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日, 01 十月 2017 21:04

傳心法要講記-111

作者  釋達觀/講述 無念齋/整理

20170626034302764

問:「如何是道?如何修行?」師云:「道是何物,汝欲修行?」問:「諸方宗師相承,參禪學道如何?」師云:「引接鈍根人語,未可依憑。」

  我們上個禮拜只談這一句話,今天還是從這一句話開始來談。上個禮拜有談到說一般禪宗接引眾生的方式不外乎那幾種。我們談這個公案很重要,如果你真懂,真的會就可以大徹大悟了。其實自己要把握那個當下,不要用以前讀書的概念在讀佛法,也不要以那個認識的作用、那種知識的推理來了解佛法,佛法不是這種概念,佛法是打破你心中種種的成見、打破你所有的模式,你才有機會悟道。

  舉個簡單的例子,比如說你是個很自卑的人來聽佛法,因為你的自卑障礙著你聽佛法,所以你不會悟道;如果你是很自傲的人來聽佛法,傲慢障礙著你,你也不會悟道;如果你是一個不想開悟的心態來聽佛法,你也不會悟道。原則上是在聽佛法的當下,你內在就有妄想、就有執著,有沒有看到?你內在的妄想執著已經把你鎖住了,所以佛法你聽不進去。一個學佛法的人,假設你要悟道,如果你沒有辦法察覺到這一種陷阱,你是悟不了道的。

  這個是你的心(一個空白圓圈),你的心有問題嗎?你的心沒有問題,你的心一點問題都沒有,你的心本來狀態是沒有問題的,但是現在問題是什麼?現在問題是你把你的心當成什麼?我舉個很簡單的概念,以佛法的概念這叫做摩尼珠(空白的圓圈)。我現在用水晶球來做譬喻,水晶球它是透明的,它是無形、無相對不對?但是如果你用青色的光去照水晶球,那你就會誤以為水晶球是什麼色的?青色的。你用黃色的光來照水晶球,你就誤以為水晶球就是什麼色的?是黃色的。你用紅色的來照你就以為它是紅色的;你用白色的來照你就以為它是白色的。青色青光、黃色黃光、白色白光,那是真正心的光嗎?不是!心無形無相,心不是青黃赤白。但是我們現在的狀態是我們認為的概念,就像你聽課聽到的佛法。假如說,你的妄想是青色的,你聽到的佛法一定是青色的,這個就是你的障礙、你的知見、你的妄想、你的執著、你的成見、你的意識型態。所以學佛法讀佛法、參禪打坐,首先要看到是我內心的障礙呀!所以這個摩尼珠沒有這些顏色,同理可證,你的心本來沒有束縛,問題是你現在是有束縛,你現在是一個自在的人請舉手,我當成沒看見就好(有人舉手),你不是自在是厚臉皮。所以心沒有束縛,是你生起束縛的概念。

  你現在用什麼心態來學佛法?你現在在聽課,你的內在事實上是束縛的。你來聽課是想要來學解開這個束縛對不對?所以你來學什麼?你來學解脫。這樣學習本身是不對的,看懂嗎?這個束縛是妄想,這個解脫也是妄想,這樣你有看到了嗎?其實這兩個都是妄想(解、縛),你知道嗎?那你今天為什麼來聽課?說不定你有心事,你內在很苦(苦),所以你現在要來這邊聽佛法,聽一聽你可以比較快樂(樂),這個概念本身還是妄想。以妄想的心來聽佛法還是妄想,以妄想的心來修行還是妄想。這個心本來沒有眾生的概念(眾生),但是你妄起眾生的概念,所以你想要來成佛(佛)。同學剛才就問我這個問題,這個還是妄想,你看到了嗎?你現在有個很強烈的概念,什麼概念?你有一個「我」來這邊聽課,你希望能聽到「無我」,這個還是妄想,你們有沒有看到這可怕的陷阱,看到了嗎?你過去的修行,有沒有離開這個陷阱?你從來沒有離開這個陷阱,我不蓋你。

