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五, 06 十月 2017 23:38

傳心法要講記-112

作者  釋達觀/講述 無念齋/整理

g5c

云:此既是引接鈍根人語,未審接上根人復說何法?師云:若是上根人,何處更就人? 師云:「若是上根人,何處更就人?覓他自己尚不可得,何況更別有法當情,不見教中云法法何狀。」

  現在還是繼續講公案。裴休問說,各方的宗師都有他們接引眾生的方式,也就是他們都有學佛的次第。就像藏傳有藏傳的教法、南傳有南傳的教法、漢傳有漢傳的教法、聲聞有聲聞的教法、緣覺有緣覺的教法、菩薩有菩薩的教法、一佛乘有一佛乘的教法、有教顯有教密、有教漸有教頓,中國比較有名的宗派,像禪宗、淨土宗、天台宗等到現在還很興盛,所以每一個人都有他自己的教法。現在不是裴休這樣問,而是我們現今學佛的人,幾乎都是這樣問,也就是說他們都有一套理論跟方法,幾乎都是有所次第循序漸進。裴休這樣問,所以黃檗禪師他就這樣回答。

  「云:此既是引接鈍根人語,未審接上根人復說何法?」裴休這樣問,如果以上這些都是接引鈍根的人,那麼接引上根利智的人,那是怎麼說法呢?

  「師云:若是上根人,何處更就人?覓他自己尚不可得,何況更別有法當情,不見教中云法法何狀。」黃檗禪師回答裴休的這段話很重要,這段是很重要的開示,要悟要從這段好好悟。我們先看前面這兩句話很重要的關鍵,黃檗禪師這樣回答說,真是上根的人是怎麼樣呢?「何處更就人?」這個「就人」,就是依靠別人,就是哪有依靠別人的事。上根利智的人,從不依靠別人,注意聽這句話,一個很獨立、很成材的孩子,幾乎從很年輕的時候就很獨立,有沒有依賴家庭?有沒有依靠家庭?幾乎沒有。以世間法就可以看到一些有成就的,他很早就很獨立。我們今天談佛法也是這個樣子,你有沒有看到你的心,也就是說你的心依不依賴人?依賴人的心正確嗎?那是你依賴你女朋友,還是你女朋友依賴你?互依講得很客觀,你不好意思說是你依賴他,互依我認同,因為迷的人就是彼此互相依賴,為什麼要彼此互相依賴?因為這樣比較溫暖。一個人很冷,所以互相依賴取暖知道嗎?假設我們內心有苦、我們難過,我們就是要找人聊一聊,其實這就是一種傾吐,這就是一種取暖。我們的內在為什麼是這種內在呢?難道我們的內在不能夠獨立嗎?我們一定要依賴別人嗎?覺得自己很堅強的舉手,還好你不敢舉手,你若是舉手我就把你剁掉,你表面上裝得很堅強,其實你內在很脆弱。小說也這樣寫,連續劇也這樣寫,你以後不管當作家,還是編劇還是當導演,你的劇本都是這樣寫,你不管寫哪一齣連續劇,不論是現代或是古裝的,不論是國內的還是國外的劇本,你都這樣寫:「這個男主角看起來很堅強,其實他的內在是很脆弱的。」不管甚麼劇本,你只要這樣寫就正確了。當然還有一種人,他外在是脆弱的,內在依舊是脆弱的;若他外在是脆弱的,但是他內在是堅強的,這種是開悟的人。我們一般人的內在很脆弱,為什麼這麼說?因為我們的內心很脆弱,經不起考驗、經不起打擊、經不起誘惑,所以我們的內在很脆弱,相當的脆弱,只要風吹草動你就低頭見牛羊。你說哪一個人心獨立的?哪一個人心真正堅強呢?禪宗就是在談這個,你的心夠堅定嗎?你的心充滿絕對的信心嗎?絕對的信心才能夠當下去承擔,才能即心即佛,是心作佛。脆弱的人都沒辦法,脆弱的人即心眾生,是心選擇當眾生。譬如說,你選擇是當照顧別人的人,還是被人家照顧的人?曾經有同學說,師父你很幸福。我說為什麼我很幸福?他說你看同學很護持你。我說你怎麼不想說,是我護持同學,你怎麼說同學(某一個)很護持我呢?你是用甚麼眼睛看到的,我知道你一定是用肉眼看,你看到他護持我的肚子,但是我卻護持他的心。這樣是誰在護持誰?有一同學最護持禪心學苑的網站,但是他沒有護持自己的心。方向要對,不用依賴別人,這一種叫做上根利智的人。

