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日, 09 九月 2018 15:57

傳心法要講記-151

作者  釋達觀/講述 無念齋/整理

rvgz

誌公云『:佛本是自心作,那得向文字中求。』

  「誌公云:佛本是自心作,那得向文字中求。」「誌公」就是寶誌禪師,就是寶貝的寶,寶誌禪師其實就是梁武帝的師父。寶誌禪師可以說是一位大士、菩薩。他之前都是在街頭巷弄,只要有人問他問題,他就會回答。甚至有人問他趨吉避兇的事,那麼誌公禪師也會信口就跟他們回答。我們都知道那個時候梁武帝是佛教界的大護法,所以梁武帝剛開始以爲他妖言惑衆,就派人把誌公禪師關起來。奇怪的是,明明誌公禪師關在大牢裏,但是他還是出現在街上跑來跑去。這個時候,梁武帝才知道說「他不是一位妖僧,而是一位大師」,所以梁武帝才跟他學習。

  大家現在所誦的《梁皇寶懺》,就是由誌公禪師跟幾位高僧所編,所以在梁武帝那個時代,有三大士,大士就是菩薩,有三個菩薩。第一個菩薩就是達摩祖師,第二個就是寶誌禪師,這兩個是出家人,另外一個傅大士是在家人。梁武帝時代,稱作三大士,就是菩提達摩、寶誌禪師、傅大士。

  現在誌公禪師講這一句話,如果這一句話你懂了,你這一輩子不太可能不開悟!除非你不相信這一句話,除非你不這樣學。你今天有因緣聽到這句話,你就應該要開悟!其實我個人認爲再笨的人,這一輩子都會開悟,那麼爲什麼現今這個時代,要開悟卻是這麼困難?而且卻是這麼少?爲什麼?因爲不聽話!不聽誰的話?不聽佛的話,不聽祖師的話,不聽禪師的話,不聽過來人的話,不聽善知識的話。是我們耽誤自己,開悟沒有這麼困難,度化衆生比較困難,開悟沒這麼困難。我講這一句話,我負責任。

  我們現今的人學佛法,剛好是下面那句話,都是「向文字中求」。這是現今人學佛最大的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不看經典,第二個問題是拼命看經典。這兩種人都不會開悟,爲什麼?因爲他們搞錯方向了。

  今天開悟的意思是什麼?今天開悟是一個很簡單的意思,就是說『我的心已經沒有障礙了!』是你的心已經都沒有障礙了,就在沒有障礙的狀態,我們說他開悟了。一個人心沒有障礙,他的心是清淨的,他的心就生起無限的智慧,而且他自然就會生起大悲心,因爲他心是很柔軟的。但是一個心有障礙的人,他的心是愚癡的、貪嗔癡的、混濁的、動盪的、不安的、憂悲苦惱的、七情六欲的,有無限的掛礙、無限的問題、無限的困惑,充滿了不滿、充滿了恐懼、充滿了各種障礙,就是這樣子而已。學佛就是學這個,學佛不是要考試第一名,因爲今天你不是要去參加大學聯考,不是要考佛法的知識,不是要跟你考說《金剛經》在講什麼?《六祖壇經》在講什麼?《法華經》在講什麼?那個考試一百分也沒有用,爲什麼?因爲那是考試,那是文字,那是文字解釋,沒有用。

  如果你今天還不相信,向文字中求開悟,簡直是笑死人!有的人一輩子專心研究蘭花,他永遠不知道電風扇,爲什麼?因爲他一輩子,專心研究蘭花,他永遠不知道電風扇。那有的人一輩子專門研究電風扇,他一輩子一定不知道蘭花。這個概念已經很簡單了!有的人一輩子研究文字,文字就是我們所講的經典,經論、禪宗還有語錄,還有各種資料,還有各種論文。儘量讀,你永遠都不會開悟,爲什麼?因爲這個是『心』,你的重點一輩子就是擺在文字,你永遠不可能『瞭解你的心』!

