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日, 25 十一月 2018 16:57

傳心法要講記-161

作者  釋達觀/講述 無念齋/整理

1480839852476136536

裴相公問師曰:「山中四五百人,幾人得和尚法?」師云:「得者莫測其數,何故?道在心悟,豈在言說?言說只是化童蒙耳。」


  問:「如何是佛?」 師云:「即心是佛,無心是道。」

  我們上個禮拜談因緣,現在從這句話開始來談,就是「道在心悟,豈在言說」。為什麼要從這句話來談?因為這是關鍵。有很多人學佛一輩子或是修行一輩子,他有學佛經或是說他有修行,但是他還是不能悟。他為什麼還是不能悟?也就是說他始終都沒有把重點擺在「悟」,很多人真的始終沒有把重點擺在「悟」。因為他們認為修久了,好像自然就會悟!這個因緣不見得你擺對,真正的修行一定是什麼?一定是「悟後起修」!簡單這麼講,開悟才是修行的開始。嚴格來說,你還沒有開悟之前的修行都是一種摸索,也就是說你在找尋,你在摸索。很少有人一直重複談這個問題,這個就是因為大家的思維模式不太一樣,因為會從這個角度思維模式的人並不多。絕大部分的人就是說,慢慢修,有一天突然之間會不會這樣就開悟了。但真的不是這個狀態。

  我們說八正道,其實八正道一開始就談「正見」跟「正思惟」。先談正見跟正思惟,這是什麼意思?其實一個悟道的人才有正見,所謂正見並不是說你書本讀一讀,然後你就覺得你有正見,那個應該只是一個知識而已。如果你沒有真正的領悟,其實談不上什麼正見。所以禪宗一直在談「見地」,一般人不從這個角度思維,他就是從「修」的角度,但是他修對修錯,他自己並不見得知道。

  我舉個很簡單的例子,譬如說淨土修念佛,譬如說有的密宗修持咒,天台修止觀,南傳修四念處,禪宗修參話頭、修默照禪。那我現在要問各位一個問題,失戀要修什麼法門?「看他是哪一宗」。這跟他哪一宗有關係嗎?我問的問題有沒有很尖銳?失戀要修哪個法門?「觀心法門」。我們一般學佛的人就是說,人家叫我修什麼法門我就修,比如說人家說念佛最好,我就念佛;人家說參禪最好,我就參禪;人家說你要修止觀,所以我就修止觀。但是你知道它的內涵嗎?你知道為什麼要告訴你這麼多的東西嗎?你知道你今天在修什麼嗎?表面上你好像知道,但是我告訴你「你不知道」!為什麼你不知道?因為我現在就正式問你問題:「失戀要修什麼法門」?你怎麼回答不出來?

  我講的問題實不實在?實在。你怎麼答不出來?你不是很會修行嗎?要修什麼法門?修吃香蕉皮對不對?你聽我的課你會覺得我很異類,為什麼我很異類?別人想不到的我都想一些,用奇奇怪怪的問題來考你們,你們有沒有覺得我很異類?但是我講的東西就是很實際的東西,你不是說你會修行?你知道你在修行,那個修行是什麼意思嗎?你知道嗎?

  我開宗明義用這個概念來跟你講,你表面上依教奉行,其實你根本就是盲修瞎練。教的人也這樣教,學的人當然也這樣學。我正式問你人生現實的問題,你卻答不出來。那麼這是佛想教的嗎?譬如說,我請教一下,釋迦牟尼佛是地球人還是火星人?地球人。所以釋迦牟尼佛一定是教你地球發生的事情對不對?那你們學的佛法學到哪裡去了?你們對現實人生的問題怎麼了?說你在學佛,那麼你怎麼答不出來?這代表說你表面在修行,但是你根本沒有正知正見。你是沒有帶著正知正見在修行,你有察覺嗎?如果你沒有辦法去察覺到真的是這個樣子,那我坦白說,你只能夠結個佛緣。也就是說,你甚至是佛門當中的外道,因為你根本不知道釋迦牟尼佛在告訴你什麼。修從哪裡修?誤會、心結,修從這裡(誤、結)修,從這裡(悟、解)悟!離開這裡,談什麼修行?

  你幫我這個毛巾打個結。你要解開這個結,要從哪裡解開?你解解看。「從毛巾上解開」。再講標準一點。「從打結的地方解開」。悟到什麼?這個道理是要告訴你們,今天的修行是從打結的地方解開。你們今天這條毛巾打結,這條毛巾明明打結就是打在這裡,但你一直在逃避你的心結,你心中的心結你一直在逃避它,你不敢碰觸你心中的心結。然後你表面上假借修行,你去共修都做什麼?我都這樣修,你們現在修行是從自己的心結修的人舉手。這個毛巾可不可以幫助你開智慧?有沒有很明顯,如果你不從這個結打開,你一直逃避這個結,然後從旁邊一直修,你修到死也沒有用。結打在哪裡,一定是從那個結打開。不從這個結打開,你的修行就是自欺欺人!你騙你自己騙多久了?

