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日, 30 十二月 2018 09:28

傳心法要講記-165

作者  釋達觀/講述 無念齋/整理

2jufv

  問:「心既本來是佛,還修六度萬行否?」師云:「悟在於心,非關六度萬行。六度萬行盡是化門接物度生邊事。設使菩提、真如、實際、解脫、法身,直至十地四果聖位,盡是度門,非關佛心。心即是佛,所以一切諸度門中,佛心第一。但無生死煩惱等心,即不用菩提等法。所以道:佛說一切法,度我一切心;我無一切心,何用一切法。

  「問:心既本來是佛,還修六度萬行否?」這一個問題,其實問得很好,相當好。一般的修行人,不會問這一句話。我講的一般的修行人指的是教下,指的是按照次第修行的人,指的是修聲聞、緣覺、菩薩。一般的教理當中,一般人不會這樣問,唯有禪宗才會這樣問。爲什麼說唯有禪宗才會這樣問?就像說一般我們知道沒有修四聖諦不能證聲聞,沒有修十二因緣不能證緣覺,沒有修六度波羅蜜,沒有辦法證菩薩的從初地一直到十地。所以,一般以學佛的人一般人來說,他不會這樣問。

  你要知道一個很特殊的概念,其實禪宗是對最上乘人講的。我常常講過,其實你是最上乘人,其實你應該什麼都會,而不是說最上乘法我會,然後中下乘反而我不會,這個也是有問題的。如果真正會頓悟法門的人,你叫他方便說漸修,他會不會?他一定會啦!但是如果他說他會講頓悟,他不會講漸修,憑良心講他所領悟的頓悟一定很有問題。所以真正懂宗門的人,一定懂教下;但是懂教下的人,不一定懂宗門,這一定你要理解。我爲什麼這麼說呢?也就是說,程度好的人,一定能夠領悟程度不好的人,他是什麼程度。但是程度不好的人,他不可能領悟比他好的人。縱使比他高一層,他都沒辦法領悟,何況高他很多呢?他怎麼領悟?所以有的話你要看程度問,也就是說如果你有這個程度,你問這個話,那你就問得很好。但是如果你沒有那個程度,你這樣問你會被人家笑,你會自取其辱啦!你就沒有那個程度,你怎麼問這個問題呢?

  我舉個例子,比如說人家罵你,你就生氣。你要體悟無心,那是不是很困難?也就是說,哇!你還差一段距離呢!如果說今天別人罵你,你都不會生氣,就代表說你已經跟一般人不一樣。也就是說,你自己的修爲,或是說你自己有一定個人的修養,或是說你自己有一定的體悟。所以,你不希望你只達到這種程度,你希望你更上一層樓。所以接着你問人家說,我如何能夠達到「不思善,不思惡」的境界!問這一句話的人,如果他之前是「諸惡莫作,衆善奉行」,他來問這句話,問得恰不恰當?一定很恰當。但是你本身就是很差勁的人,你問這一句話,有沒有意義?那叫做隨便問的。把佛法當成戲論,佛法不是拿來聊天的!所以我們對法的體悟,對法的恭敬,我們就是不夠。我們坦白說啦,法很尊貴,到底多尊貴?憑良心講的,是法比較尊貴,還是鑽石比較尊貴?是法比較尊貴,還是你的兒子比較尊貴?不用騙我了,金子金孫,你看,所以你講法的尊貴,憑良心講尊不尊貴?你爲什麼不能夠瞭解法的尊貴,也不能怪你,爲什麼也不能怪你?因爲你對法根本不瞭解。我坦白跟你講,你對法根本不瞭解。

  比如說,我們都來聽佛法,但是它尊貴嗎?你有感覺到它尊貴嗎?如果你感覺到它尊貴,你會容易曠課嗎?你會容易有事嗎?你會遲到嗎?或是說你會忘記它嗎?會不會忘記?你不可能忘記它啊!因爲法的尊貴!所以很多的概念是你自己要去體悟的。所以我過去也一直在體悟說,比如說我看那個《佛法概論》。《佛法概論》一開始,就告訴你三寶,一定是從三皈五戒開始說起,《佛法概論》,我不知道各位你有沒有這樣讀?如果說你讀起來沒有什麼感覺,沒有什麼觸動,那就代表說,你要知道說你讀不出味道!讀不出味道不是它不尊貴,是你讀不出味道。讀不出味道的時候,應該怎麼辦呢?讀不出味道應該怎麼辦?答:就再繼續讀啊!你自己在讀的時候,你自己的內在,你不知道你自己的內在,到底在想什麼?讀不出味道就讀不出味道嘛!我現在是會提醒你說,讀不出味道,哦!我是特別提醒你,有時候你自己在看,讀不出味道,自己知道還是不知道?自己也不知道,哦!三寶,佛、法、僧,哦!你連自己讀不出味道你都不知道哦!但是如果你今天能夠說,奇怪! 我讀完了之後,我爲什麼不能感動?我讀完了之後,我爲什麼沒有體悟到說,沒有它我真的不行。讀完了之後,你爲什麼沒有痛哭流涕?讀完了之後,你爲什麼不能去讚歎!所謂讚歎是說,從你的內心自己去讚歎佛法,而不是說背人家那首偈,比如說,武則天寫的那開經偈,然後你跟它念一遍,那個還不是出自你的內心。你看,當世尊開悟的時候,他就開始讚歎!「奇哉!奇哉!」這種口氣是不是一種讚歎?當六祖開悟的時候,他怎麼講「何其!何其!」你看,所以你自己在讀,你內在都沒有感覺,如果你嚇了一跳了之後,你就應該問你自己說「啊!我爲什麼讀起來都沒有感覺?」像同學剛才說得很好,趕快再讀。什麼叫趕快再讀?趕快去想想看,你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你說難道三寶這麼重要嗎?

  我舉個例子給你聽,你只要去看論,只要是菩薩所寫的論,任何的論。不論是《大乘起信論》,不論是《大智度論》,不論是《中論》,只要是論,論的一開始,一定先讚歎三寶。如果你們有去看論的時候,你一定會看到有個共同的趨向,每一個論師,每一個菩薩,他要寫這個論之前,一定先讚歎三寶,讚歎三寶完之後才寫論,這爲什麼?因爲沒有三寶,根本就沒有這個論嘛!這個就是代表說,你自己是什麼狀態,有時候你都搞不清楚?