  我舉個最簡單的例子。譬如我這麼說,現在如果叫你起來自我介紹,你有辦法自我介紹多久?三兩分鐘就講完了,而且他的三兩分鐘,都是怎麼介紹?我介紹給你聽。比如說,各位親愛的同學,我是男生,我今年五十二歲,我身高一百七十四,我體重七十公斤,我家住在草屯,我家的地址草屯太平路幾段幾號,我家的電話號碼我也可以告訴你。我從小就出生在農家,然後經過國小、經過國中,國中沒有畢業我就去工廠上班,到23歲呢,我結婚,我結完婚經過兩年,就生了一個可愛的小孩子。我們一般人自我介紹,我都不要聽這個!這叫自我介紹嗎?但是你們的自我介紹,都是這樣介紹,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的自我介紹就是向各位「介紹我是個什麼樣的人」,你會介紹的舉手?我不是要你的家庭資料!所以每個人自我介紹完了之後,他有沒有介紹他自己是個什麼人?你們都沒有。你爲什麼你這個人沒有介紹,卻偏偏在介紹你的資料?因爲很簡單,因爲你根本不瞭解你自己,我有說錯嗎?如果真的你要介紹你自己,你可能會這樣講,我個性比較急,我比較內向,謝謝各位。我從這個角度來跟各位講,你自己都沒有嚇一跳?你這一輩子根本完全不瞭解你自己!因爲你的眼睛長在頭上,因爲你的眼睛都在觀察外面,你的眼睛都在觀察別人。你的眼睛沒有長在裏面,所以你的眼睛沒有在看自己,你一輩子都不瞭解你自己。

  一樣的概念,你今天來學佛是這樣,你的眼睛因爲長在外面,所以都看文字;因爲你們眼睛長在外面,所以你就拼命地看文字。你們就是這樣看!我就告訴你,這樣看會開悟嗎?永遠不會開悟!所以開悟不是這麼困難,是你搞錯方向,所以叫做背道而馳。到臺北沒有很遠,只要你方向對了 縱使用走路的,兩三天也可以走得到。但是如果你方向錯誤了,你一定會走到恆春,走到恆春之後呢,接著就跳海,就跳下去了。今天最怕你方向走錯,那就很離譜。

  但是我們這一班的同學,表面都知道,但是事實上是破功。爲什麼是破功?因為沒有人講得出「他自己是個什麼人?」沒有人講得出來。我不講開悟,我只講說你有能力站在這裏,好好地向我們介紹『你是個什麼樣的人?』我就說你很不簡單。這個概念,你相信還是不相信?你說你相信,其實你又不相信,為什麼?因為你根本就沒有這樣做。因爲你大部分的時間還是在看文字。你會否認嗎?你說你相信,你又不這樣做,所以代表你根本不相信。

  我現在舉個例子,初禪是什麼境界?二禪是什麼境界?三禪是什麼境界?四禪是什麼境界?這個境界是你用文字在研究的嗎?不是。好,「貪」是什麼意思?哦,「貪」就是貪慾,「嗔」就是嗔心,「癡」就是愚癡,「疑」就是懷疑,「慢」就是傲慢,你研究文字幹嘛?也就是說,你有看到你的心嗎?真正當你嗔的時候,你知道你的內在有多少嗔嗎?你有抱怨,你有怨恨,你有埋怨,你有憤怒,你有嗔心,強弱不太一樣,你知道嗎?你有看到嗎?你研究文字有用嗎?所以我剛才用自我介紹這個方式,你就可以察覺到,你只要站在臺上,你講你自己,講兩三句話就沒有話說了,我說得對嗎?然後你都誤以爲說,你學佛法學這麼久,你都知道,這句話我早就知道了,沒有錯啦!六祖也說,「菩提只向心覓 何勞向外求玄」。我都知道啊!你知道二十年之後,你還會介紹你自己只有兩句?「我急性,我內向,謝謝各位。」你自己都沒有嚇一跳。你自己都沒有用各種方式來檢查你自己,我對自己實在是完全是陌生。所以你是什麼人?「陌生人」。你自己就是陌生人。什麼叫做陌生人?你對你自己真的是陌生得很,所以你是陌生人。

