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六, 30 十二月 2017 11:28

傳心法要講記-122

作者  釋達觀/講述 無念齋/整理

143627002

 

情量若盡,心無方所,此道天真,本無名字。

  其實《傳心法要》的文字並沒有很多,但是有一段文章要好好地讀,就是現在21頁的第1行「我此禪宗」,從這一段,然後翻過22頁,一直到第5行結束,其實差不多一頁的內容;這一段黃蘗禪師清清楚楚告訴你,禪宗怎麼入手,很多人談到禪宗各說各話,不是說風涼話,就是口頭禪,然後大家爭論不休。現在的人喜歡禪,但是又不敢碰禪,爲什麼呢?因爲禪的意境很好,但是爲什麼又不敢碰禪呢?因爲不相信自己有辦法悟道,不相信,不相信自己,不相信自己什麼?第一、言下可大悟;第二、不相信你這輩子可以開悟;第三、不相信自己是上根利智的人,都不相信,所以喜歡禪又怕禪,矛不矛盾?其實,你們有沒有這種內在?應該有吧!你們的內在,應該都有這種內在「喜歡禪又怕禪」。

  每次人家問你說「學什麼」?只要你說「你是學禪宗的」,人家就會笑你,人家笑你有很多種意思;然後你又怕被人家嘲笑,所以你也不敢跟人家說我學禪,因爲你怕被人家笑。第二、你怕被人家問,人家一問,你一問三不知,人家跟你辯一下,你就倒了,我怎麼不知道。所以自己學什麼東西,你也不敢講,你也不敢承認。爲什麼,請你把黃蘗禪師的這一段開示,好好地看重複地看,其實你就能懂了;原來真正的禪宗,到底在講什麼?怎麼入手?黃蘗禪師其實這裏面講得很簡單,很清楚,相當地清楚!看懂的人當下,真是當下業障全消啦!我這樣跟你講。看懂不相信的人,我就勸你,你既然不相信,你就去相信其它的吧!我就勸你,看懂不相信,就學你相信的東西,趁早去學你相信的東西;不要學這個,然後你自己又不相信,你這樣不苦嗎?這樣能夠契入嗎?

  這一篇開示看懂的人,我可以告訴你,從此就逍遙自在,真是逍遙自在啦!原來就是這樣,沒有錯!原來就是這個樣子而已!不用懷疑,就是這個樣子而已!還有很多書都沒有看呢?沒有關係啊!不用看!還有很多法門都沒有學呢?沒關係啊!都先把它放下吧!當你有所悟道的時候,接下來我責任也了;你此生的責任,你自己也了,接下來,你要做什麼,你自己看着辦。如果把這篇,不是這一本,只要把這一章徹底把它講完,你還聽不懂,我可以很清楚地告訴你,我對你責任已經了了,因爲我已經告訴你了,已經很清楚地告訴你。

  我一直在強調,整本都沒有看沒有關係,只要看這一章,請重複看,一直重複看,看到你徹底相信爲止,當你徹底相信了,接下來,就好說啦!徹底相信是什麼意思呢?我舉個例子給你聽,假設有人告訴你「世間沒有鬼」,你會問「師父,如何不怕鬼」嗎?我再重說一遍,請你注意聽!假設有人告訴你「世間沒有鬼」,你會再問說「如何不怕鬼」嗎?你會不會這樣問?「不會」。爲什麼?「因爲就沒有鬼啊!」注意聽哦!你只要相信那一句話「世間沒有鬼」,你會問說「如何不怕鬼」嗎?所以只要相信前面那句話,不就言下大悟嗎?你懷疑嗎?釋迦牟尼佛怎麼說?釋迦牟尼佛這樣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的。」接下來,你要說什麼?這句話什麼意思?你相信嗎?你相不相信?「相信」。接下來你要怎麼修?「凡所有相,都是虛妄,還是有苦」。言下就大悟了,後面那些東西叫做廢話!但是我講這個譬喻,有夠諷刺的,很多人不相信言下大悟,是什麼意思?好像言下大悟都是別人的事情,都是古代人的事情,都是書上看到的那些禪師,跟我一點相干都沒有,我怎麼有可能言下大悟!你們的腦袋都什麼腦袋,你知道嗎?「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的;師父,我知道啦!但是呢!」你但是什麼東西!你知道我在講什麼嗎?你的意思就是前面那一句話,你不相信啦!後面才有那麼多問題啦!前面那句話相信,你後面有那些問題?一點問題都沒有,言下就大悟,一句話而已!

