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日, 30 九月 2018 20:33

傳心法要講記-154

作者  釋達觀/講述 無念齋/整理

 gzzv

誌公云:不逢出世明師,枉服大乘法藥。你如今一切時中行住坐臥,但學無心,久久須實得。

為你力量小,不能頓超,但得三年五年或十年,須得個入頭處,自然會去。

十分放心

朝起來   無外緣   靜下心   十分鐘
黃昏時   事忙完   歇下心   十分鐘
夜幕垂   息萬緣   放下心   十分鐘
時間短   不思議   妄心息   淨心現
清淨心   非思量   本面目   非修來
不求真   不除妄   唯息見   不執心
為學益   為道損   損又損   至無為
該想時   靜思惟   不該想   不再想

散步時   不用想   放輕鬆   只散步
坐下時   不用想   放輕鬆   只坐下
站立時   不用想   放輕鬆   只站立
躺下時   不用想   放輕鬆   只躺下
吃飯時   不用想   放輕鬆   只吃飯
洗碗時   不用想   放輕鬆   只洗碗
喝茶時   不用想   放輕鬆   只喝茶
如廁時   不用想   放輕鬆   只如廁
工作時   不用想   放輕鬆   只工作
休息時   不用想   放輕鬆   只休息
吹風時   不用想   放輕鬆   只吹風
賞月時   不用想   放輕鬆   只賞月
睡覺時   不用想   放輕鬆   只睡覺
作夢時   不用想   放輕鬆   只作夢

拜佛時   不用想   放輕鬆   只拜佛
誦經時   不用想   放輕鬆   只誦經
念佛時   不用想   放輕鬆   只念佛
持咒時   不用想   放輕鬆   只持咒
坐禪時   不用想   放輕鬆   只坐禪
觀息時   不用想   放輕鬆   只觀息
用功時   不用想   放輕鬆   只用功
讀經時   歸心性   聞法後   應思惟
獨處時   不寂寞   不無聊   只獨處
人相處   知人性   察個性   明佛性

修行者   放何事   身心境   無非我
境易放   身難放   心事易   放心難
心何物   無形相   取不得   捨不得
昔今來   覓此心   不可得   無心放
慧可悟   達磨印   萬事休   心太平
一切相   皆虛妄   一切法   不可得

  「誌公云:不逢出世明師,枉服大乘法藥。」上節課這一句話沒有完全解釋,從這裏開始說。這個時代,要找一個明心見性的師父,來當你的老師或是來教你,其實是很困難。你們都知道,像我一直都是以經典爲老師,因爲我福報也不夠,然後自己也沒有努力好好修行,所以怎麼有辦法去遇到一個開悟的師父來教導我呢?所以我才說你們一定要依照經典、依照佛的話,要是有人講話跟佛的話不一樣,還是要以佛經所講的爲主,這個概念是很重要的。

  我們現在雖然在讀禪師的語錄,如果你之前沒有很瞭解佛經,你在讀語錄的時候甚至會產生懷疑,爲什麼禪師跟佛講的好像是不一樣?比如說,佛經講成佛,需要三大阿僧祇劫;但是,爲什麼,達摩祖師論集,講三大就是貪嗔癡?所以,你就產生很大的懷疑。比如說,佛經裏面講,要精進勤苦修行,多生累劫要服侍諸佛,你漸漸才有機會能夠明心見性;爲什麼,這些禪師常講直指人心,就可以見性成佛?這個假設你自己沒有通透,憑良心講,你的內在會有很大的懷疑。有時候,你自己產生了懷疑,我會建議你讀佛經就好,也就是說你不見得全部要讀。如果你自己不通達,有時候會越讀越亂會混淆,如果你明白了,其實你就會知道他們講的是一樣的道理,講的都是一樣的話。

  誌公這裏面有講出一個很真實的概念,他說如果你沒有遇到過來人,出世名師等於就是過來人,那麼「枉服」就是枉費,枉費你學習。我們現在中國佛教,所謂漢傳佛教,學的幾乎清一色都是大乘佛法,那是因爲最近二、三十年來,才有一些南傳的進到臺灣,不然我們中國佛教幾乎都是學大乘佛法。當南傳進入中國也好,臺灣也好,很多學大乘的佛弟子就開始動搖了,就有人會告訴你說大乘非佛說,你就開始動搖。那是因爲你不解,所以你會很多的矛盾,如果你沒有遇到過來人指點,縱使你在學大乘佛法,第一、你可能會動搖信心,第二、你自己在研讀你可能會讀錯,這些叫做「枉服」,枉服就是枉費,枉費你這樣學習真是可惜。