  「開悟這麼難,業障深重,已經流浪生死這麼久,我根器那麼差;開悟這麼快」。你都搞錯方向了,不是因爲你有那些東西,而是你方向錯誤了,就這麼簡單!但是如果你跟我講說「師父,沒有,我方向都對」。你講這句話也破功,爲什麼破功?如果你自從讀了佛法就知道「菩提只向心覓」,那麼我今天請你起來講你自己,你至少可以講三天三夜吧!縱使你不開悟,你是不是可以講得比別人更多,會還是不會?一定的,你說,有,我每天都瞭解我自己。你根本就啞口無言,我也沒有冤枉你。因爲事實上可以證明「你根本不瞭解你自己」,所以你不可以用你的腦袋說「沒有,我每天都在看我自己」。你不要這樣騙你自己,你根本沒有看你自己!可以騙人嗎?你爲什麼要騙人?《傳心法要》文字沒有很多,《傳心法要》的文字就夠你開悟了,但是你們的內在都是不相信,都深怕說我佛法讀不多,我要一直讀佛法。我就告訴你,你再怎麼讀,都不會開悟。

  釋迦牟尼佛曾經講過,一個他的弟子叫做善心比丘,三藏十二部經典他都會講,結果下地獄。你有比善心比丘這輩子還厲害嗎?三藏十二部經都讀完,下地獄,你知道爲什麼嗎?誰在說法?魔在說法。什麼叫做魔?沒開悟的人說法就是魔。有沒有恐怖?你沒有開悟,你說法就是魔,這叫做魔在說法,所以下地獄。你們有誰想要起來說法的?然後你們這麼喜歡跟人家說法,私底下這麼喜歡跟人家談法,你還以爲你有無量無邊的功德,下地獄!因爲沒有開悟。你會讀比他多嗎?你不是還沒讀完,趕快去讀!趁你的眼睛還可以看,趁你還沒老花眼,趁你眼睛還張得開,趕快讀,先讀完再說。你搞錯方向了,不是先讀完佛法再說,先開悟之後再說。先開悟再說,不是先讀完再說。所以我才跟各位講,你把《傳心法要》看完,你也不能開悟。但是我跟你講,依他裏面所講的,你再回來看你的心,你就可以開悟。但是你把它研究完,你不看你的心,怎麼有可能開悟?那是不可能開悟的。

  那你不是說很喜歡學佛法嗎?你好喜歡什麼?你好喜歡文字,你不是好喜歡你的心。你自己很清楚,你對自己的心沒興趣,你知道你是對文字有興趣。你如果對你的心有興趣,我可以這麼講,我們這一班的同學,至少一半的人會開悟。我們今天所有人都沒有開悟,包括我自己,都是因爲自己不老實,又何必自欺欺人呢?但是我雖然不開悟,但是我有自信,我對心的觀察比你認識更多,如果你叫我講我是個什麼人,請各位去聽我的錄音帶,我講我自己已經講了快二十年,我每節課都在講我自己的心給各位聽。

  所以開悟不難,難在你不聽話,你真不聽話,只是這樣子而已!你一定不會聽我的話。你願不願意聽我的話?我們寫一個契約三年,按照我的話,三年你沒有開悟,我下地獄;要不要跟我寫契約?奇怪!我下地獄,你開悟,你不敢跟我寫契約?我都敢跟你寫,寫完了之後,燒給釋迦牟尼佛,連這個勇氣你都沒有,你怎麼能開悟?所以現在學佛到底在學什麼?你學佛不悟道,那是你要來學趣味的。你是來學無聊的。每次我在說你們,就是在罵我自己。不然換你跟我寫契約,我按照你的方式,我三年不開悟,換你下地獄。所有的諸佛菩薩,所有的祖師,所有的過來人就跟你這樣講,就是這個樣子!你不信,你要學什麼佛?

  他說,「佛就是心中作」,什麼叫做「佛從心中作」呢?這是你的心,然後你現在的心有很多的障礙,很多種障礙,那這一種狀態就叫做「衆生」,又叫做「魔」。因爲這些障礙障礙住你,然後這些障礙都消失了,你就叫做佛,只是這樣子而已!所以從頭到尾都是在心中作的,所以要作佛往心中求,懷疑嗎?你不用懷疑了,就這樣子而已!

