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六, 04 十一月 2017 11:17

傳心法要講記-114

作者  釋達觀/講述 無念齋/整理

B3319128EC41F4AB3A8A0872DDEFE9B5141C009A size15 w375 h385

覓他自己尚不可得,何況更別有法當情,不見教中云法法何狀?云:若如此,則都不要求覓也。

  上個禮拜只談第一句話,就是「覓他自己尚不可得」。現在從下面這一句話開始來談,如果第一句話你懂了,但是現在上課不是說你懂了,而是說你要體悟啊!如果說你體悟了,其實下面這些問題,都沒有問題了。我們現在就是停留在知識上,比如說你知道說五蘊皆空、諸法無我、沒有一個永恆不變的東西,這個都是知識上的,問題是你現在要去體證啊!你不可以停留在知識上,因為知識上沒有力量,知識往往要透過實踐,然後自己去親證,你才會覺醒過來,要不然一般是沒有力量的。

  我們常會說:「知道,但是我沒有辦法做到。」我一直跟你們講一個概念,那是你們每一個人的事,你們的心情起伏不定,你們知道太多也沒有意義啊!然後你們自己容易被人家影響,容易被人家干擾,然後內在有種種的概念,你們知道所有的法義,也沒有意義啊!為什麼沒有意義?因為你還是凡夫一個,你現在如何去變成那樣的狀態,進入那一種的狀況,那就要靠你自己的決心,真的要靠你的決心啦!不靠你的決心,真是沒有辦法啦!這個決心當中,事實上是需要有悟性,一定要有悟性。如果說,你真的懂第一句話,其實下面的就不用談啦!

  黃檗禪師繼續跟裴修這麼說,如果連自己都不可得,那麼「何況更別有法當情」,這個「當情」的意思就是執著,也就是說你還有什麼東西,放在你心上在執著呢?你還有什麼東西呢?如果連這個所謂的「我」都破了,那麼怎麼還會有一個我有心事呢?或是我有煩惱呢?或是我有罣礙呢?這樣成立還是不成立?根本就不成立嘛!對不對?所以我說我執破了,你心中怎麼會有這些問題呢?你根本不會有這些問題啊!

  接著黃檗禪師再引經據典的說「不見教中」,教,就是經教,就是經典,你不是常常看到經典裡面所講的,什麼叫「法法何狀」,比如說經典常跟你講說「一切法畢竟空寂」,或是說「諸法空相」,或是說「如夢幻泡影」,或是說「心如工畫師」,他一直在告訴你,他一直在告訴你什麼?他一直在告訴你說,這些東西都是緣起如幻的,一切法都沒有永恆,所以一切法都不可得,所以一切法從頭到尾,都是當體即空,所有的經典裡面,反覆跟你講這樣的話,對不對?我們也讀過《金剛經》,也講這樣的話,我們讀過《法華經》,也講這樣的話,你讀《心經》也是這樣子,已經東講西講,已經描述這麼多了,你還不清楚嗎?

  比如說,你自己在誦經的時候,你會覺得說誦經歸誦經,但是你的內心世界歸你的內心世界,經典都跟你講說虛幻不實,無常無我,或是跟你講說一切法畢竟空寂不可得;但是你的內在總是牽腸掛肚,你的內在總是有滿肚子的委屈,你的情緒生起來,就是有愛恨情仇,然後你的人生狀態,就是過得苦不堪言。然後外在也不得意,然後內在也很失意,然後感覺起來,你就是過著憂悲苦惱的人生歲月,是還是不是?就是這個樣子嘛!