  如果,你今天搞清楚自己的狀態,你是有機會進步的。今天沒有機會進步,是因爲我搞不清楚我的狀態。一個人搞不清楚自己的狀態,他是沒辦法進步,你說他要從哪個角度進步?他是要從聞呢?從思呢?從修呢?還是他要從有的角度呢?還是空的角度呢?所以,有時候,我們要知道自己的程度,你要看你自己「如果這樣學,自己沒有反應,那這樣學習就很危險,真的很危險」。所以裴休,因爲他也聽了黃蘗禪師的法,因爲黃蘗禪師幾乎去哪裏,裴休就跟他去哪裏,順便請法,順便把這整個對談的記錄記錄下來,所以今天我們後人才能可以受益嘛!所以有心要記錄知道嗎?我上的課不用記錄,你們還是好好讀這個比較重要。

  「師云:悟在於心,非關六度萬行。」這句話劃起來。你有沒有覺得從一開始,都在談這個問題。從一開始的倒數第二行說「道在心悟」,然後現在又跟你講說「悟在於心」。像這樣的概念,是不是在禪宗,從頭至尾都在跟你講這個概念而已。但是我們現在的一般人,就是對上面這一句話沒有體悟!就好像學佛的過程當中,好像有在學,好像有在做功課,好像有依照修行的模式在生活,但是你叫他說悟,好像沒什麼體悟,對不對?這一年來有沒有體悟?答:有。順便跟各位報告一下,我們下節課就是今年的最後一節課,所以今年快結束了,好好體悟一下,可以嗎?人家同學說有,到底悟到什麼?改天有機會才請她說好不好?你不要聽到了不敢來,知道嗎?

  所以這句話的關鍵在哪裏呢?「非關六度萬行」,你旁邊可以寫幾個字,「不是你做什麼」。比如說,我都有在做布施呢。比如說,我每個月都固定捐兩百塊給某個單位,我每個禮拜都有去當志工,常常我們社區的小公園都是我掃的,以上所談的算不算布施?是,它是布施。然後也不是說,我今天去參加八關齋戒,那算不算持戒?也算。然後也不是說,同學罵我,我都不生氣。你曾經被同學罵生氣的舉手,同學從來罵人沒有人會生氣,所以代表他罵人的功夫,實在是全世界最差的。哪有罵人都沒有人會生氣的,這樣算不算是修忍辱?好啦!假設是啦,假設是忍辱。然後,「師父,我每天都有做早晚課,那樣算不算精進?」是啊,是啊,算精進。「師父,我每次打坐,家裏有電話我都不接呢,這樣算不算禪定?」好啦,算禪定啦。「師父,以前《金剛經》我不會翻譯,我現在已經會把《金剛經》翻成白話文了,算不算般若?」算啦。你做什麼事講得完嗎?你們每個禮拜都來上課,算不算六度萬行之一?算啦。你們來上課就具足六度了?都算嘛,都算。你雖然有做了那些事,但是你這個人從小到大,也就是說你的個性改變多少?比如說,同學,你的個性改變多少?答:應該是說,生氣還是會生氣啊,比以前比較少。也就是說,我們的進步快還是慢,很慢吧!是不是很慢?比如說,你聽我的課,跟之前沒有聽我的課,改變十分,你改變幾分?老實說,答:兩分,怎麼不要改變十分?答:我也想要改變十分 ,沒有辦法啊!找藉口,還不是都是你這個人,改不改還不是他。奇怪,都能夠改兩分,爲什麼不能夠十分?保留八分幹嘛?生利息哦!生利息變成負十二分。那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嗎?

  比如說,你們今天都來學佛,你有改變嗎?所以,「悟在於心」旁邊寫幾個字「變什麼人」,你就要問你自己嘛!你現在是個什麼人嘛!我舉個例子,有的人在外面是不是人緣很好,然後在家裏面都沒人緣,有沒有?有。有的人是不是對外人都很熱情,然後回家都很冷漠,有沒有?有。有的人跟外面的人講話都很有耐心,回家講話一點耐心都沒有,有沒有?有。有的人在道場像菩薩,然後回家像羅剎,有沒有?有。我喝口茶,嚇死人,有夠恐怖!那你知道我在講什麼嗎?

  你表面上好像有做一些事啦,好像有做一些好事或是修行的事,但是你那個六道的樣子還是在。好聽是說六道,不好聽就說死人個性,都一樣那種死人個性。不是說告訴你修行要幹什麼?是說,你這個人應該要去改變!改變可以用強迫的嗎?沒有辦法強迫你。改變可以靠別人嗎?別人也幫不了你。改變靠什麼?靠領悟。那你說,每一件事情都可以領悟,但是改變一定靠領悟。比如說,我們常常聽到有很多人,有一些的人牙齒用鐵做的,很鐵齒。他以前都不相信鬼神,然後後來之後他就相信,他比你更相信鬼神,這樣的人有沒有?有。相對的,以前有一些人很排斥佛法,但是當有一天他有所體悟的時候,他對佛法讚歎不已!那一樣啊!你今天不是聽佛法,你才能夠領悟,我也坦白跟你講,你今天看一本書或許也可以領悟;你今天看一部電影,你或許從其中的情景你也可以領悟;或是說你今天周休二日去住民宿,去住民宿散步的時候也可以領悟。

  但是我們人太鈍,一般無字天書悟不了。所以,一般都看有字天書,我們現在就看的是有字天書,但有字天書你都悟不了。什麼叫有字天書?跟你講明了,你都悟不了。那麼外面的雨,會不會爲我們說法?會。風會不會爲我們說法?會。小鳥會不會爲我們說法?會。我今天麥克風關掉,你專心聽電風扇,電風扇會不會爲你說法?會。但是問題是什麼,人講的法或是文字的法,你都不能悟了,那麼自然界爲你講法,你聽得懂嗎?你更聽不懂!所以禪宗才有個公案嘛!有情說法都聽不懂了,無情說法你怎麼會聽懂?