  大珠慧海禪師參江西馬祖
祖問曰:「從何處來?」
曰:「越州大雲寺來。」
祖曰:「來此擬須何事?」
曰:「來求佛法。」
祖曰:「自家寶藏不顧,拋家散走作什麼?我遮裏一物也無,求什麼佛法?」師遂禮拜
問曰:「阿那箇是慧海自家寶藏?」
祖曰:「即今問我者,是汝寶藏。一切具足,更無欠少,使用自在,何假向外求覓。」
師於言下自識本心,不由知覺。踊躍禮謝。

  這則公案大家雖然聽過,再重聽也沒有關係,為什麼我說沒有關係?譬如說《金剛經》誦過幾次?不計其數。再誦一遍有沒有關係?沒有關係。《金剛經》已經誦過不計其數,這個公案再聽第二次有關係嗎?現在不是你聽幾次,而是你能不能領悟,你能不能當下有所啟發,你能不能受益?只是說這次的公案是完整的寫出來,過去只是上課簡單講過而已。我們看這個公案,大珠慧海禪師就是有名的大珠和尚,他寫一本「頓悟入道要門論」,這本對學禪宗是一本很重要的論,這本論以後我們一定會教,說不定《傳心法要》講完之後,就會講這本論,因為大珠和尚告訴你怎麼頓悟。

  以前的人說跑江湖有沒有?那個「江」就是「江西馬祖」;那個「湖」指的就是「石頭希遷禪師」,就是參訪這兩位大善知識。大珠和尚去參訪馬祖道一禪師,「祖問曰:從何處來?」這個祖就是馬祖。馬祖問他說:「仁者,你從哪裡來?」曰:「越州大雲寺來。」這個大珠和尚回答有沒有打禪機?「沒有」。有時候,你們講話不要每句話都打禪機,你知道嗎?譬如說,以後我看到你,問吃飽了沒有?你會跟我講說:「師父有吃飽這件事嗎?」我就把你趕出去。有時候講正常話,你就不要亂打禪機,因為你這樣亂打禪機,很可恥知道嗎?好像到處跟人家講你是學禪。有時候要正面回答不要閃躲,但是你們現在有同學就這樣,我問東他就答西,我們同學就有人會這樣,是誰我不講,我保留你的自尊,我不講。

  大珠禪師說我是從越州,越州就是今天的浙江省,大雲寺來的。「祖曰:來此擬須何事?」都問得很直接,知道嗎?像有的人來到講堂,我都不好意思問他這麼直接。來講堂,就會問他說:「你從哪裡來啊?你學佛多久啦?」要跟他噓寒問暖,先泡紅茶,泡完紅茶之後,再泡熟茶,泡完熟茶之後,再泡高山茶,泡完高山茶之後,培養一定的感情基礎,才敢開口跟他聊天,說:「你已經來這邊騙吃騙喝一段時間,你來禪堂到底是甚麼目的?」結果一般都怎麼說,沒有事只是來看看師父而已。我又不是劉德華,你來看我幹嘛?剛才跟那個圓能法師在聊天,那個法師說,他想要跟人家講禪。我跟法師聊天說,其實沒有限定甚麼題目,也就是如果他沒有學佛,就慢慢跟他聊佛法;假設他學了佛,我們就跟他聊說他到底是學甚麼宗派或法門;假設他想學禪,才會跟他談,禪有很多種層次的問題。原則上是沒有限定要談甚麼,只是隨緣這樣談。但是你看這個公案,有沒有限定甚麼,他有沒有清楚為什麼而來?他們會來閒聊嗎?他們不會來閒聊,他們只會問最重要的事情,其它的事情是不會問的啦!