  今天不是你要問我一個問題,你不要無端起知見,不要無端問我一個問題(問),希望我回答你(答),不要這個樣子。我們生命有限,這個問題是你的妄想,你以妄想的心,想要師父告訴你答案。我已經講過很多遍,如果你問的問題我詳細告訴你,每個人能開悟,我們這一班實驗了二十年,成功的人舉手,沒有一個人成功的。所以你不要用你的想法,希望我告訴你答案,詳細講給你聽。我自認,我已經很細膩的跟你講了很久,但是我有察覺到,佛法這樣沒有辦法突破。首先,你們要自己認識,如果你們沒有認識的話,你會覺得師父現在好像比較不熱情,不太願意苦口婆心的詳細跟我們解說。不是,你不要誤會我;而是說,我這樣跟你講沒有用,佛法不是這樣學的。

  我記得,我們禪心學苑網站剛成立的時候,我有開放問答。有一個美國的朋友,他直接問我十五個問題,一口氣問我十五個問題。我只有跟他回答幾個字,我說佛法不是這樣學的,我不知道他聽懂還是聽不懂。我任何一個問題都沒回答,因為這不是知識,知識沒有辦法打破你的妄想執著;妄想執著要能打破,是因為你的覺醒。你覺醒到什麼,你覺醒到你現所有的想法都是妄想,這叫做覺醒。你有這樣的認知嗎?不管你現在在想什麼,你的想法全部都是妄想,你應該一次就看清楚,要百分之百承認「你所有的想法都是妄想」,要百分之百的看到;你沒有看到,你是沒有辦法直接談這個東西。

  黃檗禪師就直接跟你談這個問題,其他的東西都不想跟你談,但是問題是所有人在問東西,偏偏都是圍著這一層在繞(苦、樂,眾生、佛,解、縛,我、無我),有沒有都是在這一層在繞?在這一層在問佛法,這樣問不是不可以啦!初學者可以啦!但是你學了一段時間,經過了三年、五年、七年、十年,如果你還沒有辦法真正的突破,你就要思考到底那裡錯了?因為你們不是初學者,你們也不是小學生,今天有機會直接聽到一佛乘,直接聽到頓教法門,你應該要有所突破。你要切記,你不要停留在這個(苦、樂,眾生、佛,解、縛,我、無我)的概念聽課。

  我剛才做一個譬喻,什麼譬喻?我說有一個人跌倒,他躺在地上,我從他旁邊走過去,他看到我,問我說:「師父,我如何才能夠爬起來?」我不敢說「我慈悲為懷」,只是我好為人師,所以他有問,我就必答,我就跟他講說:「你就手撐著,彎一下就起來了。」他說:「師父,我做不到。」他又問我說:「師父,怎麼爬起來?」我就說:「如果你手沒有力,那膝蓋有力,你就用跪姿的方式就爬起來了。」他又說:「師父,我膝蓋也沒有能力。」所以我又苦口婆心跟他講說:「那不然這個樣子,不然我手伸出來,你也手伸出來,我把你拉上來。」他說:「師父,我的手沒有勇氣伸出來。」你知道,我在回答什麼嗎?你跌倒在地上,你真的需要問人家,怎麼爬起來嗎?關鍵、重點在哪裡?是你「要不要爬起來」,但是你一直問我說「怎麼爬起來」,你們學佛法就是這種模式。你們有沒有察覺到,是你們自己不肯爬起來,真正的關鍵是在這裡地方,如果你承認了,你才會有救;如果你不承認,沒有辦法,那你就永遠趴在地上。反正現在夏天地上也很涼,你就繼續趴著,就像一個小孩子在鬧情緒一樣。