  你覺得誰講的正確?你聽這麼多人講,你覺得誰講的正確?這個連三歲小孩子都能懂。但是我們今天學佛學到最後,一直在學到自欺欺人,然後學到最後東抱怨西抱怨,說自己業障深重,說師父雖然說得很好,但是做不到。你逃避你的心結,這樣有沒有看到?這樣有沒有感觸?聽我的課沒有感動,沒有意義,聽到最後都麻痺了,沒有用的,聽我的課就是要觸動你的心!我只是要讓你去觸動你的心,不是叫你一直聽我的課。如果沒有辦法觸動你的心,坦白說你不能夠解開你的問題,從這裡打開!佛經有沒有這麼講?有。煩惱即菩提,你沒有針對你的煩惱?你怎麼會有菩提?你的菩提到底要怎麼增長?你看這個是一個結,你要解開這個結,你就一定針對這個結打開,你才能夠真正的解,你才能夠真正的理解佛法,你才能夠真正的解脫。

  我試問你怎麼解脫?譬如說你今天對感情有心結,你就要從這裡解開;你今天對工作有心結,你就要從這邊解開;你今天對父母親有心結,你就要從這裡解開。你要從這裡解開。中國字真的是很奧妙,有時候同音的字,它是有它的含義的!「結」可以唸做「結」,也可唸做「解」;「誤」唸做「誤」,也可唸做「悟」,你不覺得很妙嗎!這個「誤」跟這個「悟」有沒有關係?一定是有關係的!所以中國人很有智慧。這個心結就是你的煩惱,在佛經裡面他用一個名相,什麼名相?這個結他用「十結」,也就是說你有十個束縛。那這十個結打開就證阿羅漢!這在《阿含經》裡面講得很清楚,你要證四果阿羅漢,就試要把這十個結打開。所以這樣你會修行嗎?你這樣會學佛法嗎?還是一天到晚談佛法的名相,高談闊論,談那些東西有意義嗎?

  你沒有正見你就是外行人,外行人聽不懂內行話。跟你講內行話,你反而覺得說別人教我很多東西,名詞我都聽不懂,師父所講的你都聽得懂,你真的聽得懂嗎?你現在知道怎麼修了嗎?把那個結找出來。現在的佛教形式上多過真正的教育。什麼叫做形式上?譬如說你去拜佛、譬如說你去誦經、譬如說你去朝山、譬如說你去抄經,有時候是不得已,才這樣跟你講的。你的心結不打開,你一天到晚在那邊唸《金剛經》,你覺得是去打開心結比較直接,還是唸《金剛經》?那你覺得是打開你的心結比較重要,還是去抄經?你要知道方便,剛開始都很多方便讓你慢慢學習,但是真正講到實修的關鍵,我告訴你這個就是關鍵。不然你怎麼解脫?有沒有坦白到你敢碰觸你的心結?修行是很真實的,修行是不可以欺騙自己的,但是真正的教你這樣去修你敢嗎?還是說你那個心結已經結疤了,現在把疤揭起來會痛,所以你寧可不要去碰它,然後繼續每天做早晚課,逃避你的心結?每天做早晚課比較簡單,還是針對你的心結?

  如果你覺得有什麼好保護的,我就可以跟你講,你那個心結有什麼好保護的?你早就被人家看穿了,你以為有什麼秘密,我告訴你天下沒有什麼秘密。每個人內在是什麼?內在就是五濁惡世,看內在看下去就是五濁惡世。只有你把它打開之後,五濁惡世當下才能夠變成淨土;不然你掩蓋它,不然你保護它,坦白說,也就是說你這樣來修行,或是說你這樣來聽經,其實你是很對不起你自己的!你應該很勇敢的針對這個問題解開。問題是什麼?問題是你不用那麼不會變通,你要針對你的問題來突破。不見得一天到晚在背說,不需要說我心中有貪嗔癡,我針對我的貪瞋癡,你不用這個樣子。你要針對你的內在,譬如說你的內在就是有恐懼,有一種人他有恐慌症,所謂恐慌症就是說他時時刻刻內在都是恐慌的,那麼他就是要從他的恐慌去下手,沒訣竅。有的人一輩子就是悶悶不樂,你就要從你的悶悶不樂下手。有的人天生就是很吝嗇,他從小到大就是很吝嗇,你就要從吝嗇下手。你要直接從這邊下手,這叫做「直指人心,見性成佛」。你從這邊打開不就開了嗎?你不從這邊打開,繞來繞去,你在繞什麼?等一下朝山、等一下拜懺、等一下抄經、等一下誦經、等一下就觀呼吸、等一下就打坐,然後假名在修行,然後繞了老半天,內在的心結還是在,你何不直接從這裡下手?

  我講這些概念,都不是要強迫你,我只跟你講我用一條毛巾證明給你看,世界上沒有人這麼笨的。有人看到我毛巾上打個結,卻不從這個結打開?若看不懂,你就真的是對你自己實在是有夠殘忍!我坦白說,你們現在有沒有人沒有心結的?不然讓我這樣問,你們跟我有心結的人請舉手,不用笑,我們處處都可以有心結。你看人多恐怖。當你進入你的內在你就會看得到,為什麼一直不從這裡下手?然後一直騙自己說要聽課、師父的課聽、其他的課也聽,聽課真的就能夠去解開你那個結嗎?不然就是認為說自己看書看不夠,趕快去看佛經,然後一本一本看。理性的人不斷的聽課,不斷的看書,但是他的心結呢?不敢碰!你說好不好笑?然後假裝自己在學佛,假裝自己在修行,假裝自己是正知正見。很多東西我都不想說穿,說穿了很多人沒有工作了。就好像以前我在教《易經》一樣,很多東西我都不想說穿,說穿了會得罪很多人,我能說穿嗎?但是我今天要對你們「直心是道場」,我不可以騙你們。

  我說你要「悟」!離開這裡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悟,你要悟什麼?離開你的束縛,哪來的解脫?有什麼解脫可以談的?你把你的束縛打開,就在那個當下,假名叫做解脫,就這樣而已!有什麼訣竅嗎?然後你信的下去嗎?就像剛才還有同學在問我「師父,我請教你漸修跟頓悟的看法?」還是有人要來請教我的看法,坦白說有什麼好看法?什麼叫頓悟?在哪裡打結從哪裡打開,這就叫做頓悟!什麼叫做漸修?就在那邊慢慢的,到打結的地方打開,這就叫漸修。我講這樣有坦白嗎?所以聽我的課如果不是很爽快,就是很鬱卒。我不會告訴你一定很鬱卒,聽了我的課很氣,但是又沒有辦法跟我辯,有沒有很生氣?氣死了。你就要從生氣的地方解開,你要從這裡解開。為什麼我講課這麼直接?師父,你就是不會做人,你就是不會摸頭。摸頭就是說你們都很優秀,你們根器很好,能夠聽到無上的大法,你們只要來我就很高興,我看到你們就知道,有一天你們一定會成佛。我喝一口茶才不會噎到!你明知道這種話我就很會講,但是我講課我就故意不講給你聽!師父,你怎麼要這樣讓我們揪心?我就是要讓你在揪心的地方打開,你就從這裡解開,不然你要從哪裡解開?