  我講的話,如果你不認同,請你出來反駁。人家言下大悟,是因爲一講了之後,百分之百就是這個樣子,不用懷疑,就在那一剎那,解決他所有的問題。我們不是,「師父,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對啦!但是我遇到境界,我還是有煩惱啦!」不然,就怎麼問,知道嗎?「師父,那麼,我如何觀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的?」你接下來,就會問我說「怎麼修?」你看!就是前面那一句話,你不相信,你不肯定,你聽不懂,你才有後面那句話「我知道啦!」你知道個什麼?我就告訴你,你不要亂講說「你知道」,你就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的,我才不要相信呢?」你就這樣跟我講就好了。

  如果,我自己教這個頓教法門,我自己都不相信,我教得下去嗎?就像說,教淨土的人,自己不相信有極樂世界,教淨土的人,教得下去嗎?但是,你不要以爲教的人都相信。我也同時,這樣告訴你,你也不要被騙;我自己當老師當這麼久,我怎麼不知道!以前我相信嗎?以前,我不相信,爲什麼?因爲,我也跟你們一樣啊!知道、知道,也是沒辦法啊!知道,也是沒有用啊!知道,遇到境界就倒啊!知道,也沒做到啊!以前,我也跟你們都一樣,然後自己人格分裂很矛盾!就講得很好啦!但是就沒有…知道,就沒有事了啦!就這樣子而已啦!就是不知道,你就是不知道。所以,確認你哪裏不知道;因爲,你的想法讓你不知道。你什麼想法?你的妄想執着,讓你永遠都不能知道。因爲,你的妄想執着,你自己一定會告訴你自己,比如說,你沒有辦法啦!你不行啦!你不可能啦!你是什麼根器?那個都是你的妄想,一直在障礙你自己,所以請你真正的知道。

  比如說,我們前面所講過的,我這裏再稍微再念一下:「我此禪宗,從上相承已來,不曾教人求知求解。」你認同嗎?我告訴你,能認同的很少,我不蓋你,能夠認同的人很少,爲什麼?大家都在讀書,誰認同?所以,你說你學禪,然後跟禪師所講的概念,你不認同沒有辦法學禪。如果,你想說一定要求知求解,你應該去學求知求解的東西。如果你認爲說:「嗯!雖然是佛教,但是其它宗,沒有這樣講呢!比如說,淨土宗有這樣講嗎?天台宗有這樣講嗎?唯識宗有這樣講嗎?華嚴宗有這樣講嗎?人家也說要深入經藏,智慧如海啊!你怎麼說?雖然我不學禪宗,但是禪宗這樣講,我不太認同。所以,我不學禪宗,我學別宗,可不可以?」可以!你可以學別宗,你可以去學求知求解的那一宗,那一宗叫做什麼?那一宗叫做教下,就是你要好好讀書啦!

  所以,你在看這個文章,你一定要先懷疑,才徹底地相信。但是,我今天最怕的是什麼狀態,你知道嗎?你們不懷疑、也不相信,今天要麼懷疑提出來,這樣瞭解嗎?把你的懷疑提出來:「我不相信!」今天,我們的同學就是「不懷疑、也不相信」,不懷疑、不相信,是什麼狀態?就是這一輩子沒用了!你在看的時候,怎麼可以不懷疑呢?當你的懷疑消除的那一剎那!你的內在突然之間堅信無比—「我終於知道了,我真的終於知道了!」你可能會講說:「這個是黃蘗禪師講的啦!說不定六祖不會這樣講啊!」你也可能,也不會講說:「六祖會這樣講。」爲什麼?「因爲六祖不認字,所以六祖應該是更認同,但是釋迦牟尼佛沒有這樣講啊!」你可以一直懷疑,一直可以懷疑,你可以懷疑黃蘗禪師講的不正確,你可以懷疑。

  道德經︰為學日益,為道日損。

  我現在就舉證給你看,舉的不是佛教的開悟者,而是別教的開悟者-老子,開悟的人講的話,簡直是一模一樣。《道德經》老子講這一句話:「為學日益,為道日損。」這一句話,跟黃蘗禪師講的一模一樣,只是一般人不會看,爲什麼一般人不會看?舉個例子說,你今天來這邊是爲學,還是爲道?「爲學」。你爲學,你給我站在旁邊去。你今天來這邊,你想爲學,還是爲道?所以,請你問自己的概念。清楚哦!你今天是爲學問而來的,我沒話講。我今天講的課,不是教你學問,請不要誤會,教你學問幹嘛!爲什麼?因爲學問,根本不能解決你的問題。如果,學問越高,能夠解決你的問題,那越高學歷的人,書讀得越多,越沒有煩惱,這個答案是不成立的。你的煩惱跟有沒讀書不相干,你就是有煩惱。所以,你是爲學問而來的,注意聽哦!你是爲學問而來的,會什麼狀態,知道嗎?你會「日益」。「日益」,是什麼意思?第一,你的學問會越來越好;第二,你的知識會越來越廣博;第三,你會有越來越豐富的經驗。如果你想爲學的人,我肯定你爲學的方向,你可以很清楚地知道,爲學是什麼意思。