  現在可以很清楚看得到,「我們的心在起妄想」,你有沒有看到,你整天都在起妄想?「有」。你從什麼時候開始起妄想?假設從此生開始說,自從你出生那一剎那,你的妄想就沒有斷過。你不是說心情不好才有妄想,心情好你就沒有妄想,或是說今天心情比較平靜,你就沒有妄想。我告訴你,從你一出生一直到今天,你的妄想從來沒有斷過,你時時刻刻就是活在妄想中,可不可怕?太可怕了!一個人不能百分之百看到「就是這個樣子!」坦白說,他根本沒有辦法察覺到心。初學者都聽過一句話,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開悟的時候講過一句話:「奇哉!奇哉!大地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不能證得。」這一句話我們這班的同學,早就知道了,但是你知道這一句話,並不代表你知道「你時時刻刻都在打妄想」,因為你不見得承認。如果你承認「你時時刻刻在打妄想」,你須要問我妄想中的事嗎?需要嗎?需不需要?你承認你在打妄想,你又把你的妄想來問我,那你是當我是瘋子嗎?你裝瘋子,我裝傻子。你承認那是你的妄想,你根本不用問我?為什麼?因為那是妄想嘛!對不對?你怎麼問我,也不能解決你的問題,因為那叫做妄想。縱使滿足你的妄想,還是妄想,不就是這個樣子嗎?所以呢,你要一開始,就知道這個答案。

  問:「如何是道?如何修行?」我們看經文,我們還是從頭說,裴休宰相問黃檗禪師說:「如何是道?如何修行?」你覺得以裴休的程度,他知不知道什麼叫做道?他應該知道,他只是要再確認,這樣對不對?他只是要再確認說「師父我所問的道,這樣的知見,到底正不正確?」所以他問兩個問題,他說:「什麼叫做道?我該怎麼去修行?」但是黃檗禪師有沒有回答什麼是道?黃檗禪師偏偏不這樣回答他,你看黃檗禪師怎麼回答?

  「師云:道是何物,汝欲修行?」你看,他有沒有回答他?你說他沒有回答他,有沒有回答?他有回答。這樣你們能了解了嗎?道是何物?我講過的不要講。學生答:「生活」。生活與倫理耶,生活。道是何物?學生答:「道不是東西」。道不是東西,請你慈悲開示是什麼?你講不是東西,那道是何物?學生答:「自然是道」。你是外道吧!你讀道德經的。學生答:「道是無形無相」。都在盜版。道是何物?換你問我:「師父,道是何物?」(師父起來,把黑板的苦、樂、眾生、佛、解、縛、我、無我,皆擦掉,留下一個空白的圓圈。)懂了嗎?不然我剛剛開場白是白說了,我開場白就在講這個(師父手指在黑板的一個空白的圓圈上),道就是實相、道就是本心、道就是如來、道就是真如、道就是法界,同樣談那個東西,只是有不同的名字、不同的名詞,只是這樣子,這個叫做道。所以你今天要知道實相,要了解真理,要好好的了解,你不了解,所做都是盲修。你不知,「道」為何物?那你一定會走偏、一定會走邪、一定會繞遠路、一定沒有辦法契入根本、你一定在枝末打轉,或是說你一定是心外求法,或是你一定是著相求菩提,不蓋你,一定是這種狀態。黃檗禪師他沒有講,我比較雞婆,我替他講。

  好,那你注意了,道是何物?道就是實相,實相無相,無不相,實相非空,非有。所以實相的東西,假設你明白,你悟道,這就叫做悟,一切入,就叫做悟。這就是禪宗所講的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直接跟你談這個,就是這個。所以佛佛唯傳本體,師師密付本心,達摩來中國唯傳一心,《法華經》所講的唯傳一乘,一乘就是一法,一法就是一心,講穿了就是談這個。今天迷,迷在哪裡?今天迷在,你把妄心當真心;今天迷在,活在妄心當中,只要是活在妄心當中,你一定是苦不堪言。妄心一定是相對的世界,一定是相對的概念,妄心一定是陰陽相對。只要是妄心的人,就一直活在二元對立的世界,你一定會有矛盾,你一定會痛苦。然後你一定會產生一種疑惑跟猶豫,因為你要抉擇,你一定要抉擇兩邊中的一邊,因為那是妄心,妄心一定是這種狀態。真心不是這一種狀態,真心就是實相,一切法畢竟空寂,你說它有什麼?畢竟空寂。真心生個善念(善),這一念當下就是空;真心生一個惡念(惡),這個一念當下就是空;真心產生一個煩惱(煩惱),這個煩惱當下就是空;真心產生一個菩提(菩提),這個菩提當下就是空。所以真心可不可以起妙用?可以。

