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日, 06 五月 2018 20:01

傳心法要講記-135

作者  釋達觀/講述 無念齋/整理

0A123249274

一念情生即墮異趣,無始已來不異今日,無有異法,故名成等正覺。 

佛心清淨

  「一念情生即墮異趣,無始以來不異今日,無有異法,故名成等正覺。」「一念情生」這四個字畫起來。你們在學佛要懂訣竅,這個就是訣竅。「一念情生」,這裡就是關鍵。我們每個人生命的狀態,若追溯到最究竟、最根本,其實都是一致的。那個「一致的」,是什麼意思?也就是說,一開始大家的立足點都是平等的,這是不用懷疑。那個「平等的立足點」,是什麼?是「菩提自性本來清淨」。我們生命本來的狀態,是這種狀態,是一種很清淨的狀態,這個就是我們「本來」,要注意這兩個字,有的人很容易把很多的名詞帶過去,譬如說「本來面目」,然後,他就把它帶過去。要細細參「本來」,注意聽!如果,你不這樣參,你可能這一輩子修行,真的是盲修瞎練。然後,你會修得很辛苦,所以,你修行的過程,統一都叫做苦修、苦行。為什麼苦修、苦行?因為,你會很掙扎;然後,你會互相矛盾,你內心會產生抗衡;而且,本身來講,你自己理智、慾望,心中的佛跟魔都在對抗。

  所以你要參「本來」,好好體會-「本來」。你不要離開「本來」變成什麼?「修來」。當今很多的修行人,他都是修來,他在以這個﹙修來﹚立足點在修行,對還是不對?明明跟你講說「本來」,「修來」的這個「來」,就一定不是「本來 」,這樣會嗎?你修來的東西,一定不是本來,你修來的東西一定是生滅的。然後,你修來的東西,一定是外來的。所以,既不是修來,也不是求來。所以不要求,你在求什麼?你們捫心自問,學佛,學這麼久了,你們在修行的過程當中,有時時刻刻從「本來」下手嗎?

  你們捫心自問,其實,我覺得一般人,都在這裡﹙修來,求來,外來﹚打轉,我有沒有說錯 -「修」。就跟你講說,那個是本來的,不是修來的,那個也求不來!這個概念是多麼的重要!如果你明白了,你離開了「本來」,其實,就代表說你沒有正見,你起邪見!或是說,你著相求菩提,你在現象裡面打轉,但你一直忘失那個「本來」。就明明跟你講說這個「本來」,這個「本來」就是「生命本來的面目」,究竟的樣子。所以,這個三世諸佛,跟我們一模一樣,即是「本來」。

  所以,你今天原則上,只是要恢復本來的面目,只是這種狀態。如果,你離開了這個方向,你自己要去察覺。如果,你沒有去察覺,你沒有觀察到,你不但這一輩子會很辛苦,也就是說,你這一輩子,一定不會修出什麼結果。然後,你生生世世也會苦行,因為,你會一直掙扎,一直摸索,然後,一直彼此的矛盾、抗衡;直到有一天,你回歸本來。你要從這裡下手,不然的話,修行是很痛苦的,因為你方向搞錯了,你會很累。所以,我常常在問「本來」,既然是我本來,那到底問題是出在哪裡?問題是出在一般人不知道本來,或是他不相信本來。不知道叫「無明」,不相信就叫做「邪見」。然後,他不管「本來」,他只管什麼?他只管說,人家教他怎麼修,他就怎麼修。用什麼修?就是人家教他一個方法,他就拿這個方法,拼命猛K、猛修。然後,想要修出解脫,想要斷煩惱,或者是想要明心見性,或是想要清淨心。