  舉個例子說,你知道量子力學嗎?「不知道」。如果今天一個物理學家來,同學是要來學什麼叫量子力學,所以物理學家就教同學量子力學,然後同學好好聽他的課,聽個幾個月之後,同學的知識有沒有增加?有!學問有沒有比別人好?有!這個是承認的。所以有的人在學佛法,他是來學什麼?他是站在這個角度來學佛法的。如果按在這個角度來學佛法,我就可以告訴你,你學錯了!按照學問的角度,這樣可以增加你的學問,是沒有錯的。

  你今天是來這邊要學開悟的,切記啊!開悟是什麼意思?比如說,你開悟之後,禪心學苑會頒一個獎牌給你嗎?不會哦!不會頒個獎牌給你,開悟要做什麼?「開悟之後,就幫助別人」。沒有啦!開悟,沒有爲什麼啦!我就沒煩惱啦!所以請記住,你的學問,你的知識,你的經驗,並不能解決你的煩惱。不管你是什麼人,請你重新調整心態,你現在在學什麼?一樣的概念,你在家裏面看書,也是一樣,假設你看書也是爲了學問、知識、經驗,或者是爲了填補無聊的時間,那我沒話講。但是,那些東西,都不能解決你的煩惱請,你要記住方向,不要搞錯。如果方向搞錯,學一輩子都一樣,三大阿僧祇劫也是一樣,你怎麼學,煩惱就是不能斷、不能消。

  我重新再問,你來這邊學什麼?「爲道而來」。所以,老子很清楚地告訴你,你是爲了學問而來「沒有錯,日益」,學問越來越增加,很清楚了「日益」。但是,這個不能解決你的問題,請看清楚,它不能解決你的問題。請問一下,學問可以解決你的自尊心嗎?知識可以解決你的恐懼感嗎?上個月,有同學沒有去上《金剛經》,本來每節課都有去上《金剛經》的同學,上個月沒有去上課。我就問另外一個同學:「這個同學,今天怎麼缺課?」他說:「師父,你知道他爲什麼缺課嗎?因爲要分享,因爲他不敢分享,所以就不來了。」你來學《金剛經》,就是爲了聽課,因爲要起來分享,所以我不來學了啊!那個,下次不要讓我看到,看到一定臭罵他,要麼就從此不要再來。

  你來上《金剛經》是學什麼?你來上《金剛經》就是要破你的自尊心啦!不然,你來聽我的課是要聽什麼?你是要來聽《金剛經》說什麼哦!不破你的自尊心,你來學《金剛經》是要學什麼啦!哪有說「我不好意思,只要是你們有分享,我就不要。」在座的,如果現在還有這種心態,你不覺得自己在幹嘛!所以不敢分享的,現在有不敢分享的,請你舉手,我保證你現在不敢舉手,因爲你現在舉手,就馬上被我罵。但是不用笑,就是有這樣的人,從以前我教課到現在,這樣的人還不少,真是本末倒置,這種人學到死,連一個皮毛都學不到。

  我不是教你《金剛經》的知識啦!我教你知識幹什麼!我不教你那個,我教你怎麼去破你自己,不是教你去破別人,教你去破你自己。如果,你今天是爲道而來,要記住哦!爲道就日損,損什麼?損學問,不是這個意思,不是損學問啦!不是這個意思,而是你應該不斷地去去除,不斷地去減少,減少什麼?減少內在的貪嗔癡,減少內在種種障礙自己的概念,包括自尊心、我慢、嫉妒、憎恨、怨恨、瞧不起人、不好意思啦!你什麼不好意思?很清楚,請問一下,他這個講話,跟黃蘗禪師講話,一不一樣的意思呢!所以,爲什麼說:「禪宗,從來不求知求解」,它的意思是什麼?不是走這個路線啦!不是走「爲學」的路線,這樣知道嗎?你們不要搞錯,你們不要以爲說:「禪宗,在亂說。」

  你們喜歡讀書的人,《道德經》有沒有好好讀啊!老子跟你說很清楚了,你要修道,你要入道,你要悟道,你就要從心下手。這個就是我們上個禮拜所講的「萬緣放下」,放下什麼?放下你內在所有的障礙,請你把它放下,可以嗎?常常有同學說:「師父,我是一個可以讓你罵的人,只要是我有任何錯,你都可以罵我。」你真的可以讓我罵嗎?要不要現在簽約「你真的可以讓我罵,然後,不傷到你的自尊心」,你真的可以嗎?沒有幾個人可以啦!除了一兩個臉皮比較厚的,那一個人,今天沒來。不然,你老實說,你們內在一定有不能夠碰觸的地方;只要我碰觸到的時候,你寧可「管什麼修行、修道,騙肖仔!出家人又不是只有達觀師父,你傷害到我,我跟別的出家人學,行不行?」可以啊!「騙肖仔!」我怎麼不知道!所以,你真的可以嗎?你就會知道,你不要找任何的藉口,那是你自己不開悟的,講那麼多藉口「你是什麼人」;你是什麼人,是你在障礙自己而已啦!你是什麼人!你要開悟,一下子,也可以開悟啦!你就是不肯,爲什麼不肯?「因爲開悟之後,太無聊!開悟之後,人家罵我,我也不生氣!看到鬼,我也不害怕!這樣會不會很無聊!開悟之後,好像都沒有什麼事,然後也沒有什麼好奇,也沒有什麼新鮮感。」你又在打妄想!

