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一, 17 九月 2018 20:26

傳心法要講記-152

作者  釋達觀/講述 無念齋/整理

93image

饒你學得三賢四果十地滿心,也祇是在凡聖內坐。

三賢︰指修善根以制伏煩惱使心調和之三種修行。

六凡 善良心 修五戒十善 人天善果(凡)
小乘 出離心

修小乘三

 (五停心觀、別相念住、總相念住) 

四果
大乘 菩提心

修大乘三

(十住、十行、十回向)

十地

一乘 (一真)

(最上乘)

清淨心 清淨心 清淨心

 

  「饒你學得三賢四果十地滿心,也祇是在凡聖內坐。」從這句話開始來說,禪宗它的重點在講頓悟,至於其它的漸修,都是方便對治的說法。黃蘗禪師講這一句話,「饒」就是說假若、假使,假使你很精進地修學用功,然後經過三賢而證得四果,甚至證得十地的菩薩,「滿心」就是圓滿,就是說你修得很圓滿,那麼你也只是在凡聖裡面打轉。你還沒悟道就是凡,然後你透過修行漸漸進入聖,那就是聖位,這就叫做凡跟聖,叫做凡聖裡面打轉。

  我現在要詳細的跟各位報告,我黑板這個表格已經畫得很清楚,佛講很多法,但是你要懂得提綱挈領,那我上課也講很多內容,你也應該要知道我講的重點。《法華經》裡面有十如是,他講三個,他講十個,但是如果你十個沒有辦法全懂,你至少這三個「因緣果」一定要懂。所以我很強調因緣果這三個字,因爲諸法因緣生,諸法因緣滅,一切沒有辦法離開因緣。所以你如果很清楚這三個字,其實佛法的重點你大概能夠掌握。

  我們今天來學佛真正的目的,到底是為了什麼?爲什麼大部分人學佛都不得力?因爲學佛好像是個很抽象的東西,爲什麼大家學佛不那麼急迫呢?因爲佛法這個東西,你的感覺好像是可有可無,這個是你的錯覺。有的人他會去學英文,前一陣子聽說同學也在學英文;有的人他會去學電腦,因爲可能在他工作上有需要,所以他去學關於技術性的東西,所以他會不會花錢去學?他會!有的人他不是爲了工作上的需求,他是爲了個人的興趣,比如說有的人去學畫畫,有的人去學插花,有的人去學古箏,那他也願意花錢去學,因爲這是他的興趣。不論你是工作上的需求去學,還是因爲興趣去學,你學起來絕大部分都有成就感,因爲你的進步你個人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比如說,以前我不會講英文,然後現在我英文可以對答如流;以前我是電腦的白癡,現在已經包括軟體設計我都會了;以前我不會畫畫,那我現在可以畫素描可以畫水彩畫,可以畫潑墨畫,而且畫出來,還像一個樣子;以前我沒有音樂素養,自從我去學了琴之後,只要一有空還可以彈彈古箏。所以很多人花錢去學東西,他們都有成就感,因爲他們看得到自己的進步。

  但是你們在學佛法當中,你常常感覺到你的進步實在是很慢,不像你學技術性的東西那麼清楚看得到,看得到我每個月、每個月都有進步,我只要認真學,我一定會進步。我認真彈琴,我的琴會彈得越好;我認真畫畫,我畫畫的意境就會越來越高,這些東西你都看得到,所以你有成就感。所以絕大部分人都喜歡學技術性、有興趣的東西。

  佛法這個東西,你們覺得很抽象,其實它不抽象,而是你自己沒有契入。所以有人才會覺得學佛法可學可不學,意思是說你沒有學佛法,你人生還是這樣過,你還是覺得你過得不錯,所以你不見得要學佛法。縱使你學佛法之後,你也只是停留想學而已,什麼叫做停留想學?舉個例子,我想去聽人家彈鋼琴,但是我不想變成鋼琴家,這兩種心態一樣還是不一樣?不一樣。但是你聽音樂你可以這樣聽,也就是說你純粹當成是一個欣賞者,就像有一種職業叫做影評人,他自己不演電影,他自己不當導演,他自己也不當演員,他自己也不當製片,他自己也不做宣傳,但是他願意當一個影評人,這是他的角色扮演得很清楚。

