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日, 01 七月 2018 21:15

傳心法要講記-141

作者  釋達觀/講述 無念齋/整理

3045634e71774e475756

師云:不得一法,名為傳心;若了此心,即是無心無法。

因緣生

因緣滅

生種種

滅種種

  「師云:不得一法,名為傳心;若了此心,即是無心無法。」我們說「法」,什麼是法?統稱來說,世間一切的現象都叫做法。你的身體也是法,你的心也是法,這個世界也是法。你現在遇到順境也是法,你遇到逆境也是法。你起一個善念也是法,你起一個惡念也是法。你看得到的是法,你看不到的精神狀態也是法,所以一切統稱叫做法。佛法裏面常用這個字,來代表這世間一切種種的現象。但是這裏面講「不得」,這個「不得」的意思就是說:「沒有一個法,它是可以永恆不變的;沒有一個法,它是可以獨立存在的。」你煮飯的時候,只有米可不可以煮成飯?不可以。所以代表說你要煮飯,是要很多的條件,你要有電鍋,你也要有水,你也要有電,你還要有人去按那個開關。這裡面就有好幾個的條件,你才能夠煮得一碗飯,它沒有辦法說,只有米就煮成飯。一樣的道理啊!你要煮一碗綠豆湯,沒有說綠豆就可以變綠豆湯。這個概念你聽起來很簡單,這個世界所有的事情,都是這個樣子。你想成功,只有你一個人是不可能成功的。當有一天你成功,你不要以爲說:「我都靠我的努力,所以我才成功。」你這樣的看法就錯了。你今天的努力,是需要透過別人種種的配合,你才會成功。你不可以說,煮飯我懂,煮綠豆湯我懂,但是成功呢?我不需要別人,我只要靠我自己,這個世界上有這個道理的嗎?

  這裏面所講的法,就是說它沒有辦法單獨成立,它要透過很多的條件,它才能夠形成。這個概念你第一節課來,我也是這麼說,你已經學了很久了,我還是會這麼說,爲什麼?因爲這是真相,任何人來都一樣,它都不可能改變的。所以你看黑板的第一句話,我用個關鍵字,因爲我們現在在談法嘛!所以我用個關鍵字談法。也就是說,不管你今天想要成就什麼?或是說你今天想要做什麼?或是說你今天在想什麼?都一樣,它要透過各種不同的因素跟條件,這叫做「因緣」。所以諸法是因緣才能夠生起,少了這個因素跟條件,它沒有辦法生起。但是當這個因緣條件消失,這個現象也就消失,這叫做「諸法因緣滅」,當它消失了,它也就消失了。

  所以我們最怕是什麼?我們最怕的是說,你聽過的話,然後你誤認你懂了!最怕的是這個樣子!哪一句話你不懂?每一句話你都懂。要孝順父母,懂不懂?懂。要友愛兄弟姐妹,懂不懂?懂。要待人要和善,懂不懂?懂。要努力,知不知道?知道。你在講什麼話?人要平常心,懂不懂?懂。你講一輩子的話,你都覺得懂,但是你不覺得很好笑嗎?那些話都懂,你是個什麼樣子?也就是說,我們對人沒有辦法百分之百的誠心。我對師長、父母沒有辦法百分之百的恭敬,我對朋友沒有辦法百分之百的以誠信來待他。我也知道人不應該有煩惱,但是我就會偏偏生起煩惱。你的概念告訴你,你講那些話你都懂,但是有用嗎?既然沒有用,你說你懂是什麼意思呢?