  你爲什麼不放下?我現在要回歸來問你哦!你爲什麼不放下?「報告師父,我還真的不知道呢?」你還真的不知道,趕快把握機會,趕快問,我已經問你了,你還不問我。「師父,怎麼放下?」我說,你爲什麼不放下啦!「腦袋空空不知道」。你現在被我一問,你會愣住,這個愣住要放下,知道嗎?「知道」。你怎麼把愣住提起來。來!爲什麼不放下?「師父,爲什麼你還放不下我?」爲什麼我放不下你哦!因爲你在我面前啊!不要逃避問題。來!爲什麼還放不下?我現在只問你原因而已,我並沒有問你「是不是已經放下」,我沒有這樣問哦!我只問你原因說:「你爲什麼放不下?」來說說看!是放下比較好,還是放不下比較好?「放下比較好」。你們的想法不是這樣,你們的想法都不是這樣的。

  你們今天之所以放不下,就是因爲覺得那個東西比較好。如果手上拿個黃金跟拿着牛糞,請問一下,放下牛糞有很困難嗎?有沒有很困難啦!困難的不是放下牛糞,困難的是放下黃金。你爲什麼放不下?因爲你喜歡那個東西嘛!這樣對不對?牛糞叫你放下,難不難?放下牛糞需要學佛法嗎?需要學嗎?一般人不用學,就放下了,需要怎樣修,才放下牛糞嗎?他也不用修,所以看到牛糞,馬上就契入頓教法門,放下!哪裏需要說,哪裏需要把牛糞放在前面,然後雙盤,然後就觀牛糞:「無常苦空無我,然後牛糞,一切法不可得,畢竟空!」需要觀嗎?你們怎麼都不用觀!但是黃金呢?黃金就要哦!黃金放着就要開始觀囉:「錢啊!是無常的;錢啊!是苦的;錢啊!是空;錢啊!是無我的。」這樣你看到了嗎?你們就是認爲這個東西很喜歡,你一直把它放在心中,就是不願意放下。你們誤解了,你們是大大地誤解,就好像把空當成沒有,這種是錯誤的。一樣的概念,你把放下當成放棄,這個概念是錯的,你們的觀念就是錯,不是這個意思。

  放下是什麼?我以上講的這一句話,每個人要抄起來然後馬上背起來:「放下一切,即擁有一切!」這句話你永遠要給我抄起來,背起來,現在就要給我記起來,這樣好不好?放下一切即擁有一切,這句話什麼意思?這句話知道的人給我解釋一下,就是不知道,所以放不下。「啊!原來放下,我能夠擁有一切。」沒有錯啊!「原來放下一塊錢,我可以擁有一百億,我怎麼不知道?」「啊!這是什麼理論,怎麼有這種想法。」你聽我講法,會覺得我亂說?我講這句話是不是真理?來,你解釋爲什麼?解釋啊!「放下一切即擁有一切」,哪一句經典這樣說?他是釋迦牟尼佛,我是釋達觀;釋迦牟尼佛,哪一句經典這樣說「說放下一切,即擁有一切」?「放下就是才空啊!空就是會變化,他就擁有一切」。不錯哦!哪一句經典這樣說,趕快說,我舉經典給你看,請注意看!「色即是空」,這叫做放下,看到了嗎?用這個「色」字代替一切,一切即是空,不是只有牛糞是空,黃金也是空;不是只有西施是空,東施也是空;不是只有賣檳榔的那個是空,賣西瓜鳳梨的那個也是空。就跟你講那麼清楚了「色即是空」,明白「色即是空」,當下就放下了,不用再囉嗦啦!

  空,就是一切法不可得,你現在所要抓的東西,沒有一絲一毫能夠讓你抓得住,你還不知道!你還在那邊打妄想,然後抓着你的妄想,你還在做夢!色即是空,放下一切,會不會這樣解釋?這樣解釋有沒有輕鬆?有沒有快啦!像你們老牛拖車慢慢修,你們是要修到什麼時候?「放下,即是擁有一切」,接下來「空即是色」,空不是沒有,空涵蓋所有的一切,這樣你會舉實例嗎?我剛才講的是理,你現在會舉事情來說嗎?理我替你說,請你帶入公式,來舉事情給我聽「放下一切即是擁有一切」,請你馬上舉事情。來!會舉例子的,來,自動一點。「師父,我講講看,色即是空就是放下;空即是色就是空中生妙有」。不是!我現在不是說道理,現在不談理,現在談事,談事情不是談理。你們國語、台語都聽不懂是不是?我剛才以上所講的,你哪裏不理解,你聽我講好像都有道理,叫你具體地講出來,你講不出來,所以不要輕言說「你知」,可以嗎?