  我已經提示過一個概念,現在誰是善知識我不知道,我相信你也不知道。我們是佛弟子,所以佛是我的善知識、祖師是我的善知識,我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就是這個樣子而已。如果說你信得過我,請你不要看那麼多書,但是你又搞不清楚,有時候說叫你去好好看書,你又沒有那麼多時間。所以我就替各位看書了吧,看一看,才告訴你哪一條路是正路,但如果我講的話你不相信,那麼你就自己麻煩你,再自己看書吧!

  「你如今一切時中行住坐臥,但學無心,久久須實得。」這句話大家都看得懂,但是問題是你解釋答案一點意義都沒有,因爲你會無心嗎?你會無心過生活嗎?所以這個文字你看得懂,但是你解釋它有意義嗎?無心怎麼能無心?無念怎麼能無念?無住怎麼能無住?我這裏有寫一張講義,你信得過我你就按照這樣修,那你信不過我,那你就自己看佛經修。你自己在日常生活當中,你的心不要起妄想,不要起執着,你不要起一切的分別對待。無心其實就是直心,就是平常心,名詞不一樣,其實都是同樣的意思。

  但是你用這個方法「久久須實得」,這幾個字劃起來「久久須實得」,世界上根據我觀察,只有兩種人最容易開悟,一種就是上上根器的人,一講他就懂;還有另外一種人,能夠徹底笨得下來的人,這種人會開悟,只有這兩種人會開悟,其他中間的人要開悟非常困難。我們全班包括我都是中間那一種人,我們都是上不上,下不下,所以你要開悟就很困難。上根器的人就這樣一講就悟,那能夠老實得下來,就像虛雲老和尚的弟子-俱行法師,自己網路去看、去查俱行法師,笨得下來,幾年之後,就證大阿羅漢,然後用三昧真火火化自己,真實的故事,只有這兩種人會開悟,其他的人都不會開悟。

  喜歡讀書的人也不會開悟、喜歡高談闊論的人也不會開悟、喜歡胡思亂想的人也不會開悟、喜歡研究學問的人也不會開悟、喜歡寫文章的人也不會開悟、喜歡在那邊戲論的人也不會開悟、喜歡到處講道理的人也不會開悟、小聰明的人也不會開悟、感覺到很厲害的人也不會開悟。所以我一直在學習盡量不要做那樣的人,那個只是胡思亂想而已,但坦白說一點用處都沒有。好!如果我們不是上上根器的人,這個「久久」就是說你要老實,你要真的能老實,然後你要能夠持久,一直到「實得」真的會,自己真的會。坦白說其實不老實修任何法門,都不會成就,就這麼簡單,老實就是說心死得下來,然後甘願不再胡思亂想,才能夠老實。

  「為你力量小,不能頓超,但得三年五年或十年,須得個入頭處,自然會去。」如果你按照黃蘗禪師所教無心入道的方式,但是因爲我們自己根器不夠,因爲我們每個人還是有障礙,那麼你就老實修了三年五年或十年,如果你真的會了,又持續,又不放棄,自然會有所領悟。黃蘗禪師已經講得很明白了。那麼如果你自己在家裏面買一本《傳心法要》看,你這樣就會了嗎?所以自己在家看佛經怎麼看?坦白說這個方法不會,如果承認這個方法不會,然後去找一個會的,比如說念佛會不會?會!那麼你就去念佛。這個方法會,那你就老實地修;這個方法已經學很久都不會,我就告訴你要勇敢地放棄,去學你會的方法。不見得每個人都是要打截拳道,截拳道就是李小龍的招數,截拳道學不會可以學學太極拳,慢慢地打。

  那麼,今天我們既然跟黃蘗禪師有緣,如果信得過我,聽我說說看可以嗎?我前幾天在臺北上課,寫了張講義叫做「一切都好」,然後寫完跟同學上完,有的同學跑來跟我說「師父,你很慈悲,你能夠把生活當中,寫出來教我們,實在是很慈悲。」我就笑笑跟他講說,我來臺北七年了,我每堂課都在談生活怎麼修行,爲什麼,你今天只有我寫出來,你才跟我講說我慈悲,我只要不寫出來,平常用講的都不算?我們內在有時候很散亂,很多的東西其實我都講過了,但是我寫出來,你就感覺到比較具體,就一定要寫一張給你看。我覺得我很多話我都講過了,只是現在要再完整地寫一張。而且以前我都很開明,你修什麼法門,你自由選擇,但是我發現我開明害了你們,結果你們都沒在修。