  你今天學佛法不可以這個樣子,你來這邊不是要聽我講課的,你來這邊聽課,跟你聽音樂欣賞是不一樣的,所以你不要把聽課當成是修行,我告訴你聽課不是你的修行,聽課只是你的娛樂而已。第一學佛法不是來聽課,第二聽佛法不是來看書,看書是休閑,聽課是娛樂。學佛法不是這樣,學佛法第一在學習認識自己,第二在學習怎麼自我改變,第三在學習怎麼幫助別人。你聽我的課這麼久了,如果你還是局外人,我勸各位要發起慚愧的心,你要從今天開始,你要懺悔你的過去,也就是說你以前學佛,這種態度是不對的。

  學佛急不急迫?很急迫!有的人第一天去上班,老闆問他說你會開車嗎?他說我不會開車,那老闆說我限你三個月去學會開車,如果你在三個月之內沒有辦法學會開車,那麼我就不錄用你,你會不會去學?會!你會馬上去學,因爲工作需要。難道你學佛比這個工作需要還不如嗎?難道學佛比學英文電腦音樂繪畫美術還不如嗎?難道學佛沒有急迫性嗎?學佛是在學什麼?學佛是在學幸福,在學快樂,在學安定人心,這個東西有比你的工作不重要嗎?有比你的興趣不重要嗎?有比錢不重要嗎?這個東西有沒有比你剛才講所有的東西更急迫?這些東西是不是你時時刻刻需要的嗎?但是你怎麼沒有看到呢?你急迫的心爲什麼生不起來?你怎麼把最重要的東西忽略了呢?你只會顧慮到你的專業,你的技術,你的興趣,但是你從來沒有顧慮到你生命的品質,你這不是本末倒置嗎?有沒有哪一個人有資格說「他不想學佛,他不想修行?」講這一句話的人,其實就是在糟蹋他自己的生命。所以你在學東西,請你這麼清楚地看到,我今天來這邊幹嘛「我很清楚」,我今天爲什麼要修行「我很清楚」,你千萬一定不可以舉香跟著拜,這個一點意義都沒有。不是說人家找我來我就跟,不是說有時間我才來,你可以說「有時間,我才快樂一下;沒有時間我不要快樂嗎」?可以這樣講嗎?你不可以。快樂是你自己的事,這個有分上班下班?有分說退休還沒退休?有分說健康還是生病?有時空的限制嗎?沒有吧!所以請你這麼清楚地看到,如果你過去想法不深入,請你察覺。

  學佛重要的兩個字就是慚愧心,學佛最糟糕的四個字,就是無慚無愧,他一點慚愧心都沒有,這一種人沒有辦法修行。你今天爲什麼會改變你自己?因爲你有慚愧心,你才會改變自己,不然你不可能改變,你不太可能改變你自己。你現在又沒犯罪,你現在又沒有被去關,你現在也沒有怎麼樣,所以你不容易改變你自己,你一定會得過且過,因爲你一定會覺得這樣也很好。這樣也很好就是迷失,因爲你沒有看到你真正的問題。所以常常夜深人靜的時候要問自己,問自己我善良嗎?我無私嗎?我心柔軟嗎?我慈悲嗎?我真的爲別人好嗎?你真的要問你自己,然後我雖然過得很悠哉,但是你上進嗎?你好學嗎?你們很多人都很悠哉,但是不上進,也不好學,這樣你沒有察覺到你的過失嗎?

  所以你可以有你的技術,你也可以有你的興趣,但是有一個東西更重要的是什麼?是說你這一輩子要快快樂樂地過一輩子,什麼叫快快樂樂地過一輩子?我做一個最簡單的譬喻,你的人生有理想、有目的,這叫做方便說,因為世間人需要理想,需要目的,需要方向,所以我就跟你也這樣說。但是你真正要的是什麼?人生的終點到底是哪一點?「沒有終點」。好!我以現象界來講,你此生的終點就是死亡,我說死亡很難聽,我姑且跟你講目的。比如說,你今天要去爬玉山,攻頂就是你的目的,攻頂就是你的終點,你要用什麼心情去爬玉山呢?很簡單,請你用輕鬆愉快的心情去爬玉山。我現在問你一個問題,比如說,我請教你,帶著愉快的心情輕鬆的心情去爬玉山,你真正的目的是什麼?重點擺在哪裡?重點是擺在爬玉山?還是擺在輕輕鬆鬆的?我們世間人的重點都擺錯,他的重點擺在玉山,所以他永遠都不能感覺到活在當下。你的重點就是輕輕鬆鬆,你的重點不是那個玉山,你的重點是輕輕鬆鬆的爬山,但是你忽略了輕輕鬆鬆,你急急忙忙想盡辦法,想要一直衝衝衝衝到玉山頂,這個過程當中勞累奔波,氣喘如牛,揮汗如雨,這個過程當中,心不平靜,不清淨,心情很複雜,甚至爬到一半就不想爬了,這叫做折磨,因爲你重點擺錯了,你沒有擺在輕輕鬆鬆。