  修行的本身就是執著,你要注意我這句話。你現在起個念頭想要修行,本身就是執著,但是,你不修行就是凡夫。很多的概念,你真的要釐清,然後,你釐清之後,你自然智慧會慢慢的增長,為什麼?因為你開始會產生很多的懷疑,也就是你過去方向是不是搞錯了?譬如說,你在誦《金剛經》,人家問你「以什麼為功課」?他說「我以誦《金剛經》為功課」。人家就問你「你都怎麼誦呢」?他就說「從第一個字唸到最後一個字」,你們是不是都是這樣誦?從第一個字唸到最後一個字。然後唸完了,再迴向。但是,你這樣是在修行《金剛經》嗎?錯!為什麼錯?因為,你從頭到尾,錯的很離譜。「我」,在誦經,我每天都這樣誦,我一輩子都這樣誦,但是你跟《金剛經》都不相應。有沒有福報?有。為什麼?因為從因緣的角度,你跟《金剛經》結緣。有沒有福報?有。是有福報的,但是跟《金剛經》相不相應?不相應。為什麼?因為《金剛經》說,如果有一個「我」,在誦《金剛經》,這個人就不明白《金剛經》。《金剛經》有沒有這句話?只要有一個「我」,在誦《金剛經》,這個人不明白《金剛經》,《金剛經》裡面有沒有這一段話?有。哪一段?《金剛經》分明跟你講說,你要「無我相、人相、壽者相、眾生相」,這樣對不對?分明這樣跟你講,但是你誦一輩子,都是「我」,在誦《金剛經》,你會跟《金剛經》相應嗎?你什麼時候跟它相應過?然後你都沒有察覺到,你錯了。錯,不是錯在誦經,是錯在「我」。因為《金剛經》確實有教你,你要書寫、讀誦、為人解說,《金剛經》有這樣教,沒有錯,所以誦經沒有錯,錯是錯在「我」。

  現在也是一樣,人家教你修行的方法,有錯嗎?沒有錯。人家教你修行的方法沒有錯,錯在什麼?錯在為什麼要這個樣子?這個方法,真正的目的,是要告訴我什麼?但是,我們並沒有很深刻探討,這個真正的目的,是為了什麼?所以,這個叫做沒有智慧,這個叫做沒有如理思惟。沒有如理思惟,佛沒有這樣教。佛說你要受持讀誦,你還要如理思惟,你還要依教奉行,接著為人解說。因為,你沒有如理思惟,你常常錯。你要時時刻刻看到你自己,你有正見嗎?你的正見擺在哪裡呢?你有看到嗎?你有擺在「本來」嗎?它既然是「本來」,你就要這樣思維「到底發生什麼事?我怎麼迷失我本來?我怎麼沒有察覺我本來」,到底發生什麼事?你怎麼不從這裡去參呢-發生什麼事?

  有一個人跟我講說,師父,如何追求幸福?我說「幸福不是追求的,你不要搞錯了」。一般的人講這句話,他有沒有察覺到他錯?他完全沒有辦法察覺到他錯。他認為說,我不幸福啊!我現在上進,我現在覺醒了,然後我想要自己去追尋我的幸福。但是,他不明白,這一句話本身,就代表他的觀念,沒有百分之百的正確;因為,他認為幸福是追求而來的。這個觀念,如果你沒有辦法察覺錯,我告訴你,這個人從此之後,每天做三份的工作,拼命的賺錢,然後做完三份工作之後,每天又撥空去參加補習班,或是去參加學校的輔導課程。接著,又去學美姿、美儀;接著,又去學人際關係的課程。你知道,他現在有沒有在追求幸福?有。他的幸福是架構在財富,是架構在知識、學歷,是架構在人際關係,是架構在個人的儀態、外表端莊。這樣的人幸福嗎?他追求的來嗎?他追求不來。有沒有人說,這樣的人,一定會遇到一個好的伴侶?有沒有人會這樣說?是不是一定會遇到一個好的伴侶,會還是不會?不一定。答案是不一定,但是有一個很好的伴侶,是不是等於幸福?這個概念沒有辦法確立。為什麼,這個概念沒有辦法確立?因為這個概念存乎一心。

  幸福是什麼呢?有的話比較重要,我直接用寫的不要用唸的。「幸福不是尋覓而來,而是發現它早已存在」。要你寫的意思是說,如果你想說,可以說給別人聽。為什麼?別人不聽佛法,但是別人要聽這個。這一句話,聽起來好像很有哲理,但是你要參,如果你參不透,你還是不會幸福的。我們不是去找尋幸福,我們是發現幸福。佛不是創造真理,佛是發現真理。一個有智慧的人,他是一個發現者。既然是他發現的,就代表說它本來就存在,所以你才能夠發現。但是創造呢?創造是它本來不存在,所以創造出來,這叫做創造。如果你用這個概念,你要去找你的幸福,幸福找不到,為什麼找不到?因為沒有人可以跟你說,你要具足什麼條件叫做幸福?我們今天談五蘊,我們還清楚五個條件,哪五個條件?色受想行識。幸福要具備什麼條件?來,你說說看。好像經上沒有講。幸福的條件,讓你講五個,有沒有人會再提出第六個?有可能,有沒有可能從六個一直推到六十個?有沒有可能?這樣推下去沒完沒了,所以代表你這一輩子是不可能幸福的,這叫邪見。你的觀念一開始就錯,然後你還覺得你是個上進的人,這實在是很惋惜,我真的是很惋惜。既然你這麼上進,但是你的觀念錯了,其實關鍵在什麼?關鍵在你能夠察覺到「你這個觀念是錯的嗎?」你能察覺到嗎?假設你不能察覺到,那就可惜啊!可惜。