  一個開悟的人,他遇到任何的境界他會反應,他也會起作用,但是他所有的反應、所有的作用、所有的應對、所有的進退,完全當下就是無住生心、生心無住,當下就是畢竟空寂,沒有很複雜的概念,當下就是這個樣子。所以不管他起什麼心都無礙。開悟的人也會讚美人,開悟的人也會罵人,知道嗎?會不會罵人?會罵人。你會說他妙用無窮,妙用無窮在哪裡妙用無窮?因為他一塵不染,他知道諸法畢竟空寂,所以不管他起什麼作用,他毫不留情,他不會住在那裡。

  今天你問我說:「師父,接下來我要怎麼修行?」不是怎麼修行啦!而是說你知道了真相,或是說你真的悟了真相,已經悟到了諸法的實相,悟到了實相,就是你的正見,從今之後,依這個正見生活,夠簡單了吧!(悟實相→正見→生活)這樣講完了,會了嗎?有沒有什麼法?沒有!那你說今天有煩惱、有苦,因為想開悟、想成佛、想成為菩薩,但是沒有能力!我告訴你,那個都叫做邪見,什麼叫做邪見?只要不懂實相,就是邪見。注意聽哦!簡單這麼講,你沒有開悟,其實就是邪見。所以在達摩祖師的破相論,他說一個沒有見性的人,其實不論是念佛、誦經、拜佛,做這些事情都跟他開悟不相干。

  「請問師父,正見跟中道是一樣嗎?」正見跟中道是一樣的,中道跟真如是一樣的,要不要我再念,不用這麼囉嗦啦!說你這個人有正見,那就是實相,這就是真正的正見。你說這個人悟到了實相,或是說你們還沒悟到實相,但是我已經知道實相,注意聽喔!既然你已經知道實相,你就不要打妄想,可以嗎?你只要一打妄想,那個知道實相,馬上就破功了嘛!這個厲不厲害?很厲害,為什麼很厲害?因為它一點空間都沒有可以讓你打妄想。既然你已經知道實相,你又跑來跟我哭訴,說你有很多的苦惱,你又跑來跟我講是非,你又跑來跟我告狀,這樣的人說知道實相,說得過去嗎?你根本沒辦法說你知道實相。有時候,我跟同學講說你在幹嘛?你談的太遠了吧!實相是什麼?你現在所講的不是實相,完全不是實相,但是你聽實相的課,已經聽這麼久了,你還不知道,你講的都不是實相。你說:「師父,我以前沒有聽過,我從《傳心法要》開始聽。」從《傳心法要》開始聽,也超過一百堂課了,人家六祖只是上過一堂。這樣會了嗎?這個就是一佛乘、這個就是頓教。

  你說他要怎麼修?他不是怎麼修啦!他就按照正見生活就好了,不是怎麼修,二十四小時都不可以離開正見。如果你這個人二十四小時都沒有離開正見,你三天不開悟才有鬼。如果你有這樣的經驗,會不會開悟?你一定是個開悟的人,一般人沒辦法,對不對?這樣有沒有一了百了?這樣你有什問題?接下來,還有什麼問題?接下來,你還會問我一個問題說:「死後會去哪裡?」學生答:「我還沒死,所以不知道會去哪裡。」換你問我這個問題:「師父,請問你死後會去哪裡?」你問這個問題是正見嗎?我就是故意要問你,你問這個問題是正見嗎?一切法當下畢竟空寂,還在問後面的事情,這是什麼?這個就是一種有形有相的問題思考,不管你未來想要怎麼樣,那個都叫做著相求菩提。有什麼東西是怎麼樣的嗎?我不是說未來沒有,如果你這樣的理解就錯誤了,未來如果是沒有,那不叫斷滅嗎?對不對?而是說我已經知道實相,我現在知道了實相。請問一下,經過一百年之後,我對實相知道還是不知道?知道什麼?我一百年後知道什麼?一切法畢竟空寂,我會煩惱一百年後的事情嗎?不管是一百年還是一億年,都是畢竟空寂,所以我會擔心它嗎?我不是說沒有它,我是說我再也不用擔心它,我擔心它幹嘛?你們聽得懂就要經得起考驗,你們聽得懂就要經得起我嚴刑拷打,我用各種問題來問你,你馬上就會起邪見,我不蓋你,聽起來好像很好懂。