  學佛你不要搞錯方向,我以爬山的方式比喻,你的重點很容易擺在攻頂,但是我以人生的方向,你的重點會擺在死亡嗎?我用輕輕鬆鬆爬玉山,你好像很容易懂,那我用人生難道你不懂嗎?什麼叫人生?就是人的一生,所以我建議你要輕輕鬆鬆走完此生可以嗎?有沒有什麼領悟?「過程比結果重要」。你領悟叫做頓悟,說個盡頭只是方便去引導,引導一些人沒有方向的人。好像說什麼你現在學佛,你來學佛你重點就擺在成佛,但是我看你怎麼修,都成不了佛,因爲你搞錯成佛的意思。成佛重點擺在明心見性,但是我告訴你永遠不會明心見性,因爲你誤解明心見性的意思。你以爲那是一個很具體的方向跟目標,但是我告訴你,那個只是一個概念,方便施設的概念,一切法不可得,哪一個東西叫做明心見性?有哪個東西叫做成佛?那個是一種概念,這些概念都只是爲了方便講給你聽,但是你把那個概念變成一個實際的東西,所以你這樣累劫不得見性,所以人生這一條路輕輕鬆鬆地走,然後過程當中就是隨緣盡分,這個就是修行路。

  所以在我還沒詳細解釋這個過程當中,我再下一個小的結論,爲什麼我出家一直要弘揚頓教?有我自己深刻的理由,我的理由很簡單,如果你契入頓教,我們在場所有的人,此生都有機會見性,這是我可以保證的,六祖也這麼說「悟者剎那間」。如果你是漸修,那麼我也可以跟你保證,我們這一班的同學包括我自己,此生我講的是這一輩子,我講的不是生生世世,你生生世世有機會開悟,但是此生你沒有機會開悟。你們禮拜三不是上過我的課,禮拜三你內在的問題多,還是不多?你此生有機會解決嗎?按照漸修的方式,你有機會解決嗎?我相信你沒有機會。所以按照這個理論,佛經講說你要三大阿僧祇劫,你覺得世尊胡說八道嗎?沒有!你此生你透過漸修,你要悟道,我跟你講,你找別人,我沒辦法幫你。也就是說你人生短短的一百年,何況我們這班同學平均加起來,都已經超過五十歲了,你們還有多少時間呢?所以漸修,我們全班同學幾乎沒有一個人有機會悟道;以頓悟的角度,我們全班的同學每個人都有機會,隨時都有人會悟道。

  所以爲什麼我要去弘揚頓教,有我自己深刻的理由,不是我要故意跟別人不一樣,也不是我要高估我自己,不是這個樣子。而是,我知道你漸修的這一條路上,你有很大的風險,很大的障礙,你隨時會退道,你隨時會走叉路,你隨時會迷失,你隨時會退轉,因爲你時間拖太久。我剛才做一個很簡單的譬喻,漸修就如同從恆春用走的到台北,這個過程當中,你可能要走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這個過程中,你發生意外的機率高不高?你有可能中暑,你有可能被車子撞到,你有可能走到一半就不想走了,你有可能下個禮拜就遇到颱風,你有可能走到南投遇到地震,你知道我講在什麼嗎?

  但是如果你坐高鐵,你的時間可能兩三個小時就到了,你的風險性有沒有降低?所以你們一定要去瞭解,我爲什麼一定非要講這個法門不可?我在講一個我此生都沒辦法完成的事情,其實我講不下去,我也不可以騙你。因爲按照我禮拜三講的那個方式,沒有一個人這一輩子可以成就的。所以釋迦牟尼佛開悟的時候,在定中他先講《華嚴經》沒有人聽懂,最後才方便說法,方便怎麼說法?一乘說三乘!一直要圓寂前最後七八年才講《法華經》,講「唯有一佛乘,無二亦無三」。其實他從開始到最後,他本來就是要講這個一佛乘給你聽,但是你就是聽不懂。世尊很慈悲,他也知道,只要你明白了你就很容易從迷悟之間轉過來,只是這樣子而已。