  我們今天談頓教,有一個很重要的觀念。頓教就是,你真的是把這種錯誤的觀念,一下子就轉過來,然後百分之百的肯定,認同看清楚,就在當下確認了,就這樣子而已。幸福對一般人,你說它抽象,也很具體。一樣的道理,那成佛呢?是抽象,還是具體?你也覺得很抽象,對不對?沒有錯,雖然經典上跟你說,你覺得很抽象。舉個例子,什麼叫做成佛?自覺覺他、覺行圓滿,沒有錯,你這樣講都對,但是有沒有很抽象?有還是沒有?有。然後,你是不是用你的妄想,去理解你所理解的佛經,是還是不是?然後,成佛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我可以告訴你,你不可以說你知道,你要承認,每個人的腦袋都有自己的想法。對成佛的概念產生一個想法,那個想法叫做「妄想」。承不承認?什麼是成佛,我也不知道。你不知道,一輩子想要成佛?所以你有沒有覺得,你在做一個「你不知道的事情」。

  有的東西不要做,我沒有把握的,我都放棄。我對那個東西,我不清楚的,我也不會去追求。所以,從這一段的經文,你自己要去體會。幸福是誰說的?幸福是你說的。我講這句話,你不用懷疑,幸福是你說的。所以有些人問我一些事,對還是不對;或是問我說,這個法義對還是不對?我常這樣跟他講,我說只要你快樂都對,只要你不快樂都不對,我管你對或不對。為什麼我這樣回答?因為它沒有定義,它沒有任何的定義。佛法不喜歡談定義,因為定義是陷阱,因為定義是一種模擬的狀態,是一種推論假設的一個狀態,實無定法可言。什麼叫做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實無定法可言,名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你知道在講什麼嗎?沒有定法怎麼教?你快樂就好了,就這樣教。你痛苦呢?痛苦好嗎?我不說你錯,我只問你痛苦好嗎?師父,我很快樂,但是每個人都說我錯,你快樂就好啊!我在講什麼?我在講說,痛苦也沒有一個標準,快樂也沒有一個標準。你以什麼為標準?以你的心為標準。你看到了嗎?

  我講的「沒有標準」是什麼意思?說說看,講得不錯八十分,但是還沒有一百分。因為你說他的事,我現在講的是,因為「根本沒有一個叫做真實的東西」,注意聽我這句話!因為「根本沒有一個叫做真實的東西」!你所謂的痛苦不是真實,你所謂的快樂也不是真實,我只是看穿它,根本沒有一個真實,只是這樣子而已。在你的身上找不到一點真,從你的五蘊,從你的色受想行識,我找不到一個叫做真的東西。從你身邊的人,我也找不到一個叫做真的東西。從你活在這個世間裡面,我在你身邊也找不到一個叫做真的東西。要注意我這句話,你們可以回家去找,從你身上開始找,看能不能找到一個「叫做真的東西」。真的。所以只要你快樂就好。這下就墮三惡道。我們修行不是修到沒有快樂也沒有痛苦,這樣不對,知道嗎?這叫「不苦不樂」,這叫「愚癡」,修行不是這種狀態。

  所以我們說修行,修行是要修什麼?所謂修行是什麼?所謂修行就是要教你「不要執著」,但我都執著啊!我昨天看到新聞我就很痛苦,這事情會繼續發生,我有說錯嗎?你現在痛苦的事情,也就是說你認為痛苦的事情,它會繼續發生在你身邊給你看。我有沒有說錯?所以注定你要痛苦一輩子。如果你的觀念是正確的,但你是痛苦的這樣好嗎?我不跟你講對跟錯,我只問你說這樣痛苦好嗎?你自己去想。真懂真理的人,他不用跟人家爭辯。為什麼不用爭辯?你只要問對方,對方只要是快樂,只要是平靜那就好了。我輸的很快樂,但是如果你勝過我,你不快樂,這樣好嗎?