  這個都是一種領悟。但是你今天爲什麼不能領悟呢?是你沒有準備好嗎?還是你不想呢?還是因爲你的資質差呢?只有一個原因,你不用心!因爲你的心,從來都不願意擺在這裏,那你的心擺在哪裏呢?你的心擺在煩惱,你的心擺在貪愛,你的心擺在嗔恨,你的心擺在你的執着的地方,你的心擺在胡思亂想,所以你沒有機會領悟!把心拉回來可以嗎?就像我剛才說,你夜深人靜之後,打開《傳心法要》看了這句話「悟在於心」,當你看到這句話,你就問你自己。就像我剛才所講的,你在看三寶一樣,讀完你都沒有反應,你不會覺得膽戰心驚嗎?我爲什麼會用「膽戰心驚」?你說,師父,又沒有看到鬼,我怎麼會膽戰心驚?我看到這個字我就沒感覺,沒感覺,那實在是很嚴重。

  以前我們在上《易經》的時候,就常常跟各位講過一句話,「如履深淵 如履薄冰」!你有這種心情在過人生嗎?有嗎?你有這個心情在學佛嗎?你沒有感覺呢!我跟你講,這一種的感覺,這一種的氣氛,不是別人醞釀給你,而是你自己要提醒自己。如果你沒有這種心,我坦白跟你講,你在你家看佛經就是一攤死水,我可以這樣跟你講,不痛不癢,然後你聽課也是這種感覺。你沒有說很震撼,或是說很慚愧,你這個心生不起來。我現在舉個例子給你聽,比如說你來聽我的課,你可能有來聽我的課,我就應該讚美你。但是有時候你在聽課的時候,如果你自己沒有生起慚愧的心,那就代表說你沒有反應啊!所謂沒有反應是什麼意思?就是說你都沒有覺性!你的覺性沒有提起來,告訴你自己 說你在幹嘛?所以這一句話已經講得很清楚了,「悟在於心」。「悟在於心」,其實你這個人就會變了。所以我常跟各位分享一個概念,其實我不問你做什麼?我只問你說你是什麼人?我不問你做什麼,我只問你是什麼人?你說你會問我說「師父,悟在於心,那到底是要悟什麼?」來 ,同學說說看,到底要悟什麼?答:師父,說不上來。你說不上來,所以這個字修正液要塗掉,知道嗎!因爲你說不上來,所以你沒有機會領悟。來,另一位同學說說看,說說看。

  因爲我改變了,所以才叫做體悟。如果你今天不改變,你悟到什麼,有意義嗎?因爲你改變,因爲改變,你爲什麼改變,因爲你領悟了!你領悟了什麼?不用告訴別人。爲什麼不用告訴別人?因爲悟是誰的事?是自己的事。那自己領悟了會不會改變?他一定會改變。這個可以騙人嗎?我這樣講有沒有清楚?你不可以講個抽象的東西。你學佛不要跟人家學說,那個不可說,不可說,你不要講那個話,你不要講那個騙人的話,知道嗎?你就跟人家講說,我不會悟,我不會悟,就好了。什麼叫不可說,不可說。我過去講過一個概念,浪子爲什麼會回頭?只有他知道。那麼一樣的概念,一個壞學生怎麼忽然之間就變成好學生?我們這麼多同學在學校教書,我不知道你教書的過程當中,有沒有一個壞學生忽然變成一個好學生。比如說,你在教書的過程當中有沒有這樣的例子?有。你們現在學佛是好學生呢?還是普通學生?什麼生?你們都是留級生,不然爲什麼不能畢業?都沒有人畢業啊!你看,這個不是都留級嗎?

  你的生命當中有個樞紐,就像一個總開關,誰能開啓?那當然就是迷悟之間。你爲什麼會領悟呢?就好像說,有的同學他跟我擺明了「師父,我就是要慢慢修啦,你不用替我着急啦!」講這個話是什麼意思?是在安慰我嗎?是在安慰我,還是在安慰你自己?「啊!你不用替我着急啦,我慢慢修。」你講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所以我們很多的東西,你講那個話,你很不珍惜此生的你,你很不珍惜你現前的寶貴的因緣!所以你依舊我行我素。如果是散漫的人一輩子,都是散漫啊!所以可以領悟啊!我這樣講,這樣會了嗎?某甲同學,像你在我們這一班算是聰明伶俐,你知道嗎?但是爲什麼上了我的課之後,就變得什麼,很奇怪?我相信以前你的表現,一定是聰明伶俐,那爲什麼我這樣講,你不能領悟呢?這當然也要問某乙同學,爲什麼不能領悟?你就沒有關心人家。這個部分有問題的請問,快一點。我會讓各位問,就是代表它就是重點,我才會讓各位問,你們都不識貨。

  「六度萬行盡是化門接物度生邊事。」「六度萬行」講的就是教下,教下講的這些,其實都是世尊方便度化接引衆生的事。注意聽,只要是講出教下的佛法,很多都是方便接引而已,方便度衆生而已。今天佛要告訴你的是究竟。但是你不要把方便當究竟,因爲你是不能領悟,所以佛才提出各種方便讓你修行,讓你入門進階啦!不然我這樣講,你聽不懂,所以就讓你一層一層慢慢爬,然後你認爲有樓梯,比如說你認爲有五十二個樓梯,就像五十二個位階一樣。事實上,真正要告訴你的是「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講五十二階是因爲你不能夠當下去體悟究竟實相,所以才告訴你五十二位階,方便接引你。希望你越爬越高,讓你越來越有機會接近領悟啦!這樣知道嗎?幫助你接近領悟。

  「設使菩提、真如、實際、解脫、法身,」這些名相雖然不一樣,內涵都一樣。「設使」就是告訴你一個目標,這樣了解嗎?告訴你一個目標,告訴你一個方向。比如說你要好好修行,你要斷煩惱、證菩提,有沒有看到。比如說你要悟到你自己的真如,你要契入你自己的法身。所以他告訴你是一個方向,一個目標,那這個就是目標。比如說世尊告訴你要成佛,成佛是不是一個目標?是啊!因爲不這樣講,你沒有方向感啊!所以才跟你講說你要成佛啊!那既然有目標,就必然有過程,是還是不是?過程就是次第。所以他的過程是什麼呢?