  所以有時候我們講的話,我們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你不要輕易地說「我懂了」,你不要輕易講這句話。我再三地提醒你,「那個懂」你根本做不到,你「那個懂」,你根本不是那樣的人。那麼你「那個懂」,你可以告訴我是什麼意思嗎?你可以很正確地告訴我,那是什麼意思呢?問題他不是那樣的人,他講懂是什麼意思?他連騙自己,他都不知道,爲什麼?因爲別人也這樣講,我的朋友也這樣講,我的家人也是這樣講,我看世間的人也這樣講,我看電視,電視裏的人也是這樣講,大家都講懂。如果你是一個從來不願意心靜下來的人,你沒有機會懂你在講什麼?爲什麼?你沒有機會懂你在講什麼?因爲你都道聽塗說,你爲什麼要這樣說?你不知道,因爲你已經慣性了,因爲你都已經習慣了,因爲你已經麻木不仁地講出那樣的話,而且那樣的話,你已經講一輩子了,所以你沒有察覺。

  所以不要輕易說「我懂」。比如說《傳心法要》我懂了,不要輕易這樣講。我懂的意思是什麼?懂的意思就是說「你就一定是悟道的人」,懂就是說這個我完全懂,完全懂了,你就是一個開悟的人。但是今天,你沒有開悟,你說你懂,這樣跟什麼人一樣,你知道嗎?你現在隨便去路邊叫一個人過來,「平常心」三個字,你會不會寫?他會,他寫三個字「平常心」,他懂嗎?他也會念平常心,他也會寫平常心,他甚至還會解釋平常心給你聽。你問他「什麼是平常心」呢?他說「所謂平常心,就是不要有得失心;所謂平常心,就是想開一點。」他也會去嘗試去解釋這一句話。但是我很坦白跟你講,就像你寫「喝茶」,喝茶這兩個字你也會寫,喝茶這兩個字你也會講,喝茶這兩個字是什麼意思?你可以把它解釋「所謂喝茶,就是泡一杯茶葉,然後把這個茶水喝下去,叫做喝茶。」你講了老半天,連一滴水都沒有嘗到,我有沒有說錯!真正你喝過茶嗎?你不懂,問題是什麼?問題是透過你會寫,你會講,你也會解釋,然後你不知不覺,你就騙你自己說「我懂」。我告訴你,你完全不懂,但是你自己騙自己,騙習慣了!你都說你懂。

  誰不想快樂?你就是快樂不起來,你懂快樂嗎?你根本不懂快樂,所以你才快樂不起來!你看黑板的這一句話,然後你可能說什麼?「啊!這一句話我已經看過了,我也聽師父講過了,我甚至已經聽師父講過二十遍了。」如果說,你也聽師父講過二十遍,我舉個例子,當你還沒有聽過,我問你這句話你懂不懂?你可能會直接跟我說「你不懂」,對不對?但是當我跟你講完一遍之後,我問你懂不懂?你說不定會跟我回答說「還不太懂」。但是我這句話,你聽了第三遍,我問你懂不懂?你有可能會說什麼?稍微懂。你會這麼客氣嗎?你已經聽第三遍了,你會說稍微懂嗎?你可能毫不思索地回答我說「你懂」。但是當我講了第二十遍,我問你說「你懂不懂」?我這樣問你的時候,你會不會生氣?還沒有這樣的機會。意思是說「師父,你已經問我那麼多次了,我已經從不懂到懂了,你到現在還這麼瞧不起我,你還問我懂不懂?」這個時候,他不會回答我「懂不懂」,他只是會生氣,他連「懂不懂」都不想回答我。

  我現在講的都是人類的內心世界,你們的心可以經得起我這樣折磨嗎?你們的心會不會這樣變化,會還是不會?會啊!怎麼不會?「哦!師父這麼會糟蹋人,真是的,看不起人,我有那麼差勁,那麼笨拙嗎?」這個懂不懂不是說我懂不懂,這個沒有用,這個懂不懂是你自己懂不懂,不是我故意要逼你,也不是我故意要洩你的氣,也不是說我故意瞧不起你,我只是不斷地提醒你說「你真的懂嗎」?你要不要再想想看,你真的懂嗎?你都不知道我苦口婆心,我一直在嘗試,你真的懂嗎?這兩句話懂,就證果了。