  就像說你們來請法,其實只有一個重點,如果今天沒有辦法解開你的疑問,有兩個因素,第一個因素就是師父自己也沒辦法告訴你答案;第二個因素就是你求法不心切。甚麼叫做求法心切,就是要懂,我懂才會回家,不然我來這裡幹嘛。請法不用每個月來一次,為什麼說不用每個月來一次,因為每個月來一次你也不懂,而是說你來就是要懂,才會結束。什麼叫「懂」?我今天來就是要問到懂,解開我的問題,除非師父被你問倒,不然的話,只要沒有解開我的問題,我就不回去。事實上,是你的內在沒有這種決心,其實當一個弟子的有這樣的決心,當師父的會很高興。假設一個學生這麼用心,當老師的會覺得很欣慰,甚至自古以來有很多的老師,自認他沒辦法教這個學生,他還會推薦這個學生去跟別人學,這真是好老師。我也很想推薦你到其他地方去學,但是你們第一關要先把我問倒,問倒就推薦你。

  所以你有沒有看到你的心,你今天在看一個公案,或是你今天在看一個經文,你要體悟,你真的都要去體悟「心」。我們在讀《傳心法要》,你要體悟黃檗禪師的心;我們在講《金剛經》,你要體悟到世尊的心;我們現在在看公案,你要體悟到馬祖禪師的心,還有大珠和尚求法的心,你有體會到嗎?直接以心印心,雖然沒有辦法心心相印,但是你要懂得那種的狀態。有人說師父你上課很投入,由於我的投入,所以變得很不莊嚴,在那邊喊啦,在那邊比手畫腳。人家法師上課都是不取於相,如如不動坐在那邊,哪有像我動來動去。不是我不莊嚴,因為我要讓你懂,我只是要讓你懂,我個人形象怎麼樣我不管,我只管說我有沒有百分之百的將我領悟到的、體悟到的告訴你,只是這樣。這是我的重點,其它的都不是我的重點,那是他家的事,我只管自家的事,我不管他家的事。

  馬祖直接問說,你來這裡想做甚麼?這個「擬」其實就是你的心,你的心到底想要做甚麼。我們常說無事不登三寶殿,你今天來就是有事,但是你有甚麼事呢?你是一個佛弟子,假設你不是為這件事而來,其實你就是不如法、不入流,你要為這件事而來,就這麼簡單。「曰:來求佛法。」裡面的「來求佛法」,有很多種層次,如果說一個沒有學佛的人,他進來禪心學苑說師父我想來這邊求佛法,他的意思是說我想來這邊學佛法。但是以慧海禪師的程度,他是來學佛法嗎?他不是來學佛法,他是來悟道的,他是求馬祖和尚慈悲開示,讓他能夠知道佛法的心要,佛法的真諦,讓他能夠明心見性,讓他能夠與實相相應,所以他求佛法是這個意思,不是像我們所講的意思那麼膚淺。

  你們問法,一般會這樣問嗎?你們常常在問我法的人,你們都怎麼問?你們都會問說:「師父,我最近頭很暈,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你們都這樣問。有的問題是應該問,但是你為什麼不問,因為你們心虛不敢問。為什麼心虛?因為你自己也知道,你只是客串的而已,你只是客串,所以你心虛。你不敢問,為什麼心虛,因為你知道你也沒在修行、沒在悟道、沒在參禪、沒有深入思維、沒有深入經藏,你還在流連這個世間,我有說錯嗎?有沒有說錯?這個問題甚麼時候才要問呢?甚麼時候才會心實呢?人甚麼時候要成功,其實是自己的事,當你一下定決心要成功,其實你就快接近成功。但是以頓悟的角度,其實當你下定決心的那一剎,那就是成功。就像《華嚴經》所講的,「初發心即成正覺」。今天不開悟,也就是說還是流連這個世間。我們知道佛法好不好?好!但是世間你也覺得很好,所以你才不能開悟。