  但是依我們這班的同學沒有那麼強烈,我們這班的同學,比較不會過著愛恨情仇的極端,我們這班的同學一般都過著什麼?空虛、孤獨、寂寞、無聊,有跟沒有差不多,我們同學都處在這種狀態,我們同學處在極端的比較少。這樣也是糟糕,為什麼?因為他沒有力道,他也沒有力量。如果你很苦呢?你就應該要反彈,如果你已經苦到不能苦了,這個時候我就恭喜你,你應該反彈,但是如果你處在那種中間模糊的地帶,就是沒有動力,完全沒有動力。上沒有最好,下沒有最壞,然後上不上,下不下。然後看起來呢?非迷非悟,非苦非樂,非富非貧,非好非壞,就是這種狀態;這種狀態就把禪心學苑,從婦女大學變成社會大學,從社會大學變成長青大學,我們變成了長青大學了。你不要那種不痛不癢的感覺,今天最怕跟不痛不癢的人講話。因為他沒有力道,因為他沒有急迫性,他沒有感覺到說,此生假設沒有開悟,實在是,以後一定死的很難看。他的心態沒有那麼強烈,如果你是沒有那麼強烈的人,你自己要注意,也就是說你要悟很難。

  但是如果你是很強烈的人,你一定是大好大壞。我們心上坐兩個人,坐一尊佛,一尊魔,然後有時候是佛在講話,有時候是魔在做主。這兩個人你要看清楚,你要看好,但是一般佛都不會講話,因為佛不跟魔爭,所以一般都是魔在做主,都是魔在發聲,然後佛只是靜靜的,靜靜的等到有一天因緣成熟。這個經上有一句話這麼講,他說如果要知道佛心意,當觀時節因緣。這一句話的意思是說,其實一個悟道的人,他真的是隨人、隨時、隨地、隨事、隨物、隨順一切眾生。悟道的人,真的是這樣啦!你們所講的隨緣,其實我剛才所講是比較細膩的。

  有一個公案,有一個出家人,去請問禪師法義,禪師只跟他回答「隨時」,他就開悟了。他的隨時,就是隨時節因緣,他就悟道了。你自己假設不配合,什麼叫做不配合?你如果懶惰懈怠,你是沒有機會悟道的,為什麼?因為你的因緣是不會悟道的。你很急迫,你可能會撞得頭破血流,然後你會到處求救無門,然後你會苦不堪言;但是你只要一有機會,你就會在剎那間,你就覺醒過來了。這是很重要的概念,我們平常在一起,你可以觀察你,你對什麼東西比較迫切?你對法比較迫切的人,他容易跟法相應;但是你對法不迫切的人,他就會跟世俗相應。就是跟你常常在談的東西相應,常常在想的東西相應,常常在做的事情相應,所以一般的人都跟世俗相應。你也不要覺得可惜,為什麼不要覺得可惜?因為你平常都在蘊釀世俗,所以你當然跟世俗相應,因緣成熟就跟世俗相應。但是如果你常常在法上,因緣成熟,你必然跟法相應,其實都是你自己在佈你的局啦!你可以清楚看得到,你自己未來是要走什麼樣的路,你應該可以看清楚,你應該可以看得到。

  我只看一個概念,什麼概念?我只敢說,你這一輩子,要能夠體悟到快樂是什麼?你這一輩子要能夠體認到、體察到幸福是什麼?如果你這一輩子也不能得到快樂,也不能得到幸福,坦白講,你這一輩子實在很無趣啦!真的是很無趣。如果很無趣的話,你以後還要能繼續體驗,你以後還要繼續尋找,你知道為什麼你要繼續尋找嗎?因為你不能夠得到滿足,因為你不能知足,因為你也沒有那個經驗;所以你生生世世,你的潛意識當中,一定會繼續追逐,直到有一天看到它,它是什麼?我知道,我知道了,你才會停止你的追逐,然後就在那個當下你的內心止息。然後當你的內心止息之後,接著你所看到這個世界,完全不太一樣了,這個世界就是祥和的一片。很簡單的概念,我心祥和,所以世界祥和;我心大同,所以世界大同;我心中有佛,所以是諸佛同在。如果我心煩,這個世界就很亂;我心很急,這個世界就很動盪;我心中沒有愛,這個世間就充滿了仇恨,這個心看的很清楚啦!那是我們內心的反射,你應該看的很清楚。