  當初舍利弗、目犍連聽到這一句話,當下就證初果。我們今天學佛法,除了學慈悲之外,還要再學個什麼?智慧。智慧是用講的,還是要做出來?智慧是不是你要做出來?這世間所有一切的事情現象,有沒有離開這兩句話?你遇到任何事情,沒有一件事情是離開這兩句話的。你現在講的智慧,就是這兩句。你會嗎?什麼叫做智慧?「諸法因緣生」。比如說,今天遇到一件不好的事,或是今天家裏面發生一件不好的事,或是今天公司發生一件不好的事,這個叫不叫「諸法因緣生」?生什麼事?我們說生不順利,不順,這個是不是你生的?你說希望這個不順利的事情能夠趕快消失,要從哪裏消失?要從這裏(諸法因緣滅)它才能夠消失。這個希望不順的事情趕快,我們說解決,我們說趕快過去,趕快消失,意思一樣還是不一樣?都是一樣的意思。這裏面有沒有智慧?智慧從哪裏調整?因緣。會了嗎?不然要從哪裏調整?對啊!過了,你的煩惱消失了,會不會再生起煩惱?哦,沒完沒了。煩惱消失了,還依舊再生煩惱,爲什麼?因爲它還會諸法因緣生。

  所以過去在上課的時候,你或許只知道說「它是什麼意思」。我現在告訴你,你不要小看這一句話,這一句話你懂,代表你是一個有智慧的人。你沒有智慧,你千萬不要說你懂。那什麼是因?什麼是緣?我不是叫你解釋這個名詞,我現在叫你講出來,什麼是因、什麼是緣?像同學講說,因是主因,緣是助緣,考試一百分,日常生活當中,你家發生一件事情,怎麼解決?主因跟助緣,只要改變主因跟助緣就好了。什麼叫主因跟助緣?「我師父也沒有教我,只跟我教說因就是主因,緣是助緣,我師父跟我教改變因緣。」你們家裡發生事情怎麼改變?改變主因跟助緣,你現在在講什麼?你如果書這樣讀,讀死掉了,你腦袋給我打下去。我跟你講,我講這一句話很不客氣!爲什麼說很不客氣?書不要這樣讀,如果是這樣的讀書,你就認爲你懂了,那真的是天大的冤枉。你學佛真的是誤會釋迦牟尼佛!來,講具體一點,什麼是因?什麼是緣?我現在不是叫你解釋啦!同學剛才已經解釋過,被我罵了,你還再解釋一遍?你是要被我一起罵嗎?你聽我說這句話,至少聽過二十遍了吧!那我可以證明給你看了吧!他聽二十遍了,所以有一本書你看二十遍,你會不會覺得你懂?你看二十遍還不見得懂。這個才是一句話而已,這不是一本書,一本書何止這一句話。

  比如說什麼是因?什麼是緣?實際講出來。來,誰要挑戰?誰要勇敢的講?「解決事情的人事時地物」。這個是因,還是緣?這個是緣。不錯,那什麼是因?是心嘛!這個主因,指的是誰?心。你們今天來上課,你今天學得好不好?關鍵決定在這個因緣。關鍵決定在這個因緣,這個因是什麼?講具體一點,你們不要講的那麼抽象,可以嗎?講具體一點,這個心是什麼?我當然知道是心念,你要打瞌睡也是有心念,這樣對不對?再講一遍,這個因是什麼?你不要再解釋名詞了啦!我現在不是叫你解釋名詞,叫你講出它是什麼東西啦!這樣了解嗎?是什麼?講對了。你今天來這邊學得好不好,是決定於「你學習的態度」,你學習的態度,會決定你到底學得好不好,我有說錯嗎?我有沒有說錯?你學習的態度不對,你就不用談了。學習的態度對,接下來這些緣是什麼?能夠依教奉行,師父怎麼說,我回去就應當聞思修,然後我的態度是誠懇的,我的態度是用心的,我來這邊的學習的內心是歸零的。所以我一聽到就進入我的內心世界,接着我透過聞思修的這些的條件,所以我很容易懂,就這這麼簡單。但你態度不對,然後你也不認真,這個結果就很清楚了,也不用說了。這個結果很清楚,什麼都不用談。我請教各位一件事情,世界上哪一件事情,不是這個樣子呢?