  所以禪心學苑要正式推行一個叫做「十分放心」的口號,以後統一口徑,你師父都怎麼教你,我們師父教我們「十分放心」。這個就是口號,要不然我們師父都教得很散,不知道在教什麼?有時候教講話,有時候說教怎麼做生意,有時候教修行。禪心學苑的口號「十分放心」,麻煩諸位善知識,幫忙推廣一下。十分就是十分鐘,那樣有過份嗎?只叫你修十分鐘,那樣有過份嗎?放心,就是放下你的心,那這樣過份嗎?這樣有沒有壓力?我不是說二十四小時放心,我是說你練習十分鐘放下你的心,十分鐘就好。

  好!那請看講義「朝起來,無外緣,靜下心,十分鐘。」我開始寫口訣,你們上班也好,沒上班也好,你們在家也好,退休也好,麻煩你早上一起來,還沒有任何的外緣時,因爲連公雞、母雞都還在睡覺,所以那時候也沒有電話,那時候縱使有難,也很少,縱使你有孫子,孫子也還在睡覺,或是吃奶都不會吵你,麻煩早上一起來的時候,靜下你的心十分鐘,可以嗎?你不要問我任何的問題,你不要問我「師父,這十分鐘怎麼靜下心來?」你不要問我任何問題。你也不要說「師父,靜下心談何容易,靜不下來。」不要再想了,你也不要問我任何問題。試試看,你不要用你的腦袋,我只需要你十分鐘而已。什麼靜下來,靜不下來,怎麼樣不用管它,十分鐘看看,真的那麼難嗎?

  「黃昏時,事忙完,歇下心,十分鐘。」一天上班的,也已經差不多要下班了,家庭主婦也應該休息一下,忙了一天,也該休息一下了,可不可以讓心歇下來,讓心暫時休息十分鐘,這樣會過份嗎?有時候,你也可憐一下你自己,整天像奴才,一輩子像一頭牛,忙了一天,休息個十分鐘,你都沒辦法,你也可憐一下你自己,你的心很累了,你知道嗎?你讓它休息一下十分鐘,可以嗎?心休息,不是心臟停十分鐘。

  接下來「夜幕垂,息萬緣,放下心,十分鐘。」夜幕低垂,萬籟俱寂,你是不是應該屏息諸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萬物都在休息了,你是不是可以放下心十分鐘?我提出這個口號,你們贊成,還是反對?實不實用?困難度應該不高,我想說我如果沒有推廣這個口號,禪心學苑從開始到結束在做什麼,我不知道,真的是沒用。

  「時間短,不思議,妄心息,淨心現。」這十分鐘時間雖然短,但是你不要小看這十分鐘,因爲《金剛經》說「一念淨信,則生實相」,一念進去了,你有沒有可能在這十分鐘,忽然之間,就屏息諸緣,勿生一念?有!我透過這三個階段來引導你,你不要胡思亂想,不要覺得說沒有信心,所以時間雖短,但實在是不可思議,我跟你講,真是不可思議。

  你們過去很容易放棄,比如叫你不要再想了,但因爲你沒辦法,所以不得已才告訴你八萬四千法門,好吧!既然你沒辦法想,那就念佛吧!這個跟我講的這個概念不太一樣,哪裏概念不太一樣?我舉過一個很簡單的概念,我說現在有一杯水,然後你的心就像一根筷子,然後你就在那杯水當中一直攪拌,你現在修行還是這樣子,你還是拿一個方法一直攪拌,只是這個方法是讓你把注意力擺在這個方法,其實是透過這個方法修來得定。

  舉個例子,比如透過數息久了,你的心會漸漸地定下來,比如透過念佛久久之後,你心會定下來,這個定是因爲你專注在這裏,所以它漸漸定,但是這個定是你修來的,所以它也會失去。你今天要讓這一杯水平靜,其實最直接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不要再攪拌它了,這杯水自然就靜下來。