  我直接這樣講好了,如果你願意當下就放下你的煩惱,就在放下煩惱的當下,你就擁有了清淨、就擁有了安定、就擁有了幸福、就擁有了喜悅、就擁有了慈悲、就擁有了智慧、就擁有了法身功德,我講不完,具體吧!你不肯這樣,還要我每節課說拜託你放下「拜託,懇請你們放下!」放下,你不就什麼都有嗎?你怎麼不放下?老實說,你現在會不會緊張,我叫你的時候,會不會緊張?會啊!所以放下緊張就得自在,這樣對不對?「師父,講是有道理」。我講是有道理而已,還是實際上是這樣,是有道理還是真的是這樣?對!你放下了緊張,不就得自在嗎?當下就是了,就是看你什麼時候放下,它們是同時出現的,對不對?

  爲什麼我苦苦哀求,就是苦苦不放下,這個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我是你的冤親債主嗎?這樣你可以知道誰是冤親債主了吧!誰?就是自己嘛!你就是冤親債主啊!你是誰?所以常常說:「師父,我冤親債主超度呢?」你是要向哪裏超度啦!以後,燒金紙要怎麼燒,你知道嗎?你就來這裏坐,那個燒金紙的桶就放這裏,你就燒下去,你就來這裏坐,你就自己超度,知道嗎?你就是冤親債主啊!你要超度什麼人?你怎麼不超度你自己的妄想執着呢?我每次看到這樣的話,我內在實在是感慨萬千,就講那麼白了,大家有什麼好懷疑的!現在已經印證出來,不是只有佛家這麼講,老子也這麼講;所以真正有智慧的人,到最後殊途同歸,悟到的都一樣。這樣快不快?這個你要利用多長的時間,才願意把它全部放下啊!一句話「去死,好啦!我不要理你了啦!去死好啦!」你看,我要拜託你嗎?所以你不覺得你的內在,真的是很矛盾嗎?你不覺得你的內在,真的是很無知嗎?因爲,你就是沒有辦法放過你自己;然後你也不知道,爲什麼會這個樣子?不知道,就是無知。但是老子講這一句話,你相信嗎?如果你相信,回去就自己先打兩個耳光,知道嗎?你相信,你還這個樣子!所以你自己在讀書,不覺得,你這一輩子都跟自己作對,然後做一輩子的對,然後每天又裝得很精進,想要修行,那不是笑死人!你還要裝,你很想修行,你想裝嗎?

  現在想修行的舉手,不要再裝了,好不好?「師父,我不想修行,我來這邊幹嘛!」還是那兩個字,因爲什麼?我要給你寫無明,我也不知道,我爲什麼要來,我也不知道啊!大概是我有善根吧!大概是你有善根,所以你才跑來。從今之後,要知道,來這邊是要去除你的煩惱,你很清楚。如果你不去除你的煩惱,你就百分之百學錯了,不管你找任何的理由都一樣,你就是學錯,你不要再騙你自己,不要這樣學,可以嗎?所以這個跟你讀多少書,有沒有關係?書,有時候讀一本就夠了,就是把正確的觀念,好好讀一本,其實就夠了。現在問題,不是說你要讀多少,這樣正確的道理,已經跟你開示過,其實就夠了。那是因爲你內在的,那種無明一直轉不過來,然後一直遲疑、一直懷疑、一直信不入。所以你不能夠當下就領悟,就一翻就過來了!我不騙你一翻就過來!

  剛才有個同學,跟我聊一些煩惱,我聽他聊煩惱,聽了五分鐘,我只送他一句話:「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他還是繼續聊「他的煩惱」;我就這樣說:「反正你會死啊!」接下來,他不是開悟;就是不理我了。他不是開悟,他是不理我。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嗎?我是要怎麼跟你說?爲什麼,有的人聽到一句話,言下就大悟!「就是這個樣子,啊!我不再疑惑了。」那個不再疑惑,當下就打開了。但是,大家不是這樣子,而是說:「書本上講得很有道理啦!但是我還是要慢慢修啦!我還是要慢慢學啦!我還是有習氣啦!我還是有煩惱啦!遇到境界我還是會怎麼樣啦!我還是凡夫啦!我是中下根器啦,我是業障深重啦!別人以前有修,我現在沒有修啦!」你再繼續想,你繼續想,想到死,有人這樣想的;然後想到最後說:「我的答案就是,我還是老實退回來修行。」那個不叫老實,那個叫愚癡,最後還說老實,那叫做愚癡,那不是老實,你一點都不老實。你從頭到尾,你都沒有察覺到,你動不動就起很多的概念,來障礙自己,你有看到嗎?你有看到「你起任何障礙的概念」來障礙自己嗎?不斷地生起,你就是一直起。

有很多的話,我們早就講過了,你早也看過了,但是你看過之後呢?其實你看過之後,就忘記了,為什麼會忘記?接着就是到處聽、到處學,到處問人家怎麼修,你都是這種狀態,有沒有?你們怎麼都說沒有呢?如果沒有,早就開悟了,怎麼會?這個東西已經講得這麼明白了,所以你不要放不下啦!