  諸法因緣生,生,這個人爲什麼會成功?你以爲他成功是偶然的嗎?你以爲成功是他上輩子修來的嗎?你以爲他是燒好香嗎?他有成功的因緣。同理可證,黃蘗禪師爲什麼開悟了?釋迦牟尼佛爲什麼坐在那裏,他有沒有他的因緣?你有具備這樣的因緣嗎?假設沒有,你想要開悟,你需要再問我嗎?不用再問我。我用很簡單的概念來講,我想吃綠豆湯,但是「我沒有綠豆」。「師姐,我已經煮一個小時的綠豆湯,是爲什麼煮不成功?」「沒有啦!你現在不要講那麼快,你就跟我說你就繼續煮了,才煮一個小時而已。」然後我煮了三個小時,又跑來說「師姐,我已經煮了三個小時的綠豆湯,為什麼綠豆湯還不能煮好?」六個小時、十二個小時、十八個小時、二十四個小時 ,又跑來問她同樣的問題,你以爲我在講什麼?我在講什麼?我在講所有的人。「師父,我已經修那麼久,怎麼不會開悟?」你聽懂我在說什麼嗎?「我綠豆湯煮那麼久,怎麼沒煮好?」你就「沒有綠豆」,你煮到死都沒有。我們今天不能領悟,不是你笨,是你不老實。

  「師父,我哪裏不老實?」該具足的東西,你又沒具足,就這麼簡單。開悟也要有時節因緣成熟,時節因緣成熟,你才會開悟,不然你怎麼會開悟?成功也是要時節因緣成熟,才會成功,不然你怎麼會成功?我試問各位,你家裏面大大小小所有的事、你的事業、你的工作上大大小小的事,你人生中所遇到的大大小小的事,哪一件事情不是這樣子?有哪一件事情是例外的嗎?世間法是這樣子,出世間法亦復如是,不可以離開這個法則。

  我再講個很簡單的概念,現在這裏這樣寫已經很清楚了,關鍵就在「因緣」,是這個因緣形成這個法,所以這個法是真實的嗎?它不是真實的,它是被組成的,你只要改變因緣就好。我舉個很簡單的例子給各位聽,你把那盆花搬過來,先放在這裡。我請教一下,這個花擺在那裏,好不好看?好看。那這一盆花擺在那裏,好不好看?如果這兩盆,哪一盆比較好看?依你個人審美的觀念,哪一盆比較好看?我現在不是考驗你真理,我現在只是要跟你講「諸法因緣生」。你說哪一個比較好看?你結婚了嗎?如果你先生覺得這盆比較好看呢,這個時候該怎麼辦?「那是他的看法」,這樣婚姻會幸福嗎?這樣婚姻會幸福,你現在在說什麼?我跟這個人住在一起,我所做的事情都忤逆這個人,那樣婚姻會幸福嗎?你有沒有發燒?你覺得我這樣講好像很簡單,其實很困難。兩個意見不一樣,要聽誰的?是聽你的,還是聽他的,這樣會幸福嗎?這樣還需要你來聽我的課,你不用來聽就是你的想法,聽了還是你的想法,這樣還需要聽我的課嗎?請問一下,如果你看到這個角度,你有智慧,你不會這樣回答!你們不要課堂上學一套,然後自己的人生,自己又過一套,你在幹嘛?沒有錯。擺這一盆跟擺這一盆的因緣,有沒有一樣?不一樣,看到了嗎?有沒有可能因爲這一盆的關係,所以家裏面生起幸福的感覺?有沒有可能因爲堅持擺這一盆的關係,所以家裏面開始產生了不幸,有沒有可能?有啊!意見不合,一天到晚在吵架,這樣家裡能得到幸福嗎?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嗎?沒有錯,這就是智慧。

  現在我再同樣問你一個問題,依剛才這兩盆比較喜歡哪一盆?你比較喜歡這一盆,幸好你沒有和她在住在一起。我再擺回來,這盆還你,我再擺回來,她確實認爲這一盆比較好看,我也投你一票,我也覺得比較好看,所以我上課才擺這一盆。我問你,如果你先生也喜歡這一盆呢?這個時候該怎麼辦?爲什麼要擺那一盆?對,你看這就是坐第一排的好處,第一排聽比較懂,你看第二排都聽不太懂,同學坐最後一排,聽到死也聽不懂。當我一個人的時候,我要怎麼擺,我就怎麼擺,因爲那個是我自己的因緣嘛!但是,當我跟家人住一起的時候,我會順家人的因緣,我不順自己的因緣,就是說這個因緣自己調整。這個因緣不是可以調整嗎?一個人的時候,我喜歡怎麼擺就怎麼擺,但是,當我跟其他人住在一起的時候,我可以改變因緣啊!