  但是爲什麼你聽不懂?所以才讓他老人家苦口婆心,講出這一大部的《大藏經》,但是這真的是不得已講的,但是你爲什麼聽不懂?你爲什麼不相信?所以諸佛菩薩都是慈悲的,祖師大德跟諸佛都是同一鼻孔出氣的,祖師也是這樣跟你講,你就是聽不懂。我爲什麼頓教也講,漸修也講?你聽我講課,我都是這樣講,爲什麼我要夾雜這樣講?比如我現在講《金剛經》,其實我又在講漸修的東西,我細講就是講漸修的東西給你聽,但是內行人就知道,我講到最後一定會收回來,一定會跟你講頓教的。因爲世尊也這麼跟你講,如何降伏其心?三心不可得,你說降伏什麼心?你應該度無量無邊無數的衆生,你應該降伏自己無量無邊的煩惱;接著又跟你講實無衆生可度,意思就是說實無煩惱可斷,你相信嗎?他收回來,就是告訴你頓悟的實相,聽懂的人聽懂,聽不懂的人你慢慢的修,沒有辦法。所以講法爲什麼這樣講?實在是不得已才這樣講,因爲你信不深,你悟不透,所以根本沒有力量可言。你明白了,我可以告訴你,不用忙那麼久了,到九點半之前就可以了,真是如此。

  我以上講的這一段是黃蘗禪師講的,黃蘗禪師完全不跟你談漸修的東西。你讀《傳心法要》讀這麼久,你能不能體察黃蘗禪師完全不跟你講這個概念?他直接就跟你講頓悟,看你信不信?所以現在黃蘗禪師講說,縱使你學了「三賢、四果、十地」,這叫做漸修,黃蘗禪師就是這樣跟你講,這個就是漸修,縱使你是這樣學,依黃蘗禪師的角度,你還是一個凡夫,表面上你是聖人,在一個佛的角度,你還是凡夫。講你是聖人,是針對沒有修行的人,所以才突顯你是聖人,對一個真正大徹大悟的人,那個聖人還是凡夫。除了佛以外,九法界的衆生都是凡夫,只是好聽跟你講說你有修行,你已經是聖人,只是方便鼓勵你而已。

  請你看黑板,現在的重點擺在「三賢、四聖」有沒有看到?「三賢、四果、十地」,這裡面是是不是三個名詞,「三賢、四果、十地」這裡面有三個名詞,這三個其實就是修行的一個過程。我們先從小乘人開始說,小乘人他要修小乘的三賢位,三賢的意思是什麼?這裡面寫得很清楚,就是生起你的善根來降伏你的煩惱,然後降伏你的煩惱,讓你的心漸漸地穩定下來的三種方式,這三種方式其實就是三個過程,這三個過程,每個過程都要修,不是三個選一個,你不要誤會,三個都要修。

  小乘的三賢位要修哪三個?第一個要修「五停心觀」,這個就五個不是一個,五停心觀就是五個,五個你都要修,那你會問爲什麼要修這五個呢?注意這個字「停」,這個「五」就是五項,這個「停」就是讓你的心止定下來的意思,停止就是讓你的心定下來的意思,所以五停心觀在修什麼?在修止觀的止。

  修哪五個?第一你要修「不淨觀」,對治你的貪,因爲你有慾望,欲界的衆生都有情欲的慾望,所以不淨觀就是專門對治情慾,欲界的衆生都要修不淨觀,所以才有白骨觀之類的,這個你要修,這個才能夠去對治你的貪。第二你要修「慈悲觀」去對治你的嗔心,你有嗔心你的心不能夠靜下來。再來第三你要修「因緣觀」來對治你的愚癡,你就是搞不清楚,你才會有貪嗔的狀態,所以你還要修因緣觀。第四個你還要修「數息觀」,你有沒有察覺到你的心定不下來是什麼狀態?就是散亂!哪一個人不散亂?光是在跟你們講話,就知道大家的心很散亂跳來跳去,一樣的道理,我一樣是講課,你們聽我講課,每個人聽得都不一樣,就代表你們的心很散亂,你們根本沒有歸零在聽我講課,那我可以怪你嗎?我也沒辦法怪你,因爲你的心散亂,所以你聽不懂我在講什麼。這一句有聽到,下一句就沒聽到了,所以第四個你要修「數息觀」來對治你的散亂。修完之後,還要修第五個就叫做「戒分別觀」,戒分別觀,這個在對治什麼?這個在對治「我見」,這個你就觀察四大五蘊,因爲你總是覺得有個「我」的存在,所以你有「我見」「我癡」「我愛」「我慢」,你有這四個障礙。