  「直至十地四果聖位,盡是度門,非關佛心。」「十地」旁邊寫大乘,「四果」旁邊寫小乘。如果談過程,談位階,大小乘都要學啦!這樣知道嗎?都要修啦!爲什麼?因爲你要談過程嘛!所以既然談過程,要不要全部講?當然都要講啊!那麼你從一個過程,就是從小乘人一直到大乘人,就是從二乘人一直到菩薩道,就是從解脫道一直到菩薩道,就是從出離心一直到發菩提心,最後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整個的從頭至尾都不是真實的,你相信嗎?從頭至尾都不是真實的,爲什麼?因爲一切法畢竟空寂。透過這個過程要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呢?就像《涅槃經》講的一句話「沒有佛涅槃,也沒有涅槃佛」。我再講一遍,「沒有佛涅槃,也沒有涅槃佛」。《涅槃經》講的,你相信嗎?所以以上這些的東西「非關佛心」。你看,他跟你講「非關佛心」,爲什麼非關佛心?因爲佛心就是空寂,就是清淨的。以上所講的那些都是緣起的現象,所以緣起如幻,你整個過程都是如夢幻泡影。

  你要體悟到,祖師他爲什麼這樣講?他重點一直就跟你擺在哪一個字?「心」,就是心。也就是說整個修行的核心,就是心。但是你要悟什麼?你要悟這一顆心。這一顆心既是體,其實也是用。這一顆心既是性空緣起,也是緣起性空。一直在告訴你這個概念,所以他跟你講說「非關佛心」。原則上就是說,好聽這麼說,你修了三大阿僧祇劫,都是如夢幻泡影;難聽的說,你在那裏做一輩子,你都不知道你在做什麼!那只要你心清淨不就好了嗎?講了老半天,你心只要不清淨,表面上你在修行,表面上你做了那麼多善事,但是你的心就不清淨啊!佛心當然就是清淨的心,佛心就是覺醒的心,所以佛心亦是無心,亦是平常心,所以叫做「非關佛心」。你這樣領悟了嗎?

  這樣有沒有一點體悟?還是不明白?「同學發問及提出心得」同學你又落空,就是還沒有親證,所以你還是要好好善待同修。我講更詳細給你聽,你就沒辦法頓悟,我就講比較詳細給你聽。你現在就頓不了,你就先善待同學啦!我還沒講完,我只是起頭而已,也就是說你要當好丈夫,你要當個好學生,你要當個好父親,你要當個好同事,你要當個好國民,是嘛!所以你當隨緣盡分嘛!這樣就有機會契入,只是那樣子而已。但是問題是在當好丈夫之前,不是只有獻殷勤而不體悟空,知道嗎?這樣瞭解嗎?不是說只負責對師父好,但是不悟空,這樣就不對了!

  因爲我在強調這個概念,就是說我的心有擺在這裏嗎?我們一般人是沒有擺在這裏的。舉個例子,修福的人,他的心確實沒有擺在慧哦!然後修慧的人,心卻沒有擺在福哦!我的意思是說,我當然知道,我要緣起,我要從隨緣來盡本份,但是我隨緣來盡本份的過程當中,我的重點擺在空義,我慢慢去契入哦!原來是因緣所生法,然後你睡覺要好好睡覺。比如說,我這樣躺着,一翻身我就覺察到,一翻身其實我已經不是剛才那位同學,你有這種覺性嗎?沒有?沒有啦!所以我的意思是說,你還沒睡著的時候,你要察覺啦,這樣懂嗎?你不要以爲我在開玩笑,我們一般人平常沒有這樣的心,我有說錯嗎?因爲你的心沒有擺在領悟,所以你要有領悟的機會很難。但是如果你能夠這樣地去觀察,越來越敏銳,其實有一天也真的就會讓你領悟到。我們不可以那麼粗糙,我們不可以說覺性重大的事情,好像才刺激一下,不可以這樣。然後對平常的事情,一點感覺都沒有,那這樣不可能領悟。

  因爲很多的東西也是要因緣,你悟道也要時節因緣成熟。但是時節因緣,我已經講過了,也就是說你有沒有具備悟道的因緣?你如果沒有去觀察,你是沒有機會悟道的,爲什麼?因爲你沒有具備悟道的因緣,你怎麼能悟道?這樣對不對?但是你說常常在觀察,比如我們講說般若,觀照般若,你才有機會契入實相,不然你是很難。這樣我回答有沒有清楚?很清楚。

  「心即是佛,所以一切諸度門中,佛心第一。」心既然是佛,也就是說,既然迷悟的關鍵就在心,那麼世尊所講的一切度門,我們概括說八萬四千法門。八萬四千法門當中,其實以什麼爲最究竟?「第一」就是究竟啦!以佛心爲第一。《金剛經》有一段話,不知道你還記得嗎?《金剛經》說「如來說第一波羅蜜,即非第一波羅蜜,是名第一波羅蜜」。「第一」就是般若,般若就是心。所以 《六祖壇經》怎麼講?《六祖壇經》講說「一般若可以生八萬四千智慧」。「一般若」那個就是心。

  「但無生死煩惱等心,即不用菩提等法。」你在「生死」的旁邊寫涅槃,你在「煩惱」的旁邊寫菩提,這個是不是相對的。那麼這一句話,已經講得很明白了,問題是你可以沒有生死煩惱的心嗎?你現在可以嗎?你可以沒有生死煩惱的心嗎?你現在啦!答:現在可以。我喝口茶再問你。我們現在有沒有這種程度?我們現在可能還沒有辦法證到這種程度,對不對?我們就單純講煩惱就好。意思說,如果我心不起煩惱,我還需要菩提嗎?我不需要。我沒有煩惱的病,我就不需要菩提的法,也就是菩提的藥,我根本就不需要這個。如果我內在沒有那些的心,就是煩惱。那煩惱我再跟你講個更明白一點,就是心事,我已經沒有心事啊!沒有心事的舉手。你怎麼不舉手?我沒有心事。你說佛法在講什麼?我坦白講,佛法就在講黑板這個東西。每個人都有很多的心事,沒有人沒有,每個人有很多的心事,但是你有多少心事?有時候你也不願意去整理,爲什麼有時候,你也不願意去整理你的心事?因爲你的心事如同天上的星辰一樣,滿天星星,那麼多!好像數也數不完,這樣對不對?然後那個心事消失,另外一個心事又生起,數得完嗎?那怎麼辦?你確實有那麼多的心事啊!那爲什麼要學佛法?因爲你有心事,所以你來學佛法。爲什麼那麼多醫院?因爲很多病人啊!我們把醫院都開遊樂園好不好?師父來開。如果沒有病人,那醫院就改遊樂園就好了。