  這一段黃檗禪師跟裴休講,你經教不是看那麼多嗎?經教不是這樣重複一直跟你說,一直跟你講,難道你還不明白嗎?我講個很簡單的概念:「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事,只有你心中有事。」請你要牢記我講的這句話,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事,除了你心中有事。你心中有什麼事?心如工畫師,是你心中那個工畫師畫出來的,畫出來的心事。這個圓圈比喻是你的心,這個是你的心,這個世界就是心,你從你的心畫出所有的心事,畫出你的貪嗔痴,畫出你所有的愛恨情仇,畫出你種種的憂悲苦惱,畫出你的怨恨、你的委曲、你的不滿、你的自卑、你的自傲,一直畫,講完了。再繼續畫吧!我還有很多沒有畫,無聊啊!空虛啊!孤獨寂寞!都聽不懂,看書會打瞌睡,繼續畫,請你看到了吧!你的內心就是這樣子,承認嗎?不要怪前面的,知道嗎?不要怪後面的,知道嗎?不要怪左右鄰居,可以嗎?不要怪父母不留財產、不要怪子女不孝、不要怪兄弟姊妹不幫忙、不要怪另一半不體諒,不要怪,可以嗎?學佛若不能看到心,白學了;就像在研究學問,我說白學了,你的心就是一直畫啦!你要畫到什麼時候?我不知道,你畫一個,然後你就要再填滿一個;你要畫兩個,所以你就要填滿兩個。你畫一個不足,你創造一個不足,你就要再創造一個滿足。所以不足是你創造的,滿足是你追求的,所以不足、滿足、不足、滿足,讓你站在這裡喊一輩子,也喊不完。這個就是你內心的陷阱,這個就是你的心,一直在不斷的愚弄自己。

  然後我們始終不明白,為什麼我們要這種狀態?那個不明白就是無明,始終不明白人類為什麼要這樣。比如說,人類為什麼要六根接觸六塵,就一定要去滿足呢?所以我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為什麼要這個樣子呢?所以你要參透啊!你要去把它參透啊!你不把它參透,我可以告訴你,真是你的心一直戲弄你,生生世世在戲弄你。我講個更難聽的名字,其實它在玩弄你,讓你的心,讓你寧靜的海面,起無明的風浪,你的心都沒辦法平靜。那個浪一波又來,一波又來;一波平,另外一波又起。我們這個工畫師,我們盡量畫,我們畫了很多的概念,一直來干擾自己,然後畫很多美好的跟醜陋的。比如說你畫很多美好的美夢,然後你也畫出現實,最後你也畫出惡夢,你的現實亦是假,你認為的現實其實就是假;你畫的現實,就是我們上個禮拜所講的暫有短暫的存在。所以你對心,假設沒有辦法百分之百瞭若指掌,這個憑良心講的,你今天《傳心法要》白學了。《傳心法要》從頭到尾只傳心,不跟你談什麼,其它都不想跟你談,不囉嗦,不用談。因為一心已經包含全部,包含你的人生、你的生命、你的生活,包含了宇宙人生,其實他已經囊括在這裡面。

  所以眾生的心像工畫師,悟道的人的心,他還是一樣是工畫師,悟道的人他的心,也是工畫師啊!為什麼?因為他畫很多東西,他畫慈悲,他畫智慧,他畫很多的布施,他為什麼要畫那麼多呢?因為他要權巧的度化眾生,所以他畫很多權巧方便的法門,要來接引各種不一樣的眾生;他也畫,但是他畫出來是要引導別人,他畫出來是要來救人。但是迷的人呢?畫那些東西是要來傷害自己,跟傷害別人,是完全不一樣,但是都在畫。簡單這麼講啦!都在用心,他都在用心。所以迷的人用他的心來傷人傷己;悟的人用他的心自利利他,都是在用。但是從頭到最後的理論,完全都一樣,都是工畫師,都是在畫。所以迷的人,有沒有佛性?有啊!你看到了吧!所以悟的人也有佛性,迷的人也有佛性,因為他們都在用啊!你還會懷疑你的佛性嗎?你不應該懷疑你的佛性嘛!只是你清楚的知道說,你用錯了吧!難懂嗎?不難懂,抽像嗎?不抽像!好具體喔!為什麼?因為我的心我怎麼會不知道,我這一輩子,我的心我怎麼會不知道?