  那麼你現在只負責一件事,就趕快把你的內心搞懂,然後接著才說「那我怎麼去突破?」只有這樣子而已,沒有那麼囉嗦啦!八萬四千法門都是在講這個而已啦!但是你內在這些東西到底是什麼?「啊!我不知道,這些東西就是阿賴耶識的種子。」對啦!書都是這樣寫的啦!我跟你講啦!你有看到你裡面是什麼種子?你現在是綠豆、紅豆,還是菜芽,你有看到嗎?「我沒有看到呢!」你沒有看到?你只讀書幹什麼?你就要去看到。「啊!我內在有很多的種子,我看到哦!」注意聽哦!這些種子我看到哦!「我看到障礙自己的種子」,我要看到!不是你讀書 你讀書幹嘛!不然你剛好現在在上《金剛經》,現在剛好師父在教,師父在教什麼?「啊!我知道了啦!這些種子就是貪、嗔、癡、慢、疑、不正見、嫉妒、無慚、無愧。」又在背書!你背書給我聽幹什麼?讀書人都是這樣讀的。不是叫你背,而是「我看到貪,我親自看到嗔,我親自看到我自己無慚無愧,我親自看到。」我是叫你看到,不是叫你讀書,你背給我聽幹什麼?我這樣講話夠不夠強烈?你可以看,但是你要看到!你不要背給我聽。

  二十六個煩惱都看到的請舉手?你不看那些東西,你去讀《百法明門論》,讀它不是叫你抱著它猛K,而是說讀了之後,趕快趕快,它說我有貪的種子,趕快,從剛才七點半到八點,你們靜坐在幹嘛?靜坐就是,我看到了我貪的種子,我確實看到,我內在有貪。你這半個小時在那邊打坐,才有意義。不然你在打坐在幹嘛?在吹冷氣嗎?你爲什麼不要利用剛才那半個小時,看到二十六個煩惱當中,其中的一個煩惱,那麼你打坐二十六次,你就看到二十六個。你爲什麼不要這樣學?你一定說「師父不會教,師父沒有那樣教。」我分明有這樣講,我這樣講的夠具體吧!什麼叫看書?每天看《百法明門論》,看完了之後,再找其他的註解;看完了之後,再聽其他法師講,然後聽了一百遍《百法明門論》,然後自己就很高興。高興什麼?我終於懂《百法明門論》,這不是笑死了人。爲什麼?你現在是在做夢嗎?這個就是典型的愛看書的人,有意義嗎?那一點意義都沒有,這種不及說他打坐二十六次,看到二十六個的煩惱,不及這樣的人,你看,你們方向搞錯吧!我講的有沒有刺激?有沒有具體?你們學佛學這麼久,如果能夠這樣學,三到五年如果不開悟,根本就沒有天理。你們不這樣學,你讀到死也沒有用。

  你們《金剛經》分組討論,我們討論透過心跟相來認識自己,講完了之後,然後起來分組討論分享一下,結果我這樣走來走去,聽到很多組都這麼講。那一組說「我跟師父學了十五年,我還不能認識自己」,我聽了很難過。走到那一組,又聽到那一句話「我跟師父學了二十年了,我連認識自己都沒辦法」,我聽了更難過,我聽到真是欲哭無淚。聽完,我三姐走過來說「師父,你看我有信心再繼續跟你學嗎?我來這裏跟你學三個月,我是不是現在早點放棄?」我聽了心會不會痛?你都說,我一開始就告訴你們「心」,你們就是偏偏每個人私底下在分組討論都這樣講。我聽了以後,感覺昏天暗地,現在是什麼情形?我分明就跟你講,如果我清楚跟你講,我沒有對不起你,一定是你自己對不起你自己,你以後不用找我。

  這樣認識心,不會的請舉手?那會的人請舉手?我要問了。認識心的方法其實很多,但是我一直在想,我把你們教太多,教到最後你們都抓不住重點,我一直在想,我是不是從頭到尾都跟你講「你就這樣就好,你就這樣就好,從今以後就這樣就好」,我其它方法都不教你,可以嗎?教太多,沒一個懂的,就變成沒有重點。但事實上,我只有一個重點,都是心啦!我只是講心而已,我沒有講什麼。我再具體地再跟你講一遍,你內在的障礙,你不見得有能力看到,是還是不是?是。但是你有能力看到的,你要去先看。看不到自己心中有生氣的人舉手?看不到的人舉手?心中生氣的人,這個東西這麼明顯,誰看不到?一天到晚一肚子火,你看不到嗎?