  所以,你要不要學佛需要跟我商量嗎?需要我挨家挨戶去懇求你來學佛嗎?你自己的病,你不知道嗎?你知道,你有多少病嗎?所以,我們學佛其實只是在治病而已。我過去曾經講過一個概念,比如說你有煩惱,但是你不可以討厭煩惱。比如說你有障礙,你也不可以躲避你的障礙。你不可以這樣,爲什麼?我上次就做過一個示範了,那個毛巾的結打到哪裏?你就要從那個結打開。不然你要從哪裏解開那個結呢?那麼你今天要突破你的煩惱,你就一定要去面對你的煩惱。但是你要面對你的煩惱,你就一定要去認識你的煩惱。不要輕易告訴我說「師父,我遇到了煩惱,就被我的煩惱打敗」。我說,你沒有資格講這一句話,爲什麼說沒有資格講這一句話?因爲你不認識敵人,你怎麼被敵人打敗?我一直跟你強調這個概念,你沒有資格說你被境界打敗,因爲你根本不認識境界。你沒有資格講這一句話,爲什麼沒有資格講這一句話?因爲你根本沒有資格去前線作戰。你如果不相信,我問你,你會開戰車嗎?你有資格上戰場嗎?你會打無線電嗎?你的敵人長得圓還是扁?你知道我在講什麼嗎?你連上戰場的機會,被人家打敗的機會,你都沒有資格!不要講那些笑話。簡單這樣講「啊,我去參加拳擊被人家打敗」,你去報名都不見得會錄取,我有說錯嗎?我們連參賽的資格都沒有,哪來說我站在擂臺被打敗。你怎麼講那些話?這樣的概念我從來沒有聽過人家提出來。也就是說你認識你的煩惱嗎?你根本不認識。

  好,那一樣的概念,你有心事嗎?「有啊!師父,什麼人沒有心事?」你把你的心事都講給我聽,我今天放假沒事,結果心事講不出來。你不是說有問題要來問我?「有啊!師父,我有很多問題,看到你以後,就覺得沒什麼問題。」原來你的問題就是沒有看到我,所以你看到我以後就沒問題,太恐怖了!真是的。「師父往生那天拍一張就好。」往生那天拍的那一張,你就不敢看了。我說憑良心講,你的問題你自己都不關心了,我幹嘛替你關心?講煩惱講不出來,講心事講不出來。要不然你到底是什麼情況?「師父,你講給我聽啦!」難怪我才講給你聽。你看,是啊!都叫別人講給你們聽。你的心事要別人講給你聽,到底是你的心事,還是我的心事?你這樣學不是很顛倒?

  我分成三個部分來簡略地說。注意聽,簡略地說,爲什麼?因爲我每節課都在談這個啦,不然你叫我談什麼?我們一般講說心事心事,你們要會思維,你們不要常常都混在一起,然後你們的思慮跳來跳去,亂七八糟。有時候跟你講煩惱,你會怎麼說呢?「師父,我就是煩惱孩子啦!」「師父,我就是有嫉妒心啦!」「師父,我有時候肚子會痛啦!」聽你講話,我實在是肝腸寸斷,沒錯啦,你講的煩惱都講得亂七八糟。我們現在就分清楚。事,你說心事嘛!事,就是指事情。我們一般事情是不是比較粗糙,是還是不是?而且你要站在誰的角度?你要站在衆生的角度。一般衆生他講的煩惱,一定是先講他的心,還是講他的事?一定都是講事。所以他一定是先講緣起的現象,是還是不是?他一定都是講這個。他講這個有錯嗎?有沒有錯?沒有錯。事實上,他人生的過程當中會不會遇到各種現象?當然會啊!好,那也麻煩各位一下,我現在你有沒有看到,我還沒寫完,你有沒有看到我每一行下面,都點點點。這個點點點就你回去自己補充,可以嗎?你回去自己再填好不好,你不要說,師父,都給你寫完了,我沒有機會填,你不要這樣。那不但是你的問題,也是衆生的問題。就是所有的人共同的問題就對啦,誰都一樣啦!不管你是誰。

  好,那談事情一剛開始談到的就是錢財的問題,就是我們所謂經濟的問題。錢不是萬能,但無錢萬萬不能,開口閉口都是錢,家人也是錢,愛人也是錢,朋友也是錢,道友也是錢,有沒有啦?有沒有因爲這樣產生問題的?夫妻會不會爲錢吵架?那比較愛丈夫,比較愛妻子,還是比較愛錢?答:比較愛錢。奇怪,這實在是講出來都不能聽,所以錢就是排在第一位。你說人生的問題,你的錢就是排在第一位。你不要告訴我說,家擺在第一位啦!只要是沒有錢,家裏就雞犬不寧了,我有說錯嗎?我說這樣實在嗎?所以我從來都不敢跟各位斂財!人家怎麼那麼厲害,都在斂財,還那麼多人被騙,我喝一口茶,真是的,怎麼那麼厲害!跟你講真的都不理我,這個錢財就是包括金錢跟財產,我都講完了。所以我就跟你講過,錢多少,自己知道就好,知道嗎?第二個人都不能知道,自己知道就好,知道嗎?不然你死後都可能不能入殮,知道嗎?因爲太有錢了,所以不能入殮,這個社會新聞常看到。你如果是窮光蛋,三天就有人把你燒掉。

