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一, 15 十月 2018 00:11

傳心法要講記-156

作者  釋達觀/講述 無念齋/整理

1512021317582483 600x400

本來清淨皎皎地,無方圓、無大小、無長短等相;

無漏無為,無迷無悟,了了見無一物,亦無人亦無佛;

  事實上,如果讀到這裏,你懂了,《傳心法要》你大概就已經懂了。但是懂了有什麼意思?如果你沒有回到清淨的心,你那個懂了是沒有什麼意義的。那麼回到清淨的心,這麼難懂嗎?說實在的,有時候真的是很冤枉。有時候,你真的是搞錯方向,你修一輩子,你還是修錯。如果說你清楚方向,真的是用功幾年之後,真的是很有機會,你馬上就會契入。

  我們先看這一段,「本來清淨」,我們的心本來是清淨的,這是確認無疑。但是我們現在都是用大腦,我們現在是用意識,所以我們現在都是生滅。我們現在都是在玩大腦的遊戲,所以你的心,也就是說你是生滅的心,所謂生滅的心,就是緣起的現象。你今天爲什麼會有這樣的念頭?爲什麼有這樣的想法?都不離開緣起,它一定有它的因緣,不然它不會生起。生氣要不要因緣?要!貪要不要因緣?要!貢高我慢要不要因緣?都要。你胡思亂想還是要因緣。我們一輩子就處在這種狀態,我們就是活在緣起的現象,緣起就一定是生滅,所以你沒有辦法觸碰到清淨的心。你要觸碰到清淨的心,我已經講過了,沒有訣竅,放下!只有這樣。而不是說你用頭腦,你用頭腦是沒有辦法達到清淨。也不是說你刻意去修,你刻意去修你也沒辦法清淨。而是徹底、全然地放下!我已經講得很明白了,但是有的人他不是這個樣子。

  我今天問同學,我問他說,你最近在打坐,你都怎麼坐?同學跟我講說,也真的沒什麼好想的。所以坐在蒲團上,只要有任何的想法起來,他就告訴自己「真的沒有什麼好想的。」接着,我就問他說,然後呢?他說既然沒有什麼好想的,那自然他就注意呼吸。你可以觀察一下,當你打坐,什麼都不想的時候,你卻直接很強烈地察覺到你在呼吸,會強烈地察覺到呼吸。接着我就問他,你現在什麼都不想了,那你幹嘛注意呼吸?你怎麼不注意聲音?在打坐,耳朵可不可以聽到外面的聲音?那你爲什麼不注意聲音?你爲什麼要注意呼吸?他說那就是自然的狀態,是自然還是刻意?是「有爲」還是「無爲」?「當我什麼都不想了,我就專心」。這個「專心」是「有爲」還是「無爲」?專心就是「有爲」,這叫「作意」。作意就是注意啊!既然你什麼都不想了,你幹嘛要注意呼吸?那麼我請問你,同學在打坐的時候想不想?想什麼?「他在想他自己要怎麼坐,他要進入那個狀態,他在想要怎麼樣進入狀態」。答對了。你以爲你沒有在想,沒有,你在想,我所謂你在想是什麼?就是你在求。你在求什麼?你在求專注,你在求安定,你在求清淨下來,你在求開悟。我們內心世界很深的地方在求,但是我們沒有察覺我們在求。

  表面上你們好像說『人世間都看盡了』,表面上你們好像也退休了,年紀也很大了,沒有什麼好求的,但是你們心真的沒在求嗎?你能夠察覺到你在求嗎?比如說,這位同學你年紀也蠻大的,但是你內在有沒有在求?你先說一下,我要看你內在有沒有在求?有時候會有。是有時候會,還是時時都在求?只是你沒察覺「沒有時時」,沒有時時就要開悟!你看,我現在不是故意反駁她,我是在跟她舉證。如果她有時候不求,那麼她就進入了!所以假設她還沒開悟,就是代表說她時時刻刻都在求。她有時候可以察覺,有時候沒有察覺。所以你們可以察覺到你們的內心世界嗎?粗糙的可以,細膩的你有時候察覺不到!有一句話這麼講「與世無爭,與人無求」,這八個字是簡單還是困難?但是我們一般人可能就會察覺到,比如說,我們這一班的同學,我們就感覺到好像你們都跟這個世界上無爭了,然後人與人之間,好像也無所求了。你們會不會常常誤會,你們自己是這樣的人?如果你是這樣的人,其實你就開悟了,你一定是開悟的人。