  「請問師父,實相是不可說、不可思議?」你好好聽我講就好,你不要講、不要再問我實相。你講的都對啦,但是一點用都沒有,聽懂我意思嗎?這個人講的都對,但是一點用都沒有,那是什麼意思?那是嘴巴講知識,內在打妄想,所以一點用都沒有知道嗎?你不再打妄想,我相信我一看就知道,這個人已經不再打妄想了,所以你們想這樣修,你們就這樣在生活。如果說你覺得沒有辦法契入,沒有關係,那就按照你的方式修,只是我跟你講說你要明白實相,你要懂正見,你明白正見之後,你覺得你要修個有形有相,我也不反對啦!坦白說啦!我真的也不反對,為什麼?你的觀念正確,但是你有形有相慢慢修行,我不反對,我講真話,我不反對,但你的觀念要正確。

  談到這裡,如果裴休宰相知道,「道」就是這樣,如何修行,要不要問?不用問!很多的禪師,常告訴你說不用起觀照,你只要任心自在,只要隨緣度日,這個都是建立在知道實相的基礎上。因為他有這樣的正見,按照這的正見來生活,真是修行。注意聽哦!我加一個字,「真」是修行。舉個例子,比如說,我可不可以叫你是菩薩?但是你不是「真是菩薩」,對不對?我只能叫他菩薩,《金剛經》有沒有講說真是菩薩?有,那個真的是一個大徹大悟的人,他真是菩薩。一樣的道理,你悟道之後,按照實相來生活,真是修行,這一種人才是真是修行。我跟你講真的,你不悟道這一種的修行,只是當成一種助緣,幫助你悟到實相,注意聽哦!大部份的人,是借著修行的助緣,希望有一天能夠悟到實相。但是這樣修多久,說不定要一小劫、一中劫、一大劫,說不定要這麼久。

  禪宗,一開始就叫你契入實相,一開始就叫你識本心,沒有第二個概念。真正的根本核心一定要懂,如果不懂,你就一定要問,不要二十年來都似懂非懂,不要這種狀態。我不要似懂非懂的學生,我只要迷和悟的學生。迷,直接跟我坦白:「我迷」,這樣就好,不要似懂非懂;如果是悟,那就要經得起考驗,人家考一考你,其實就知道了。我現在講的考,不是用生活考你,只是用問答考你,就考不過了,我現在只是考口試,你就考不過了。就像你去參加公賣局、鐵路局的考試,口試過、筆試過,有時候還要背五十公斤跑來跑去,還要幾秒之內跑一圈,這樣才會過,不然筆試、口試都過,五十公斤背不起來,人家也不會用你。

  這樣有問題嗎?懂了嗎?我們這班同學,有沒有每個人,都會這麼清楚回答,悟到實相,依實相來生活,就這麼簡單。再看看你的腦袋,悟到實相,腦袋都是妄想執著,那這樣說得過去嗎?你在幹嘛?你現在苦,苦在哪裡?好像師父講的,你都聽得懂,但是你不否認,你內在都是妄想執著,所以你內在就很矛盾,我怎麼不知道。你真的懂了,你的妄想當下就要消失,你一定要相信那個公案,言下就一定大悟,不是說言下回去七天之後才大悟,哪有人這樣子?你有看過哪個公案這樣寫的?他言下大悟的意思是什麼?言下他明白了妄想執著,就在那一剎那,妄想消失了,因為根本不可能並存。懂哦?我可以繼續講下去嗎?那就代表懂哦!那既然是懂了,我後面也不用講。

  「師父,我有個妄想!」講的很好,有個妄想。「請問,要依正見來生活,可是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想念爸爸媽媽?」我比較想念你的新台幣,因為我以妄想來回答你,這樣公不公平?怎麼不公平?用妄想問,我就用妄想回答對不對?這樣才能夠滿足你所有的妄想,知道嗎?你貴姓啊?「我姓陳」。我爸爸也姓陳,我是姓王啦!但是我爸爸姓陳,你媽媽貴姓?「我媽媽姓陳」。所以你看我們在講實相,卻講到那邊去,你看看,平常你們會幹嘛?