  第二個,有錢沒有健康,什麼都沒意義啦!我們今天講一個很真實的概念。你現在談說你多開明啦,你多樂觀啦,你多逍遙自在啦,或是說你學佛學到什麼程度啦,那都是風涼話!爲什麼風涼話?你如果生病,你就知道糟糕透了啦!我就送你這一句話。你如果痛不欲生的時候,那時候我看你講那些風涼話,一點意義都沒有了。這個問題要注意哦!當有一天你生病的時候,你很痛苦的時候,這時候還要來聽《傳心法要》?你還聽得進去嗎?你會要來思維法義嗎?思維得下去嗎?所以當你沒有健康的時候,身體會不會影響到一個人的心理?有一個人得憂鬱症,那他的朋友學佛,然後就跟他講說,你根本沒有病,這一句話對還是不對?這一句話是不對的!爲什麼這一句話是不對的?學佛不可以從「唯心論」的角度來講,也不可以從「唯物論」的角度來講。你根本沒有病,都是心病,這叫唯心論。怎麼沒有病,因爲身體引發的疾病,這叫做唯物論。因緣合和。吃了毒品之後,會不會讓人家引發一種幻覺,快樂的感覺,會還是不會?答:會,你說這是唯心,還是唯物?答:都有。明明就是這樣的因緣,是不是這樣的因緣去觸動你。那麼一樣的概念,憂鬱症的患者,當然我們人的身體,有的人會分泌出一些不好的情緒,相對地,有時候也會分泌出一些好的情緒,就是它的分泌會影響到你的心情的好跟壞,事實上是這樣的,沒有錯。所以健康是不是煩惱?對嘛,當你健康出了問題,生病了,是不是很大的煩惱?我相信同學的第一個煩惱是開悟,第二個煩惱是健康。我相信同學你現在第一個煩惱就是開悟,第二個煩惱就是健康,我不好意思跟你說,第一個煩惱是健康,第二個煩惱是開悟。我不好意思這樣講,我都替你想過了,因爲我善解人意。其實如果要談煩惱,現在應該只有兩個煩惱,修行悟不悟道的問題,還有他自己身體是不是能夠無病痛而終,這個是重點。不然你還有什麼煩惱?應該沒有了啦!人生都看完了,還有什麼好好奇的呢?應該沒有了啦!所以修行人修到最後,大概就是這兩個嚴重的問題,身體的病痛跟自己有沒有悟道的問題,就是這兩個很重要的問題。這個你真的要懂,你要會啊!如果你不會,我不管你學不學啦,當有一天你就知道啦!你就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你叫誰,誰都沒辦法幫你啦!我看那時候你要用什麼方法讓自己好過?我就看你。

  第三個就是組成家庭。家庭的問題當然就很複雜了,夫妻的問題、子女的問題、兄弟姐妹的問題、妯娌的問題、姑嫂的問題、婆媳的問題,多不多?答:很多。這個不是會引發你的煩惱嗎?

  再來,第四個事業,不管是自己創業,還是自己投資,還是上班,還是個人工作室,現在事業大家不是很苦嗎?自從一例一休之後,聽說要半夜到便利商店去買一碗泡麵,他都有可能打烊。

  第五感情的問題。感情的問題就不分男女老少,少年、青年、中年、壯年、老年都一樣。不要跟我說「師父,我已經退休了,還有感情的問題嗎?」你不要騙我啦,你沒有看新聞哦。對啊,所以感情就是你的煩惱啊!感的意思就是感應道交,你跟佛菩薩都沒辦法感應道交,你就晚上睡不着跟愛人感應道交,難怪都睡不着。跟佛菩薩都沒辦法感應道交。這個情就是情執,有沒有看到!

  第六就是人際,家人感情比較好,還是朋友感情比較好?趕快說,當然是朋友感情比較好啦,不要騙我了啦!爲什麼?因爲有心事都跟誰講?有心事都跟家人講,還跟朋友講?都是跟朋友講。你會看到你子女有心事,會傳line給你嗎?你子女傳line給你都是說,爸爸媽媽,我已經被人家綁架,趕快匯錢過來。你的line只會傳那種line而已,他從來不曾跟你講心事。一個人的外表(第七)會引發煩惱,美醜、高矮、胖瘦,所以化妝品賣那麼好,韓國一年的整容營業額,實在是嚇死人。所以,我們人要認命,知道嗎?自己的樣子就是這樣子,要認命就好,知道嗎?這個對沒有開悟的人,就是會引發他的煩惱。那一天,我聽一個人這麼說啦。他七老八老了,都白頭髮,那天剛好想要去染髮。想說七老八老了,要不然去染一個比較飄逸的。剛好要去染髮的那一天,就在車的擋風玻璃前面,看到一封情書。他嚇一跳,我決定不要再染髮了,我現在七老八老了,白髮蒼蒼,還有人寫情書給我,所以決定不要去染髮,真的還是假的?你沒有行情,別人有行情,你不要對號入座啦!所以,外表漂亮也會引發煩惱啦!外表醜也會引發煩惱啦!還好我們都長得差不多,沒有煩惱。

  第八就是個人能力的問題,專業的問題啦。這個像能力的問題,像口才(第九)的問題,像學歷(第十)的問題,像背景(第十一)的問題,像這四個問題常常會引發一個人的自卑感跟自傲。這些常常會引發一個人的煩惱,這些我就不用講了。

  信仰(第十二)會產生你的煩惱,有沒有誰要說說看?爲什麼信仰會產生一個人的煩惱,同學說說看。爲什麼信仰會產生煩惱?家人跟我信同樣的教對不對?信仰會產生煩惱,我們家裏的人,有的人宗教背景一不一樣?不一樣。但是有的人是不是會很強勢,希望我們去信同樣的教,因爲都認爲這個教是最好,最殊勝的,所以他的出發點都是爲誰好?爲我們好。「就是因爲家人,所以我要度你們,知道嗎?」包括朋友也一樣,常常來跟我們鼓吹,所以造成我們的困難。所以你看,信仰也會引發一個人的煩惱。

  另外還有第十四個政治。以前我們在做業務,都曾經交待過新人,到客戶那邊一定不可以跟他談宗教跟政治,爲什麼?因爲你只要跟人家談相反,就有很大的問題,知道嗎?所以不可談信仰跟宗教跟政治不要談。這是以前我們教業務員,去拜訪客戶的時候,不要跟他談這個話題。所以你看這個話題有沒有敏感?你看都會引發宗教戰爭呢?信不同的教會屠殺呢,那實在是可怕。不同的政治,有時候好朋友都會打架,知道嗎?