  現在關鍵是哪一盆比較好看嗎?有一點難,只是叫你盆栽擺不一樣就有點難,那人生的事情難不難?人生的事情就太複雜了,種種的思想觀念,難怪我們總是不順利。改變因緣的目的是希望得到好的結果,這樣對不對?如果能夠變成另外一盆盆栽,家裏面的人都會很歡喜,你會委屈嗎?難道家裏的幸福溫馨,勝過那一盆嗎?你怎麼那麼死板!你不要覺得我這樣講很簡單,其實很困難,爲什麼很困難?人跟人之間之所以產生痛苦,是因爲每個人的想法都不一樣,所以產生痛苦。不然,你怎麼會產生那麼多痛苦?就是每個人的想法都不一樣,然後,你跟一群跟你想法不一樣的人住在一起。你生出來的、每個生出來跟你想法都不太一樣,你生的想法也跟你不一樣。你跟他睡在一起,跟他睡那麼久了,不然最起碼觀念也相符合一下。睡那麼久了,想法也是不一樣,你調整一下因緣,這樣不就得了嗎?這不就是智慧嗎?有這麼難嗎?

  一樣的概念啊!你今天學不好,調整學不好的因緣,你不就可以漸漸學好了嗎?你今天沒有智慧,你調整一下,增加一些智慧的因緣,或是說你減少一些愚癡的因緣。這兩其實是一樣的意思。我說「增加智慧」跟「減少愚癡」,其實是一樣的意思,這叫做調整嘛!你調整一下不就得了!你爲什麼不調整一下呢?像禮拜一,我們煮綠豆湯。我問你,你喜歡吃稍微甜還是不要太甜?但是問題它煮出來不甜怎麼辦?當它煮出來不甜的時候,你會不會跟我講說「師父,我業障深重」。你會不會這樣講?當煮出來的時候,綠豆湯不夠甜,你會不會看到釋迦牟尼佛,跪在這裏跟他磕頭,求佛菩薩加糖,會不會啦?不會。當這個綠豆湯不夠甜,你會不會趕快誦一部《金剛經》,誦一誦之後,它還是一樣不甜。

  我講話實在是有夠誇張,我告訴你,有個人講話比我更誇張,那個人叫做莊子,聽懂我的意思嗎?你看莊子寓言故事誇不誇張?你們是沒有看過《莊子》嗎?我在講這個意思是什麼?你在學完佛之後,動不動就說你業障深重,動不動就求佛菩薩,我說你在幹嗎?你改變因緣不就得了嗎?綠豆湯不夠甜,需要求佛菩薩嗎?你就加糖不就好了嗎?你會懷疑這個理論嗎?懷疑這個理論的請舉手,會不會懷疑?不會。如果太甜怎麼辦?那就加點水不就好了嗎?我舉這個例子,連國小的小朋友都聽得懂,你相不相信,你現在要改變的因緣,就像我跟你講綠豆湯這個例子一樣,你會覺得很困難嗎?會還是不會?真的是江湖一點訣竅。你的智慧開不了,我怎麼講你也不懂,這個例子懂了,以此類推,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如此。你不是凡夫嗎?你不能夠加一點聖者的因緣嗎?或是說減少一些凡夫的因緣嗎?你不會這樣調整嗎?這個叫做智慧,智慧用出來一定沒有離開這一句話。有沒有人因爲聽懂我講這一個綠豆湯的公案,就突然之間好像全部都懂了,有沒有這種感覺?