  有一個人去拜訪老子,他還沒有拜訪老子之前,就聽說老子是一位聖者,是一位得道的人,所以他還沒有見到老子之前,他內心有沒有想像一個聖者到底是什麼狀態?有沒有這樣想像?這個聖者應該是頭上發光,然後兩眼炯炯有神,那個皮膚像嬰兒,知道嗎?雖然已經是很老了,但是皮膚還是跟嬰兒一樣;然後走路仙風道骨,談吐優雅,那他的家,一定是後面有山,前面有小河,一定是鋪韓國草、鋪石板,然後小橋流水,佈置的比日本的庭院造景還漂亮,這一定是聖者住的地方。哪知道大老遠到老子那邊,門一打開看到亂七八糟,他看到搖搖頭就走了。但是他走到一半,他察覺到他自己不快樂了,他突然領悟到什麼?他這些表情,他這些不屑,老子竟然都沒有反應。但是他自己對別人不屑的人,他內在不快樂,這個人覺性也很高,你知道嗎?他馬上又回頭,你有這個覺性嗎?

  對與不對,都沒有一個真實的。為什麼沒有一個真實的?(師,手拍桌子)那是你的概念!你的概念不是真實的。要問自己的本心,你心的狀態是什麼狀態?你心在想什麼?莫忘初心,初心是什麼狀態?你們說不要執著,不要執著。你要執著可以,為什麼可以?你只要找得到可以讓你執著,你就盡量執著。你只要找得到可以讓你執著的東西,我鼓勵你執著。但是有個條件,就是你要找出證據。「師父,我終於找到一個,值得我執著生生世世的東西。」這樣,我會鼓勵你執著。你找得到什麼東西,可以讓你執著的?快樂是什麼東西?快樂是你的概念,快樂是你的心態。你的心態、你的概念,綜合起來的狀態叫做快樂,對不對?那個東西真實嗎?

  簡單這麼講,你的概念,你的心態真實嗎?我講的快樂只是一般人比較容易聽懂,比較會接受的概念,所以我才講快樂,但是我所講的快樂是真的快樂,不是變化的快樂,你了解嗎?因為變化的快樂,那個樂就禁不起考驗。我講的快樂,其實就是「真正清淨的心」,那一種狀態是你沒辦法形容的。我們一般人講的快樂,好像是比較能夠形容的東西,內心的喜樂或者是怎麼樣。但是清淨這個東西,是沒有辦法形容的。我剛才講的東西,你了解嗎?有沒有人不了解的?你不知道,什麼不了解?這種的狀態,就是痛苦的狀態。我再重新說一遍,修行就是要去破你的執著,但是以真相的角度,事實上,是沒有一個東西,可以讓你執著的,我現在講的是真相。為什麼說,沒有一個東西,可以讓你執著的?因為沒有一個東西是真實的,沒有一個東西是永恆的,沒有一個東西是不變的,我講的是這個東西。你的身心抓不住,這個世界也抓不住,你的煩惱抓不住。同理可證,你的菩提也抓不住。注意聽喔!你的菩提也抓不住。你不要以為說煩惱抓不住,菩提抓得住,終於抓住菩提的尾巴。

  如果大家再聽不懂,我這麼說好了。你靜靜去觀察你自己,你會察覺到你的身體留不住,你會察覺到你的感受、你的想法、你的意識行為、你的思想、你的觀念,都是一樣的,都是變化無常不實在的。然後你會說「我認同,但是有個東西是實在留得住的」。什麼東西?「靈魂」。好,趕快去找靈魂。既然你覺得你的身體裡面有個靈魂,趕快去找,找不到趕快去醫院照X光。佛法是很理智的,佛法是多麼理智,請你看清楚,你不要騙自己。找得到嗎?所謂靈魂就是你的心。我簡單這麼講,心找的到嗎?找不到。但有沒有感覺嗎?有感覺。但找的到嗎?找不到,但是有感覺。是什麼感覺?變來變去,那是真實的嗎?說它是真實的,它又變來變去;說它不真實,它又是存在。你去找。發現什麼?終於發現-沒有一法是真實的。這算不算發現?我終於發現-「我」的這個概念,是錯覺。算不算發現?我還可以繼續講,你有很多發現嗎?你有發現嗎?你沒有發現吧!你當然沒有發現。「我」是存在的,沒有錯,因為你存在,所以你身邊的人也存在。因為你身邊的人存在,所以這個世界也存在。所以執不執著?全部要執著知道嗎?因為都存在,當然要執著。我很認真修行,為了不要執著。你這樣修死了,也沒有用。為什麼?你的腦袋是執著的,然後你要修不執著。這種修行,叫做什麼行?這種修行,叫做「苦行」,其實是衝突的。