  我的心,有時候是佛,有時候是魔,有時候是善,有時候是惡,有時候是正,有時候是邪,有時候是誠實,有時候是謊言,你怎麼會不知道?現在誰不知道的舉手,你們現在誰不知道,有人不知道的嗎?我講課有很深嗎?有很難懂嗎?有沒有清楚?什麼叫做「做到」,什麼叫做「做不到」?做到跟做不到,你指的是什麼?你說是什麼?做到、做不到指的還不是心?這樣對不對?你心想救人還是要害人,不是心嗎?要不然是什麼?你想提起,還是放下,還不是心?你是要勇敢,還是要怯懦,還不是心?你是要精進,還是要懈怠,還不是心?你是要當好人,還是要當壞人,還不是心?你要真誠待人,還是虛偽待人,還不是心?哪一件事跟心沒有關係,哪一件事不是心在做主,要不然是誰在做主?

  所以我講的課其實很簡單,這就是你的心你要怎麼畫,隨便你,你自己決定。就好像說,就像一個小孩子,到媽媽的化粧台,然後就拿一隻口紅面對鏡子,他要怎麼塗鴨隨便他。看他要怎麼塗,看他要塗兩個腮紅,還是要塗一個大嘴巴,還是這裡要畫個王八烏龜,隨便他畫。所以你不要找任何理由跟藉口,你也不要說你是個什麼樣的人,你不要講那麼不負責任的話,就是你在畫,還有誰?那麼囉嗦!還有說,你是什麼根?你說你是下根,就可以隨便亂畫喔!然後你說你業障深重,就可以亂塗鴉喔!你說你沒有修,你就可以隨便跟人家打叉叉,你有什麼資格這做?所以在座的,你騙自己要騙到什麼時候?你就是要畫,誰有辦法?我怎麼知道?你說師父怎麼辦?畫是可以啦!畫好看一點啦!你懂我意思嗎?不要半夜畫一畫,家人回來看到你嚇得心臟病發,像鬼一樣;你就要畫一畫,家人本來心情很不好,一看到你之後,心情變得很好。這代表你很會畫,畫的很好看,這個時候,你就是菩薩。所以不是不可以畫,因為你有心,所以你要用心,所以可以畫。

  但是你要知道一個概念,不管是迷的人,還是悟的人,他所畫的東西,全部都是虛妄不實的,你要記住這句話。不是迷的人畫的是虛妄不實,悟的人畫的也是什麼?也一樣是虛妄不實的,在《華法經》裡面叫做化城,都是化城,會了嗎?這個理論聽得懂嗎?這個理論有沒有一點障礙,以理解,有沒有百分之百聽的懂。所以先畫一些東西,讓你爸爸媽媽喜歡的,知道嗎?「師父,沒有智慧常常畫錯。」那是藉口啦!你媽媽喜歡什麼,你不會畫喔!難道你要畫蛇喔!同學喜歡什麼,你不知道喔!你不知道,我告訴你,天下的人都喜歡兩個字「尊重」,有沒有人不喜歡的,有沒有啦?你只要會畫尊重,你走到哪裏,實在是人見人歡迎啦!鬼見鬼讓路啦!有很多種概念是放之天下皆準,你就不會畫,畫尊重誰不喜歡尊重?畫善解人意,只要是人類,哪一個人不喜歡「善解人意」?畫真誠誰不喜歡「真誠」?你不會畫這個東西喔!