  我們在求,爲什麼說我們在求?黃蘗禪師怎麼講?黃蘗禪師說:「一切佛法總不用學,只學無求。」黃蘗禪師在說什麼?你如果無求,你不就開悟了嗎?你今天爲什麼不開悟?你就是有求,所以你開不了悟!你在求什麼,自己也搞不清楚,爲什麼搞不清楚?因爲太多,多到搞不清楚。簡單這麼講,求就是「妄」,「妄求」其實是「妄想」。你妄想不能止息,所以你不能開悟!那你在求什麼?你搞不清楚。說實在的也沒什麼好求的,但你幹嘛在求?

  我請教一個問題,坐着就是坐着,你會嗎?不會。坐着就是坐着,她不會,你說爲什麼?想太多了。你們今天坐着就是會坐着嗎?會的人舉手。站着只是站着,坐着只是坐着,會的人舉手?不會。我告訴你,爲什麼不會?因爲你坐着,你的內心世界不知道要擺哪裏?你的心不知道要抓什麼東西?你站着也是一樣,你的心不知道擺哪裏?你要抓東西,爲什麼你真的不會?因爲你求習慣了,你的心習慣抓東西,你的心習慣有個對象,所以你不會。同學是坐着,叫他坐着只是坐着,其實他沒有辦法做到!他只能坐着靜下來觀察呼吸,但是他沒辦法「坐着就是坐着」,你有辦法嗎?那你知道他爲什麼沒辦法嗎?因爲他坐着,他就是有求,因爲有求的心讓他沒有辦法「坐着就是坐着」,因爲有求的心讓他沒辦法「站着就是站着」,沒辦法讓他「散步就是散步」。你沒辦法,你就是求。

  我看,我課雖然這樣講,你不要只聽我的課,你應該馬上去印證。我講的跟你的內心世界馬上要相應。看看我有沒有冤枉你?是我冤枉你,還是你自己沒察覺?有可能是你沒察覺,不是我冤枉你。但是如果你自己能察覺了,至少你看到,至少你承認,這樣你才有機會察覺到說「我時時刻刻都在求」。就好像禮拜天《金剛經》所講的,每個人時時刻刻都想要離苦,因爲我們不喜歡苦,所以我們做任何的動作,都是為了離苦。但是因爲不懂離苦的方法、竅門,所以反而讓自己更苦,這叫做「輪迴」。我現在講的這個概念,都要你自己去觀察到才有力道。如果你只聽我這樣講,你就這樣聽下去,那沒有用。因爲你沒有觀察到,你不見得知道我在講什麼。

  我們內心時時刻刻都在求,所以黃蘗禪師叫我們不要求,不要求你就有機會開悟,是什麼意思?你真的不求,就代表之前求的心會止息!這些止息到最後,你就會感覺到,如人飲水,冷暖自知,那一種的境界就叫做清淨心。這個心清淨,真的是清淨,它本來的狀態就是這種狀態。但是問題是你要察覺到你在求,接下來你不求,接下來止息,接下來清淨心才能現前!這個理論複雜嗎?這個理論夠簡單,這個理論不需要讀太多的佛法,只要你願意做,你肯做,你相信,就是這樣!但是如果你讀了一輩子的佛法,你都不願意這樣,那清淨心一輩子都不會現前。縱使你很認真地修行,當你很認真地修行,內在求不求?求,心不能清淨,因爲你違反這個原則。