  我請教在座的各位,這五個,光是這五個,你這一輩子可以修成的舉手,不要講五個,就講一個,我們全班同學哪一個可以修成你跟我講,不是說這五個選一個,是這五個都要修,這五個都修成就才叫做止,也就是說你不是要修止觀嗎?才叫做止成就,你才有資格起觀照呢?我們在讀《心經》,每次在讀的時候很輕鬆,「照見五蘊皆空」你是在念書,你這五個沒有修起來,你有什麼能耐照見五蘊皆空?你們爲什麼要欺騙自己呢?你根本沒有這個能耐。修止之後,才有資格修觀,這兩個就是觀的意思止觀,修止成就才有資格修觀。

  修觀又分兩個「別相念住」,「念住」就是四念住,又叫做四念處,爲什麼叫做「念住」?這樣你心才能夠止下來,那什麼叫做「別相」?「別相」就是個別觀察,觀察哪四個?「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這四個不一樣,這個叫做「別相」就是分別觀察,你才有資格去修四念處。現在很多人北傳的學不來,然後念佛又念不下去,跑去學南傳,跑去學南傳一開始就要修四念處,你有什麼資格修四念處?你這五個都沒有辦法修成,你就要去修四念處,人家安排四念處的課,然後你就去修四念處。按照次第修不要跳來跳去,如果你要學按部就班,你老實一點,你慢慢修我不反對,如果你適合,你就去修,我不反對,因爲這是佛講的法。

  那什麼叫做「總相念住」?「總相念住」就是說剛才那四個「身、受、心、法」,現在每一個都要觀察什麼?剛才是觀身不淨,現在要「觀身不淨、觀身是苦、觀身無常、觀身無我」,接著觀受「觀受不淨、觀受是苦、觀受無常、觀受無我」,接著是觀心「觀心不淨、觀心是苦、觀心無常、觀心無我」,接著是法「觀法不淨、觀法是苦、觀法無常、觀法無我」,那樣有沒有越來越複雜,這樣修成叫做小乘的止觀,這叫做三賢位,這叫做賢,之前是凡,那現在比他更進步叫做賢。你能止觀修起來了,你是個賢者,但是你還不是一位聖人。

  光是我講這三個,你就頭昏腦脹了,你不是頓悟沒有辦法契入,你就這樣修。你說師父這樣很難修,可以有比較簡單的嗎?有!我們大乘的行者,他說你不要那樣修,你就念佛;所以有人就就把它改成念佛,叫做念佛觀,要不然你們就去念佛,可以嗎?但是這個並不是佛說的,這個是我們大乘的行者說的。我們每個人是不是要為自己想辦法?你如果沒有辦法那樣修,你也要想辦法。透過這樣的修行,你才有機會證初果、二果、三果,一直到四果阿羅漢,所以這就叫做入聖位,所以初果是不是聖人?是!他已經入聖人之流,透過這樣的緣,才能夠達到這樣的果。

  那麼你會說師父,那你的因怎麼沒有寫?我的因要你寫,這個因是什麼?連填充題都填不出答案來,這樣你看要怎麼修行?我用問的問到有人回答對,我才要放過。來,這個因要填什麼?什麼心?因,都是心沒有錯,什麼心?這樣要怎麼修?什麼心?善心,不對;善心是這裡(六凡),善良的心,這就是善良的心。再給你一次機會,這什麼心?不對,菩提心是這個,你們怎麼都填錯答案?菩提心是這個啦!大悲心也是這裡啦!慈悲心也是一樣在這裡(大乘),什麼心?出離心(小乘),答對了!

  你現在注意聽,師父跟我講這樣修(緣),剛講下去躍躍欲試說這樣修,我下節課七點半來,我就開始先修第一個,修身不淨,坐在那裡觀我的身體全部都是尿跟屎,觀觀觀觀到後來,就睡著了;然後下個禮拜,這無聊,我還是觀數息觀好了,一、二、三,數到九,就睡著了;下個禮拜再來,換一項,你就繼續修。你坐在那邊,每天都在騙你自己,這樣你有用心嗎?你每個禮拜都坐在那邊騙自己,你以爲修行,你講說這樣修,你就會這樣修嗎?你有這麼乖嗎?

  師父說這五項這太麻煩了,有人說念佛好,那我以後七點半來坐著,我還是乖乖地念佛,阿彌陀佛,念了半個小時,這個不錯。八點開始師父第一句話,就傷到我的自尊心了,你念佛還念得下去嗎?所以你們不要急於修行,師父怎麼說你就怎麼修,你不要被騙了,你根本就沒有這個心(出離心),你要騙誰?你不要再騙你自己好不好?你有出離心嗎?沒有!那你沒有這個心,你這樣修有用嗎?沒有用,你怎麼修都是騙人的,都自欺欺人,龍天護法都知道,你是沒事才來修,天知地知還有己知。所以你們不要說一下子就要修行,你先捫心自問連這個心(出離心),你都生不起來,你有可能修行嗎?不可能!