  你都怎麼畫?畫虛偽、畫冷漠、畫管他去死,我講的那些概念誰不會?你讀了老半天,滿口都說我要為家庭著想,我要為你著想,我要為幸福著想,滿口都這麼說,但是這些東西都畫不出來,你不是胡說八道嗎?真是謊言!有沒有很偽君子啦!這些概念你們都懂啊!就是畫不出來!畫不出來,當然就隨便畫,隨便畫,當然別人也就隨便敷衍你,為什麼?因為此有故彼有嘛!你對別人隨便,別人也對你隨便。你只管你對別人真誠,你不用管別人對你虛偽,為什麼?你對別人真誠,幸福的、快樂的、平靜的是你自己。一個虛偽的人,在真誠的人的面前,其實他是虛偽不久的,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他沒辦法虛偽很久,為什麼?虛偽的人,看到虛偽的人,他的內在不會有什麼感覺;虛偽的人,看到真誠的人,虛偽的人內在會痛苦。誰讓他痛苦?他的佛性、他的良心讓他痛苦。

  學東西第一點,就是不要找任何藉口,不是只有學佛法,學世間法也是一樣。因為你講那些東西,對你一點益處都沒有,對你活在當下一點益處都沒有。學那些東西來障礙你,那些東西本來不是障礙你,佛跟你講說往昔所造諸惡業,佛是要規勸你,佛不是要障礙你;佛跟你講說凡事有因果報應的,他不是要叫你宿命論,他是要你當下承擔,所以不要把一些概念用錯了。然後用錯之後綁手綁腳,學佛學到最後怕怕的,學到最後沒有精神。

  黃檗禪師已經這樣講了,大家看經典,經典也講得那麼明白了,為什麼大家都不會觸動呢?都不會感動呢?都好像還是覺得說好困難喔!怎麼有可能?什麼叫做怎麼有可能?明明就擺在你面前,你還睜眼說瞎話,明明所有的內心世界,都是你創造出來的,不可能也是你創造出來的;困難也是你創造出來的;障礙也是你創造出來的,你說哪一個不是你創造的?所以聽我的課,不知道會不會難過?聽我的課會聽得很難過嗎?「不會啊!很法喜!」法喜也是你創造出來的,法喜也是他創造出來的;聽的很難過,也是你創造出來的。其實我剛剛挖了個洞,同學還是跳進去,跳入法喜的洞裡。

  「云:若如此,則都不要求覓也。」當黃檗禪師這麼說,然後裴休就順著黃檗禪師的話說,若如此,就是說若真能夠這樣,如果一個人真的能夠這樣,那麼就不要去求了啦!那麼就不要去找了,對還是不對?裴休講這一句話,他不是肯定的話,裴休講這一句話,其實是試探黃檗禪師說,這樣到底是對還是不對?但是裴休講這一句話,對不對?其實是對,注意聽哪!這句話其實是對。假設,你能夠明白一切法不可得,你能夠明白所有的現象,不論是精神還是物質,它都是緣起性空,那麼你求的心,還不會止息嗎?會不會止息?不求!做得到的舉手,那就代表全班都做不到,我可以接受你們做不到,那我現在就要問了,求什麼?「求禪心學苑有個道場」。不用求啊!需要求嗎?你們家賣一賣就可以蓋了,回去賣啊!「沒得賣才要求」。求什麼?「無所求」。無所求就要開悟了,若是沒有開悟就是有所求,只是你沒有察覺求什麼而已!我這樣說有沒有道理?要這樣反推啦!這樣印證回來。求什麼?「求身體健康」。我從來不求身體健康,求身體健康,就好像求天上的彩紅不要消失一樣;繼續畫,繼續畫。

  「我想請問師父,既然師父剛剛講了,開悟的人畫了跟不開悟的人畫,是不一樣,那我如果是開悟,我是不是要經過一段時間練習?」你還有多少時間可以畫?你的身體不是那麼差。「我這一生不滿足,下一生還要求,所以我不把他弄清楚,下一生還要求啊!」對嘛!求天上的彩虹不要消失,對不對?「這是不是要有時間去悟啊?」對不對啦!「我不知道,所以我請問師父。」啊!不知道,你沒看過彩虹嗎?你不要講那個睜眼說瞎話的話,怎麼我舉的例子,你說不知道。不是啦!我說我求彩虹不要消失,你會不會笑我這個人?「不會」。為什麼不會?因為你是那樣的人。「是要經過時間練習嗎?」我才不要跟你同樣的人。「當然不同啊!不然就不會叫師父,經過時間練習就可以嗎?」你是要參加健美嗎?不然有什麼好練習的?「不是,我是說這種境界,不是一次兩次獲得這個經驗,我就會醒。」你這輩子生病幾次了?那這樣練習不夠嗎?這樣還練習不夠,已經練習一甲子了,還不夠?我跟你講啦!要欣賞,我要欣賞天上的彩虹,但是天上的彩虹都會消失。我跟你講一個故事好不好?注意聽,我浪費大家的時間,專門跟你講一個故事,請你注意聽,知道嗎?