  習慣拜佛就是拜佛,不要說拜佛爲了消業障,那叫求!拜佛就是拜佛。如果純然拜佛就是拜佛,拜一整天下來,說不定就在剎那之間就開悟了,就是這樣!原理就是這個道理。比如說,你誦經,你誦經可以不起一個妄念?誦經可不可以開悟?它一樣可以開悟。現在問題是什麼?因爲現在經典分明告訴你說「本來清淨」,本來是這種狀態,它不需要很多很複雜的方法,它只有放下而已!清淨心就像什麼?清淨心就像我的手本來很酸,但是我現在不酸了。什麼叫做手本來很酸?我的手本來抱一包白米,因爲我手上有一包白米,所以我手很酸;那手不酸的方法,只有一個方法,就是把那包白米放下。放下那一剎那,手自然不酸了,清淨心就是這個意思。但是要注意,那一包白米要全部放下!你不可能只放下十公斤,因為放下十公斤,你手依舊還是會酸。

  你們現在雖然漸漸有在學放下,雖然漸漸,但是你的心依舊不清淨,爲什麼?因爲你沒有全然地放下。舉個例子,比如說我以前很喜歡唱卡拉OK,現在已經沒有去唱卡拉OK,你還是不能清淨,爲什麼?因爲你還是喜歡跳舞。比如說你現在放下了嗔心,但是你內在還是有恐懼的感覺,你沒有全然地放下。我們不可以這麼樣地愚昧,跟自己在商量說「我是可以慢慢地放下」,你這樣講話不是很愚昧嗎?這個東西可以與自己商量嗎?放就一次放,你放一點點,心一樣不清淨。

  哪有人說「我已經把愛放下,保留恨」;哪有人說「我已經把恨放下,只保留貪愛」?你愛、恨同時要放下。你聽這樣的道理好像很簡單,放得下嗎?聽這樣的道理好像很簡單,或沒有那麼簡單?那有這麼困難嗎?沒那麼簡單,那糟糕了,沒那麼簡單,這個概念就放不下了,也就是說你一直講這樣的話,就代表一直有這樣的想法。那一直有這樣的想法,其實就是你一直在薰習「自己的內心世界」,這樣不就是輪迴嗎?因爲你不斷地這樣想,它就是要不斷地輪迴!坦白說什麼方法你都丟掉,就叫你放下。

  剛才七點半到八點,你坐在那邊幹嘛?老實說。她想要清淨,她想要清淨就是求,看到你在求,你看。你剛才在幹嘛?「看自己在幹嘛?」他就是在觀心,他就在觀他的心。我現在告訴你這個方法,就是很單純的方法。不要將心求心,將心求心,這叫做頭上安頭。就全然地放下,但是你就察覺到「你的內在就是放不下」,要把它放下,它就是放不下。你現在有辦法嗎?不然你剛才在幹嘛?就是看它在幹嘛,就跟同學一樣。如果說你坐在這邊才想要放下,假設你沒有一些領悟,你要讓它放下,它反而更躁動,它反而更不能夠寧靜。那你不能寧靜,就是因爲你沒有體悟,也就是說你沒有什麼體悟?你確實能夠察覺到「確實沒什麼好想的了」,真的體悟到「確實沒什麼好想的」,然後它自然漸漸就不想了。

  你自己平常真的要體悟,有意、無意的時候,你就要去體悟。不然的話,你們現在只能夠就像同學一樣,放下了,然後就提起一個方法來修,這樣行不行?這樣不是不行,因爲大部分的人都是這個樣子;只是說你一定要有個轉折,從「有爲」入「無爲」。但是你在這個階段到底要多久?你有沒有可能這輩子都在這個階段?就是坐在那邊看呼吸。你有沒有可能一輩子都是這種狀態?然後看的時候,心確實比較平靜,只是這樣子而已。在看的時候心確實比較平靜,但是你不能夠達到清淨心,因爲清淨心是屬於無爲的狀態。所謂清淨心,就要將這個有爲的概念,也要放下,才能夠進去。這個概念沒放下,就是進不去。