  這個就是上個禮拜所講的不要再想了,「歇即菩提」直接了當,這個清淨心它自然現前,所以這個不叫做修,這個叫做放下,是放下,你徹底地放下、止息,它就會現前。我講個例子,有人問禪師「如何才能夠明心見性?」禪師剛好站在湖邊,禪師就從地上拿一顆石頭往湖中丟下去,那個石頭會從湖面上一直沉,沉到最後一定會碰到底,禪師就跟那個人說,這樣就開悟了,這個意思是說什麼?你只要徹底地放下再放下,放到無處可放自然就會見性,有沒有訣竅?沒有訣竅!這樣的方式自不自然?就是最自然的,沒有比這個更自然的。這個理論你要很清楚,如果你不清楚你就要提起來。我跟你講的那個譬喻,一杯水只要不攪拌它,自然就靜下來,就這麼簡單。所以你只管放下,不需要任何方法,放下再放下,不用任何方法就是這樣。你只要像黃蘗禪師所講「久久實得」,那麼你妄心就會止息,在妄心止息的那一剎那,清淨心就會現前。就像《金剛經》所講的「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那個「見」就是現的意思,「則現如來」如來就是清淨的心。

  接着下一段,「清淨心,非思量?本面目,非修來。」所以清淨的心可以用想想來的嗎?在《法華經》第二品裏的偈頌有講過,諸法實相,唯有佛與佛能夠知道,所以在偈頌裏有談一個概念,它說縱使滿虛空,如同舍利弗他們共同思量,也不可能測佛智,這是什麼意思?清淨心不是用想的,你想反而是違背清淨心。所以禪宗講說「思量即不中用」,所以清淨心你只要一想,你就違背清淨心,剛好是背道而馳。你只要一想,就像開始在擾動這杯水一樣,你越攪它就越浮動。所以清淨的心只有放下,你對這個概念有沒有覺得很清楚?

  「本面目」本來面目,本來的東西,一定不是修來的,「非修來」。其實你們現在在修行,都不是本來的東西,我們現在是不是故意提起一個念頭來修?所以不管你是用什麼法門,其實你這樣修都是有爲法,坦白說你一定要經過一個轉接站,一般人就是要從有爲法修,修到最後才契入無爲,才有可能跟本來面目相應。但是我們禪宗這個方法,這個方法其實就是六祖教的方法,它這個也不是參話頭,也不是參公案,都不是參的,參的就是方法,它這個不是方法。所以清淨的心本來的面目,它不是思量來的,它也不是修來的,你要肯定。

  再來,「不求真,不除妄,唯息見,不執心。」這段話很重要,「不求真,不除妄」就是《永嘉證道歌》裏面的話。真跟妄就是分別的概念,真跟妄就是腦袋就是意識的形態。叫你放下,就是叫你不要在這邊用知識、用理論,你頭腦不需要任何的知識理論,爲什麼不求真不除妄?因爲真跟妄沒有一個實在的,你應該離真離妄。

  「唯息見」這句話誰講的?三祖僧璨大師在《信心銘》講的,他說「不用求真,唯須息見。」這個「見」就是你的知見,這個就是你的心,你現在的心有什麼見?你的心現在應該是正見,還是邪見?現在同學的心,充滿了邪見;當你來學了佛法之後,慢慢學,這個時候,你的心就會充滿了正見,這樣對還是不對?都不對!你的正見是什麼?你的正見是三法印、你的正見是四聖諦、你的正見是十二因緣、你的正見是六波羅蜜、你的正見是一實相印、你的正見是即心即佛,你的正見是唯心所造,爲什麼我會講不對,你知道嗎?

  我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給各位聽,這是一顆乒乓球,然後把乒乓球挖個洞,然後裏面裝沙子,然後把它放在水面上,這一顆球會不會沉下去?會!這個沙子代表邪見,你的心充滿了邪見,好!那我現在再把它撈起來,把這一顆乒乓球的沙,把它倒出來,那現在裏面之前是裝沙子,現在裝金沙,然後我把它放在水面上,它一樣是沉下去。書讀越多也是沉下去,那怎麼樣才能夠浮起來?乒乓球它本來的面目,是不是空性?現在縱使把那顆乒乓球,用手把它壓在水裏,你的手一放開它也會浮起來。有的知識分子、修行人、出家人,滿腦子都是正見,會開悟嗎?讀到死都不會開悟,聽說講課的法師一百個人,一百零一個都不會開悟,講課的法師哪一個會開悟?所以你知道僧璨大師的意思了嗎?