  這個就是關鍵,這個東西不用問別人,問你自己,這叫做參,參自己,就是參說「我喜歡世間的甚麼?是名呢?是聞呢?是利呢?是養呢?是財呢?是色呢?那我喜歡的是甚麼呢?是事業呢?還是愛情呢?還是家庭呢?」這些東西,讓我們沒有辦法徹底的醒過來,我們知道它好,但是覺得其它東西也不錯,所以那個力道,沒有辦法一下子就到位。我們寧可拖拖拉拉,寧可慢慢吞吞,為什麼?因為我們還在留戀我們喜歡的東西,我們還是想要經歷,還是想要嘗試,我們還是想要再擁有,或是說我們希望把它拖更久一點。我們明明知道它是一場美夢,但是我甘願活在夢中久一點,內心就想說有一天,我一定會醒過來。現在還是繼續作夢,因為這個夢中好像還不錯,有一天會醒過來。你們有沒有這個投機取巧的心態,有沒有?有啦!怎麼會沒有,這種心態強不強烈?好強烈!

  講一個誇張的譬喻,你們現在要開悟很困難,你們就要等到下輩子投胎,出生的時候就是孤兒,沒有人疼沒有人要沒有人養,連去當乞丐都沒有人要施捨你,這樣才有可能開悟知道嗎?你們就生生世世輪迴,輪迴到那一世因緣成熟才開悟,甚麼叫因緣成熟?因為你的美夢都不見了,看到的都是惡夢,所以只要有人告訴你說這叫做夢,你就醒過來了。但是你現在都是美夢,所以敲鑼打鼓說這是夢,沒有人要理我,吃香的繼續吃香,喝辣的繼續喝辣,數錢的繼續數錢,抱美女的繼續抱美女,遇到帥哥繼續談戀愛,就是不願醒,為什麼?因為你現在的夢境太美、太順利、太好了,縱使有天堂只不過是如此,我怎麼會想醒。順境其實是害人的東西,障礙你開悟,你都不知道,所以我寧可選擇逆境,我也不要順境,因為我知道順境要開悟,幾乎不太可能,除非你叫做釋迦牟尼佛,釋迦牟尼佛是在順境開悟的。

  慧海禪師來求佛法,請祖師開示,「祖曰:自家寶藏不顧,拋家散走作什麼?我這裡一物也無,求什麼佛法?」以後你們問我,我就這樣說,你們還會來嗎?這有幾個重點,第一個重點叫「自家寶藏」,這個講的就是你的心,禪宗很直接了當,不那麼複雜,它只講心,不講甚麼真心、妄心,甚麼心、甚麼意、甚麼識,告訴你禪宗不講這個,但是你們研究教下,光是心你們就搞的老半天,一天到晚在研究心,研究到最後也不識本心。

  還有甚麼心?心就是心,所以「自家寶藏」就是你的心,不要去管任何概念,不要去管任何名相,「自家寶藏」就是心。我問你誰沒有心?這個世界甚麼東西最重要?生命是甚麼東西,是身體還是心?你不要講家人最重要,也不要說孩子先生太太最重要,也不要說眾生最重要,不要這麼吹牛。你談任何東西,還不是想要去滿足自己心的感覺,講一大堆大道理,就是要滿足內心的感覺而已,不管你講甚麼都一樣。所以「自家寶藏」這一句話是不誇張,有人認為黃金最重要,有人認為讚石最重要,這些都不及你的心最重要。一個人只要心不得清靜,縱使它擁有全世界也是孤獨;一個人心不平靜,他縱使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他也沒辦法真正快樂起來。你們有沒有幸福的家庭?一定有!你們有沒有穩定的工作?一定有!你們有不愁吃穿嗎?也一定有!但是你自在嗎?你快樂嗎?你幸福嗎?你內心平靜嗎?就是這麼奇怪,總是少那麼一點點點甚麼。為什麼總是少那麼一點點點甚麼?沒有人愛,所以找一個人來愛,愛了之後幸福嗎?好像不太幸福,為什麼不太幸福?應該是不夠,再找一個好了,那也不幸福。找三個就知道說,現在不是找幾個,從這個方向發展好像不對,因為不會得到幸福,因為找愈多心愈不平靜。你已經活一輩子已經活這麼久了,我現在講的不是胡說八道,我就是那樣的人。我講的都是我內在體會的,總是少那一點點甚麼。你們來上課,我總是感覺到好像少一點點甚麼,我喝口茶想一想,少一點點甚麼,是少甚麼,是人數不夠多,還是你們聽課不夠踴躍?我講的話有沒有講到你的內心,有還是沒有?你們也回應一下,給我一些溫暖,現在在吹冷氣很冷,現在是夏天,我就感覺到特別的冷,雖然逆境比較容易開悟,但是如果太苦也會墮落。所以人間好修行,上天堂也不好修行,下地獄也沒辦法修行,當人好修行,要好好的把握,知道嗎!現在所講的就是你的心,我相信你的內在一定能夠感受我在講甚麼,而且在座的很多人年紀都比我大,對生命的體悟經驗很深,不過你都沒有去察覺,總是少一點甚麼。因為你沒有找到自家寶藏,你沒有活在自心,所以你的內在總是覺得有所缺憾。你不能有充實的感覺,怎麼安住?