  再來我講上面那個字,那個是「誤會」,我講我個人一個實例給各位聽。我有一次到一個道場,到那個道場去已經太晚了,就是人家午齋已經過了。他們就說「達觀法師,若不客氣,來大寮吃。」反正我這個人臉皮很厚,我還沒吃飯,我一定不會假仙說「我很晚吃」,我不會這樣講,所以我就去大寮吃。吃飽了要去洗碗筷,一回頭嚇一跳,因為那個道場在山上,我就看到一條雨傘節,我就在廚房下面,就看到一條雨傘節,我嚇一跳,想說這個危險應該跟他們講一下。但是要跟他們講之前,我想說我再確定一下,然後我小心翼翼的過去看清楚一點,因為是我度數的關係,結果走近看一點,不知道哪一個死孩子,甘蔗削好放在地上,甘蔗像不像雨傘節?「誤」,這個是我誤會,因為我的誤會,我生起了恐懼,但是當我把誤會看清楚了,我當下不就悟了嗎?我恐懼的心當下不就消失了嗎?你對人生有沒有這個樣子?你不覺得你對人生很誤會嗎?

  我再舉個例子給你聽,有一句話聽起來很簡單,其實很困難。譬如說「無怨無悔」難不難?很難!只要你還沒有開悟,你心中一定有所抱怨埋怨,我不蓋你,任何人都一樣。你不要跟我講說你修得多好,你那個「修得多好」,就是不敢揭瘡疤的人,你一定有所抱怨跟埋怨。因為你誤會別人對不起你。這道理聽起來是不是很簡單,問題是你做得到嗎?我誤會你,你也誤會我,所以天下的人,找不到不會抱怨的人。找不到不會抱怨的人,這樣有機會找得到感恩的人嗎?你感恩講的是講真的,還是講假的?所以代表你平常講的是真的,還是假的?你平常講的就是假的!那為什麼是假的?因為你心中有恨,你心中有怨,那你心中有怨,感恩的心怎麼生得起來?你感恩的心不可能生起來!你有看到你在騙你自己嗎?你就在騙你自己。你會說「師父,哪有?我是很怨恨我家的死人,但是我卻很感恩你,師父。」你感恩我?我罵你,我看你會感恩我嗎?我要讓你破功,有沒有很簡單?你是不是很感恩我,我罵你,你馬上破功!這樣你有感恩我嗎?所以你知道你的感恩是假的嗎?「師父,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呢?」因為你的感恩經不起考驗,所以我說它是假的。

  你說怎麼修?我明明很討厭同學,很抱怨同學,每次來值班,為什麼都不煮滿漢全席給我吃?每次都只有煮蘿蔔乾給我吃,我當然很埋怨!但是我告訴你怎麼修。我就很討厭他,你教我怎麼修?我就很埋怨他,我就很瞧不起他,你告訴我怎麼修?你要修什麼法門?我也不知道要修什麼法門,當然你說,師父你可以修慈悲觀,我討厭你修慈悲觀,我抱怨你修什麼觀?你可以修感恩觀,我瞧不起你可以修什麼觀?可以修欣賞觀。你知道我在講什麼嗎?你要創造很多修行的名詞,我可以創造讓你修不完,你相不相信?但是為什麼我們佛門當中,有一些東西是對治的,有的東西是因為你根器不夠,所以教你「對治法門」。你根器夠的人不這樣教,也就是說對治這樣沒有辦法去解決你的問題。也就是說,你對這個世界就是充滿了誤會,你對你身邊的人就是充滿了誤會,今天就是誤會,所以你要解開這個誤會,你不可以逃避這個誤會,從這誤會解開當下就悟了。

  其實這個意思是一樣的,因為誤會才有心結,因為心結解開了當下就是開悟,打開了嘛!你會覺得我講這個東西很抽象嗎?還是很現實?你學了佛法,如果你學的佛法是高談闊論,你學的佛法是一種宗教信仰,坦白說,我講這個東西對任何人都有用,那個東西只有對你相應的人有用。譬如說,喜歡感應的,就招攬一群感應的;喜歡哪一種氣氛的,就招攬哪一種氣氛的;喜歡迷信的就招攬一群迷信的。但是如果今天要去解決你內心的問題,離開這個你內心的問題怎麼解開?沒有辦法解開嘛!所以我一直在強調這個概念。這樣你聽了怎麼樣?你聽了如何樣?「很有感觸」。有心結嗎?心結應該是當下都可以解決,還會再打結嗎?解開之後還會再打結嗎?聽的當下是開悟,遇到境界的時後又迷失了!「師父,就是還會生氣啊!有時候看到境界還是會生氣。」是嘛!因為你這個誤會沒有真正的化解,因為你沒有辦法體悟到「凡所有相 皆是虛妄」!