  「唯息」什麼息?什麼都拿掉,還裝着,你在幹嘛!去年吃的飯,還在嗎?昨天吃的飯,還在嗎?早就不在了。那麼爲什麼,你讀那麼多書知識還在,你都沒有消化,還在代表你不懂佛法。「法尚應捨,何況非法」,我講的法是一種譬喻,你不要抓住我的法,怎麼不瞭解佛呢?佛說法是這個意思而已,你不要抓着他的話不放,他也不是要你背他的話,而是你要真的明白他的意思就好了,東西吃下去就消化了,而不是存着,不是這樣子,這樣會中毒,這樣會多食不消,這樣會反受其害,「息見」會了嗎?

  爲什麼我要跟你說,我專門修講話,修聊天?因爲你只要跟別人相處,都是帶着知見跟人家講話,這樣不對。你內在要達到什麼概念?你沒有任何的想法、沒有任何的看法、沒有任何的意見,你平常就要這樣,久久你自然就能夠漸漸地息見。不是你內在充滿了思想、充滿了你的知識、或是充滿了你的宗派、充滿你學的概念,這樣是不對的,如果不能夠領悟,坦白說真的是枉費學習,怎樣學都沒有用,這叫做息見。

  但是你以爲這樣就結束了嗎?還不對!我的心已經與空相應,這叫做空正見,空正見還是見,到最後連這一顆乒乓球,也不可以執着。不是說我現在的心已經沒有任何的意見了,但是還有這一顆心在,這還是不對,最後連這一顆心都要放下,放心是多麼好的名詞,放心你都是放下心中的事,但心還保留住,就跟你講「放心」,不是放下心中的事那樣而已,不是那樣而已懂嗎?

  「爲學益,爲道損,損又損,至無爲。」這句話是老子說的,他這句話講得真是太好了,這一句話修行已經講得那麼清楚,你今天不是追求學問,你今天是爲道而來,一個修行人要記得損之又損,損之又損就是放下再放下的意思,「以至無爲」到究竟,所以我已經舉很多人的例子來印證,就是這樣你真的要信得過,你不要在那邊翻來覆去想那麼多,談到這邊,你還會懷疑嗎?

  「該想時,盡思維,不該想,不再想。」我上禮拜也講過,叫你不要再想的意思,不是什麼東西都不要想,有時候需要用腦筋的時候可以想,比如說你需要思考、比如說你需要計劃、比如說你需要寫企劃案,所以該思考的時候,你就應該思考。但是你摸着良心說,你整天需要思考的時候,長還是短?其實很短,你大部分的時間都不用思考,你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可以屏息諸緣的。所以我下面中間寫這一段,叫做囉嗦的話,但是我不寫那麼囉嗦,你就不知道怎麼修,好奇怪!

  好!看我下面怎麼囉嗦,「散步時,不用想,放輕鬆,只散步。」你已經忙了一整天了,你上班已經累了,已經吃完晚飯,洗完澡了,然後去公園散散步,去中興新村走一走,你去中興新村散步,還要想嗎?所以你們去散步,就散步就好了,所以不要再想了,散步的時候只是散步,記得我用簡單的名相,放輕鬆。我不敢寫平常心,我如果寫平常心你就沒有辦法,我寫「放輕鬆」,所以散步的時候只是散步。

  「坐下時,不用想,放輕鬆,只坐下。」去操場走了十圈,腳酸不酸?酸的時候,旁邊是不是有涼椅,所以坐下來,坐下來要想什麼?要想嗎?所以坐下來,就坐下來,不要想,坐久了,該站起來,就站起來。

  「站立時,不用想,放輕鬆,只站立。」站着只是站着不需要幹嘛,站着站起來,不是說預備開始跑不是這樣,站起來只是站起來,我難道不可以站在那邊嗎?我可不可以靜靜站在那邊?我需要想嗎?不用想!