  你要時時刻刻保持正見,你時時刻刻要跟實相相應,沒有徹底通透的人很困難。就好像說,你什麼時候可以二六時中,都看到「凡所有像皆是虛妄」?對一般人來講很困難,對不對?對一般人來講,他們的狀況剛好是一百八十度相反,二十四小時凡所有相都是真實的,一般人剛好是這種狀態。所以你雖然是這樣聽,但是你的腦袋能轉過來嗎?這個轉過來不是慢慢轉,是當下,啪一下,當下觸動我們的心,當下就消融我們的妄想執著,就是只有這一條路,沒有第二條路,你要開悟只有這一條路。我的意思就是說,不管你怎麼修,你要開悟,就是要從這邊悟道,不然你沒辦法悟啦!如果你已經悟道了,接下來說你有煩惱,那是說不通的。

  你看看有很多的公案,或是菩薩,他們有時候所講的煩惱,其實是方便說,這樣你了解嗎?你不要以為他們講真的,他是方便說給你聽,慈悲說給你聽,或是希望,能夠跟你好像是同一路人,這樣比較親切,只是這樣子而已。比如說你有煩惱,他說也有煩惱,他之所以講他有煩惱,只是要讓你覺得,你們兩個很親近,只是這樣而已。佛學有個名詞,叫做留惑潤生,這句話是方便說,不是真實義,因為無明不是真實的。所以不會故意留下一些的無明、一些的疑惑,不可能。悟到實相的人,馬上就知道,無明不是真實的,與其這樣說,不如說就是因為菩薩悲心。這樣講就好了,是菩薩悲心,所以他願意與你同在,你上刀山,他就投胎到刀山;你下地獄,他就投胎到地獄;你做牛,就變牛,這是菩薩大悲心。而不是說菩薩就是還有無明,所以才不能成佛,不要這麼說啦!

  所以從實相的角度,如果你真的懂,你也真的能夠悟得透,如果你現在沒有悟透,你也百分之百相信這樣的理論,你就時時刻刻學著這樣生活看看,就是用這樣的知見,用這樣的態度來生活,看看到底會怎麼樣?我保證你比以前更輕鬆,我保證你的心不會著急,為什麼不會著急?實相裡面有快跟慢嗎?有沒有?以實相的角度,你會趕快想去做佛祖嗎?你現在沒有實相嗎?有沒有實相?所以又何必很著急,趕快想要成佛呢?那你用這樣的態度來生活,你會不會說,這樣活著好像很不踏實?你會不會這樣活著,覺得說我按照實相來生活,不知道會不會往生極樂世界?你會不會這樣想?如果你知道實相,他有什麼煩惱嗎?他沒有這個煩惱嘛!娑婆極樂實相是什麼?當下就是實相,所以悟到實相的人,不愛上天堂、也不怕下地獄,悟實相的人就是這樣;不悟實相的人只要不下地獄,去那裡都好。

  所以你聽到這樣的道理,這樣的正見,我看你能夠停多久?看你會不會下課,馬上疑心就起、信心就不足、正見就馬上不見了,我還是老實修行。你看,他是老實修行,他把這個丟掉,說要老實修行,奇怪?那這樣的人不老實?你才不老實啦!我告訴你,就是因為你不老實,所以只要跳到游泳池裡面,就是要去抓游泳圈,就是看到有人從你旁邊游過,你就要去抓他的大腿;或是看到浮木,你的手就要趕快去抓浮木;不然就是想辦法腳一直踢一直踢,想要踢到岸邊扶著,你怕死。知道實相的人,當下就是蓮池海會,不是苦海無邊。