  我跟你分享我的經驗,以前我很容易生氣,我看到很多情況我都會生氣。譬如說這個事情你本來就應該知道,你還是犯錯,我當然會生氣。譬如說這個事情連三歲小孩子都懂,你長那麼大你還是不懂,我當然會生氣。譬如說這個東西你學這麼久了,你本來應該懂,你為什麼學這麼久還是不會懂,我會很生氣。跟我唱反調的人我會很生氣,不尊重我的人我會很生氣,揭我瘡疤的人我會很生氣,扯我後腿的人我會很生氣,把我講的話當成耳邊風的人,我會很生氣。我本來可以活到一百八十歲,現在已經折壽了!但是我現在跟各位講,我現在看到一些本來會讓我生氣的情形,我反而覺得很好笑。我現在看到這種情形,跟我以前的反應不一樣。我這樣講我不知道你能夠體悟嗎?你能夠體悟我講的話嗎?我以前看了會很生氣,但是我現在看到同樣的情形,我會覺得很好笑,你知道為什麼我會覺得很好笑?你知道為什麼嗎?明明就是大人,為什麼像小孩子一樣呢?我是還沒有到那種境界,我只是把大人變成小孩子,那樣而已。明明都長那麼大了,他為什麼做出來的動作就像小孩子一樣這麼無知?然後就覺得很好笑!我是跟你講我內心的轉變。也就是說你看事情越來越不一樣。譬如我常會這麼講「有這麼嚴重嗎?」或是說「有需要這麼大驚小怪嗎?」這是一個人內心的轉變。你們要去調整,但是這種東西沒有辦法勉強。為什麼沒有辦法勉強?因為這個跟你的領悟有絕對的關係,只是這樣子而已!

  我再舉個例子給你聽,你自己沒有心結了,你對一切的誤會也解開了。接著我請問你,你跟別人在一起講話,自然就會恭敬,也就是說你不用刻意,你自己表現出來就是會很自然,就會很親切,然後就會很願意去善待別人,就這麼簡單。他不用刻意,但是你明明有心結,你明明對他對這個境界有所誤會,然後你裝成自己很有修行,苦不苦?累不累?雖然裝不容易造惡業,但是會傷身體,所以這就是「道在心悟」。

  你今天摸著良心說,我講的法會不會高談闊論?是我比較高談闊論,還是其他人比較高談闊論?我看你們的表情還是高談闊論?你一定要去明白一個概念,以前的禪師說法很少,為什麼說法很少?因為說那麼多不見得對你好。如果說那麼多對你好,其實我們可以做一個實驗,聽我越久的人越好,這個理論可以成立嗎?不可以成立,問題要有一個環境,什麼環境?禪師雖然不跟你說法,但是禪師有個環境讓你去悟。譬如說有的人就在道場裡面工作,他就利用這個環境讓你去悟。但是我們沒這個環境,下課你就跑回家,你有環境嗎?譬如說你會在家裡面悟嗎?還是在家裡面引發更多煩惱呢?那就真的要看你了!因為我曾經講過,離開境界是悟不了的!但是這個境界不是一定要很強烈,不是說一定要弄得我家破人亡,我才突然領悟,像李修緣一樣。李修緣是誰知道吧?濟公。濟公就是家破人亡的時候開悟的,那你們需要弄得家破人亡才開悟嗎?需要這麼悽慘嗎?不用吧!因為很多禪師開悟是在平常的境界開悟的。

  譬如說他走過水邊,看到他的影子,他就開悟了!譬如說他聞到梅花的香味,他就開悟了!有沒有一定要驚心動魄?你要不要坐鐵達尼號看看,就在沉船的那一霎那,突然之間開悟了!你難道一定要這樣嗎?所以在境界開悟的意思,不是說一定要什麼很大的境界,生活當中的小境界,你也可以開悟!如果說我講的概念你真的有所感觸,你只要有一念的感觸,比你聽我一年的課更有用,因為有感觸才有機會翻轉,沒有感觸根本沒有機會翻轉。如果你聽我的課一點感觸都沒有,你沒有機會翻轉。所以才會說道就在你心的領悟!那你心的領悟不可以離開你的煩惱,不可以離開你的心結,不可以離開你的障礙。

  當煩惱生起的時候,請你不要害怕,當煩惱生起的時候請你不要逃避。其實你應該感謝你的煩惱,因為在那個煩惱當中,你才有機會突破!離開了那個東西,我告訴你,你會不知不覺,你生活當中無感!我們今天最怕的就是在生活當中沒有什麼感覺。為什麼古人會這麼講:「大善之人、大惡之人,最有機會開悟。」一般的人根本沒有機會開悟,一般的人都沒有感覺,這種人不會開悟。所以如果你是這種人,你自己要嚇到說,奇怪!我怎麼會是這種人?你應該嚇到,這一種人一點感觸都沒有?他要悟什麼?他有什麼好悟的?他有什麼好怕的?他有什麼好涕淚悲泣的,就沒有好,也沒有壞。小孩也沒有說很孝順,也沒有說不孝順;身體也還可以跑可以走,也沒有說要坐輪椅;朋友也會請我去喝咖啡,有空禮拜三就來聽課,心情好,就誦一部《金剛經》。師父上一節課聽不懂,今天比較有時間再聽一遍。你以為重聽一遍就可以開悟嗎?你那一灘死水,假設沒有活起來,我告訴你,你一點機會都沒有!學佛法如果你已經感覺到,你學了變成這樣(死水),我告訴你,你馬上就滋養蚊蟲。如果你的心態是這種狀態,假設你沒辦法活起來(活水),還是那句話,「活」跟一個字又很像,「佛」音跟這個字很像!你的心沒有活起來!你應該覺得好可怕,我怎麼學到變成這樣?師父講課又不刺激,又不感動,你也摸著良心講,我已經很認真講給你聽了,周杰倫的演唱會,也沒有像我講這麼大聲。所以,我只希望說你的心活過來!你不要再用那種方式學習。

  有很多的東西都是很諷刺的,什麼叫做很諷刺?我以前還沒有出家的時候去教課,一群陌生人,我只教半天而已,每個人都互相擁抱,那你們學佛的反而彆彆扭扭的。我的意思是說,我看不到你們一點的什麼?活力。你說有沒有諷刺?我是教其他的課大家這麼活潑,學佛不是要自在嗎?每天不是說要隨緣自在嗎?縱使沒有開悟,也要大方一點!你就會覺得真是好奇怪。所以你會覺得說錯在哪裡?我們該嚴謹的時候應該嚴謹,我們應該大方的時候,就應該要大方,要拿捏得很好。我一直在想一個什麼問題,我一直在想是我講得太淺呢?還是我講得太深呢?如果我講得太深,我願意降低水準,如果我講的太淺,我願意提高水準。那你覺得我講得太淺,還是太深?「深淺都有」。深淺都有,你是要叫我如何是好?答:那是我的問題,不是師父的問題。你的問題已經變成我的問題了,如果不是你的問題,我會提出這個問題來問你嗎?