  我很具體地告訴你一個方法,我知道自己的問題,別人也看得很清楚。我知道我的問題,然後別人也看得很清楚,所以代表說我跟別人都知道。譬如說,我很懶惰,我知不知道?其他人知不知道?這樣不懂的人請舉手?來,覺得自己懶惰的人舉手?好,先放下。比如說你知道你很懶惰,對不對?回去就先把懶惰修掉,不用回去看書!就是回家把懶惰修掉了。你如果長青春痘,長一顆就馬上處理掉。你會說,等我做奶奶的時候,我再處理它嗎?你都是一長青春痘就馬上處理掉,你怎麼對青春痘那麼厲害,怎麼處理得這麼快,但是爲什麼你對你的障礙,總是放任它呢?不問、不管、放任它!想要來學佛「放任它」,想要來修行「我不理你」,你現在是在做什麼?所以你內在有什麼障礙,你自己確實知道,別人也知道。光是這樣的障礙,或是我所講的這樣的缺點,就多不多?就很多。事實上,你是不是可以看到了?比如說,這個是心,那這個區塊我知,那其它東西你先不知,那沒有關係,先知道的先修、先去掉,不會的舉手?誰不會?所以你沒有什麼不會啦!你也不想改變,你不想改變,那就算了,你不用問我,那是你的問題,而且你看到哦!你說「你今天看不到?師父,我沒有辦法修,我無從修起」,我不會怪你,爲什麼?因爲你看不到嘛!但是問題你看到了呢!

  我舉個很簡單的例子,你明明看到地上有垃圾,然後你不撿起來,你跑來蒲團打坐,你現在是在坐什麼?你說你修佛祖,你要笑死人嗎?你在幹嗎?你怎麼這麼顛倒?你家灰塵一大堆,早上六點鈴響,趕快起來做早課,你也桌子也先擦一下!佛祖會跟你說六點要來做早課嗎?你桌子也不先去擦一下,再來做早課,你在幹嘛啊!你不覺得我們內在裏面真的藏一個大頭目,那個大頭目就是金光黨,一天到晚就是騙自己的,然後騙自己說在學佛,你是要給人笑死哦!騙自己在修行,我也想要修,你為什麼想要修?我也想要生死解脫,你為什麼要生死解脫?我覺得人生沒完沒了!你講這個話不是很好笑!金光黨,你看看。你這樣騙你騙這麼久,你不會覺得「你在幹嘛?」這樣騙下去有什麼意思?不要再騙了。「我知,人知」,這個部分就不少了,如果是你要修多久?光是這個部分他要修多久?你說,是修比較重要,還是趕快跑去讀其它經典,哪一個比較重要?我講得有夠明白了嗎?這個叫做「我知道,別人也知道」,這個缺點已經那麼明顯了,然後你還放任它不管,只要禮拜三來聽我的課,而且得到全勤,你就感覺你是修行人,你是要給人笑死哦!你這樣叫做修行人嗎?這個是最簡單的,很清楚的,這一種人連不需要學佛的人,也有辦法觀察得出來,這個需要你觀察嗎?有需要說你要打坐坐老半天,你才知道說你懶惰嗎?

  再來看第二部分「人知,我不知」,這個部分就會翻臉了,什麼叫會翻臉?人知道,別人知道我的缺點。比如說,同學「你很沒有志氣」,他母親前面我不敢說他,我會說你兒子很優秀。這個部分(別人知道,我不知)就沒有幾個人能接受,就是說「別人知道,我不知」,就是說,你看不出你的缺點,你看不出你的問題,你看不出你的毛病,結果旁邊的人跟你指一下,指說「你真驕傲,你很傲慢,你很不尊重我」,聽到這個話會高興的人,請舉手?