  所以《心經》就不斷的苦口婆心跟你講,五蘊畢竟空寂、六塵畢竟空寂、六識畢竟空寂、十二因緣畢竟空寂、四聖諦畢竟空寂、六波羅蜜畢竟空寂,《心經》從頭到尾都是這樣講的,能夠明白畢竟空寂的人,才能夠得自在,不然你不得自在。什麼叫做自在?自在就是上天堂、下地獄都自在,這才叫做自在;自在就是娑婆、極樂都自在,這叫做自在;自在就是當牛跟當人都一樣自在;自在就是生病跟健康一樣自在;自在就是被人家讚美跟毀謗,一樣自在;自在就是一個人或是一群人都自在;自在就是一切的榮耀跟一切的毀謗都在他身上,他也自在,這才叫做自在。而不是說我不要苦,我只要樂;我不要生病,我只要健康;我不要毀謗,我只要別人肯定,這樣的人不自在。你修行在修什麼?你在修自在嗎?自在不是修自在,而是悟了實相,自然不自在也得自在,實相就是如此啦!會了嗎?不要聽我講課,好像都很有道理,但是心中悶悶的,為什麼悶悶的?因為沒辦法反駁,所以悶悶的。

  「請問師父,我們的妄想習性和無明是一樣嗎?」你看你自己就知道了,無明跟習性關鍵都是在心,這樣對不對?還是心在做祟。問:「要能夠止息才能夠見到實相,不然無明習性很重,不見實相。」師父:「習氣當中有沒有實相?」問:「有實相,但是要止息啊!沒有止息,怎麼見實相?」師父:「哦!那怎麼止息?」問:「就是剛剛師父講的。」師父:「什麼剛剛?你講的,怎麼止息?」問:「就是遇到高興不高興都一樣。」不用啦!怎麼止息?知道實相,就止息,不然繼續再想吧!繼續再想,直到有一天,你已經百分之百確認了「我想什麼,都沒有意義」,你能夠這樣的話,才有機會止息。想做佛,你也止息不了啦!這樣知道嗎?要止息,就是這樣止息,反正你怎麼想,都沒有意義啦!坦白跟你講,怎麼想都沒有意義!你沒有一個想法是有意義的。比如說,我有一個想法想幫助人,有沒有意義?這樣會不會斷滅?「不會」。不會喔!現在換你問我。「師父,我想幫助人,有沒有意義?」你真想幫助別人,何必告訴我們?為善不欲人知,你幹嘛告訴我們!為善不欲人知,為什麼要讓全班同學都知道?「師父,我想行善」,這一種人對嗎?你想行善,讓別人知道很可恥,知道嗎?我們明明知道,行善不欲人知,但是偏偏有的人行善,要有意無意告訴別人,這一種人懂實相嗎?懂不懂?這一種人一定不懂實相。懂實相的人,實無一眾生可度,他會告訴別人嗎?懂實相的人,不會這麼說,會這樣說的人就不懂實相,不是行善錯,而是他的表現是妄想,這樣懂嗎?他在起妄想,不是說行善不對。我問你一個問題,吃飯對還是不對?吃飯不要打妄想啦!吃飯不要打妄想就是開悟的人,知道嗎?吃飯打妄想,就是迷的人啦!行善不要打妄想,但是要去做啦!懂嗎?靜靜的去做跟吃飯一樣啊!根本也不用問人家啊!