  第二個重點就是不顧,我們常常會看到事相的不顧。譬如說你怎麼沒有好好照顧家庭?你怎麼沒有好好照顧小孩呢?你怎麼沒有好好照顧這家公司呢?你怎麼沒有好好照顧這些植物呢?我們常常看到的都是事相的不顧,但是你沒有看到你不顧你的心。你們遺棄你們的心,你們可以遺棄我,你們也可以遺棄同學,但是你不可以遺棄你的心。我們的心在還沒有覺悟的時候,就像一個失怙的小孩,軟弱無助的小孩,如果我們遺棄他,他會很可憐,但是當我們開悟的時候,心就像一個大人,能夠如如不動,能夠豎立在天地之間,不被任何東西所撼動,那是大人的境界。你不顧你的心已經很久了,你真的沒有去照顧你的心很久很久很久,到底在幹嘛呢?在管甚麼?我們都在管政治,都在管一些身外的事情;很多人都在管別人的是非,活著唯一的話題就是聊別人的是非,不然活不下去,他這輩子沒有話題可聊,主題就是活著是為了聊是非,大學聯考就是出這樣的題目,因為他沒有照顧他的心。

  我現在問你們學佛法,照顧你們的心嗎?只有一天到晚在妄想說,死後要去哪裡。「學佛在管死後!」是哪一尊佛,哪一位菩薩,哪一位祖師這樣說的?學佛是跟你講要活在當下,不要管過去、現在與未來,只要活在當下。禪宗講一句術語站穩腳跟,管好你腳跟的事,幹嘛東看西看,你在看甚麼?你當下的心不管,現在學佛都學一些似是而非,對的與不對的全部絞在一起,你從心下手一定不會錯,我跟你保證一定不會錯。你甚麼時候要照顧你的心呢?隨時都在照顧。真的嗎?你有沒有查覺到自己,有時候不照顧自己的心。你剛才講說「我隨時都在照顧」,我就故意問你說,你有沒有察覺到你甚麼時候不照顧?你就跟我講說「有!」那不是馬上就漏氣了嗎?你有沒有覺得我是個很殘忍的師父?講話要如實知道嗎!不要把妄想當成照顧心。同學看護當多久了?當看護的很容易開悟,你知道嗎?都這麼會照顧別人、照顧病人,那應該很會照顧自己的心啊,怎麼不照顧呢?

  接著說「拋家散走作什麼?」最簡單的解釋就是說,你幹嘛離家出走?你拋棄了自家珍寶,跑來我這邊幹嘛?你的心你怎麼跑來問我,你心內的事,我怎麼替你解決,「安心」誰有辦法替你安呢?是你的心要散亂,是你的心要浮動,是你的心要動盪不安,你說是怎麼回事?就是狂心作祟。有的公案你自己看沒有感覺?我不知道你聽我講有沒有感覺?有人活在妄想,真的是活在妄想,真的是聽著很有感覺,為什麼?因為很喜歡被人家罵,所以很有感覺。