  糟糕了!我不知道,人家知道告訴我,你應該生氣還是高興?高興!但是實際的情況,你是生氣還是高興?生氣。這樣,我怎麼做人?你看,我怎麼做人?所以你都把貴人當仇人,能告訴你的人,就是你的貴人,你卻把他當仇人,一輩子都怨恨他「這個人一天到晚在糟蹋我」。光是這一關(別人知道,我不知),願意接受的人就很少了,我有說錯嗎?你爲什麼沒辦法接受這個區塊?你不是要修行嗎?你說這個區塊我放棄,那樣就算了!那我們繼續上課就好了,你永遠都不會開悟。我現在講出來很直接了吧!你放棄,那就不會開悟了,就不用講,這一輩子就至此爲止。怎麼死的?笨到死去啊!再繼續騙自己吧!

  這個部分你願意突破嗎?你願不願意?連我都不太敢對每個同學講真話,說你有什麼缺點,連我都不太敢講。爲什麼我都不太敢講?因爲我沒有膽,因爲我內在有恐懼,我很怕別人,你不要以爲我是個很勇敢的人,其實我內在是個很膽小的人,我很害怕得罪人,所以我想盡辦法盡量不得罪人,既然要得罪,就全部都得罪,反而我沒有事。注意聽!我上課全部都罵,我就沒有事。我若針對人罵,我就有事! 所以連我都不敢跟你講了,你覺得其他同學敢跟你講嗎?不敢。那麼你的家人敢跟你講嗎?也不敢。你的好朋友敢跟你講嗎?也不太敢。反正因為我們是好朋友,每次出去都是你請就好了,我不太敢跟你講。講了之後,以後就沒有人請我了,我不太敢跟你講。所以有的人一天到晚,只是跟你打哈哈,「同學怎麼樣?」「好優秀!」「同學修得真好。」再講吧!再騙吧!那要怎麼辦?

  我現在談的都是心,我現在是跟你講,你要怎麼認識你自己的心。你們可以讓我徹底講的人舉手,要舉手要蓋章,若以後翻臉,我拿證據給你看,你跟我簽約了,你不要亂跟我拿翹,所以我不太敢告訴你!我只能夠透過課堂上,全部講出來,你自己對號入座,你自己去對,去連連看。「啊!這個我有沒有?」我跟你說,你不用對了,你全部都有,我不蓋你,因爲我觀察過我自己,我也全部都有。

  再來,還有一個部分更嚴重「我知,人不知」,這個部分見不得人,我知,知道什麼?我很卑鄙、無恥、下流,我知。但是每次來這邊上課都道貌岸然,衣冠楚楚,然後講話,出口成章,行爲呢?風流倜儻。自己是什麼樣的人,自己不知道嗎?我知道,不過沒有人知道。我自己知道,其他人的人,我只要不講,沒有人知道。比如說,你在自我介紹時你會這樣介紹嗎?各位同學,我是一個性慾望相當強的人,你會這樣自我介紹嗎?你敢嗎?我是個淫欲很強的人,你敢這樣介紹嗎?敢的人舉手!人家看到我,只要介紹完,從此都不想跟你接觸。但是,不想跟你接近的人,其實他也是這種人,不用騙。如是因,如是果。因爲你投胎到欲界,你爲什麼投胎到欲界?是什麼因緣讓你投胎到欲界,是什麼因緣?自己想想看。

  或是說,你會這樣介紹說,各位親愛的同學,我是一個很不孝的人,我曾經打過我父母,我曾經踹過我兄弟,你會這樣自我介紹嗎?你好像也不會。我們一般人都不太敢這樣講。我們一般比較敢講,我是一個脾氣很不好的人,我以前年輕的時候常常打架。他可能會敢這樣講,但是他不敢講說,他去打他的父母,踹他的兄弟姐妹,他不太敢這樣講。你們敢把這個事情,講出來的人舉手,你敢嗎?你會開悟嗎?你不可能會開悟,爲什麼?你一直在掩蓋你的過失,所以你永遠不會開悟。六祖也講「護短心內非賢」,你在保護你的過失,你不可能開悟。