  人家開佛學課程有分初級班、中級班、高級班,我是認同的。因為有的人他不適合聽我的課,他會越聽越沒有信心。聽我的課的往往都兩種人,一種就是我怎麼講,他怎麼聽錯;一種人就是越聽越沒有信心,我越講就越打擊他的信心。一般聽我的課都出現這兩種人,很少有人說越聽笑越大聲。所以我只能夠盡量用各種角度跟各位分享。

  「言說只是化童蒙耳」。你知道黃檗禪師講這句話的境界多高嗎?我簡單這麼講,一般講課給大家聽,只是騙騙小孩子而已!你看黃檗禪師講的境界這麼高,騙騙小孩子,為什麼?你就愛聽,所以我就講給你聽,跟小孩子喜歡吃糖,我就拿糖讓你吃。可不可以吃?當然可以吃,但是不可以常吃,為什麼?因為牙齒會掉光。每次小孩子哭就拿糖給他吃,剛開始是好心,但是他只要一哭就拿糖給她吃,吃到最後,有沒有害到那個小孩字?你們認不認同?認同。那麼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進行?答:不要再拿糖了。那應該怎麼進行?是拿藥還是要拿鐵鎚?我已經想不到方法了。你知道我昨天多好笑嗎?我昨天想了一個方法,玩真的一班,玩假的消遣的一班。我沒事教教,反正我也無聊,我們來分兩班。結果玩真的那一班,我在那邊等不到人,沒有人要去。因為玩真的不是這個樣子,玩真的一定是先苦後甘。那玩假的一定是先甘後苦,你們要怎樣隨便你們了,尊重你們。到最後如何?改天你們就不要喊救人就好,誰也救不了你!

  那麼既然「言說只是化童蒙耳」,那麼為什麼要言說呢?為什麼要這樣講呢?為什麼等一下要講「空」?為什麼等一下要講「有」?為什麼等一下要講「中道」?為什麼等一下要講「假名」?為什麼等一下要講「緣起」?為什麼等一下要講說「一真一切真」?為什麼要這樣講?這到底是為什麼?

  前幾天我去一個法師那邊,我跟那個法師聊天。我說法師,你現在還有什麼執著?他說「達觀法師,不瞞你說,我現在最大的執著就是執著我的身體。」我說「你執著你的身體,那應該怎麼辦呢?」他說「那麼我就應該要照見五蘊皆空。」我就問他「你照見五蘊皆空,已經照幾十年了?」他說「我已經照了二三十年了。」我說「空不空?」他說「還是不空!」我就開玩笑跟他講說「這一帖藥如果吃了沒有效用,不要那麼固執,這一帖藥已經吃了二十幾年都沒有效用,不一定要繼續吃這一帖藥。」他說「不然我要改哪一帖藥呢?」我說「我抓一帖藥給你吃。」他說「你抓抓看。」我說「法師您今年貴庚?」他說「快七十歲了」「是不是快死了?」他說「是的,快死了。」所以再執著身體也沒有意義。如果說我是剛出生的嬰兒,我人生還有一百年的人生歲月,我很執著我的身體,以嬰兒來講情有可原。那你就已經快死了,所以你執著也要執著有意義的東西。

  他說「達觀法師,你說的話雖然不好聽,但是很有用啊!」你要執著也要執著你的業力。他說「此話怎麼說?」因為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你也執著你的業力!那個東西不會壞掉它會跟你走。身體這個東西帶不走而且也不可惜,因為你已經快死了,都已經是破銅爛鐵了。如果你今天買一台賓士汽車,剛買來就丟掉,心是不是很痛?你今天如果開一台賓士汽車,已經開了七十年,連中古車行都不想要了,被偷了你會覺得很心痛嗎?還是會覺得反而很輕鬆,你應該感謝那個小偷幫你處理掉那一台報廢車。這樣你開悟了嗎?你都快要死了,所以現在的重點反而不是在這個身體,也就是說這個身體已經用了差不多,要丟掉了。你要執著也要執著有用的東西。我說「這帖藥有沒有效用?」他說「這帖藥還不錯。」

  我為什麼講話要這樣講?你們今天學東西你要注意,適合的你拿去用,不適合的丟掉,要勇敢一點。不要整個廚房都放藥,你是要開西藥房嗎?你裝那麼多藥幹什麼?不適用的藥都丟掉,適用的藥拿來吃,這樣你的病很快就好了,怎麼不這樣學習呢?所以有的人就認為,學越多會越好,我告訴你,學越多不見得好。裝了滿腦子都是藥,然後因為藥太多,反而沒有辦法取捨,然後不知道哪一個藥對我的病有用,學到最後反而亂了,反而不知道哪一個藥對我有用。你學那麼多幹什麼?勇敢一點,不適合的丟掉。吃「空」藥沒有用,就吃「有」藥;吃「有」藥沒有用,就吃「中道」藥;吃「中道」藥沒有用,就吃「假」藥?吃「假」藥沒有用,有氣魄一點,不要吃,看會不會死?結果病反而好了,不吃藥病反而好了!這個叫做「言說」。所以,東講西講只是度化童蒙,童蒙其實就是無知的小孩,只是在騙小孩而已,你都不知道在騙小孩,這樣你感觸深不深?