  「我這裡一物也無啊!求甚麼佛法?」這真是祖師大慈大悲,會聽話的人真的是很感動,真的是很感激。祖師一語道破「我這裡一物也無啊!」你的心在你的身上,別人可以給你甚麼嗎?你以為真的有個佛法可以給你嗎?那是方便說,因為你不懂,所以才創造假名跟你說,只是這樣而已,不是真的有個叫「佛法」的東西。所以祖師就講說,你來我這裡求甚麼佛法。他講這個話一定不是說,我這裡一物也沒有,求甚麼佛法。他一定不是這種口氣,你要體悟到馬祖道一的心,他講這個話一定是棒喝的口吻跟他講,你看我連口吻都講給你聽。講的人要投入,才知道說對方當時的心境是什麼心境?用甚麼表情,用甚麼口吻。但是現在學佛的人,能夠這樣的人真是太少,能夠這麼聽話,能夠諦聽的人太少,真正會聽法的人很少,所以有時候上課勉強說,下課隨緣說,勉強說隨緣說都聽不懂,那我就亂說,反正聽不懂我就亂說,不然你說要怎麼辦?因為認真說我血壓會飆高,那我只能夠談笑風聲隨便你,你們希望我這樣說嗎?希望還是不希望?如果你們不希望我這樣說,那就請你們好好地問,好好的諦聽,知道它真正的內涵是甚麼。馬祖和尚這樣開示,大珠和尚聽得懂還聽不懂?聽懂!你看「師遂禮拜」,頂禮,有沒有?有時候頂禮要恰當知道嗎?有時候我在忙,你真的不要跟我頂禮,或是有時候我在忙,你也不用故意向師父禮拜,但是該頂禮的時候你卻不頂禮,絕大部分的同學都是亂頂禮。甚麼叫亂頂禮?該頂禮不頂禮,不該頂禮一直頂禮。我就在上化妝室,你就不用進去說,師父阿彌陀佛,你喊一下我就上不出來,這還要一樣一樣教嗎?什麼情況之下要怎麼做,要懂得變通。真正的頂禮是,你問了法,談了法後,真的有所啟示,這種的頂禮其實最歡喜,懂嗎?因為人家也知道你懂,你領受,你能夠受持,這種最好。但是容易讓人家感動的機會很少,因為師父不厲害,講話讓你們都沒辦法感動,所以你們不會頂禮,這不是說師父喜歡人家跟他頂禮,而是說它是個回應,這樣了解嗎。

  繼續問,「問曰:阿那個是慧海自家寶藏?」那個「阿」有沒有意義?那個是沒有意義的。這個字是沒有意義的,很多禪宗的公案會用一個「阿」。現在注意看這個慧海禪師,他領受馬祖的開示,他接著問,哪一個是我慧海自家寶藏。你覺得慧海禪師還沒問之前不懂嗎?懂還是不懂?他還沒問之前他一定懂。他懂為什麼還要再問?我請教一個問題好不好?你認為你現在有沒有對佛法的道理百分之百的透徹了?那你甚麼時候才要問?這樣枝枝葉葉怎麼問?一下問樹葉,一下問樹枝,要問到什麼時候?尤其你已經沒有膽了,枝枝葉葉要問到甚麼時候?聽懂我這句話嗎?要問那個一問下去,懂了就懂了,不是問枝葉的問題。枝葉好像是這葉懂了,那葉不懂,你要問整體的問題,難得來,沒有問清楚就回去,不可惜嗎?還有多少機會可以問?慧海禪師他當然知道心,他來參馬祖之前一定有用功很久,他怎麼有可能不知道。他是要來確定,注意聽!確定說自己的領悟正不正確,只是要來確定領悟正不正確。從剛開始他們的對話,就沒有很複雜,一聽你就懂了對不對?所以很多人對這個公案,認為好像沒甚麼參考價值。就像你們不會遇到我跟我講說,阿師父請坐,師父我倒一杯茶給你,師父我將我的體悟如實的跟師父報告,看我所體悟的東西哪裡有差錯,請師父慈悲指點。曾經這樣跟我說的同學舉手,我很喜歡當你們的學生知道嗎?你們來當我老師好不好?我有很多問題想要問你們,你們每次看到我都沒問題,但是我自己卻有很多問題想要問你們。你學法自己就是沒有認真,沒有體悟,所以你才不敢這樣說。每次來上課,最好是戴口罩跟安全帽,這樣師父就不會問。不是怕師父問,而是你要主動跟師父講說,我的體悟這樣對還是不對?這樣的人很少,很少人願意這樣跟我說,那麼多同學其實就只有台北的蔡師兄,其實他的精神我就很佩服,很正確,他每次看到我就說師父,我將我的體悟跟師父報告看看,看看講的對不對?