  所以我們內在很多的概念,我們不敢講,但是有時候我們內在,我們自己知道,但是沒有人知道。舉個例子,比如現在有一個人出家,你們看到都會說什麼,恭喜你!好讚歎!你因緣很好,所以才能夠出家!今天既然你已經出家了,你可不可以講講話?那個出家人他敢這樣講嗎?我是因爲我吃不了苦,我也沒有什麼專長,沒有什麼技能,我是爲了逃避,因爲我很討厭上班,所以我才來出家!這樣就不用上班,然後我不用賺錢,然後三餐讓寺廟養。其實我真正的出家內在是這種內在,他敢這樣講嗎?你不要笑,我不是演戲給你看,有沒有這種內在?我對你們很勇敢,我私底下不勇敢,我對你們很勇敢,就是我因爲很敢講,我的內在給你們聽!

  『我知,人不知』這個區塊怎麼辦?這個區塊到底怎麼解決?這個區塊好不好解決?現在你要不要示範一下,起來跟我們講這個部分給我們聽,讓你講半個小時可以嗎?不要啦!師父,不要害我,這樣講下去,殘不殘忍?殘忍。修行要老實面對自己,你以爲老實面對自己是簡單的話嗎?然後放任它不管,趕快去看經典,怎麼不要自己想盡辦法去解決?自己要想辦法!雖然別人也不知道,自己也要知道我有這個問題,我要想辦法去解決!你不要跟我講一句話「啊!那叫做業力啦!」就算了,不要這樣講好不好?雖然那是業力、習氣沒有錯,但是你要想辦法啊!

  接下來這個地方更難,這三個區塊,你是有機會全部知道的。舉個例子,「我知,人也知」這個區塊沒問題;「人知,我不知」這個區塊你只要願意虛心接受別人跟你指正,你也會知道;其次,「我知,人不知」這個區塊你本來就知道,因爲這是你內在的世界,很深的世界,這個你知道。但是『人不知,我不知』這個區塊好糟糕,人不知,別人看不出來,那麼你自己也沒有能力察覺,我也不知,那麼這一個區塊叫做黑盒子,你看不到,怎麼辦?這個區塊,這要怎麼辦?很簡單,我已經講過了。知道的先破除,你這三個區塊不是都知道嗎?當然這個(我知,人不知)比較稍微難一點。你可以先這樣破除啊!怎麼破除?這一個先破除,接下來再破這個,一「我知、人也知」、二「人知、我不知」、三「我知、人不知」這樣的次序一個一個破,因爲簡單的先破。

  等到有一天,你所知道的障礙都破除了,你會察覺到一個問題,爲什麼我還沒開悟?哦,這個就來了。我知道我的障礙都沒有了,爲什麼我沒有開悟?就像有的人他認為說什麼,我生活過得很自在,過得很快樂,但是你問他說「你生活過得很自在,過得很快樂,但是我看你起來怎麼一點智慧都沒有?」注意聽哦!有一些人看起來好像很快樂,但是他沒有智慧,也是有啊!這樣看起來很快樂的人,就一定是開悟的人嗎?假設他沒有智慧,他根本沒有開悟!那麼如果你是修行人,你就很清楚了,我都沒有障礙,但是我沒有開悟,你知不知道?你一定知道。比如說我都沒有障礙,但是我也快樂不起來。我好像天不怕、地不怕,但是我好像不夠逍遙、不夠自在。我好像佛法都懂了,但是好像卡卡!只要很老實面對自己的人,一定知道,這時候怎麼辦?很簡單,我寫出來了,只有這個「人不知 我不知」,就從這個當中深入觀察,你一定會慢慢地出現,就會讓你看到了。但是,我們現在的人根本沒有時間去瞭解,因爲光是這些(前三項),就讓你煩得要死啦!「哦!我好痛苦。」

  請問我這樣講說「你怎麼去瞭解你的心」,不清楚的舉手?這樣你對怎麼去瞭解你的心,這樣有沒有具體?我現在已經很具體地告訴你,你透過這個方式,你可以清楚地看到你的問題,看到了之後去處理,這就叫修行。沒有捷徑,這叫做修行。這種修行最直接,就是把那個障礙去除掉,什麼叫做把那個障礙去除掉?就是想開,想開了它就消失了。用什麼想開?用你的般若智慧去把它想開,會的人舉手?