  比如說,你跟別人講話,別人聽不下去,你不會加一點別人聽得下去的因緣嗎?你不會減少一些別人聽不下去的因緣嗎?這樣會了嗎?哦!這樣以後你就很會講話。這個例子有沒有很明顯?你看,他現在不理我,我要加什麼因緣?你明明坐在這裏聽我講課,好像都能懂,但就是用不出來。你跟孩子關係不好,不會加一些好的因緣嗎?你們夫妻之間關係不好,不會加一些關係的因緣嗎?你可以調整嘛!你不從這裏調整,那你根本無從下手。比如說,你有沒有覺得,最近這一兩年,你比較自由,你是加什麼自由的因緣?你看,順著她先生,她早就會了,她不是只有會煮綠豆湯而已。沒有人當然可以順你自己的因緣,只要是我跟別人在一起,我就順別人的因緣。你走到哪裏,你跟任何人在一起都合得來,沒有合不來的。

  有一個人很不喜歡和我講話,但是每次我拿茶葉送他,他都會拿去泡,我們一般人不是這樣。你不甩我,我也懶得理你,對不對?這樣叫調整因緣嗎?這是加深兩個人彼此互相排斥更深的因緣,你是在加深這個因緣,你不是在改變這個關係。爲什麼這麼簡單的例子,好像我講起來就那麼簡單,然後你也感覺到很簡單,但是在現實的人生當中,你只要遇到所有的事情之後,你就突然間就覺得很無奈,就覺得很痛苦,就覺得說不知道如何是好,有沒有這種感覺?這個你真懂,其實你不會生起無奈的感覺。就是因為你不懂,你才會生起無奈的感覺,你不但生起無奈的感覺,你還會生起一個什麼感覺?啊!怎麼做也是沒有用,會不會?你們有沒有這種感慨過,怎麼做也沒有用。我可以生起我們這一班怎麼教也沒有用,我可以這樣想嗎?如果我會這麼想,就是說我不懂這種道理,我只要懂這種道理,這句話被我推翻,這句話經不起考驗,這句話站不住腳啦!

  你要真正看到「這個信心」,就不用懷疑。我現在不是說「哎呀,師父,怎麼見性?」我現在不是談這個,我只談綠豆湯而已,你相信綠豆湯這個道理嗎?相信綠豆湯的道理,是只信十分之一,還是百分之百的相信?我是要加深什麼因緣?你們才會回答我的話,要讓你們講話很簡單,你要相信嗎?我從今以後都不要講話,你們就一定會主動找我講話。我如果講話,你們都沒有話,我以後就不要講話,你就要乖乖跑來跟我講話。學法、學真理就是這樣的,我看到,根本不用懷疑,就是這個樣子!

  所以我說它很深,你們回去參,知道嗎?它很深,不管你現在什麼事情都一樣,你要用什麼心?你要用什麼心態?接着你要做什麼事情,這個叫做因緣。雖然你可以做那些事情,但是你沒有那個心,有沒有用?也沒有用啊!一點用處也沒有。雖然你有那樣的心,但是你又不做,這樣也沒有用啊!你們不可以每次看到我說「師父,你知道嗎?你知道我對您多恭敬嗎?」然後,元宵節也不煮湯圓給我吃;端午節,也不包粽子給我吃,即使不包粽子,你也去買個粽子給我吃啊!中秋節沒有月餅,文旦也好,沒有文旦不然紅包一百二也好。然後過年,「祝:師父,恭喜發財!」我還要包紅包給你。這樣每次看到我都說「師父,我都對您很恭敬!」那不是很奇怪?只出一張嘴巴。這個就是因緣,你有這個心 你要去做,因緣才會合和,它才能形成嘛!