  我再作一個簡單的比喻給你聽。比如說,你現在參加划龍舟比賽,你要不要認真地划?你一直划一直划,這樣的妄念會不會比較少?會。這樣會不會比較專注?會。但是問題是「這樣的專注,這樣的靜」,是因爲你在認真划的時候,感覺到你的雜念比較少;當你一停止下來的時候,不划的時候,雜念又全部生起,這樣對不對?比如說,划龍舟比賽完了之後,也就是說,你沒有辦法「停留在那一種本來的狀態」。

  我記得我上次跟同學講一個概念。我說,這是一個操場,然後你認真修行,就像認真跑步一樣。就這樣跑,一直跑,那我問你,你是要跑到哪裏去?你告訴我,很多人認真修行就是這樣,然後修了一輩子,這是本來嗎?這不是本來的狀態。那本來的狀態是什麼?你從來都沒有離開過!這是什麼意思?你從來都沒有離開過,所以你不用這樣跑,你只要明白你從來都沒有離開過,你看這樣多輕鬆。問題你不是這樣,你不是這種狀態。也就是說我現在心不清淨,然後我透過努力地跑,努力地修行,想要到達那個終點站叫做清淨,你這樣很累。今天只有一個很簡單的概念,爲什麼你的心不能清淨?簡單這麼講,因爲你的心有障礙,就這麼簡單。

  你心的障礙就是你的罣礙,以佛法的術語就叫「妄想」、「執着」。但是沒有學佛法的人,他也知道這個概念。你問他心有沒有罣礙?他說我罣礙我的孩子,我罣礙我的父母親,我罣礙我的事業,他們名相雖然不一樣,但是他們知不知道罣礙?他們也知道。統稱就是說,因爲你的心有障礙。你說,心如何才能夠清淨?把所有的障礙放下,就是這樣子而已!把你所有的障礙都放下。說放下也可以,說看破也可以,說不要執着也可以,名相不一樣,內涵都是一樣的。就不要再執着了,只有這樣子,心才能清淨。這個理論是不是很簡單?夠簡單吧!那麼爲什麼我們要搞一輩子?我們爲什麼要三大阿僧祇劫?來,你說說看爲什麼?我們怎麼要忙那麼久,是爲什麼?因爲有障礙,就放下就好了!爲什麼不放下?放下是放下你內心的障礙,不是叫你放下障礙你的人。

  我再舉個例子,比如說這位同學有個弟弟,但從小到大就覺得父母親偏心,疼愛弟弟而不疼愛我,所以哥哥從小動不動就打弟弟,讀書時哥哥就故意吵他。縱使現在長大了,哥哥就破壞他,親哥哥就一天到晚障礙他,那這位弟弟可以開悟嗎?哥哥一天到晚障礙弟弟,弟弟可不可以開悟?學生答:可以。如果他不覺得這是障礙,他就開悟了。這是什麼意思?

  所謂障礙,不是把障礙你的人幹掉,這樣不是謀害親兄嗎?不是說障礙你的人消失,而是你內在的那一種的恨,你只要把內在那個恨消失就可以了。你要消失障礙,而不是叫你消失障礙你的人。沒有功夫的人,外面當然有很大的關係,有功夫的人他就沒有關係啦。有一些東西是無傷大雅,但是有什麼東西就有傷大雅。比如說肚子餓,肚子餓當然要去吃飯,你會說我肚子餓,我現在沒有障礙嗎?你肚子也是餓,這樣分得清楚嗎?所以你個人要開悟其實跟別人沒關係。

  在淨土有個例子,先生殺豬,太太念佛,我請問你一下,他太太可不可以往生極樂世界?她先生殺他的豬,她念她的佛。結果他太太還是往生極樂世界。他太太也可以說,你看我要往生極樂世界,就是因爲你殺豬,所以業障讓我不得往生極樂世界,沒有那個事。他殺他的豬,她往生她的極樂世界,有衝突嗎?但是如果這個事情發生在你的身上,你有辦法嗎?你一定跑來找我哭哭啼啼「師父,我很想要修,不過我丈夫殺豬,你看要怎麼辦?」你們都是這樣問我,我們這班同學百分之九十九,都會這樣問我。你們這樣問,你們內行嗎?