  有一個人,有一天經過路邊,看路邊有很多的花,他覺得很漂亮,他其中看到有一朵最漂亮的花,所以他決定把那一朵花摘下來,為什麼要摘下來?因為他覺得他最漂亮,所以他想要擁有他,所以他就把那一朵花摘下來,然後摘下來之後,因為他很喜歡這一朵花,他戀戀不捨,所以他晚上睡覺,這一朵花就放在枕頭的旁邊,你說這樣喜不喜歡他?喜歡!結果睡一個晚上醒過來之後,那一朵花已經枯萎了,結果他再走出去,他又走回原來的路,看到沒有摘的花,還是依舊滿園盛開,結果摘回來那朵花已經枯萎了,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嗎?知道嗎?你太珍惜你的身體,就好像你珍惜那一朵花一樣,結果摘回來的那一朵枯萎了,沒有摘回來的依舊百花盛開。所以你在幹嘛!其實,世界上的東西都是可以欣賞,曾經有人問我說:「師父,我們修行人,那個漂亮的東西可不可以看?」我說當然可以看啊!難道不能看嗎?當然可以看啊!看了也不會長針眼,你放心啦!只是說,看過就好,天上的彩虹,當然可以看啊!地上的美女,當然可以看啊!舞台劇的帥哥,你也可以看啊!但是看過就好,不是說修行人不能看呢!六根接觸六塵,我不染就好了,對不對?我心無所住,都嘛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怎麼會不懂得欣賞呢?難道開悟的人,之後就不懂得藝術欣賞,然後每天就把垃圾山當成陽明山,是這樣嗎?開悟的人是這種狀態喔!那不是開悟的人,那是從瘋人院跑出來的人,所以天才白痴一線之隔,所以你們有時候,經驗不要錯亂,知道嗎?不要亂用那種經驗,用錯了。迷的人是人,開悟的人也是人,只是悟的人,他的內在完全沒有障礙,他的內在完全沒有一點保留,他的內在完全不去執著,他的內在沒有痕跡,有痕跡就一定活在過去心,一定就是意識在做祟,這樣你可以懂了嗎?聽懂了!

  有時候求東西,你說師父我要求快樂,其實我還可以接受你這個概念。雖然快樂不可以求,因為求就不快樂;雖然悟道不可以求,求就不會悟道。但是你講的概念是說什麼?你講的概念是說,你想要更幸福,你想要更快樂,你想要更自在,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這些東西講的都是什麼?講的都是心,但是你不可以求說什麼:「師父,我要求永遠都十八歲。」你講那個話,我心會滴血,你知道嗎?你不可以求的這麼離譜,這樣知道嗎?雖然是諸法平等,你也要求個比較highClass。所以,不求,其實對所有人來講很難,為什麼很難?為什麼你叫做凡夫?因為你就是這種狀態,為什麼你不開悟?因為你就是求,所以你一定不會開悟。

  你知道我們一般人,在求什麼嗎?其實我們一般人,在求別人諒解,你知道嗎?你求有錢不希奇,你有錢,別人對你不諒解,你也苦,這樣對不對?比如說,你是世界首富啦!你的父母對你不諒解,你的內心是不是會覺得你很失敗;你雖然是世界首富,但是在父母的心目中,認為你是不孝子,這樣有沒有完蛋?其實對他人生來講是完蛋的。比如說,你是個很優秀的人,但是你不是一個好老公好太太,或是你不是一個孝順的子女,你內在苦不苦?我告訴你,你一定會很苦的,所以表面上,你在求名求利啦!其實你內在有很深的區塊,你一直在求別人諒解你,你知道嗎?一直到今天的我,我還是有這個區塊,我還是希望別人能夠諒解我,尤其是,你身邊的人對你不諒解,你更希望他會諒解你,那你求不求?求啊!苦不苦?苦啊!我引以為傲的是什麼?我對我的內心世界,縱使沒有百分之百了解,我也有辦法百分之九十,了解我內心世界。我現在所講的,純粹都是妄心的部份,雖然在求,但是你也看你求什麼?自古以來,那些聖賢,有的唯求問心無愧,你說對不對?唯求問心無愧,他還是求。但是他有沒有大徹大悟?他還沒有,因為他沒辦法到達無心的境界,所以他還要有一個問心無愧。