  我們常常都覺得說「我不要執著」。舉個例子,例如我是老師,你們是學生,然後我跟你們說「我對你們這一群學生,我都不執著」。我是對你們不執著,但是我有沒有講說「我對我自己不執著」,有沒有?你們會不會這樣學?「我對你們都不執著,但是對自己是執著的」。這樣的人有修行嗎?所以自己有掉入一個陷阱,他認為說什麼「以前我對你們也執著,然後對自己也執著,我現在修到對你們不執著,我承認我只對我自己執著,但是我進步了。」這是他錯誤,這是很荒謬。只要是對自己執著,一定對你們執著,注意聽這句話!你只要對你執著,你一定對別人執著。可以證明嗎?可以證明。若有「我相」接著就會有「人相、眾生相、壽者相」,若「無我相」就「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只要你的執著在,你相對的概念都是執著,你看到了嗎?你修行半天你都在欺騙自己,你都還不知道!

  有的人常跟我說:「師父,我現在比較不執著了。」我說你對什麼不執著?「我對股票比較不執著,我對做總統比較沒有執著。」你對做總統不執著,但是你看總統最不順眼;你對股票不執著,但是你對錢還是執著的。會講這樣話的人,他對佛法的真理根本不懂。我就告訴你「你只要對你自己執著,你就對世界執著」。你要注意我這句話!「此有故彼有」。這句話跟你講很清楚,此有彼就有。注意聽,對自己執著,對這個世界就是執著,看到了嗎?你對緣起法,怎麼這樣不透徹?你為什麼會執著自己?道理很簡單,因為你認為你是真的(有真),我有說錯嗎?你就是認為你是真的,你才執著你嘛!你怎麼修都執著,為什麼?「我是真的,然後我要修行。」你怎麼修?苦啊!苦啊!這樣怎麼修?「我是真的,然後我要修解脫,我要修觀自在。」怎麼解脫?怎麼觀自在?你這個是思想衝突、矛盾,你沒辦法修。所以你修三大阿僧祇劫,一樣,你還是不能開。從自己身上去看,你在你身上找到哪一個真呢?不要執著自己,可以呼口號嗎?可以說全班同學我們一起喊「不要執著自己」,可以這樣喊嗎?我常講一句話,憑什麼?憑智慧。什麼智慧?看清楚自己的智慧,看清楚五蘊找不到一個「我」的存在,只是這樣子而已。而不是修,你要怎麼修?修行的目的,只是告訴你身體是無常的,感受是無常的,心是無常的,告訴你這世間一切法都是無常的,「四念處」就是這樣教的。它的目的也是告訴你,你找不到一個「我」的存在。它真正的用意是這樣告訴你,你找不到一個「我」的存在。因為我覺得我的存在,我的執著才存在,它還需要起個念頭破我執嗎?不用。就在發現的那一霎那,我執就消失了,只是這樣子而已。

  我再做個比喻給你聽。譬如說你來上課,你來上課之前同學就告訴你,你不要進去教室,教室裡面有蛇,你聽同學這樣講,你會不會相信?如果一個同學跟你講,你會不會相信?你說不定認為是在開玩笑,但是兩個同學、三個同學跟你講,你會不會相信?會。你這一輩子多少人跟你講說,你有靈魂,多少人?我只是要告訴你一個概念就是,如果很多人都跟你講,你信不信?你自然就信了嘛!所以你一出生,你身邊的人不斷的灌輸你「我、我、我」,對不對?所以你相信「我」講的話。還是你多生累劫所累積的概念,你當然相信你多生累劫累積的概念,這樣對不對?這不就得了!你相信嘛!你就是這種狀態。因為從小到大很多人,都這樣告訴你。