  所以這個中道的概念,這一種離一切相、行一切善的概念,你要很清楚,要拿捏的百分之百正確,不然隨便講都會有問題。我行善我不執著善,既然你不執著善,你幹嘛把善掛在嘴邊。注意聽!把善掛在嘴邊,這一種人有沒有著相布施?這一種人就是著相布施,但是他不一定知道他著相布施,為什麼?因為他總是認為自己沒有著相,他只是偷偷告訴幾個人,告訴一萬個人跟告訴一個人,全部都是著相,我管你跟幾個人講,這就是我們內在的心,你沒有察覺到,你就不悟哦!你就沒辦法悟。了解實相的問題是最重要的,因為這個問題只要是解決了,其實傳心法要就畢業了,不是只有傳心法要畢業而已,佛法就畢業了。早一點懂,全班可以早一點放假,可以嗎?放假讓你去環遊世界八十天,回來如果你還活著,我們無聊才上課。

  「問:諸方宗師相承,參禪學道如何?」如果你問,你可能會抓住一個問題不放,因為裴休問說:「如何是道?」黃檗禪師表面上沒有正面回答他,如果是我們,我們會不會抓著問題繼續問?會還是不會?會!但是裴休比較高竿,他是比我們高竿,他還是沒有離開那個問題,又提出他的質疑,就問黃檗禪師說:「諸方宗師」,這指的不是只有禪宗了解嗎?比如說,也有天台、也有賢首、也有淨土、 也有其他的宗派,不一定指的是禪宗啦!這樣了解嗎?所以說諸方宗師各有相承,也就是說每一個宗派,他們都有他們自己一套修行理論、次第、方法。比如說,學天台,就要學天台三大部,賢首宗就要好好去讀《華嚴經》,任何的宗派,包括任何的祖師大德相傳起來,都有一套理論跟方法啊!

  「師云:引接鈍根人語,未可依憑。」要注意這句話喔!黃檗禪師回答意思是說,沒有錯啦!各個宗派有他們自己的一套理論跟方法,也有告訴你什麼修行的次第,也有告訴你要勤修戒定慧,也有告訴你要先修止後修觀,接著止觀雙運,也有告訴你要從五停心觀開始修行,修行到最後才去修四念處,每一個宗派都有,他的理論跟方法,黃檗禪師沒有否認。但是他說了一個答案,這些方式、方法、理論都是在接引鈍根的人。注意聽哦!什麼叫做鈍根的人?就是著相啦!就是喜歡有形有相,有修有證,有個煩惱可斷,有個菩提可求,有個此岸有個彼岸,有種種的次第。有三界,接著出三界;有六道,如何離開六道,這些的概念都是從有的角度在說明。有沒有障礙?有!有沒有業障?有!有沒有業力?有!有沒有煩惱?有!有沒有罪過?有!都從這個角度在說明。既然是有,你們應該怎麼做?你們趕快消業障、增福慧、好好修行、懺悔,趕快…。因為你「有」,就用有的概念來回答,要不然怎麼度你?滿腦子都是「有」,那有一定跟有相應,有跟空不相應,知道嗎?所以有一定跟有相應。

  「師父,世間這麼苦!」有沒有苦?有苦。「師父,極樂是不是樂?」是。承認世間的苦,接著承認極樂的樂,所以要到極樂世界,這樣講都是接引鈍根的人。接引鈍根的人是跟他們結緣,讓他們上路,但是沒有辦法開悟。就跟你講的很清楚了,但得見彌陀,何愁不開悟?你到那邊再開悟啊!你覺得到那邊的悟,跟這邊的悟難道有不一樣嗎?所以有很多的修行人,如果看到這一段,氣不氣?氣死了,那也沒辦法,為什麼沒有辦法?大徹大悟的人,不怕人家毀謗,禪師也不是亂講話,禪師講的話,一定不可以違背佛講的話。佛已經告訴你唯有一佛乘,無二亦無三,為什麼會跟你講二講三,就是要接引鈍根的人嘛!不然怎麼辦?所以這些祖師的話,一定要跟佛的話相互輝映的。

  談到這裡希望你們回去,用正見生活看看。正見就是實相,實相就是一切法不可得,你還想怎麼樣?你只要有問題,就是可以得啦!不然你有什麼問題可以問我?悟到實相的人,不應該有什麼問題,如果你真的還有問題,你就應該這樣問:「師父,我已經悟到實相了,還是密語否?」意思說:「師父,你有沒有保留?還有什麼沒說的,都說給我聽。」密在汝邊,不用問我。

閱讀 57 次數
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