  你學法還是這個樣子!我們講過了,這個它真正從哪裡生?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滅。它從這裡生,這句話談一談,你看到哪兩個關鍵字?哪兩個關鍵字:「心」跟「法」。你現在再重新看這一句話,「不得一法」,「 法」圈起來,「名為傳心」,「心」圈起來。所以「法」最主要的關鍵,從哪裡來?從「心」。那麼現在,任何的法都不可得,為什麼任何法都不可得?因為任何法都是由心而產生,而變現出來的,所以只要是別人變現出來的,只要是因緣條件所形成的,皆不可得。談到這裡,你會不會掉入一個陷阱「啊!法不可得,那麼心可得嗎?」心可不可得?心也不可得。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三心不可得。你會不會問我說,師父,因為那個叫做「生滅心」,所以不可得。真心呢?得還是不可得?真妄皆不可得。

  為什麼真妄皆不可得?比如說,我們說勞力士的錶有真的跟假的,比如說假錶一粒多少,隨便出一個行情,一千;那真的錶多少,我假設說一百萬好不好。你以為只有假錶不可得,真錶可得嗎?真錶也不可得!為什麼有假錶?因為有真錶。為什麼有真錶?因為有假錶。這是相待而起的因緣,兩者皆不可得。但是,「不可得,不是斷滅」,你不要用斷滅的角度,來體會不可得。斷滅的意思,就是說沒有啦!不可得,不是沒有的意思,這樣了解嗎?只告訴你說「不可得」,只告訴你說「無所得」,只告訴你叫做「畢竟空寂」,千萬不要用「沒有」來說它,不要用你這個錯誤的概念,來解釋不可得,不可得不是這個意思。

  「若了此心,即是無心無法。」「無心無法」劃起來。我們一般在談「我」,關鍵都指哪裡?指心。「無心」不就我執破嗎?無法不就法執破嗎?你今天要大徹大悟,就要破我執跟法執啊!比如說,你希望我認真教嗎?希望。我認真教,學生要不要配合?因為諸法因緣生嘛!以後,我問任何同學,他們不講話,你要叫他們講話,知道嗎?我在講同學,就在講你們每個人。你們希望我認真教,你為什麼不回答?你們想過這個問題嗎?你們希望我認真教,你為什麼不回答?我並沒有說「你回答要百分之百對」,我只要你回答。當師父的,只要當徒弟關愛的眼神,看我一下就好。這個概念我講過多少遍了,為什麼你們都不可以這個樣子。所以本身來講,你不可以用沒有的角度來形容它,不是這個意思,不可以。而是說,既然此心都不可得,那麼心所生起的種種的法,一定是不可得的嘛!

  我們談到「心」跟「法」,我再跟各位再講一個概念,「心」跟「法」,你覺得心比較重要還是法?那麼,你們今天是在學心還是學法?我告訴你,你們今天大部分人都是在學法,我現在講的不是只有這一班,我們這一個班已經不斷地強調了,但是大部分還是在學法,那另外的班我就不用講了。他們來今天來這邊是學佛法,對還是不對?每個人幾乎都在學法,但是我很清楚地告訴你一點,你不要這樣學。我一直在想盡辦法把你拉回來,叫你不要這樣學。我一直在破你這個觀念,你不要這樣學,你這樣學沒有用啦!學法跟學心,你分得清楚嗎?來,同學講來聽聽,學法跟學心?你講得不錯。我再講具體一點,學法是什麼?學法就是你在研究文字,你在研究文字。比如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啊?《傳心法要》在講什麼?《金剛經》在講什麼?《六祖壇經》在講什麼?《法華經》、《楞嚴經》在講什麼?所以很認真地在學。這樣的人多不多?很多,而且他們有沒有認真?很認真。很認真在學,光是要學一本《楞嚴經》,他可能就要去買一、二十本的註解本,拿來參考學《楞嚴經》。喜歡學的人,真的很多人,真的很多人都是這樣學。然後,學一學之後,越來越有心得,他也會法喜哦!你知道他為什麼會法喜嗎?因為他會有成就感,因為他本來沒有那個知識,他現在有了,所以他有没有得到東西?有。他有得到東西,任何人都一樣,他得到東西他會高興,他會成就感,因為他得到了東西。因為,他認為他的辛苦得到了代價,但是他還是學法。「學心」是他看到他的心,我這裡鄭重跟各位講一句話:「懂法的人,不見得懂他的心;但是懂心的人,一定懂法。」