  其實他根本沒障礙到你,你如果會修,跟他沒關係。這兩個例子是很強烈的對比,其實你自己要放下,跟別人沒有關係。這個意思就是說,其實你要開悟,算起來是很簡單。但是你要幫助別人開悟,那個困難度太高了。一個殺豬的人,你要勸他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跟你不如直接放下自己比較快。那放下自己,你都做不到了,你還想要度衆生,你要被人家笑嗎?你要世世常行菩薩道,你不覺得很諷刺嗎?你就先放下你自己,放下自己是什麼?放下自己,還是一種概念,還是一種領悟,所謂放下就是一種領悟!辛曉琪不是唱一首歌嗎叫做《領悟》,那我問你,辛曉琪領悟到什麼?那一首歌回去歌詞研究一下,看她領悟到什麼?就是這個樣子。

  你們應該放下你們的內在,你們要放下你們的內在,回到自然的狀態。【黑板上,師父畫一九宮格,中間填上「自然」,其他畫了八格,從1~8的編號】以上有八格,填八個,看要放下哪八個?來,開始填。三分鐘讓你填,我現在不講答案,你喜歡填什麼,你就填。放下什麼才能夠回復自然的狀態。我舉個例子,比如放下「自」什麼,一定是這樣的,放下「自」什麼,只讓你填一個字而已,這樣過分嗎?只要填八個字而已,這樣過分嗎?

  看放下什麼?來,填填看。比如說,那一天有一個人,我問他說,你現在都怎麼打坐?他說報告師父,我現在都靜坐當思已過。他想說我會放過他,我就問他,好,既然你現在都靜坐當思已過,你現在告訴我,你有什麼過?一個一個講給我聽。他說,師父我講不出來。你看,說謊不打草稿。師父,我現在都專門修靜坐當思已過,你現在有什麼過講不出來。他那個叫做修靜坐當思已過嗎?他都怎麼樣靜坐就在睡覺。

  我中午問同學說現在都怎麼坐?「我如果察覺我的心拿起來,我就放下」。我就問他,你什麼東西拿起來?你一個一個講給我聽,他又講不出來。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嗎?你們都講一個籠統的概念,然後騙我,我問你,爲什麼講不出來?那你察覺什麼東西?你們會這樣繼續騙你自己嗎?我一定要把你拆穿,你才甘願。你不可以騙你自己,也就是說,你到底坐在那邊幹嘛?就像這八格你寫都寫不出來?那樣我請教你,你說要放下我心中的障礙,怎麼放?你說放什麼?那叫放下?我造一句口業,那叫放屁!

  八個寫好了嗎?來,從第一排開始講,每一個人講一格就好了。講一格,放下什麼?講一格就好?放下什麼?放下自什麼?麻煩一下,套一下公式。放下自「心」。你這個放下自心,就不用寫八個格,你寫一格就好了,為什麼?全部就放下了,放下自心就全部都放下。

  好,講一下。「自尊」。好。一個就好,自尊心都放不下,那你說心能清淨嗎?你們一定要放下自尊心,自尊心一定要先放下,你們真的要去練習。我常常在練習放下我的自尊,我現在已經練到隨便你們了。這個我常常在練習我的自尊心,看看我會不會自尊心作祟。如果我跟人家講話,我察覺到我的自尊心在作祟,我就應該當下放下。我一察覺到,我就應該放下。現在我已經不用「人爭一口氣 佛爭一炷香」。我不用這樣,我沒有那麼多時間,你填這個答案,你自己放下了嗎?這個東西沒放下,沒辦法談修行。