  「躺下時,不用想,放輕鬆,只躺下。」站久了又覺得草地如茵,我躺下去看天上的星星可不可以?你也去公園中興新村躺下去,你躺下去看看天上的星星,難道躺下去就開始要想明天要做什麼嗎?或是躺下去開始要想《傳心法要》在講什麼?不用那樣啦!躺下去就躺下去。以上所寫的這四段,是簡單還是困難?這個本來就是人的狀態,這才是人。我們現在都已經不是人了,我們不知道在想什麼?你是在想什麼?奇怪!我寫的這四句話要學還是不要學?本來是人的狀態就是這種狀態,現在人類到底是發生什麼事?這本來是很自然的狀態,爲什麼現在都不會了?還要專門來學習,你看好不好笑?本來面目就是最簡單的,所以請各位回到本來的樣子,最原始的狀態就是這種狀態。

  「吃飯時,不用想,放輕鬆,只吃飯。」「洗碗時,不用想,放輕鬆只洗碗。」有人去參趙州禪師,趙州禪師人很好,一看到有人來參尋,第一句話就問他吃飯了嗎?如果對方說還沒吃飯,那趙州和尚就會說那吃飯去,你去吃飯,對方就開悟了。那另外有個學子來,趙州說你吃飯了嗎?他說我已經吃飽了,趙州就說那麼你洗碗去,他就開悟了,怎麼那麼厲害?那我現在講的都是真實的公案,你看趙州禪師的公案,吃飯也開悟、吃飽去洗碗也開悟,那你們吃飽了沒有?你們剛才睡飽了沒有?有時候,我在看公案,不知道是感動還是覺得悔恨,開悟真的是那麼困難嗎?還是你想得太多了?開悟其實是相當簡單的,你爲什麼把它搞得這麼複雜?

  那麼一樣「喝茶時,不用想,放輕鬆,只喝茶。」茶喝多了就應該什麼?「如廁時,不用想,放輕鬆,只如廁。」茶喝多了就上化粧室,不就這樣嗎?你們現在只會講一句話,人家問你說什麼是禪?你就會跟說,吃飯的時候就吃飯,睡覺的時候就睡覺,你每次都這麼說,不覺得很可恥嗎?你說得對嗎?你說的是對,不過你平常時就不是那種人,你是那種人嗎?你根本就不是那種人,你就是一天到晚在胡思亂想,任何的狀態都是胡思亂想,二十四個小時都是胡思亂想,真的把你的心累死了,你也慈悲一點讓它休息一下,休息個十分鐘可以嗎?說不定那十分鐘就觸碰到了,就見性了就醒過來了。

  「工作時,不用想,放輕鬆,只工作。」我這裏面的工作的意思,就是當你不用動腦筋的時候,比如說你掃地你就掃地,擦桌子就擦桌子,或是說你除草你就除草,所以在工作時,不需要用腦筋的時候,其實你工作的時候只是工作。所以有很多的祖師,他們整天都在工作結果開悟,不是在大寮還要劈柴,還要除草,還要耕田,還要種樹,你看古時候的叢林,都是這樣做整天,你是說出家輕鬆嗎?但是就是做到開悟真的是這樣,如果你保持這種狀態,會不會開悟?當然會開悟啊!

  「休息時,不用想,放輕鬆,只休息。」我們今天最糟糕的是,連你該休息的時候,你的心都還停不下來,你想一想,你會不會掉眼淚?我實在是有夠悲哀,我實在是有夠可憐,你真的是可憐,我們連休息都沒有辦法休息。

  「吹風時,不用想,放輕鬆,只吹風。」尤其天氣這麼熱,然後今年又特別地熱,你整天呆在屋子裏面,你不會走到庭院裏面,或是把窗戶打開,站在窗戶旁邊吹吹風嗎?清風徐徐而來,你難道要站在那邊胡思亂想,你是要想什麼?你還在想什麼?想望你早歸,你不覺得你怎麼不享受那一種涼風?

  「賞月時,不用想,放輕鬆,只賞月。」你不要邊賞月不是流眼淚,就是流口水,流眼淚就是想到難忘的初戀情人,或是說每逢佳節倍思親,流口水就是想月餅想文旦,想烤肉。賞月時就賞月!看看月亮。

  「睡覺時,不用想,放輕鬆,只睡覺。」你們現在睡覺真的試試看,躺下去告訴自己說不要再想了,看看吧!讓它睡覺吧!但是你睡覺偏偏你就會做夢。

  「做夢時,不用想,放輕鬆,只做夢。」這一句話你不用笑,爲什麼說你不用笑?因爲你現在就在做夢,我們現在人生如夢,是還是不是?所以你的人生要不要放輕鬆?放輕鬆,你在做夢,你在演戲,知道在做夢,放輕鬆,好好演,好好夢,放輕鬆。我講這一句話不是笑話,你在白天這樣練習習慣,直到晚上做夢,會不會有這種狀態?會,一樣,真的是這樣,如果你有體悟到,晚上做夢,跟白天做夢,是一樣的狀態,你一樣是放輕鬆,所以白日夢跟晚上夢都放輕鬆。