  同學說:「《道德經》爲道日損,感覺還是有漸修的概念;但色即是空,就感覺是頓悟的概念。」沒有關係啦!對啦!沒有錯啦!同學:「因爲還是有不一樣。」對啦!人家再念下去啦!「爲學日益,爲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爲。」同學:「對!但是這樣感覺就是漸修。」要不你們等死。同學:「悟,就是悟;悟,是一翻兩瞪眼,還是要完全。」也沒有錯啊!你剛才所談論的,純粹是你的看法,是不是?我不要你的看法,我是要你當下放下,你有沒有放下啦!有沒有?有嗎?我不是要你的看法,我是說你有放下嗎?你講了老半天!同學:「我就是日損而已啊!」你看,又來了!你看,講老半天,在講什麼?我們一天到晚,就坐在那邊,高談闊論,現在不是要辯這個東西,現在是我們自己的問題,我有這樣嗎?你有這個樣子就好。所以我才跟這麼說,真正明理的人他無爭,他為什麼無爭?他有什麼好爭的,真是不用爭啦!也沒什麼好爭的!

  我舉這一段,只是說學佛的你,不要以爲黃蘗禪師講這一段話,所有學佛的人都會認同,不要這樣誤會,我可以這樣跟你打包票。這一句話拿給所有學佛的人,能夠認同的人不多,我可以坦白跟你講,因爲大家都是凡夫的知見。所以你要百分之百地問自己,我已經認同了,當你一認同的時候,眼睛就應該先亮起來給我看,而不是說什麼有道理啊!但是回去之後,我還是繼續求知求解啊!這樣有用嗎?有認同回去又求知求解,在幹嘛!又在求學問,你不是要開悟嗎?不要再求學問了,可以嗎?這樣對禪宗所講的概念,這樣清楚了嗎?

  然後,萬一別人不認同這個概念,你可以很肯定地用很詳和、很柔和的語氣跟別人解釋嗎?你願意嗎?你敢嗎?我們這一班的同學都很溫和,所以外面的人來,我們這一班人都默默不語,害我一個人孤軍奮鬥,其他同學也都不幫我,都默默不語。有些話需要輪到我講,就你來講就好了,還需要輪到我講;所以有的人就貢高我慢,你們這些同學學了十幾年,我看也是那樣,其實就在罵我啦!知道嗎?所有人來,看我們這一班,都不像老參,都感覺是幼兒;人家只要講一句話,同學都默默不語,都回答不出來,我所看到的就是這個樣子。沒有幾個同學,敢很心平氣和跟他講說:「我看的禪,好像,不是如同閣下所講的那個概念。」很多人不敢說,不敢說不是你謙虛,不敢說不是你無爭,而是你自己也不太懂,我有說錯嗎?而是你自己沒有自信,因爲不太懂所以沒有自信。禪宗,怎麼發揚光大?很難,相當難發揚光大,爲什麼?因爲一般人的知見,都跟禪宗是相反的。所以,我才需要把我們的朋友-老子,請出來;我們的朋友,也是這麼說,所以你可能比較甘願了。我說一個有智慧的人,見解都一樣,你不用怕說人家講錯。我說光是這個概念,你沒有突破,要入禪,了不可得!

  「情量若盡,心無方所,此道天真,本無名字。」

  「情」就是妄情「情」也是妄執,「量」就是你的分別、思量,所以「情量」講的就是你的妄想,你的執着,你的分別對立的心。你要知道,你內在種種的思想概念,跟你讀的書,有沒有關係?有!你今天的思想,有沒有透過讀書?有!所以你注意看,如果讀佛法,是停留在是求知識的人,越難開悟,爲什麼?因爲他的知見,他的思想,他的意識形態,他的主觀,會比一般人更強,注意聽!是更強的、更難破哦!很強哦!很難破。我曾經去參加過一個禪七,那個禪七的規定,就是不准看書,注意聽哦!不准看書,禪七期間不准看書,但是每次進入寮房,就有其他的出家人,拿書起來看,不看他會死去那樣。喜歡看書的人,沒有看書他會死;如果同學就不一樣,禪七一定要禁語,同學如果不講話,七天後一定往生。所以愛看書的人,叫他不看書,沒辦法;愛講話的人叫他不講話,沒辦法,那是什麼?你今天是爲悟道而來,還在看什麼書?所以要悟道跟看書不相干,把那個丟掉。