  來,填一個。「自卑」。好,很好。這禮拜天《金剛經》剛好談到這個概念,很多人上來分組討論,每組派個代表起來,組長都很緊張,這種緊張就屬於自卑,你們上臺爲什麼會緊張?其實那個就是你內在的自卑,自卑來自於哪裏?自卑來自於比較,假設沒有對象跟你比較,你會自卑嗎?沒有對象跟你比較,會不會自卑?你的自卑就是因爲有人比你強,你才有自卑,不然自卑不會生起。學佛學這麼久了,你還自卑?這個就是很冤枉,這樣的人怎麼相信自心是佛?這樣的人怎麼有可能相信「本自具足」的概念?

  另外一個就好填,哪一個?就是「自傲」,那放下自卑跟自傲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卑不亢」這四個字。自卑跟自傲都放下,叫做不卑不亢。所以談到自卑就一定要談到自傲,這兩個要同時談。

  現在填幾格了?填三格了。自己的身體。對。同學是說是要放下自己的身體。當然沒有錯,但是我現在這個主題,比較偏向於心。同學填一個。自欺。放下自我欺騙,這個也可以,這個不是不行,但是自欺跟面子有沒有關係?其實我們常常自欺欺人,跟面子是有關係。我們爲了要保護自己的面子,所以我們常找藉口,就是一種自欺的行爲,我們做很多的事情很容易找藉口,你就是騙你自己。

  再來。放下「自我」。剛才講那麼多格,這一格最難放。自我比自尊心更難放,自我就是放下自己的知見,這個難不難?我覺得這個比自尊心更難放,自尊心比較好察覺,還是自我知見比較好察覺?自尊心你們比較好察覺,你們自我知見是很難察覺的。你現在有任何的想法、看法,透過你的表達,幾乎都是自我的知見,這個東西難不難放?這個東西很困難,相當困難。尤其是你跟別人在一起,聊天談話、談事情,你的自我的知見就生起,你是很容易生起的。事實上,你只要能夠把自我的知見放下,其實你這個人就差不多開悟了。

  下一個,放下自什麼?自戀。是自戀比較嚴重還是自憐?其實一般的人常常自憐。所謂自憐就是說感覺到自己命運很坎坷、自己很苦,然後感覺到沒有人疼、沒有人愛、沒有人關心,然後也沒有人際關係,也沒有人緣,也沒有錢;一天到晚覺得生命怎麼這麼樣折磨人,這種人叫做自憐。這樣的人多不多?好多。這樣的人來學佛,你看看怎麼學?你這個自戀不是不行 可以啦,反正我說沒有標準答案,自己填。

  自困。不錯。你這個與其說自困,其實就不如講說自限。什麼叫自限?自我設限。比如說,開悟難不難?很難!這叫做「自我設限」,你們有很多的概念都是自我設限,自己用自己的知見,然後困住了自己,限制了自己。很多人不能見性的人,就是被自我設限困住,他不能見性。自己創造了陷阱,創造了障礙,所以他一直沒有辦法突破。

  還有一兩個很重要,你們都沒有講到。來,你說說看。自私。這個是不是人類共同的問題?你沒有放下你的自私?你怎麼開悟?最後一個,我自己寫一個,自怨,不要再抱怨了。你身邊的人,幾乎每天有意無意都抱怨給你聽,不管你在家裏面,不管你在上班,不管你跟朋友在聊天,你只要跟人在一起,時間越久,你就一定會聽到抱怨的話。這個概念嚴不嚴重?相當的嚴重。原則上我的意思是說,你們的內心世界,你們要用你們自己的方式去觀察,那不管用什麼樣的方式,你只要觀察到的東西,請你就把它放下,這樣學習是比較快。而不是說你自己看經典,看了老半天,然後你只有讀經典,你說修行,修行修了老半天,在修什麼?