  說「空」是在破你的「有」,說「假」是在破你的「空」,一切法畢竟空,叫你不要執著「有」,結果你執著一個「空」,所以才跟你講說這個「空」亦是假名,怕你執著兩邊所以說「中」,叫你離開「空」跟「有」,所以跟你說「中」。這樣你知道世尊的苦口婆心了嗎?只是這樣子而已!

  跟你說你有佛性,那是因為你沒有信心,所以跟你講說你有佛性,讓你要有信心一點,說這個佛性亦是假。所以你不覺得每一個名詞創造出來,就是破那個名詞,接著又創造那個名詞破那個名詞,又創造那個名詞來破那個名詞。我說這樣聽不懂的,我走到你旁邊說給你聽。你知道講任何一個名詞就是破那個名詞,只是這個樣子而已!因為你執著你會痛苦,因為執著你會迷失,因為執著你會生死輪迴,所以就叫你不要執著,把你破掉只是這樣子而已!

  所以我才跟你講,禪宗的東西真的是聽懂了,一個小時就可以離開了,聽不懂的人真的是從出生聽到往生,送你上山頭,你還是死不瞑目。你說這種東西說得這麼明白了,你現在哪裡聽不懂?你說現在開始想不出來,好像都聽懂了。「課堂上都聽懂,在課堂上都沒有什麼疑問」。那回家同修會出狀況給你嗎?她出什麼狀況?她出哪個考題,你隨便說一下。「遇到境界來的時候,就像師父說的一樣」。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是沒有錯!」難道他的境界是真實的嗎?「都是假的。他還是假相一個人,他也是假名一個人,活不了到明天,也不一定?我也知道這都是假相」。你以後日子不好過了!大家不要掉入一個迷思,曾經有一句話這麼說,曾經我聽過一個廣告他這麼說,他說世間上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有沒有聽過這句廣告?這句話在說什麼?這句話我就回答你所有的問題。現在是說任何人都不需要找任何藉口,只你有懶,你有什麼藉口可以說?你會說,師父你說的很有道理,我做不到。這個就是你的問題,思考?做不到?思考,一直思考,直到這個答案(做不到)破解為止,你才可以停止。你們的問題誰解不開?只有不思考的人當然是無解,你說師父,你講得很好,但是我做不到,或是說師父,我也知道要努力,但是我就是天生懶惰,然後這樣就算了!懶惰,懶惰就是你的問題,去思考,如何解決你懶惰這個問題?這個需要去翻佛經嗎?是你業障深重還是惰性強?答:惰性強。但你為什麼一天到晚都說業障?所以你不要找任何理由藉口。你在找理由藉口,你自己不可以騙你自己。

  我講的概念如果是胡說八道,你可以舉手;我講的概念如果是行不通,你也可以舉手;只是我講的概念你不願意去執行,就變成你新的問題。為什麼我不願意去執行?我就放棄了我自己,師父,這樣子可以了?不可以!你要去想你為什麼要放棄你自己?再想!逼到最後你會沒有答案嗎?還是最後一定會有答案,一定會有答案。你為什麼不這樣做?師父對啦,我的問題就是不知道為什麼這樣做?這就是你的問題,不知道。去思考。你現在提出來的新問題,你就從這裡下手!師父你講得很好,但是我都聽不懂,就從聽不懂去思考。我為什麼聽不懂?譬如說同學他會水電,那個電燈為什麼不亮?假設有把握,這個我一看就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假設沒有把握,請你從頭到尾,線路從頭到尾慢慢檢查,一定可以找到原因,那你們修行不會這樣修嗎?一個做水電的都知道這個道理,你們修行竟然不知道這種道理?

  你聽我講話好像都很簡單,師父,很簡單很有道理,然後你又會冒出一句話,就是做不到。所以你有沒有覺得,你一直不放過你自己,真是很奇怪!你不放過你自己就算了,那你放過我可以吧!你就早一點跟我講,師父,我已經舉白旗了,那我就知道這個同學已經舉白旗了,你們現在舉白旗的舉手,讓我早點知道。叫你們舉白旗你們又不甘願,叫你們衝鋒陷陣又怕被子彈打到,那怎麼辦?唯一的辦法就是我舉白旗可以嗎?你們另找高明吧!我這樣講,你看如果這樣下去,有可能會開悟嗎?答:不一定。你就是有後路可以走就對了,你也寫便條紙跟他們講一下。你如果修不好還有後路,你現在的意思是說,我一直挖洞給你們跳嗎?

  坦白說,譬如說很多人在看這個「傳法心要」,看久了好像也沒什麼好說的。奇怪,沒有什麼好講的,我怎麼一直講不完?真奇怪。我就很多感觸,你怎麼覺得沒什麼好講的?所以你應該去明白一種概念,就是說,你們不要死在文字跟語言,而是說你們要聽它背後的內涵。為什麼要這樣講?它的背後的內涵在告訴你什麼?這些文字背後的內涵,只是告訴你「不要執著」。那為什麼不要執著?因為一切法都緣起性空。既然這麼簡單,那為什麼搞得那麼複雜?因為你太複雜了,只是這樣子。不是世尊這些佛菩薩祖師這麼囉嗦,是因為你太複雜,不然他幹嘛講那麼複雜?他根本不用講那麼複雜。譬如說跟你講「般若」都聽不懂了,還搞出「唯識」,講「唯識」聽不懂,不如講「中觀」,聽不懂,不如講「如來藏」,都聽不懂?不如講地獄,《地藏經》看你會不會怕,又不會怕,有淨土,又不去,那要講什麼呢?最後只能夠講說,好,不然大家留下來一起作伴,大家一起來做伴比較不會無聊。

  所以你讀經典讀到最後,已經不是說我知道這本經在講什麼,其實那不是重點,你讀經典讀到最後,你只是知道它的內涵而已。然後這個內涵自己很清楚,然後自己受用,因為不是叫你做學術研究,真的不是叫你做學術研究。然後也不是要把你栽培當法師,所以你看經典你真的要會看!這個童蒙,這個「童」代表清淨心,這個「蒙」代表客塵、蒙蔽,「童」為什麼代表清淨心?「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以表法來講。所以我們的清淨心被自己的妄想執著所蒙蔽,所以「化童蒙」。接著看下一個公案。