  今天,你之所以不開悟,是因爲你的心障礙你,應該要把你的心先丟掉。但是你的心,有太多複雜的概念,有可能丟掉嗎?不可能!你就是不可能丟掉。你總是認爲說「看書我才能懂」,注意這個概念!你總認爲說:「看書我才能夠懂。」平常心,要看哪一本書?看哪一本書,可以平常心?因爲,平常心跟看書,有沒有關係?你不要說:「師父,我知道,要看《六祖壇經》。」我給你扒下去,真是的!心不清淨,是你的心,跟看書有什麼關係?不是反對你看書,而是說你這樣學不正確。如果你只是想當個老師,不想當個開悟的人,你要好好地看書,爲什麼?你要好好看書,那樣你才有東西臭屁,所以台上開悟的人很少,要悟道不可以騙自己,你騙別人可以。我這麼講,講話給人家聽不難,好好去看書,看完之後搬出來,大家都可以當老師,那沒有什麼了不起,你可以賺得名聞利養,就是沒有辦法擺平你自己啦!那個東西可以擺平你自己嗎?沒有辦法。你說要擺平我自己很簡單,我趕快去看心理學,也沒辦法,看哲學也沒辦法;那我不看心理學不看哲學,趕快來看《金剛經》也沒辦法。

  你也不要以爲看佛經,就能夠擺平自己,爲什麼?看佛經能夠擺平你自己,你已看很多本了,怎麼沒辦法擺平?之所以擺不平,是因爲你放不下;之所以放不下,是因爲你無知,就這麼簡單!不是因爲你看書少,不是因爲你沒有參加禪修,不是因爲你沒有打佛七,不是因爲你沒有去共修,不是因爲你沒有做早晚課,也不是因爲你沒有拜佛,都不是這個東西,都是因爲你的無知而已!哪裏無知?就是把放不下的東西,當成是實有的東西,當成是最美好的東西,所以把那個抓不住的東西放不下,你從頭到尾都在誤會。

  這裏講說「情量若盡」,講得很清楚了吧!你的妄想執着分別,簡單這麼講,你把心中的罣礙放下,當你把心中的掛礙一放下,我就恭喜你,當下就開悟。我現在看同學怎麼回答,這樣難不難?凡所有相是不是虛妄的?是不是虛妄的啦!是哦!那這樣放下難不難?「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的」這幾個字哪一個字不懂,你有沒有看到,又一個人格分裂症!那一句話沒有吞下去,你在學什麼?然後你拼命學,拼命誦,你在誦什麼?現在有個小孩子很拗,然後你打他一下,認不認錯?他連反應都不反應,所以你再打他,認不認錯?他也不反應,結果你越打越大力,他本來連出聲音都沒有,開始就出聲音了;因爲你越打越大力,他就越痛,他就開始出聲音;到最後你越打越大力,他最後就哭出來;然後越打越大力認不認錯?你再不認錯,我把你打斷,他才心甘情願說:「我錯了。」但是你們修行有這樣學嗎?凡所有相,懂不懂?不懂,就一直打他,打到他:「師父,我終於懂了,你不要打我了,我終於懂了。」這樣不就開悟了嗎?你們學佛,有這樣學嗎?你們都不這樣學,不懂就不懂有什麼關係。

  所以同學跟我講說:「師父,因爲跟你學,你都沒有要求我們啊!」你可以這樣嗎?我講的意思是說,你就抓住一句話,然後你說:「就這個樣子,我爲什麼轉不過來呢?爲什麼,我就轉不過來呢?爲什麼呢?」你就一直看到,自己內在那一種頑固,那一種的叛逆,你跟這句話,根本就不相應,你就可以看到說:「對嘛!奇怪!我怎麼這樣子!」你就越看你自己,你就越不像人,你本來覺得:「自己是一個有道德、有修養的人啊!是一個知識分子啊!是一個明理的人啊!」但是當你看到你的心,就知道自己根本就是瘋子!你是明理的人,你有水準,你有水準嗎?你看你自己就覺得奇怪,真的搞不清楚自己,對啊!是什麼意思?實在是佛講得很好,兩個字就出現了「無明」,以後你家的門牌號,就掛無明就好。很簡單,無明,就是你什麼時候明就好,明了就明了;無知,知了就知了。不懂就是不懂,打破沙鍋問到底,我爲什麼不懂?其實你的不懂,是因爲不懂自己的心,爲什麼會這個樣子?你今天不懂,就是不懂你今天的心,爲什麼要這樣折磨你自己,我有說錯嗎?你今天不懂,就是不懂說「我的心爲什麼會緊張」,這樣對不對?爲什麼會害羞你也不懂?爲什麼會恐懼你也不懂,學佛學這麼久,真的不懂嗎?