  現在已經生起出離心的請舉手,只有一個而已,那個人叫做禪行,他已經生起出離心,以後你們跟他在一起,如果他講話離開這個心,你隨時考驗他知。出離心是你隨便說說的嗎?不行!出離心是什麼意思?出離心的意思是他對世間一點留戀都沒有,叫做出離心,來我重新問你,你有符合這個意思嗎?好像連唯一舉手的人都不符合我的條件,這叫做出離心,難不難?你那個心生不起來,你會這樣修行,你想我會相信嗎?

  師父,你開宗明義的時候講得很輕鬆,你只跟我講說人生只要輕鬆地過就好了,現在一講,糟糕了,根本沒有資格,你根本就是玩假的,你不是玩真的,你是來聽音樂會,這樣而已,你是來當影評人。你不是要改變自己,你不是要瞭解自己,你也不是要學習怎麼去幫助別人,你不是這樣的心,你看,所以修行嚴不嚴格?老不老實?這就是老實,所以當你沒有這個心,你的心要不要慚愧?你自己要慚愧,所以以後你走路,千萬不要眼睛看我,知道嗎?

  所以我一直常常問我自己,我自己是什麼心?我看到我自己的心,只有一種心,叫做凡夫的心,我的心只有凡夫的心,我連這個心都達不到,善良的心我都達不到,何況是出離心。爲什麼我是凡夫心?我聽你講話,我也會生氣;我看你上課的樣子,我也會生氣;我問你,我聽你怎麼回答我,我也會生氣,所以我是什麼心?我就是凡夫的心,我連善良的心我都達不到。

  那麼你不要跟我比,你要往上比,你不要跟我比,所以你只說要修行,然後你這個因,就沒有正因(善良的心、出離心、菩提心、清淨心),你是要修什麼?你這個因就不正,你就沒有具足諸法因緣生的這個因,你到底是要生什麼?諸法因緣生講得很輕鬆,什麼因?凡夫的心加上什麼緣?好像有修行的緣,得到什麼結果?我怎麼知道?你得到一張門票,什麼門票?坐雲霄飛車的門票,就是六道輪迴。所以,以後你問師父「你看,我往生去哪裡?」這還需要講嗎?那麼清楚了,往生去坐雲霄飛車。爲什麼諸法因緣生?你只要問你的因緣就好,你不要問我結果,你只要問你是什麼因,什麼緣?你就知道你將會何去何從,這樣對不對?需要問我嗎?要不師父你在佛祖面前躑筊,看我要生去哪裡需要這樣問嗎?我講得夠坦白吧,往生去哪裡還需要問我嗎?

  你知道,爲什麼你沒有出離心嗎?因爲很簡單,因爲你沒有證到四聖諦的第一個義諦,四聖諦第一諦叫做苦諦,你沒有證苦諦,所以你沒有辦法生起出離心,因爲你不證苦諦,就代表說你沒有辦法知苦,你認爲人生是有苦有樂,所以人生值得留戀。

  爲什麼有苦有樂?來上課被師父罵是苦,回到家孩子買個蛋糕給你是樂的,這樣就抵消,人生還值得可留戀的地方太多了,所以你不知苦,你沒辦法體悟苦的真相,苦的根本原因是什麼?苦的根本原因就是無常,無常就是不確定,這真正苦的原因就是無常。所以世尊在《阿含經》才會講說「無常故苦」,所以你沒有體悟,你沒有證苦諦,所以你根本也不可能修四聖諦,四聖諦對你來講是知識,你看你學那麼多知識。

  你說師父怎麼這麼難?我怎麼知道,怎麼這麼難?你就說頓教聽不懂,我才從這裡開始講,你不是聽不懂嗎?我就講讓你聽懂的,聽懂的你做不到,聽不懂的不要說,聽懂的又做不到,所以你人生會輕輕鬆鬆地走一回嗎?沒辦法!你的人生就是有苦有樂,你的人生就是憂歡離合愛恨情仇,所以叫做美酒加咖啡,酸梅加葡萄,你的人生就是這種人生,講完了,結束了,要算命嗎?不用!要排紫微嗎?不用!要八字嗎?不用!要看面相嗎?也不用看!你的人生,我已經幫你斷好了,你需要看嗎?