  第十三個就是迷信,迷信會不會引發別人的煩惱?你們知道迷信,我們上個禮拜就講過了,我們身邊的人有八成以上,都是迷信的人,可不可怕?太可怕了。所以迷信會引發我們的煩惱,比如說,我們會談到關於鬼神的問題,我們會談到地理風水命理,陽宅的問題都會談到,這些會引發我們每個人的煩惱。到現在還是有種族(第十五)歧視的問題。那再來暴力(第十六)問題,不管是對婦女的家暴,還是對孩子的暴力,這些都會。地位(第十七)、名譽(第十八)也會。

  第十九我要談一下出息。這位同學,你認爲你自己有沒有出息?這個的內在,會不會引發我們個人的煩惱?會不會?會吧!應該會吧!如果我覺得我沒有出息,其實這個概念,在我內在就一直壓抑着我。包括說,再過一個月就過年了,兄弟姐妹回來,如果自己覺得很沒有出息,看到兄弟姐妹風光回來,大哥開賓士,二哥開BMW,三哥開保時捷,我只有騎腳踏車回來。這個的苦,你說得出來嗎?我告訴你,有很多人表面上沒有什麼,但是他內在認爲他沒出息,這個概念永遠放在他的心中,一直壓抑着他,一直到他死亡,這個概念可不可怕?所以這個有很多的東西不跟你講,你自己都不願意跟人家談,告訴你!爲什麼不快樂,自己也不知道?怎麼會不知道?因爲你一天對自己指指點點,說你是個沒有出息的人,你怎麼會快樂?

  第二十個就是死亡。死亡是不是大家共同的問題,應該是吧!應該是啦。只有一種人,什麼人?身體很痛苦的人,他想不想趕快死?一般只有這一種人,表面上有這個衝動。但是真正要面臨死亡的時候,那又不知道爲什麼?因爲現在這個是他的想像,這個不是他的經歷,知道嗎?他認爲說,死對病痛來講是一種解脫,對不對?那是他的想象。但是他不知道,說不定死亡那一剎那,可能比他受病痛更痛苦,都沒有人知道。爲什麼?因爲那是一種想象,那是你的猜測。但是事實上它就是引發你內在,一個很大很嚴重的問題。今天一個人連死都不怕,照理來講,他應該沒什麼煩惱,這才是標準的。所以如果你有煩惱,你說連死都不怕,我告訴你,你講這句話是不成立的!所以有時候我們講話,是因爲你現在在順境。你在順境,所以你講風涼話,知道嗎?比如說,你還沒死,所以你說死有什麼好怕的?比如說,你還沒有看到鬼,你說鬼有什麼好怕的?只是這樣子而已啊!比如說,你嘴巴說空,但是生病之後空不空?哦,生病只看到病魔纏身,生病的時候就不空了,好奇怪!所以有時候你不要誤會你自己,你在這一邊看那一邊,你誤會了。

  最後一個我的總結,問題都出在哪裏?價值觀(第二十一)。我舉個例子給你聽,有錢是什麼意思?小康是什麼意思?沒有錢是什麼意思?是什麼意思?比如說,三餐溫飽是什麼意思?可以活下去是什麼意思?有沒有很難界定?有沒有很難,真的很難界定。那麼,你說哪一個不是價值觀?我每次要講課一定要先講什麼?貧道釋達觀,開場白要講貧道釋達觀。健康呢?七分病好修行,是什麼意思?什麼叫七分病好修行?那家庭呢?家庭是枷鎖,你也可以說,家庭是幸福啊 !隨你說。家,家就是溫暖的地方。我也可以這樣解釋,家就是關在一起的地方。我怎麼知道你要怎麼解釋?有錢沒錢娶個老婆好過年,爲什麼?因爲是冬天嘛!所以兩個人睡比較暖。那是一個人睡比較好睡,還是兩個?當然是一個人睡比較好睡。你若睡久了就知道了,當然一個人睡比較好睡。所以有很多的夫妻是分床睡,有沒有?有呢!很多標準都是這樣設計呢!爲什麼?因爲兩個人都認同自己一個人睡最好睡。價值觀。就是因爲以上所寫的我都不太好,所以一輩子平安,都不用安太歲。一輩子這邊都很好,很不平安。你要平安的人很少,爲什麼?很危險。如果你全部都很好,你這輩子要平安,真的是很難。你很難平安,我告訴你,人家不是貪財,就是貪色啦,你爲什麼有那麼多錢?你爲什麼要長那麼漂亮?那麼帥?「師父 ,我好漂亮,每年都去安太歲。」你不平安。要讓自己稍微樸素一點,平凡一點,看起來像一道牆,不要五官這麼明顯嘛!所以你看,價值觀。我怎麼知道你什麼價值觀?那麼相對來說,這些東西都很圓滿,有可能嗎?也不可能。那麼,你說該怎麼辦呢?該怎麼辦呢?不要想怎麼辦哪!反正錢,反正該去賺錢,你就去賺錢啦!只能夠這樣而已。該去賺錢,你就去賺錢,這個不是隨緣嗎?該好好照顧身體就照顧身體,偶爾生病了,生病真的就是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嘛!該看眼科的,就去看眼科啊!該看腸胃的,就去看腸胃啊!

  同學提問。反正有因緣看到名醫就看嘛,沒有因緣看到名醫,就看第二名的醫生嘛!如果若是連第二名的醫生都遇不到,就去看有牌的醫生。看哪一個比較好?醫生緣主人福!這樣你瞭解意思嗎?我現在舉個例子,比如說,我眼睛痛,師父,我告訴你全臺灣最有名的眼科醫生,但是要排一個月,我眼睛是要瞎掉嗎?是啊!就像被蚊子叮到,都是隨緣啦!懂我意思嗎?都是隨那個因緣,看什麼樣的因緣最恰當,就去做什麼事,就是這個樣子而已!那個緣很難看到,就不要強求嘛!強摘的水果不會甜,就跟你講隨緣,不可以強求,這樣你瞭解嗎?

  我就這樣告訴你啦,這位同學雖然不是全世界最帥的男人,至少是你家最帥的男人嘛,這樣對不對?我是跟你講隨適當的因緣,只是這樣子而已啦。我不告訴你說,一定要看西醫,還是看中醫?因爲症狀不一樣,條件也不一樣,只是這樣子而已啦。你被毒蛇咬到要不要給同學指壓?不用花錢的,你要讓他指壓嗎?還是說我堅持看中醫?你又不是瘋了,有一定嗎?沒有一定嘛!唉喲,就看你是什麼症狀,我們不要掉入自我設限。說我一定要怎麼樣,這是陷阱,這是執着,懂嗎?打破啦!好不好,打破。反正你離開了因緣,你就自討苦吃啦,懂嗎?我只是要告訴你,這些的事情都是因緣,看到了嗎?哪一個不是因緣?所以你要隨緣盡份就好了,我只是要告訴你這個概念,而不是說,我想盡辦法,要把這個東西變得都很好,你這個不就是癡人妄想啊!