  我現在講這個就是在生活當中,以無心來生活,我這樣大概幫你寫了,我不知道你有什麼感觸,我先聽同學說說看,你有什麼感觸?「要有信心」。當然你對你自己當然要有信心,就是說我是可以放下的,我不是不可以放下。你不要用困難,或是不可能的概念,來阻礙你自己,因爲那叫胡思亂想,你不要用這個概念。其實你只是要恢復本來的狀態而已,本來的狀態不用這樣想,只是這樣子而已。所以你們今天下課,你們還睡不着,你們就去練習看看,反正你家附近都有公園練習看看。

  好!接下來,就是講我們一般人修行的樣子,其實生活就是修行,不是說你拿一個方法才叫做修行。

  「拜佛時,不用想,放輕鬆,只拜佛。」你這樣拜佛會開悟的。我們過去曾經聽過公案,有人拜佛拜到開悟,我相信他一定是這樣拜才開悟的。你看到有這樣的公案,然後你就學他拜佛,你會不會開悟?你拜多久了,你有沒有這樣拜佛?「沒有」。所以沒辦法開悟,所以拜佛運動量不錯,消一點業障增一點福報,但不會開悟。這樣拜佛才會開悟。有時候你們來禪心學苑,你們來這邊禮佛,如果純粹只是來禮佛,是一種公式化,其實比較沒有意義。一個禮拜來這邊一次,三拜而已,怎麼不好好拜?說不定一二三起來,就哈哈大笑,就開悟了,試試看。

  「誦經時,不用想,放輕鬆,只誦經。」我們現在不會誦經的人常常念錯字,會誦經的人邊誦經邊打妄想,還不會念錯好厲害。

  「念佛時,不用想,放輕鬆,只念佛。」這樣可以念到一心不亂,一心不亂就是這樣子,這叫做念而無念,無念而念,就證得念佛三昧。

  「持咒時,不用想,放輕鬆,只持咒。」「坐禪時,不用想,放輕鬆,只坐禪。」以禪宗來講,它也有參話頭跟默照禪,但一個比較簡單的方式,就是只管打坐,坐禪時只是坐禪,這叫做只管打坐,這個不參話頭。

  那麼「觀息時,不用想,放輕鬆,只觀息。」我現在所講的觀息跟數息,其實是一樣的意思,有的人只觀息,有的人卻要數息,你們這個文字要改也可以,不改也可以,反正意思是一樣。

  「用功時,不用想,放輕鬆,只用功。」這裏的用功就是歸納八萬四千法門,就是說不管你用什麼方式在用功,就是以上我沒有寫的,你自己個人的用功方式,就是只管用功。

  我談到這邊,下面這一段,跟上面所講的概念,一樣還是不一樣?其實不太一樣。這裏是不是一個方法?但是我真正要講的是不是方法?我只跟你講說放下再放下,是不需要再提一個方法,就只有放下而已!但是萬一你不會,你要提一個方法來修,你的內在要符合這一種狀態,你才會比較容易相應,我以上所講的就是說,你不用再想了。

  但是「讀經時,歸心性,聞法後,應思維。」這樣要不要想?這個要想,你們聽課之後,要不要思維?你們要思維,然後你們自己在家裏面讀佛經的時候,要消歸自性。你在讀任何經典,要迴歸你的心性,迴歸你的內在。

  「獨處時,不寂寞,不無聊,只獨處。」難不難?這句話難不難?我每次寫這一句話,我就想到達摩祖師,他可以靜靜地面壁九年,你說那是什麼境界?你可不可以?你可能會獨處的時候,每天讀經典讀二十小時,讀到累你就睡着,哪一個比較難?拿個東西起來修比較難?還是什麼東西都放下比較難?以人性的心態,哪一個比較難?什麼東西都放下最難!沒有什麼東西抓這種最難,你現在用功,其實內在就是想要抓個東西,真是這樣子。你們不習慣不抓東西,所以這個法門就叫你「放下」,它已經告訴你不要抓東西,只叫你放下,只是這樣子而已,這是一個人的時候要這樣。但是人不可能離羣索居啊!人要跟別人相處啊!