  「問:如何是佛?師云:即心是佛,無心是道。」這八個字畫起來,這八個字就是黃檗禪師的思想核心。如果說在談黃檗禪師的思想,就是這八個字。「即心是佛」,這個「佛」是「覺」,那麼「心」是「覺」。清淨的心當然能夠讓一個人覺醒,但是如果你的心不清淨,當然會讓一個人迷失。所以我再補一句話,「淨心是佛,染心是魔」。清淨的心是佛,被汙染的心就是魔。所以佛跟魔是一顆心,還是兩顆心?同樣就是心。所以心清淨就覺,心不清淨就迷,就是不覺的意思。你聽我的課不能覺,就代表你的心不清淨。你聽我的課,每一句內涵都很清楚,那就代表你的心,縱使沒有達到清淨,至少是歸零的狀態,也就是說你放下你任何的成見。來聽我的課,你很容易聽懂我在講什麼,但是你是帶著成見,或是帶著各種妄想執著,或是帶著情緒來聽我的課,當然聽不懂。

  接下來說「無心是道」。其實黃檗禪師實在是談得太好了,為什麼談得太好了?其實怎麼入道人家已經跟你講很明白,無心你就入道。無心就是「正道」,你要走上正道,那麼小乘人告訴你走上正道,叫做「八正道」,那大乘佛法告訴你走上正道,叫做「菩薩道」,那麼黃檗禪師告訴你,走上正道的方式是什麼?無心。那麼無心到底是小乘人的道,還是大乘人的道?說說看?答:一樣,心是一樣的。我說是什麼道?無心是什麼道?答:無心當然是正道。是小乘人的道還是大乘人的道?答:如果要用這樣來講的話,那是大乘人的道。非也,是佛道。聲聞道,菩薩道還是次第道,這是佛道,《法華經》所講的「無二亦無三,唯有一佛乘」,「道」你要分清楚,這個是一佛乘的道。

  很多學術研究認為無心還沒有究竟。我告訴各位,你不要談什麼學術研究。我常常說,你學術研究,講了很多高深那都沒有用!為什麼都沒有用?因為你還是凡夫一個。你不要玩學術那一套。有人說無心才入門而已,不要這麼說!我們今天就是外行人講內行話,山下的人在講山上的話。你講這個話是有心還是無心?為什麼有心的人在講在評論「無心是什麼境界?」你不覺得大家很可恥嗎?你對佛法,你自己要搞得很清楚,你不是走學術路線,你不要講那些,講到最後大家都沒有辦法修,不知道在講什麼?黃檗禪師就直接這樣跟你講,他說,只要你的心再也不起妄想執著,當下就是佛道!但是問題是你做得到嗎?當你做到之後,你再來評論對不對!當下就是佛道!

  請你看黑板。無心,無心不是沒有心,而是心不再分別,不再執著,然後不再落入兩邊,這一種的狀態叫做無心。在《六祖壇經》裡面就叫做無念,無念的狀態就是念念清淨,念念不執著。就是《金剛經》所講的「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意思都是一樣的,內涵就是一樣的。我們今天在學習常常會掉入一個什麼陷阱?現在跟你講無心,你就馬上生起一個邪見,告訴自己說什麼,我做不到,你為什麼都要生起這樣的邪見?跟你這樣講,你不要習慣性否定自己!無心最簡單的告訴你,就是不要執著兩邊,其實不要執著兩邊,已經代表說不要執著一切的現象,我用簡單扼要來跟你講,就是「順」、「樂」這兩個。很多的課我重複的講。我禮拜天才講這個概念,講一個下午,但不是用這個模式講。

  孫悟空會七十二變,我至少也會十二變。講一樣的東西,我完全用不同的角度來講這個概念,為什麼?因為我討厭我講一樣的話,我聽人家講同樣的話,我都聽到懶,我自己講同樣的話,我聽到也很懶,我不太喜歡講重複的話。但是你們喜不喜歡講重複的話?你們不喜歡,願意去想嗎?你們不喜歡但卻不願意去想,我有說錯嗎?也就是說一個理論,你可以講八十一套不一樣的嗎?要不要想?要不要好好思考?這樣想下去累不累?無心,心不要執著一切的現象,所以不要執著你家裡面的現象,亦不可以執著你公司的現象,亦不可以執著現在上課的現象,很難體會?那是什麼性?惰性。你就這樣說好了,你懶得想。你就這樣寫,懶得想。

  我再三提醒你,「懶惰」聽起來不是罪大惡極,但是我觀察很久,我覺得懶惰最可怕,這是我這一輩子最深的體悟。你們認為不可怕的東西,我卻認為最可怕,我認為它比殺人更可怕。因為殺人還有機會悔過,懶惰的人,懶惰的人是好人還是壞人?懶惰的人根本就不是人!我告訴你,人家說你是壞人不可怕,壞人可以改過遷善。但是你的惰性,我告訴你,誰都沒有辦法救你!還有一個概念「無慚無愧」,誰都沒有辦法救你!無慚無愧跟懶惰的人,誰都沒有辦法救你!所以我今天假設沒有辦法突破,我覺得懶惰很可怕,也就是說它比惡魔更可怕!我的話你真的要聽進去,你真的要去思考,有很多同學聽我說過十年前的話,到今天才知道我說那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他感觸才能夠這麼深,我們一般人沒有這種感觸。