  以上講的這些是「事」,講的是比較粗糙的,就是說這個事情引發你的煩惱。那我們現在講的是你個人的「內心世界」。「事」比較粗糙,「心」這個比較細。但是這個「事」又可以叫做「境」,這個境引發你「心」。因緣,看到了嗎?不可以單講一個。這就是因緣的關係。

  那麼我們現在談「心」的部分,這裏黑板寫出來就只是替各位拋磚引玉,讓你去知道你有這些的心。但是你個人要去詳細要去瞭解,那是你自己的功課。比如說,我們現在《金剛經》就是在講煩惱,我們六個根本煩惱已經講完了,接下來就是明年,就是要講二十個隨煩惱。這裏面已經有包含二十個隨煩惱在裏面。但是講二十個,並不是說它全部都說哦,你瞭解意思嗎?其實你可以寫出更多的東西哦!二十個隨煩惱當中,它有無聊這個名詞嗎?它並沒有無聊這個名詞。無聊算不算煩惱?無聊是一種可以說無形的殺手。所以一個修行人假設沒有辦法突破無聊,你一定會去攀緣,去攀緣之後,你就一定會去造各種的業。那來源來自於因爲你的無聊,無聊所以你會想很多的事情來做,所以就會去造各種業。這個(無聊)對我長期的觀察來講,這個是很重要的問題。但是很多人沒有針對這個問題在談。還有慾望,上課前同學說人是情緒的動物,我說你怎麼不講人是慾望的動物?講到最後就禽獸不如,是嘛!無聊跟慾望有沒有關係?當然有關係啊!無聊去做很多事情,就是要滿足什麼?滿足無聊就是滿足慾望嘛!

  談到最後,我總歸一個概念。心有兩個很重要的概念。一個是你的觀念錯誤,一個是惡念,你的心的煩惱,第一個就是觀念錯誤(邪見),第二個就是生起種種的不善念(惡念)。接着才加以分析而已啦!這樣你瞭解意思嗎?我只是加以詳細解說各種不善的念頭。但是兩個最主要的關鍵,一個是邪見,邪見就是一個人思想的問題,惡念就是一個人起心動念的問題,就是這個問題。所以我現在寫的這個東西,你們自己回家要好好靜修,坦白說啦,你自己要靜修啦,你自己要真懂這個概念。不要說我講你才聽,我沒有講你就帶過,不要這個樣子,那是你的功課。

  最後一個問題,心、事講的就是一般人的煩惱,一般人有沒有修行的問題?沒有。一般人沒有修行的問題,但是我們今天想要修行的人,反而有修行的煩惱,是還是不是?你現在注意看我們修行的煩惱。我們第一個煩惱就是善知識。比如說,有的人想修行,但是他遇不到善知識,這個是不是他一個很大的煩惱,是還是不是?是呢!或是說縱使遇到善知識,你也不知道誰是善知識。所以修行的第一個煩惱,就是善知識的問題。第二個煩惱,你到底有沒有正見?自己也搞不清楚呢?我學了老半天有沒有正見,自己也搞不清楚呢?第三個問題就是我常講的,今天你遇到了善知識,善知識也告訴你正見,但是你自己卻不懂怎麼去思維(3正思維)?我們這一班的同學,現在會思維的人是不是算是很少,是還是不是?確實是這樣嘛!你們會思維確實很少。

  所以這個難道不是你的問題嗎?好,那既然有正見,接着你會正確的修行了嗎?你會了嗎?什麼是正確的修行?所謂正確的修行(4正行),就是在日常生活當中修行。什麼叫日常生活中修行?就是在起心動念處修行。什麼叫起心動念處修行?就是在六根對着六塵的當下,那個心念的修行。這樣會了嗎?我都已經重複講過了,這叫做會修行。離開我剛才所講那個概念,你不會修行。我就很坦白跟你講你不會修行,而且注意,修行的這個修還有一個涵義,「修正」的意思。如果你不知道你哪裏該修正?或是哪裏錯了,你有機會修正嗎?你一點機會都沒有。你自己都不知道哪裏錯,怎麼修正呢?再來就是一個悟道的問題(5悟道),也就是說,我到底悟不悟我自己知道。所以這個還是你的煩惱。再來,悟道之後,悟有深有淺,你知道你的程度嗎?你知道你悟道的程度嗎?(6程度如何)

  第七個學佛最終就是要親證(7親證),你要自己親證,你要自己變成那樣的人。你要自己親證實相,因爲實相不是說的。第八個注意聽,傳承。你們知道傳承是煩惱嗎?比如說,人家問你說,你的傳承是誰?你說你的傳承是虛雲老和尚,講起來是不是比較大聲,有沒有?是不是很大聲?如果問你的傳承是誰,你說 XXX法師。XXX法師就是名不經傳。所以有的人常常問你的傳承呢?有還是沒有,有呢!你的傳承呢?這個就好像說,你是不是正宗的,還是冒牌貨,知道嗎?你千萬不能說傳承我,我一定是冒牌貨,你不要那樣說,你如果是那樣說,你以後沒行情。你如果接觸佛光山,你就說你傳承佛光山,你如果接觸法鼓山,你就說你傳承法鼓山,你就千萬不要說我。說我,你一定沒有行情。你這樣講也不對,曹溪啦!你不要跳到釋迦牟尼佛,不用你講,大家也都是釋迦牟尼佛,因爲大家是佛教徒嘛,大家都佛門中人,所以共同的傳承一定是誰?所以釋迦牟尼佛不用說。

  好,最後一個問題。你不見得會開悟,這樣對不對?然後你修行也不見得會成就很高,那最後一個問題就是哪一個問題?往生的問題(9往生)。我往生會不會去極樂世界?我往生會不會到善處?我往生會不會墜三惡道?那就是你的煩惱 ,對還是不對?我都講完了。先去認識你心中的煩惱,然後把那個煩惱分成細膩的心、事、跟修行的部分,叫做悟。自己拆細一點,你將它認識越清楚,你才越好進步啦,不然你根本沒有機會進步。好,我們今天講到這裏。

 

閱讀 114 次數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