  「人相處,知人性,察個性,明佛性。」會的舉手,這不要說了,時間講不完,這個要不要善分別?他沒有善分別,他有這個能力嗎?他沒有這個能力。所以我前面是寫不用想,只是該想的地方你要想。我這裏跟你點出來,該想的地方你要想。跟人相處你就要知道人性,然後你就要觀察每個人的個性,人性、個性是什麼樣子,你都知道了,你多多體諒每個人好不好?你多尊重每一個人好不好?因爲衆生皆有佛性,不要再計較好不好?這樣任何人都可以相處了吧!哪一個人你不能相處?

  「修行者,放何事,身心境,無非我。」後面這一段最重要,注意聽!我們常說放下、放下,放下什麼東西?放下三個東西,身心、這個境就是世界,身心世界,放下身心世界,但是身心世界歸納起來,就是誰?就是我,簡單這麼講,就是你的存在、就是我執,只是從三個角度來說,其實就是你,其實真的要放下,是放下誰?放下自己而已!

  「境易放,身難放,」境其實指的是身外之物,身體有分兩個部分,一個是身外之物,一個是身體本身,哪一個比較好放下?身外之物!所以我說「境易放,身難放」,你身體只要放下,你馬上證初果。

  「心事易,放心難。」心分兩個部分,一個是心內的事,叫做我的心事;一個是心的本身,哪一個比較難放?心的本身!因爲有那一顆心,所以裏面有很多事,你裏面有無限的貪嗔癡慢疑,你所有的煩惱都是心內事,多不多?所以一般人修行,只會放掉心內的事,這一顆心留着,那樣不徹底。所以身兩個部分,身體跟身外物;心兩個部分,心內的事跟心,歸納起來四個部分,所以要放下此心,是不是更難?

  注意看倒數第二行「心何物,無形相,取不得,捨不得。」這個時候,你要正式參、要思維,心是什麼東西?對,放心就是放下我,心無形無相,那是什麼東西,無形無相?但是很奇妙,「取不得,捨不得,」你要抓它也抓不住,你要把它丟掉也沒辦法,你說把心拿出來,拿得起來嗎?拿不出來,你說你可以擺脫你的心嗎?沒辦法,你的心就如影隨形跟着你,那你說奇不奇妙?也不捨,也不得,真是好奇妙!

  「昔今來,覓此心,不可得,無心放。」昔是指過去,「昔」是過去心不可得,「今」是現在心不可得,「來」是未來心不可得。所以「覓此心,不可得,」那有什麼東西可以放嗎?我們說放心、放心,放下、放下,真的有個東西可以放嗎?事實上無心可放。誰開悟了?慧可開悟了,就只有慧可開悟,慧可不是說請祖師安心嗎?達摩祖師不是說,你將心拿來我替你安,講完了之後,慧可有沒有直接反應?沒有!慧可開始認真找,他不是用他的小聰明直接回答達摩祖師,他靜下來找,找他的心找很久,找很久之後,才講出那句話「覓心了不可得」,開悟了。其實我常常在思維這個公案「覓心了不可得」嗎?那爲什麼我的心放不下?真是好奇怪!不是說真的有個什麼東西?到這邊能悟的,當下就沒事了。

  最後一行,「慧可悟,達摩印,萬事休,心太平。」結束了,有沒有看到?結束了,沒有事了。你的心太不太平?我看你們都那樣不好意思,不知該如何回答。叫你放下,叫你不要想,不是人家胡說八道,而是事實就是如此。你再想就沒意思,一切相皆虛妄,一切法不可得,結束了,你再想有意思嗎?有沒有意思啦?甘願了嗎?

  你跟我談任何的理由,其實都有沒有意義,事實的真相,就是如此。你自己再繼續想,你有可能推翻真理嗎?你到底是要想什麼,我怎麼想,也想不到,你要想什麼?我知道你只想一樣事情,我就沒辦法,你就繼續回去想這個就好了。那這樣無心會了嗎?我寫的有沒有詳細?還是說師父好囉嗦,我們課一定要這樣上嗎?不可以只上「一切相皆虛幻,一切法不可得」,那樣就結束了嗎?一定要一條、一條上嗎?一定要鉅細彌遺,一條、一條上嗎?

  所以你們這幾天實踐看看,早中晚十分鐘可以嗎?請將這樣的理念,推廣你的親朋好友好不好?不要跟他講開悟,只做十分鐘試試看,讓自己的身心靜下來。

 

閱讀 43 次數 最後修改於 週日, 30 九月 2018 21:10
DMC Firewall is a Joomla Security exten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