  以後,不要跟人家辯任何法義,你只要問他的心,他的心有問題,你跟他談那個法義,都沒有意義;法義談一百分,我看你還是零分。因爲學佛,根本就不是考試,學佛本身就是你自己,你自己心清淨了嗎?不清淨,學那麼多,你在學什麼?然後,你都還沒察覺到,你走錯路,你完全都沒有察覺到。你會覺得很奇怪啊!是爲什麼,我要一直干擾我的心,爲什麼?你會覺得好懷疑,懷不懷疑?懷疑,怎麼不去解決?就是懷疑,所以光是懷疑,這個就沒有時間了,還有時間在那裏閑着,在那裏流口水,或是講一些有的沒有的,那些東西是他的事了,你先擺平你的事就好了。爲什麼是這樣子呢?爲什麼就是這樣子?真是奇怪!我真是搞不清楚。

  其實,我也常常懷疑我自己,為什麼?因爲我有時候課堂上寫的,都講不完,我都很懷疑,爲什麼,要寫那麼多?當你自己的妄執徹底地放下,這叫做「情量若盡,心無方所」,要注意這四個字。你的心現在有沒有方向?你現在的心有沒有方向?你覺得你現在心,有沒有方向?你的心是有方向的,你現在會不會胡思亂想?那胡思亂想,有沒有方向?等一下想東,等一下想西;等一下想南,等一下想北。你死後,心有沒有方向?想不想死後,去極樂世界?想不想去東方琉璃世界?不然想不想去兜率天?還是想留在娑婆?不然想去哪裏?「不敢想」。你看,不敢想,終於露出馬腳,聽我的課聽到最後,不敢想。你們不敢想,對我是一個嚴重的打擊,不敢想,你現在是在講什麼?聽到最後,就是說我都聽不懂,我都不知道,我到底在幹什麼?

  迷的人,他的心,事實上是有方向,但是只是他的方向很亂,他想東想西,跑來跑去。現在學佛的人也是一樣,現在還沒死,就想死去極樂世界,你說沒方向嗎?有個方向一直想,你的心這樣想,對嗎?有時候,我也很納悶,需要降伏其心嗎?我覺得對這句話很納悶,「需要降伏其心嗎?」因爲經上已經說那麼明白了,「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離開過去現在未來的心不可得,那麼我該降伏什麼心?你教我可以嗎?來你教我,既然都不可得,我要降伏什麼心?請你教我。你有好好悟道嗎?你有好好體悟嗎?它到底在說什麼?它明明告訴我,心不可得,然後我在這邊亂什麼?然後你還到處去問人家「怎麼去降伏我的心」,就三心不可得,你叫我降伏什麼心?三心不可得,你現在是用什麼心聽我的課?「用真誠的心」。就是無知啦!換你問我。「師父,用什麼心上課?」我用不可得的心在上課。不可得的心,你有什麼煩惱?你就應該哈哈大笑,知道爲什麼要哈哈大笑嗎?「師父,你怎麼這樣問我,不可得的心,起什麼煩惱,有什麼煩惱?就不可得了,還有什麼煩惱?不是笑死人。」當下就要哈哈大笑。

  經文你們已經背得滾瓜爛熟,但是對你們有影響力嗎?好像一點感覺都沒有呢?人家至少蚊子叮到還會痛痛的,《金剛經》整天在誦都沒感覺,誦到變成植物人,天哪!這是什麼情形!所以一個開悟的人,知不知道「心無方所」,可以看到嗎?心本來就沒有去處,也沒有留處。「方」是方向,「所」是處所;「方」是時間「所」是空間,它不停留在任何的時間與空間,要注意這個概念!所以三心不可得,心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

  一個開悟的人,不要問他死後要去哪裏?這樣問話是不對的。心無形無相,它有沒有那些問題,爲什麼它沒有那些問題?因爲實相就是如此!「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有那些問題嗎?並沒有那些問題,但是我們呢!我們就好像有一個具體的心,這個心裏面包含八萬四千個煩惱,所以八萬四千煩惱,來折磨這一顆具體的心,這一顆具體的心,來產生八萬四個煩惱,重複彼此互相折磨,磨來磨去,要磨到什麼時候?接着每次來上課,將八萬四千個煩惱,抽出一個煩惱來問我。我是跟你吃飽閑着,我需要這樣回答你,八萬四千煩惱,一個一個這樣回答哦!你如果是第一天來上課初學者,我會這樣跟你講,你任何煩惱我都會跟你講。比如說,你家狗死了,我還是會跟你講,不是只有說你父母親往生,我才跟你講;你的寵物死了,你哭哭啼啼,我還是會跟你講,我還是會勸你。

  但是,你們已經是入不二法門,入而不過,你知道嗎?然後,你到處都在跟我談一些無端起知見的問題,你會說:「師父,你這樣,越來越不盡人情呢?」我有空,我會盡人情啦!我如果沒空,我就不管你了,既然心不停留在任何時間跟空間,那你就體悟到吧!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所以「心無方所」,心再也無拘無束!這個無拘無束的心,就是「無住生心」的心,多麼地清淨!多麼地逍遙!多麼地自在!真是如此啊!

 

閱讀 175 次數
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