  這叫做三賢,縱使你修了三賢,證得四果。大乘人要修大乘的三賢位,三賢位之前,還有一個叫做十信位,信不信佛法?信!你不要講那麼快,信還要十信,十信才是真正的信。就像《信心銘》一樣真正懂的人,才是真信,不要輕易說你相信,你講話太快。不講十信,三賢位是十住、十行、十迴向,十住看到了嗎?「住」,「住」第一個動作,就是先把心安定下來,十住就是十種心,十行就是十種心,十迴向就是十種心,幾個心?三十種心,每個心都要調,三十種心,三十個位階,這裡面三十個位階,樓梯三十階,每一階要修多久?我怎麼知道你要修多久?這叫做十住。十行就是邁向果,趨向果而行,叫做十行。十迴向,生起大悲的心叫做迴向,這叫做大乘的三賢位。修到這樣圓滿,才有可能證初地菩薩,從初地一直到十地菩薩,這叫做十地的聖人,所以大乘的聖人是十地,小乘的聖人是四果,這樣會分了嗎?

  把大乘的修行過程,寫得最清楚的就是《華嚴經》,「哇!富貴的《華嚴》,我一定要看這一本經,沒有看這一本經就枉費學佛,最好《四十華嚴》也看,《六十華嚴》也看,《八十華嚴》也看。」看完了之後很高興,有沒有修?「書還沒有看完要怎麼修?只有看都看不完,怎麼修?」看完了,要不要修?「加減修啦!」你現在有沒有這個心(菩提心)?「沒有啦!」沒有,你什麼心?「加減學的心啦!」你講得頭頭是道,你講得好像是八地以上的菩薩,我問你說,你有什麼心?你還是是非的心,自私的心,你什麼時候發菩提心?

  菩提心比較難,還是出離心?這兩種心哪一個比較難?菩提心比出離心更難,那這兩種心有沒有關係?你們不要講發菩提心的人,不用發出離心,你們這樣講,一定是對法不通,請問一下,心有兩個嗎?心有沒有兩個?菩提心,他一定先悟到出離心,爲什麼出離心就是悟到眾生苦?菩提心是什麼意思?上求佛道,下化衆生,就是悟到衆生苦,他才會發什麼心?他才會發救度衆生的心,要不你怎麼可能發這種心?你都當作衆生有苦有樂,那你幹嘛發菩提心,人家就快樂得不得了,你還需要救他嗎?菩提心就是爲了救度衆生,他才發起這樣的心,願斷一切惡、願修一切善、願救一切衆生,衆生不苦需要你度?所以你沒有出離心,你沒有悟到苦,你菩提心生起來是騙人的,你都胡說八道。

  我們讀《普門品》都是希望觀世音菩薩來救我們,這叫做信徒,這叫做凡夫。你讀《普門品》,是要跟觀世音菩薩一樣,聞衆生苦我願意救苦,這叫做菩提心。世間如果沒有病人,需要說我立志做醫生嗎?世間如果沒有病人,你做醫生要幹什麼?世間如果沒有死人,需要開殯儀館嗎?所以這兩種心有沒有在一起?有菩提心的人一定有出離心,但是有出離心的人,不見得有菩提心。

  那麼大乘我講完了,小乘我也講完了,我現在講凡夫。要不要修行隨便你,要不要學佛隨便你,要不要信教隨便你。那我可以不需要宗教,好好地過人生嗎?可以!比如像誰,比如像你的子女,他還在讀書,或是說他還在創業,他的因緣還沒到,你幹嘛勉強叫他來學佛,來信教,你不需要!你只要跟他這樣講,你阿公有交待,你不要說「我跟你交待」,你阿公有交待,要不講遠點,你祖先有交待「做人心一定要善良」,這樣知道嗎?知道!你永遠跟你母親這句話記得就好,做人內心一定要善良,這樣有沒有度化衆生?有!凡夫要有善良的心,接著他的行爲要什麼?他沒有學佛,你不要說你要修五戒十善,你就跟他講要「諸惡莫作,衆善奉行」;他如果再聽不下去,你就跟他說「你善待自己,善待別人,不要傷害自己,不要傷害別人,以善良的心來過人生」,這樣就對了,拜託請你這樣教,可不可以這樣教?可以!要不要學佛不勉強,要拉來嗎?我這裡沒有欠業績,你如果這樣教,我就投你的票表揚優良父母,我就投你一票,表揚你是優良父母。你不要這套學完之後,回去家裡把你家大大小小都叫來,包括女傭都叫來,我說一整套給你聽,你這樣害死人。那麼你說六凡小乘大乘,哪一個最好修?你告訴我哪一個好修?你不是要修嗎?師父你說的這個太深、境界太高,不然我說低一點的,你有辦法嗎?連低的你也沒辦法。