  因為有我的存在,你所有的問題都存在。我問給你聽。「師父,我怎麼樣才會快樂?」「師父,我怎麼樣別人才會看得起我?」「師父,我怎麼樣活人生才會活得有價值?」「師父,我辛苦了老半天,以後我死去會去哪裡?」你現在所有的問題,都是從這個問題產生,你看到了嗎?沒有一個問題,不是從這個問題產生,所以那個「我」,你沒有看清楚,你的苦永遠存在。這個叫做「此有故彼有」,永遠都存在。「師父,到底有我還是沒有我?」你要不要這樣問我?要不要?我說「我」比較親切,你會不會問我說,到底有沒有「我」?會。那我再換個角度,剛剛全班同學跟你講,有蛇嘛!對不對?你從這個問題問我。「師父,裡面到底有沒有蛇?」你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你為什麼不去看?你為什麼到處去問別人?裡面有沒有蛇,裡面到底有沒有蛇?但是都不進去看,一直站在外面,然後看到有人就問,到底有沒有蛇?你們都說有,那應該就是有了。我這個比喻已經很明顯了,你在幹嘛!你怎麼不要進去看!

  七點半到八點在打坐,你們在幹嘛?在幹嘛?就是進去看看裡面有沒有蛇啊!你坐在那邊幹嘛?你坐在那邊猜「說有蛇,有蛇。」然後有的同學更好笑,有沒有蛇,也沒有進來看,就說「師父說,蛇即非蛇,是名為蛇。蛇是無常苦空無我,蛇是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的,包括蛇也是虛妄的。」不然你進去住。「我不要,我不要去住。」你們學佛法都在那邊說風涼話,這叫做風涼話,你們一直在外面說風涼話。你讀佛經自己猛K,自己在那邊幻想,然後自己在那邊交談,你都沒有進去看看到底有沒有蛇?你在幹嘛!

  一樣的道理,「師父說,在我身上找不到一個我。我的牙齒是鐵做的,我鐵齒我就不相信,我就要進去找找看。」其實這樣的人最好,你不要相信,你去找,當你找到之後,你才跟我理論。但是,你去找都找不到,你注意聽!你都找不到,但是你又不甘心,你不會開悟。你還要繼續找,找到最後,已經甘心了,就在甘心的那一剎那,開悟了,講完了。這叫做「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 度一切苦厄。」《心經》不是這麼教你嗎?《心經》就是告訴你說「五蘊」,你就進去看看五蘊,到底五蘊裡面有沒有一個「我」的存在?有還是沒有?進去修行才知道「在五蘊裡面找不到一個我的存在」,就在找不到的那一剎那,他的苦全部消失。這樣有沒有很具體?不是在那邊談理論,談甚麼理論?

  你會說「師父有耶,有真如。我雖然找不到我,但是有真如。」真如是你找出來的,還是你看書的?看書的。又是你在外面想真如,你又在那邊想,有真如,進去找啊!什麼叫真如?所謂真如就是「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叫做真如。什麼叫做真如?「一切法畢竟空寂」。什麼叫做真如?「無所得」。什麼叫做實相?一切都不是真的。「師父,經典沒有這樣說」。不然我說經典的話「一切法無所得,畢竟空」,這樣你就要相信了嗎?什麼是實相?沒有一個東西是真的。啊!這叫實相,我搞了老半天。如果你沒有徹底的明白這個概念,請問「清淨的心」怎麼恢復,你告訴我怎麼恢復?你真的找不到,要從你的深層的生命當中,翻轉過來了。最近不是很流行翻轉教育嗎?翻轉過來了,就在那一種狀態,對身心世界,對聖對凡,對迷對悟,一點執著都沒有,徹徹底底全然的放下,那一種狀態假名叫做什麼?清淨心,講完了。不然你心怎麼清淨?

  有一天,我三姐問我說,她覺得這樣活得很沒有意義,我就問她說,要意義幹嘛?她就跟我講「你的書,一念之間,不是這樣寫嗎?人要活得有意義嗎?」我說「對啊!我之所以這樣寫,是針對人生沒有意義的人寫的」。他人生沒有目標,沒有方向,我才會為這樣的人寫的。對沒有意義的人,寫要有意義。但是你已經知道這個道理了,意義應該放下。什麼叫做意義?意義是虛設的,人生要有意義是一種概念,是虛設的概念,你聽懂嗎?就這樣子而已。是針對他這樣講的,當你重新振作過來的時候,不要再掉入意義的陷阱,只是鼓勵對方起來而已。而不是從這個陷阱,跳過來又掉到另外一個陷阱,這樣是不對的。