  今天為什麼說不求?因為我們知道實相嘛!因為我們知道凡所有相,這些的相都是緣起的假相。它都是虛妄不實,不能常在,不能永恆,就在那個當下,他見相非相,他見到實相,那就叫如來,他見到了實相。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他的內心完全無求無所求,所以無求不要求,求什麼?你說師父我想悟道,沒有關係,無求,徹底的無求,當下自然悟道。所以經典常這麼講,「生滅滅已,寂滅現前。」生滅的心,止息了,那個寂靜的內在,就現前了。我用我的語言,來講一段話:「當你把你的心放下,世界都是你的。」你能體悟我的意思嗎?「當你把你的心放下,世界都是你的。」有人會比這樣更富足嗎?但是當你有所求,你馬上就變成乞丐,你馬上就變成窮人,你馬上就充滿了不足,所以你馬上就少得可憐,因為你要求,代表你沒有嘛!對不對?所以你才要求嘛!有很多的東西是無價寶,是千金難買,幸福、快樂、平靜,這用錢買不到的,怎麼買?這怎麼買?沒有辦法買,所以它不是買,所以你也不須需要錢,那是一種領悟,那個領悟是什麼意思?那個領悟是說你早就有了,只是你不知道。快樂你有沒有?當你不快樂的概念消失,快樂不就出現了,當你不幸福的概念消失,幸福不就出現了,當你噪動不安的心止息,平靜的心不就出現了。誰沒有?都有啊!只是你不肯啊!怪誰!你不肯嘛!那你為什麼不肯?你就是願意這樣,自嘆、自哀、自憐,不然表面上說是學佛,其實是到處求人,求人給你這些東西。不用求人啦!真是不用求,所以你真的要好好體悟,我剛剛所講的,不求的結果,補下去:自得!不求就自得;一求,就得不到啦!

  再來「不覓」,不用去找啦!找什麼?來佛性在那裡?「無形無相」。你這樣講很沒情感,換你問我。「師父,佛性在哪裡?」佛性在我心裡、佛性在慈悲裡、佛性在智慧裡、佛性在清淨裡面。佛性在我心裡,因為佛性在我心裡,因為我的心就是佛。因為我的心,本來就是清淨的自性;因為我的心本來就有覺,所以佛性在我心裡。我的心,即心即佛,所以不用找,為什麼不用找?為什麼不用找?「本來就在心裡」。你的心在哪裡?「在實相裡」。你講那個東西是圖書館的話,換你問。「師父你的心在哪裡?」我的心在用眼睛看你、我的心在嘴巴說話給你聽、我的心在鼻子呼吸、我的心在手在動、我的心在腳在跑、我的心在身體自由自在的揮舞,這樣有沒有比較親切?有嗎?你們都講那些,所以你們以後不要這樣講好嗎?不要學這種東西,學這種東西沒有用啦!不要這樣學,我講的夠具體吧!所以你們要找嗎?你們需要找嗎?你們哪一個人,不是這種狀態,請問一下,佛性是史豔文,還是藏鏡人?你的佛性,從來都沒有躲在後面,是你們自己視而不見,佛性清清楚楚表現在你面前,你自己都沒看到。