  我現在具體講,比如說,你內在有慾望,也就是你內在一直想要什麼,有慾則苦,清淨無為才會快樂,慾望會帶給別人痛苦,所以你有慾望你會痛苦。我有慾望,我想要,我想要什麼?我當然想要錢,想到這裏就好了,我最想要的是錢,好,今天打坐,看到我想要的就是錢,好,今天打坐坐到這裏就好了,坐到這裏,你就可以下課了。明天繼續想,還是想這個問題,我最想要的是什麼?奇怪,今天可能跟昨天想法一樣,還是不一樣?你發現到我昨天想錯了,我不是最想要錢,我是最想要什麼?啊!我知道了,我最想要愛情,假設沒有愛情我會死,好 下課,今天想到這裏就好了。後天再想,有沒有可能再改變?有,結果我最想要的不是愛情,爲什麼?因爲我遇到過那麼多愛情的騙子啊!所以我最想要的不是愛情,那麼我最想要的是什麼?我知道了,人以食爲天啦!我最愛吃,我就是愛吃,好啦!想到這裏好了。隔天、明天再想,其實我不是愛吃啦!人要及時行樂,人生以遊戲爲目的,我要想盡辦法趕快去玩,我最愛玩,我從國小就玩到退休,退休就一直玩、玩到死,我最愛玩,我就最愛玩。結果,想一想又不是,玩回來就累得要死,要知道就不去玩,遊玩比上班還累,我好像也搞錯了,我不是最愛玩。你以爲我在玩文字遊戲嗎?還是你內在真實的內在?你是不是這樣的人?是,一直想....,每天想一個,一年就想三百六十五個,你想不出來,我頭砍下來給你,你有可能想不出來嗎?

  我們這班同學,最容易跟我講一句話「師父,我不會思考。」我這一句話,已經聽了二十年了,你不是不會思考,你是懶!我這樣的思考,誰不會?一天只告訴你說想一個,就不要想了,這樣不輕鬆嗎?我一天都想三十幾個呢?只叫你一天想一個而已,你不肯,這樣誰不會?那一年就想三百六十五個,這樣想的深不深入?夠深入了吧!

  想到最後,忽然之間,這個問題就消失,我終於知道答案了,我相信你也可以知道答案吧!我相信如果你這樣想下去,你也可以知道答案!想到最後,你會知道什麼答案?想到最後,甘願了,我心甘情願了,跟你一天到晚在讀佛經「只因妄想執著,不能證得」,講這個有用嗎?只是「妄想執著不能證得」?你自己透過到最後,到最後,「啊!我不用再想了!原來這個就是真正佛很有智慧,他已經告訴我答案了。原來這些都叫做妄想。」這個時候,內在自然不要用任何方法,自然就止息。有沒有可能?他甘願了,就止息。恭喜你!歇即菩提!

  你可能有無數的問題,但是有可能只想一個問題,就有可能就讓你忽然之間,就開悟了。有人說開悟這麼具體嗎?我就還沒有看過人這樣教,像我這樣教。這樣的開悟,這一輩子有可能還是不可能?只是有可能而已嗎?還是一定?我這樣下去,我一定會開悟的,你還需要懷疑嗎?你不這樣做,我也可以跟你講,你一定不會開悟,就這麼簡單。

  所以學佛第一個動作,重點要開悟。開悟之後,你如果要讀書,你再慢慢地去讀,讀起來度衆生。你先開悟,開悟完了之後,什麼時候要死都沒關係。但是沒有開悟,書沒讀完,你就死了,知道嗎?你書還沒讀完,你就要往生了,這樣,你怎麼跟自己開這種玩笑,你在玩什麼遊戲啊!

  如果說你這個問題想完了之後,你還是不能開悟,好,那你就再想第二個問題,就是不要。「想要」這個叫做貪,「不要」叫做嗔,我就不相信,你不會開悟!你把我打死,我也不相信,講完了,願我們三年之後同時開悟。所以希望你們以後打坐,會打坐了吧!不要坐在這邊只是想自己的。

 

閱讀 53 次數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