  我們眾生沒有核心,所以跟你講心。一跟你講心之後,你從此每天都要去找心。自從學了《傳心法要》,從此每天都要找心,你又掉入另外一個陷阱。心不用這樣子找,覓心了不可得!你在找什麼?所以成佛的概念,你不要去猜。你先明白一個概念「清淨心是佛」。你說師父這個有證據嗎?有。《金剛經》怎麼說?離一切相,即名諸佛,《金剛經》有沒有這句話?有。有沒有證據?這就叫佛心,禪宗在講的都是講這個。但是禪宗講話一定不可以違背佛經,所以禪宗所講的概念,佛經裡面某段話可以來印證,真是這樣子。你不要誤以為說「 禪師自己講一套,哪有那麼快,沒有三大阿僧祇劫,這樣福慧怎麼圓滿?」我現在講的那些東西,都是你的概念,是你經上所看來的概念,但是這個是什麼,其實你不知道。

  但禪宗跟你講的是什麼?明心見性,見性成佛,有沒有很直接了當?見性成佛是什麼?就是見到實相,見到實相當下就是佛,叫做見性成佛。然後《金剛經》也佐證,就是這種狀態,這樣的概念能夠清楚的人,就在這裡叫做「頓教」,在這裡(佛心清淨)就叫做「頓悟頓修」,在這裡都結束了。但是不相應、不相信、不能契入,那麼你就先跑來這裡(人道)開始修,我們現在就這樣。「師父,哪有這麼簡單?」對,很困難,從這裡(人道)修,你現在就是這樣。你就從這裡(人道)跑來這裡(六道),然後從這邊(人道)開始修,什麼叫開始修?還是那句話「此有故彼有」。此有,「師父,我有煩惱」。是啊!你有煩惱;故彼有,「你才叫做眾生」。「對對對,講得太好了,就是這樣!對對對,就是這樣!」「師父,我業障深重,我業重。」對對對,你業重。怎麼辦?所以你要消業障,你要消業,要有級數,你要花錢的還是不花錢的?若是花錢的就是說,你拿一百萬來超渡冤親債主,或是拿一百萬去放生,或是拿一百萬去救濟。如果沒有花錢的,你就每天跪在佛前磕頭,一直磕頭,磕到頭破血流。磕頭還有消業障嗎?有。磕完起來精神比較好,真的是這個樣子,我不蓋你,真的是精神比較好。拜佛是一個很好的運動。你說有消嗎?真正的也是有消,但是有消乾淨嗎?消業跟造業,你造業的速度比你消業障的速度還快,那這樣要怎麼消?我們常常說「隨緣消舊業,切莫造新殃」。

  你注意看,佛法的智慧就在緣起,釋迦牟尼佛就是因為緣起開悟成佛的,你知道嗎?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就是這樣成佛的,覺悟了。世界上所有的概念都是「此有故彼有,此無故彼無;此生故彼生,此滅故彼滅」,所有的概念都是相待而成。只要是相待而成,你要注意這個概念,只要是相待而成,這兩個(此,彼)都不是真實的,注意聽,都是假的;只要是相依而生,這兩個都是不實在的,看到了嗎?一樣的概念,「此」是什麼?是「心」。「彼」是什麼?是「境」。「師父,有鬼喔!」鬼就跑出來了!「師父,我很苦耶!」是,你是歹命人,歹命就跑出來了。「師父,我沒有修!」是,你沒有修,你業障,你是眾生。「師父,我沒有事!」師父不知道如何回答他,我就回他說「沒事就好」。佛法不是理論,你應該要看到,你時時刻刻都沒有離開緣起。「迷」也是緣起,「悟」也是悟到緣起,「迷」也是迷失在緣起,因為你迷失在因緣。我們現在所看到的這一切現象,都叫做緣起。我們今天執著的身心世界,都是一切緣起的現象,對還是不對?你就是迷失在這裡,你有沒有清楚看到?