  讀佛經一直研究法義,不知道在研究什麼?你說這種東西有用嗎?能當飯吃嗎?所以不親切,你學的東西太不親切了,你學的東西太理論了。那個理論是手指頭不是月亮,我現在在講月亮,不是在講手指頭。那個古鏡不用磨啦!如果你們學佛認為說古鏡要磨,那你的境界層次就差很多,這個古鏡指的是什麼?我們的佛性,不用磨啦!知道嗎?他自然能照,他不用磨,他自然就能照,你不要以為說,唉呀!我們佛性被污染的一蹋糊塗,那是方便說,汙染不得啦!怎麼會被汙染得一蹋糊塗呢?如果你們停留在磨鏡,你就不明白一佛乘、你不明白第一義諦、你也不明白傳心法要。

  「請問師父,為什麼,古人講十年磨一鏡的例子?」為什麼古人說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請大德開示,我在講東,你在答西,你乾脆講說:「師父,為什麼神秀講說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這樣比較有道理,這樣對嗎?後面那一句,我就不用回答你,六祖怎麼講?「本來無一物」的意思,是指古鏡還是指灰塵?「古鏡」。灰塵啦!無無明,你不要把古鏡也擦掉,知道嗎?不可以把古鏡擦掉,如果把古鏡擦掉,那就斷滅了。這是心,就像工畫師,但是這些東西不用擦,因為它是不實在的,你只要知道不實在的就好,這些都是幻化的。但是這個心不壞亦不失,你不要誤會啊!你不要解錯邊。

  為什麼六祖叫我們識自本心,要知道自己的心,要知道心,到底是什麼情形?所以「不用覓,不用找」的意思是說,本來它從來沒有離開你,你在找什麼?你現在,之所以會這樣的運作,就是因為你佛性的展現,你才會這樣運作,你還在找什麼?還在拋家散走,不知道自家珍寶。所以不用找啦!找什麼?所以不找,補兩個字:不覓。不覓就自有。「不求自得,不覓自有。」你自己有啦!你不用去尋找啦!你真的明白這個概念,你可以不再疑惑嗎?你不要今天聽懂,然後明天就聽不懂;這一節課好像醒了,下一節課又睡著了。都跟你講的那麼明白了,不用懷疑好不好?所以你不要再疑惑了,你可以完全不再疑惑了,就看到,看不到的就讓你看到,心在那裡?不在你身上,難道在路邊嗎?不在你身上,難道是在我心;不在你身上,難道是在西方極樂世界,我講的就是你。所以你的心,有沒有跟你在一起,在還是不在?所以不疑,補兩個字:「自悟」,不疑,就悟了啦!

  學生問:「心在五蘊?」五蘊在哪裡?「五蘊它會消失,我不知道它在哪裡?」沒有你,找什麼實相?沒有你這個人,找什麼實相?沒有這個人,找什麼本心?今天,假設沒有你投胎,我跟你講這個有用嗎?「沒用」。沒用,這樣,你知道我在講什麼嗎?離開你這個人,沒有什麼思想可以談,你這個人會消失,諸法因緣滅,諸法因緣生;生實無生,滅實無滅,你說在哪裡?你說在哪裡?活著醒來就好,說在哪裡,都不恰當懂嗎?「沒有五蘊的時候」。在哪裡?照見五蘊皆空,在哪裡?「譬如說,我現在」。在哪裡?觀自在菩薩照見五蘊皆空。「但是問題是說,又說幾劫幾劫,所以事實上是,有一個時間的概念」。停,停,停,那個都是方便說。來,我問你啦!觀自在菩薩照見五蘊皆空的那一剎那,他在哪裡?我現在已經沒有時間了,一分鐘跟你講,你今年幾歲?36,好,你38歲開悟的時候,你在哪裡?「我當然還在這裡」。你當然還在這裡,好,你八十歲時往生之後,你在哪裡?所以你還沒開悟,你還沒開悟,所以答不出來。你三十八歲的時候,開悟的時候,就不會問我這句話,懂嗎?就是因為你還沒開悟,所以你不知道,開悟的人他就不會這樣問。下課,不要再問了,去參透,懂嗎?有疑問好,自己去參透,最怕你連一個疑惑都沒有,然後不了了之,三個月之後,回答我這個問題,知道嗎?好!下課。

閱讀 31 次數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