  比如說早上念一部經,然後晚上再念一遍,跟直接把自己的問題放下,哪一個比較實際?你今天要悟道就是這個東西。你唯有這樣,你才能悟道,不然怎麼有機會悟道?

  「本來清淨皎皎地,無方圓,無大小,無長短等相;無漏無為,無迷無悟,」這個本來清淨的心,因爲有這些障礙,所以你才不能夠恢復本來這個清淨的心。「皎皎地」,「皎皎」就是光明的意思。你的心是清淨的,第二你的心是充滿了智慧的,光明就是般若,你的心是充滿了智慧的。「無方圓,無大小,無長短等相」,也沒有所謂有漏、無漏,有爲跟無爲,也沒有什麼所謂的迷跟悟。迷、悟,這叫做假相。方圓、大小這些的現象,你的心本來都沒有這些現象,因爲這些現象就叫做假相。那你的心有沒有假相?你的心本來是什麼相?你的心本來沒有這些假相,你的心本來是什麼相?你的心本來是無相,麻煩一下,什麼是實相?實相就是無相。你現在所看到這些東西,就是緣起的假相。男、女,在家、出家,這就是緣起的假相,我的心沒有這些相,我的心是無相,這本來的心是無相。你的妄心看到假相,但是真心是無相,沒有這些現象,這一段講的就是假相。所以你現在一天到晚在談假相,跟你的真心不相應,真心沒有這些相。但是你現在所談的都是這些假相,你跟真心沒辦法契入。

  「了了見無一物,亦無人亦無佛;」「了了見」,就是請你清清楚楚地看到。如果你清清楚楚看到你的心,你的心不是物,不是人,不是佛,這什麼意思?這個「人」就是衆生,真心當中有衆生跟成佛這個事嗎?也沒有。真心當中有什麼物嗎?也沒有。這叫什麼?衆生跟佛皆是假名。清淨的本心,是什麼名?清淨的本心有這個名嗎?回歸清淨的本心,無相亦無名。先看到假相,看到假名,然後再從假相體悟到無相、無名。

  所以上個禮拜黃蘗禪師,才會這麼講,你們回歸第五行。「『故經云:實無少法可得,名爲阿耨菩提。』若也會得此意,方知佛道魔道俱錯。」你不要以爲有個「佛道」跟有個「魔道」,然後你也不要以爲說,你現在修行進入佛道,那你們就錯了。坦白說,其實沒有這些東西,這些都是對迷的人在說的。今天就是因爲有相,我們才爲這個相安一個假名,所以叫做名相。今天假設是無相,哪來的假名?假設本來就沒有這些現象,你哪來把它安一個假名呢?「佛性」難道是真名嗎?「佛性」的這個名字,難道是真的嗎?也是假名。就像老子所講:「吾不知其名,強名曰道」,所以「道」這個名字也是假名,這個「道」不是真的。

  所以你從這裏就可以去體會到一個概念,只要是因緣的,便會產生緣起的假相,只要假相就必然有假名,但是實相不是這種狀態。緣起的東西,可以透過思維去明白;實相的東西,因爲它不是緣起,你沒有辦法用你的腦袋去想它,只有全然地放下,就在全然地放下、親自品嚐,沒辦法講。大家不要覺得難,試試看,所以我才會寫那張《十分放心》給你,試試看。這個真的沒辦法跟你說,你該怎麼樣,就是教你放下,你唯有放下,你才能夠品嚐這樣的滋味;你唯有放下,你才能夠體悟到菩薩清涼月,這種清淨的心才能現前,這個沒有辦法跟你說,唯有自己去親證。

  所以內心世界本來就是清淨的,就是光明的,沒有這些假相,也沒有這些假名,請你現在一定馬上認清楚!只要是談到這些的假相、假名,都是緣起生滅的現象。所以我才奉勸你,不要這樣修。要不你要忙到什麼時候?真正了不可得,你這樣修真正了不可得。唯有直接了當,你去親證。

 

閱讀 59 次數
DMC Firewall is a Joomla Security exten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