  找不到?那個「找不到」就是一種絕對,你們常常想要保留一個存在。我告訴你,你不要說什麼都不執著。最後執著一個佛性,你就死在那個佛性。你不要說什麼都不執著,最後執著一個生命,最後就死在那個生命。你不要說什麼都不執著,執著真如或是「我」,你就死在那個「我」,為什麼?我已經講過了,你只要執著,一就會生一切,可怕吧!一即一切,可怕吧!你只要有個概念一執著,所有的東西都存在。注意聽我這句話!你不要看不到,我只要執著「我」,全部都存在。因為你存在,所以世界存在。因為我存在,所以人存在。因為人、我存在,所以眾生存在,都存在,沒完沒了。沒完沒了,繼續輪迴,繼續變化,一切待緣起,沒完沒了,永遠都沒完沒了,你看到了嗎?我為什麼會跟你講說,你回去找,看看你能不能找到一個真的。就像進來教室找蛇,你要自己進來教室找蛇,找到有一天,你甘願了。不是推論,不是理論,學佛法不要在推理想像,那個沒有用。而是說我有這樣的經驗,所以這個理論當中,我可以加以佐證運用,那可以。但是你不可以反其道而行,很多人學佛法為什麼沒有用?他的想法,不是在現實人生所經歷過的,那叫做推論,那個沒有用。

  這位同學你起來,請解釋這句「冰,非冰,是名為冰」,什麼意思?「冰,非冰,是名為冰」,沒有了,「師父,非師父,是名師父」,是什麼意思?沒有了?你是說歸零?我現在有沒有,我到底是有還是沒有?你回家從冰箱裡拿一塊冰塊,放在桌子上面觀察,你只要觀察久了,這句話你就完全懂了,對不對?注意聽,你拿一塊冰,有沒有冰?有,有冰。但是一直觀察,它會不會消失?這叫非冰。這樣要讀書嗎?這不用讀書,觀察就好了。冰,放著它會融化;非冰,那到底有沒有冰?我知道了啦!我知道了啦!原來就這麼簡單。我是說這句話,你看過冰塊的過程,看這句話是不是很容易懂,有沒有很容易懂?所以《金剛經》不是叫你看文字,知道嗎?我說這樣有清楚嗎?

  不是說你自己抱一本《金剛經》一直在看,「莊嚴,非莊嚴,是名莊嚴」,這是什麼意思?「眾生,即非眾生,是名眾生」,這是什麼意思?不是這樣看的,這個叫做理論。理論跟現實的人生沒有辦法結合,所以這樣學沒有用,不是這樣學。《金剛經》所描述的現象,在我們生活當中,時時刻刻都看的到。我說同學是眾生,但是你再注意思考,我講的這一句話,這樣對嗎?我說同學是眾生,是因為他現在有煩惱,所以我就說他是眾生。但是我講這句話,是對嗎?你有煩惱的時候,你知不知道你在煩惱?知道。你看!知道有煩惱的人,你說他是眾生嗎?你說他是眾生嗎?他有覺性,對不對?他現在覺性察覺到他有煩惱,你說他是眾生,好像也不太對,這叫即非眾生。也就是說你講的第一個概念,你不要以為說這是正確的,眾生的這個概念不是正確的。你只要觀察你就會察覺到,你第一個概念是有問題的,你下這樣的定論是有問題的。你透過觀察,你就能夠領悟到《金剛經》為什麼講說「即非眾生」,你就很容易明白原來佛經就在生活當中而已。你生活不觀察,只有關在家裡面看佛經,這樣看不會懂,沒有人教你這樣學。而是你用心看生活,你在生活當中,隨各種的因緣去觀察,你的智慧就生起。佛經一打開,說不定就豁然開悟,全部都懂。我講的是天方夜譚嗎?我講的有沒有具體?就是這麼具體的東西。怎麼大家搞得老半天,變成很困難?

  今天才講四個字而已「佛心清淨」,後面實在是講不下去。我只是告訴你「本來」。那本來的狀態是什麼,本來的狀態怎麼去恢復?當你能夠明白真相,這樣你執著不來;當你明白真相,你煩惱也生不起來;你不用斷煩惱,因為煩惱根本生不起來;你不用破執著,因為根本執著不起來。這個叫做無為法,這個本來就是如此,只是這樣而已。而不是說你刻意要不執著,刻意要去斷煩惱。這個刻意本身就是造做,這個刻意本身就是一種執著。我們太多的執著,我們今天學佛法,你要明白,你不見得越學佛法越不執著,其實有時候你是越學越執著,我真的不蓋你。你真的好好去觀察你自己,你是越學越執著,還是越學越不執著?你不要用一個定論說,學佛法一定是越學越不執著,你這樣的定論是有問題的。所以,回去找,還是那句話,回去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一個是真的?如果找得到,就來跟我換一萬塊。

閱讀 126 次數 最後修改於 週日, 06 五月 2018 20:10
DMC Firewall is a Joomla Security exten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