  「祖曰:即今問我者是汝寶藏。」你聽他這樣講,你可能連理都不理,相不相信?馬祖禪師講這句話,你知道有多少人懷疑嗎?啊!這是真心嗎?這是妄心嗎?這是見聞覺知嗎?還是不離見聞覺知,這是心呢?還是意呢?還是識呢?讀書讀愈多的人,讀到頭暈就是這樣。那些佛學讀愈多的人,對這樣的話會懷疑,佛法讀愈深的人愈懷疑,你相信嗎?今天講的就是心,所以慧海禪師說,我的心在哪裡呢?馬祖就說能問話的,那個就是你的心,就這麼簡單。你能走路、你能說話、你能睡覺、你能散步、你能哭、你能笑、你能吵、你能鬧,那個就是你的心,就是這樣而已,相信嗎?需要再去拿佛法研究嗎?研究下去反而亂掉,有沒有亂掉,你讀太多的學理懂嗎?開始在哪邊爭辯,這個才不是本心,你知道有多少人都死在這裡嗎?佛法是要讓你損之又損,結果你讀愈多知識障礙,法執愈重,我慢愈重,疑心愈重,然後心扭曲,注意聽!直心是道場,就是這樣不用懷疑,想東想西在想甚麼?你們會懷疑嗎?還是不會懷疑了?你們現在看我的就是你們的心,你們現在不好意思的,也是你們的心,這樣對不對?會懷疑嗎?那你悟到甚麼?以後要怎麼樣?無心是道,說用心有點累。

  「一切具足,更無欠少,使用自在,何假向外求覓。」一切具足,你不用想那麼複雜,甚麼叫一切具足,知道嗎?你的心想甚麼就有甚麼,厲不厲害?有沒有女朋友?我現在教你回去想女朋友,一想就有,對不對?什麼不對,你躺著妄想就有,你要想誰當你女朋友,你只要一想,她就變成你女朋友了,這叫妄想,厲不厲害?厲害啊。能不能在天上飛?妄想可以,你只要一想你就在天上飛了,要飛過哪裡真是厲害。有沒有去過極樂世界?可以用想的知道嗎?只要一想七寶琉璃就出現,好好發揮你的想像力,它就呈現。沒有見過阿彌陀佛,只要一想祂就出現。所以那天有同學在聊天說,他去打佛七打到第七天,看到整個佛堂都是蓮花,他就問我說師父這甚麼情形?我說貧血,真的是貧血頭暈目眩,念七天佛竟然貧血,是因為睡不好,所以你不要覺得複雜。當然這個解釋可以從各個角度來看,一切具足是甚麼意思?就是一切法畢竟空寂,其實就是空。因為空才能夠升起一切的萬物,空沒有任何的缺失,沒有任何缺角,沒有少甚麼,所以叫做圓滿。因為一切沒辦法離開畢竟空寂,所以自家珍寶何需向外求,你何必來這邊向我求呢?如果你聽佛法聽太多的,講這個東西會感到沒有味道,感覺沒有講到甚麼,這樣而已。學佛學到最後真的是大頭病,就是這樣而已。

  「師於言下自識本心,不由知覺,踴躍禮謝。」開悟了,確認了,就是這個樣子不用懷疑,同時認識這個就是我的本心,這就是每個人的自家珍寶,從此疑惑盡消,未來要跟人家傳法,也是傳這個而已,不然傳甚麼?就是這個樣子,認識了不就好了嗎?不由知覺就是很自然的,很歡喜的。這個描述的是一種開悟的境界,所以直接跪地禮謝。你們覺得佛法這樣難嗎?認識心,你現在心還有哪裡不了解?沒有一個了解,就全部不要了解,一切法畢竟空寂,就全部不要了解,注意我這句話,任何的想法都不要了解,結束沒事,就這麼簡單。你自己要這樣反覆不休的折磨自己,我真的沒辦法。

閱讀 37 次數
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