  我拿一個人來證明-六祖惠能。六祖惠能先懂法還是先懂他的心?他先懂他的心,他早就懂他的心,他早就不斷地跟他的心自己在一起,醞釀很久,一聽到「應無所住 而生其心」這個法,馬上「心即解脱」,你看,《壇經》就是這麼寫的。那懂法的人,不見得懂心,你們認識的朋友夠多了吧!有的人佛法學很久,他了不了解他的心。比如說,他現在生起傲慢的心,他會不會承認?他不見得會承認,對不對?他現在生起嫉妒的心,他现在生起瞧不起你的心,或是說他现在生起自尊心,他有沒有能力當下看到?没有。很多學法的人都沒有。他沒有看到他的自尊心生起,他只有在想說「我如何把你辯倒,你要跟我講佛法,我沒可能講輸你。」他不是看到他的自尊心,他是在想說,我應該怎麼講?

  你們聽我的課聽這麼久了,你們都看到你們的「心」還是看到「法」?這樣算你優秀,用算的,知道嗎?但是還是要改啊!不能夠看到不改啊!這樣知道嗎?所以你現在注意,為什麼有的人拼命想要學更多?他為什麼拚命想要學更多,那是為什麼?因為他不懂他的心,他想學更多的法裝進他的心,但是他卻不懂「無一法可得」,拚命裝,找各種理由跟藉口拚命裝。這個概念很多新同學没有聽過,我過去跟很多老同學講過一個概念,什麼概念呢?《心經》是不是般若經?《金剛經》是不是般若經?這樣學《金剛經》跟《心經》,有衝突嗎?沒有。所以兩個都學,對不對?般若經只有這兩本嗎?有没有大般若經?有幾卷?六百卷。只有大般若經而已嗎?你要不要去那邊看大藏經?乾隆大藏經一開始,前面般若品多少,你剛才有翻過,光是那個般若系列,你知道多少嗎?所以我看這個般若跟那個般若,有衝突嗎?没有啊!般若就是智慧,那麼,我請教你一下,我看《論語》可不可以?《論語》有沒有智慧?我可不可以看《道德經》?《道德經》有沒有智慧?我可不可以看《孫子兵法》?我可不可以看电视?有沒有智慧?你講的,表面上你講的很有道理,現在我問你,有沒有道理?哪一個東西沒有智慧,你告訴我?那麼,你是不是應該全部看?你會不會掉入另外一個陷阱?你開始在啞口無言,為什麼開始啞口無言?你剛開始認為這樣看是對的。

  我相信我們的同學,不是只有我們這一班,包括其他班一樣,認同一本經都一樣沒有衝突的,百分之九十九都贊成這方面。這個理論没有錯,我只是這樣跟你講說,你這樣的學習對你有意義嗎?你可能會害了你自己,我不是說它有衝突,它沒有衝突!它怎麼有衝突呢?一碗飯也是白飯,整個電鍋也是白飯。難道你們是吃飯,都吃整個電鍋的飯嗎?然後你吃一碗飯你感覺到不足嗎?你吃一碗飯,你感覺到,因為你生怕你不懂飯的全部嗎?你說,你那一碗飯有沒有包括飯的全部?不要說那一碗飯,一粒飯就好,一沙一世界,一葉一如來,你能夠真懂這個道理嗎?這個概念你打開了,那就不太一樣,你才能夠真正懂我講的這一句話:「學法的人,不見得懂心;懂心的人,一定懂法。」

  很少人能談心,大家在一起在談法,談那些法,你們同學都常這麼講。師父講過的,你還講給我聽,所以同學有時候聽起來,也是怪怪的,為什麼是怪怪的?沒有錯啦!你雖然一天到晚,我們都要談法,但是我聽你在講法,我都感覺你對這個法没有消化,為什麼?你沒有辦法從你的內心裡面談出來,你沒有辦法從自性裡流露出來的話,人家一聽就知道。所以當我談一個概念,你要知道這個概念的意思,我們至少今天把這一句話談完。

 

閱讀 192 次數
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