  接著注意聽,我教你一個最深、最簡單、最好修的,一乘看到了嗎?「無二亦無三,唯有一佛乘」。我跟你講一佛乘怎麼修?一佛乘的心,一開始的因,他的心是什麼心?來說說看,因為這裏都有答案了,善良的心、出離心、菩提心,那麼一佛乘應該用什麼心?是無心,對,沒錯!但是用三個字什麼心?你講的無心是對,黃蘗禪師就是講無心,那用三個字是什麼心?你就五個字我就說用三個字「清淨心」,因上,我的心就是清淨的,你說師父這是瘋話,我有辦法清淨嗎?清淨的心不是你修來的,是因爲你誤會了,是你迷失了,才沒有清淨心,清淨心不是修來的,清淨心是本來的樣子,它不是你修來的。

  所以《六祖壇經》開宗明義就把頓教講完了,六祖開宗明義怎麼講?他說「菩提自性,本來清淨」就是講這個,那麼你們一定會跟我講說,清淨心跟菩提心到底哪裡不一樣?分得出來嗎?這兩個到底哪裡不一樣?不是這個意思,發菩提心還停留在著相發菩提心,清淨心就是離相,《金剛經》所講的離一切相發菩提心,那個心就叫做清淨心,是一個訣竅。你現在有發菩提心,還有一個相,連這個相都離了,叫做清淨心。那麼六祖一開始就跟你講說,你的心是清淨的,所以從因的角度就是清淨的心,接著怎麼修行?不用那麼囉嗦,六祖接下來講第三句話,「但用此心」用什麼心?你看一樣還是清淨心,「但用此心」最後呢「直了成佛」,最後是什麼心?清淨心,你怎麼那麼囉嗦。這三個心,來,我問你,哪個先,哪個後?有沒有先後?你回答我,有沒有先後?你自己在這胡說八道,你的心不清淨才這麼說,這叫做「頓悟」,頓教沒有次第,它從頭到尾有什麼次第?

  《華嚴經》怎麼講?「初發心即成正覺」,頓教的道理,你到底信不信?你對頓教的理論,你到底清不清楚?還是你一天到晚在那裡模稜兩可,這就是頓教,清清楚楚。黃蘗禪師這裡講無心,馬祖禪師講平常心,所以六祖在頓教無相誦怎麼講?「心平何勞持戒,行直何用修禪」,他講的就是以這樣清淨心來過人生,這是當下頓悟的,這叫做頓悟頓修,你對這個理論清楚了嗎?

  你不要以爲頓悟是胡說八道,你也不要以爲頓悟跟你沒有機會,你不要這樣想,爲什麼我叫你不要這樣想?你沒有那個因緣,你今天可以聽《傳心法要》,聽我講一百五十幾節課,你今天沒有頓教因緣,你有機會來聽嗎?你是沒有機會來聽的,我記得我們第一堂課的時候,差不多有五十個人,聽完了之後,就刷一半了,難道沒有嗎?很多人聽我講話,聽不下去,真是氣死人了,聽我講話實在聽不進去,這個沒有辦法,上智之人他一聽就一拍即合,下智之人拍手哈哈大笑,笑死人了不知道在說什麼?老子《道德經》就講得很清楚,下智之人聽上智之人講話,聽不下去,完全不知道他在說什麼?我這樣講了有沒有清楚?有沒有哪裡交待不清楚的?你說,阿彌陀佛,我耳朵有業障,你嘴巴有業障,清淨心就是沒有分別的心,所以你講的那個問題就是錯的,清淨心裡面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你還惹那麼多塵埃還問我,這樣知道嗎?

  所以《法華經》講一佛乘,《華嚴經》講一真法界,這樣你懂了嗎?你雖然沒有上過《華嚴經》,這樣你懂我意思了嗎?《金剛經》怎麼說?《金剛經》爲誰說?《金剛經》爲大乘者說,爲最上乘者說,這裡面這個有叫做最上乘,你現在把它標一下最上乘(一乘),這又叫做第一義諦,世尊就是要講這個概念,禪宗一千七百多則公案,第一則公案就是世尊不講話,拈花微笑,這不能講話,這一講下去就亂套了,就亂掉了,我講完了,你要修漸、修頓隨便你,不修就做個好人吧!

 

閱讀 62 次數 最後修改於 週一, 17 九月 2018 20:56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