  不要執著兩邊,不要執著任何的現象。「但是師父,我就是執著」,你為什麼執著?因為你已經習慣執著,你罵我,我就生氣,我已經很習慣了。我看到蛇,我就害怕,我已經很習慣了。這樣對不對?這種習慣要不要思考?連思考都不用,我已經習慣了。修行只有一個概念,什麼概念?改變自己。一個沒有辦法改變自己的人,他要怎麼修行?那改變自己是什麼意思?改變什麼?你要改變你的習慣!「師父,我很執著」,這是你的習慣;「師父,你叫我不執著,我不習慣。」對,你只是不習慣不執著。

  你現在吃飯是用鼻孔還是嘴巴,他習慣用嘴巴,但有一天生病了就習慣從鼻孔,所以你覺得你的習慣不能破嗎?當然可以破!所以你說怎麼修?修行就是要改變你的習慣。改變你的習慣,你可以承受嗎?「師父,我不習慣打坐。」你就來跟我打坐,你承受的了嗎?「承受不了」,不要來可不可以?當然可以。就是這樣,一樣的概念,「師父,我不習慣思考」,你要改變你的習慣「思考」。師父,我不習慣看佛經,改變你的思考去看,修行為什麼那麼難修,因為跟你的習慣完全相反,你能夠承受嗎?要不然要改變什麼?你說「師父,修行是改變觀念」,觀念也是習慣,因為你習慣這樣想,你習慣怪罪別人。譬如說,你是習慣看到別人的缺點,還是優點?老實說,不要再考慮了,每個人都習慣看到別人缺點,真的啦!我很少聽到人家說,師父我習慣看到人家的優點。那你還有抱怨嗎?我還是有。奇怪,不知道在說什麼?如果你習慣看到別人的優點,你會抱怨嗎?你講那個話不成立。我們就是習慣看到別人的缺點,所以我抱怨,有沒有道理?當然有理由!有幾個理由,我有十二個理由,因為他總是怎麼怎麼,你講的有沒有道理?很有道理。因為你講的都是他的缺點,但是優點呢?有啦,他也有優點,只有一個而已。你有沒有看到你的習慣多麼的可怕嗎?你習慣讚美別人還是批評別人?不用再想了。我跟你講,你只要看到你的習慣,你就會覺得,你的習慣真是很差!

  就是要改變!不然談什麼?所以以後不要馬上反應,「不執著」不可能,你再重新說一遍,很困難。你再說一遍,慢慢來,你看越來越鬆了有沒有?有沒有輕鬆一點?有沒有越來越有空間?有啦,怎麼會沒空間?有啦,好像可以啦!當然可以。我只是告訴你不習慣,你習慣左手嗎?當然不習慣,因為我習慣右手,我當然就不習慣左手,你習慣用手走路嗎?我當然不習慣,我習慣用腳走路。這樣你看到了嗎?你告訴我哪一個東西你習慣?我只要跟你講一個相反的,哪個東西你習慣?全部都不習慣!這樣你有高尚嗎?說起來實在是見不得人!修行,只有改變,就只叫你改變,沒有什麼訣竅。

  我們習慣執著順境跟逆境,是還是不是?就是這樣。你就是習慣,你這輩子遇到什麼事情,大大小小的事,不管是家事、公事、私事、天下事,統稱就都叫做「境」,你的境歸納起來就是「順境」跟「逆境」,你就活在這兩種境界而已。就這麼簡單,你就活在這兩種境界,活在這兩種境界都是陷阱,都是迷失。「逆」這邊地雷,「順」這邊埋手榴彈,你踩哪一邊都粉身碎骨,你看到了嗎?但是我們有這麼強烈嗎?我們今天卻只有喜歡順境,只要是能順境,你就會覺得說學佛學得很有意義。為什麼學佛學得很有意義?因為我越來越順了,所以我學佛學得很有意義,這是誰教你的?我從來沒有這樣教。就是因為我從來沒有這樣教,所以你們上我的課,實在是很沒有成就感,因為兩邊都不讓你站,你在哪一邊都是不對的,都是迷失。但是有一些人就是知道你喜歡順境,他就想盡辦法讓你順境,所以信徒越來越多。不順,拜我就順了,你當然會來拜。哪有人家順境也不讓人家靠,學佛不是要來學從逆境當中變順境。我告訴你這是騙人的把戲。但是一般人上課這樣上,你們都覺得很受用,我如果教你從逆境當中爬起來,這一種課很多人都聽了很受用,但是你來跟我學佛,我不是這樣講。所以你聽得下去嗎?聽得下去嗎?答:可以。你現在活在什麼境?答:兩邊都不靠。因為你坐中間這一排,所以當然兩邊都不是,我把你的椅子拿掉,我看你活在什麼境?

  「境界」很多東西兩三句話就講完了,不用講的這麼複雜。你人生所遇到一切的東西,我用兩個字跟你歸納,就是「順」跟「逆」而已,沒有什麼好講的。那麼心呢?我管你現在心是什麼心?你的心也只有活在兩個字,「苦」跟「樂」這樣而已,也沒什麼好講的,你的心不是苦就是樂。最後,我奉勸各位一句話,「執著痛苦」當然是不對的,「執著快樂」是陷阱。這樣好學還是不好學?很難學。不然你先學活在順境跟快樂好不好?好不好學?好像也不太好學。不然你學這個「苦」好嗎?這個需要我教你嗎?這個你本來就會,我不用教你,你就很會了,因為你們一天到晚都在修這個,你們修的有夠精進的;你們怎麼修都修這邊,怎麼修都時時刻刻保持讓自己痛苦,恐怖喔!實在是。你們如果換個角度,早就當佛祖了,時時刻刻不要折磨自己,你們早就當佛祖了。你們都不是,時時刻刻活的生不如死。你們這種念怎麼這麼強,強到任何人都沒有辦法拉你一把。其實我跟你講,兩邊都不靠,世界上沒有比這種概念更輕鬆的概念,這就是「中道義」,兩邊都不靠,好輕鬆。是你還沒體會出來,真的這個樣子才輕鬆!

 

閱讀 58 次數
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