這個概念,你會怎麼樣嗎?你確定這個概念之後,你的嗔心就永不再生,你知道嗎?當所有的人都在成就我,我怎麼去生嗔恨的心生起來,我生得起來嗎?我生不起來,是啊!那是你修出來的嗎?我們一般人是什麼觀念,你知道嗎?哎呀!眾生無知,眾生不懂啊!眾生業障深重啦!眾生可憐啦!我不要跟他計較啦!我應該寬恕他啦!我應該原諒他啦!你如果這樣想,就已經不錯了,對不對?我應該寬恕他,我應該原諒他,這樣的角度跟我剛才所講的,那個角度是完全不太一樣。任何的一個概念,其實都可以讓你契入,不是只有什麼概念,你對那個概念百分之一百地通透,其實都會影響到你很多種概念,也會一併地破除。為什麼?你突然之間沒有障礙了,沒有障礙好不好修行?哎呀!就好修行啦!為什麼呢?沒有嗔恨也氣不起來,好不好修行?當然好修行,為什麼呢?因為心中就很柔軟、很祥和、很慈悲,因為你再也不跟世間敵對,這樣怎麼不好修行呢?這樣要修行要開悟,一下子就開悟了啦!現在就是說你對這樣的道理,你沒有百分之百確認懂它,懂它當下所有的恩怨,一筆勾銷一筆就勾銷,為什麼?因為你誤會,你誤會你所有的恩人,你誤會你所有的貴人。他是恩人、他是貴人、不是你的冤親、他也不是你的債主、他也不是你的仇人,都不是啦!所以諸佛菩薩慈悲,就像你們今天,是來成就我的,你知道嗎?你們是佛菩薩化身,只是你忘記了,知道嗎?你是千百億化身來,是你們在度我,知道嗎?所以對這樣的概念,不斷不斷地去認識。 

         「不可以心更求於心,不可以佛更求於佛,」我特別強調那三個字「不可以」,你們都是什麼可以,你們都是想知道嗎?你們想什麼?你們想用你的心去求那個心、你們都想用你這一尊佛再去求個佛、你們都想用這個法再去求更多的法,「不可以」這是什麼意思?你們常聽到一句話,要離開一切心意識、要離開一切的語言、一切的文字,這叫做不可思、不可議的狀態,這個就叫做「不可以」。這樣講是不是有講跟沒講一樣,那這樣到底是要怎麼學啦!佛用一個角度來跟你解釋,為什麼不可以以心更求於心呢?你現在沒有心嗎?有沒有啦?「有」。你需要再求個真心嗎?要不要啦?「不用」。你本來就是佛,「人之初,性本善」你本來就是佛,你知道嗎?你本來就是本善,只是你忘記了、只是你受污染了,對不對?你本善你本來是佛,但是你就是不承認,所以你想再去以佛更求於佛,黃蘗禪師告訴你不可以,不可以的意思是,你要認識你本來這一尊佛,知道嗎? 

         你本來是佛,因為你忘記了、因為你被污染了、因為你遺忘了,只是這個樣子而已,沒有其他只是這個樣子。一張白紙被污染了,請問一下,那一張白紙它想恢復它自己,也是本來的白紙,有沒有比它本來的白紙更白,有還是沒有?有那個比它原來的白紙更白嗎?有那一回事嗎?只是恢復它本來嘛!它本來的白色嘛!我們只是恢復而已,你如果覺得講起來,其實是很簡單,就是怎麼樣,好我從今天開始,不再被污染了,為什麼不再被污染?因為本來就污染不得,污染即不得啦!知道嗎?本來就沒辦法污染我,你要去確認這個概念。 

         「不可以法更求於法。」很多禪者去向禪師求法,常常問說什麼是佛法?禪師常常會講說,我這裡沒有佛法,為什麼會這麼說?你的心就是法啦!心外無法,法外無心;即心即法,即法即心,《妙法蓮華經》妙是心妙,法是心法,會了嗎?所以我們一天到晚在打妄想,打什麼妄想?想要去求心、想要去求佛,還想要去求法,這都是妄想,你為什麼要起這樣的妄想?那如果你講說那我不求心、不求佛、不求法,那我怎麼學?你會不會有這個疑惑呢?疑惑什麼?「想要抓東西啊!我也知道說這個都是妄心啊!就像師父講的這些,沒有什麼好污染的,可是我們為什麼那麼多人,在那邊想那麼久還是不明白,本來就沒有那個心啊!沒有一個法可以求啊!沒有一個佛可以求啊!我們都知道,但是為什麼我們做不到」。你現在在講我們做不到,是不是你的心呀!「我們就不承認我們自己是佛」。是,這樣的心。「我們不敢說去承認我們本來是佛」。所以不承認自己是佛,是不是也一種心?「我也承認自己是佛啊!」但是你承認佛,是不是也是一種心?「是」。是哦!所以這些心都止息,看看會什麼狀態?「一切無心啊!也什麼好求的,求也求不到」。心都不抓,會是什麼狀態?「什麼都不可得」。沒有啦!你今天來聽的課,聽了那麼久或是你去修行。「禪的立場是講說無心無境」。沒有禪也沒有淨,你怎麼這麼多此一舉?我現在的意思是說,你現在講的心是你的心?這些心念止息了,看看會怎麼樣?你講老半天你就是不肯止息,你有看到嗎?「沒有」。你剛才有沒有在講話?「有」。那些話是不是心在講的?「對」。這樣有沒有止息?「沒有」。這樣看到了嗎?甘願了沒有啦?「我就是沒辦法甘願」。沒辦法的心亦是要止息。「不是說不願意」。我們不不願意也是要止息。「想啊!」。不管你用任何的理由都要止息,你看它會怎麼樣?你不要一直坐在那裡自己一直念,念一輩子也不累,你就不要念當你完全都不念的時候,你看它會怎麼樣,就在說不念的時候,你突然就會懂,哎呀!什麼叫無心。

閱讀 578 次數 最後修改於 週二, 12 七月 2016 07:36
DMC Firewall is a Joomla Security exten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